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西班牙,河西河东八十年(上)
关键词
西班牙 佛朗哥 左派 历史 宣传 西班牙内战 共产主义 反共 
相关文章
三妹:美国制宪是如何摒弃终身制的
彭佩玉:文明的废墟--后极权世界的表象
梁慕娴:香港消失的“地下党”
余杰:杀人党从未改变

西班牙,河西河东八十年(上)

作者:李遥  
2015-11-16 04:01:00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八十年来,佛朗哥(1892.12.4--1975.11.20)是独裁者似乎已成历史定论,它是左派动辄抨击佛朗哥政体的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是建政之初镇压恐怖分子),温和一点的称它为软独裁。最近,西班牙皇家历史学院对佛朗哥体制做了重新鉴定,改独裁为威权,这一修订照例引起所谓进步派的抗议。这里暂且将定义的修改搁置一旁,即使仍然以独裁制论,也并不影响透视左派的真正面目。世界左派支持全世界的极权政体(古巴、伊朗、玻利维亚、委内瑞拉等等),唯独抨击佛朗哥的威权独裁,岂有因向往极权而抨击独裁的民主派?这叫欲盖弥彰,更表明他们的反独裁要民主是假的,他们宁愿用极权取代独裁。

一、从共和制退行为独裁制

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成立于1931年4月14日,它本是由保守派倡导创建,目的是为国家寻求一条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的道路。在此之前,革命和无政府骚乱已经把国家推向内战,阿方索十三不忍见自己的人民互相残杀,于是自动退位,把合法执政的权力移交给共和国。

尹保云先生在《威权主义的历史意义》中说:“在民主的早期阶段,政党、社会组织、精英、民众等都不适应民主形式的要求,没有养成协商、妥协、依法解决问题的政治文化。”但这只是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失败的原因之一,失败的致命原因是共产主义的渗透。

1936年,共产国际的季米特洛夫指示西班牙左派成立联合组织“人民阵线”,该组织在2月的大选中以公然作弊获胜,却在已经执掌政权的情况下仍然积极筹备武器组织武装,以便推翻资产阶级共和国,建立苏俄式社会主义,换言之,他们不满足仅仅在一个宪政民主体制里执政,也无意同任何人共和,他们要的是一个苏维埃极权体制。7月13日,工人社会主义党指使部下暗杀议会反对派领袖卡尔沃-索特洛(Calvo Sotelo 1893.5.6--1936.7.13)使冲突升至极点。暗杀事件有两则警示,一是左派撕毁民主协议、背叛共和国,二是明确发出即将再次发动类似1934年社会主义革命的信号。危急时刻,共和国政府保守派唤回远在非洲的佛朗哥,指望能够解决冲突。正是左派的背叛行为,使得佛朗哥7.18军事干预具有了合法性--以共和国的名义捍卫共和国。

对斯大林投怀送抱的左派指责佛朗哥起义是政变,但是对此前至少五年多的红色恐怖只字不提,对他们如何摧毁民主背叛共和只字不提。佛朗哥在7.18一周年的讲话里说:“在人民和民兵的支持下,军队起来反对一个违反宪政、暴虐和欺诈的政府,履行我们军队的法律奋起保卫祖国,反对来自祖国外部和内部的敌人,这个集威严与神圣于一身的法律至高无上。”佛朗哥起义是针对极左派政府,而非共和国。假如形势不是到了国家经济崩溃、人民和平共处的社会基础被摧毁殆尽的地步,半数的民众会参加国民军跟着佛朗哥冒死打仗吗?

今天,左派们动辄游行示威并挥舞共和国的三色旗(甚至苏维埃的镰刀斧头旗),而在1936年,所有的革命派都打着苏维埃革命红旗,唯有佛朗哥部下亚桂(Yagüe)将军的部队高举共和国旗帜,并高呼“共和国万岁”。如史学家毕欧-莫阿(Pio Moa,1948-)所说: “佛朗哥体制恰恰是那些削弱和践踏民主、使民众无法企及民主的动乱局势的产物。佛朗哥起事并非针对民主--极权主义革命已经摧毁了民主并分裂了国家。”

佛朗哥深知共产主义的危险性,他认为“共产主义如果胜利只会把世界引向确凿无疑的致命崩溃”,所以,他要“拯救西班牙于共产主义”,他在1937年7月26日的声明里说:“我们的胜利意味着拯救西班牙,避免西班牙成为苏维埃的殖民地,意味着国家的统一,这个统一遭到政治贩子和分裂主义叛徒的威胁。西班牙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们只想在自己的领土上安居乐业,只想和其它国家保持良好关系。”

西班牙内战是可以避免的吗?

