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关键词
低端人口 中国社会 专制 共产党 纳粹 极权 社会达尔文主义 伦理道德 习近平 
相关文章
彭佩玉:文明的废墟--后极权世界的表象
Joshua Philipp,林乐予: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梁慕娴:香港消失的“地下党”
余杰:杀人党从未改变

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作者:余杰  
2017-12-12 07:43:09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有些人莫名惊诧、怒发冲冠,似乎这是中共第一次干坏事。其实,此种“阶级清洗”,共产党一直都在干,乐此不疲,花样翻新。从八十年代流行的“盲流”这个词汇,到春节联欢晚会上赵本上和宋丹丹在小品中竭尽嘲讽之能事的“超生游击队”(当时大家看得都很开心),再一直追溯到毛泽东时代的“四类分子”、“黑五类”、“黑九类”,相比之下,“低端人口”的说法显示中共与时俱进,已经变得“文明”多了,你们还有什么怨言呢?

中共标榜“平等”,然而中共最拿手的就是“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学者李若建在《中国贱民阶层“四类分子”》一文中,梳理了中共人为制造“贱民阶层”的历史脉络:中共建政初期,在一些地区,最初只有“三类分子”的称呼(地主、富农、反革命);后来加上“坏分子”成为“四类分子”;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之后,“四类分子”中增加“右派分子”,成了“五类分子”,即后来民间口耳相传的“黑五类”。文革中,“五类分子”之后又增加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反动学术权威、叛徒、特务”四类,变成了所谓的“黑九类”。

这些不属于“人民”的“贱民”,数十年来受尽歧视、羞辱和迫害。在农村,很多地主和富农被从肉体上消灭,其“原罪”还延及第二代、第三代。居住于大城市的贱民,则在一次比一次猛烈、残酷的政治运动中被像垃圾一样清理出去。中共原本是一个农民党,极端缺乏管理现代城市的经验,夺取政权后向苏俄“取经”,苏俄控制城市的做法就是:将城市居民按照不同阶级加以划分,无人例外。然后,将敌对阶级驱逐出政治中心、经济中心和文化中心,赶到偏远地带、不毛之地,或在集中营里集体劳动,或任其自生自灭。如此,城市就能安全、整洁、井然有序,用斯大林的说法就是“像玻璃一样干净”。

在平时常规的人口控制之外,每次政治运动都会伴随着对特定人群强制性的迁移政策。比如,一九五八年秋,为了建设“红彤彤的大上海”,上海将数以万计的“地富反坏右”及其家属赶出城区,造成若干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惨剧。一九五八年十月,汕头市一批“四类分子”共一千七百八十九人,被迁居于粤北部山区。一九六三年,新疆也发生了将“五类分子”和逃苏未遂人员内迁的情况。

文革期间,当局将“四类分子”驱逐出城市、强迫迁往农村,成为普遍性的政策。文革初期,北京市有八万五千万多人被扣上“地富反坏右”的帽子,驱赶出北京。天津全市则有四万两千人被遣送到农村。估计,当时中国全国被从城市里驱逐的“四类分子”及其家属超过百万人。

习近平就是那时被赶出北京的“黑九类”之一。以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罪状——习仲勋被毛泽东钦定为“利用小说反党”的“反革命”,之后又被戴上“叛徒”、“特务”等“帽子”,习近平当然也是“五毒俱全”,北京之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习仲勋是最早一批垮台的中共高级干部,被打倒十六年,单独关押多年,一度精神失常,耳朵也被打聋。因此,习近平在十岁时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黑崽子”。

已被关闭的“共识网”在二零一三年发表了与习仲勋有“忘年之交”的杨屏写的一篇文章《习仲勋与近平的父子情》。那时,习近平刚刚上位,正在与对立派系作殊死搏斗,宣传部门来不及删除这篇文章。如今,习近平大权在握,习仲勋的坟墓被修葺得如同皇陵一般,此类文章再也不可能流传了。

杨屏在文章中回忆说,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日,刚刚复出的习仲勋将儿子从北京召到河南洛阳,那时正是酷暑难当。在此前的一个月的一天晚上,习仲勋因为想念儿子,竟当着这个“忘年之交”的“小朋友”杨屏的面,哭了两个小时都不止。

杨屏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个老人这样哭,一个像我爷爷般年纪的老男人在哭。没有声音,只有泪水,嘴唇在颤抖。这场景,如今想起来,我都浑身战栗!我当时被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老爷子,竟然不知道给他拿毛巾擦脸。后来,当看见他用手去擦桌子上的泪水的时候,我才想起来”。

杨屏回忆说,当时他和习仲勋碰杯喝酒,酒还没有下肚,习仲勋的眼泪又涌出来了。“放下酒杯,他用两只大手盖住整个脸,擦了好几遍眼泪。抬眼看着我说: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顾得这么好。我也是当爸爸的,因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少年习近平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革的话,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起来。据习近平自己回忆,因为他得罪了造反派,“有什么不好的事都算在我身上,都认为我是头儿,我被康生的老婆曹轶欧作为‘黑帮’家属揪出来。那时,我十五岁都不到,他们说,枪毙够一百次了”。

