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赤柬兴衰系列(2)
关键词
红色高棉 共产主义 共产党 历史 柬埔寨 亚洲 苏联 西哈努克 英萨利 波尔布特 
相关文章
王律文:两项数据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许行:香港政府制造英雄--评香港三位学生领袖被判囚事件
宋永毅:广西文革中解放军谋杀诱杀平民
曹长青:破除四个迷思,炸毁中共堡垒

赤柬兴衰系列(2)

作者:宋征  
2017-03-29 05:54:25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中共对柬埔寨的渗透

50年代中期,一伙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回到金边:1956年初,英萨利结束了巴黎留学,携妻子英提丽特和妻姐乔彭娜莉回到金边。秀蒲拉西、侯荣、宋成、胡宁、乔森潘等人也先后回到金边。由于他们在巴黎的“马克思主义小组”隶属法共的支部,这些人的组织关系回到柬埔寨后都自动转为柬共成员,归属杜萨木领导的城市部分。他们被称为“留法帮”,其灵魂人物是英萨利。留法帮的政治倾向是反君主专制和在柬埔寨实现共产主义。

留法帮与柬共“本土帮”有着不同。“本土帮”是由越共扶植的,其利益依附于越共的利益。留法帮与越共没有渊源关系,其利益在于他们能否在柬埔寨政治领域里有所分羹。此时,由于柬共“冬眠”,“本土帮”许多党员退出了政治,而留法帮积极活动,发展地下组织和宣传共产主义。

英萨利很快联络上已经回国的沙洛沙。出于至今仍无法了解的原因,英萨利撮合妻姐乔彭娜莉嫁给了沙洛沙。这一年(1956)乔彭娜莉37岁,沙洛沙31岁。从此沙洛沙和英萨利成为连襟兄弟。乔氏姐妹作为姻亲纽带,把沙洛沙和英萨利捆系在一起。沙洛沙积极活动,把一些年轻学生拉入柬共,其中包括温威(Vorn Vet)和谢杰(Siet Chhe),这两人后来都成了沙洛沙的重要亲信。杜萨木似乎颇赏识沙洛沙,招纳沙洛沙来到金边的柬共城市部分。沙洛沙的身份是一个中学的法语教员。

30多年之后,那中学的前教员在采访镜头前回忆道:“那时候他名叫沙洛沙。他待人温和,彬彬有礼,对学生耐心,人缘不错。”英萨利也在采访镜头前回忆:“(沙洛沙)他白天教书,安静专心,到了晚上就变成另一个人,走街串巷到下层社会寻找贫苦人家,宣传共产主义。那时我们都这样做。”这十几个活跃的“留法帮”,在仅有百余人的柬共城市部分,可谓是一股新兴力量。“留法帮”的见多识广、年轻激进和朝气勃勃,也令“本土帮”老党员们刮目相看。

在1957年,北越的战争政策导致了河内需要利用柬埔寨,于是记起了留在柬埔寨本土的柬共。柯袍读我档案说:“在日内瓦会议后,我放弃斗争回了乡村。1957年,党的总书记暹亨联络了我,指示我重返斗争。在那时,柬共党与越南共产党有着联系。”但此时柬埔寨的社会状态是,共产主义事业在柬埔寨没有希望,因为几乎柬埔寨人都支持西哈努克的君主统治,而不是共产主义。

然而,出现了意外问题。柬共内部发生了“谜雾笼罩”的事情。柯袍读我档案说:在1959年暹亨与杜萨木发生了争执,原因是两人争夺党内领导地位。争执的后果是严重的:暹亨退党,并解散了党的农村部分。这使柬共在农村的组织几乎全部瓦解。

1960年8月15日,西哈努克的员警查封了全国所有的左派报纸,逮捕了18位报社主编,包括被员警揪到大街上拍照裸体的乔森潘。西哈努克谩骂左派是“叛国者”。这惹起柬共成员的普遍恼怒,也促使“留法帮”的激进主张在党内日益得到关注。

杜萨木继续运作柬共在金边的活动,越共指定杜萨木为柬共总书记。1960年9月21日在金边火车站的一个废弃车厢里,以杜萨木为首的21个柬共分子秘密开会,自称“柬共第二次代表会议”。“留法帮”出席者有沙洛沙、英萨利。

