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上)
关键词
统战 共产党 宣传 共产主义 历史 程干远 人物 
相关文章
魏京生:什么是十月革命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梁京:十月革命的遗产及其挑战
彭小明:十月“革命”的百年感慨

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上)

作者:萧雨  
2017-06-26 05:40:42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这位年过80的中国老人叫程干远,在美国湾区生活了近20年。午夜梦回时,南京汉府街上的一栋小洋房却屡屡在他记忆中回闪。那是当年中共南京市委统战部的驻地,程干远在那里工作了整整十年。

回想那段日子,自己一面要被迫屈服,违心表现,一面又痛恨人性遭到扼杀。事隔多年,那种人格的扭曲还会让他夜不能寐。2015年,程干远在海外出版《中共统战部揭秘》,内心的自省与挣扎逼他道出亲身经历的内幕、黑幕。

目睹党内斗争 美好憧憬不再

1959年10月1日,北京70多万民众云集天安门广场,参加红色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20岁出头的程干远和别人一样声嘶力竭地喊着“毛主席万岁”。那时,他刚刚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分配到北京的中央机关。

程干远(前中共统战干部):中央机关排的是最靠主席台的队伍,当时就看见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他的旁边正好是赫鲁晓夫。赫鲁晓夫穿着天蓝色的西装,戴着一个草帽,然后他把帽子拿掉,那个光头看得很清楚。当时就是热血沸腾嘛,觉得国家一片光明,一片希望,认为主席英明伟大。

那次庆典中,主持阅兵仪式的是新任国防部长林彪。几个月前,在中共庐山会议上,林彪的前任、同为开国元帅的彭德怀因为表达了和毛泽东不同的意见被罢官 。

国庆的欢乐气氛过去没多久,一场批判“右倾机会主义”和“彭德怀反党集团”的整风运动席卷中央机关。

程干远:我当时就感到很震惊。彭德怀原来在我心中的形象是一个伟大的统帅,因为我是志愿军,当兵的嘛。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军队赴朝作战。年仅15岁的程干远积极报名参军。

程干远:那时候我自己凭着一股热情,对所谓新中国的向往,也是年轻,比较幼稚,现在讲叫愤青,就报名参军。到了51年6月份,经过半年的训练,我们就出发,北上经过东北丹东,进入朝鲜。

上甘岭战役整个40多天我们都参加了。当时后勤伤亡很大的,伤亡率事实上超过了前方的伤亡率,每天都有人伤亡,整个运输连入朝的时候120多个人,最后死在朝鲜的有40多人。

程干远自己也不止一次命悬一线。一天夜里,美军飞机投下的炸弹在他车后爆炸,弹片飞进他的驾驶室。

程干远:我这个棉大衣好像是有个烫的东西,打到我的棉大衣里面了。我用手一摸,就是一块大概有个拇指大的一个弹片。 还热的,还烫的。如果我当时不是穿了个棉大衣,我肯定也被打中了。

1954年,从朝鲜战场捡了条命的程干远以“调干生”的身份进了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今天的中国民政部)。正准备以满腔热情建设“新中国”的他却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弄懵了。当年的志愿军总司令怎么一下子成了阶级敌人?中央机关里和彭德怀有关的“西北帮”也纷纷受株连。

程干远:所谓“西北帮派”,那个时候就包括,从国务院来讲就包括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把他打成了彭德怀集团的成员了。在我们部里面,主要就是搞王子宜,常务副部长。

他是老延安,在延安的时候就是民政厅厅长。他们当时在延安的时候不叫毛主席的,都是叫“老毛老毛的”,这批人都是老资格的,当时他的行政级别都是副总理级别的。这批人全部打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天天大会批小会斗,就像斗地主一样的。

这是程干远入党后第一次亲眼目睹激烈的中共党内斗争。这一切与他刚到中央机关时的那种美好憧憬有着天壤之别。

程干远:对于党内斗争这种做法,对毛的形象,自己感觉到思想上有所动摇了。为什么会把这个事情搞成这样?

