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道金斯论科学与宗教--它们必然冲突吗?
关键词
无神论 科学 基督教 上帝 Richard Dawkins 进化论 宗教信仰 伦理道德 
相关文章
Joshua Philipp,林乐予: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余杰:那美好的仗你已经打过了--悼念李柏光弟兄
余杰:酱缸中的蛆虫,不是丑陋,而是卑贱
李柏光:现代自由的源头,是个体的良心自由

道金斯论科学与宗教--它们必然冲突吗?

作者:关启文  贺志勇  
2012-07-13 16:24:52  
发表评论 [3]  推荐本文  正体


导言:一个变成无神论的主教进化生物学家

道金斯在牛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在生态学领域声名卓著。他的两本书《自私的基因》以及《扩展表现型》对进化论贡献不小。他有不少畅销的著作,并经常在媒体上发表言论及作通俗性演讲。道金斯的第一本著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令他声名大躁,自1976年出版以来便不断重印,据称未曾断过市。1 1982年出版的第二本书《扩展表现型》(The Extended Phenotype)阐明生物性状和基因的关系,是他在生物学的最重要学术著作。2 1986年出版另一本畅销书《盲目的钟表匠》(The Blind Watchmaker)3,此后又陆续出版《伊甸园外的生命长河》(River out of Eden)4,《攀登不太可能的高山》(Climbing Mount Improbable)5,《刃解彩虹》(Unweaving the Rainbow)6,以及《鬼魔的教士》(A Devil’s Chaplain) 7 等书。

道金斯在牛津大学攻读生态学(ethology)博士,师承1973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丁伯根 (Nikolaas Tinbergen, 1907-1988)。丁伯根是一位杰出的动物行为学家,并热衷于把其理论应用在人类上。道金斯在《扩展表现型》一书中几乎都以动物行为为例,丁伯根对他的深远影响可想而知。

道金斯对达尔文理论的热诚及推广丝毫不让赫胥黎,执意以进化论作为认识人类和宇宙的基础,并藉通俗性著作和比喻,推广普罗大众对进化论的认识。他自1996年以来担任英国人文主义协会(British Humanist Association)副会长,又获得美国人文主义协会(American Humanist Association)颁赠1996年度最杰出人文主义者奖(Humanist of the Year),他接受该奖时宣读了〈科学是一种宗教吗?〉一文。

2006年,他出版God Delusion一书,攻击宗教不仅非理性,而且是邪恶有害的。(with the book title abbreviated as GD).9

道金斯的无神论

无神论的科学自然主义

在《上帝的迷惑》一书序言中,宣称“成为一个无神论者是用不着为自己辩护的。…无神论指向一个心灵的独立性,即,健康的心灵。” (GD, pp. 1-3). 对于他来讲,宗教或者上帝的观念只是一种迷惑,是一种固执的错误的观念,,一种精神无序的症状。 (GD, p. 5).

他承认“科学家对于自然或宇宙普遍有种类似的神秘感,” 但他觉得“这不同于承认一个超自然的上帝。”对于爱因斯坦等人来讲,泛神论根本不相信一个超自然的上帝,上帝就是自若那本身,所以泛神论也是唯物主义的。 (GD, p. 18).

他建议其它科学家节制在比喻的意义上使用“上帝“这个词,认为这与位格之上帝是两个词。 11 他认为上帝就是“一个超人,一个超越的智慧,他设计了宇宙,以及我们。”(GD, p. 31). “但是任何形式的上帝假说都没有必要。它们可以用概率理论来清除(GD, p. 46)

这源自于他科学自然主义的立场:宇宙中只有物理的存在,而心灵、美、道德情感都因此而来。(GD, p. 14). 不需要超越的智慧,神迹违背了科学原则。

道金斯论不可知论

道金斯承认自己并不能严格否证上帝的存在。但他认为,我们不能证实或者证伪某物的存在并不把该物的存在与非存在置于同一水平线上。 (GD, p. 49). 他相信尽管我们没有逻辑上的证据否证上帝的存在,但在概率意义上,否证的可能性非常大。 (GD, p. 48).

