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国歌》第八章
关键词
国歌 Anthem Ayn Rand 个体自由 集体 个人主义 寓言 文学艺术 小说 
相关文章
林忌:有自信又何惧嘘国歌
刘军宁:在上帝眼里,个人居上位,邦国居下位
林忌:被消失的香港电影金像大奖最佳电影《十年》
袁晓明:日本社会主义VS美国资本主义

《国歌》第八章

作者:Ayn Rand  翻译:陈凯  
2006-07-21 19:39:03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国歌》(Anthem)是安-兰德(Ayn Rand)创作的小说,最初发表于1938年,陈凯翻译。】

这直是个奇妙的一天,这一天是我们在森林中的第一天。

我们醒了,一缕阳光撒落到我们的脸上。我们想马上跳起身来,就像以前每天早上我们都要跳起身来一样,但我们突然记起来这儿没有钟声,这儿也绝没有钟可敲。我们脸朝上躺了下来,伸开双臂看着那天空。树上的树叶镶着银边,摇动着,颤抖着,好像燃烧着的绿色的河流一样在我们头上流过。

我们不想动。我们突然想到只要我们愿意,想躺多久就躺多久,我们想到这儿,不禁大笑起来。我们还可以起来,跑,跳,再躺倒。我们想着这些没意思的念头,可是,不明不白地,我们的身体一纵就跳了起来。我们的手臂随意地伸了出去,我们的身体旋转着,旋转着,带起了一股风,将我们身旁树丛的树叶也吹得沙沙作响的。我们的手抓住了一缕树枝,将我们的身体甩到了一棵树上,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知道我们的躯体到底有多大劲儿,树枝断了,我们摔到了像塾子一样柔软的青苔上。然后我们的身体,毫无理由地,在那青苔上滚来滚去,干树叶沾满了我们的白长衫,我们的头发,和我们的脸。我们忽然听到了我们在笑,大声地笑,我们笑着,好像我们全身的力气都被笑光了一样。

过后我们拣起了那玻璃匣子走向森林的深处。我们走啊走啊,边走边拨开身旁的树叶,好像我们正在那树叶的海洋中游泳一样,灌木丛就如同波浪一样地在我们的周围一起一伏的,那树叶就像那绿色的浪花一样一直冲溅到树梢上。那树丛在我们身前向两边分开去,召唤着我们前行。森林似乎是在欢迎我们。我们走啊走啊,没有念头,没有担忧,什么也感觉不到,所听到的只有我们的躯体的歌声。

我们饿的时候就停下来。我们看到树丛中有几只鸟在我们刚经过的地方飞窜着。我们拣起块石头扔出去打落了一只鸟。那鸟就落在我们面前。我们生起了火,烤熟了那鸟就吃了起来。我们生平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一顿饭。我们忽然想到饥饿的时候吃到用我们的双手获得的食物是一种很美的享受。我们奢望着我们快点儿饿,好再知道一下这种神奇的吃的自豪。

我们走啊走啊,来到一条小溪旁。那小溪像一串玻璃片一样流淌在树丛中。它流得那么静,我们甚至都察觉不到水,好像只是在地上有一幅倒影。树木在那倒影中倒过来向下长去,天空就是在那最底下。我们在那小溪边跪下来喝水。可是我们停住了。因为,在我们眼下蓝天的影子中,我们生平第一次看到了我们的脸。

我们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屏住了呼吸。因为我们的脸和我们的身躯是很美的。我们的脸并不像我们的兄弟们的脸,因为我们看到它的时候没有一点儿自悲感。我们的身躯也不像我们的兄弟们的身躯,因为我们的四肢是笔直的,消瘦的,又硬又壮的。我们想到我们可以相信这个从那小溪中望着我们的生灵,我们一点儿也不怕这个生灵。

我们走啊走啊,直到那太阳开始落山了。阴影逐渐地聚集在树丛里。我们在一个树根处的空穴中停了下来,在那儿我们将度过今夜。突然间,在这一天的第一次,我们记起来我们是被诅咒的。我们记起这些来的时候,不禁大笑起来。

我们把这些写在纸上。这纸是藏在我们的白长衫里的,我们那白长衫里还藏有我们带给世界文教部的手稿,但我们没拿给他们看。我们有许多要对自己说的话,我们希望着在今后的日子里能把那些话记下来。现在,我们还不能讲,因为我们还没弄明白。【未完】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帅游  2017-12-08 09:28:57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帮助








最新评论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2018-02-09  [极客闲人]:毛左呵呵 一群波旁主义极端保守保皇党,只能怪
  • 2018-02-07  [黃偉棠]:現在的香港人已經變成中國政府的順民 現在的香

  • 每日旧文回放
  • 温景嵩 :全球气候究竟为何变暖?——对IPCC报告的几点疑问
  • 新唐人 :我的路--陈凯介绍(三)
  • 曹长青 :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 Michelle Austein Brooks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备受关注
  • 吴惠林 :“不劳而获”并非好事
  • 袁晓明 :美国土桑枪击案是一起什么事件?
  • 美国参考 :选举结束之后
  • 远志明 :美国今昔与基督信仰
  • 陈破空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 喻智官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拆不了的十字架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