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中情局里的红色间谍(上)
关键词
共谍 金无怠 俞强声 间谍 中央情报局 共产党 反共 历史 美国 
相关文章
刘白:再论1840年鸦片战争的性质
王丹:愚民政策下的愚民
余杰:教廷的绥靖政策与信徒的坚守信仰
Dagens nyheter:世界大国--中国--乃是一座监狱

中情局里的红色间谍(上)

作者:VOA  
2015-12-14 11:49:21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1981年7月1日,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鲍勃-伊曼在中情局总部向一名华裔男子颁发了一枚职业情报勋章,表彰他在中情局工作期间尽心尽力,成绩卓著。

不出两个星期后,这名男子出现在香港,与几名中国情报界的高官秘密会晤,并收下了四万美元的酬劳。

四年后的1985年11月24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的头版赫然出现了这名男子被捕的消息。他被指控在过去30多年里一直向中国传递情报。一夜之间,他成为各大媒体追踪的焦点。

他是美国逮捕并定罪的第一个红色中国间谍。他在美国潜伏时间之长,造成的破坏力之严重也可说是前所未有。

他是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他过着怎样的双面人生?这样的人生中又有多少伪装和谎言?

线人“舵手”泄露重大秘密

1982年9月的一天,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国反情报组组长IC-史密斯接到同事的一通电话,中央情报局刚刚向他们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他必须马上到联邦调查局总部来一趟。

IC- 史密斯(前联邦调查局探员):“他递给我一张纸,上面最多有五六行字,大致的意思是说,美国情报界遭到长时间渗透,对方是个和中国合作的人。基本上就只说了这么多。没有透露这个人的族裔、性别,什么都没有。”

李肃:“中央情报局是怎样发现这个情报漏洞或者说安全漏洞的?”

IC- 史密斯:“通过一位了不起的线人。我给他取了个代号叫‘舵手’。”

这位线人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反的一名中国情报机构人员。他的代号叫“舵手”,这是一个潜水艇专有名词(Planesman,控制潜艇升降的人)。

IC- 史密斯:“他是那个潜伏在中国内部的人。这个案子能否浮出水面就取决于他。”


【前联邦调查局中国反情报组组长IC- 史密斯以代号“舵手”命名中情局线人。】

不过,由于他的级别有限,他只能向美方提供这名红色间谍的代号,其真实姓名和身份还是扑朔迷离。

IC- 史密斯:“我们认为他是在美国情报界内部工作,但是这个范围太广了。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华裔,不太可能是其他什么人。”

联邦调查局通过中情局和“舵手”秘密联络,请他协助调查。他们提问, “舵手”回答。

IC- 史密斯:“有时候回复可能只有两三个、三四个字。 如果我们一次提了三四个问题,或许过了一段时间,你都分不清哪个回复是针对哪个问题的,因为问题和答案用的都是非常隐晦的语言。”

一个月的秘密联络,支离破碎的线报……,终于,联邦调查局拼凑出了这名间谍的一些基本活动:

1982年2月6日,他搭乘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班机抵达北京,入住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在客房里,他打电话联络了中国公安部外事局副局长朱恩涛。为了安全起见,两人使用英文交谈。在北京期间,公安部举行了一个聘请仪式,他被任命为副局级官员。当天,中国情报界高层悉数出席,还为他举办了一个高规格的晚宴,发给他五万美元奖金。2月27日,此人离开中国返回美国。

冲破重重迷雾找出红色间谍

接下来该如何查出他的身份呢?联邦调查局首先想到的突破口是查询泛美航空公司的旅客名单。可是事情远比他们想像得复杂。泛美航空并不保存旅客名单,也没有储存任何电子数据。更蹊跷的是,泛美航空公司在2月6日这一天根本就没有任何抵达北京的班机。

史密斯开始怀疑“舵手”情报的准确性,可是中情局担保“舵手”非常可靠。

在纽约,协助调查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在查阅了密密麻麻的航空公司飞行记录后发现,中国民航有一条和泛美航空一模一样的航线,同样从纽约肯尼迪机场出发,途经旧金山飞抵北京。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另一位联邦调查局探员在对中国驻美大使馆的监听记录中发现了一通不同寻常的电话。

IC-史密斯:“有一个讲中文的人给大使馆打电话。他说,‘我的飞机晚点了。我只想要有人知道这件事。’”

一位普通旅客为什么要将自己航班晚点的消息报告中国大使馆呢?这位长期从事对中国反间谍调查的探员提高了警觉。经过核实,打电话的那个男子因暴风雪而延误的航班实际抵达北京的时间,正是那架中国民航航班抵达北京的时间。

IC-史密斯:“北京的那个‘舵手’搞错了情报,因为泛美航空和中国民航使用的是同一个出闸口。”

