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卡斯特罗:“不是社会主义,就是死亡!”
关键词
卡斯特罗 古巴 共产主义 斯大林主义 社会主义 贩毒 
相关文章
宋永毅:广西文革中解放军谋杀诱杀平民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9)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8)
彭小明:反右六十周年祭

卡斯特罗:“不是社会主义,就是死亡!”

作者:程映虹  
2006-08-03 15:31:53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一九八九年初,卡斯特罗发表了他的新年讲话。在风急浪高时,作为舵手,他抛头露面的时间增加了不少。以往他讲话到最后总是以一句“我们必胜” 的口号收尾,这句口号已经沿用了几十年了。但这次在结束讲话时他停顿了一下,全力喊出了一个新的口号“不是社会主义,就是死亡!”这句新口号从此代替了 “我们必胜”成为所有官方讲话的结束语,它不但象征着卡斯特罗那曾经轰轰烈烈的日子和过人的自信已经一去不复返,而且显示出卡斯特罗对未来的更加不祥的预感。

  苏联东欧内部的变化使他提高了警惕,从这时起他外出的警卫增加了,不但有两卡车的士兵跟随,而且有一辆车装着发电机,另一辆车装着功率强大的电台,这样不管他到那里,都能保持通讯联络,必要时直接号令全国。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为了古巴革命的不变颜色,除了开展群众运动,他还要让世界再看看自己的决心。

  这一年的七月十三日,一队囚徒被带到了哈瓦那郊外的一个刑场。他们的眼睛被蒙上黑布,捆在木桩上。古巴司法部长亲自监刑。谁都说不清楚古巴革命后一共处决过多少政治犯,但这些犯人的身份却非同一般。他们当中有曾经是卡斯特罗最得力的特工头子、替他在海外执行过无数次重要使命的安托尼奥·加迪亚上校(古巴特工和领导人叫他托尼),和为卡斯特罗的世界革命戎马十多年,在安哥拉、埃塞俄比亚等地指挥古巴军队的阿纳尔多·奥恰将军。

  其他两个人也是古巴特工的高级军官。托尼和奥恰表现得很镇定,奥恰甚至还要求沿用过去西班牙军队处死古巴反叛者时的惯例,由犯人给行刑队下开枪的命令,但被拒绝了,在临刑前被问道有何遗言时,他说他要让这些士兵知道自己决不是革命的叛徒。一队手持苏制冲锋枪的士兵逐个结束了他们的生命。当卡斯特罗观看行刑的录象时,他对奥恰的表现十分满意:“他死得像条汉子。”

  对奥恰和托尼等人的处决是古巴革命后最令人震惊的内部清洗事件,它发生在这个微妙的历史时刻,引起了外界的种种猜测。古巴在迈阿密的流亡者中立刻传开了这些人企图推翻卡斯特罗的谣言。然而,事实上奥恰和托尼等人毫无反骨,他们仅仅是卡斯特罗政治权谋中杀鸡儆猴的牺牲品。

  这次处决的犯人实际上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托尼和另两人是古巴高级特工,他们是因涉嫌利用古巴军队和特工的势力和哥伦比亚毒品集团相勾结,向美国大量走私毒品一案东窗事发而被抛出。托尼和他的兄弟帕切西奥(他们是双胞胎)革命前曾被有钱的父母送到美国,在迈阿密上大学。他们无心念书,五九年古巴革命刚胜利时就回国进了哈瓦那大学,参加了学生组织。在卡斯特罗参加的一次划艇比赛中得到他的赏识,从此参加了革命。一直深受卡斯特罗的信任。

  托尼是个胆大而又精干的特工,主持过古巴在海外的一系列重要行动。六二年古巴导弹危机时他曾奉命在纽约联合国大厦下面安放五百公斤炸药,企图在美国入侵古巴时引爆。

  七三年他带人前往西班牙想把前独裁者巴蒂斯塔绑架回古巴,但因为巴蒂斯塔突然去世而罢休。七十年代中期他在欧洲主持过一系列由古巴特工策划、拉美恐怖分子出面执行的绑架工业家、勒索巨款和抢劫银行活动。七七年他带领第一批古巴军人参与尼加拉瓜内战帮助桑地诺阵线夺权。

