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为暴政背书的基督徒学者梁燕城
关键词
共奴 梁燕城 基督徒 亲共 海外华人 中共暴政 
相关文章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三)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二)
应天祛共:要中国,不要中共国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一)

为暴政背书的基督徒学者梁燕城

作者:余杰  
2013-07-29 16:21:31  
发表评论 [10]  推荐本文  正体


在海外华人基督教界,梁燕城多少算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士。他于一九五一年出生于香港,获得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加拿大维真神学院,并在加拿大创立“中国文化更新研究中心”,编辑出版中文学术文化季刊《文化中国》。在海外及中国国内的若干神学、哲学的学术研讨会及教会的布道会上,常常可以见到他的身影。

二零一二年三月,作为中国“全国政协特邀委员”的梁燕城在北京出席被中国民众称为“花瓶盛会”的政协会议。当时,藏人自焚前赴后继,震惊国际社会。梁燕城在会议期间对媒体表示,藏人自焚是“消极恐怖主义”。这一言论被中共媒体当作“海外华人的代表性看法”而大范围地报道和转载。这种扭曲事实、罔顾公义的言论,堪称梁燕城迄今为止献给中共政权的一张最大号的“投名状”。

背叛信仰诚可悲,卖身为奴不自知

日前,梁燕城出席在温哥华召开的“习近平时代的改革展望”研讨会,时事评论员刘淇昆就有关言论当场质问说:“梁先生可能注意到了,这一两年连续有一百多位藏人自焚,其中以青年人为主。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惨剧。面对人类历史上这么严重的惨剧,有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污蔑藏人自焚是‘间接的恐怖主义’。我想请梁先生评论一下这个狼心狗肺的言论。”

梁燕城回应时,再次强调了藏人自焚是恐怖主义的说法:“我看你说狼心狗肺大概是指我了。因为我提过西藏的自焚是一种消极的恐怖主义。我曾经指出,自焚是不好的事情,宗教不容许自焚。我说是消极恐怖主义,就是不是杀其他人,是杀自己,是要达到政治目的。我的意见是说这样子达不到目的。”

记者事后采访刘淇昆,刘淇昆分析认为,梁燕城的说法完全不通:“消极的恐怖主义,从词义上讲不通。恐怖主义是一种极端的暴力行为,加上消极的形容词,变成‘消极的极端行为’,根本是不通。自焚是自杀的一种形式,是最惨烈,最痛苦的自杀,它一丝一毫都不伤害别人,怎么扯得上是恐怖主义呢。梁燕城的本意其实想说,藏人自焚是间接的恐怖主义,或者是变相的恐怖主义,这种言论不但说明他毫无心肝,而且说明他水平的低下。”

刘淇昆说,就连中共的宣传机器也不敢渲染藏人自焚是恐怖主义,它需要有人为他粉饰遮羞,对藏人倒打一耙,而这样的言论最好是来自海外。于是,“梁燕城这种狼心狗肺的言论就应运而生了,梁燕城是海外华侨,披着基督教牧师的外衣,又被捧为藏学家。他的这种丧心病狂的污蔑正是中共需要的。中国政府在国内广泛宣传梁燕城的藏人自焚是恐怖主义的谬论,借以欺骗蒙蔽广大民众。”

刘淇昆把梁燕城看简单了,学富五车的梁燕城,水平并不低下。梁燕城之所以拿出“消极恐怖主义”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来,决非一时失言,也不是文理不通,而是精心设计、通盘算计的结果。梁燕城当然不会奢望良知尚存的人们认同他的看法,他在意的只是中南海对此一帮闲言行的评估。在揣摩掌权者的心思意念这方面,梁燕城这位曾修习佛教、自称开过“天眼”的学者,确实有一般人不具备的“第二视力”。

不过,这并不是梁燕城第一次为北京背书。此前,梁燕城多次在香港媒体的专栏中辱骂李柱铭“羞辱中国”,嘲笑陈巧文才是“跳梁小丑”,攻击黄毓民“心灵残缺”。凡是中共不喜欢的民主派人士,都是其眼中钉、肉中刺。作为海外华人基督教界的“代表人物”,梁燕城多次为中共的宗教政策辩护,无视中国家庭教会受到严重打压的事实。圣经中说,基督徒当“与哀哭者同哀哭,与捆绑者同捆绑”,梁燕城却置圣经教导于不顾,选择了一条博取荣华富贵的终南捷径——“与刽子手同拿刀,与淫乐者同淫乐”。

