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毛左独狼切-格瓦拉(上)
关键词
格瓦拉 共产党 共产主义 恐怖主义 历史 输出革命 宣传 
相关文章
林忌:窜改历史杀到香港
三妹:美国制宪是如何摒弃终身制的
彭佩玉:文明的废墟--后极权世界的表象
Joshua Philipp,林乐予: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毛左独狼切-格瓦拉(上)

作者:沉静  
2018-03-15 06:51:03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死逢其时,整个左倾狂飙年代和大众现代传媒的造神运动,成就了超级魔幻偶像——切-格瓦拉(Che Guevara,1928~1967年)。

1967年10月9日,在玻利维亚打游击的切-格瓦拉被政府军枪杀。彼时远在中国,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正暴虐肆行。雾里看花的西方左派想入非非、蠢蠢欲动。转过年来越战进入白热化阶段;1968年法国巴黎刮起了“五月风暴”;同年8月,苏联入侵捷克镇压布拉格之春;意大利、西德、英国、美国、日本……在全球此起彼伏的抗议示威游行中,在嬉皮士、摇滚乐、毒品泛滥及性解放的乌烟瘴气中,戴红星贝雷帽的格瓦拉头像成为最具战斗性的图腾而广为流行。他不仅是第三世界共产革命“英雄”和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征,而且也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征、流行文化的时尚标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来自社会主义阵营的反响远不如资本主义国家。西方知识分子、名流政客不仅把他捧上了天,而且使其更加通俗易懂,深入人心。什么悲情英雄、殉道圣徒,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唐吉诃德、伟大的乌托邦战士等等,宗教、文学、音乐、美术、电影、时尚、商业等等的各种包装,名人加持,媒体炒作,众人追捧……于是乎,浓墨重彩、浪漫戏剧、传奇魔幻的切-格瓦拉所向披靡,长驱直入冷战时期的西方世界,占据魅惑年轻人的心,成为摇滚巨星式的大众偶像。

随着时代的变迁,格瓦拉头像更多地出现在T恤衫、棒球帽、背包、海报、唱片、雪茄烟盒、马克杯上,成为畅销商品的消费符号。

号称无神论的共产党惯于倾国力造神愚民。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王朝、霍查、波尔布特……这些不可一世、祸害人类的假神恶魔纷纷坍塌现形。而50年来被后人不断杜撰、粉饰、利用的格瓦拉,却是由世界多方联手打造并推上神坛的另类,在全球掀起过一波波对他的崇拜潮。

格瓦拉死后,1968年至1970年在西方自由社会掀起的左翼运动中,他成为全球性的“革命偶像”和“先锋旗帜”。50年来,世界政治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共产主义阵营全面解体,东西方冷战结束,共产主义思潮被世界所唾弃。然而,格瓦拉这个共产主义魔幻偶像,却始终被人推崇,特别是在年轻群体中有“感召力”。

格瓦拉戴着红星贝雷帽的桀骜头像,已成为崇尚暴力、嗜血成性、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象征,在世界招摇了半个世纪,格瓦拉所携带的共产主义邪恶阴魂不散,在潜移默化地毒害着几代“热血沸腾”的年轻人。

“格瓦拉现象”的真实存在,不免令人震惊!它告诫我们:共产主义蚕食世界并非空穴来风。
格瓦拉奇葩之死

富家子弟、医学院毕业的阿根廷青年格瓦拉,1955年在墨西哥城结识了卡斯特罗兄弟并加入他们的游击队,乘船登陆古巴,在山区进行游击战。不久,格拉瓦指挥的圣克拉拉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1959年1月推翻了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府。成为第二号领导人的格瓦拉,是助卡斯特罗左转、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推手。

