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反右六十周年祭
关键词
反右 政治运动 共产党 共产主义 毛泽东 人祸 历史 中共暴政 
相关文章
王律文:两项数据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许行:香港政府制造英雄--评香港三位学生领袖被判囚事件
宋永毅:广西文革中解放军谋杀诱杀平民
曹长青:破除四个迷思,炸毁中共堡垒

反右六十周年祭

作者:彭小明  
2017-08-02 04:42:20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毛泽东确曾想借力打力

反右斗争已经过去了一个甲子。长期以来,人民,特别是当事人受害者及其家庭,有一个重要而清晰的记忆,那就是毛泽东“引蛇出洞”,号召人民帮助党整风,提出批评意见;结果在几个月之后,突然变脸,展开反右斗争,几乎所有的提意见者都被打成右派,劳教劳改,九死一生。近年来很多党内主事者如周扬、李维汉、韦君宜和受害人邵燕祥、戴煌、朱正、杜高等人的回忆文字,包括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的回忆录出版了。许多历史事实已经曝光。其中反映,毛泽东当时真的希望民主党派和其他人士都来提意见帮助开展整风。他对自身的威信和党的成绩相当自信,而党内高层却并不太赞同。毛泽东原想发动的斗争可能就类似于文革。打击的对象可能就是刘少奇等人。中共的内斗从未间断过。1954年原本要利用高岗打击刘,遭刘反击,毛只好忍痛舍弃高岗。当整风批评开展起来以后,毛和党内高层都意外地发现,虽然是以帮助整风方式提出的意见,怨愤和不满却表现得相当严重,不仅仅是反对官僚主义,而且还有对政治运动的方式、对打击报复的疑虑,对不民主状况的不满等等。党内不同意这样做的干部对毛更有怨言。实际上是毛泽东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毛决定反击。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已经提到了反动分子向党进攻。但是没有多少读者会想到,提意见的人就是反动的右派分子。当天中央文件也在党内高层下达。然后6月10日毛泽东又下达了一个更加明确的文件,明确指称向党提出意见的人是右派分子。毛泽东在整风开始时,作了多次的党内外报告,用非常热情、非常谦卑的语调欢迎党外人士帮助整风,非常振奋人心;但仍有很多知识分子还是因为思想改造运动和肃反,以及其他运动的严酷而顾虑重重。一些人刚刚打消了顾虑,或者顾虑犹存,却被动员务必发表意见。然而就是在发表意见之后,他们被戴上了右派帽子。

既是阳谋,也是阴谋

什么是阳谋和阴谋?世界上本来没有阳谋这个说法,是毛泽东为了洗刷自己的阴谋,瞎编了一个说词叫阳谋。大意是说,一件很损的事情原来就没有隐瞒,后来真的付诸实践。而阴谋则是指蓄谋已久的计划,故意秘而不宣,忽然实施,猎物被一网打尽。

我们说它是阳谋,是因为毛泽东早在1947年就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说,要打击资产阶级党派。斯大林不同意,主张从东欧到中朝越都要团结反法西斯的资产阶级党派搞统战。毛泽东遵命潜伏爪牙静待时机,但他早晚还是要驱除非党人员,搞一党专政的。建立政权不到五年,他就把原来中央人民政府的非党官员调任人大政协虚职。然后再看时机继续打击,则是他的后续步骤。1956年匈牙利事件爆发,毛泽东非常注意和重视,连续发表了《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不久又发表同题再论。要把具有自由思想的公民整肃下去,他是早有思想准备的。整风出现民主自由宪政的意见,他觉得此时此刻时机忽然来到,就决定出手反右了。希特勒打击犹太人也是阳谋。早在他的《我的奋斗》那本书里就说明白了,他用词恶毒而粗俗,直接鼓吹种族仇恨,煽动暴力犯罪,甚至对残疾人施用宫刑。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从这个角度说,毛和希特勒差不多,都是有言在先。