接下来的事情相对顺利了许多。联邦调查局查阅了2月27日中国民航的返程记录,又请旧金山海关调出当天的入境信息,根据线索一一核对:2月6日抵达中国,2月27日返回美国,华裔,男性……,有一个名字从重重迷雾中显现出来:金无怠(Larry Chin),美国公民,61岁。

IC-史密斯:“我们给中情局打了电话,问他们,你们有没有一个叫金无怠的雇员?他们说没有。我说,回去再问他们,你们以前有没有一个叫金无怠的雇员。有,他1981年退休了,目前还在以合同工身份工作。”

1983年4月14日,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授权联邦调查局监听金无怠的电话,并且对他的信件、住所及行动进行监控。代号“鹰爪行动”的调查正式启动。

联邦调查局的重大突破

1983年5月底,联邦调查局得知金无怠将启程前往香港。

IC-史密斯:“我们去法院申请了一张搜查令,想看看他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机密情报。”

在华盛顿市郊的杜勒斯机场,联邦调查局秘密检查了金无怠的行李。为了避免他觉察,他们小心翼翼地给每一层行李拍了照,又依据照片,将物品原封不动地摆放回去。

IC-史密斯:“他们没找到任何机密情报,却在他的行李里发现了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的钥匙。”

这是一项意外的发现,却也是一项重大的发现,因为这验证了中情局线人“舵手”提供的一个重要细节。

IC-史密斯:“他说,这个人回北京出席宴会时,住在前门饭店553号房间。”

如果说,此前联邦调查局还对金无怠的间谍身份有些许怀疑的话,此时,一切疑云烟消云散。

IC-史密斯:“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个人了,而这恰恰也说明了金无怠的一些性格特征。他离开饭店时忘记还房间钥匙,大多数人会把钥匙丢进垃圾桶,但是他一直留着,想着下次去的时候还给他们。”

联邦调查局发现,金无怠频繁地往来于美国与亚洲之间。1983年9月,他再次启程前往香港和澳门。和往常一样,他与一位叫区启明的中国特工秘密会面。

9月13日这天,他对区启明说,中情局一位和他关系密切的华裔同事即将来中国。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考虑将其策反。

金无怠告诉区启明,他现在还为美国国家安全局做事,可以查阅那里的机密文件。他把一份材料交给区启明,称这是根据机密文件整理而成的。

事实上,金无怠从来没有为国安局工作过,那份文件不过是他根据刚刚公开出版的一本描写国安局内幕的书东拼西凑出来的。

间谍和谎言总是相伴而行,这本不奇怪。只是金无怠此时的谎言不是为了骗过自己的对手,而是要骗取自己老板的信任和奖金。

IC-史密斯:“他努力想显示他在这个领域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要记住,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是中情局雇员,只是一名合同工。他能接触到的机密情报非常有限。”

1985年2月,他最后一次去了香港。他再次会晤了几名中国高级特工,向他们提供了情报。

一个名字让他脸色煞白

IC-史密斯:“随着调查的深入,在一年、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收集了很多信息,但是证据非常少。我所说的是实物证据,就是那种确凿的,可以呈堂的证据。所以事情变得很明了,确保这个案子值得被起诉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通过一次成功的问讯。”

李肃:“让他招供。”

IC-史密斯:“完全正确。”

李肃:我们现在要去探访金无怠在维吉尼亚州的住所。联邦调查局在两年半的调查后,决定去和金无怠来一次面对面的问讯。

水门公寓一共有四座大楼,金无怠夫妇住在二号楼。不过退休以后,他在旁边的一号楼又另租了一个房间。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当时他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当然也有另一种猜测,那就是这样做可以更方便他从事间谍活动。

1985年11月22日下午4点25分,三名联邦调查局探员敲响了这间公寓的房门,开门的正是金无怠本人。

(前联邦调查局探员马克-强森法庭证词,1986年2月4日)

“他的衣着相当考究,穿着一件白衬衫,打了一条领带,深色的西裤,深色鞋袜。我们三人都出示了联邦调查局探员的证件,对他说,我们正在调查一起泄露机密情报的案子,想知道他能否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他说,当然可以,进来吧。”

面对三位不速之客,金无怠没有表现出慌张。他领着他们在餐桌旁落坐。

一位探员开门见山地问:“在中情局工作期间或退休以后,你有没有和中国情报官员有过任何接触?”

“没有”,金无怠回答。

强森探员掏出朱恩涛的照片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金无怠依然否认,不过他迟疑了一下改口说:“等一下,我觉得这个人是中国一家银行的官员,我在北京时见过他。”

探员们决定不再兜圈子了。强森探员掏出一张手写的文件,上面详细记录了金无怠1982年2月的那次北京之行。他逐字念完这些记录, 然后厉声说:“金先生,我们知道,你和中国情报官员有联系,我们也知道你为他们工作。”

金无怠问:“你们是认真的吗?”

