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环保诚可贵,主义不要来--读瓦茨拉夫-克劳斯《环保的暴力》
关键词
瓦茨拉夫-克劳斯 Vaclav Klaus 环境主义 左派 宣传 全球暖化 环保的暴力 环境 圣经 上帝 科学 
相关文章
魏京生:什么是十月革命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梁京:十月革命的遗产及其挑战
彭小明:十月“革命”的百年感慨

环保诚可贵,主义不要来--读瓦茨拉夫-克劳斯《环保的暴力》

作者:余杰  
2013-07-12 05:11:17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瓦茨拉夫-克劳斯(Vaclav Klaus)是捷克最重要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对当代捷克的影响力仅次于已故的哈维尔。哈维尔是捷克乃至欧洲反抗暴政的道德和良心标杆,以政治受难者和富于创造力的作家的身份,在捷克政治转型过程中扮演了引导者和守护者的角色。不过,哈维尔在总统位置上的时候,宛如在立宪制下的英国国王,大都是垂拱而治、行礼如仪。与之对应,克劳斯是一个实干型的人才,他全盘规划了捷克经济转轨的方向和步骤,带领捷克迅速实现私有化和走向自由市场经济,使捷克成为前苏联卫星国中最快恢复经济活力的国家之一。

克劳斯早年便参与民主运动,由于介入“布拉格之春”,一九七零年被从社会科学院调职,此后十五年间一直在一家银行担任无足轻重的职务。一九八七年,克劳斯参加“经济学家小组”,倡导经济改革。一九八九年,他参加哈维尔组织的“公民论坛”,同年十二月任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财政部长。天鹅绒革命后,在哈维尔担任总统其间,克劳斯曾出任政府副总理和总理。克劳斯与哈维尔在若干议题上存在分歧,合作并不完全愉快。比如,在政治议题上,哈维尔比克劳斯更偏右,更亲美,并明确支持伊拉克战争,而克劳斯则以强硬的反战立场著称;在经济议题上,克劳斯则比哈维尔更偏右:哈维尔倾向于欧洲传统的福利政府,而克劳斯是哈耶克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拥护者。二零零三年和二零零八年,克劳斯两度当选捷克总统,大刀阔斧地深化经济改革,使捷克经济蒸蒸日上,其声誉也臻于顶峰。

“环保主义”是极权主义的改头换面

在总统任上,克劳斯忙里偷闲,写出了一本让人振聋发聩的著作《环保的暴力》。在环保成为一种几乎不能公开质疑的“主义”,成为美国作家克莱顿所说的“今天西方世界最强大的宗教之一”的时候,克劳斯却一反主流的全球气候变暖的灾难性论调,以经济学家丝丝入扣的实证态度和政治学家高瞻远瞩的洞察力,冒着被指责为“政治不正确”的风险,挑战“环保主义是不证自明的绝对真理”的神话。

在美国国会的一次演讲中,克劳斯指出:“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对自由、民主、市场经济和社会繁荣构成最大威胁的,已不是专制主义,而是那种野心勃勃的、自大的、肆无忌惮的环保主义政治运动意识形态。”这个结论稍嫌夸张,因为“另类专制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中共这一毛式极权主义与权贵资本主义的结合体--仍然在威胁着世界和平并阻碍着人权的普及。不过,作为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的“环保主义”的危害性,近年来确实越来越大,它已然变成一道紧箍咒,深深地镶嵌在人们头上,让人们无法自由思考和独立判断。

克劳斯并不否认公众都应当高度关注环境问题,也赞同政府制订“非环保主义”的环境保护政策。但是,他坚决不接受打着环保的旗号建立一个严格控制民众日常生活的大政府的模式--这正是环保主义者的理想,他们甚至“妄图通过一项全世界性的、中央性的规划,取代自由和自发的人类演变进程”,比如建立一个凌驾于现有国家和国际组织之上的、关于碳排放数额的全球性分配机制。运行这套机制的人和机构,便自动拥有了宛如万王之王般的地位。

