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台湾作家龙应台的误区和硬伤
关键词
台湾 龙应台 左派 川普 美国 宣传 
相关文章
魏京生:什么是十月革命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梁京:十月革命的遗产及其挑战
彭小明:十月“革命”的百年感慨

台湾作家龙应台的误区和硬伤

作者:三妹  
2017-01-09 00:29:39  
发表评论 [2]  推荐本文  正体


我很早就读龙应台的文章,她以女性特有的犀利文笔口无遮拦地批评70年代台湾糟糕的环境卫生和社会道德,赢得巨大名声,我个人也从她的文风中受益匪浅。但是,我的思想愈趋成熟就对龙应台愈加失望。几十年过来,似乎她仍停留在70年代批评人们在台湾海边乱扔垃圾和台湾百姓暴戾无礼的水平上,而她评论时政的文章却常带硬伤。难怪有朋友告诉我,龙应台在政治上很糊涂,她不大理解权力的问题,也不大懂得一个独立知识分子应该独立于权力,只是一味给马英九总统站台。

龙应台的两篇文章使我对朋友的话有了同感。文章《给我一个政治家》发表于2008年台湾大选之际,马英九后来胜出。此文题目和内容均给人强烈感觉:政治家总统比公民社会的作用更大。此文表明,龙应台把公民社会的功能和希望全部放在了政治家身上。她似乎并不知道,政治家的权力大了,公民的权利就小了。她显然摆错了权力和权利的关系,这个误区导致龙应台此篇文章产生数处硬伤。

硬伤一,文中说:“所以,台湾需要什么样的总统?一个清晰的衡量标准应该是,谁可以给我们六岁的孩子最好的环境长大,谁就是最好的总统。” “总统是什么?他就是我们将这所有机构托付的人,我们同时将自己六岁孩子的未来也托给了他。”如果像龙应台这样,把全部机构和孩子的成长都托付给总统,总统的权力就会大无边,公民社会的自组功能就会消失殆尽。而孩子的成长是依靠公民社会的社会环境的,不是依靠总统的。

硬伤二,文中说:“六岁的孩子正要脱离父母的怀抱,进入小学,开始他社会化的过程。国家,透过政府的运作,正要开始塑造他的人格、培养他的眼光、训练他的智能、决定他的未来。我们把孩子交给学校,也同时把他交给了这个国家里头所有的机构:教育部决定了他将如何学习、学习什么;文化部将影响他的人生品味;国防部会决定他离战争有多近多远;……”人格、眼光、智能、人生品味这些原本是靠公民社会本身完成的社会化过程,被龙应台全部绑在了政府身上,把孩子的教育全部托付给政府各机构,由权力全方位指导,公民社会教育孩子的重要功能则被龙应台所信奉的权力挤没了。

常识告诉我们,我们孩子的人格智能的培养不取决于教育部,我们孩子的人生品味的建立也不取决于文化部,而取决于健全的公民社会和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看看中国就知道,腐败透顶的中共极权制度和道德全面沦丧的中国民间社会,使孩子的人格、眼光、智能、人生品味均出现严重问题。

硬伤三,龙应台期待的无所不包的政府在民主社会找不到,只能在极权国家找到。大陆人对此都深有体会,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和培养都是由权力和党说了算,大学毕业生的工作由教育部统一分配,党要我们“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地冷酷无情”,我们就会“仇恨入心要发芽”。如果权力无处不在地与民间社会混为一体,连结婚生子也管,连微信网络也查,民间便无任何自由可言。

硬伤四,此文又说:“我希望将来的总统有那个胸襟说:真的没有蓝跟绿了,让我们为受伤的手涂上舒缓的药膏,让我们弥补隙缝,让我们从此谨守公平的原则,以无限的包容尊重彼此。”龙应台的这个希望脱离了常识。常识告诉我们,两党制的民主制度的争吵非常必要。如果政府没有两党的争吵和制衡,老百姓就遭殃。龙应台在2006年发表的文章《今天这一课:品格》中也对总统寄予了过大过多希望,而忽视了民间社会和民主制度的功能。