探员回答:“是的,金先生。我们非常认真。”

IC-史密斯:“真正让他感到不安,令他脸色煞白,身体上出现反应的,是当他们提到区启明这个名字的时候。”

探员们对金无怠说,我们不仅知道你与区启明会面,还知道你向他索要15万美元离婚费。我们调查这个案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你的非法行径,包括你的加拿大之行……

这时,金无怠之前所有的镇定都无影无踪了。他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又给自己泡了杯茶,等他再次坐下来的时候,他开口了。

第一次出卖情报换来2000元港币

1922年8月17日,金无怠出生在中国北平一个家境优渥的大宅门里。父亲曾留学法国,回国后在法国人创办的平汉铁路局任处长。金无怠为侧室所生,家里兄弟姐妹共五人。

1940年,金无怠考入燕京大学新闻系。1944年,抗日战争烽烟遍野,金无怠在美军驻中国福州联络处谋得了一份秘书兼翻译的差事。

(联邦调查局金无怠问讯笔录 1985年11月22日)

金无怠:“联络处有位王医生。他是共产党员,他给我灌输了共产主义理想。那时候,中国很多知识分子都支持共产党。1949年,共产党在中国掌握了政权。我去了上海,在美国领事馆工作。王医生介绍我认识了当地的一名警察,也姓王,也是共产党员。这位王先生鼓励我尽可能地为他提供情报。我同意了。”

1950年,美国领事馆迁到香港,金无怠也一同前往。

不久,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和中国都卷入战争。

1951年,金无怠被美国国务院派往韩国釜山,审问被联合国军抓获的中国战俘。一年后,他回到香港,将战俘营的情况向王先生做了详细汇报。他也因此获得了2000元港币的酬劳。

在那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每隔一年,他在香港的银行账户里都会多一笔来自王先生的钱。

在朝鲜战争中被俘的两万多名志愿军战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反对共产党,三分之二的人最终前往台湾,另外三分之一回到中国大陆。这些人中有一小部分人愿意和美国合作,作为中央情报局的线人安插在中国大陆。

前联邦调查局探员IC-史密斯在回忆录《内部》中写道:

“在朝鲜战争期间,中情局明显察觉到,那些从中国战俘中招募的间谍不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被逮捕。可是从没有人怀疑过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有同一个人--金无怠,那个会讲四种中国方言,总是热情帮助美国同事的宝贵员工。”

因为他,大量中情局密件落入中国手中

1952年,金无怠来到日本冲绳,考取了美国中情局下属的外国广播情报处,工作是监听中国大陆广播,把其中的重要内容译成英文。这是他进入美国情报部门的第一步。不过,那时他还只能接触非机密文件。

在冲绳期间,王先生把他介绍给一位区先生。区启明从此成为金无怠的顶头上司,他们的合作关系将贯穿他日后20多年的间谍生涯。

1961年,金无怠得到了一个去美国的机会。外国广播情报处调他到加州圣塔罗沙分部工作。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区启明。区启明鼓励他接受这份工作,并指示他将所有美国对华政策的文件汇报给中方。

IC-史密斯:“当他看到一份文件,他觉得北京可能会感兴趣时,他会把文件藏在外套口袋里,或是袖子里面,然后走出办公楼,回到家把文件用相机翻拍下来。第二天再把文件放回原处。攒下两卷胶卷以后,他就会和外界联络。想想看,这个手段其实很原始,一点都不周密。”

上个世纪60年代末,外国广播情报处决定关闭加州办公室,所有工作人员调至华盛顿总部。

根据中情局规定,非美国出生的雇员必须入籍美国满五年后才能在中情局总部工作。1965年归化为美国公民的金无怠尚不满足这个条件。本来他已经做了去职的打算,考取了联合国的翻译。可是由于他业务出色,中情局极力挽留,专门为他把加州办事处又保留了半年,直到他满足了五年时限后,才调入总部。这一年,他成为中情局的正式雇员,也获得了接触最高机密的权限。

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狂潮中,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金无怠的顶头上司区启明也被关在监狱里。

文革结束后的1976年,他与区启明又恢复了联系。区启明向他交代了两件事:第一,如果有机会来香港,事先给香港的“罗先生”写一封信或寄一张明信片,有人会在指定日期南下来见他;第二,如果有机密情报要传递,打电话联络加拿大多伦多的“李先生”。

(金无怠法庭证词,1986年2月6日)