该党现在只剩下大约百名愿意继续从事共产主义活动的人,是东南亚的最弱小的共产党组织。其中以“留法帮”为主的青年人约占四分之一。这就使党不得不给予重视。在“留法帮”的推举和杜萨木的支持下,沙洛沙进入柬共中央委员会。但杜萨木并未对沙洛沙作出充分的估计。该党的政治路线是:利用西哈努克的假冒“中立”来为北越的战争政策服务。但西哈努克仍然不知道在金边还有一个共产党组织。因此侯荣、胡宁、乔森潘被西哈努克当作“温和左派”点缀。乔森潘尽管不久前被西哈努克的员警侮辱和逮捕,但那并未阻止他欣然接受西哈努克的拉拢。

1962年7月20日,金边发生了一件几乎无人注意到的事,但它却是柬埔寨未来的死结之一:一个工人在傍晚的回家途中不可思议地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是柬共总书记杜萨木。

现在已知杜萨木是遇害了,这是东南亚共产党领导人第一次的神秘遇害事件。迄今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杜萨木失踪的原因和过程。西哈努克至今坚称毫不知情,说当时他的政府并不知道柬共的存在,更不知道一个普通工人就是柬共总书记。若政府知悉杜萨木的身份,应该彻底破获柬共组织、而不会偷偷摸摸地仅仅暗杀一个杜萨木。确实,在杜萨木遇害的前后,柬共没有任何成员受到当局的调查。而另一种可能也是存在的,有些历史学家怀疑是内部作案:正在扩张势力的沙洛沙及其同伙秘密消灭了杜萨木。但这些怀疑也因缺乏证据而悬疑。今日柬埔寨官方的记载只说“1962年7月20日杜萨木神秘消失。”

杜萨木的离奇失踪在柬共内部引起了惊恐。从1962年7月到1963年2月,党员都躲藏了,但没有谁被捕或失踪,危险似乎并不存在。在这7个月里,党组织没有任何活动,形同瘫痪。直到1963年2月20日,部分柬共成员在一个隐秘地点碰面。柬共老党员占万(Chan Ven)说“当时这个秘密聚会的参加者不超过20人。”后来,沙洛沙、英萨利把这次聚会称作“柬共第三次代表大会”。在聚会中,索平提议沙洛沙代理总书记,沙洛沙表示愿意。这是英萨利的布局。由于严重的挫折和恐怖感,总书记的位子现在成了柬共成员互相推诿的“烫手山芋”,大家便顺水推舟,乐于让沙洛沙担当总书记

沙洛沙的出头,并不是北越的安排。档案“柬共与越共的关系”说:“越南人平静地长时间观察柬共的变化,并不介入它,他们不知道……由沙洛沙领导了柬共的事实,以及英萨利的正在出现。”于是柬共的领导权落到连襟兄弟沙洛沙、英萨利的手中,而沙洛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英萨利的政治谋略。英萨利对沙洛沙的真实评估是:“他(沙洛沙)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在他的眼里只有权力,没有政治。”自从沙洛沙当上总书记后不久,柬共的斗争方向就由“联合西哈努克以支援北越”,隐蔽地变成“颠覆西哈努克政权”。这表明:沙洛沙英萨利悄悄地与越南共产党拉开了政治距离。

1963年,西哈努克发动了一个“反左”运动。他宣称在柬埔寨发现了一些左翼势力正在阴谋推翻政府。他命令员警部门予以肃清。“反左”运动惊吓了沙洛沙。他的反应是躲避。1963年5月,沙洛沙、英萨利、尼沙兰、高米斯、索平、周杰特等人组成的“党中央”离开金边,转移到柬埔寨东部的森林里,目的是寻求越共势力的庇护。

“党中央”在靠近柬越边界的磅占省东端的克柔科玛县(Kroch Chhmar)安家,代号“办公室100”。这儿的森林茂密,有越共庇护所和兵站,很是安全。此时越南战争紧锣密鼓,基地忙碌,人员日夜往来,难免冷淡了“党中央”。

1963-1965年期间,“党中央”隐藏在丛林里,没有任何活动。其间沙洛沙染上了森林疟疾,他的学生谢杰一直在服侍他。一年后沙洛沙的疟疾病才告痊愈。周杰特妻子音南(Im Nan)为沙洛沙煮饭烧菜。而乔彭娜莉显现出一种可怕的疾病倾向:精神抑郁症(Depression)。这是从她的祖先遗传来的疾病。她无端地焦虑悲伤,不能为党做工作。抑郁症患者常常有自杀倾向。

