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从圣经看待同性恋议题
关键词
圣经 上帝 基督教 同性恋 耶稣 伦理道德 绝对道德 宣传 
相关文章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魏京生:什么是十月革命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从圣经看待同性恋议题

作者:以待  
2017-06-13 05:45:40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以LGBT【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和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字母缩写】为标志的同性恋权利运动正在对美国社会乃至全世界产生强烈的冲击。最近,又有人在LGBT后面加了Q (Queer, or Questioning their sexual identity),指那些对自己的性别认识不清。不确定自己是男是女的人也在这场LGBTQ运动中找到了一席之地。以犹太教-基督教信仰理念为根基的美国传统价值观正在奋力抵抗同性恋运动代表的自由主义思潮。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基督教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同性恋运动渗透和同化。许多基督教宗派、牧师、基督徒放弃正统信仰立场。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出不妥协的争辩。

同性恋的概念
对同性恋者持有的态度
同性恋者的见证
圣经中的被争议经文
关于“同性婚姻”
美国同性恋运动重大事件
同性恋运动对教会的冲击
同性恋起因的争议
同性恋的概念

同性恋可以定义为以同性为对象建立起亲密关系,或以此性倾向作为主要自我认同的行为或现象。[1] 讨论同性恋的话题涉及“同性性倾向”、“同性性行为”和“同性婚姻”。LGBT人士常用“爱”标榜同性恋伴侣的关系。但是,“爱”不等于“同性性倾向”。圣经教导我们要彼此相爱,并爱人如己。朋友之间应当有爱,夫妻之间应当有爱,父子之间应当有爱,上帝与人之间也有爱。一个男人与另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与另一个女人之间也应当有爱的感情。但是,爱一位同性不等于与他/她有同性恋的性倾向。同性恋者的性倾向总是伴有与同性发生性行为的欲望。在本文中,有性行为欲望的同性性倾向是我们讨论的范畴。
而同性性倾向只是隐藏在情感意念中,尚未付出行动。当两位同性者发生了性行为,同性性行为才成为实际。而同性婚姻则是对传统意义的婚姻家庭的挑战。下文将用专门的篇幅探讨同性婚姻。

对同性恋者持有的态度

基督教界对同性恋问题立场不一。笔者凭着在上帝面前的良心,依据上帝启示的圣经为基准,持有以下立场,并在此表明。

第一,同性性倾向是一种不正当的欲念,正如一个男人看到不是妻子的女人懂了淫念一样,这种欲念需要警惕,不要顺从这种欲念而付出行动。

第二,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按照上帝的设计,性行为应该发生在一男一女组成的婚姻里。

第三,“同性婚姻”不是上帝设计的婚姻。

第四,基督徒(包括我在内)不比同性恋者圣洁。同性恋者也不比基督徒更堕落。我们都是罪人。我虽然没有犯同性性行为的罪,但是我犯了其他很多的罪,比如偷窃,撒谎,等等。这些罪都触犯了上帝的律法,都应受到上帝的审判。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同性恋者,因为人人都是罪人,只不过犯罪的形式不同,但本质上都是罪人,在圣洁的上帝面前都没有道德优越感可言。

第五,同性恋者若要成为基督徒,则应该为了同性性行为的罪悔改,正如异性恋者应该为异性间的婚外情悔改一样。

第六,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流的血可以洗净同性恋者的罪,只要他/她真心归信基督。同性恋的罪也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

第七,圣灵有能力更新改变同性恋者的生命,给他/她能力过圣洁的生活。

第八,许多同性恋者的同性性倾向是很难克服的,需要经历很痛苦的挣扎,甚至有些同性恋者终生不能变成异性恋者。但是,同性恋的反面不是异性恋而是圣洁的生活。同性恋者若成为基督徒,不一定要变成异性恋者(若是可以成为异性恋固然很好),而是要停止同性间的性行为,过圣洁的生活。异性恋并不高尚。异性恋若是发生在婚姻之外,或是没有长久的委身,当事人同样需要悔改归正。

第九,教会和基督徒应当陪伴和帮助有同性恋倾向的基督徒度过与同性倾向争战的日子。教会应该提供接纳,爱心和辅导,帮助同性恋倾向的信徒过圣洁的生活。

同性恋者的见证

有许多同性恋者信靠基督,生命得到改变。Rosaria Champagne Butterfield从曾经事一位女同性恋者,在Syracuse University任教,并从事同性恋理论研究。她长期与女伴同居。1999年,Rosaria 归信基督,停止了同性恋生活。现在Rosaria 是一位牧师的太太,养育了四名子女,并在家里做家庭主妇,还在校园里发展学生事工。从Rosaria 的个人网站上可以了解更多见证(http://rosariabutterfield.com)。