1961年,趁着中央机关精简编制,程干远主动提出调离北京。他想更多地陪伴在南京的家人身旁。原以为地方上环境会相对简单,没想到组织部却把他分配到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党务机关。

在这里工作的干部必须是中共党员,因为这项工作涉及中共的机密。这个部门的全称是“中共南京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

程干远:当时组织部的交待就是这是组织上对你信任。这个机构很重要。到底怎么重要,到底它在做些什么,那我是不清楚的。

谍报起家的统战部

程干远:统战部那时候在梅园新村,原来的周公馆,就是中共代表团在南京的驻地附近。前面就叫国府路(今天的长江路),一直通到总统府这条路。就在国府路和梅园新村交界的地方,有一栋小洋房,听说原来是国军一个空军少将的私人别墅。那个房子很漂亮,维多利亚的建筑,像个小城堡,两层的一个楼房,对着梅园新村中共代表团办事处那条路的进出口。

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国国民政府于1946年5月还都南京。与此同时,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抵达这里,与国民政府展开和平谈判。距离总统府只有几百米的梅园新村不仅是当时中共要人的驻地,也是中共地下组织联络处,被称作“国民党统治下的地下共产党心脏”。

程干远:当时在梅园新村这个地方,国民党派了很多便衣、特务人员,在路的两边都有监视的点。 我们统战部的楼正好也是作为他们的一个据点,因为那个楼前面有一个院子,很大的一片空地,空地前面有一个小的传达室。那个传达室就对着路口,路上来往的行人也好,车辆也好,一目了然。

当年的共产党人恐怕自己也没有料到,短短几年后,中华大地便江山易主。梅园新村附近的这座小楼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程干远:现在唯一保留下来一张1962年照的统战部全家福。他们基本上都是南京地下党原来的党员。我们的部长王昭全,他是在抗日战争接近胜利的时候进入南京的这批地下党员。

这位杨女士是程干远的顶头上司,早年间以学生身份做掩护从事地下工作,曾有西南联大校花的美誉。

程干远:实际上她没怎么读书,参加了共产党地下工作,实际上就是做情报工作。她当时在西南联大,因为人长得比较出色嘛,而且她善于跟上层人物打交道。她在大学里呆了不止四年,五六年,都是以大学生的名义在活动。一直到“解放”,她的身份可能还是学生,实际上她是一个职业的情报人员。她当时主要是负责搞军事情报的,属于当时的三野敌工部来领导的。


【拍摄于1962年的中共南京市委统战部全家福。】

敌工部,全称“对敌工作部”,是上世纪30年代起,中共在军中设立的负责对敌政治宣传、策反和情报收集的部门。

程干远:统战部在最早的时候是和情报结合在一起的。按照毛泽东的话说,把对方营里一切可以利用的矛盾集中起来,打败对方。

最早应用统一战线的应该说是列宁。统一战线是共产革命里面,也就是从苏联开始,所运用的一个政治谋略。

统一战线助中共发展壮大

中国共产党把列宁奉为革命导师,但建党之初却没有领会列宁统一战线的精髓。1921年中共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一方面强调武装推翻资产阶级,一方面要求“彻底断绝与资产阶级的黄色知识分子及与其类似的其他党派的任何联系”。

被列宁派到中国坐镇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因为坚持共产党与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与中共领导人产生了很大矛盾。

程干远:苏共当时的策略就是希望共产党和国民党合作。当时他们把国民党认为是中国革命强有力的组织者。他们认为国民党是资产阶级左派,根据远东局的指示,共产党的成立必须要和国民党合作,在中国实行所谓的民主革命。

上世纪20年代初,为对抗北洋政府,孙中山接受苏俄帮助,设立黄埔军校,组建国民革命军。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也接受了共产国际的建议,作出全体中共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的决定。

中共利用与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在国军中建立秘密的党组织,发展自己人马,培养自己的军事人才。1955年受衔的解放军十大开国元帅中,有九人是前国军军官将领。