1964年8月发生了“东京湾事件”(Tonkin Gulf,亦称北部湾事件),挑起了北越与美国的军事冲突,导致整个印度支那局势的骤然紧张。西哈努克的反应是,一方面匆忙去北京做了一个秘密交易,“获得了可观的援助和政治支持的保证”,另一方面他加紧打击国内的一切反政府或者批评政府的活动,以防止越南态势的突变引起柬埔寨的动荡。

金边的员警部门察觉到有些人在进行共产主义的地下活动。西哈努克命令调查,几个月后他得到了证据。1965年初,西哈努克在一座水坝的剪彩仪式上,首次宣布在柬埔寨确实有共产主义组织的存在,他讥讽地称它是“红胭脂高棉”(Rouge Khmer,红高棉),意思是土产的红粉色并不正统。他决定肃清共产党。留在金边的农谢、宋成感到了危险,便逃往东部丛林的“办公室100”。农谢出逃的过程不详。宋成是带着妻子云雅特,搭乘一辆从中国来的长途运货车逃往东部。这辆中国货车是由在金边大学学习柬文的中国进修者们联络的。

那是一群以“文化交流”名义的带有特殊定向任务的中国进修者。在1964年的中国,“阶级斗争”氛围浓厚,尤其在青年人之中,“革命理想”狂热得无以复加。那些中国进修者都是中共挑选的激进青年。这些中国进修者在金边大学里散布“革命”思潮,影响了一个22岁的高棉人。

他名叫康克由(Kang Khek Ieu),1942年出生于磅通省斯滕区(Steung in Kampong Thom province)的一个贫穷农夫家庭,有着华裔血统。他是7口家庭里唯一男孩。他身材中等,纤弱,温和。他在小学就以天资聪慧引人称奇,但他的家庭无力支付他的中学费用。他在全国数学比赛中获得第二名,当地的一个企业家慷慨赞助了一笔钱,使他能够进入著名的金边西索瓦高中。他的母亲金赫(Kim Siev)回忆道:“他永远都沉浸在书本里。”1961年他毕业后回到故乡,成为磅通省一个中学的数学教员。日后,他的同事评价道:“他讲课的精确程度是人所共知的,好象把大脑里的课本抄到黑板上。”

这样一位可能成为数学家或者优秀教师的青年,1964年被委派到金边大学教育学院进修,在那里他接触了正在学习柬文的中国进修者们,从此他的人生方向被改变。他在教育学院的同学奈本安(Nek Bun An)指出:“康克由之所以被共产主义吸引,是受了一群学习柬文的中国进修生的影响。”

另一件需要提到的事情,就在沙洛沙刚刚逃离金边,还远未“巨钟一样轰响”时,他未来的对手已悄然出现:1964年,一个13岁的怯生生的瘦男孩,从他的家乡磅占省来到金边,在寺庙里做杂工以求初步的文字教育,因为他的家庭无钱供他上学校。这男孩于1951年4月4日出生在一个贫困农家,他的名字是洪森(Hun Sen)。

原本,中共并不知道柬共的存在。1963年中共通过秘密管道了解到在柬埔寨还有一个规模很小、听命于河内的柬埔寨本土共产党组织。

从西哈努克的角度看,他讨厌越共在柬埔寨的活动,但他惹不起狡悍的越共,也期望着那份尚未拿到手的“中国援助”。关键点是他判断北越会在“越南战争”中最终获胜。于是,西哈努克展开“反美”表演,于1964年9月18日驱逐了美国大使。1965年5月3日西哈努克宣布柬埔寨与美国断绝邦交。美国国家安全助理回应道:“我们并不感到吃惊。柬埔寨的决定已经离题。事实是,柬埔寨为越共游击队提供了许多掩蔽所。”同年11月25日柬埔寨国防部长朗诺来到北京,秘密签署了一个协议,这就是起始于柬埔寨磅逊港的“西哈努克小路”交易,也是一份“使柬埔寨国家在法律上彻底丧失中立地位的档”。在北京,周恩来向范文同抱怨道:“当时你们(北越)在柬埔寨有军事基地,我们不知道,可朗诺知道,要求我们为通过柬埔寨(磅逊港)运输的物资付道路费,我们只好给。”1968年11月17日毛泽东与范文同等人在北京谈话,也涉及这个道路费,他们都对西哈努克抱以轻蔑:

阮文灵:中国除了给我们武器外,还给我们大米和食品。因此我们的战士更强壮。

毛泽东:大概你们能得到更多的东西。我们还要感谢西哈努克(提供运输线)。

范文同:我们很了解这个西哈努克。

毛泽东:他就是为了要些买路钱嘛。我们花费些买路钱,值得,值得。

范文同:我们计算过,买路钱比美国援助(柬埔寨)的数字还大。

阮文灵:在过去,美国每年援助柬埔寨2,000万美元,现在中国每年的买路钱超过这个数字。西哈努克帮助我们,他是名利双收的。

本来,几个大国在越战漩涡中展开角斗,情势险恶,而柬埔寨一旦偏离了中立地位,国家命运就不由自主了。对此,国际上的研究者们指出:“西哈努克的虚伪是令人很难为情的。”

范文同,华裔,1906年出生在越南广义省(Quang Ngai),30年代被法国殖民当局囚禁在昆仑岛监狱多年。与越共的许多领导人一样,范文同也因坐牢而在越共内部奠定了资格和地位。北越当时依赖范文同的外交技巧来推进它的建国事业,使他在越共领导层中迅速攀升。在越南战争的全程,他是北越政府总理,全力推进越战,对日后红高棉的兴起他也至关重要。

1965年3月北越召柬共领导人赴河内“学习”。当年6月沙洛沙和几个同伙沿着“胡志明小道”跋涉去了河内,直到下一年3月才返回柬埔寨。研究者说:“在1965年沙洛沙被召到北越。他沿着胡志明小道北上,花2个月到达河内,在那里他被分派了柬埔寨的民族主义任务。”

现有资料说,在河内期间沙洛沙等人与胡志明见面、与黎笋谈话多次。谈话内容大致是“越南共产党领导人黎笋告诉他(沙洛沙),柬埔寨的革命时机,只有在推迟(柬埔寨的)武装斗争、辅助越共打败美国,那时才会成熟。”这是因为北越担忧:易变的西哈努克如果受到共产党的颠覆压力而无法忍受时,可能会象泰国那样,转向美国,如此则北越对南越的“越南战争”就将面临被挫败的前景。

在河内,沙洛沙等人与柬共的创始者山玉明也有多次会面。此期间,在印尼爆发了“印尼政变”事件和随之而来的血腥“清共”运动,各国共产党为之色变,柬共“党中央”也受到极大惊骇。直到1978年农谢在讲述柬共历史时,还反复4次提到“敌人对印尼共党的毁灭”,“我们从印尼共党的血泊中学会了秘密操作”,“自从1965过去了十三年而印尼共党还没能重建”等等,表现出持续的恐惧。



--原载:《开放》,2017-03-28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3151#.WNuBxaIlHcc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华人  2017-04-05 22:31:43  

很真实客观。








最新评论
  • 2017-09-17  [大浪]: 上帝真的很眷顾以色列人,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
  • 2017-09-16  [早立]:用内人党方法或用正语法來化解网路连坐法 用手
  • 2017-09-15  [大浪淘沙]:剩下的是金子 随波逐流的无神论,只是自欺欺人
  • 2017-09-14  [不喜欢信教]: 真是好消息。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过去几年
  • 2017-09-12  [早立]:告诉大家人民是如何对付毛运动的 关於516分
  • 2017-09-10  [早立]:中共大哥与朝共小弟 沃恩比尔被朝共赛死 而
  • 2017-09-09  [早立]:减少人民税負首先从十九 大开始 共產党员現在
  • 2017-09-06  [早立]:是一个真理 只要揭穿才能使门徒作鳥散狀
  • 2017-09-05  [早立]:能放軍是不可战胜的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如
  • 2017-08-29  [卞理]: 别生气,如果国人有一半能到达你的认知中国现

  • 每日旧文回放
  • 苏晓康 :万冢千茔是百姓(上)
  • 刘宗正 :无数载满各种病毒的船
  • 施永青 :社会主义能救美国吗?
  • 鲁克 :Kerry:“我原本不想邀请他做总统副手参加竞选的”?
  • 袁晓明 :美国小企业有多种的融资渠道
  • 猪头翔 :就废了吧
  • 林忌 :十八大与香港
  • 颜敏如 :没有尾巴的动物
  • 江上小堂 :“五四新文化”的实质:瓦解宗法家族,建立国家主义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