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关键词
文革 毛泽东 共产党 文化大革命 共产主义 历史 中共暴政 专制 政治运动 人祸 专制文化 社会主义 中国社会 
相关文章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2)
余杰: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1)
长平:乌镇红镇,皆是君恩

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作者:朱振和  
2016-05-26 05:06:17  
发表评论 [3]  推荐本文  正体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一般把《五.一六通知》作为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标志。时间过得真快,文化大革命已经50周年了。

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统治时期在中国发生的最重大的政治运动,可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这场惊天动地的政治运动是只知其名(名为文化大革命),不知其实(不知道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只能听到中共官方对文化大革命歪曲的阐述,只能看到官方提供的极其有限的历史资料,他们由此而形成的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当然是错误的。由于中共禁止谈论文化大革命,封锁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资料,少数不满足于官方提供的资料的中国人和研究文化大革命历史的学者,想要搞清楚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是困难重重。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现代史中极其重大的历史事件,怎能任凭中共当局恶意意歪曲?必须让中国人民知道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尤其是现在有不少人喜欢用文化大革命来比喻当今的政治事件。例如,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有人说这是“复辟文革”。今年2月19日,习近平到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巡访,并在当天下午召开中共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提出党和政府的媒体必须姓党。同日,任志强发微博,批评“媒体姓党”的说法。随后在媒体上出现了大量批判任志强的文章,对任志强的批判进行不到十天就戛然而止。有人称其为“十日文革”。现在还有人说,新的文革已经开始了。

我们在看到“复辟文革”、“十日文革”、“新文革”这些说法的时候,必然联想到“文革究竟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对“文革”没有确切的定义,对“文革”的性质和本质没有公认的共识,那么说“复辟文革”、“十日文革”、“新文革”这样的话,就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更加必须搞清楚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中共官方对文化大革命的阐述歪曲了历史事实,当然是必须摒弃的。在中共官方设定的框框下研究文革历史的学者所写的文章、书,其中真实的史料可以用作参考,其中的观点必须全部摒弃。不被中共控制的海外学者和对文革历史感兴趣的人,也写了很多文章和书,对文化大革命作了各种各样的阐述。我们在此只给出三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说法,对这三种说法展开讨论。

(一)皮埃尔 . 李克曼认为文化大革命是“由毛泽东领导的一场中共内部丑陋而暴力的政治斗争”。

(二)刘国凯的“三个水平直径重合的圆”文革分期论。(1)小圆是从1966年11月到1968年8月。小圆时期是“两年民众乘机造反。群众对共产党干部多年的积怨得以爆发。”刘国凯曾采纳“人民文革”的说法,把这一时期的文革称为“人民文革”。(2)中圆是从1966年6月到1971年9月13日。中圆时期是“五年官方镇压清算民众”。(3)大圆是从1966年5月16日到1976年10月。大圆时期是“十年党内权力斗争”(这与李克曼的“中共内部政治斗争”的说法相似)。

(三)戴开元认为“文革的本质是毛泽东利用学生和民众,对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从中央到地方的一大批他所认为的党内“走资派”,进行的一场大清洗,其主要目的是防止自己生前像赫鲁晓夫那样被赶下台,或死后像斯大林那样遭到清算。”

第一种说法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一场中共内部丑陋而暴力的政治斗争”。但是文革之初开始、后来延续了很长时间的揪斗“黑五类”,抄家,破四旧,捣毁寺庙、古迹,等运动并不是中共内部的政治斗争;后来进行的“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5.16.”等运动,挨整的是造反派和普通民众,也不是中共内部的政治斗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五七干校、工农兵学员上大学,管大学、知识分子接受再教育,等运动更不是中共内部的政治斗争。所以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一场中共内部丑陋而暴力的政治斗争”不正确,至少是片面的。

第三种说法说,文革的本质是对毛泽东所认为的党内“走资派”进行的一场大清洗,其内涵比“政治斗争”更狭窄,基于同样的理由,对文革这样定性当然也是错误的。在文化大革命中挨整的、受迫害的、乃至死亡的,绝大多数是黑五类、资本家、文化文艺界人士、知识分子、“保皇派”、“造反派”及普通民众,所谓的“走资派”只占不到百分之五。以不到百分之五来定性全部当然是错误的。

“毛泽东利用学生和民众”,这种说法很不恰当,应该说是毛泽东蛊惑民众。

毛泽东清洗党内“走资派”,“其主要目的是防止自己生前像赫鲁晓夫那样被赶下台”,这种说法不成立。毛泽东知道自己是绝对权威,在自己生前绝对不会被赶下台。毛泽东认为刘少奇是“中国的赫鲁晓夫”,要防止刘少奇在自己死后,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自己。这倒是真的。

