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极权主义的逻辑--试论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下)
关键词
阿伦特 反犹主义 帝国主义 极权主义 汉娜-阿伦特 Arendt Hannah Arendt 学术理论 
相关文章
刘军宁:作为物的“有”与作为道的“无”
綦彦臣:知识上无可能--网络时代的商鞅崇拜问题
姜峰,毕竞悦:《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导论
洪亮:“恶的平庸”:无条件服从的快感

极权主义的逻辑--试论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下)

作者:陈伟  
2005-11-06 08:39:54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三、极权主义的实践:极权运动与极权统治

阿伦特指出,极权主义的兴起以阶级社会的解体为前提,极权主义运动在本质上只能存在于“无阶级社会”。需要指出的,阿伦特所说的“无阶级社会”与马克思主义所说的随着阶级最终消亡而出现的“无阶级社会”不同,前者指的是阶级秩序崩溃的社会。一当阶级秩序崩溃,政党制度随即也开始崩溃,人们对原有的诸政党不再抱希望,此时政党背后原先冷漠的人群便转变为一群愤怒的无结构、无组织的人,这就是阿伦特所说的“群众”。群众的概念在中国语境中是个褒义词,但在阿伦特那里则是个贬义词。此种群众既不是某个阶级的成员,也不是公民,“群众并非由于一种共同利益的意识才聚合,他们缺乏一种具体的、明确表现的和有限的实际目标的阶级组合。……他们潜在地生存于每一个国家,由大量中立的、政治上无动于衷的、从不参加政党、几乎不参加民意测验的大多数人构成。”[49]当其他一切政党都认为他们麻木不仁、愚顽不化而放弃他们时,极权政党却将目标定在组织和争取群众之上,并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极权主义运动使群众的力量爆发出来。这里的“群众”(mass),不同于阿伦特所说的“暴民”(mob),但二者也有一个唯一的共同点,即“两者都站在一切社会分支和正常的政治代表性之外。”[50]显然,根据阿伦特的理解,阶级制度对于秩序的维系具有相当的价值,阶级结构合理与否不论,首先在于它提供了一种结构,所以一旦阶级结构崩溃,便会出现严重的后果。阿伦特的分析提示人们:人类从阶级秩序中解放出来将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而这似乎是所有主张人类解放的人都不愿看到的事。

极权运动中的群众对自己的福利失去兴趣,而只感兴趣于几十年几百年来重要的意识形态问题,他们相信所效力的乃是一项千载难逢的伟大事业。他们对自己和他人的死亡都以玩世不恭或厌倦、冷漠的态度去看,“激情地倾向于抽象概念(例如对生命的引导),普遍地嘲弄甚至最明显的常识规律。”[51]作为群众中的个人,其主要特点并不是野蛮和落后,而是“孤独和缺少正常的社会联系”。[52]需要注意的是,“孤独和缺少正常的社会联系”与“政治冷漠”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阿伦特看来,不是由于现代社会中的个人渴望消极自由而对政治漠不关心,由此为极权主义上台提供了机会,她明确写道:“对公共事务无动于衷,对政治问题漠不关心,对于极权主义运动的兴起并不构成充分的原因。”[53]而是由于社会联系的断裂,个人成了社会上的多余人——我们再次看到“多余人”的概念在阿伦特思想中的重要性——这样的个人暴露在政府面前,没有任何团体来帮助他。孤立的个人组成了分子化的社会,这正是极权主义大行其道的条件。德国纳粹极权诞生于分子化社会,斯大林则通过消灭阶级差别有意识地制造分子化社会,从而完成极权化的过程。前者我们不妨称之为“原生型极权政府”,而后者则可以称之为“构建型极权政府”。极权统治者成功地激起这些群众的完全的忠诚,忠诚使这些原本孤独的个人感到:“只有当他属于一个运动,他在政党中是一个成员,他在世界上才能有一个位置。”[54]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同样可以如此说,极权运动实际上为这些孤立的个人找到了一种尊严感;而极权运动也需要尽可能多地将民众组织进它的架构,以便使运动状态永远地持续下去。