有左倾作家撰文说:“西班牙内战本不是历史的需要。它发生了,但是有可能不发生。它不是不可避免的。”而7.13被布尔什维克杀害的保守派领袖则一针见血道:“民主刹不住共产主义。”一个民主政体要求各方成员都具备起码的政治文化和民主素养,如果一方破坏游戏规则,他就失去了要求对方遵守规则的资格。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左派坚持暴力革命推翻共和国,保守派如若不肯屈服,冲突就必然白热化。所以,内战既然发生了,说明它是不可避免的,它是社会主义暴力革命渗透到国家结构内部的结果。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所做的一切,就是制造敌人、挑动仇恨:政治仇恨、社会仇恨、派别仇恨、窝里仇恨……就是这一系列仇恨埋葬了共和国。

1939年内战结束,佛朗哥挫败了斯大林的阴谋,把共产主义拒之门外,赢得了和平。4月1日,他含泪宣布:“西班牙人民,战争结束了。”他从来没有为赢得战争而感到过自豪,他认为“内战是不得已的,痛苦的”,他曾感慨地遗憾“当时没有任何避免战争的可能性”,“分歧之深,已经达到用通常的政治手段无法救治的程度”。在他看来,那是一场“要祖国和反祖国的斗争,统一和分裂的斗争,道德和犯罪的斗争,精神对唯物主义的斗争,除了在原则上彻底和永久地战胜反西班牙分子,别无出路。”

假如民众中有人为打赢内战而自豪,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西班牙是世界上唯一战胜和驱逐了共产主义的国家”。佛朗哥把这一胜利归功于全体西班牙人民。他对费加罗报的记者说:“胜利是全体的也是为了全体的,包括是为了被战胜者的--我敢说尤其是为了失败者的,因为我们应该共同做特殊的努力让他们在国家里重新占有一个正常的位置。”佛朗哥为实现他所主张的“统一、伟大、自由的西班牙”的理想,极为重视人民之间的和解。

像所有的新兴政权一样,佛朗哥确立威权政体是必然的,合乎通理逻辑的,是新政体的需要。如尹保云先生所言:“威权主义的政治发展意义首先在于维持一个基本的宪政框架,从而使政治组织、精英和民众在一个有约束的环境下不断地得到民主的训练与改造。”按照抨击佛朗哥独裁的人们的说法,佛朗哥应该在内战结束后实行民主制。此说之荒谬是显而易见的。战后,佛朗哥体制的对立面是流亡和转入地下的布尔什维克、无政府派和分裂主义分子,是极权派而非民主派,而同极权派民主共和是绝无可能的事。1936年佛朗哥起义之初的目的是平息革命暴乱、维持共和秩序,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共和时代结束了。他认为“共和国时期模仿外国的国家模式,结果是严重的内乱”,他反对以阶级作为衡量标准,认为“国家利益高于任何党派利益”,他“寻求的是各阶级的合作,不是离异”。他的理想是建立君主制,鉴于尚无条件,独裁便成为唯一的选择。对此佛朗哥在内战之初就有设想,他对英国记者说:“我先建立军事独裁,然后根据全民公投,看人民想要什么。西班牙人民厌倦了政治和政客们。”如果佛朗哥应该把政权交还共和左派,何必打三年内战?

佛朗哥执政初期,对有血债的契卡成员、苏联武装的游击队、恐怖分子等实行镇压,以保证和平,保证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后来曾两次寻求实行民主制的途径,均未成功。这一点,无论是回顾内战爆发前后的历史,还是目睹今日极左派觊觎权力的亟不可待,都可以解释为什么西班牙不得不从共和退行为独裁。

佛朗哥体制严禁共产主义(今天禁止共产主义的国家越来越多),为人民能够尽快忘记仇恨达成和解而坚持一个基本不问政治的社会,但有充分的个人自由。国际左派嘲弄西班牙人民患了“集体健忘症”,无非是试图再次挑动仇恨。实际上,人们并没忘记。选择“忘记”的大都是右派,多为天主教徒,意味着宽恕,和解,向前看。而不想“忘记”的是极左派,他们嫉恨佛朗哥是因为战败,因为共产主义在佛朗哥体制的西班牙无立足之地。

假设佛朗哥实行多党制,西班牙无疑会回到1936年的状况,左派必定要极力使历史从1936年重新开始--这不是耸人听闻,善于制造敌人、煽动仇恨和主张复仇的左派毫不隐晦因战败和未能实现他们的主义而懊悔和不甘。他们过着超级资产阶级的生活,却仍然坚持共产主义,不是因为他们相信在那个主义的社会他们的生活更美好,而是因为没有勇气承认他们所从事的暴力革命是一种罪行。他们的意识形态赋予他们的使命是制造敌人,没有敌人就没有革命,没有革命政权便无从到手,而制造敌人的第一步就是仇恨,所以他们不能“忘记”。

从理论上说,最坏的民主制也比独裁制要好。然而实际上并不总是如此。西班牙第二共和国的宪政民主只是保守派的一厢情愿,当这个民主被极权派打翻在地的时候,退行至威权独裁不失为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和国家经济发展的有效体制。 【未完】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每日旧文回放
  • 鲁克 :Kerry:“我原本不想邀请他做总统副手参加竞选的”?
  • 曹长青 :奥巴马为何能大获全胜?
  • 凌锋 :永远的新移民
  • 王怡 :为结束60年宗教逼迫发出声音
  • 林保华 :宗教统战王雪红
  • 何清涟 :中国当真“需要一场战争”吗?
  • 曹长青 :共产分子当上纽约市长
  • 袁晓明 :获得幸福的秘诀
  • 余杰 :从一九八九到一九八四有多远?
  • Dennis Prager :世俗的保守主义者认为美国离开上帝,照样能够幸存?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