刘国凯把文化大革命分为不同的时期。我认为,若想要把文化大革命阐述清楚,必须把文化大革命分期,只不过刘国凯的文革分期论太粗糙,而且有错误。整个文化大革命应该分为十多个时期,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深入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就把这项工作留给别人去完成吧。

刘国凯称小圆时期是“两年民众乘机造反。群众对共产党干部多年的积怨得以爆发”的“人民文革”。这个说法不对,这个时期文化大革命的主线是“造反派”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造各级“走资派”的反。虽然有“民众造共产党干部的反。发泄对共产党干部多年的积怨”这样的事情,但那只是伴随着主线发生的附带现象,不能把附带现象当作本质。

刘国凯称中圆时期是“五年官方镇压清算民众”。事实上,1966年5月16日到1966年7月底、1966年8月初到1966年11月、1966年11月到1968年8月是文化大革命的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发生的事情都不能称作“官方镇压清算民众”。

所以,这三种说法都不完美。那么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一个很大、很难回答的问题。下面谈一谈我对文化大革命的几点认识。

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凭他一个人的荒谬臆想、妄想而鼓动起来的。毛泽东能够把全国人民都鼓动起来参加文化大革命,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中共在以前大搞个人崇拜,把毛泽东捧上了“神位”,毛泽东成了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神”。全国人民对毛主席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对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毛泽东被尊为能够一呼百应、一呼亿应的“神”,才能发动全国人民搞文化大革命。中国出了毛泽东这样一个凶神恶煞、撒旦恶魔,才会发生文化大革命。

现在有很多中国人担心文革再现,政治局势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觉得又要搞文化大革命了,大祸即将临头了。我毫不担心文革会再来,因为毛泽东死后,中国绝对不会再出现毛泽东这样的“神”了,文革自然就绝不会再现了。即便有人想效法毛泽东,那也只是一个不自量力的歹徒在做“白日梦”,自取灭亡罢了,文革是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因为他想要清洗一批以“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为首的、他所认为的党内“走资派”。毛在以前清洗过高岗、彭德怀,这一次用类似的办法清洗刘少奇等人,应该是办得到的。毛为什么要把全国人民都蛊惑起来,搞一场全国规模的文化大革命呢?因为他认为刘少奇这一帮党内“走资派”人很多,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走资派”,组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他还认为,这一次清洗了党内“走资派”,以后还会滋生出新的“走资派”,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来一次。所以他要让全国人民都参加炮打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文化大革命,民众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经了风雨,见了世面,以后中央再出修正主义,民众就会起来造反。

毛还有一个狂妄的臆想,那就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经过斗私批修,用毛的思想、理论对人进行再教育,就能造就一代毛式的“新人”。从毛泽东关于教育革命、关于五七干校、关于再教育、关于全国学解放军等一系列讲话中,可以看出他有这种臆想、妄想。造就了一代毛式“新人”以后,可以把崇拜毛、忠于毛的精神代代相传下去,以后任何时候中央一出修正主义,毛式“新人”就会起来造反,把他们打倒,毛氏红色江山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了。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一是为了所谓的“防修反修”,清洗以刘少奇为首的党内“走资派”;二是为了造就一代共产主义的新人。

刘少奇当时是国家主席、党中央的第二把手,怎样向全国人民揭示他是“走资派”呢?毛耍了一个类似于反右斗争“引蛇出洞”的阳谋,给刘少奇设了一个圈套。《五.一六通知》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通过的,毛让刘少奇在北京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本人躲在杭州遥控,《五.一六通知》的每字每句都是毛亲自审定的。《五.一六通知》发布以后,毛仍然留在杭州,不回北京,让刘少奇主持党中央的工作,部署开展文化大革命,意在让刘少奇“表演”。

刘少奇完全不知道毛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以为文化大革命就是规模更大的反右运动(据说,刘少奇到杭州向毛汇报文化大革命的工作时,曾说要抓两千万个右派,此情况是否属实尚有待考证),他就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所以在文革初期有两个多月是刘少奇在领导运动,我们姑且把这个时期称作“刘少奇文革”。

“刘少奇文革”的纲领是1966年6月1日发表的《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其内容是:横扫“黑五类”(加上资本家),批封资修(尤其是对文艺界、文化界),破四旧,派工作组,搞新反右运动。当毛认为刘少奇已经“表演”够了,就在7月底回北京,指责刘少奇搞资产阶级专政,下令撤消工作组,并在8月5日在中南海贴出题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的大字报,亲自发出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号召。

