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中国故事:香港政治八卦书与中央专案组
关键词
香港 共产党 专制 出版 李波 林荣基 境外绑架 红色恐怖 铜锣湾书店 中央专案组 文革 
相关文章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2)
余杰: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1)
长平:乌镇红镇,皆是君恩

中国故事:香港政治八卦书与中央专案组

作者:何清涟  
2016-06-21 05:33:25  
发表评论 [2]  推荐本文  正体


这标题看起来实在荒唐,但香港铜锣湾书商失踪案将这两个词组合成了一个当代中国故事。当事人林荣基返港后召开记者招待会,提到办案机构“中央专案组”,不仅引起轩然大波,还唤醒不少经历过文革的大陆人的黑色记忆。

中央专案组:香港书商失踪案的关键词

失踪八个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数天前回港,于6月16日召开记者会发布惊人消息。指出他被中方人员强行带走,关押在宁波,还指出拘留他的人不是国安、公安、派出所或军方,而是隶属“中央专案组”。

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因为“中央专案组”一词非同小可,一是关系到此案的性质。可以说,铜锣湾书店失踪案发生以来,各种报道猜测不断,但办案者究竟是何方神圣,外界无从得知,今天终于由当事人林荣基说出,办案者向他透露是“中央专案组”,外界总算对此案的级别有了认识;二是关系到中国未来政治动向,中央专案组的复出,外界多认为这标识中国政治有向文革回归之势。

目前,中央专案组到底在没在该案中出现已经成了罗生门,让中央专案组成为罗生门的并非中国政府,而是同案人李波。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李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已经否认了林荣基的说法。”

那么,李波否定了什么?《苹果日报》6月17日在《受压反口? 李波fb:冇同林荣基讲过非自愿被带返内地》里面援引李波在facebook上的一段话:

“本来不想再说,但林荣基说的一些话,不得不澄清一下:1. 我从来没有使用过铜锣湾书店的电脑,更没有打印过任何顾客名单,当然不可能把什么名单交给公安。2. 我在和林荣基谈话时,根本没有提到过我怎样返回内地的事,更没有跟他说过‘非自愿被带返内地’或类似的话。3. 这段期间,我配合调查的是宁波公安机关,没听说过‘中央专案组’这回事。”

李波的澄清是否可信?根据李波失踪后再现身的一系列说法,包括“我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偷渡回内地的,所以没有用到‘回乡证’”,“我是自愿返回内地配合调查的,是我个人行为,我从来没有‘被绑架’或者‘被失踪’,“我自愿放弃居英权”等等,外界判定他在压力之下做此否定声明完全有道理。更何况,就算他没听到过办案人员说过类似的话,也不能证明办案人员没对林荣基说过。毕竟,李波此前从未说过每次提审林荣基时他都在场。

中央专案组:中国人的文革记忆

中央专案组是什么神秘组织?经历过文革的人大都知道这个机构的存在。我的家乡邵阳市在毛泽东“备战备荒为人民”时期被列为“三线城市”,曾从北京上海迁来不少大型国营工厂,因此认识某位北京青年,因交换书籍时有往来。立刻有人通过居委会警告说,这位青年的父亲是个由中央专案组办案的叛徒,你出身不好,再与这种人打交道,算是黑到底了。据这位青年说,同厂与他父亲类似情况的有好几位,彼此不知道案情。他父亲是受一位军中上司连累,具体什么事情,他们做子女的并不清楚。

1978年之后中国进入所谓“拨乱反正”时期,其中重要任务是为老干部集中平反,《人民日报》上发表不少为他们倒苦水的文章,最有名的是陶铸女儿陶斯亮及东海舰队司令陶勇儿子陶小勇的回忆文章,里面都提到专案组。但至今为止,这个无处不在的专案组,维基百科中文简体版宣布已将这一词条移除,繁体版有介绍,最后更新时期是6月17日,估计是林荣基公开提到“中央专案组”后更新的。介绍非常简略:“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中央专案组由总理周恩来牵头,针对的对象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十大元帅的彭德怀和贺龙等,各专案组直接向党主席毛泽东和副主席林彪负责。文革结束两年后在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上决定废除该组织。目前的“中央专案组”是指由中共中央指派的专门工作组,成员来自不同的相关部门和机构,负责执行党中央的指示。”

我记得《炎黄春秋》曾发表过涉及中央专案组的文章,上网搜索找到几篇。

一篇是《中央专案组人员文革后的遭遇》(《炎黄春秋》2014年第9期),作者胡治安回忆了1982年公安部清洗专案组人员的原因与经过。文中透露了一些重要情况:1982年4月,邓小平批示“过去搞过专案的原则上调出公安部”。彭真对此的理解是:“看了小平的指示后,反复考虑了专案人员的问题”,“在林、江等指挥下,诬陷迫害刘少奇等大批老干部的专案人员,都集中在公安部,‘原封不动’没有处理,‘有些人处在重要岗位上’,自然要引起干部群众的疑问和担心”。该文说,“文革中的“中央专案组”组长是周恩来,下面分三个专案办公室:“一办”由汪东兴负责,办案人员是从有关单位抽调的局、处、科级和部队的各级军官;“二办”由黄永胜负责,办案人员多是由部队抽调的师、团、营、连级军官,也有极少数地方干部;“三办”由谢富治负责,办案人员多数是公安部机关的干部,军队干部约占三分之一左右,均是组长一级的骨干”。由于相关档案没有解密,作者说,“十年文革中,有多少人参加过中央专案工作,无从得知”。

