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安东尼-福鲁的故事
关键词
Antony Flew 人物 安东尼-福鲁 无神论 上帝 进化论 智能设计 伦理道德 
相关文章
余杰: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安东尼-福鲁的故事

作者:袁晓明  
2014-10-01 04:58:22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如果在过去半个世纪,你是全球最著名的无神论者学家,你撰写了数篇最著名的攻击有神论的文章,你在世界各地与多位著名的有神论专家进行辩论,在全球的范围内,你是众多无神论者崇拜的偶像,你突然宣布,你不再是一名无神论者,你转变成一位有神论者,你可以想象,你的宣布在媒体上会造成多大“地震”,在无神论与有神论的两个阵营里会有多大的影响。在震惊之余,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世界最著名的无神论者居然放弃了他的立场,成为有神论者?难道你遇到了一个神迹,从而使你改变了你的立场?

2004年12月9日,美联社爆出了一条重大新闻:“英国的一位哲学家,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他是世界带头的无神论者,这位哲学家改变了他的立场,他通过录像宣布,基于科学的证据,现在他相信上帝的存在。”这位英国哲学家就是安东尼-福鲁(Antony Flew)。由于安东尼-福鲁的历史和地位,这条新闻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了,在全球的范围,报纸、电视、电台、以及互联网将这条轰动新闻做了转载,美联社配合这篇报道又做了两篇跟踪报道。在报道中,美联社还指出,在电话采访中,安东尼-福鲁教授讲到,在81岁的时候,他得出结论,宇宙是由一智慧者所创造,一位智慧者是生命起源以及自然复杂的唯一解释。安东尼-福鲁称自己是一位自然神论者,如美国国父之一汤姆斯-杰弗森那样的自然神论者,也就是说,安东尼-福鲁相信的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但不干预到人的生活之中。

安东尼-福鲁曾经是世界最著名的无神论者,但他却出生于一个牧师的家庭,他在少年时代就读教会学校,按安东尼-福鲁自己的说法,他在少年时代曾经是一位基督徒,但是,他从小都教会的敬拜以及宗教的书籍都没有多少热情,他对政治、文学、哲学方面书籍却有更大的热情在中学毕业的时候,福鲁就已经是一位无神论者了,把福鲁推向无神论者的主要原因就是世上存在的邪恶,福鲁相信世上存在的邪恶与全善的上帝不能同存。后来,邪恶和困难也成了福鲁攻击有神论尤其是基督教的主要凭据。

作为最著名的无神论哲学家,安东尼-福鲁成名于上世纪50年代初,安东尼-福鲁撰写了一篇短文《神学与伪造》,该文最初发表在牛津大学的苏格拉底俱乐部,该俱乐部由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学家C-S- Lewis主持,就神学、哲学、以及科学等领域,牛津的一些基督徒与无神论者们进行对话。《神学与伪造》虽然只有一千字,但该文却是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被转载最多的哲学文献。在《神学与伪造》一文中,表面上,福鲁对神的否定是一般性的,但他却是完全在针对《圣经》里的上帝。福鲁主要以两点否定上帝的存在,首先,福鲁讲述了一个寓言,说两个探险这走到丛林里的一个块空地,在这块空地上,有一些鲜花和野草,一个探险者说,一位园丁做成立这个花园,另一个探险者则说,没有园丁。两位探险者架起帐篷观察,后来一直没有发现园丁的出来,福鲁认为,因为一直没有看到园丁,所谓这个花园是由园丁设计、制作的理论就根本不存在;再者,福鲁直接质问基督教慈爱的上帝,也并非是福鲁的发明,长期以来,无神论者就提出苦难的问题,为什么一个慈爱的上帝允许有苦难的存在,比如那些患有癌症的小孩,福鲁称,基督教的上帝是慈爱的天父,可是当孩子病死于某种绝症的时候,孩子地上的父亲急着为孩子治病,但天上的全能的父亲却没有显示出对孩子的关心,因此,上帝的爱不存在,那么上帝也不存在。

那么,在过去几年里,为什么福鲁会从一位坚定的无神论者转变成有神论者呢?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一句名言“跟着证据走”(Follow the evidence, wherever it leads),那正是福鲁一生信奉的座右铭,过去几十年,他相信证据把他带到了无神论者那里,而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苏格拉底的这句名言也把他带到有神论者的领域。

在福鲁2007年出版《有一位神》一书中,他讲述了他跟着证据走到有神论的经历。

福鲁出生在有宗教信仰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名牧师。中学毕业的时候,福鲁失去了他的信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一个全能、全爱的神与存在邪恶的世界有矛盾。福鲁反对有神论的论点主要是来自哲学方面,他发表的那篇《神学与伪证》正是其论点的代表作,还有他其后出版的《上帝与哲学》,在该书中,福鲁对无神论的论点做了比较系统的论证,他提出,有神论的设计、天体、道德上的论证都是无效的。在《上帝与哲学》出版后的十年,福鲁又推出另一部代表作《无神论的假定》,福鲁提出,讨论上帝的存在应该从无神论的假定开始,如此一来,对于上帝的存在的问题有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论证的负担就完全放在有神论的一边,如果相信有神存在,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基础。如果没有这样好的基础,就没有理性的立场去相信上帝的存在。