Matt Moore 曾经过同性恋生活并且常常酗酒。2010年Matt悔改信主。他见证说:“现在我明白了神放在我里面的东西,那种渴望,是为了神的,那是给耶稣基督的……我想对同性恋者呼召说:到耶稣这里来,他会让你变得正直。”

袁幼轩是一位华裔。他曾是同性恋者,并且吸毒贩毒。他在监狱服刑期间归信基督。出狱后,袁幼轩攻读神学院,现在Moody Bible College(穆迪圣经学院) 执教。至今,袁幼轩仍然没有结婚。但他说:同性恋的反面不是异性恋,而是圣洁的生活。(大意如此)

还有很多人的见证证明了上帝拯救人的大能也可以改变同性恋者的身心灵。基督救赎的工作可以带给归信他的同性恋者真正的喜乐和幸福。

圣经中的被争议经文

创世记 19:4-9

4 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 5 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 6 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 7 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 8 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 9 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

创世记 19:5中的 “任我们所为”,英文可译为:“that we may know (וְנֵדְעָ֖ה) them”。这里的希伯来文单词וְנֵדְעָ֖ה,可译为“know”、“知道”、“认识”或“同房”、“发生性关系”。这个词在旧约圣经里被使用955次,其中12次是指“性关系”,其他地方意指普通人际关系上的认识。

错解:有学者称,创世记 19:5中的 “任我们所为”不是指性关系,而是普通人际关系上的认识。他们说,所多玛的罪并非同性恋问题,而是因为其中的居民对三位使者“不友好”[2, 3]。

正解:上述观点显然是错误的。וְנֵדְעָ֖ה一词有不同的含义,在创世记19:5取哪一种意思取决于上下文。创世记19:8中“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 I have two daughters who have not known (יָדְעוּ֙) man. 显然,此词的意思不是普通人际关系意义上的“认识”。创世记19:7说, “你们不要作这恶事”--“do not so wickedly.” 如果所多玛人只是想要认识三个使者,那么这是善意的需求,不是恶事。可是。这里明说,他们要行恶事。所以他们不是想要认识三位使者,而是要想要与三位使者发生性关系。另外,新约圣经犹大书7 明确说明了所多玛的罪不是礼仪上不友好的罪,而是逆行的情欲:同性恋的罪。(犹大书7又如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 说明了所多玛被毁灭的原因时因为情欲的犯罪。)

利未记中的律法

利未记18: 22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
利未记20:13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错解:Blair认为,利未记18:22和20:13只是禁止在异教中的同性关系,即宗教领域的同性行为,并不是对道德领域同性恋的禁止[4]。

正解:利未记18:22和20:13的上下文都不是在讲宗教问题,而是具体的道德问题。 Blair的解释明显不合理。罗马书7:12说,律法是圣洁的,公义的,良善的。利未记中关于禁止同性恋的律法反应了上帝的道德准则。宗教礼仪性的律法条例,比如献祭(希伯来书11章),在新约时代不适用在基督徒身上。但是旧约律法中体现的道德伦理的要求是普遍使用的原则。同性恋的罪在新约圣经中被重申,禁止同性恋的律法对新约时代的基督徒仍然适用。利未记18:22和20:13表明了神的律法禁止同性性行为。

耶稣有没有反对明确同性恋?

错解:Troy Perry说耶稣的教导中并没有明确反对同性恋,因此我们找不到耶稣反对同性恋的证据[5]。

正解:主耶稣明确教导了婚姻的原则。马可福音10: 4-9这样写道:
4 他们说,摩西许人写了休书便可以休妻。 5 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写这条例给你们。 6 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 7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8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9 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主耶稣申明了神设立的婚姻制度是一男一女组成的,因此排除了同性婚姻的合理性。

即使四福音书里主耶稣的教导中没有明确定义同性恋的罪,但是其他圣经书卷定义了同性恋的罪。其他圣经书卷和四福音书一样有权威性。四福音书是为了让我们认识主耶稣,不需要把所有的罪行包括同性恋的罪行一一列举出来。若是把所有人可能犯的罪都一一罗列,恐怕百科全书也容纳不下。主耶稣只需要把上帝的心意教导出来,违背上帝心意的就都是罪了。而且,四福音书也不需要记载主耶稣在世上讲过的所有的话。

