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国歌》第十章
关键词
国歌 Anthem Ayn Rand 个体自由 集体 个人主义 寓言 文学艺术 小说 
相关文章
林忌:有自信又何惧嘘国歌
刘军宁:在上帝眼里,个人居上位,邦国居下位
林忌:被消失的香港电影金像大奖最佳电影《十年》
袁晓明:日本社会主义VS美国资本主义

《国歌》第十章

作者:Ayn Rand  翻译:陈凯  
2006-08-15 20:41:45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国歌》(Anthem)是安-兰德(Ayn Rand)创作的小说,最初发表于1938年,陈凯翻译。】

我们坐在一张桌子旁,在一张几千年前留下来的纸上写着这些。我们看不清那金色人,只能隐约地看到在那张古床上的枕头中有一缕金色。这是我们的家。

今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来到了这儿。这些天来我们翻越了一连串的山谷。森林在那山崖上隆起,每次我们走出一片光秃秃的石滩时,我们都可以看到在我们西部,北部和南部那高耸的群峰,它们延伸我们的眼睛都看不到的远方。那些山峰是红棕色的,绿色的森林带就像静脉一样地撒播在它们身上,蓝色的云雾纱巾一样地缠绕着它们的头。我们从没听说过这些山脉,也从没在任何地图上见过它们。那未知林将它们从城市与城市的人们那里掩藏起来了。

我们攀登了那野山羊也不敢攀登的小道。石块儿从我们的脚下飞落,我们可以听到它们撞击山崖下面岩石的声音。再下面,整座的山都因为每次的撞击叮当作响,那回声在撞击后久久不息。但是我们前行着,因为我们清楚只有前行才不会有人跟着我们的印迹找到我们。

今天,在日出的时候,我们看到在树丛中有一缕白色的火焰,它高高地升起在我们面前陡峭的山峰上。我们以为是野火,就停住了。但是那火苗并不摇动,只是像水银的反光一样让人目眩。我们就从岩石上向它爬了过去。就在那儿,在我们的眼前,在宽阔的山顶上,在那山峦的背影中,矗立着一座我们从没见过的房子,那白色的火焰实际上是太阳照射在它的玻璃窗上的反光。

那房子是两层的,有一个像地板一样平的平顶。它的许多窗户占了墙的大部分。那窗户在墙的拐角处也不分块儿,是连成一块儿的。我们猜不到这样的房子是怎么盖起来的并站在这儿不倒。房子的墙又光滑又平整,就像用那种我们曾在隧道里见过得像石头又不是石头的材料做成的。

我们两个心里马上就明白了:这房子是从那不可提及的年代留下来的。那森林将它风时光和风雨那儿完整地保护下来了。也从那些比时光和风雨更无情的人们那儿完整地保护下来了。我们转身向金色人问道:

“你们害怕吗?”

她们摇了摇头。我们向门口走去,推开了门,我们一起走进了那从不可提及的年代留下来的房子。

我们将需要利用生命中余下的每一天,每一年来看,来学,来懂这房子里的东西。今天,我们只能看看,试着去相信我们的眼睛。我们将窗户上沉重的窗帘拉开。我们发现每一间屋子都不大,心想当初住在这儿的人数一定不超过十二个人。我们觉得很奇怪,竟然当初有只住十二个人的房子。

我们也没见过这么敞亮的屋子。那阳光跳跃在那么多色彩上,简直不可想像。我们以前只见过白色的屋子,棕色的屋子和灰色的屋子。墙上有许多大块的玻璃片,但那不是玻璃,因为我们向它们看去时,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身体与我们身后的东西,就像湖水的表面一样。还有许多我们从没见过也不知道怎么用的怪东西。到处都有玻璃球。每一间屋子里的玻璃球都有金属网线在里面,就像我们在隧道中见到的那一个一样。

找到了卧室,我们站在它的门槛处不禁吃惊,因为它是个很小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两张床。整个房间也找不到别的床。然后我们明白了这儿曾经只住过两个人。我们更糊涂了,他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啊,那不可提及的时代的人们!