1965年,他离开古巴,前往刚果和玻利维亚“点火种闹革命”。1967年10月9日,他在玻利维亚的拉伊格拉村被处决。

39岁的切-格瓦拉最后定格在尸体照上,他的死讯传遍了世界,轰动一时。记录其生平、赞美其精神的文章在报刊杂志频现,抗议将其杀害的游行示威,在西方自由社会轮番上演。

美国中情局抓捕格瓦拉行动小组的负责人费利克斯-罗德里格斯回忆,他亲眼见到的不是英姿勃发的切,而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落魄乞丐。当年玻利维亚部队的加里-普拉多上尉对颂扬纪念切的活动嗤之以鼻,指出这只是个入侵他们国家的恐怖分子,并非像宣传得那么英勇,他被包围后弃械投降并喊道:“不要开枪,我是切。我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他对英国《卫报》描述,那个男人“没穿鞋子,脚上只缠着几片动物皮毛。看起来窘迫、憔悴、肮脏,似乎没有英雄的模样。”

当局为阻断极端组织没完没了营救他的行动,决定立即处决格瓦拉。为“验明正身”,向外界证实格瓦拉确实死了,断绝一切“他没死”的悬念幻想,格瓦拉脏乱脱相的遗容,经过护士和修女的清理整容,加上拍摄角度,死人格瓦拉胡须黑发环绕、死不瞑目的样子很“上镜”。

玻利维亚当局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公诸于世的这一陈尸照片,日后不断被渲染拔高,令这个古巴共产党恐怖分子,光环加身,封神成圣,成了传奇。

唯恐天下不乱的恐怖大亨

1960年11月,格瓦拉终于在北京见到了他崇拜的毛。毛在中南海勤政厅和他长谈了两个多小时,还请他吃了饭。他向毛赠送了一本他写的关于“游击战”的书,据说,毛也回赠了一本他签名的关于游击战的小册子。

受到极大鼓舞的格瓦拉,决意向世界输出他的“游击战”,武装夺取政权。但他无论在非洲还是在南美,都屡战屡败。他的“建立多个游击中心,推翻现政权”的世界革命理论,听起来鼓舞人心,却是让追随者死无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楼。最后连他自己也死在异国的丛林中。

出走刚果遭遇惨败

1965年4月格瓦拉来到了刚果,但不久便和刚果游击队领导人洛朗-德西雷-卡比拉闹翻了,只好孤军作战。而与刚果政府军一道的美国中情局人员,此时正全程监控格瓦拉的对外通信,以便于在格瓦拉的游击队来袭前能先发制人、截断其补给线。

格瓦拉本想利用解放区作为基地,训练刚果及周边国家的革命武装,灌输古巴共产主义革命思想及游击战术,将他们训练成一批骁勇善战的共产党游击队。但终因“水土不服”导致失败。

他在非洲丛林吃足了7个月的苦头之后,拖着病躯与他剩存的古巴战友逃离了刚果,但有6个伙伴没能活着离开。

死在玻利维亚丛林里

1966年至1967年间,格瓦拉开始在玻利维亚“打游击闹革命”。然而,当地民众根本就不接受他的拯救,他招募不到新兵,也没有给养。格瓦拉得不到当地民众的支持,甚至连玻利维亚共产党也不协助他。

那时玻利维亚民选总统刚上台一年,玻国开始有了议会和新闻自由。当时煽动推翻新政府的格瓦拉上下不得人心。他只有50人的队伍风餐露宿,缺食少药,只能靠扣押农民、甚至烧杀掠夺获得食物,最后被农民举报抓捕,被政府军枪决。


【被玻利维亚政府军抓捕后的格瓦拉。(网路图片)】

古巴导弹危机

1962年全球聚焦古巴导弹危机。在这场冷战时期美苏最严重正面对抗的政治、军事危机中,格瓦拉比卡斯特罗甚至赫鲁晓夫还要狂妄得多,他丝毫也不顾忌全世界在那一刻屏住呼吸的紧张。他对伦敦《工人日报》说:“如果核导弹还在我们手里,我们可以摧毁美国的核心,包括纽约城。我们会走向胜利之路,就算那会使成千上万的人成为核牺牲品……我们必须让仇恨活在心里,并促使它爆发出来。”他扬言:“我们的人民正准备在原子弹下牺牲自己,并用自己的骨灰为新社会奠基。”

当苏联试图在古巴布署核武器时,他是古巴高层中态度最积极的。当赫鲁晓夫主张美苏和平共存,撤走导弹,美国也解除了对古巴的海上封锁,危机平息后,格瓦拉大失所望,他怒斥“美国人想消灭我们的身体,但赫鲁晓夫的退让却毁灭了我们的精神。”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反唇相讥:“我们看见你们准备漂亮地死去,但我们相信这不值得漂亮地死。”