说毛泽东搞阴谋,是因为他在决定反击的时候,只对党内高层打了招呼,所有要打击的主要对象知识分子,以及党内基层都没人瞭解反击的内情。从大量名人回忆文章排出的时间表来看,从六月上旬开始到十八、九日,转折已经形成。党内高层不仅绝对保密,而且奉命继续有目的地动员各级知识分子参加鸣放会议,上门劝导和指名道姓地要求知识分子对象参与鸣放,向党提出批评。有些人是被逼到没有退路,不得不讲了几句话。结果反右一开始,按记录搜寻出来,就是右派分子。主动发表意见的就更不在话下了。这就是阴谋。明明党中央已经改变初衷,是要抓住发言者的言论治罪,却故意不告诉发言的人,这不是阴谋是什么?而且,有的言论本来就是毛泽东自己说出来的。例如,民主党派人士担任行政职务有职无权无责不好,应该有权有职有责……这是四月三十日召集各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的会议上讲的。另外,教授治校的问题也是毛泽东自己先讲的。毛泽东召集著名教授到天安门谈话,他说:“教授治校恐怕是有道理的。是否分成两个组织,一个校务委员会管行政,一个教授会议管教学。”结果凡是在整风中提出教授治校主张的人都是右派分子。毛在杭州会议上曾经说过,每省都要办两个报纸。一个党外来办……谭震林听了还到湖南去讲,结果凡是提出党外办报想法的人全部都是右派。

我们不会忘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类文言成语,之所以我们几代人都耳熟能详脱口而出,就是因为这是毛泽东著作里的原话(他从儒家经典里摘取而来,写入毛选之中)。到了他执政的统治下就不再言者无罪了,必须戴上右派帽子,劳改劳教了。郭沫若还特地为此强作注解。如此种种,刚好说明毛泽东要兴文字狱,既是阳谋,也是阴谋。整风时期,共产党已经执政八年,不提民主诺言,实行一党专制,势必引起许多弊端,积聚的矛盾已经相当尖锐,知识分子议论蜂起其实是正常的社会反映,毛泽东却把人民的议论视作反党言论,正是中共缺乏执政能力和政治道德的表现。其恐怖和残酷程度超过了汉末的党锢之争、明清时代的文字狱,党锢和文字狱的受害人都仅是数十、数百人,顶多上万人,而反右则是高达五十五万人,甚至三百多万人,而且也株连家属子女。

人民本来对共产党有强烈的民主期待

为什么在毛号召帮助整风的时候,民间会发出这么多要求民主的呼声?我们不可忘记,人民曾对毛和中共抱有殷切的民主期待。1949年鼎新革故,是对国民党专制的否定,也是对新政权的民主期待。不仅知识界、思想界有这样的期待,青年学生和基层人民也有这样的期待。国民党承诺过还政于民,军政训政和宪政,甚至一度在1947年宣布行宪。但是抗战和紧接着的内战妨碍了宪政民主,共产党和左翼的宣传长期抓住国民党的专制和弊政,展开了民主宪政的宣传。特别是国统区的《新华日报》,对人民做出过很多的民主宪政承诺。包括刘少奇的绝不搞一党专制,毛泽东的美国式的民主等等许诺。《新华日报》是周恩来手下的一些中共青年知识分子编辑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有过相当民主化的憧憬。这些宣传在人民头脑中记忆犹新。在国民党大陆时期的最后阶段,白色恐怖留下了极其黑暗的印象。昆明闻一多、李公仆等民主教授被暗杀,上海王孝和被害等案件,乃至重庆白公馆等监狱对中共囚徒的杀害加深了国民党专制的法西斯印象。人民对国民党的行宪大失所望,而把希望寄托在新政权的身上。不仅知识界和青年学生,甚至连国民党的军政人员也不乏这样的期待,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会起义归顺,或者放下武器,留在大陆,弃绝逃亡之路。人民之中对中共抱有民主期待最大的莫过于民主党派,主要是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这些自由主义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民国政治舞台的重要角色。他们不满于国民党的专制,不满于当时的民主不足。他们支持共产党反对国民政府,不是要永做应声虫,而是要在新的政权之下实现自己的民主理想(充当在野党并展开民主竞争),也希望施展自己的个人抱负。他们有的没有看清毛泽东的为人,有的如储安平已经感觉到严重性:在国民党手下,民主是多和少的问题;在共产党手下民主是有和无的问题。但是他或许还认为,可以逐步努力让民主从无到有,所以他愿意为之作出奉献而继续跟随中共。直到反右前夕他向中共表明心迹,心平气和地提出挑战。我认为没有必要把这些人物想像成那种死忠中共,帮助整风而被整肃的冤屈者。反右斗争的牺牲品中章罗储这类人物不多,但是他们是政治家和批评家,中国社会应当有这样一批精英人物,可是他们被中共的一党专制扼杀了。邓小平到死都不肯为他们平反,继续让他们把右派帽子戴进坟墓。这是极其顽固而凶险的做法。中国社会为什么不能有这样一批怀抱民主宪政理想的政治家和思想家?提出轮流坐庄、政治设计院、平反委员会等等主张,质疑汉字要不要简化,要不要实行拼音化,教授治校、为什么就是右派分子?就要剥夺政治权利?反右斗争中还有不少青年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不仅如林希翎那样从社会主义民主的角度对斯大林和中国的现状提出质疑,还有人(许多姓名已经无法查出)从胡风反革命案的定罪量刑、从宪法遭到党政粗暴践踏的现象提出了对中国社会宪政实施的质疑。这些人实际上也是对中共抱持民主宪政期待的,如果毫无期待,还发表意见干什么?反右斗争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五十五万右派分子百分之九十九都恢复了名誉。但是他们提出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从这个角度来说,右派言论中的这两类言论依然具有相当大的现实意义。比之文革中的大量无谓的争议和辩论(就是好还是好个屁、某某干部该打还是该保)更有历史的记录价值。