我们找到了他们穿过的衣服。金色人看着它们,几乎透不过气来,因为它们不是白长衫,也不是白大褂儿;它们有许多色彩,没有一件的色彩是一样的。

有些衣服我们一碰就变成灰了,但也有一些衣服很厚,摸起来有新鲜,柔软的手感。

我们也找到了一间有许多格架的屋子,格架上面放了许多书稿,一直堆到天棚处。我们从没见过这么多的书稿,也没见过这么奇形怪状的书稿。它们并不是软软地卷在一起的,而是带有硬布壳儿,硬皮壳儿的;那书页上的字母是那么小,那么均匀,我们不禁惊叹着那写书人的书法。我们翻阅着那书页,看到是用与我们一样的语言写着的,但有许多字我们看不懂。明天,我们将开始阅读这些书稿。

查看过所有的屋子后,我们看了看金色人,我们清楚我们俩在想着同一个念头。

“我们就在这房子里住下来不走了,”我们说道,“我们也不让别人来抢走它。这是我们的家,是我们旅途的终结。这是你们的房子,金色人,也是我们的房子,它不属于这大地上任何其他的人们。我们也不与别的人们分居这房子,就如同我们不与别的人们分享我们的快乐,我们的爱情和我们的饥饿一样。我们就这样一直活到死。”

“你们的意愿将会实现的,”她们说道。

随后我们就到外面拾柴禾放在我们家里的大壁炉里。在我们窗口下面的树丛中有一条小溪,我们从那打来了水。我们打到了一只野山羊,将它的肉放在一个奇特形状的铜锅里煮。那铜锅是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找到的,那地方一定曾经是厨房。

我们只是单独干着这一切,因为不管我们说什么,也不能把金色人从那挂在墙上的大玻璃(但不是玻璃)那里引开。他们就站在那玻璃前,看啊看啊,看着她们的躯体。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金色人在地板上睡着了,她们的身旁放满了珠宝,水晶瓶子,和绸缎做成的花朵。我们将金色人抱起来放到床上去,她们的头轻柔的靠在我们的肩头。后来我们点起了一只蜡烛,从那装满书稿的屋子里找来了纸张。我们坐在窗口,因为知道今晚我们是睡不着的。

伟大的礼物。我们要说。我们要将它的目标,它的最高的意义给予这所有发着闪亮的天空和这发着闪亮的岩石。

我们向前看去,用全心乞求着上苍的指引以回答那无声的召唤,虽然那召唤是无声的,但我们却听到了。我们看着自己的手,看到了那多少世纪的灰尘,那灰尘掩藏着巨大的秘密,也可能是巨大的败坏。可是我们的心中没有恐惧,只有默默的尊崇和怜悯。

请知识降临到我们身上来吧!为什么我们的心已经懂得了这个秘密,担这秘密并没有显露出它本身呢,尽管它在搏动着好像努力去显露它自己? 【未完】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1-23  [悠忽]:毛共國 毛共國信共产主义?這位是在開玩笑還是
  • 2018-01-23  [di]:prezzi di farmacia cia
  • 2018-01-23  [net]:con net q cialis Your
  • 2018-01-23  [di]:prezzi di farmacia cia
  • 2018-01-23  [net]:con net q cialis Your
  • 2018-01-23  [忽悠]:太平天國 太平天國信基督教?這位是在開玩笑還
  • 2018-01-21  [早年]:千万个郭文贵站起来 巴拿文件暴光及大陸富商郭
  • 2018-01-21  [blockbuster]: 这是方舟子同学的更新版么? 关于马可
  • 2018-01-20  [FangZhouZi]: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耶稣的历史真实性问题
  • 2018-01-20  [Richard. Tang]:資料過時了,極權專制現正在重臨 連結顯示 文

  • 每日旧文回放
  • 九喻 :从Multiculturalism说到Bilingualism
  • 刘军宁 :文明即驯化--用宪政驯服统治者
  • 国际动物保护组织 :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白宫前抗议,揭露中国皮草行业残暴虐待动物
  • 秋风 :生育选择应属于家庭理性行为
  • 张三一言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 曹长青 :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
  • 何清涟 :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 何清涟 :威胁生存的中国发展方式
  • 何清涟 :新闻自由难期,言论管制日苛
  • 何清涟 :权力寻租:天津重演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主因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