在刘国凯的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在毛泽东发现刘少奇把他发动的矛头向上的旨在高层清洗的政治运动变为矛头向下的反右运动后,遂于1966年7月底下令撤消工作组。”这样的叙述是不对的,把事情的本质搞错了。

绝大多数人都忽略了“刘少奇文革”这样一个时期的存在,把这一时期发生的事情与以后在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事混为一谈。我们举家喻户晓的“卞仲耘之死”这一事件为例来说明之。

卞仲耘(女)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简称北师大女附中)的党总支书记、副校长(注:当时没有校长)。1966年6月3日由共青团中央派出的工作组进入北师大女附中,取代原校领导,开始掌管学校。工作组组织了对卞仲耘写大字报、批斗,6月23日工作组主持召开对卞仲耘的“揭发批判大会”。7月30日工作组撤离。工作组虽然撤离了,但是被工作组批判的卞仲耘等校领导仍然是“黑帮”。8月5日,一帮学生发起“斗黑帮”行动,卞仲耘被学生打死。当时经历了这个事件的北师大女附中的师生中有人作证,刘少奇的女儿刘婷婷、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参与了行凶。

卞仲耘虽然是在工作组撤离后被打死的,但是从整个事件来看,工作组组织批斗卞仲耘是导致她死亡的根本原因,工作组对卞仲耘之死负主要责任。卞仲耘是“刘少奇文革”的受害者,刘少奇是卞仲耘之死的最高责任人。刘少奇的女儿参与了行凶。但是99 % 的人在叙述“卞仲耘之死”事件时,都说是被毛泽东煽动起来的红卫兵打死了卞仲耘。

毛泽东亲自号召“炮打司令部”,并在天安门广场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可是事与愿违,运动的发展出乎毛的预料。毛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他在1966年10月的一次讲话中说:“文化革命运动……来势很猛,我也没有料到,……”

第一件让毛不顺心的事情是:以中共高干、军干子女为骨干的红卫兵都成了保“走资派”的“保皇派”。于是毛不得不不断地发布最新最高指示;10月5日批转军委总政的文件《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并说明其内容适用全国大中学校,其宗旨是为全国各地的“蒯大富”平反;10月6日在北京召开十万革命师生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的誓师大会;11月6日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处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档案材料问题的补充规定》;派出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日以继夜地接见各群众组织的代表,表态支持“造反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各地的“造反派”占了上风,小部分“保皇派”组织开始瓦解,1966年11月以后在全国掀起了打倒“走资派”的高潮。这时又出乎毛的预料,全国刮起了“经济主义风”,毛赶忙发最新最高指示,加以制止。

1967年1月,毛发动了“一月夺权”。毛的如意算盘是:很快就可以在全国各省市建立革命委员会,建立新的革命秩序,文化大革命可以结束了。大大出乎毛的预料,“夺权”进行得很不顺利。毛指示军队要支持左派群众组织,军队却支持“保皇派”,全国各地发生了军队镇压造反派群众的事件,最惨烈的是青海“2.23.”事件。于是毛赶紧发最新最高指示;4月1日发布《六七117号中央文件》;4月6日发布中央军委《十条命令》,制止军队的镇压行动。

不料,按下葫芦又起了瓢,全国出现了揪军内“走资派”的动向。毛要保持军队稳定,不允许抓军内“走资派”,于是抛出王、关、戚,安抚军方头目。这时候,毛把“保皇派”改名为“保守派”,说两派(指“造反派”和“保守派”)都是革命群众组织,要一碗水端平。

在那个时期,在仍然存在“保守派”的地方或单位,“造反派”与“保守派”的斗争处于胶着状态。在“保守派”已经瓦解的地方或单位,“造反派”发生分裂,分成两派打“派仗”。当时全国各地上上下下都在打“派仗”,或者是“保守派”与“造反派”互斗,或者是“造反派”分裂成两派打“派仗”。有的地方“打派仗”升级为“武斗”,动起了枪炮。这又出乎毛的预料,赶忙发最新最高指示,要“大联合”,“要文斗,不要武斗”。可是,毛的话似乎不顶用了,“打派仗”和“武斗”持续了相当长时间。

到1967年夏天,毛觉得“造反派”太不听话了,下决心压制、镇压“造反派”。派工宣队进驻各单位,对“造反派”实行全面压制或镇压。接着连续开展三场镇压“造反派”的运动:(1)1968到1969年,一年多的“清理阶级队伍”;(2)1970年1月开始的“一打三反”;(3)1970,1971年的“清查5.16.”。