极权主义运动由于存在于非极权主义的世界中,因此它被迫开动宣传机器以对付外部的非极权世界。在极权主义的宣传中,事实遭到了极端的嘲弄,然而这却深受群众的欢迎。因为现代群众的主要特点之一正是“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实在经验中一切明显可见的事物;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只相信自己的想象……使群众信服的不是事实,甚至也不是编造的事实,而是一种他们在其中成为组成部分的系统一致性。”[55]群众渴望得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人类历史的万能解释,这种反对常识和现实的态度,根源在于他们在精神上与社会上都是无家可归者,常识对他们来说此时已失去意义。

极权主义宣传的目的不是说服,而是组织,在极权主义夺取权力的过程中,组织和宣传相辅相成。极权主义运动创建了前锋组织,清楚地区分了党员和同情者。前锋组织象一堵保护墙一样,将运动成员与外部的正常世界隔开,同时,它也是极权世界面对非极权世界的门面。极权主义组织的特点在于“它可以无限地复制,使组织永远处于一种流动状态,使之经常可以插入新的层级。”[56]在这个组织中,领袖处于运动的中心,是使整个运动运行不息的发动机。组织的各个层次都奉行同样的信念:“政治是一场欺骗游戏,运动的‘第一条诫律’是‘领袖永远正确’。”[57]

当极权主义运动成功地夺取国家政权以后,极权统治便开始了。然而,极权政府本身即是一个颇具悖论含义的词。极权主义原本是一场无休止的运动,现在却要进入具有静态制度结构的国家;极权主义志在对外扩张,现在却要进入民族主义的体系。实际上,极权政府是极权主义运动与国家的奇怪结合体。执政的极权主义给群众带来“一切都是可能的”幻觉,它以意识形态维系其恐怖统治。阿伦特指出,意识形态(ideology)就词源上来说,其本意是观念的逻辑,极权政府的意识形态,提出对自然与历史力量发展的规律性解释,从而将一切都纳入一个无休止的运动中去,“所有的行动都旨在加速自然运动或历史运动,每一项行为都是执行自然或历史早已宣判的死刑”[58],它向来渴望的便是运动,运动,再运动,在运动中保证自身的存在。极权恐怖来自于在意识形态的指导下毫不犹豫地执行自然或历史的法则,根本不等待自然或历史本身的缓慢进程。当人们完全被扔进自然或历史的过程中去时,社会上便只剩了两种人——杀人者和被杀害者。人们关注的不是个人本身的存在,而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历史法则;人不需要思考什么是事实,只要根据意识形态的逻辑推理行事;人本身“是什么”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人将“变成什么”。这样,对人进行改造或肉体的消灭,成为顺应历史潮流、推动历史前进的光荣壮举,成为极权统治下的家常便饭,而群众也在这样的进程中,发现了自己的伟大力量,确立了自己早已丧失的尊严。

不过,此种获得了尊严的人,却也是极为孤独的人。在阿伦特看来,孤独是一切恐怖的共同基础。她指出“孤独”(loneliness)不同于“孤立”(isolation),因为“孤立”之涉及生活的政治方面,而“孤独”涉及到生活的一切方面。极权政府在“孤独”的群众的支持下登上权力宝座,进而又通过摧毁政治生活及私人生活,进一步强化个人的“孤独”,从而维持统治[59]。这里,也引出了阿伦特对现代人的生活境况的思考,在她看来,“在非极权主义世界里使人走向极权统治的是,孤独变成了我们这个世纪里日益增多的群众的一种日常经验。极权主义驱使和策动群众进入的无情过程,像是对这种现实自杀式地逃避。”[60]

四、阿伦特极权主义研究的基本逻辑

阿伦特从反犹主义谈起,进而讨论帝国主义,最后进入关于极权主义的讨论,层层进逼,将极权主义的起源娓娓道来。读者不免疑惑:反犹主义、帝国主义和极权主义是如何发生联系的呢?在前文论述的基础上,我们不妨进一步概括阿伦特的论证思路,揭示其间的内在逻辑关联。

