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天堂不在人间
关键词
天堂 圣经 上帝 基督教 中国社会 共产主义 乌托邦 刘亚洲 美国价值 人性 
相关文章
余杰:我们内心的斯大林主义
宋永毅:“大跃进”是如何推动的?--政治运动造就的恐惧和造假风
顾承原:谁来当世界警察?
余杰:共产党如何将果冻钉在墙上?

天堂不在人间

作者:袁晓明  
2013-07-04 18:03:44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在中国官方的媒体上,有关基督教的内容一直有相当的限制,这与在新华书店里买不到圣经同出一徹,因为在中国,基督教是政府管理之下的宗教。

前一段时间,却让人非常吃惊的是,在中国最官方的报纸《人民日报》上,特别提到基督徒、上帝、圣经旧约中的先知摩西、应许之地、神性等等,而作者更是将军级的人物、国防大学的政委刘亚洲将军。难道基督教要从此进入官方媒体、主流社会?难道刘亚洲将军要在中国提倡基督教?当然不是。刘亚洲将军要借用基督徒与上帝的关系,他在文中提到,共产党员“相信的‘党性’,也如基督徒相信‘上帝’”,他更形象地提到,“从新民主主义革命算起,30多年间,一群满怀坚定信仰的无产阶级革命者,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这面旗帜,带领人民历经腥风血雨,建立起新生国家,其艰难程度,与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在追杀中荒野流浪40年,最终到达‘流着奶和蜜’的‘上帝应许之地’,何其相似。不同的是,摩西手中高举的,是上帝赐与了魔力的神奇手杖;而人民那时跟着共产党走,是因为那一代共产党人,把‘党性’二字如火炬般高擎。”

其实,“党性”一直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在这篇文中,刘亚洲将军把“党性”彻底说清楚了,“党性”就是共产党人的“上帝”。刘亚洲将军不仅把“党性”讲明确了,而且形象地描述了“党性”带领之下,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什么样的目标,即类似于《圣经》中描述的“流着奶和蜜”的“上帝应许之地”,也就是说,1949年,中国人民就进入了“流着奶和蜜”的“应许之地”。上帝指示以色列人,应许之地是属于他们;“党性”告知中国人民,中国的所有土地和财产都是他们的。不能不承认,刘亚洲将军的这一比喻真是绝妙,但刘将军文章没有提到是,中国共产党在“党性应许之地”所设立的目标,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都有了什么样的进展。那么,在中国人民进入“应许之地”后,中国共产党设立了什么样的目标?当然是共产主义了,那也是二战之后,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是东方世界共有的目标。可以说,在二战以后,东、西方世界对弈的不止是军事竞争,还包括制度的竞争,即社会主义VS资本主义的竞争。

“共产主义”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奋斗目标,但“共产主义”的概念也是一直不清楚,尤其是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化的描述,上世纪六十年代,前苏联传出“土豆加牛肉”的共产主义定义,今天,“土豆加牛肉”都不一定是健康食品,而苏联已经解体,其主体国家俄罗斯已经转型为资本主义国家。按共产主义的定义,“共产主义(英语:Communism,拉丁语:communismus)是一种政治思想,主张消灭私有产权,并建立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生产资料公有制(进行集体生产),而且没有阶级制度、国家和政府的社会”。在全球的范围,绝对没有私有产权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北朝鲜。如果你认为“土豆加牛肉”代表不了共产主义,北朝鲜比“土豆加牛肉”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是共产党员最多的国家,中国从上述定义的共产主义越来越远,私有财产不仅没有消灭,反而在不断发展,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更是永远实现不了的目标,别说中国仍然有几亿的穷人,就是中国成为真正的富国,那也不能“按需分配”,因为人的需要是无止尽的。

事实上,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开始对外实行开放、对内实行经济改革,从那一个时候就开始放弃了与西方的制度竞争,因为从此中国放弃了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体制,从而走向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这样的转型比前苏联更早,也完全是从经济角度的转型,但政治上却是没有什么变革,仍然是集权专制。前苏联却不一样,从政治变革开始,在极大的阵痛之后,开始走上经济体制的改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东方阵营的两大巨头,即前苏联、中国发生巨变,标志着二战之后东西方对弈的结束,共产主义不再是社会主义阵营的目标,即便是中国称自己仍是社会主义国家,继续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但“消灭私有产权、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完美世界,也不再是中国共产党奋斗终生的目标。

