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中式腐败如狼似虎,廉政公署缴械投降
关键词
香港 一国两制 统战 共产党 专制 民主 宣传 廉政公署 腐败 中国模式 
相关文章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梁京:十月革命的遗产及其挑战
彭小明:十月“革命”的百年感慨
胡平:十月革命真相

中式腐败如狼似虎,廉政公署缴械投降

作者:余杰  
2013-08-22 07:21:53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一九七四年,香港成立廉政公署,标志着六七年暴动后港英殖民地政权为重建香港,改弦易辙,由港督麦理浩厉行新政,以现代文明的法治代替依赖有牌烂仔控制基层社会的流氓管治,全面清洗政府内部各个机关尤其是纪律部门的集团式贪污,开展了一个新纪元。
--黎则奋《看警队公安化》

“中国模式”从未走出国门,中式腐败倒是席卷全球。

习近平上台伊始,宣称“既要大苍蝇,更要打老虎”,以反腐败赢得民心。然而,周永康之逍遥,刘志军之免死,表明所谓反贪,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在一党独裁的制度架构之下,中共要想肃贪,如同做白日梦。即便将香港的廉政公署照搬到北京,照样水土不服。更加可怕的是,廉政公署尚未走出香港,反倒被内地的腐败文化解除武装、不能动弹了。

反贪局变成贪腐局

中共喉舌宣称,共产党政权虽然没有廉政公署,却有反贪局等行之有效的机构,所以,反贪的胜利指日可待。

然而,一则国际新闻让反贪局沦为笑柄。日前,一个由反贪局官员组成的中国“考察团”,在芬兰入境时被海关拒之于门外。芬兰方面在验证了有关文件之后表示,很明显这是借“考察”之名行“旅游”之实。他们不欢迎这种可耻的公费旅游的方式,尽管这些挥金如土的游客会给当地带来丰厚的旅游收入,但如果容忍这种变相的腐败行为,将大大地损害芬兰国民遵循的道德伦理和法治原则。于是,这些本来打算用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饱览异国风情的反贪局官员们,只好灰溜溜地打道回府了。

九十年代末以来,中国庞大的公费旅游群体席卷全世界。绝大多数时候,这些肥头大耳的官僚们都在世界各地畅通无阻。此次芬兰事件只是一个例外。我曾在巴黎最著名的“老佛爷”百货商店,听到一群官员给家里的夫人或情人打电话,旁若无人地在电话中大声询问,需要买什么牌子的香水、化妆品、衣服和包包。

这一次,反贪局的官僚们大大出丑了。此事件表明反贪局本身已沦为高度腐败的部门。如今,腐败成为中国不得不讲的“政治”。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腐败越反越猖獗。从陈希同到陈良宇再到薄熙来,京沪渝等地的挂有政治局委员头衔的最高官员先后落马,芝麻开花节节高。与敢于染指作为老百姓保命钱的数十亿社保基金的陈良宇相比,陈希同的那一点醇酒美人、相机别墅,不过是九牛一毫而已。而与在海外存款多达数十亿美金的薄熙来相比,陈良宇简直就算是廉吏了。中共高官腐败本领的进化程度,比“大跃进”的速度还要快。

中国并不缺少反腐机构,监察局、反贪局、检察院、政法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等等,叠床架屋,比之大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来,更称得上机构庞大、人才济济。尤其是中纪委及各级纪委,堪称身负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可以对调查对象实施凌驾于宪法之上的“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这是一种不经过正常司法程序的逮捕,让各级官员谈虎色变。用作家李承鹏的说法就是:“红朝拥有了八十一万纪检干部,平均一个纪检干部监视八个官员。这比大明的锦衣卫和检校还要多。外加中央巡视组和四十五个中央督导组,就是八府巡按的套路。”

但是,为什么如此多的机构,仍然不能防微杜渐,将腐败控制在民众可以忍受的限度之内呢?中共又不是不知道腐败会造成“亡党亡国”的可怕结果。当局还精心制作了一部关于苏联老大哥亡党亡国历史的记录片,专门供各级官员内部学习,也是意在警钟长鸣。