1927年8月1日,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麾下由共产党人叶挺和贺龙控制的十一军二十四师和二十军会同国军第九军副军长朱德的人马在南昌发动武装叛乱,中共史称“南昌暴动”。“八一南昌暴动”至今是中国大陆高调纪念的建军节。

1927年12月,张发奎的部下,国军第四军参谋长、中共秘密党员叶剑英和叶挺、张太雷等人率部在广州发起暴动。隔年7月,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一团团长、中共秘密党员彭德怀在湖南平江率领属下国军部队暴动。

到1930年春,中共已经在中国全国300个县发动了武装暴动。这些暴动、兵变让原本没有武装力量的中共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中国工农红军。

到1933年,中共的中央红军已经发展到30万人,建立了以江西瑞金为中心,北至陕西,南至海南岛的许多块红色根据地,覆盖了全国十个省份,这些根据地都以苏联的名字称为“苏区”,即苏维埃地区。

中共所谓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主力被迫进行所谓的长征,一路溃败至陕北。三十多万红军只剩下不到三万人。

1936年的“西安事变”给了延安窑洞里的共产党喘息和坐大的机会。

程干远:“西安事变”以后,共产党对统一战线有更深刻的认识。实际上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想,包括毛泽东是主张把蒋介石杀掉的,他并没有认识到这个,但是因为共产国际指示,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必须要跟国民党搞统一战线。所以他们在策略上转变。

蒋介石获释后,同意与共产党结束长达十年的内战,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停止剿共,承认陕甘宁边区政府,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两支部队----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称第十八集团军,以及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又称新四军,并拨发军饷。

到1940年,长征后残存的不到三万红军就已经壮大成40万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中共控制的地区有几千万人口。统一战线挽救了中国共产党。

不仅如此,中共再一次利用与国民政府的统一战线在国军中积极搜集情报,安插内线,实施策反。

程干远:它首先是做国民党军队里,军政的这些上层人物的统一战线工作。很多打入它内部的共产党员在起作用。一方面提供了准确的情报,使得仗未打就先胜了一半,而且在很多关键的时候都是把敌人策反。

中国(共)的统一战线把敌军部或者叫情报部结合起来。这是共产党在实际战争中间,从红军到后面的八路军,一直到解放战争期间,部队所能在战场上取得胜利的一个很重大的因素。

毛泽东曾自豪地说:“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正确地理解了这三个问题及其相互关系,就等于正确地领导了全部中国革命。”

程干远:他把统一战线放在首位。毛泽东是通过他亲身的经验,他总结经验教训,他知道统一战线的威力很大,是共产党夺取政权的最重要的一个法宝,在政治上的一个谋略。

上了贼船的统战对象

中共1949年建政后,当年被共产党统策反的国军旧部官兵多数人很快就厄运临头。在1950年开始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不计其数的中低层官兵被处决,被管制。只有少数被策反的国军高层将领,如程潜、傅作义、张治中戴上了共产党的乌纱帽。

中共建政之初,在政府做官的党外人士不少:中央政府的六位副主席中,有三位是所谓的“民主人士”,包括宋庆龄、李济深和张澜;中央政府委员中差不多有一半是所谓的“党外人士”;政务院两个副总理都是非中共人士,即黄炎培和郭沫若。

在宗教界,对于西藏最大的两位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北京也是礼遇有加。毛泽东曾亲口叮嘱进军西藏的解放军第18军军长张国华将军:“到了拉萨,去拜见达赖喇嘛时,你要行磕头礼致敬。”直到1965年,达赖喇嘛出走多年后,北京还保留着他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职务。

表面看来,这些人被奉为座上宾,但是在中共内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统战对象。

程干远:当时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统战部的工作,有很多叫作“内外有别”,对外是一套,对内又是一套。这就是两个不同的面孔了。

夺取政权后,中国共产党决定在中央和地方党委中继续设立统战部。各级统战部都掌握着一批统战对象。

程干远:统战工作的对象在“解放”以后,主要是国民党的中上层人物,或是知识分子之间的一些高层人士,一些社会名流。它为什么在夺取了政权以后还要保留统一战线?它要巩固这个政权。它知道统一战线和中国共产党这个政权的存在有密切的关系。