克劳斯指出,环保主义者对待大自然的态度,与专制主义者对待经济问题的态度不谋而合。“两者皆旨在以所谓最优的、集中支配的、‘全球性的’世界发展规划来取代世界和人类自由自发的演化。这种方法论,就像其苏维埃式专制主义的先例一样,是乌托邦式的,所带来的结果只能是与初衷大相径庭、南辕北辙的。与其他乌托邦一样,这样一个乌托邦同样也是只能以限制自由、以少数人凌驾于广大群众之上指手画脚来实行。”环保主义者控制大自然的野心,与顺从国家权力的奴性,奇特地扭结在一起--他们的理想的达成,不是依靠公民社会的自发努力,而是国家的强制性的力量。所以,作为一个生命的大多数时间是在苏维埃式专制主义体制中度过的人,克劳斯强烈感到自己有义务反抗“环保主义”对自由、民主、市场经济和繁荣的愈演愈烈的威胁。他指出,“环保主义”只不过是“传统极左”在当下的化身而已,它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民粹主义,而“民粹主义关系到民主制本身的存亡”。

美国人类学家和政治学家斯科特(James C. Scott)在《国家的视角:那些试图改善人类状况的项目是如何失败的》一书中,细致地分析了二十世纪的那些试图改变人类状况的大型项目和运动最终惨败的原因。从修筑大坝到农业集体化,从填海造田到大规模移民,这些“希望使用国家权力为人民的工作习惯、生活方式、道德行为、世界观带来巨大的、乌托邦式的变化”的做法,最终无一成功。比如,苏联和中国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不仅是人权灾难,也是生态灾难。

是相信上帝的护理,还是相信人类的自我规划?

在书中,克劳斯列举了一些环保主义者的论调,说明这些人企图干涉每个人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并进而剥夺人的自由和权利到了何等地步:德国的某些环保主义者认为,“生态危机只有通过独裁主义的手段方能解决”,建立一个“精英主义的救世政府”势在必行。美国经济学教授博尔丁扬言,因为人口膨胀将超过地球承受的极限,“生育权应该成为一种个人可以买卖和交易的适销商品,但应当受到国家的绝对限制。”而英国记者蒙贝尔特对解决碳排放的问题更有一种斯大林式的规划:“每个公民每年应该获得一定的免费二氧化碳配额,可将之用于购买天然气、电力、汽油、火车票和飞机票。配额用完之后,必须向其他有剩余配额的人购买。”如果他们的建议被政府采纳并实施,那样我们的生活离《一九八四》中阴郁的场景就只有半步之遥。

二十世纪人类惨痛的历史,就是滥用国家权力来重新塑造整个社会的恐怖经历。难道二十一世纪还要将其改头换面为“环保主义”而重演一次吗?斯科特分析说,对自然和社会的简单化的管理制度,作为宗教信仰的极端现代主义,独裁的权力以及软弱的市民社会,为社会灾难和自然灾难的泛滥提供了条件。他再三警告说:“一个受到乌托邦计划和独裁主义鼓舞的,无视其国民的价值、希望和目标的国家,事实上会对人类美好生活构成致命的威胁。”在那样的国家之中,被设计出来或规划出来的社会秩序一定是简单的图解,而忽略真实的和活生生的社会秩序的基本特征。

于是,争议的焦点出现了:我们该相信上帝的护理,还是相信人类的自我规划?克劳斯未能从神学的角度来阐释“环保主义”的荒谬,这是本书的一个缺陷。也许,在全面世俗化的和所谓“多元化”的欧洲,若视圣经为真理,从古旧的基督信仰中寻求智慧,已然成为一种遭人嘲笑的行为。我在欧洲访问时,跟很多欧洲一流的知识分子交谈,他们都认为圣经是一本没有那么重要的寻常著述,基督教是一种已经过时的宗教,解决环保难题不妨从东方神秘主义中寻找灵感。我当然不同意这样的看法,作为一名基督徒,我坚信圣经是绝对的真理,亦是解决环保议题的最高智慧。要对抗“环保主义”咄咄逼人的势态,仅仅靠着古典自由主义的思想资源是不够的,还需要寻求更高的价值支撑--那就要求我们回归圣经。

圣经早就启示人类,人不是世界的掌控者,惟有上帝才是掌控者,上帝看不见的手在掌控着人类和世界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换言之,我们生活在一个上帝创造和护理的“天父世界”当中。惟有承认这一事实,人类才能以谦卑之心面对世界:一方面,对科技的力量保持反省的维度,精心呵护我们所生活的地球;另一方面,不必为二十世纪长达一百年的时间气温上升零点六摄氏度而感到惊慌失措,甚至跪倒在“环保主义”的宝座前,出让自己宝贵的自由和权利。

面对甚嚣尘上的“环保主义”,我们该怎么办?