关于“太监/被阉的”

马太福音19: 10 门徒对耶稣说:“人和妻子既是这样,倒不如不娶”。 11 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惟独赐给谁,谁才能领受。 12 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以赛亚书56:3 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不要说,耶和华必定将我从他民中分别出来。太监也不要说,我是枯树。 4 因为耶和华如此说,那些谨守我的安息日,拣选我所喜悦的事,持守我约的太监。 5 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记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

错解:Thomas Horner 认为,马太福音19:11-12中的eunuch (阉人)和以赛亚书56:3中的eunuch (太监)都包括同性恋者。马太福音19:11-12说明,有人生来就是同性恋,这是耶稣认同的。以赛亚书56:3-5说明同性恋者也可以得到神的祝福[6]。

正解:Eunuch一词对应的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是指:宫廷侍者、阉割的男人、太监 、没有生育能力的男性、独身主义者,没有同性恋者的含义 [7, 8, 9] 。 马太福音19:11-12和以赛亚书56:3-5都与同性恋无关。

马太福音8:5-10

马太福音8: 5 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求他说, 6 主阿,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 7 耶稣说,我去医治他。 8 百夫长回答说,主阿,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 9 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 10 耶稣听见就希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路加福音第7章有平行的记载)

错解:Thomas Horner 称,马太福音8:6 中 “仆人”(παῖς)经常被用来指男同性恋伴侣。这个“仆人”是百夫长的同性伴侣。耶稣医治了这个“仆人(同性伴侣)”,表明耶稣支持这个百夫长和他的同性恋伴侣之间同性恋关系[6]。

正解:希腊文单词παῖς是指:未到青春期的小孩子,可指男孩子,也可指女孩子,或仆人、奴仆[7, 10, 11]。 除了在马太福音第8章和路加福音第7章,παῖς一词还在其他经文中出现,其中的意思包括:(1)仆人,是对弥赛亚的预言(马太福音12:18);(2)仆人,一般的家仆(约翰福音4:51);(3)男孩子(路加福音2:43);(4)女孩子(路加福音8:54)。显然圣经中 “παῖς”一词丝毫没有同性恋伴侣的意思。马太福音第8章中,百夫长仆人得医治的事迹是表明信心的榜样,与同性恋毫无关系。Thomas Horner的解释实在是亵渎神的话语。

罗马书1:25-27

25 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 26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 27 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错解:Boswell 、 Scanzoni 和Mollenkott 称,保罗在这里所指的是本来是异性恋,但是放弃异性恋去追求同性恋的人。而生来就是同性恋的人不是这里所指的对象。 [3, 12] 。Perry 则说,这几节经文只适用于敬拜偶像的同性恋者,不适用于敬拜神的同性恋者 [5] 。

正解:罗马书1:27节清楚说明,男人与女人的结合是“顺性”的—符合神设计的自然的本性。这里的经文根本就没有提到或暗示天生有同性恋倾向的人。假如果真有天生就是同性恋的人,那么他们的同性恋倾向违背神所创造的本性。Boswell、 Scanzoni 和 Mollenkott 把同性恋的先天理论(尚无定论的假说)强加在对圣经的解读上,这违背了解经的原则。保罗列举悖逆神的人的罪行,同性恋行为是其中之一,所以不存在放纵同性恋情欲而又敬拜神的人。

如果宏观地纵览罗马书第一章更大的论述背景,不难发现在罗马书1:21-32节中,有三组因果关系。(1)21节表达了有原因,24节表达了结果。因为人故意不认识神而去拜偶像,所以,神就任凭他们随性情欲行污秽的事。这里的情欲污秽不限于同性恋行为,也包括异性之间的淫乱。(2)25节表达原因,26-27节表达结果。因为人故意不敬拜真神而拜偶像,所以,神任凭他们放纵同性性行为的罪。(3)28节上半节表示原因,28节下半节-31节表达结果。既然/因为人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行各种不义之事。三组因果关系的句子形成强烈的语势,都是表达了人故意不认识真神而拜偶像导致的各种后果。而且这三组因果关系的句子中分别各有一个“任凭”(24节,26节和28节),表明了18节所提到的上帝的忿怒。由此可见,同性恋的罪是人故意不认识神导致的一种后果。如果,人认罪悔改敬拜独一真神,这种后果应该被制止或消除,因此也就不存在Perry所说的敬拜真神的同性恋者。当然,一个同性恋者可能在回归真神之后仍然有同性性倾向,并为此挣扎。但是,圣灵赐人悔改的,不可能出现即敬拜真神有心安理得自由自在地与同性发生性关系的“基督徒”。罗马书1:25-27清楚说明同性恋违背神创造的本意,放纵同性恋行为是悖逆神的表现。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