对此,有一位中国的传道人愤怒地指责说:“我曾听过梁大牧师的传道,对他吹捧中共统治下大陆人民有信仰自由表示愤慨,我问他:你在传道时是不是有官方的人陪同?他说有,是宗教事务委员会的。我又问:你有接触国内的自由基督教会吗?他说没有。我说:那么,你一不能自由传道,二又没有接触占全国基督徒三分之二的信徒,你有什么根据说大陆人民有信仰自由呢?他无语了。”

梁燕城曾在文章中自诩“我一向都是单枪匹马,笑傲江湖,黄泉道上独来独往。从不属建制派中人,对中国亦是不卑不亢地对话,从没有组织自己的支持群众,去建立势力”。一个早已被中共收入囊中的奴才,居然标榜“独立”和“不卑不亢”,自欺欺人,无过于此。如果说政协委员还不是“建制派”,那么何谓“建制派”?

二零零七年在美国费城举行的“使者协会”差传大会上,梁燕城亦是讲员之一,我与他简单交谈过几句。听说我是四川人,他便得意洋洋地炫耀说,他被四川大学邀请去办一个宗教研究所,有数百万研究经费,还得到一套宽敞的房子。当时,我心里就想,难道你就值这么一点钱吗?

在维基百科关于梁燕城的条目之下,有如此介绍:“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他先后被聘为中国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客座研究员、黄山文化书院客座教授及《寻根》杂志通讯编委;被委任为加拿大国家团结委员、复旦大学、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兰州大学和山东大学客座教授。”头衔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再加上“海外特邀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可以享受尊荣的副部级待遇了。“城头变幻大王旗”,一九八九年的时候慷慨激昂的梁燕城,会料到如今自己居然与屠夫一起欢宴吗?

当年的梁燕城如何评论“六四”?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发生,身在香港的梁燕城愤怒地撰文谴责中共之暴行,宣布移民加拿大,与中共誓不两立。我在一本由中国信徒布道会、中国福音会联合出版的文集《基督教与近代民主发展》中,查到了梁燕城撰写的文章。

这本由邱清萍、傅邦宁合编的文集中,收入了梁燕城的两篇论文,可见当时梁燕城在海外华人基督教界是畅谈民主自由、斥责专制独裁的先锋人物。梁燕城在文章中指出,中国有一个屠杀的传统:“由于中国君主自我无限化,‘六四’屠杀事件便不足为奇了。事实上中华民族自秦始皇起,这种‘六四’式屠杀,或是对民众的迫害,便层出不穷,只不过‘六四’事件是在全世界记者众目睽睽下进行而已。……回首中国古代的酷刑残杀以及白色恐怖,再看今天发生之事件便知道其实是过往历史的延展。由秦始皇到邓小平,仍然无大改变。这个屠杀的传统竟然成为我们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而我们背负着的是历史的伤痕,是民族的苦难!”

梁燕城在文章中呼吁,中国人必须正视已经扭曲的民族文化,他试图唤醒中国人沉睡的忏悔之心:“中华民族二千年来,在暴政中受了长期的灾难,却没有一个痛心的忏悔,也没有寻求彻底改革之道。……正因为中国人的悔罪意识较弱,每当犯错便千方百计搪塞狡辩,务求不影响面子,甚至为了挽回面子而不择手段,这也是‘六四’屠杀原因之一。”

同时,梁燕城从‘六四’屠杀期间奋起反抗暴政、救死扶伤的学生和市民身上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北京民运学生令到中国人团结起来,他们的死为中国带来了新的生命。北京大屠杀发生的时候,老百姓抬着公园的椅子,或用三轮车把伤者和死者送去医院。又有一些人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坦克,不顾自身的安危去救人,把人类的互助帮助,互相爱护的精神表现出来。我们看见真正有人愿意为他人牺牲,流露人类的高贵品质,在地狱的黑暗里显现出了一线天国的亮光。……中国的希望是建基于中国人愿意这样牺牲,愿意团结、互助,愿意继续这样去追求真理。北京学生的死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他们的血没有白流,因为他们唤醒了我们中国人。”

人们能够相信以上这些正义凛然的言论,与今日无耻之尤的“消极恐怖主义”的歪理邪说,竟然出自一人之口吗?今日之梁燕城成了昔日之梁燕城针锋相对的敌人。如果说昔日在天安门广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学生和市民是民族良心的代表,那么今天用惨烈的自焚来争取自由的藏人同样让人肃然起敬。否定今天的藏人,也就等于是与昔日天安门的学生和市民决裂。

梁燕城堕落的轨迹清清楚楚,梁燕城的变脸几乎跟翻书一样快。如果不是白纸黑字记载下了这些文字,今天的梁燕城一定会矢口否认当年他说过这些话。对于自己亲手写下的铿锵有力、义正词严的文字,梁燕城一定后悔不已——谁能想到共产党居然起死回生、大国崛起呢?