我们应该相信民主制度,而不相信总统和政府。一切问题都来自于政府,而健全的民主制度可以限制总统和政府的权力和腐败。龙应台大概这方面思考不够,所以在前天又发表一篇文章《野蛮有没有限度》(又名:谁都不知道川普会变成什么,2017年1月4日发表),此文一下子跳到了另一个极端,牵强附会、耸人听闻地担忧川普会成为发动世界大战的希特勒。这篇文章是我要分析的第二篇文章。

常识又告诉我们,川普变成什么也不会变成发动世界大战的独裁暴君希特勒。为什么?因为,一,美国民主制度中总统的权力没有龙应台想象和希望得那么大;二,希特勒崛起的制度背景和社会环境与当今美国的截然不同;三,伟大的美国建国先贤们制定出的这套严密制衡权力的民主制度堵住了总统成为希特勒或独裁者的路子。奥巴马这么糟糕的总统,执政八年,也只不过是制定些错误政策法案,搞乱医保,搞乱中东局势,搞得美国工作严重流失,他也没有成为独裁者,搞世界大战。

让我们看看美国总统的权限,就会知道龙应台和美国左倾教授们的担忧脱离了常识。

美国总统只是三大分支之一的行政分支的一个“分支长”。而其它两个分支,司法分支的最高法院和立法分支的国会则更像政府中的主人和婆婆,它们制衡着总统的权力。

不要说总统本人受到国会的限制,就是总统任命的行政分支的候选领导人也必须依法送交国会审查批准。在国会批准之前,有专门机构对由总统提名的每一位候选人进行严格审查,以防总统以权谋私。如果出现较大的不同意见,国会则要举行听证会,由产生不同意见的双方提供证人到会作证。同时,被审查的提名人也出席作证,回答各种询问,甚至回答令人难堪的询问。听证会向全国电视直播,全国人民都参与进来。除了不会引发法律诉讼外,听证会的严肃和一丝不苟的程度与法庭没有两样。

有先例为证:国会发现克林顿任命的司法部长女候选人双重违法而否决其部长资格。她违法雇佣非法移民,没有依法缴纳雇主应为雇员缴纳的税款。这个候选司法部长只是为省钱雇了一个墨西哥小保姆,这在普通家庭不算什么,却不能逃过国会严格审查的法眼。

紧接着,克林顿又提出第二个司法部长候选人,也是个女的。她还没等国会深入调查,就知道逃不过去而承认自己也雇过非法移民的墨西哥小保姆。由此可见国会制衡功能的强有力,不要说司法部长,就是卷入“水门事件”的尼克松总统,涉及性丑闻加说谎的克林顿总统也都不在话下。

除了国会审查以外,如果是议案,还有一关要经过最高法院的“司法复审”。有时一个法案参众两院好不容易通过了,总统也签字了,而最高法院宣布“此法案违法”而就作废了。

咱们只以司法部长一职为例,因为司法部是行政分支机构下面一个极为重要的部门,它管理社会治安,代表政府的执行部门向各种刑事犯罪行为提出调查要求,在法院核准之后着手调查。同理,总统出现不法行为时,司法部也出头调查总统。所以,司法部长这样一个重要职务,总统当然想要安排一个得心应手的亲信人选。但由于国会的严格审查和质疑,总统在这个重要职位上安插亲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总统很难找到一个既能通过国会审查而符合司法部长技术要求的又是亲信的人。

这三大分支互相制衡,任何一个分支都不可能掌握绝对权力。而在美国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各方面中,分权和制衡远不止于这三权分立的三大分支权力,还有对权力具巨大制衡力的第四权力——人民的自由言论权,即媒体对权力的监督和制衡。另外,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各州的权力很大,也起到对中央权力的制衡作用。

总统虽然对国会有否决权,但不是绝对的,否则总统权力就过大了。总统否决国会的议案后,国会还有机会以三分之二的赞成票通过议案。由此可见,从多方面多层次受到制衡和限权的美国总统不可能变成希特勒,龙应台和美国左倾教授们的这个担忧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如果我们要担忧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否会受到危害,我们也要从常识的角度来担忧。那么,什么“会使美国的民主崩溃”?答案无疑是,民间社会中的左倾思潮的极度泛滥和蔓延,是幼稚左倾的脑残教授们对年轻一代的误导,是媒体铺天盖地的左倾宣传,是有过严重历史教训的左倾错误思潮仍在危害着美国民主制度。纵观惨重历史教训,左倾错误思潮才是我们要担忧的。