于是,有智囊建议说,中国不妨引进香港的廉政公署制度,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是,香港的廉政公署并非茫茫海洋中的一个“孤岛”,它根植于香港的法治传统,依托于香港的公民社会。廉政公署虽独立于其他政府部门,拥有巨大的权力,可以对高级官员展开独立调查,却仍然受到法律的制约和舆论的监督。没有严密的法治,有新闻自由,何来廉政公署?而廉署体制一旦移植到大陆,则立即就会水土不服、半途而废。

中共的宣传机构声嘶力竭地号称中央有反腐败决心,事实却是老虎越来越凶。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共坚持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此制度一日不改,反腐败便一日师老无功。即便像变魔术般地变出一百个廉政公署来,也无法遏制腐败如干柴烈火般的蔓延之势。

台湾引进廉署,中国按兵不动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台湾的廉政署正式挂牌成立。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在揭牌致词时说,希望廉政署成立之后,能够让公务员“不愿、不必、不能与不敢”贪污,他形容廉政署是“防贪的主力”。

此前,有分析人士指出,台湾民主化之后,一直仍未建立廉洁政府和透明执政的传统,殊为可惜。而仿效香港廉政公署的廉政署成立之后,则将对有效提高政府的透明度、防范贪污腐败有极大的帮助。

就在台湾廉政署成立的前一天,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浙江和江苏两名因贪腐被判死刑的前副市长,已于当天上午执行了死刑。这两名被处死的前高官是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和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前者贪腐数额近两亿元人民币,后者贪腐总额也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最高法院发言人孙军工说,许、姜两人都曾担任主管城建的副市长,主要犯罪行为都与土地审批有关,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他表示,“对于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的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的,坚决判处死刑,绝不手软”。

然而,亡羊不补牢,腐败难遏制。首先,虽然许、姜二名巨贪付出了卿卿性命,但因为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之下,官员腐败的机会太多、诱惑太大,他们的后继者还会络绎不绝地跟上。当年,革命者夏明翰走上刑场时吟诗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如今,在中共的官场上则是“砍头不要紧,只要捞钱多。杀了许和姜,还有后来人”。夏明翰若地下有知,恐怕会气得吐血,发誓再也不革命了。

其次,许、姜之流虽死有余辜,但他们所造成的损害已经无法弥补了:被他们圈出去的土地再也收不回来,被他们暴力拆迁的民居再也不能复原。提拔他们的更高级的官员不会受到查处,而被他们迫害的民众也难以平反昭雪。寥寥可数的几个贪官的落马,无法让整个体制获得新生。换言之,中共之病,是制度之病,已然病入膏肓,单单靠挖掉屁股上的几块腐肉,并不能起死回生。

台湾引进廉署之后,很快就能运作无碍。因为台湾的民主制度已经初步建立,三权分立基本成形。但是,中国却无法复制廉署的成功经验。据说,深圳市曾计划在反腐的制度创新方面先行一步,引入香港的廉政公署制度。但是,雷声大,雨点小,忽悠了多年,深圳的廉政公署仍未成立,更不用说在更高的政府层面增设廉署了。

原因很简单,设立廉政公署的前提,是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民主化、三权分立,并且在民间社会有新闻监督及成熟的公民社会的参与。廉政公署必须依托于这样一整套的政府架构和社会机制。它不是空中楼阁,不可能独立存在。

作家李承鹏在分析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反腐为何失败时指出:“帝国只相信两样东西:一是道德,二是酷刑。可从逻辑上,如果道德对约束官员有用,要那些下三滥刑罚干什么,如果酷刑是灵丹妙药,乡试、殿试何不考《论剁去贪官手脚、耳鼻制成人棍置于酱缸对未来吏治的可持续性发展》,至少字面看上去更有震撼力。”显而易见,在中共一党垄断权力的格局之下,即便在反贪局、检察院、监察局、纪委等已有机构外设立廉政公署,该机构仍须听命于各级党委书记,那又成了共产党自己监督自己的花瓶机构。