关于“亲男色的”一词

哥林多前书6:9-10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 ,亲男色的(ἀρσενοκοῖται) , 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
提摩太前书1:9-10 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诚和犯罪的,不圣洁和恋世俗的,弑父母和杀人的, 10 行淫和亲男色的(ἀρσενοκοίταις),抢人口和说谎话的,并起假誓的,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

错解:Boswell 成这两节经文中的 “亲男色的(ἀρσενοκοίταις)”一词是指与从事商业卖淫行为的男妓发生性行为,而彼此忠诚相爱的同性伴侣间的性行为不包括在内 [3] 。
正解:保罗使用了一个合成式的希伯来词ἀρσενοκοῖται = “ἀρσενο” (male) + “κοῖται”(bed or couch),这个词由“男人” 与 “床” 两个词组成,意指同性间的性行为。从单词的构成来看,并无商业卖淫的意思。尽管在第一世纪的罗马时代存在男妓,就这两处经文的上下文来看,并没有将同性性行为局限于同性间的嫖妓行为。哥林多前书6:9-10和提摩太前书1:9-10清楚教导一些道德上的罪恶与圣洁的神国无分。若是这里的“亲男色”仅指嫖男妓的性交易,那么此词前面的“行淫”是否也仅指嫖娼的性交易呢?纵观新旧约圣经,非交易性质的婚外性行为也是触犯上帝律法的“行淫”的范畴,因此也与神的国无分。同样地,亲男色也不局限于嫖男妓的性交易,而是包括各种同性性行为。

关于大卫与约拿单

撒母耳记上18:1-2 大卫对扫罗说完了话、约拿单的心、与大卫的心、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 那日扫罗留住大卫、不容他再回父家。 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就与他结盟。
撒母耳记下 1:26 我兄约拿单哪、我为你悲伤.我甚喜悦你、你向我发的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错解:两处经文对大卫与约拿单之间的感情的描绘颇令人联想到男女之爱,因此Tom M. Horner 在1978出版了《Jonathan Loved David: Homosexuality in Biblical Times》一书,用同性恋的视角解读大卫与约拿单的关系 [6]。

正解:Tom Horner在此问题上明显误解了圣经,亵渎了大卫与约拿单。第一,纵观新旧约圣经,同性恋的罪是招惹上帝愤怒的,大卫犯了谋杀也与异性奸淫的罪(撒母耳记下 11),导致了严重的后果。如果大卫与约拿单有同性恋的关系,那么也必然为此承受上帝的管教。但是,上帝借着先知谴责了大卫奸淫和谋杀的罪(撒母耳记下 12),却从来没有说过大卫犯了同性恋的罪。第二,“爱”一词在希伯来文中如同在中文或英文中一样,可以指多种多样的爱,包括男女之爱,朋友之爱,父子之爱,神对人的爱,等等。并没有一个专门的希伯来此指同性恋的爱。无法从用词上判断大卫和约拿单之间的爱是同性恋者的爱的感情。第三,大卫和约拿单之间当然可以有彼此相爱的关系。上帝命令他的子民“彼此相爱”、“爱人如己”,当然同性之间应该有爱。爱是神圣的情感,也应该应用在同性之间。但这并不等于同性恋者所想象的感情。第四,大卫和约拿单之间的爱可以胜过异性之间的爱,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是同性恋关系。同性之间圣洁的彼此相爱胜过世俗的异性之间的爱情。异性之间的爱常常掺杂着在肉体上占有享受对方的性欲望。而圣洁的同性之间的友谊之爱不掺杂肉欲,在纯洁度上胜过了异性之爱。所以,大卫说:我兄约拿单啊,我甚喜悦你,你向我发的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这样的爱的确奇妙,是被情欲蒙蔽了双眼的人无法理解的。第五,大卫和约拿单之间的爱展示了在神国度里弟兄相爱的榜样。这种弟兄之爱有如下特征:(1)舍己,为对方牺牲 (撒上18:4);(2)对彼此忠心信守承诺 (撒上19:1-3);(3)敞开心扉,彼此分享,灵里有好的交通。(撒上 20)。盼望弟兄之间,姊妹之间都能有这种美好的爱。