道金斯对“科学与宗教互补”的看法

通常对道今斯的回应是他在混淆“科学与宗教”,科学与宗教是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Martin Rees,一个著名的剑桥天文学家也持这种立场。不过道金斯鄙视这种立场,他说?,“如果宗教超越了科学的话,那它也超越了神学家的王国。” (GD, pp. 55-56).

道金斯解释道,许多人认为当科学不能解释的地方,宗教开始发挥作用,这并无道理。宗教也是一种科学,但却是一种坏科学。(GD, p. 56). 像耶稣生于童贞女,他是不是生于一个人间的父亲,他有没有让拉撒路复活?这些问题都是可以用经验来验证的。我们用来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能是纯粹的科学方法。 (GD, p. 59).

这样,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只能是冲突的关系,例如,设计论与进化论的冲突。(GD, p. 61)因为宗教总是用迷信来解释世界。连稍微接受一点宗教的作用的著名进化论者,Michael Ruse,都遭到了道金斯的批评。 (GD, p. 67).

道金斯攻击宗教与神学

对于道金斯来讲,宗教是一种浪费,没有任何可知的有用的用途。 (GD, p. 164). 但令道金斯迷惑的是,没有任何一种文化缺乏这种“浪费东西的存在”—-宗教。 (GD, p. 166) 他认为天主教就充满人性的弱点,而缺乏人性的智慧。 (GD, p. 167). 对于宗教研究以及神学,他满是轻视:“宗教领域是一个专门的正常的领域,这种说法不能不让人生疑。” (GD, p. 16). 道金斯反对提倡神学与科学对谈的“星桥讲座”,他抗议道The Independent (20 Mar 1993),“ 神学家不作任何事情,也不影响任何事情,也没有获得任何成就,…是什么让你们认为神学是一门科目呢?”12

除了认为宗教在智力上是空洞的,他还认为宗教在道德上是有害的。例如,他认为“旧约中的上帝充满妒忌与骄傲,是一个小气、不公平、不宽容的掌权者;一个血腥的种族清洗者…” (GD, p. 31). 道金斯认为?耶和华是一个邪恶?的怪物,但他很吃惊居然今天这么多人却把生命建基于这个怪物之上。(GD, p. 248) 他把宗教看成是心灵的疾病,是一种危险的愚蠢。 (SG, pp. 330f).13

在他最近的书中,他加上了宗教人群从事邪恶事情的一些极端例子。 (GD, pp. 294-295). 他甚至认为一些温和的宗教也会如此,因此他说,“我们应该谴责宗教本身,…因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一样,教育孩子们对信仰不置疑是一种美德。”(GD, p. 306).

他否认他对宗教的敌意是一种“原教旨的无神论”。“原教旨主义者认为自己对,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从神圣书籍上得到了真理,…相对讲,作为科学家,我们相信是 因为我们研究了证据。这是两码事。” (GD, p. 282).

道金斯论上帝、进化论和设计

道金斯意识到生物学研究中设计论的影响,他甚至承认佩利的设计论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他不得不接受“面对有机生命的高度的不可能性,偶然性不是解决方案。”(GD, p. 119). 然而他认为,自然选择足以解决这个问题,因此设计假说就没有必要了。第二,设计假说引发了一种“解释的倒退”,不是真正的解决方案。

<自然选择的力量>

“自然选择的进化方式产生了一种极为类似设计的东西,从而登上了复杂性的高山。” (GD, p. 79). 对于道金斯来讲,自然选择就是一种“盲目、无意识、自律的过程”。它“没有目的。…没?有将来的计划。没有远见,没有观点。如果说自然扮演了一个钟表匠的角色的话,那也是一个盲人钟表匠。” (BWM, p. 5). 尽管是盲眼的,但道金斯认为自然选择帮助我们?脱离偶然性的困境,因为“自然选择是一种累积性的过程,它把不可能的事情分成小块来?作。…最终产生非常非常不可能的事物。” (GD, p. 121).