在阿伦特看来,在反犹主义、帝国主义与极权主义之间有着诸多的逻辑上的一致之处。首先,极权主义运动曾采用的种族主义工具,以种族代替民族的观念,不仅肇始于犹太人的“特选”信仰以及由此引起的敌视,在帝国主义分子甚至在受帝国主义之害的布尔人那里都有体现。其二,极权主义对民族国家的天然敌视,来自于犹太人与民族国家之间的暧昧关系,来自于帝国主义分子对民族国家结构的敌视,三者都与民族国家的兴衰密切相关,极权主义兴起的重要条件便是民族国家的崩溃,阶级秩序的解体,而促成这一结果的,更多的则是帝国主义。其三,极权主义依靠无根基的人们,依靠失去社会联系的群众,在暴民的领导下发起运动,这里所涉及的极权主义分子的“无根基”现象、“无助感”,既适用于犹太人,也适用于帝国主义时代的“无国籍者”,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失去了民族国家的保护,失去了生存的家园,成了正常社会之外的“多余人”。他们要么成为迫害他人的人,要么受他人迫害,因为此时他们已经脱离了政治社会而进入了霍布斯所说的“自然状态”,战争和杀戮便成了他们之间的游戏规则。其四,极权主义把运动不断地进行下去、运动本身就是目的之信念,来自于帝国主义永无休止的“为扩张而扩张”的一贯信条,与资产阶级“为金钱而金钱”的资本主义精神也是遥相呼应,极权主义摈弃对功利的考量也与此相关,手段本身变成了目的。其五,极权主义公然蔑视常识,反对事实,以意识形态作为统治手段,以制造谎言为能事,这在反犹分子对犹太人以莫须有的锡安长老草案、犹太人阴谋的大肆渲染中已见端倪,不用问犹太人实际做了什么,而是以一种传说代替实际,从而取得反犹的证明;在帝国主义扩张中,同样可以看到帝国主义以“屠龙手”等殖民主义传说,为帝国主义的行为进行论证。正如阿伦特所说的那样,极权主义“既不发明、也不创造宣传的主题。这些现成的主题,是由五十年里帝国主义的兴起和民族国家的解体替它准备的。”[61]其六,极权主义宣称已经发现了历史的、自然的法则,由此个人无非是加入这种法则的进程中去,顺应或推动这一伟大的进程,以免被这一历史进程所抛弃,由此他们不再追思“为什么”、“应当怎么做”的问题,“是什么”的问题不重要,关键是你“变成了什么样”,只要如此去做,行动本身就是一切。这从个人在帝国主义的伟大游戏中的行为和心理也可以看到征兆。此外,极权主义者傲慢地相信“一切都是可能的”,这与帝国主义分子“如果可能,我要吞并所有星球的”的野心也是一脉相承的;而极权主义的政治宣传,也不过是资本主义商业世界广告攻势的政治翻版,正如香皂广告一方面说其产品是“世界上最好的香皂”,另一方面恐吓人如果不用此种香皂会长一身粉刺,并且找不到丈夫,其追求不仅是出卖产品,而在于以权力控制个人的选择香皂牌子的权利,甚至寻找丈夫的权利[62];甚至极权主义的组织,也不过是美国式的黑社会组织光天化日的公然复制。

阿伦特继承了胡塞尔、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对现象和存在的关注,将现象学的方法首次用于政治学研究[63]。这种政治现象学的方法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它强调政治现象具有实在意义,关注政治现象本身,关注生动的政治生活与人类经验,在这个意义上,对政治的理解和思考就象“讲故事”和“读故事”一样;第二,这种方法认为思考政治问题,必须以理解的方式进行,在明察政治现象的本质与结构的基础上,把握复杂的政治现象间的内在关联,此点亦颇似德国学者马克斯?韦伯的“理解社会学”的方法。政治现象学的方法在对极权主义起源的讨论中得到了充分的运用。阿伦特试图表明的是,极权主义是尽管迄今为止的一种独特的现象,但其核心理念及统治手段都可以找到之前的渊源。