总结

纵观新旧约圣经,上帝的启示对同性恋的立场是一致的。创世记2:21-24表明了在上帝的创造中,婚姻与性关系应存在于异性之间。创世记19章中,所多玛的例证表明了上帝对同性恋行为的愤怒。利未记18:22和 20:13定规了上帝禁止同性性行为的律法。马可福音10:5-9节,主耶稣重申了上帝对婚姻的心意,排除了同性婚姻的合理性。罗马书1:1:26-27明确将同性间的性行为定义为遭受上帝愤怒的罪。哥林多前书6:9-10 和提摩太前书1:9-10申明同性性行为与神国无分,且是违背上帝律法的。可见,圣经对同性恋的立场不随着时代和文化的变迁而改变。上帝圣洁的道德伦理的原则是始终如一的。同性恋不是一个文化问题,而是一个人性问题。同性恋文化不是今日新兴的潮流,而是人类社会不死的暗流再次涌动。

关于“同性婚姻”

创世记2章21-25节描述了上帝对婚姻的设计。婚姻是由一男一女组成,在婚姻里,夫妻发生性关系是正常的。在新约圣经里(如,马可福音10:6-8),主耶稣重申了上帝起初对婚姻的心意,婚姻是一男一女组成的,并且应有一生一世的委身。

创世记2: 21 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 22 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23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24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25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马可福音10: 6 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 7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8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9 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依据上帝对婚姻的定义,同性之间不能组成婚姻,也不应该发生性行为。虽然在某些国家或地区,同性婚姻合法,但是并不符合圣经。虽然同性婚姻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但并不得到上帝的认可。

LGBT运动者常将同性婚姻与异族通婚相提并论。他们说,许多年前,在美国白人与黑人通婚是不被法律和文化允许的。但是,时代发展到今天,白人与黑人可以通婚了,这表明了时代的进步。法律和文化需要与时俱进。今天同性婚姻不被允许,就如同当年白人与黑人不被允许通婚一样。随着时代的发展,同性婚姻需要被允许,法律和文化需要为同性婚姻开绿灯,这是时代进步的趋势。如果仍然阻挡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与正常化,就是阻挡文化的进步。

这种说法的错误在于它建立在没有绝对的道德伦理标准的前提之下。如果没有一些道德伦理的标准是亘古不变的,那么人类的文化可以肆无忌惮地变异,今天人们可以争取同性婚姻,将来可以争取人与动物组成的“婚姻”,甚至争取父亲与女儿性关系的正常化。如果没有绝对不变的道德伦理的标准,人类会堕落到比野兽还要低级的地步。

作为基督徒,我相信上帝制定的道德伦理标准是不随着时间、文化、民族而改变的,它是适用与全人类的任何时代。婚姻是上帝定义的,是由一男一女组成,这是不可改变的真理,也是社会结构的基石。黑人与白人通婚的问题不可与同性婚姻同日而语。圣经并没有禁止白人与黑人通婚。相反,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种族之间的隔阂应该被消除。上帝创造并拯救的子民在基督里实现了平等与和睦(哥林多前书12:13;加拉太书3:28)。而且,黑人与白人通婚并没有改变上帝设计的一男一女组成婚姻的定义。白人与黑人可以通婚,这是符合圣经的。但同性婚姻是不符合圣经的。我们有圣经作为检验是非的标准。

美国同性恋运动重大事件

在1920年代之前,LGBT群体在美国社会中基本保持沉默。1920-1970年代,LGBT群体开始发声呼吁宽容。1970-1985年代,LGBT群体开始争取同性恋的正常化。1985年至今,LGBT群体开始争取法律政策对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的利益保障。

1924年,人权协会( The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 )作为美国第一个同性恋权利机构在芝加哥成立,并发表美国第一部支持同性恋的出版物《Friendship and Freedom》。但是,由于政治压力,人权协会成立后不久即关闭。

1950年,同性恋权利运动之父Harry Hay在洛杉矶成立了第一个全国性的男同性恋机构“莫塔逊协会(Mattachine Society)”,旨在消除歧视,促进同性恋者进入主流社会,并推广同性恋伦理观。