克劳斯特别欣赏自由基金会的丹尼斯的一句名言:“人类的最佳环境就是自由的环境。”与哈耶克一样,克劳斯关注的焦点在于如何捍卫人的自由和权利。他切中肯綮地指出:“全球变暖的话题,与其说是自然科学,毋宁说是社会科学,与其说是气候学,不如说是经济学,与其说是谈论气温平均上升零点几摄氏度,不如说是讲人及人的自由的问题。”所以,无论以何种借口企图侵犯人的自由和权利--包括打着冠冕堂皇的环保的幌子,他都充满了警惕。

这是一场绝地反击式的论战。克劳斯在书中批驳了“环保主义”的代表人物--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主导拍摄的电影《难以忽视的真相》。二零零七年,戈尔和联合国组织“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他“唤醒了对由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危险的意识”。克劳斯曾与戈尔展开公开的辩论,他一一历数其引用的若干数字和论据都是伪造的,并将其形容为一个“妄图充当救世主的政客”。

许多西方政客、演艺和体育明星都会以环保主义者的公共形象为自己加分,常常危言耸听、满口仁义道德,却从不身体力行自己倡导的“低碳生活”的理念。比如,戈尔的家宅是用电特大户,所耗电量是美国家庭平均数的二十倍;戈尔家中有多辆大排量汽车,他出行还常常使用私人飞机。对此,克劳斯嘲讽说:“环保主义者当然不愿重新回到卢梭式的野蛮人时代,以及他所谓的田园生活当中--至少在他们自己的现实生活中不希望这样。”

克劳斯揭穿了环保主义的虚伪和矫情,那么,他对环境问题有何高见?克劳斯指出:首先,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无数的小事上。比如,关掉不必要亮着的电灯,舍弃无用的电子产品,避免购买大排量汽车,避免使用从遥远国度进口的产品。他谈到一个有趣的例子:他到日本某地访问,当地盛产高质量的矿泉水,但在午餐时,桌子上摆放的全都是产自法国的依云矿泉水--而大家讨论的话题恰恰与环保有关。克劳斯建议说,与其高言大志、发表宣言甚至起草法律,不如从将桌子上的矿泉水换成“在地产品”做起。

然而,要做的几件大事是:必须创建一种社会制度,通过其民主的政治机制保障人的自由,通过其主导的经济机制,即市场、灵活价格以及明确界定的产权关系,保障经济和合理性。克劳斯强调:“这种系统与生态理性是一致的,是通往繁荣的唯一道路。”也就是说,环保不是国家借以侵犯公民自由和权利的说辞,环保是公民社会自发的意识和生活方式。

最后,克劳斯给出几条最重要的忠告:让我们为自由而非环境奋斗;让我们不会要把任何气候变化置于自由和民主等根本问题之上;我们不要自上而下地组织人家的生活,让我们容忍每个人的生活方式;让我们不要容忍科学的政治化,不要接受科学共识的错觉,这只不过是高声的少数而绝不是沉默的大多数所达成的共识;让我们对人类社会的自发演变保持谦卑的态度,让我们相信其隐含的理性,不要试图将其延缓或改变其方向;让我们不要被灾难性的预测所吓到,也不要滥用这种预测来为人类生活中的不合理干预进行辩护。如此,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



--原载:《纵览中国》,2013-07-10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1904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2-16  [早立]:蔡书记的去留考验当今核心 及中国的方向 习近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每日旧文回放
  • Patrick J. Buchanan :邪恶时代的一个好人
  • Primo Levi :灰色地带(四之一)
  • 寒山 :毛泽东“粉丝”二进宫
  • 袁晓明 :美国医改的争议焦点
  • 程成 :曹长青台湾社区演讲∶靠人民自己结束专制
  • 高文谦 :中国若进步,必须彻底批毛--驳李捷兼下战书
  • 余杰 :减肥之后的中国利人利己--谭宝信《跛脚的巨人:中国即将爆发的危机》
  • 境界 :寻找穿越激辩的“窄路”--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
  • 刘军宁 :民主资本主义需要什么样的道德文化?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