1962年10月底,《人民日报》发表了经毛泽东圈阅的社论〈保卫古巴革命〉,对赫鲁晓夫明智的妥协嬉笑怒骂,极度蔑视,这引起意共、捷共的公开批评,但却受到格瓦拉的热捧。

在1964年12月的联合国演讲中,一身绿军装的格瓦拉在台上杀气腾腾地吼:“和平共存不能只存在于强权国家之间……对于马克思主义者而言,剥削者与被剥削者之间,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不存在和平共存!”

1965年2月,他在哈瓦那拉美青年大会上说:“我们的自由随着不断的牺牲而膨胀,这种自由和它每天的营养物质就是鲜血。今天的古巴人民想让你们知道,即便他们在一场为彻底解放而引发的热核战争中被全部消灭,只要你们接过革命的火种,他们也会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感到无比幸福。”格瓦拉不愧是毛的好学生,与毛的“死3亿中国人也要打核战”如出一辙!

“他的做法就是在最危险的境地里,用最冒险的方法解决问题。”连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都对格瓦拉的极端冒险无奈摇头。

输出革命的炮灰与国际恐怖浪潮

由于媒体的宣传力捧,格瓦拉“无私奉献”劳苦大众的精神“感动”了不少人。藉格瓦拉之死,大力鼓吹了社会主义思想,加速了拉丁美洲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暴力革命。特别是在60年代末期,在中东和西方年轻人中,他成为一个公众偶像化的革命象征和左翼政治理想的代名词。狂热盲动的激进青年纷纷起而效仿。

中国的“红飞蛾”

中国红卫兵们也把格瓦拉视为精神偶像。对于文革狂飙中的青少年来说,“打倒帝修反、支援世界革命、红旗插遍全球、解放全人类”之类的洗脑灌输是刻骨铭心的。1968年底,老毛一挥手把红卫兵赶到穷乡僻壤劳改,格瓦拉的日记和传记在精神苦闷的年轻人中辗转流传,在知青心目中,“红色的切”不仅富有理想主义、革命英雄主义,而且充满浪漫情怀。在困顿迷惘中,他们开始憧憬成为“国际主义战士”,而格瓦拉正是可以效仿的光辉榜样。

在中共对东南亚输出革命的年代,他们跨越国境,抗美援越,加入缅共游击队。有些当年在云南下乡的知青就是怀揣着《格瓦拉日记》手抄本而投身异国战火的。据记载:1969年到1970年间,自愿赴缅甸参战的知青,昆明就有3000多人,加上从四川、新疆、内蒙、北京、上海等地远道而来的,总数达万人以上。滇缅公路上常年跑着载满大量武器和物资的中共军用车队,直接开入缅共根据地。血满复活的缅共武器兵力充足,与政府军展开了大规模惨烈内战,历次战役都是知青连冒着枪林弹雨冲锋打头阵。


【到缅甸参加缅共人民军作战的中国知青。(网路图片)】

荒唐的输出革命,让数以千计的知青战死他乡,而“中国的格瓦拉们”为之耗尽青春和生命的缅共,早在1989年就分崩离析了。无名荒冢骨一堆,回不了故土的冤魂,只有无边的荒凉寂寞……伤痕累累的幸存者备受歧视冷遇,慨叹自嘲是扑火的“红飞蛾”。

恐怖组织应运而生

在左翼思潮蔓延全球的60年代晚期,发端于1968年学运、由激进分子演变而成的恐怖组织应运而生,名噪一时的意大利红色旅(Red Brigades,BR)、西德的红军派(Red Army Faction,RAF)、日本赤军(Japan Red Army,JRA),都从70年代以后发动了一系列丧心病狂的恐怖袭击。他们认为世界革命的高潮已来,这是快捷速成革命理想的最佳途径。他们不择手段地制造惊天大案,引轰动,上头条,彰显威慑力,血腥残暴的反人类罪行令人发指。