昨晚,我的在洛杉矶教中文的女友来电话跟我聊天,说她班上的一个高中女孩非常左倾,非说白人都是种族主义者,富人都是坏蛋,政府就是要实行高税收把富人的钱都收走。我的女友问她,把富人的钱都收走,使这个国家只有穷人没有富人,对国家和穷人又有什么好处呢?女孩回答不上来,但仍坚持她的观点。我和女友都感到,这类左倾激进的年轻人数量很多,关键是他们的教授如何引导他们。遗憾的是,美国的大学充斥着同等脑残的左派教授,他们不是以常识引导学生的政治思想,而是以美妙的错误高调忽悠孩子。照此以往,历史还会重演,美国还会回到六七十年代,整个美国校园充斥着激进暴力的左倾年轻人,校园暴力呈失控态势,谁不同意左倾思潮,谁就被打得头破血流。照此以往,美国民间社会和民主制度还会陷于危险境地。我不禁想起五年前,朋友邀我去她家做客,她刚刚买了一个百万豪宅。席间,她不无赞赏地拉着她的上初中的儿子对我说:“他们的老师说了,共产主义是个好东西,只是那些国家没有搞好。”我马上对着这个孩子说:“你的老师说错了。”孩子听到我的话有些吃惊,我说:“共产主义的核心价值是否定私有制,它违反人性。你愿意你家大房子被政府拿走吗?”他马上摇头说:“No,No。”我又说:“可为了美妙高尚的大同社会和公有制度,政府会强迫你交出私有财产,你当然会反抗,政府也不会让步,于是就出现政府迫害甚至屠杀。正是由于共产主义的这个核心价值,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搞好共产主义。如果人类刻意要争取不可能达到的高大美好的共产主义,就必定会走向谎言和暴力。为什么左倾的人总是倾向暴力?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追求的大同思想最高尚最真理。”其实这些都是简单的道理,可那些心怀左倾大同思潮、知识丰富的美国教授们,能够讲给孩子们听吗?从龙应台文中所描述的美国教授们离谱的担忧,使我再次看到,知识多少与正确的价值判断无关。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当有人预见人工智能最终抢走人的工作和饭碗时,我更关心当前美国工作外流的问题。当川普口气强硬地指责中国对美国进口的商品征收重税,而美国却没有向中国征税,誓言要对中国采取果断措施时,我觉得川普更务实靠谱。

只有从天空回到地上,脚踏实地地依据常识去思考,才能正确地判断和解决问题,才能正确地引导我们的孩子,才能使美国保持一流国家的伟大。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ANGUANG  2017-01-09 14:44:39  

身在共产党的统治下的人民经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中共的压迫、迫害、镇压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只要稍有良知、说点真话都会遭到打击迫害,而且中共的迫害现在达到了烹调大师的水平,各种高科技都会应用上。而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享受着自由生活的美国人竟然可以公开的说共产主义是好的,尽然把这种思想灌输给小孩子,真是太可怕!太让人意想不到!太无耻了!美国帮助苏联,把许多的国家推到共产主义的统治之下,让他们遭受了人间最大的痛苦,几亿人悲惨死去,而美国对此却毫无反省,真是太无耻了!








最新评论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2017-10-26  [结构]: 三个理由准确,到位
  • 2017-10-23  [早立]:遗责共产党爆行 在中国這一共产党爆力统治的人
  • 2017-10-23  [亭亭]: 我爱加拿大!我爱魁北克! 面纱见鬼去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每日旧文回放
  • 薛兆丰 :谁来执行反垄断法
  • 吴达 :美国应担心中国的崛起
  • 张三一言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 崇义 :向布殊总统致敬!
  • 三妹 :中国是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吗?--评辛子陵最近的误导之言
  • 余杰 :黑社会是怎样炼成的?--读孔二狗《东北往事:黑道风云二十年》
  • 李进进 :从凯斯一案谈美国的刑事审判制度
  • 瘦竹 :极权主义灾难的重演与预演
  • 程映虹 :毛泽东输出暴力革命前门赶狼后门进虎
  • 向宪诤 :党国正以一种古怪而夸张的方式加速崩溃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