金无怠:“我会找一个付费电话,打给‘李先生’,说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他。在电话里我们只能讲广东话。我要自称是‘杨先生’,我们约定的接头地点是多伦多一个商场的北门。我会买一张当日往返的机票,飞到水牛城(美国纽约州),在那里租一辆车去和他接头。‘李先生’中等身材,典型的广东人长相。我们的会面一般是5到10分钟。”

从1979年前后到1982年,金无怠至少四次前往多伦多与“李先生”接头,将包含机密情报的胶卷交到他手上。这些情报涉及军事、经济、科学、农业……。每一批情报都需要两名翻译花上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全部译成中文。之后它们会被呈交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

他有几个写满秘密的小本儿

1985年11月22日晚上10点37分,经过近六个小时的问讯,联邦助理检察官约瑟夫-亚若尼卡授权联邦调查局将金无怠正式逮捕。亚若尼卡是司法部委任的金无怠案的法律顾问。

约瑟夫-亚若尼卡:“在问讯过程中,我认为他在耍花招。他们管他要护照。他把过期护照给了他们。”

李肃:“但是过期护照上面会有个记号,或者会被剪掉一个角。”

约瑟夫-亚若尼卡:“是的,所以当他交出来的时候,他们说:‘等一下,这是过期护照。’他说:‘我不知道另一本在哪里。’在他被捕后不久,他们对他搜身,果不其然,有效护照就在他身上,还有一堆现金。”

金无怠被捕时,探员们在他身上搜出470美元的现金、400美元的旅行汇票、空白支票、银行卡、信用卡及电话卡等物品。

约瑟夫-亚若尼卡:“我认为金无怠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做这一行已经30年了。当有人来敲门,他又对他们招认了这些后,如果有机会能逃跑,不被逮捕,他恐怕一定会逃跑的。”

当晚,探员们还搜查了金无怠的办公室和住所,收缴了几大箱证物。

IC-史密斯:“他们找到了飞行记录、旅行信息。他去过多伦多,诸如此类。这些记录完全可以佐证我们的调查。零零星星的纸片丢得这儿一张、那儿一张。他会记下:我从某某人那里收了2000美元……,这几乎就像是一种供词。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是一个非常细心的记录保管员。像个耗子似的,什么都攒着。一个好间谍是永远都不会保留这些可能会给自己惹麻烦的东西的。”

张茂林(金无怠好友):“他有一个习惯,好像是记日记,简单的日记,就是一个小本(记着)今天怎么怎么样。到大陆之后,他在小本上就写了,他也是百密一疏啊,他不应该把这个写在那个本子上。就说是,那时大陆好像是,我忘了是公安局还是公安部的一个单位请他吃饭,有熊掌,而且他那个是用英文写的,所以后来这个就变成FBI的证据了。”

联邦调查局在金无怠的住所找到六本日记,其中他用英文简短地记录着:

(联邦调查局查获的金无怠日记)

81年7月11日,区和盛,收到5万元港币,放入百乐(饭店)保险箱,承诺5万美元。

1982年2月6日,抵达北京,前门饭店553房间,80元人民币一天。

朱来酒店谈计划。

李副部长当晚会面,吃熊掌,属珍馐美味。

1982年2月25日,与李、魏、朱、区谈生意,之后“涮羊肉”。

张茂林:“他从大陆回来表示很高兴。跑到大陆,那时他住在前门饭店。他说,很好啊。他们请他吃的饭也很好啊。”

李肃:“谁请他吃饭?”

张茂林:“大陆公安局还是什么。”

李肃:“他跟你说大陆公安局请他吃饭?”

张茂林:“这个事情啊,他并没有亲口跟我说。可是他跟我说,你知道我到大陆吃了熊掌。我说,那不错啊。他说,他们请我吃熊掌。可是呢,事后我们发现了,请他吃熊掌的是大陆公安部的什么人。他也是开玩笑。他说,你知道我住前门饭店,那个柜台的小姐很漂亮,你可以到前门饭店找她。” (未完)



--原载:《VOA》,2015-12-12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red-spy-20151211/3099328.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2-20  [初三赤口]: 不是你才知哦,廣東人早就有了,一到年初三就
  • 2018-02-20  [死5毛]: 欧洲的人道主义和毛泽东的反人道主义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每日旧文回放
  • 曹长青 :法国是个神经质的女人?
  • 唐达献 :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下)
  • 陈民彬 :澳门距离真正民主有多远?
  • 袁晓明 :美国医改的争议焦点
  • 刘瑜 :资本主义新人鲁宾逊
  • 曹长青 :中国等候着吹响号角
  • 独光达 :普京竞选意味着什么?
  • 曹长青 :三无一有的韩国女总统
  • 林忌 :匪国奴民是如何炼成的?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