对于刘亚洲将军文中的“基督教”色彩,许多人有看法,尤其是一些基督徒提问,“党性”与“上帝”,“新中国”与“应许之地”,会有什么关联?而我们基督徒也知道,共产党人相信“党性”与基督徒相信的“上帝”完全不同。没错,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联系有太多的牵强。但刘亚洲将军提出这样的联系有其深意,就是要重提信仰,不一定再是共产主义的信仰,却是“党性”作为“上帝”的信仰,刘亚洲将军可能是借用基督教的概念,去讲述一个完全属世的信仰或者梦想,但那里面却的确有属灵的意义,那就是继续要在人间去建立一个天堂。马克思、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提出共产主义,其实也是一个天堂在人间的概念,因为马克思、恩格斯梦想就是要靠人类建立起一个完美的制度和世界。

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等不是要在人间建立天堂的做梦之人,在《圣经》创世记11章就记录了人类试图在地上修筑一座通天宝塔,即巴比塔,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等无非是要成就那巴比塔的梦想。可是,人靠自己就能在人间建立完美的天堂吗?或者人靠自己就能搭起一通天的梯子吗?别说是一个政党的“党性”,就是上帝拣选的民族,有先知摩西带领的以色列人就是进到了应许之地,也不能通达天堂。此外,无论是社会主义制度,还是资本主义制度,无论是世间的民主,还是世间的自由,无论是宗教的规矩,还是社会的法制,也不能让人类在世间建立起完美的社会,因为罪与死亡是人不能跨越的横沟。只需要提一个简单的问题,人类什么时候能取缔警察局、彻底解除军队、撤销国家的边界,什么时候就实现了人间完美天堂的梦想。人类能做到吗?一个小小荒岛的主权争议,就可以让两个 大国的关系紧张到极点,甚至到拔剑弓张的地步。瑞典被世界认为是民主社会主义的典范,似乎是综合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优点,但过去一段时间也被火烧得国无宁日。

有人说,三个苹果改变了历史,亚当、夏娃偷吃的苹果、牛顿从地上捡起来的苹果、乔布斯创立的苹果公司。应该承认,这个说法有相当的道理。亚当、夏娃偷吃的苹果让人堕落,牛顿的苹果则似乎给人类带来了现代科学,而乔布斯的苹果则让人看到技术带来的希望,尤其是乔布斯设计的带有缺口的苹果的标志,似乎就是亚当、夏娃苹果的那只苹果,乔布斯试图从技术给人类带来修补那只苹果的“福音”,苹果手机(iphone)、手掌电脑(ipad)的确给人带来暂时的欣喜,却不能真正修复那个被咬过苹果带来的堕落。葛百里博士是美国最著名基督教布道家,几年前,他被TED会议邀请去做演讲,题目是“技术、信仰、人类的缺陷”,葛百里非常客观的肯定了现代科技提高了人的生活质量,奇迹般地改变了世界。葛百里博士说得一点没错,试想,因为农业科技的发达,让多少人不再饿肚子,因为通讯技术,把整个世界都连起来了,医疗技术让人的寿民更长,但葛百里博士强调,世界接受耶稣,才能终结世界上的邪恶、苦难、死亡。乔布斯以及苹果的品牌对与许多人有一种宗教的味道,但乔布斯借苹果品牌传出的“福音”治愈不了亚当、夏娃那只苹果带来的疾病,因为人不能自救,人不能将世界建成完美的天堂,因为邪恶、苦难、死亡的存在,如果没有有救赎,邪恶将永远存于人心和社会,苦难就永远伴随人间,死亡就永远做王。