  七九年时卡斯特罗派他前往美国,和那里的古巴流亡分子谈判。到八十年代,托尼成了古巴进出口管理局的领导人,当时由于里根政府加紧了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古巴的进出口成了一个和特工和走私联系密切的行业,进出口管理局就是从内务部分出来的一个机构

  一九八七年初,托尼领导的古巴进出口管理局和美国的毒贩发生了联系。美国的毒品有一大部分来自哥伦比亚的麦德林集团,他们用飞机把毒品运到加勒比地区,然后用船运往美国。

  他们一直想在加勒比地区找一个可以降落的机场,在那里可以从容地卸货和装货。古巴和加勒比地区的毒贩曾经有过联系,毒贩的飞机可以飞过古巴的领空,作为交换,他们必须在另一个地点装上古巴给尼加拉瓜等国游击队的武器,但卡斯特罗从未允许毒贩的飞机在古巴领土上降落。八七年初通过托尼,哥伦比亚毒贩获得了古巴军方的同意在古巴领土上降落,将毒品卸到小船上,再运到美国的迈阿密。古巴进出口管理部门从中收取可观的报酬。这个行动就其规模和性质来看,没有卡斯特罗的默许是没人有此胆量的,但却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没人想到的是,美国在这些毒贩中安插了一个间谍,他是执行毒品飞行任务的飞行员,他录下了古巴特工和他进行交易时的谈话。在毒贩被美国反毒品机构逮捕后,古巴在这件毒品交易中的角色被抖了出来,使得古巴十分被动。于是托尼和其他几个经手此事的古巴特工被逮捕,罪名是受西方资产阶级影响,利用职权腐化堕落。这个罪名对托尼倒也是成立的,此人一方面出生入死,另一方面又花天酒地,在哈瓦那有好几幢别墅用来养情妇,在国外执行任务时从不放过享乐的机会,人称花花公子。

  奥恰完全是另一类人。他是最早参加卡斯特罗在马埃特腊山的游击队的青年农民之一,当时十八岁,只有六年级文化。革命胜利时他是上尉,这已经是当时第二等的军衔。六十年代初他在委内瑞拉领导游击战,然后在格瓦拉的麾下被派到刚果,领导一支游击分队,还训练来自纳米比亚、莫三比克和南非的游击战士。七三年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战争时,他在戈兰高地训练叙利亚军队。七五年以后他是古巴在安哥拉数万名军人的指挥官,后来又去埃塞俄比亚指挥那里的古巴军队在欧加登和索马里作战,还负责建立埃塞俄比亚的民兵。他还担任古巴、苏联、东德、波兰和匈牙利在安哥拉的联合部队司令。八三年以后他被派到尼加拉瓜担任桑地诺政府的首席军事顾问。他在古巴军队中威望极高,能同时指挥游击战和大规模的正规战,被苏联东欧集团认为是古巴最出色的指挥官。卡斯特罗在一九八四年授予他古巴军人的最高荣誉:革命英雄勋章。

  奥恰是个职业军人,对士兵十分体恤,个人生活十分严谨,有格瓦拉的作风。他在哈瓦那住着很普通的房子,家中最值钱的就是一台日本电视机和放像机,那是劳尔送给他的。埃塞俄比亚领导人门格斯图曾经为了报答他对自己的支持而送了一辆奔驰500给他(门格斯图为吮3平衡,不得已还送了另外两辆给了劳尔和古巴内务部长),后来被他送给了尼加拉瓜军队的领导人。他保持着农民的朴素,邻居在他回古巴时经常看到他光脚坐在自家门口吃饭。然而在保持着农民的朴素的同时,他也保持着后来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的农民的直率。