没有悔过书,政协委员的证书岂能轻松到手。那么,梁燕城是如何在北京当局面前“忏悔”的呢?共产党一向注重“批评与自我批评”,梁燕城“浪子回头”的“最佳表现”就是,辱骂自焚的藏人为“消极恐怖主义”。这份厚礼,北京当然笑纳之。于是,聘请梁燕城担任客座教授的大学的名单,又将增加一长串。

潘霍华与穆勒:谁是梁燕城的榜样?

对于梁燕城的“认祖归宗”,一位曾受过其影响、将其讲座的录音带放满箱子的年轻传道人Peter Koo,写了一篇题为《从“梁燕城称藏人自焚是消极恐布主义”思想到“潘霍华的追随基督”》的文章,对他曾经尊重的恩师梁燕城提出了尖锐的质问:当将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看的时候,不知道梁博士如何“评价”潘霍华的行动?同样面对着政权,不知道梁博士会否将潘霍华的行动为“积极恐布主义”?潘霍华在做什么?他在行恐布主义(行刺一国之君还不是恐布主义?他不是以“杀人”的手段来达到“政治”的目的吗)?还是他在实践信仰?

当年,刺杀希特勒的行动失败之后,潘霍华被盖世太保逮捕入狱。在狱中,潘霍华写了许多信件、诗文,死后辑成《狱中书简》一书,如今成为极具价值的基督教经典著作。潘霍华不屑表面的信仰、无意义的宗教架构和抽象的神学语言;这些对于在战场和集中营的杀戮和混乱中哀嚎的百姓,是空洞没有生命的答案。他也抨击在乱世里,教会只在意维持其神职人员的权益、本身地位的巩固,表现出来的,只是服事自己,而逃避个人责任。潘霍华痛陈:“对于那些在耶稣基督里最软弱、最无防卫能力的弟兄姐妹之死,教会有罪了。”

潘霍华在纳粹暴政下的处境,跟今日在中共暴政下的基督徒颇为相似。Peter Koo在这篇文章中指出:“不用多言,潘霍华的行动是对教会和神职人员的控诉,他所面对的,其实并不是一个恐布政权,而是当时并没有追随基督,以致“不成教会”的教会。他所行的,并不是恐布主义,而是要去唤醒那些灵里已死的心灵。”最后,他反问说:“今天,我们所面对的是什么?我们所言所行,是否又是“恐布主义”?当灵性已死的人成为领导教会的“神职人员”时,就真是“恐布”了!”

对于左右逢源和中西通吃的、“不是基督徒的基督徒”的梁燕城来说,他希望用灵魂从中共那里换到什么呢?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似乎还不能满足他日渐膨胀的胃口。难道他还想当中共御用教会“三自会”的主席吗?或者是垂涎于金陵神学院院长的位置?对于真正的基督徒来说,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不过是一杯越喝越渴的水,梁燕城却沉溺其中,完全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在饮鸩止渴。在梁燕城的眼中,潘霍华显然是一个螳臂挡车、不自量力的傻瓜,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也是如此。梁燕城要效法的榜样,是另外一个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成功的基督徒”——希特勒的御用大主教穆勒。

希特勒上台之后,计划进一步将西方社会非基督教化,并且用一种新的、更为真实的雅利安至上论取而代之。在希特勒看来,基督教所倡导的博爱、谦虚、慈善和诚实等品质是妇人之仁,是弱者的道德,是“西方病入膏肓的信号”。德国历史学家克劳斯.费舍尔在《纳粹德国》一书中引用了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的名言,“只有十足的傻瓜才会站在讲坛上向老妇人布道”,他明目张胆地说,基督教与国家社会主义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纳粹认为,除非基督教服务于第三帝国,否则它没有存在的价值。