1955年,第一个女同性恋权利机构“比利提斯之女(Daughters of Bilitis)”成立于旧金山。

1966年,在旧金山发生了一起餐馆暴动。几名变性人扰乱了餐馆秩序,管理人员报警,警察在维持秩序过程中,一名闹事者把咖啡泼在警察脸上,随即,暴乱扩散到大街上,警察与公共财物遭到破坏。

1969年,纽约州的Greenwich Village发生了一起暴乱。某日凌晨,警察突袭一家同性恋酒吧,同性恋者与警察发生冲突,暴动持续了三天。

1970年,时至1969年的同性恋暴动一周年之际,数千名LGBT人士在纽约参加美国第一次同性恋者“荣誉”大游行。

1979年,大约七万五千人在华盛顿市参加了声援男女同性恋者权利的全美同性恋者大游行。
1980年,美国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宣布他们不再歧视同性恋者。日后,美国民主党成为LBGT团体为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争取权利的政治平台。

2015年6月26号,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在全美国合法。

2016年5月13日,奥巴马政府指令美国所有公立学校准许“跨性别”学生自由选择卫生间和更衣室等与性别相关的公共施舍,否则,学校将遭到起诉或失去联邦资助。

LGBT权利运动在美国迅速蔓延,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人数也迅速增加。美国社会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认可程度也在与日俱增。根据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所做的调查,在1993年,只有22%的美国人社交圈子里有同性恋者。截至2013年,65%的美国人与同性恋者有社会交往。美国社会同性恋人数在迅速增加。这是我们所选择的美国的现状。

LGBT权利运动在美国的迅速蔓延得益于四个主要因素。第一,民主党作为政治推手为LGBT权利运动打开政治绿灯。第二,许多著名高校为LGBT权利运动输出意识形态上的支援。第三,许多大公司为LGBT团体提供大量经济资助。第四,自由派媒体为LGBT的正常化营造舆论氛围。

同性恋运动对教会的冲击

正统的基督信仰认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因此,LGBT人权活动人士自然把基督教会视为天敌。欲争取LGBT人士的权益,他们必然要打消基督教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在历史上,基督教文化层对美国社会有着深远的影响。而同性恋文化处于边缘和非主流。因此,LGBT人士作为弱势群体有着强烈的斗争意识。而基督徒在美国历史上并未受过逼迫患难,并且无意中有一种处于主流文化层的优势感,因此,美国的基督教会长久以来缺少警醒的争战意识,在安逸的环境里并未足够警觉世俗势力对基督信仰的冲击。基督徒在美国社会如同煮在温水里的青蛙一样,逐渐在灵性上死亡。

自1960年代,许多教会开始被世俗文化影响而放弃圣经的权威。特别在有关于同性恋的议题上,许多教会和基督徒领袖已经回避、淡化,甚至窜改圣经真理。

Troy Perry 于 1968年在洛杉矶成立了第一个公开支持同性恋的宗派:Universal Fellowship of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 (UFMCC)。截至2013年,该宗派至少在37个国家有至少222个聚会点。

1999年,Mel White 和 Gary Nixon成立了SoulForce机构,旨在通过终止基督教对同性恋文化的否定而为同性恋人士争取权益。

Exodus International(国际出埃及协会)成立于1976年,是一个跨宗派的反同性恋组织,致力于帮助愿意脱离同性恋困扰的人。但是,2013年6月份,该组织宣布解散,出于某种原因,该组织主席向LGBT人士道歉。

越来越多的基督教宗派修改章程,认同同性婚姻,接受继续同性生活的同性恋者作为圣职人员。

同性恋起因的争议

关于同性恋的起因有不同的理论。先天理论认为,同性恋是与生俱来的,由基因或者其他生理因素造成。1991年,Simon LeVay 在Science期刊发表论文 《A difference in hypothalamic structure between heterosexual and homosexual men》 ,Michael Bailey 和Richard Pillard 在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发表论文《A Genetic Study of Male Sexual》分别论证同性恋倾向是由神经或基因等先天生理因素决定的。然而,这两篇论文却受到许多学术上的质疑。许多文献指出了LeVay的INAH3研究有许多致命的漏洞[13-18]。也有一些文章指出了Bailey 和 Pillard 的Twin’s Study也有许多瑕疵[19-21]。