人类自己不能在人间建立天堂,但不能说,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就没有光芒灿烂的阶段。中华文明、波斯文明、希腊文明都曾经是辉煌的文明,给人类带去短暂的希望,但给人类带来最大冲击和影响还是西方的文明。西方文明成就了现代科学,因为相信宇宙万物的背后有创造,西方人不懈地去发现自然的规律,从而出现以西方为主的现代科技;同时,因为相信人是上帝所造,应该生来平等,从而有平等、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因为相信人的罪性,应该有法制,并且必须要限制人去制约他人的权力,从而有了权力分立的体制,在美国的体制下,这样的权力分立被称为三权分立,即行政、司法、立法的分立。美国《独立宣言》是属灵的文件,宣布了上帝赐予的权利,美国宪法是属世的文件,保障上帝赐予的权利。

在过去的三百多年里,美国创立和发展,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尤其是在二战以后,美国的精神、价值观、实力得到最大的体现,重建欧洲、赢得冷战、维持住中东相对的和平、守住第一大经济地位,同时,帮助中国、德国、日本成为第二、第三、第四大经济,帮助韩国成为另一个经济奇迹。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名声很差的总统,但对于中国,尼克松却有历史性的地位,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对中国的访问为中国对外开放做了重要的铺垫。在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如果不是与美国的合作,中国不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因为中国经济需要美国的市场。当然,如果没有廉价的中国制造,美国的经济也不能维持。过去30年,中国与美国应该是在经济上的双赢。

但是,我们知道,美国的制度再好、科技再发达、资源再丰富,在北美这块土地上也建立不起人间天堂,美国可以帮助许多国家在经济上发展起来,但美国不能带领全世界走上人间天堂之路。相反的是,世上的文明不能永远辉煌,必将走向衰落,西方文明也不例外,同属西方文明的欧洲已经走在前面,而美国也随其后,这不是巧合,西方的衰落与他们离弃上帝同步。

其实,西方文明的兴起与衰落都在上帝的宏大计划之中。福音从中东传入西方、改变西方、兴起西方文明,福音再从西方传入东方以及世界的其他地方,在过去几百年里,毫无疑问的是,西方国家是派出基督教宣教士最多的地方,上帝给了西方实力、文化、资源、以及热情,去向东方以及世界各地去传播福音,难以想象,一个毫无经济实力的非洲国家,可以向世界各地派出宣教,只有一个强大的西方才能承担宣教的任务。因此,西方文明中制度、文化、科学的优势只是上帝兴起西方计划中的副产品,而传播播基督救赎之福音才是上帝宏大计划的核心。

在新约《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耶稣给出了基督徒的大使命:“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并没有要基督徒去建立国家和制度,甚至不要去建立什么基督教国家。当然,这并等于基督徒不去参与民主、自由、法制的社会建设,但那不是基督徒的最终目标,把福音传到世界各地,是更多的人做基督徒门徒,才是基督徒的最终目标。更清楚的是,面对罗马官员彼拉多审问,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

耶稣说他的国不属这个世界,他也告诉基督徒,他们的家不在地上,他们也不属这个世界。在当代西方世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是的代表人物之一,不久前,撒切尔夫人去世。按照撒切尔夫人的要求,英国现任首先Cameron朗读《圣经》新约《约翰福音》第十四章1节至6节。

“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多马对他说:“主啊,我们不知道你往哪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我相信,撒切尔夫人通过以上经文要告诉人们,她在走完在这世界上的87年人生,经历那许多的风风雨雨以后,去到了她的救主为她预备的地方,她已经安息主怀。不是靠她一生的业绩和拼搏,不是靠什么制度、文化、甚至宗教组织,而是藉著耶稣基督之道路、真理、和生命,撒切尔夫人去到了天父那里。

今天的西方,仍然有数以百万、千万的基督徒,他们相信,耶稣通向天堂的唯一道路,但就社会而言,西方进入到后基督教的时代,在迈向后基督教时代的路上,西欧国家走得更快,美国滞后一些,但也已经开始后基督教时代。从另一方面讲,尽管每年美国仍然派出许多宣教士,但西方派出的宣教士人数也在不断减少,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西方的宣教士也越来越难进到世界的许多国家。从各方面的情况看,西方为主体的宣教时代已基本结束。