这篇文章承认一点:“1949年以来,多少‘大案’、‘要案’集中在公安部办理。三办的专案中有的就是以往专案的延续。以往的‘专案’,也有很多冤假错案。如‘潘杨案(潘汉年、杨凡)’、‘胡风案’、‘二陈案(广州市公安局原局长陈泊、副局长陈坤)’等等。虽与文革中的专案不可同日而语,但无疑两者内存着血脉相通的因子。”

另一篇《我在“文革”专案组的日子》(《炎黄春秋》2012年第4期)也证实了中央专案组专门制造冤假错案这一事实。作者徐兆准在文中详细回忆了他在专案组的工作情况,据他在文中记述,“自1968年至1972年期间,据我所知,专案组审查事项大体有如下三类:一是翻老账查历史问题;二是清理解放后至‘文革’前现实言论或文章;三是查文革中的‘5-16’反革命集团案’。在清理阶级队伍的含义之下,真可谓把文学所从历史到现实都翻了个底朝天,直到“文革”结束之后,这才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子虚乌有的瞎折腾。”他对自己中央专案组工作的评价是:“那时的所谓专案工作,或者借炒冷饭抓历史问题,或者借现行言论制造新的冤假错案。”

还有一篇陈虹写的《我参加饶漱石专案组的遭遇》(《炎黄春秋》2015年10月)。这三篇文章中记有许多细节,虽然没提到过用刑,但从刘少奇死前的悲惨状态,可以推测出折磨被审查对象的方法有很多种。

中国故事与美国故事

用中央专案组方式办案这一传统始终存在,比如刚落幕不久的周永康、薄熙来等政治大案,都由中央专案组办理。林荣基等香港书商均是一介平民,出了几本关于中国No.1的政治八卦书,竟然劳北京大驾成立中央专案组,难怪外界猜测这与北京高层内斗有关,认为是北京想顺藤摸瓜,找出谁是这类书籍的背后策划人。

事到如今,这个案子也该收科了。北京兴师动众折腾了大半年,唯一的成果是让海外作者们承认了一点,这是他们看到中共剥夺人民言论自由权利而创作出来恶心中共领导人的“文学创作”。但从政治后果来说,香港书商失踪事件成了国际知名的人权大事件,引起香港人对北京政权的极度反感,算得上政治败笔。

将这个中国故事与一个此刻正在发生的美国故事相比,让人对民主与专制有非常直观的认识。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大选中,备受攻击的性丑闻来自“一本捕风捉影的书”《克林顿夫妇对女性的战争》,书中的素材大半取自戴维-布罗克(David Brock)以前所做的报道,这位布罗克现在却成了希拉里竞选班子的操盘手。中国人听了这事一定会觉得荒谬,但这是《希拉里与川普口水战后的操盘手》(《纽约时报》2016年5月24日)中言之凿凿讲述的美国故事,不知北京方面听了这个故事后作何感想?



--原载:《VOA》,2016-06-18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heqinglian-china-hongkong-bookstore-20160617/3381731.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早立  2017-06-20 13:53:03  

中央專案组一無所不能的东厂 西厂

铜罗湾事件不可能是宁波市的公安局可能办的 一是层级太低去香港与泰国抓人不够资格 二是今上的性格多爱用親信估計是今上的親弟弟最为可能加上远平提特务出身 做這些事是小事 因为对付的仅仅是幾個小书商 不是美俄特工 另外我举二个例 在长春光机所有个女干部 在文革中批斗說她是叛徒 后来她交待 他与江青是关在一起的 为什么江青是旗手我却是叛徒 此案上报中央後二天后她被自殺了 还有一例北京无线电厂文革中新调来一個人叫陸兆康 据說原是国防科委一个单位的 因自称是江青的儿子 受了批斗后来去調查 干部科说我们今天其你的面把你交待的材料烧毁 以后你也不要我提這事 但要调地方去工作 說明他父親在关押他能考上大学 亦能在大学毕业后进科研所 說自己是江青儿子批斗后又平安 说明私生活江青也不追究 而长光的马上被自殺 二件事均为真还有文革中北京傅红都女王這部书 上面沒有追究 說明今上处理手法还是红卫兵水平 而书店之事一年后又出郭文贵暴王岐山 是巧合还是天意值得深思


[2] 发布者:早立  2017-06-20 14:21:17  

二個人的中国梦

去年6月16日揭开今上的中国夢是夢雪 今年6月16日郭文贵揭开了 王大人的中国夢爱錢和爱资本主义 這是巧合还是天意 为什么总是教育人民要爱党国 而自己却不呢 人民該清醒了








最新评论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每日旧文回放
  • 九喻 :当历史成为传奇、传奇成为神话
  • 刘军宁 :开放的传统:从保守主义的视角看(中)
  • 鲁克 :ACLJ对ACLU的抗争
  • Bruce Walker :长刀之夜75年后
  • 苏晓康 :从德国经验看文革
  • 曹长青 :当今中国有“暴力革命”吗?
  • 龚小夏 :市长大人
  • 李淑娴 :我的丈夫方励之--在方励之教授葬礼上的追悼词
  • Billy :钓鱼岛问题之明辨
  • 桑普 :卖了台湾苹果之后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