除了著书立说,福鲁在过去的几十年更与许多有神论者辩论。福鲁回忆,在他那么多的辩论中,有两场辩论吸引力最多的观众。1976年,他与Thomas Warren在得克萨斯州的登顿市的辩论,有五千至七千人在场观看辩论。另一场是1998年与William Lane Craig在威斯康辛州的马迪森市的辩论,有四千人在场观看。福鲁的最后一场公开辩论是在2004年的5月,辩论的对方是以色列的科学家Gerald Schroeder。出人意外的是,他在辩论会上宣布,我接受了上帝存在的观点。与其说是在辩论,其实是他与Schroeder博士一起解释,现代科学的发展显示出一个更高智者的存在,在所有的相待科学的发明中,最好的发现是上帝的存在。当问到关于生命起源的最新科技是指向一个创造者的存在,福鲁回答,是的,他现在认为是的,主要因为是DNA的发现。产生生命的难以想象的复杂性需要有一个智能的设计者。福鲁指的是DNA中的与电脑软件一样的程序。

福鲁相信宇宙是有一位智者所创造,他相信宇宙中的自然规律是上帝的思想,他相信生命的起源来自与上帝。福鲁自问为什么他相信以上三条,尤其是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他一直在为无神论的观点和立场而战。从根本上来讲,福鲁的转变与他信奉的一句名言有关,这句名言来自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跟着证据走”。

过去几十年,福鲁都是在从哲学方面来论争上帝的存在与否,他的名作《神学与伪证》与科学毫无关系,完全是从哲学的观点来否定上帝的存在,更有感情的成分,他举例,孩子病危,地上的父亲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救孩子,而天上的父(上帝)却无动于衷。福鲁是在问,许多的孩子死于疾病,为什么上帝不去救他们,可基督教的上帝又是一位慈爱的天父,从而上帝就不存在。福鲁现在所说的证据不再是哲学的范畴,而是在科学的范畴。福鲁在这样的科学证据面前再无法坚持自己的无神论立场,转而成为有神论者。有意思的是,许多人居然相信,科学的发展给予证据,让他们成为无神论者,或者更加坚定了他们无神论者的信仰。可是,福鲁的转变正好相反,因为福鲁暂时把哲学和自己无神的立场放到一边,完全有科学的证据来带领他,那样的证据就把他带到了有神的一边,而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则是从科学中去挑选支持无神论立场的证据。

福鲁提问,大自然中的科学定律都是谁来写的?很明显,再伟大的科学家也不能创造科学的定律,他们只能去发现。保罗-戴维斯(Paul Davies)是英国著名的物理学家,福鲁提到戴维斯在Templeton基金的一次讲话,戴维斯说,科学家只有吸收神学的观点,科学才能够得以发展,就算是最无神论的科学家,他们也需要有一个信心,就是相信在自然中有规律存在,并且,人可以去发现一部分规律。戴维斯指出,自然的定律,并非是通过直接的观察而发现,而是通过实验以及数学理论找到,那些定律被以天体程序(cosmic code)写在自然之中,科学家去解读那些程序,从从去发现自然的定律,其实就是上帝的信息,自然的定律的发现提出这样三个问题:

自然中的定律从哪里来?

为什么是这样一套定律,而不是另外一套定律?

为什么这样的定律带来生命(life)、意识(consciousness)和智能(intelligence)?

戴维斯补充说,这些定律非常精细和准确,刚好能够带来和支持生命。戴维斯的结论是,这写定律不是简单给出的,而有更深刻的意义在那里。

福鲁相信,宇宙的规律、生命的来源和存在都不是意外,而在其后有一个设计者,那就是上帝。

应该说,科学的发现把福鲁带到了有神论者一边,但科学不至于能够把他转变成一位基督徒。福鲁仍然需要去面对为什么一位慈爱、全能的上帝允许邪恶和苦难存在。福鲁提到,对于邪恶的存在,有两种解释,一是亚里斯多德的观点,即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但他不干预;另一个观点是上帝给人自由意志,邪恶的产生是人自由的选择,如果上帝每时每刻地制止邪恶,那无疑是对自由意志的破坏。

福鲁称自己愿意更多的了解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他与英国著名的基督教神学家N T Wright做了一个深入的讨论,他把他们的讨论记录收在他的书中。他承认,任何其他宗教与基督教相比,都缺少这样一个组合,有魅力的耶稣与智力高超的圣保罗。

既然作为世界上最坚定的无神论者,跟着证据,福鲁都能够从无神一边走到有神的彼岸,如果你仍然是一位无神论者,你是否也可能有福鲁那样的转变呢?当然,单单是福鲁由无神到有神的转变的故事不一定能成就你的转变,你自己需要更多的信息来获得那带领你转变的证据。



--原载:《袁晓明Blog》,2014-09-25
http://blog.sina.com.cn/yuanxiaoming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每日旧文回放
  • 九喻 :当历史成为传奇、传奇成为神话
  • 刘军宁 :开放的传统:从保守主义的视角看(中)
  • 鲁克 :ACLJ对ACLU的抗争
  • Bruce Walker :长刀之夜75年后
  • 苏晓康 :从德国经验看文革
  • 曹长青 :当今中国有“暴力革命”吗?
  • 龚小夏 :市长大人
  • 李淑娴 :我的丈夫方励之--在方励之教授葬礼上的追悼词
  • Billy :钓鱼岛问题之明辨
  • 桑普 :卖了台湾苹果之后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