二战以后,美国在亚洲帮助两国国家,一个是日本,另一个是韩国,美国教会向两个国家都派出了许多的宣教士。今天,两个国家都在经济上获得了成功,日本人的信仰状态没有多大改变,而韩国却有近30%以上的人接受基督信仰,并成为世界上派出宣教士最多的国家之一,并且,派到了阿富汗那样的国家。需要指出的是,韩国在人口、国土上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却成了派出基督教宣教士的大国。同时,神要为宣教士的派出提供资源,从而韩国在经济上还在不断提升,许多跨国公司赶超了日本。

相比日本和韩国,中国应该更像韩国,因为中国自己的民间信仰没有日本那么深厚,被称为儒教的儒家本身不是宗教,只是一种哲学和社会思想体系,也因为过去半个世纪的革命,冲击中国的其他民间宗教,为基督教的进入创造了条件。但中国与韩国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美国的影响,或者说是宣教士的影响,百年以前,许多欧美的宣教士进到中国,播下福音的种子,但过去半过世纪,美国的宣教士几乎是没有进入到中国,在今后,欧美的宣教士也难以进入中国。那么,在上帝的基督福音传遍全地的宏大计划中,中国又将是怎样一个角色?中国能成为基督徒最多的国家吗?中国将会是派出宣教士最多的国家吗?

我相信,在西方社会离上帝越来越远的今天,基督徒的数量在中国却在不断增长,不仅是在偏远的农村,而且是在城市。这应该不是一个巧合,而是有上帝的计划。许多中国基督徒,在内地,在海外,都有了一种极大的使命感。但是,中国基督徒需要特别小心,在中国社会的转型中对我们有一种特殊的诱惑,那就是希望和试图通过基督教的在中国的发展,去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甚至去建立一个基督教化的民主国家。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基督化的国家、基督教价值观的社会不是基督徒的最大使命,主耶稣再来之前,就是在全部是基督徒的团体里,也不能建成人间天堂。当然,基督徒需要有社会的责任,也需要在世界里去做光、做盐,但那都是要把人引到基督面前,通过人在基督里重生的改变去改变世界和社会, 不是通过律法,而是通过恩典对人的改变。中国基督徒的负担和使命更应该在拯救人的灵魂,从而中国基督徒应该把祷告、资源、热情更多的放在纯正基督福音的传播以及信徒的建立上面。

无需置疑,中国基督徒有很大的使命,但不能在我们还处于婴孩的时候,就试图要做成年人要做的事情。应该承认,在中国,包括海外的基督徒,无论是个体基督徒,还是教会、基督教组织、神学院等,都太需要建立。当中国基督徒成熟起来以后,上帝必要大大使用中国基督徒,不是要中国基督徒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建立人间天堂,而是去执行耶稣吩咐的大使命:“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0-17  [早立,]:起來不愿受奴役的人民 面对强敌一筹莫展 今有
  • 2017-10-17  [早立,]:起來不愿受奴役的人民 面对强敌一筹莫展 今有
  • 2017-10-17  [结构]: 没有自然形成的饮食,服装,文字,民俗等的一
  • 2017-10-17  [结构]: 中国,自古也不是一个国家概念。否则中国历史
  • 2017-10-17  [结构]:关于“中国”这个概念 中国不是一个民族概念,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2017-10-10  [早立]:抗日八年和人民抗日六十七年总共是抗日七十五年
  • 2017-10-09  [早立]:一个彝族自治州的悲惨見闻 唐先生的见闻 触动
  • 2017-10-07  [早立]:忎、谢谢争鸣杂志 我从66年十月回北京结束为

  • 每日旧文回放
  • 程映虹 :塑造“新人”:苏联、中国和古巴共产党革命的比较研究(二)苏维埃新人
  • 廖建明 :In East Asia, there is more than one way to rise
  • 燕赤霞 :“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 陶杰 :为什么《断背山》不是奥斯卡最佳电影
  • 周元川 :死者无言 第二十二章 蹉跎
  • 徐贲 :个人良知和公共政治:“捷克现象学”回顾(四之三)
  • Daniel Pipes :中东研究剧变
  • 曹长青 :历史预告革命的到来
  • 林忌 :拒绝大中国的香港本土运动
  • Peter Morici :奥巴马在债务上限上昂贵的胜利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