在道金斯 Climbing Mount Improbable一书中, 他运用这样一个类比,“一边是悬崖陡壁,另一边却是平坦的山坡。” (GD, pp. 121-122) 自然选择让眼睛等复杂结构从平坦山坡这一边产生。

<设计论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方案>

道金斯并不满足于说自然选择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方案。他宣称“设计论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方案,因为它带来的问题大过它解决的问题:谁设计了设计者?” (GD, p. 121). 他认为“任何设计出DNA或者蛋白质的智慧体必须至少跟DNA或者蛋白质?一样复杂…” (BWM, p. 141). 因此问题的复杂度根本没有降低。“上帝解释只是带来了无限倒退。” (GD, p. 109).14 因此上帝解释是非常非常不可能的。一个可以执行如此多功能的上帝比世界上任何一部超级计算机都要复杂得多,可是根据设计论,谁设计了这个超级复杂的上帝呢?

<传统有神论的反证>

道金斯认为甚至有证据表明我们这个世界是外星文明或者超人的设计品,他也不会动摇他的达尔文自然主义。他认为,任何复杂性都起源于简单性,进化论乃是最好的解释。 (GD, p. 73) 即使有 一个拯救的神,他也必定是某种累积性进化过程的产物。(GD, p. 156).

<生命的起源>

道金斯意识到自然选择不能用来解释生命的起源,因为在第一个可以自我复制的系统产生之前,自然选择的机制不能发挥作用。他用“人择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以及宇宙星球数量之多来解决问题。他认为,既然“生命起源已经发生了一次,“我们就姑且接受这个极端不可能事件把。” (GD, p. 135). 这样解释的原因是因为这样可以排除设计论的解释。(GD, p. 136).

他承认“第一个可遗传的分子通过偶然性自发产生是极为不可能的。…然而不管多么不可能,我们知道它发生了,因为我们现在在此。…宇宙中有数不胜数的星球,这一事件总是有可能的” (GD, p. 137).

在这个地球上还有许多不可能事件,如“Mark Ridley 所提出的真核细胞的产生,如意识的产生。”然而这些事情道金斯认为都可以用“人择原理”来解释。(GD, p. 140-141).

在《盲人钟表匠》一书中,道金斯大加赞赏了卡恩斯—-史密斯关于生命起源的理论以及“原始汤”理论。 (BWM, p. 158). 他的惊人结论来自下面几点支持:

首先,我们智力的产生是通过自然选择进化自我们的祖先。(BWM, p. 159)

其次,如果一个生命有一亿年的寿命的话,他的看法就会跟我们很不同,他将会接受进化论。(BWM, p.162)

对道金斯无神论的批评

宗教真的是罪恶之源?

对宗教的道德批评由来已久,在启蒙时期尤为重要。但是,宗教在道德上的误用并不代表宗教本身道德邪恶。

例如,Michael Poole指出,圣经上就区分了真信徒与假信徒,耶稣就说过“靠他们所结的果子你们就可分辨他们。” (Matt 7:15 – 23) 继续罗列信徒的高贵事迹似乎有点无聊了,… 许多邪恶来自性欲,但这并不意味着要禁止性欲。正确使用,不是不用,才是误用的真正解药。” (Poole 1994).

道金斯“众恶之根”的节目引起公众激烈讨论。 (Jan 9 and Jan 16, 2006) Denis Alexander 就有很不错的反对观点,15 “世界上有这么多宗教徒,你可以很轻易地找到说宗教徒邪恶的例子,但这种论证方式与随机抽样的科学方式是不符的。

其次,许多不利于道金斯的反例被他简单地忽略了。如果宗教是“众恶之根,”二十世纪许多犯罪与战争恰恰来自无神论者。

再者,人会误用宗教也会误用科学。科学所带来的现代武器多么可怕。16

如果简单说科学比宗教带来了更多邪恶,这是懒人的做法。我们应该明白,误用科学与科学本身是有区别的,这一点也适用于宗教。道金斯应该更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17

Michael Rosen,一个无神论者,也批评道金斯没有好好去理解宗教在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道金斯只是从自己的绝对意义上去看宗教…这使他看起来愚蠢或者无知。” “…道金斯似乎不能分辨那些压迫性的信仰者以及具有正面影响力的信仰者。”18

道金斯辩护认为,虽然无神论者也有邪恶事件,但并非由于无神论的影响才作邪恶之事。但经验事实证明道金斯的说法并没有多少道理。

总之,道金斯拿无神论与宗教作对比,说宗教邪恶的观点并不恰当。

道金斯拒绝了“宗教与科学互补论“吗?