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习近平,前五个是大人,第一个是中共著名的理论家杨献珍。这六个人都戴着铁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压得受不了,习近平只好用两只手托着。习近平的妈妈齐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齐心被迫举手喊口号打倒儿子。批斗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见。

此后,一次意外的相见,成为母亲齐心一生的痛。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习近平跳窗户跑回家,齐心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妈妈,我饿。”近平哆哆嗦嗦地说,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然后进房间换衣服。然而,习近平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

习近平知道,不是妈妈心狠,而是被迫无奈——如果不去报告,就是“包庇现行反革命”,自己也会被抓走。那样,远平和安安怎么办?他俩还是小孩子啊!饥肠辘辘的习近平,当着姊姊安安和弟弟远平的面绝望地哭了,又绝望地跑进雨夜。

最后,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儿收留了习近平,让这个可怜的孩子在一张连椅上熬过一夜。第二天,习近平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抓进“少管所”,参加专门为“黑帮”子弟设置的学习班,并接受劳动改造。这是习近平的“一进宫”。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毛泽东发出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是毛泽东抛弃红卫兵的开端。不过,在关押中的习近平抓住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主动要求上山下乡,说是“响应毛主席号召,到延安去”。造反派一看,去延安基本上属于流放,就让他去了。

然而,刚去延安梁家河村的习近平,在村里人缘不好,上下不待见,与同去的知青也不合群。据习近平回忆:“上山下乡时,我年龄小,又是被形势所迫下去的,没有长期观念,也就没有注意团结问题。别人下去天天上山干活,我却很随意,老百姓对我印象很不好。”五个月后,无法适应农村原始落后生活的习近平逃回京,不愿再回延安。但是,他在北京的家早已不复存在,户籍也被注销,只能东躲西藏,过一天算一天。最后,他又被当成非法“盲流”,关进了“学习班”,半年后才被放出来。这是习近平的“二进宫“。

今天北京的“低端人口”所遭遇的一切,当年的少年习近平统统遭遇过,他们都被一双看不见的巨手驱离北京。如今,习近平偏偏对那些遭到驱逐的“低端人口”毫无一点怜悯之心。对“低端人口”发起的这场雷霆打击,如果没有得到习近平的首肯,刚上任不久的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岂敢轻举妄动?习近平俨然是毛泽东第二,那些被暴力清理的“低端人口”,对他来说只是“内参”中的一小串数字而已——“低端人口”越少,中南海就越安全,这点代价是值得付出的。

或许,连习仲勋都没有想到,他的儿子会如此无缝衔接地由被害者变脸为加害者。习仲勋晚年最大的担忧,就是党内再出现一个毛泽东似的暴君。八十年代初,有一次习仲勋和彭真在会议的间歇闲谈。习说:“要有一个制度,有一种力量,能抵制住‘文革’这样的压力才好。”彭真说:“我们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种违法的行为。‘文革’是极严重的错误,今后决不许重演。”习说:“问题是,如果今后又出现毛主席这样的强人怎么办?他坚持要搞,怎么办?我看难哪,难哪!”

饱经风霜的习仲勋深知共产党的权力运作方式,民主与法治跟共产党无缘,杜绝再度出现毛泽东式的人物“难哪”。他却不知道,受尽折磨的儿子习近平,居然成了有样学样、以毛为楷模的共产党党魁。



--原载:《民主中国》,2017-12-09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94391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早立  2017-12-16 15:58:51  

蔡书记的去留考验当今核心 及中国的方向

习近平上台 其实同蔡一样 也是用的昏招 如七不讲 不准忘议中央 自己搞个人崇拜 同意人民叫他习大大 抓逋铜罗湾书店老板 那件是得民心的好招 没有 但一件也没有引发人民的抗议 反而对少量的不和谐声音以镇压 看到的全国一片 吹捧的声音 以会自己己取得了牢固的统治地位 所以有十九加的登顶之举 其实任何事发展到顶 就是下顶之始 但是想不到会在十九大一月后就下行了 现在的情况十分复杂骑虎难下。如果叫蔡下台 本是最好选择 但也是最坏选择 因为蔡下台 以后就把习親信也吓跑了没有人再跟习了 如蔡不下台 此火或將引申到习自己 无論如何已有人正式挑战习的不准忘议中央了。其实我在以前提出 习自己退出历史舞台這建议 如能自己下台將名留历史 到不失偉大的英名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每日旧文回放
  • 鲁克 :Kerry:“我原本不想邀请他做总统副手参加竞选的”?
  • 曹长青 :奥巴马为何能大获全胜?
  • 凌锋 :永远的新移民
  • 王怡 :为结束60年宗教逼迫发出声音
  • 林保华 :宗教统战王雪红
  • 何清涟 :中国当真“需要一场战争”吗?
  • 曹长青 :共产分子当上纽约市长
  • 袁晓明 :获得幸福的秘诀
  • 余杰 :从一九八九到一九八四有多远?
  • Dennis Prager :世俗的保守主义者认为美国离开上帝,照样能够幸存?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