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羡慕马云的“大数据”比身穿纳粹军服更可怕
关键词
马云 大数据 左派 宣传 极权 大政府 社会主义 台湾 洪雪珍 网络 
相关文章
余杰:不爱帝国爱自由的香港人--序桑普《香港人》
林忌:中英藏印条约只是历史文件
余杰:对刘晓波的冷漠是最危险的绥靖政策
曹长青:从陈光诚到刘晓波

羡慕马云的“大数据”比身穿纳粹军服更可怕

作者:余杰  
2017-06-15 06:07:37  
发表评论 [2]  推荐本文  正体


【按:从奥巴马到川普,都赞美中共的大工程,都想在美国移植一把。社会主义大政府在全世界都深入人心,怎么整?】

在台湾媒体“风传媒”上读到一篇题为《对岸在讲大数据,我们在讲滷肉饭》的热文,我不禁有话要说。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洪雪珍,文章末尾的简介中说:“专栏作家,职场理念:成功都是努力来的!目前任职yes123求职网担任资深副总经理,商业周刊专栏作家,曾任职自由时报行销经理、台北爱乐电台行销总监、联合报主编。”

在我看来,台湾目前的乱象之一,就是洪兰式的、一知半解的专栏作家太多了,这些专栏作家的学识、视野和价值立场都如此偏狭、落伍、充满威权时代的遗绪,偏偏又好为人师,常常发表误导青年一代的垃圾文字。

奇文不妨共赏析。这篇文章从中国电商巨头马云出席贵州的博览会谈起,批评台湾商界看不起蒸蒸日上、一日千里的贵州,并引用马云在贵州的演讲来佐证。马云说:“中国一直在改变,贵州早已不是昔日阿蒙,它是未来资料时代(DT)的硅谷。去年,贵州就交出漂亮的成绩,电商网购增速是中国第一,网上销售增速是中国第二。”反过来,作者批评台湾说:“台湾呢?看不到产业政策,看不到国家治理方向,只闻到昨天剩下坏掉的菜,散发出一股败坏的气味。”作者的结论是:“对岸在讲大数据,我们在讲滷肉饭……台湾不是边缘化而已,而是被整个时代给遗忘,再这样下去,可以预见的,我们在未来没有一席之地。”

这种貌似心忧天下的言论非常有迷惑力,这篇文章一夜之间便获得数万点击率。然而,做忧虑状容易,是否忧到了要害处却另当别论。

洪雪珍推崇的马云的“大数据”究竟是什么东西?作者没有搞清楚“大数据”是什么,就南辕北辙地发表一通堂皇的议论。

在共产党中国,“大数据”的首要价值并非商业价值,乃是政治价值,“大数据”是“维稳时代”政府监控人民的重要的技术手段,我在一篇评论马云的文章中曾有过一番分析: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马云应邀到中央政法委作讲座,中国官媒体可以对这次讲座保持低调,其重要性被大大低估。马云以“科技创新在未来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为题,讲了一堂“前沿科普”课,堪称史无前例。中央政法委领导现场主持讲座;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分别在主会场或分会场听取讲座;全国政法综治系统除办案、执勤、值班之外有三千六百个分会场、一百五十二万干警通过视频系统在各分会场听讲。

首先,马云大拍中共政法委的马屁:“中国有十三亿人,有多复杂!我认为,这个工作(监控人民)没有理想主义是做不出来的。强大的理想主义,对于未来的担当和各种方法,我是充满敬仰之情。”盖世太保般残民以逞的工作,确实需要宗教般的热忱来支撑。在马云及其主子看来,十三亿人民都是需要防范、监控的敌人。数据时代就是预测未来的时代,“整个数据时代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做到事前诸葛亮,就是有预防机制”。马云公开宣佈,阿里巴巴不仅仅是一个点石成金的赚钱机器,更是可以帮助党国收集民众的“大数据”的监控工具,甚至可以让当局预先识别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坏人根本走不进(天安门)广场”。

如果中央政法委和马云的这一远大目标实现了,中国就是一个现实版的《一九八四》。而民主自由的台湾若放弃自己的核心价值,臣服于“大数据”之下,不就是臣服于“老大哥”无所不在的监控之下吗?我想,即便对新兴科技一知半解的洪雪珍,也不愿让“大数据”记录自己的所有隐私吧?