于是,作为希特勒的“新教教会事务顾问”和纳粹的“思想巫师”的路德维希.穆勒,奉命将德国的教会统一成一个“积极的基督教”,一个服从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元首”的雅利安人的教会。一九三三年九月,穆勒当选为德国的“国家主教”。刚一当选,他就发布命令,所有的神职人员必须是雅利安血统,并宣称“耶稣是雅利安人的耶稣”。他还公开支持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一九四五年七月三十一日,由于担心被盟军逮捕并公开审判,穆勒在柏林自杀,追随他的主子希特勒去了。

人固有一死,潘霍华的死如明光照耀,穆勒的死却不若一只臭虫。过于聪明的梁燕城,偏偏选择后者的道路,他的舌头是敞开的坟墓,地狱的烈火正在等候着他。



--原载:《纵览中国》,2013-07-25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2089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真驚訝  2013-07-31 17:00:28  



這實在太吃驚了!我書櫃還有梁燕城先生寫的「慧境神遊-漫遊東西哲學諸境界」,裡面把他信仰基督的歷程寫出來。對這本書感覺是受惠良多,怎麼會今天卻變成這樣?
他在此書中的誠懇與徹底的自我檢討,難道今天都忘記了?
很難過,為他迷失的靈魂禱告吧!
願聖靈能點醒並能引導祂歸回正路!


[2] 发布者:paul  2015-06-24 08:11:58  

余杰是希特勒迷!!!


[3] 发布者:paul  2015-06-24 08:15:25  

我寧可相信梁燕城!
這個余杰口口聲聲效法希特勒!
一個基督徒還去見達賴
是要讓達賴迦持???


[4] 发布者:想多了解基督教和梁燕城  2015-06-24 10:21:23  

上google youtube 搜一下梁燕城 howtindog


[5] 发布者:次山软  2015-06-25 12:51:26  

一个披着宗教外衣的中共统战特务。同李储文、丁光训、傅铁山是同一类,更象阮次山。


[6] 发布者:持守真道  2016-01-23 01:27:35  

梁燕城先生的见证抬高佛教,梁先生扭曲基督信仰,见他的《重大消息:中国基督教政策全面改善》。目前他还迷惑不少人。


[7] 发布者:好消息  2016-01-23 01:30:32  

支持余杰弟兄的文章


[8] 发布者:余杰好文  2016-01-26 08:57:02  

犀利

很棒


[9] 发布者:喜火  2016-03-15 01:13:42  

荒謬

只因梁燕城不是泛民派!
此論乃走火入魔之言論!


[10] 发布者:luke  2016-04-12 08:15:19  

好文章!

人固有一死,潘霍华的死如明光照耀,穆勒的死却不若一只臭虫。过于聪明的梁燕城,偏偏选择后者的道路,他的舌头是敞开的坟墓,地狱的烈火正在等候着他。








最新评论
  • 2018-01-23  [悠忽]:毛共國 毛共國信共产主义?這位是在開玩笑還是
  • 2018-01-23  [忽悠]:太平天國 太平天國信基督教?這位是在開玩笑還
  • 2018-01-21  [早年]:千万个郭文贵站起来 巴拿文件暴光及大陸富商郭
  • 2018-01-21  [blockbuster]: 这是方舟子同学的更新版么? 关于马可
  • 2018-01-20  [FangZhouZi]: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耶稣的历史真实性问题
  • 2018-01-20  [Richard. Tang]:資料過時了,極權專制現正在重臨 連結顯示 文
  • 2018-01-19  [good read]:good read good read
  • 2018-01-19  [黃偉棠]:中國文化是垃圾 中國文化是垃圾
  • 2018-01-18  [jimchar]:观摩 学习,借鉴
  • 2018-01-16  [达铭]:这么说楼上你承认 这么说楼上你承认共产主义杀

  • 每日旧文回放
  • 九喻 :从Multiculturalism说到Bilingualism
  • 刘军宁 :文明即驯化--用宪政驯服统治者
  • 国际动物保护组织 :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白宫前抗议,揭露中国皮草行业残暴虐待动物
  • 秋风 :生育选择应属于家庭理性行为
  • 张三一言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 曹长青 :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
  • 何清涟 :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 何清涟 :威胁生存的中国发展方式
  • 何清涟 :新闻自由难期,言论管制日苛
  • 何清涟 :权力寻租:天津重演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主因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