1971年的“9.13.事件”大大出乎毛的预料,也是对毛最沉重的打击。此后,毛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以后五年是他强打精神,勉强支撑文化大革命的五年。毛一直想维持军队的稳定,但在林彪出事后他不得不在军中大量清洗林彪的党羽。各单位的“清查5.16.”运动都是在军代表的领导下进行的,这时军代表全部撤回去清查林彪的党羽,“清查5.16.”运动也就不了了之。

1974年初开展了“批林批孔”运动,搞得虎头蛇尾,也是不了了之。1973年2月,邓小平回北京复出,这是毛在实在找不到可用之才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两年多以后毛发现邓小平不支持文化大革命,就发动了“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

十年文革最显著的特点只用一个字就可以表达,那就是“乱”。毛曾说过,“经过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毛发动文化大革命,一下子就搞得天下大乱;但是毛企图建立新秩序,达到天下大治,这个目标却始终没有达到。他不断地发出新指示,企图将文化大革命纳入他主观臆想的轨道。可是毛今天指示打倒这一批人,明天指示批判那一批人,后天又指示清理另一批人,如此等等。他的新指示往往导致新的批斗、新的动乱,往往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旧乱尚未平息,新乱又被毛鼓动起来了。十年文革,十年天下大乱,毛“苦斗”了十年,离他臆想的“天下大治”的目标越来越远了。

“反击右倾翻案风”是毛临死前最后的垂死挣扎。在无可奈何地、心不甘、情不愿地指定华国锋为接班人以后,毛泽东就死不瞑目地在1976年9月9日死去了。随后,毛在文革中的部下和打手“四人帮”被打倒,文化大革命结束。

能不能综上所述,总结归纳成比较简短的一段话,来回答“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个问题呢?这很困难,我尝试一下。由于我没有深入细致地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所以我作的总结很可能不是这个问题的最佳答案。

总结: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为了所谓的“防修反修”,为了清洗他所认为的一批“走资派”,为了造就用毛的思想、理论武装起来的一代新人,保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而发动起来的使全国人民都卷入其中的一场全国规模的政治运动。由于文化大革命从一开始就出乎毛的预料,毛就不断地发出最新最高指示,企图把运动纳入他主观臆想、妄想的轨道,达到所谓的“天下大治”。而毛的一系列指示始终包含着批判这个,斗争那个;打倒这个,镇压那个;清理这个,打击那个,导致了一波又一波的动乱。毛泽东“苦斗”了十年,离“天下大治”的目标越来越远。在文革中批判、斗争、清理、打击、迫害、镇压了地、富、反、坏、右、资本家、叛徒、特务、内奸、走资派、文艺文化界的修正主义分子、知识分子、“保皇派”、“造反派”及普通民众。十年中挨整的、受牵连的人数以亿计,死亡的人数以千万计。可以说,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这个“恶神”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一场大动乱、大劫难。



--原载:《北京之春》,2016-05-25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20/525201641542.htm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fangong1  2016-05-26 09:35:24  

看了上面的文章,当然让我知道毛发动文革的实质,但是无论如何毛是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可悲啊可悲!一个中国被一个神经不正长地痞式人物左右将国家搞乱长达十年,并且贻害万年!!!!!!!!!!!!!!!!!


[2] 发布者:fangong1  2016-05-26 10:34:29  

感觉本文有为中共匪徒辩护的意味,请看: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713189


[3] 发布者:fangong1  2016-05-29 06:51:08  

请有中共高层关系或高层外围关系的同胞,将一个真正的建议传入共匪高层,建议如下:
向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进言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生,你们好!