马云的“大数据”当然要爲中共的“网络安全”和“网络主权”服务。换言之,马云不是普通的商人或科技先锋,他不仅是一名帮助共产党太子党赚钱、洗钱的马仔,更是一个帮助中共维护极权统治的有力帮凶。

习近平上台之后,对网络信息严加控制,下令成立规模庞大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领导小组”并亲自兼任小组长。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定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生效。为实施网络安全法,又出台《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该新规定要求,所有网路平台必须取得许可才能发布新闻信息,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上述信息的发布,未经许可一律违法。比如,突发事件现场网民用手机即拍发布,如未获许可证即违法。即便转发中国内地之外的资讯,若是对当局不利的资讯,也会受严厉惩罚。今年六四纪念日,一名广州大学生因转发香港六四烛光晚会的照片,被学校非法软禁十多小时并勒令退学。马云的“大数据”,就是收集网民的资讯交给当局,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充当告密者。

喜欢使用脸书等社交媒体的台湾年轻一代,愿意过这种在社交媒体上发几张照片、发几句言语,就会遭到情治部门迫害的生活吗?那将比台湾白色恐怖时代还要恐怖--那个时代还有党外杂志悄悄出版。

此前,曾有一群台湾职业高中的学生身穿纳粹军服拍摄毕业照,遭到媒体和民众炮轰,校方反複道歉亦难以平息众怒;如今,专栏作家发表一篇让号称“以人权立国”的台湾学习极权中国的“大数据”的文章,居然获得满堂喝彩,真是匪夷所思。如果说那些高中学生穿纳粹军服取乐是出于无知,那么这位专栏作家羡慕警察国家的“大数据”就是强不知以为知地将台湾引向邪路,后者的危害远远大于前者。

马云说贵州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硅谷,这种毛泽东时代大跃进期间“亩产万斤”式的虚假谎言,洪雪珍居然信以为真,真不知道她是过于善良,还是过于愚蠢。贵州若能成为硅谷,索马裡和叙利亚早就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贵州是中国经济最落后、政治最黑暗的省份之一,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相当一部分贵州人连基本的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今日贵州的写照。既然是专栏作家和职场导师,洪雪珍在跟随马云的魔法棒翩翩起舞之前,应当好好研究一下今日中国、今日贵州的真相。在中国不能用谷歌等蒐索网站,民众被共产党洗脑,还情有可原;生活在资讯自由的台湾,用十分钟时间就可以通过谷歌查到贵州发生的若干新闻事件,不做功课就只能怪自己太懒惰,而这种作者对读者不负责任的做法,如同鼎新贩卖劣质食品一样可恶。

今日之贵州,底层民众生不如死,统治阶层则醉生梦死。案例之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毕节市七星关区街头,五名离家出走的男孩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其年龄均在十岁左右。这五个男孩子有一个共同点: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家里无人照看。有记者来到他们家中探访,发现房子是泥土堆砌的,家贫如洗,除了一个电灯、一台电视,没有任何电器,甚至没有一床像样的被子。马云到贵州,当然下榻设施毫不逊色于“北上广”的五星级酒店,而这五个悲惨死去的孩子恐怕从未听说过能爲他们打开幸福之门的“阿里巴巴”。

看到这则恐怖的信息,北京艺术家王军愤怒地谴责说:“如果我是贵州毕节的领导,我会羞愧而死,我会自责而死,我会悲愤而死,我会找根绳把自己勒死,我会用门把自己挤死,我会撒泡尿把自己淹死!总之,这样的领导该死!”然而,毕节的共产党官员们早已练就“无耻之心”,当然不会自己“找死”。他们立即做了两件事:一是抓捕最早报道此事件的作家、公民记者李元龙。李元龙曾在《毕节日报》当过八年记者,曾因在海外发表文章,被毕节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处过两年有期徒刑。此次李元龙不顾自身危险发佈此消息,他说:“太惨了,顾不了这么多了。”果然,毕节市公安局认为其发布该消息,“破坏毕节形象”,再度将其非法软禁。

毕节地方官员做的第二件事是,将“严禁人畜入内,违者责任自负”十二个大字印在当地的所有垃圾桶上。对于“过于聪明”的官员的这一“弥补措施”,网民们冷嘲热讽:网友“胶东县令”说:“孩子不识字,畜生不识字,只有政府你识字!请政府自觉进垃圾桶吧。”网友“TV哇哇”说:“毕节:比垃圾桶更肮脏的是敷衍塞责。”网友“叶雨”说:“人畜不能进,人和畜能相提并论吗?真是现实版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在贵州发生的比有马云和郭台铭等重量级人物出席的博览会更重要的事件,是当地政府对家庭教会“活石教会”的残酷迫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月二十六日,贵阳活石教会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奇怪的是,一名教会的牧师能知晓什么“国家秘密”呢?