道金斯不太满意调和的进路。比方说,麦克格拉斯与普尔都接受神导进化论(theistic evolution)的说法。他们认为科学在自身领域是自主的,具有权威的,也不反对进化论。他们只是认为上帝利用自然选择的方式来创造生物。

但道金斯坚持这个问题:谁设计了造物主?普尔指出,道金斯的理由是“由于我们的一般经验是物质客体都有开始,上帝也同样需要一个起动者。但是道金斯这样运用的‘上帝‘这个字的意思与基督教,犹太教的上帝并非同一所指。” (Poole 1994). 这表明道金斯对宗教缺乏起码的了解。

另一个错误是道金斯没有意识到几种形式的解释是并存的。“…有三种主要的解释方式…阐述式的,描述式的,给出理由式的。对应的问题是What?, How?, and Why?.…对于给出理由式的解释来讲,谈论事件的理由出于目的并不是不合法…道金斯没有认识到,谈论生命进化来自自然选择与谈论生命进化来自上帝的目的和意旨在逻辑上并不冲突。” (Poole 1994) 在科学方法上可以不需要“夹缝中的上帝”,但是在方法上不谈到上帝并不意味着上帝被否证了。(Poole 1994) 进化论可以修正佩利的机制,却不能说进化论否证了所有形式的设计论。 (Poole 1994).连道金斯自己都谈到“通过自然选择的方式来设计”。

道金斯自己对神导进化论并无什么特别反对观点,他只是说,这样看起来,有了自然选择,上帝就无事可作了。 (GD, p. 118).

这算不上反驳,因为,对于道金斯来讲,上帝无事可作;对于神导进化论者来讲,这是上帝的自我限制,不去用神迹的方法去创造生命,显示了他的慈爱和尊重生命的整全性。

Francis Collins 也提出了神导进化论,不过道金斯这样反对:“如果上帝真要创造生命,他在生命产生之前等了100亿年,再等了40亿年等到人类产生,这不是很奇怪么?” Collins 这样回答他,“谁说这种方式奇怪?…如果他是神,…他运用自然选择而不是其它太明显的痕迹,启示他自己不是很有意义的一种方式么?”

道金斯还有一个更一般性的看法。“我们或者承认上帝是一个科学假说,用科学的方法去检验他,…或者认为他与神话或者水妖的地位差不多。” (Dawkins 1995). 但普尔认为,两者他都拒绝。他想知道。道金斯关于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究竟是什么?

在God Delusion一书中, 道金斯正确指出宗教的陈述,尤其是历史的宗教陈述是关乎事实的陈述。笔者也承认分隔说具有弱点,因为科学与宗教的确有接触点。但这并不意味所有宗教陈述都是科学陈述,更不意味它们是互相竞争的陈述—-比方说把进化论与创造论看成是现存的两种科学理论。 (EP, p. 181). 其实创造论有很多种:特殊创造论,渐进创造论,神导进化论。总之,说仅仅有两种模式是不完全的。

需要比较的是有神论和,科学自然主义—-两种世界观或者说大一统理论,而不是把科学方法运用到创造论上去。

一个大一统理论,需要考虑以下标准:

(i) 全面性—-需要考虑所有已知的数据;

(ii)一致性—-没有内在矛盾 ;

(iii) 连贯性—-理论各个细节连贯成一个整体;

(iv)相合性(congruence)—- 与外在经验相一致。 (Poole 1995)

根据这些标准,科学与宗教既有相似性又有不同。Basil Mitchell 认为两者在理性上都有合理之处。好比库恩的范式一样,科学家不断累积证据与论证;同样,另一些哲学家,如 Richard Swinburne, Peter Forrest or William Craig 也在不断累积上帝存在的证据与论证。

道金斯否证了上帝么?