后天理论认为,同性恋是由后天因素中某些原因干扰了正常的性取向的发展而造成。Vivienne Cass于1979年发表于Journal of Sex Research的文章提出了 The Cass Identity Model论证此观点。

交互理论认为,同性恋是先天遗传和后天因素共同造成的。

鬼附理论认为,同性恋是因为污鬼邪灵附身,需要用赶鬼的方式得以根除。

虽然先天理论越来越受推崇,但是从学术角度,支持先天理论的论文并非无懈可击。许多人推广先天理论的动机是将同性恋合理化。倘若同性恋倾向是先天性的,那么,同性恋就并非是人自己的选择,因此人则无需为同性性行为负责。依据这种逻辑,先天理论就可以给同性恋者推脱罪责提供理论基础。然而,从客观的学术层面分析,同性恋的起因尚无定论。

根据圣经,人类生活在罪的影响之下,从神起初创造的完美境界中失落。不管同性恋是因为先天的缺陷,还是后天的影响,同性恋与上帝创造之初的心意相悖。无论何因,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同性恋的起因是什么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上帝已经为同性恋者预备了救赎之道,使同性恋者可以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得以享受以神为乐的圣洁生活。


参考文献
[1]同性恋,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中华民国教育部
[2] Derrick Sherwin Bailey (1955). Homosexuality and the Western Christian Tradition;
[3] John Boswell (1980). Christianity, Social Tolerance and Homosexuality;
[4] Ralph Blair (1963). An Evangelical Look at Homosexuality;
[5]Troy Perry (1990). Don't Be Afraid Anymore: The Story of Reverend Troy D. Perry and the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
[6] Thomas Horner (1978). Jonathan Loved David: Homosexuality in Biblical Times;
[7] Swanson, J. (1997). Dictionary of Biblical Languages with Semantic Domains: Greek (New Testament). Oak Harbor: Logos Research Systems, Inc
[8] Lust, J., Eynikel, E., & Hauspie, K. (2003).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Septuagint : Revised Edition. Deutsche Bibelgesellschaft: Stuttgart.
[9] NA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with Hebrew-Aramaic and Greek Dictionaries by The Lockman Foundation
[10] Newman, B. M., Jr. (1993). A Concise Greek-English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Stuttgart, Germany: Deutsche Bibelgesellschaft; United Bible Societies.
[11] Strong, J. (2009). A Concise Dictionary of the Words in the Greek Testament and The Hebrew Bible. Bellingham, WA: Logos Bible Software.
[12] Letha Dawson Scanzoni and Virginia Ramey Mollenkott (1978). Is the Homosexual My Neighbor? Another Christian View;
[13] John Ankerberg: The Myth That Homosexuality Is Due to Biological or Genetic Causes (Chattanooga, TN: Ankerberg The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 1993);
[14] Gelman, D. Is This Child Gay? Born or Bred: The Origins of Homosexuality. Newsweek September 9, 1991;
[15] W. Byne and B. Parsons, ‘‘Human Sexual Orientation: The Biological Theories Reappraised,’’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50 (1993), 228–239;
[16] ‘‘Gay Genes Revisited,’’ Scientific American, November 1995, 26.;
[17] Fausto-Sterling, “Are Gay Men born that Way?”Time, 9 September 1991, p. 61;
[18] Robert Knigh,“Sexual Disorientation: Faulty Research in the Homosexual Debate”, Family, 1992, p.4.
[19] David Gelman, “Born or Bred” Newsweek, 1992, p. 46;
[20] Michael King and Elizabeth McDonald, “Homosexuals Who Are Twins”The Brith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92, vol. 106, p. 409;
[21] Larry Stammer “Rethinking the Origins of Sin”, Los Angeles Times, 1993, sec. A p. 31.



--原载:《慕荣以待》,2017-06-09
http://www.beholdglory.com/2017/06/blog-post_9.html#more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排版  2017-06-14 18:58:42  

转载后排版显得混乱,读起来不方便。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进入原文网页阅读,段落更清楚。








最新评论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每日旧文回放
  • 廖建明 :中台“联婚”机会渺茫
  • 刘宗正 :被异化的猫
  • 林贤治 :阿伦特:沉思与反抗
  • Nicholas D. Kristof :假惺惺的吝啬鬼
  • 盛雪 :宽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动宗教自由
  • 何清涟 :谁绑架了中国经济?
  • 谢田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 曹长青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 易邦 :制度的绝症导致大陆政治恶性循环
  • 彭小明 :褒贬评说周有光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