所谓的“国家机密”是贵阳市政府成立的一个名叫“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的机构发布的一份文件,文件上盖的公章是“贵阳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文件说:“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单位主要领导必须亲自抓,要根据全市的统一部署,认真组织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文件附有一份活石教会成员的名单,发至各单位,要求各单位对本单位活石教会成员的信息进行核查和“稳控”。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党委办公室工作的王瑶看到这份文件,拍照下来传给会友余雷,余雷再传给仰华牧师。当局终于找到了藉口,王瑶和余雷分别以“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和“非法传播国家机密”的罪名被捕。

仰华牧师被抓捕之后,在狱中遭受刑讯逼供。办案方将他关在铁椅上,踩踏他的脚,并以生命以及妻儿安全威胁。他们还对他说,“我们知道改变不了你的信仰,但是我们掌握一切,完全可以把你包装成一个贪婪的牧师,让你丧失所有声誉。”因遭受酷刑,仰华的双下肢因出现“散发性疹子”,腿部多处呈大面积溃烂,无法独立行走,后被送往武警医院住院治疗,医院曾向其妻子下达病重通知。

针对活石教案以及对仰华牧师的审判,当地学者张坦指出,所谓依法治国,是秦朝意义上的厉法治国,其目的是维护统治者的权力,而不是保护人的权利。“中国社会现在到处都是‘机密’。比如他们要强拆我的家,他们发了一个‘机密’文件说要来拆我的家,我获得这个‘机密’文件,是我犯法,而不是要强拆我家的人犯法。只有专制社会才到处都是‘机密’,只有专制社会才处处是这样的荒诞。”张坦更认为:“中国五千年历史,有善治,有劣治,最恶劣的朝代,一个是秦朝,一个是明代。如果就任何一项具体指标来说,当下的中国与这两个朝代比较,当下的中国在每一项上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华民族走到了尽头。”

这样的中国,这样的贵州,究竟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地方呢?既然如此羡慕在“大数据”领域大步迈进的贵州,既然如此崇拜夸夸其谈、富可敌国的马云,洪雪珍女士愿不愿意放弃在台湾民主自由、人权有保障的生活,到贵州或者阿里巴巴公司去过如蚂蚁般被极权政府践踏的、暗无天日的生活呢?



--原载:《民主中国》,2017-06-14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88603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ANGUANG  2017-06-17 08:08:28  

极权主义的大政府,只能搞出一些纪念碑式的建筑,对于真正的民生是无济于事的,最终的结局只能是长久的衰败或溃败,表面的繁荣和繁华掩饰着极大地痛苦和艰辛,之后就是永久的痼疾,社会机制和经济机制以及文化心态都遭到极大地破坏,几个世纪都无法挽回。


[2] 发布者:马云就是土共纳粹军师  2017-06-21 08:23:08  

“大数据”的首要价值并非商业价值,乃是政治价值

“大数据”是“维稳时代”政府监控人民的重要的技术手段,是1984的华人版。
感谢余杰好文!








最新评论
  • 2017-08-22  [lol]:lol those old bastards
  • 2017-08-20  [早立]:习毛手段之对比 首先我要说宁波公安机关绝无权
  • 2017-08-19  [早立]:叫人学习英雄实是为了自己的权力 大家都知道在
  • 2017-08-19  [ANGUANG]: 我为美国感到悲哀,感到羞耻,世界遇到这样一
  • 2017-08-13  [早立]:问题是行动 毛在夺政权重在行动 中山先生革
  • 2017-08-11  [早立]:邓本殷谭震林及邓本殷部下的遭遇, 所有投共的
  • 2017-08-07  [華人賤]: 完全赞成排華!當年共華幫艾地政變,往後在柬
  • 2017-08-06  [早立]:为中国的前途 劉晓波事件表明了习王的狠 而
  • 2017-08-05  [早立]:劉晓波之被迫死真的与国人无关吗? 劉晓彼被追
  • 2017-08-02  [早立]:60年的輪回 习又回反右了 天道总是輪回6

  • 每日旧文回放
  • 西向东 :谁来保护美国人的生存权?--评“美国外交政策与纳粹雷同”(上)
  • 布什 :布什总统2006年国情咨文节选
  • 张平 :为和平主义下葬--以色列开始战后反思
  • 袁晓明 :美国校园枪杀频发并非只是枪支问题
  • John Shen :A Tale of Two Lines
  • 陈民彬 :澳洲的选举制度--选择投票制
  • 曹长青 :确信美国世纪的媒体巨人
  • 何清涟 :中国人薪酬被联合国“增长”了吗?
  • 李兆富 :苏独公投的反思
  • 刘军宁 :保守主义与国运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