  奥恰从尼加拉瓜回古巴后,在等待卡斯特罗给自己新任务(当时内定他为最重要的哈瓦那军区司令)的同时,对国内的许多现象看不惯,开始在一定范围内批评一些政策。他对腐败现象和政府机关的无能和低效深恶痛绝,尤其引起他不满的是自从国际形势发生变化,古巴不得已从非洲之角撤军后,那些跟随自己多年的老兵回到古巴,除了一个象征性的勋章和一笔生活费以外一无所有,多数工作单位都不愿接收他们。很多老兵连住房都无法解决,一些胆大的找到奥恰家中向他诉苦,奥恰有时拿出自己的积蓄周济他们。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一些反映古巴状况的新闻记录片中可以看到,当这些老兵回国时,他们乘坐的轮船在港口都受到盛大的欢迎,这些在非洲出生入死的老兵一个个手拿两面小国旗——古巴的和他们为之战斗的国家的——热泪盈眶地走下甲板,和欢迎他们的人群拥抱。

  八九年五月底,在等待新工作的时候,奥恰参加了古巴交通部长的一个家庭派对。这位交通部长原来是从军队出来的,和高级军官仍然关系密切,在内务部也有很多朋友,他的一个女儿就嫁给了托尼。在这次派对上,有人提起了前不久叛逃的两位将军,还有人批评了政府的一些政策,发泄他们的不满。这些都是高级干部私下聚会时难免的牢骚,尤其是在时局艰危之际。奥恰也说了几句。

  谁也没有料到,古巴武装力量部长劳尔对这次聚会了解得一清二楚。劳尔派人在这位部长家中安放秘密摄像机,把这次聚会拍了下来。劳尔为什麽要监视这位部长呢?因为这位部长和内务部关系密切,而内务部是劳尔的武装力量部的竞争对手,劳尔一直想借机整一整。

  托尼的毒品案被外国新闻机构曝光后,劳尔认为调查此事的内务部会偏袒由内务部出来的托尼,于是秘密派人进行另一场调查,想从中搞出一些经济问题,借反腐败运动打击内务部。托尼的丈人就是这位交通部长,不监视他还监视谁呢?

  谁知这一监视竟然监视出了重大政治问题:这麽多高级军官和内务部的人员聚在一起谈论时政、发泄不满,这不是造反的苗头吗?卡斯特罗看了劳尔献上的录象,立刻联系到了这些人的背景。查查他们和苏联的关系,他吩咐道。一查,果然多数都在苏联受过长短不一的训练,在非洲时又和苏联人过从甚密。卡斯特罗又想到奥恰:这个在军队中地位和威望仅次于自己和劳尔的人也在那里,这使得他不得不多问几个为什麽。他要劳尔暂缓对奥恰的哈瓦那军区司令的任命,对此人设立专案秘密调查。劳尔得令而去。

  这一查又查出了大事。当奥恰在非洲时,卡斯特罗只命令他东征西讨,从不给足军饷。这本来也难怪,古巴一直就是勒紧腰带支援世界革命的。奥恰被迫自己想办法,他的前任已经开了走私非洲象牙和宝石的先例,他也照办,把这些非洲特产运到尼加拉瓜卖给尼军队,后来又和巴拿马商人合作走私,把这些东西运往西欧和北美市场。在此过程中他和托尼建立了“工作关系”。在卡斯特罗“世界革命”的“正义事业”下,古巴军队和特工部门成了洲际走私团伙,连最廉洁的司令官都牵连得很深。到八九年,奥恰在巴拿马一个银行还有二十万美元的存款。

  政治问题加上贪污,背后是劳尔和内务部的派系之争和卡斯特罗对手下最出色的将军的猜忌,所有这些,加起来超过了宣布革命英雄奥恰是叛徒和腐败分子给民心带来的打击。

  卡斯特罗经过权衡,将奥恰下狱,同时逮捕了托尼和一大批内务部和进出口管理局的干部。奥恰的被捕使得苏联东欧阵营十分吃惊,很多将军和国家领导人都为他说情,这就把奥恰进一步钉上了死刑柱。

  审判奥恰等人的法庭强调了被告的“反对领袖罪”,说:“在破坏菲德尔的威望时,奥恰就是向人民和祖国的背后戳了一刀。菲德尔是我们声音,我们的代表,我们在危难时刻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他才有权力在海外、在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中代表古巴解释我们的真实情况……”在宣布判处奥恰等人死刑后,国际舆论一片哗然,连罗马教皇有次都对卡斯特罗呼吁刀下留人。这种国际反应使卡斯特罗觉得十分痛快,他就要让他们看看自己在古巴仍然是唯一说话算数的人。七月十三日,奥恰等人被处死刑。在奥恰之前,古巴党内虽然有过多次清洗,但卡斯特罗从来没有动用过死刑,很多人被清洗或判刑后不久就或是被特赦或是安排了工作,奥恰等人案发得不是时候。