为什么反右在中国社会刻骨铭心

反右在中国社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绝对的负面印象。原因就是毛泽东出尔反尔,食言自肥。说好了是帮党整风,结果是打成右派。但是中共出尔反尔、自食其言的事情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反右的事情被人民铭刻在心?这是因为反右仅仅只有(全国)九十六名不予改正,其余的一律改正,基本不留尾巴。胡耀邦着手实行全国性的改正,不仅通过红头文件层层下达,而且在新闻报刊公开登载,使得人民家喻户晓。再说,右派从戴帽到恢复名誉,仅有二十一二年,较大部分受害人尚还健在。另一个原因是右派分子群体都是知识分子,他们的文笔和口述能力大大高于民众的任何其他群体。在右派被改正后的数十年里,大量出现了有关右派分子遭遇的文学作品和回忆文字。这些文学作品的艺术水平较高,而且又来源于真人真事,情节动人,牵涉面广,像《牧马人》、《湘雨潇潇》、《芙蓉镇》和《告别夹边沟》等已成为历史的经典。

其实中共和毛泽东在短短的执政历史上做过了许多次食言自肥的逆天恶事。比如毛泽东、刘少奇曾经承诺过不会实行一党专制,要学美国民主等等,等到建立政权后,却再也不提。毛泽东和朱德在攻克南京进军上海前夕发表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约法八章)》全文选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宣告凡是国民党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政军人员,只要不持枪抵抗,不故意破坏,就不予逮捕,不予侮辱……结果到了镇反运动和肃反运动中,所有国民党军政人员都是整肃对象,并按各曾出任过的职务判处杀管关各种徒刑。1949年后大量建立的劳改营关押的主要就是上千万这样的“历史反革命”。其实他们中有的是起义军官,有的是听从约法八章留下来的国民党党政军人员,连战俘都算不上。中共中央在1950年六月三十日发布《怎样分析农村阶级》的文件,刊登在《人民日报》上。文件最后第十一条规定,地主在土改后若满五年,没有劣迹和反抗行为,就可以改变地主为劳动者成分。可是在现实中,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越来越多,越来越紧,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改变成分的地主富农。等到1979年宣布为全国地富摘帽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已经寥寥无几,绝大部分作为贱民和不可接触者早已在三十多年的折磨中去世,幸存者也已丧失申诉和撰写能力。在1955年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中,所有的私营工商业都必须公私合营。然后由政府支付定息,以逐步完成赎买。可是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政府停付一切定息。工商业者顶着资产阶级的罪恶帽子,却再也拿不到政府承诺的定息。再到1979年,政府给倍遭打击的工商业者家庭恢复(人民内部矛盾)名誉,发还抄家物资,退回被占被拆的房屋,但是定息(尚欠的大约一半以上)则一笔勾销,不再支付了。

相比之下,中共的干部凡是在运动中受到冲击被平反恢复名誉的,全都补发全部工资,还有各种房屋、物资补贴,子女照顾。其他人民阶层中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和其它罪名而长期遭受迫害致死致残人员,他们的家属子女,一般都不予补发工资,也不予赔偿。共产党人总是宣传他们是最大公无私,最不追求个人利益,最关心人民利益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可是他们的政策对于本党干部和人民却是截然不同的。