近墨者黑,廉署不廉

汤显明成为廉政公署成立三十九年来首位被调查的卸任专员,廉署贪腐风暴继续发酵,廉署的金字招牌受到沉重打击。

我第一次知道廉政公署这个机构,不是在书本上,而是在香港电影和电视剧中。鱼肉百姓、家财万贯的高级警官雷老虎等人,一遇到廉署人员,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乖乖伏法。少年的我,看到这样的场景,热血沸腾、快意恩仇,恨不得自己也成为西装革履、铁面无私的廉署成员。

“廉署的咖啡”是一个不言自明的俚语。在中国,异议人士常被国保警察请喝茶,不过我向来只是一杯白开水,绝不喝他们的茶。不过,“被喝茶”不是耻辱,而是光荣,没有被国保请喝过茶的知识分子,说明对当局是“无害”的。反之,被廉署请喝茶的人,非富即贵,非贪即腐。廉署出手,大快人心。

在内地的权力架构中,因为党大于法,所以反贪成为空话。左手管不住右手,人民只好出手。一九八九年,广大民众对当时遍及各个领域的“官倒”忍无可忍,走上街头抗议,结果招致解放军的血腥镇压。之后的二十多年,中式贪腐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无论是担忧腐败会“亡党亡国”的胡锦涛,还是誓言要“打老虎”的习近平;无论宣称给自己留下“最后一口棺材”的朱镕基,还是号称要像屈原那样“九死而不悔”的温家宝,在蔓延全党的腐败面前,最终都束手无策,甚至自己亦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据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数月前发布的二零一二年全球“腐败感觉指数”(Corruptions Perceptions Index)显示,中国的得分为三十九,远不及格,廉洁度在全球排名第八十名,比前一年下滑五位。

廉署经验可以救中国吗?台湾不就虚心学习香港经验,设立了廉政署吗?新加坡、韩国等亚洲国家,不都是设有类似的机构吗?研究反腐败问题的学者罗伯特?克利特加德在《控制腐败》一书中指出,香港的廉政公署已经成为香港突出的法律、政治和道德力量,而且它也可能是发展中世界最大和最著名的反腐机构。来自“透明国际”的报告也指出,近年来,许多国家政府谋求引进独立的廉政机构或委员会以支持探查腐败行为的努力。考虑到预防胜于告发,一个拥有适当权威的负责调查和监督的机构在确保预防措施的认定和实施上可能会好得多。

然而,香港的廉署经验非但没有引入内地,反倒是内地的腐败歪风刮到了香港。连一直以来被当作香港法治精神标杆的廉政公署,也沦为“近墨者黑”的牺牲品。香港不仅要忍受内地飘呀飘地就飘过来的阴霾,更不得不承受内地腐败文化的腐蚀。野蛮总是比文明更有力量。关于汤显明超标请客及接受礼品的事实,内地便有高官不以为然地说,那是礼尚往来,根本无足轻重,香港人何必小题大做?

廉署不廉,连累得香港亦不香。九七之后,不是内地向香港看齐,却是香港被内地同化。当年,共产党的《新华日报》攻击国民党“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如今,香港糊里糊涂地“回归”到“党妈妈”的怀抱之中,自然被独裁之灾碰得头破血流。



--原载:《民主中国》,2013-08-18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5735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2017-10-26  [结构]: 三个理由准确,到位
  • 2017-10-23  [早立]:遗责共产党爆行 在中国這一共产党爆力统治的人
  • 2017-10-23  [亭亭]: 我爱加拿大!我爱魁北克! 面纱见鬼去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2017-10-21  [老右派]:资先生令人敬佩 喜欢读资先生的文章

  • 每日旧文回放
  • 曹长青 :反战者们真的热爱生命吗?
  • 史东 :有些美国长大的华人实在太Naïve!
  • 廖建明 :Truth, lies and politics
  • 吴惠林 :台湾会走向“奴役之路”吗?
  • Alan M. Dershowitz :真主党是黎国平民死伤真凶
  • 新唐人 :我的路--陈凯介绍(一)
  • Adam Lerrick :华尔街日报:奥巴马和税收引爆点--纳税人能被逼迫多久?
  • 冉云飞 :高举戈倍尔的伟大旗帜
  • 何清涟 :北京为何不“攘外”了?
  • 余杰 :以爱和自由战胜龙的阴影--读《柴玲回忆:一心一意向自由》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