日本赤军就是从“反美反帝”的学生运动走向恐怖主义的典型。在国内遭镇压后,崇拜毛的赤军走上了比格瓦拉更广远的国际路线。在中东、东南亚、欧洲等地频繁活动了近30年,擅长劫机、袭击驻外使馆,以人质性命要挟,交换在押同伙并勒索巨款。1972年5月在以色列卢德机场的屠杀造成24人死、80多人受伤,使赤军在海外一战成名,赤军也一跃为世界三大恐怖组织之一。

意大利红色旅以马列毛和切-格瓦拉游击中心论为指导,发誓要用最血腥方式搞垮资本主义,他们开展城市游击战,曾一度专门射击政府官员的膝盖,使其从此再也无法站立——因为“官员的残废象征着权力机构的瘫痪”。红色旅数次绑架保守派政治家和商界巨头,1978年绑架并杀害了意大利前总理阿尔多-莫罗,暴行震惊了整个世界。

西德红军派大都是出身于富裕家庭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他们以列宁、毛泽东、格瓦拉为师,以南美反帝游击队为榜样,梦想建造无剥削的平等社会,采用的手段却是抢劫银行、炸弹攻击、纵火谋杀等,还与境外的巴解组织联手呼应,东德秘密警察也曾对此团体的第二代施以援手。红军派最猖獗的活动是1977年史称“德意志之秋”的绑架凶杀,令德国人至今心有余悸。

除了中共,苏联、东德、古巴等都对一些国家的反政府武装和恐怖组织有着明里暗里的支援协助,致使60至80年代成为暴力恐怖泛滥的时期。

拉美各地蜂拥而起的游击队,大多不过是重蹈格瓦拉失败的覆辙。后期作战中实施绑架、抢劫、爆炸等恐怖活动,令这片土地饱经战火,死伤惨重。1960至1996年的危地马拉内战就导致20万人丧生。

格瓦拉的游击中心论,是由少数人组成武装小组,通过奇袭等方式搞破坏,采用“打了就跑”的战术,不断摧毁现有制度,直至武装夺权。其吸引力是,无需循序渐进熬白头发的漫长过程,只要出其不意地偷袭猛攻,因此逐渐被恐怖组织的青年所采用。那真是充满速胜幻觉、狂躁暴虐的年代。庄礼伟《遥想日本“赤军”当年时》中指出:格瓦拉的“游击中心主义”思想是现代世界左翼恐怖主义的理论源头。

秘鲁极左的毛派游击队“光辉道路”是南美最大的恐怖组织。仅1992年上半年,其就制造了近700起暴力事件,造成4000余人死亡。1996年12月17日晚,一群“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的恐怖分子占领了日本驻秘鲁大使馆,扣押400多人质,他们自称以“马克思主义、格瓦拉主义”为指导。

来自委内瑞拉的“胡狼”卡洛斯(Carlos the Jackal)在上世纪70至80年代策划并实施了多起恐怖大案。他先后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叙利亚情报机构、匈牙利政府官员、拉美激进学生、日本赤军成员、东德秘密警察、苏联克格勃、苏丹当权者等诸多臭名昭著的政府、组织来往,行遍欧亚非三大洲,是本-拉登之前的头号恐怖分子。“胡狼”1966年17岁时曾在古巴情报组织下边的游击战培训学校“马坦萨斯营”受训,那曾是格瓦拉训练各国激进学生搞颠覆政权活动的营地。虽然那时格瓦拉已远走他乡打游击,但格瓦拉一直是“胡狼”崇拜的偶像。他也喜欢戴贝雷帽、留络腮胡,刻意模仿追求外形上与格瓦拉有某种相似度。



--原载:《新纪元周刊》,2018-02-28
https://www.epochweekly.com/b5/571/1300.htm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旧文回放
  • 陈凯 :自由谈--中国,美国自由观对照
  • 唐达献 :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中)
  • 亦文 :美国政府直接解救金融危机的后患
  • 德国之声 :德国家庭在美申请避难
  • 王弼 :目空一切的历史教训
  • Richard Pipes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下)
  • 易邦 :毛派的种类及其负面社会价值
  • 郭宝胜 :北京乐意“朱上柱下”--撤换洪秀柱的北京因素
  • 曹长青 :英国脱离欧盟成功!向伟大的英国人民致敬!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