镇反肃反运动中被整肃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只要本人健在或子女提出申诉的,一般都先后得到平反。但是他们的平反都是个别处理获得通知的,没有声势较大的群体影响。他们的声音微弱,在中国社会基本上没有反应。地主富农的问题,中国社会也不是没有反思。中央电视台毕福剑被解职的事件,侧面反映了这种呼声(老地主招谁惹谁了?)。但是中共中央坚持“土改的成果不容否定”,所以除了少数地富成分确实错划的以外,一般只是摘帽,而不予平反,被分掉的田产房产不予发还。

从上述的对比来看,反右斗争成了中共中央自己公开承认的最明确的重大错误,招致受害的人数至少在五十五万人以上,还有披露的消息说更高达三百多万人以上,牵连的家属子女人数多达数百万甚至千万。他们的遭遇通过文学和影视媒体影响了整个中国,成为中国社会饱受冤屈的群体代表。

以右派为主体的劳改文学(大墙文学)为中国文学增添了崭新的一页(包括美国出版的黑色文库)。这些文学描写揭露了中国共产党残酷黑暗的劳改制度和野蛮的狱政。

在反右斗争六十周年的今天,我们向所有仍然健在的右派分子们致以问候,向所有已故的右派分子致以沉痛的悼念。毛泽东则作为一名食言自肥出尔反尔的现代阴谋家将永载世界历史的暴君列传。邓小平则以他的第一帮凶,名列其侧。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早立  2017-08-02 21:07:24  

60年的輪回 习又回反右了

天道总是輪回60年前 我上高一我的教学老师教我们代数幾何 他是哈尔滨軍工毕业的 在反右!我们幾個同学偶然进入一间教室里边都是大字报是向党交心 看到了老师的交心材料原來哈军工毕业生一般分軍隊 他不想去 因此在体检时有意看不清眼睛视力不合格 就分中学当老师 這是他向党讲了真话 就因为此划成了右派分子 学校还有其它老师划成右派 除了划右派外还有戴自帽子多所以右派分子当时占全国的比例及总数都由书记处即邓法西斯決定 按比例划分 而在考大学时 有一个全班成绩最好 但班主任说 你最多报个师範学院 因他父亲是右派 还有一个父親被殺 老师说你最多报个大专 我们幸好是中农 更主要是红鬼头子的小孩儿比我们小不到上大字的时侯 而现在习大树自己七不讲上网上了外国网站將审查 树自己竟然 出現习近平在习近平学习班 上的讲话自己出面为自己贴金无恥一方面又重演老毛故技印度侵占中国领土 這些手法已能有用吗








最新评论
  • 2017-09-20  [早立]:作为政治人物怎么去评价 毛在当今中国由於共产
  • 2017-09-17  [大浪]: 上帝真的很眷顾以色列人,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
  • 2017-09-16  [早立]:用内人党方法或用正语法來化解网路连坐法 用手
  • 2017-09-15  [大浪淘沙]:剩下的是金子 随波逐流的无神论,只是自欺欺人
  • 2017-09-14  [不喜欢信教]: 真是好消息。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过去几年
  • 2017-09-12  [早立]:告诉大家人民是如何对付毛运动的 关於516分
  • 2017-09-10  [早立]:中共大哥与朝共小弟 沃恩比尔被朝共赛死 而
  • 2017-09-09  [早立]:减少人民税負首先从十九 大开始 共產党员現在
  • 2017-09-06  [早立]:是一个真理 只要揭穿才能使门徒作鳥散狀
  • 2017-09-05  [早立]:能放軍是不可战胜的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如

  • 每日旧文回放
  • 陈凯 :“公”的败坏与肮脏,“私”的清廉与美德
  • 袁晓明 :乔姆斯基:永远的口头异见者
  • James Taranto :以色列前总理谈怎样对付伊朗
  • 刘军宁 :保守的柏克,自由的柏克(下)
  • 万沐 :鸟巢,大剧院,黑砖窑,毒奶粉
  • Bruce Walker :长刀之夜75年后
  • 余杰 :皇帝新装半件多
  • 何清涟 :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铺路石
  • 曹长青 :星巴克咖啡喝不出中国民主
  • 余杰 :得了共产党半床被子者的悲剧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