五、小结

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不同于一般的史学研究,她所用的资料,不仅限于一般史料,还包括了小说、传说等具有虚构性的文学作品。这与她写作的目的和研究意图有关。显然,她并不是要作一项关于极权主义的纯粹的历史研究,而是要反思“我们时代的重荷”,探讨极权主义的本质及其思想和实践的渊源,由此检讨现代社会本身的问题。她所进行的毋宁说是一项政治哲学的反思。

阿伦特对极权主义的思考,徘徊于历史实践与理想类型之间,这不免使她的部分论断略显理想化;她有意寻求极权主义的本质,而多少忽略了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德国纳粹主义、苏联共产主义之间的区别;她过于痴迷于政治现象本身,而不免倾向于以逻辑联系代替实际的因果关系。然而,阿伦特政治哲学的智慧之光却是无法遮蔽的。她对反犹主义、帝国主义问题的思考,对极权主义本质的揭示,对现代民族国家的价值的倡导,对功利伦理的首肯,对启蒙运动以来西方自由主义文明的反思,至今仍有理论与现实的双重启迪意义。当今世界,恐怖主义、帝国主义仍然以各种新的面目出现,极权主义因素是否依旧潜藏在现代文明之中呢?极权主义的幽灵是否会再次光顾人类的家园?阿伦特对极权主义的反思,不啻是对易于淡忘历史的现代人的再一次提醒。

--------------------------------------------------------------------------------

[1] 国内学者的有关研究论文,如:朱士群:《公共领域的兴衰——汉娜?阿伦特政治哲学述评》,载于《社会科学》,1994年第6期;陈周旺:《理解政治思想:汉娜?阿伦特政治思想述评》,载于《政治学研究》,2000年第2期;徐贲:《阿伦特公民观述评》,载于香港:《二十一世纪》,2002年2月号;江宜桦:《汉娜?鄂兰论政治参与与民主》,载于江宜桦:《自由民主的理路》,台北:联经出版社事业公司,2002,第205—233页。

[2] Margaret Canovan, Hannah Arendt: A Reinterpretation of Her Political Thought, University of Keel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2, p.7.

[3] 将极权主义与全能主义两者进行区分,可参见(美)邹谠:《二十世纪中国政治——从宏观历史与微观行动的角度看》,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3页。

[4] 绝对主义的根本含义在于统治者对国家权力的绝对垄断,阿伦特也提及了绝对主义,绝对主义与静态的国家制度相连,而极权主义是一种特殊的运动。参见(美)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547页。

[5] 专制主义的本质在于统治者的权力不受法律的制约。在阿伦特看来,极权主义不同于专制与暴政,极权主义确实蔑视成文法,“但是它的运作既非没有法律指导,亦非恣意行事,因为它宣布严格遵从自然法则和历史法则,而一切成文法都从这两者而来。极权统治……不是‘毫无法纪’,而是诉诸威权之源泉;它不是恣意妄为,而是比以前的任何政府形式更服从这种超人类的力量;它也不是使权力从属于一个人的利益,而是随时准备牺牲每一个人的重大直接利益,来执行它认定的历史法则和自然法则。” (美)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637页。

[6] 根据阿伦特的论述,威权主义“无论采取何种形式总是意味着限制自由,但是并不废除自由。但是极权主义统治的目的是废除自由,甚至是消灭一般人类天性。”并且,“威权原则在一切重要的方面是和极权主义针锋相对的。”二者有本质的差异。参见(美)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558页。

[7] 关于极权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区别,阿伦特写道:“法西斯主义的真正目标只是夺取权力,确立法西斯主义‘精英’为统治国家的无可竞争的统治者。极权主义绝不满足于用外部手段来统治,……极权主义发现了一种从内部控制人和威吓人的方法。在此意义上,它消除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距离,达到一种新的状态。”参见(美)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58页。

[8] 李强:《自由主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119页。

[9] 参见(英)K?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陆衡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

[10] See Carl Friedrich and Zbigniew Brezezinski, Totalitarian Dictatorship and Autocracy, New York: Praeger, 1967.

[11] See J.L. Talmon,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 Democracy, New York: Praeger, 1960.