在1950年3月21日的统战部会议上,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做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新的形势与任务》的报告。他指出:“统一战线工作部门的主要职务,是了解情况,掌握政策,安排人事,调整关系”。

在统战部内部,这句话却有另外一种说法。

程干远:每个统战部干部都要确立一个宗旨,统战部到底干什么的。这句话每个统战部的干部都要印在脑子里面,叫作“要时刻掌握阶级斗争动向”。所谓阶级斗争动向,在武装斗争期间,那就是情报工作,敌方的一些动向,军事上的部署。“解放”以后,主要就是掌握所谓统战对象,这些民主人士,包括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他们的思想动态,真实的思想,对党的态度。共产党人知道民主人士和共产党的关系内心实际上是很紧张的。他们不可能是所谓同心同德。

初进统战部的程干远被分配到一个叫党派处的部门。

程干远:党派处的任务当时很明确,主要就是两项,一个就是做民主党派,中国八个民主党派上层人物的一些统战工作,另外一个就是做知识分子。现在中央统战部,知识分子和党派处分开了,那个时候因为在基层,统战部人数还是比较少的。统战部党派处当时四个人,三个女将,只有我一个是男的。

国共内战期间,所谓的 “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曾是羽翼未丰的共产党的亲密盟友。1945年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做《论联合政府》的发言时说:“中国急需团结各党各派及无党无派的代表人物在一起,成立民主的临时的联合政府。”

不过,曾经担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回忆说,在“七大”的口头报告中,毛泽东说过这样的话:“掌握政权以后,我们的斗争对象就是民主人士了。”

那时的“民主人士”还不清楚毛泽东的真实意图,对于这个声称追求“自由”、“民主”,“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党颇有好感。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曾撰文道:“早在1948年,民主党派的众多名流已经上了中共的统战贼船,章伯钧等人也从香港前往中共解放区东北。但他到了东北不久,就萌发了上当受骗之感。好在,中共刚掌权时,还多少做了些权力分享、联合政府的样子。”

从这份当年绝密的《代表中共中央给联共(布)中央斯大林的报告》来看,中共党人根本不想和“民主党派”平起平坐。

1949年6月下旬至8月中旬,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代表团秘密访问苏联。他对斯大林说:“所有各民主党派,在公开的政治场合中,都能接受共产党提出的一般纲领,它们都公开地宣言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谈到即将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刘少奇说,“现在政协筹备会已组成,共有筹备委员134人,其中党员43人,肯定跟我们前进的进步人士48人,中间人士43人,其中中间偏右者只有16人,在进步人士中有15个秘密党员。共产党对政协筹备会可保障绝对的领导。” (未完)


【当年绝密的《代表中共中央给联共(布)中央斯大林的报告》显示,中共党人无意和“民主党派”平起平坐。】



--原载:《VOA》,2017-06-23
https://www.voachinese.com/a/history-mystery-united-front-work-department-20170622/3912625.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2017-10-26  [结构]: 三个理由准确,到位
  • 2017-10-23  [早立]:遗责共产党爆行 在中国這一共产党爆力统治的人
  • 2017-10-23  [亭亭]: 我爱加拿大!我爱魁北克! 面纱见鬼去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每日旧文回放
  • 薛兆丰 :谁来执行反垄断法
  • 吴达 :美国应担心中国的崛起
  • 张三一言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 崇义 :向布殊总统致敬!
  • 三妹 :中国是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吗?--评辛子陵最近的误导之言
  • 余杰 :黑社会是怎样炼成的?--读孔二狗《东北往事:黑道风云二十年》
  • 李进进 :从凯斯一案谈美国的刑事审判制度
  • 瘦竹 :极权主义灾难的重演与预演
  • 程映虹 :毛泽东输出暴力革命前门赶狼后门进虎
  • 向宪诤 :党国正以一种古怪而夸张的方式加速崩溃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