虽然你们来自世袭制的官宦家庭,但在共产党这个魔窟中,在专制主义制度下产生的刀光剑影的争斗中,能走到这一步,其实也非常之不容易。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是你们命中注定有这一天(我过去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现在我是信神学、信风水者)。但站在你们今天这个位置上,可以为个人或为一党而谋私,也可以为了整个国家、整个中华民族而倾尽全力地奋斗,对吗?
你们现在肩负着: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百多年来苦苦追求民主自由的历史重任。共产党、社会主义留给你们的,是一个任何人都难以收拾的千疮百孔的破烂摊子。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整个社会道德崩溃、没有正确的信仰、没有正确与错误的界限、没有社会责任心、没有社会正义感、几乎每个人每天所想、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和利益有关,都是为了动物的本能而活着;宗教、神学、伦理、法制被破坏得荡然无存,权力决定一切;整个社会没有耻辱感、没有羞辱感、甚至完全不知廉耻;自然资源、自然环境、自然平衡被当权者毁坏得令人发指;食品、空气、水流的污染难以用言语来描述;专制主义制度下产生的暴力、原始、野蛮统治的思维,至今完全没有改变,60多年来人为造成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冤假错案堆积如山,至今没有给中国人一个明确的交待,但前几十年国家犯罪行为的罪行至今仍然每天都在延续着……上述社会现实,全中国人都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但在公开场合讲话,都会出自自我保护的本能,装出一副笑脸,讲一口“党文化”的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假话,也就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而只有在家里、或喝醉了酒,才能大着胆子讲几句真话,官民对立的严重程度,也是很难用言语来描述的。这就是你们面对的中国!
共产党在唱没有人相信的“社会主义”的独角戏,全体国民完全不参与,因为权力和权利被政权非法夺走了,再者,讲话就很可能犯罪!(官员因工作原因,自然参与其中,但90--97%以上的官员,也在言不由衷地讲着“党文化”的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假话和鬼话)共产党和中国人中间始终有一睹很高、很厚的柏林墙!在这样的国家里,无论有多少人口、多少金钱、多少高端武器,这个民族都是弱不禁风的,是被整个世界所鄙视的,对吗?强国?是说强“党”吧?也就是强共产党这个利益集团吧?这和全体中国人究竟有多少关系?
在这样一种万相纷杂的险境中,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你们自有深沉莫测的考虑,比像我这样的人智慧得不知多少倍,当然,也不妨听听民间智者(千万别见笑,我自己这样说)的建议,或许会有借鉴之益。
我建议,现在阶段,是否可以考虑职能机构着手处理以下几项难题:
一、 共青团、妇联及相关机构
思路---1、核准财产 2、向政府移交 3、回归民间。各地方政府尽力配合失业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限期:6个月;
二、 工会
思路---1、尽快制定《工会法》 2、核准财产 3、向政府移交 4、回归民间。限期:12个月;
三、 中宣部
思路---1、尽快制定《新闻法》,《新闻法》中,应该明确今后铁定禁止的东西,比如:歌颂文革的、宣传马列毛思想的、鼓吹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 2、核准财产 3、向政府移交 4、媒体回归民间。
限期:根据其内部机构具体情况,中央国务院规定各个机构的时间期限,最长不超过12个月。
注:为保障整体改革不受薄熙来周永康余毒和文革的祸乱,在新闻走向民间前后,法律机构应根据《新闻法》,监督新闻界不得违法《新闻法》的规定。这样,人为破坏社会进步的破坏力就被限制。
四、 形形色色的特务、情报机构
思路:尽快弄清楚各种特务、情报机构的具体分工,凡属以违反《新闻法》、违反目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专以公民正常思想言论自由为监视范围的,一律裁并,
各地方政府尽力配合失业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限期:18个月。
五、 街道办事处、社区
思路---从现在的社会服务+“维稳”(实际是非法监视公民的思想言论自由),向完全的社会服务型转化,时间:3个月。
考虑到转型期间可能会出现的失业问题而可能引出的一些社会问题,街道、社区的职能应该完全用在消除社会矛盾方面,而非法监视公民的思想言论自由已经不是它们的工作范围。
我个人认为:其实做这些事,绝不会像体制内一些人认为的多难多难,应该说不难,会不会出现一些社会问题?可能会,就是在短时间内可能出现的失业问题。这个问题,只要最高权力机构做出要求,各地政府尽职尽责,此风险就会很小很小。
简而言之,我认为用上述途径处理一些体制弊端,社会代价会非常小,于国、于民、于千秋万代有利而无害。也非常有利于其后的社会变革。

进言、谨言
中国公民
2016年5月26日
具体网址:http://cn.ntdtv.com/xtr/gb/2016/05/29/a1268739.html








最新评论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每日旧文回放
  • 东方 :美国穷人有多穷?不少穷人不太穷
  • 刘军宁 :从政治角度看税赋
  • 赵静芝 :“中国牌”不是摇头丸
  • Charles Krauthammer :以色列的唯一机会
  • 袁晓明 :拉丁裔女人比白人男人更有智慧?
  • 邵建 :《新青年》的自由是“法律以外的绝对自由”
  • 唐理明 :回顾智设论十余年来的成就(下)
  • 程晓农 :中国能否指望天鹅绒革命?
  • 易邦 :困惑中的香港政局
  • 何清涟 :中国“大撒币”时代行将终结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