[12] See Hannah Arendt, 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New York: The Viking Press, 1965.

[13] (斯洛文尼亚)斯拉沃热?齐泽克:《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季广茂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年,第37页。

[14]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47页。

[15]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93页。

[16]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42页。

[17]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93页。

[18]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92页。

[19] Hannah Arendt, Between Past and Future, Eight Exercises in Political Thought, New York: Penguin Books, 1977, p. 11.

[20] 关于施特劳斯对犹太人问题的思考,可参见K?格林:《现代犹太思想流变中的施特劳斯》,载于刘小枫编:《施特劳斯与古典政治哲学》,上海:三联书店,2002年,第129—142页。

[21] 关于三者政治哲学的比较分析,可看见唐士其:《西方政治思想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544—549页。

[22]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6页。

[23]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51页。

[24]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14页。

[25]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44页。

[26] 参见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50页。

[27] 参见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49页。

[28]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50页。

[29]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52页。

[30]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17页。

[31]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17页。

[32] 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730页。

[33] 参见(日)川崎修:《阿伦特:公共性的复权》,斯日译,熊大同校,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49页。

[34]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10页。

[35]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05页。

[36]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15页。

[37]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34页。

[38]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37页。

[39]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96页。

[40]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97页。

[41]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95页。

[42] 参见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292—293页。

[43]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06页。

[44] 此类传奇故事一般是说,英国人的祖先曾经到遥远的未开化的地方,与当地的险恶势力进行搏斗,最终取得了胜利,由此英国人成了世界的主人,他们是这些具有冒险、拼搏精神的开拓者的后裔。

[45]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35页。

[46]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359页。

[47]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10页。

[48]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22页。

[49]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45页。

[50]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47页。

[51]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50页。

[52]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51页。

[53]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46页。

[54]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57页。

[55]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96页。

[56]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511页。

[57]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521页。

[58]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643页。

[59] 关于阿伦特对“孤独”问题的思考的阐释,可参见马德普:《走出孤独个人,迈向公共领域——阿伦特新自由主义政治哲学述评》,载于《中西政治文化论丛》,第二期,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2年。

[60]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643页。

[61]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95页。

[62] 参见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林骧华译,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年,第490页。

[63] 参见莫大华:《汉娜?鄂兰的政治哲学方法论》,载于《思与言》,台北,1998年,第3期。陈周旺:《理解政治现象:汉娜?阿伦特政治思想述评》,《政治学研究》,2000年,第2期。



--原载:《世纪中国》
http://www.cc.org.cn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09-17  [大浪]: 上帝真的很眷顾以色列人,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
  • 2017-09-16  [早立]:用内人党方法或用正语法來化解网路连坐法 用手
  • 2017-09-15  [大浪淘沙]:剩下的是金子 随波逐流的无神论,只是自欺欺人
  • 2017-09-14  [不喜欢信教]: 真是好消息。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过去几年
  • 2017-09-12  [早立]:告诉大家人民是如何对付毛运动的 关於516分
  • 2017-09-10  [早立]:中共大哥与朝共小弟 沃恩比尔被朝共赛死 而
  • 2017-09-09  [早立]:减少人民税負首先从十九 大开始 共產党员現在
  • 2017-09-06  [早立]:是一个真理 只要揭穿才能使门徒作鳥散狀
  • 2017-09-05  [早立]:能放軍是不可战胜的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如
  • 2017-08-29  [卞理]: 别生气,如果国人有一半能到达你的认知中国现

  • 每日旧文回放
  • 秋风 :政府贿赂来的特权不是权利
  • 刘军宁 :黑窑事件全因“权力”惹的祸
  • 吴茂华 :两张年轻英俊的面庞--纪念二十世纪两次大屠杀
  • 余杰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
  • 曹长青 :戴晴推崇开明专制
  • 龚小夏 :美国人如何庆祝党生日
  • 曹长青 :2013,全球展望,喜忧参半
  • 康正果 :军党中苏之纠结及其间的权斗--从井冈山到陕北(下)
  • 刘军宁 :世界不是恺撒的!
  • 金雅哲 :中国特色的自杀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