  奥恰等人被处死后几周,卡斯特罗扩大了清洗。内务部长、卡斯特罗长期的个人保镖阿布兰提斯和另外三个内务部领导人被捕,一大批内务部高级官员被迫退休。古巴内务部是在苏联克格勃帮助下建立起来的,其干部都在苏联和东欧受过训,这时成了卡斯特罗怀疑苏联在古巴散布“新思维”的牺牲品。

  但这个清洗并非完全毫无根据,内务部确实有迹象显示患上了卡斯特罗所说的“意识形态的艾滋病”。

  当古巴其他领导人对“新思维”三箴其口时,内务部长阿布兰提斯不知为何,在八九年三月对古巴作家协会发表讲话(在一次古巴安全机构的成立纪念会上),突然大谈改革和公开性。他说:“我们不需要一个官方的文化,不需要一个驯服的文化,不需要一个消极的和严格控制的文化,因为这将是一个死的文化,不能对问题提供解决办法。这种文化是官僚的理想,但不是革命的需要。”他还说他并不是对那些和政府观点一致的人、也是对那些持不同观点的人说话。他的这次讲话还登了报。7阿布兰提斯也许以为在这个关头总得有人出来说这些话许这就是将来的资本。但他失算了,卡斯特罗正想枪打出头鸟。结果此人以腐败罪被判了二十年徒刑。

  其他让卡斯特罗不放心而被清洗的有:主管古巴移民的罗伯特·卡索将军、古巴海关的主管奥斯卡·戈麦斯将军、交通部长迪阿克尔·托莱尔巴、古巴边防军司令阿马多·冈萨雷兹,甚至古巴消防部队的长官也在其中。他们的罪名都是腐败,丧失了革命精神。

  从古巴革命后的历史来看,这是一次没有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而是以斯大林主义处理政敌的方式开展的党内斗争,卡斯特罗虽然没有公开把它和抵制苏联东欧的改革联系起来,而是用“腐败”来给这些人定罪,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其中的含义。通过这次清洗,卡斯特罗和他的兄弟加强了对军队和安全系统的控制,使得那些有改革愿望的干部不寒而栗。

选自《卡斯特罗传》第八章(五)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09-22  [Avito777Nill]:Пополнение Авито за 50
  • 2017-09-20  [早立]:作为政治人物怎么去评价 毛在当今中国由於共产
  • 2017-09-17  [大浪]: 上帝真的很眷顾以色列人,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
  • 2017-09-16  [早立]:用内人党方法或用正语法來化解网路连坐法 用手
  • 2017-09-15  [大浪淘沙]:剩下的是金子 随波逐流的无神论,只是自欺欺人
  • 2017-09-14  [不喜欢信教]: 真是好消息。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过去几年
  • 2017-09-12  [早立]:告诉大家人民是如何对付毛运动的 关於516分
  • 2017-09-10  [早立]:中共大哥与朝共小弟 沃恩比尔被朝共赛死 而
  • 2017-09-09  [早立]:减少人民税負首先从十九 大开始 共產党员現在
  • 2017-09-06  [早立]:是一个真理 只要揭穿才能使门徒作鳥散狀

  • 每日旧文回放
  • 袁伟时 :自由:观念、法律与制度审视
  • James Kennedy Jerry Newcombe :基督教对经济的影响(上)
  • 寒山 :一个奥地利青年向世界讲述大跃进的故事
  • Charles Krauthammer :从市场经济到政治经济
  • Daniel Pipes :康德与以色列的对峙
  • Andreas Landwehr :驻京外国记者遭殴打不是偶然事件
  • 何清涟 :从批判文化的堕落看政党兴衰
  • 余杰 :中式腐败如狼似虎,廉政公署缴械投降
  • 林忌 :文明的差距
  • 朱振和 :祸国殃民的独生子女政策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