对于道金斯来讲,“达尔文不但使上帝假说没有必要…也使上帝存在变得非常非常不可能。…”(Dawkins 1995). 这论证表述如下:

(P1) 上帝产生有三种方式:偶然,设计,自然选择与随机变异构成的累积进化。

(P2) 上帝根据定义能设计宇宙他因此非常复杂。

(P3) 因为上帝的复杂性,上帝通过偶然性产生的方式极不可能。

(P4) 如果上帝是设计出来的,上帝的设计者仍旧需要被设计,以此类推。这就造成了无限倒退。

(P5) 无限倒退的上帝设计者是高度不可能的,是不可接受的,因此设计观点被否定。

(P6) 如果上帝是逐渐进化来的,这一过程需要其它宇宙去进行。这也是不可接受的。

结论就是:

(C)上帝存在要么高度不可能要么不能接受。

这一论证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可以从两方面看,第一,信仰基督教的人根本不认为“上帝是产生出来的”这种说法—-上帝是灵,是非物质的。

道金斯认为说“你可以说上帝一直在那儿,但你为什么不说‘DNA一直在那儿’或者‘生命一直在那儿’呢?(BWM, p.141).

当然,有神论者与自然主义者都会相信永恒的东西,上帝或宇宙。19 但似乎理性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从虚无中蹦出来的。所以大爆炸理论被人反对。所以道金斯如果说有什么物质的东西是永恒存在的难以接受,现在的物理定律不支持这一说法。

而且,即便有永恒存在的基因,也不能否证上帝的存在。不过实在难以相信基因可以在灼热无比的宇宙大爆炸中存在。

其实,正如Ward所说,“上帝并非如道金斯假设的那样,是一种复杂的实存,就像人类那样。…上帝在某种特殊的意义上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实在,他可以自我解释,是超越整全的。…” (Ward 1996, p. 112).

Ward挑战了道金斯的 (P2) ,让我们继续检查 (P2) 是否合理。

道金斯摧毁了设计论证么?

道金斯说:“用超越的设计者来解释基因或者蛋白质的产生什么也没说,因为设计者的起源仍旧需要解释。”(BWM, p. 141). 可以这样分析这句话:



A) 如果我们用A解释B,当且仅当A不是未解释的,解释才算合法。

B) 如果用上帝解释生命,那上帝的起源还未曾得到解释。

C) 这样,用上帝解释生命的起源是不合法的。

但这种说法并不严谨,经不起批评。理由如下:

首先, (A) 蕴涵了这一点:进化论的自然主义也是不合法的,因为最终的自然原因仍旧是未解释。 (Nagel 2006, p. 26).如Del Ratzsch所说,这个原则对于无神论同样有杀伤力。任何解释都有个解释的起点,这个起点无需解释。 (Ratzsch, p.192).

有趣的是,休谟也认为,“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们用一个原因来解释所有事情时,…我们不能再给那个原因找个原因,…” (David Hume, Dialogues on Natural Religion, Aiken’s edition, p. 163).

在实际研究中,,如Ferre 所建议的,我们尽可能远地追溯原因,只要每一步有证据并符合规则。 (Basic Modern Philosophy of Religion, pp. 164-65). 设计论的合理性在于此:我们一致的经验在有组织的复杂性与智慧心灵之间,而非盲目偶然性之间,建立联系。 即使自然选择提供一个充分的竞争方案,设计论证的合法性也不能否定。



道金斯的论点2:“当上帝能够设计复杂事物时,上帝至少跟所设计的事物同样复杂,这样上帝也是需要解释的,这?引起了解释的倒退。因此上帝不可能设计了有组织的复杂性。” (GD, p. 109). 可以分析如下:

D) 上帝据说设计了这个世界上所有有组织的复杂性。

E) 任何能设计这种有组织的复杂性的事物的存在至少跟他说设计的事物一样复杂。

F) 这样,上帝至少跟生命一样复杂。

G)用同样复杂的事物去解释另一样事物是不合法的。

H) 上帝的复杂性仍需要解释,因此用上帝去解释有组织?的复杂事物是不合法的。

这里 (E) 和and (G) 需要严格检验。

先考虑 (E) . 通常道金斯先描述上帝的能力(控制,创造,发送信息等等),然后说上帝必定是复杂的。(GD, p. 149,154)

从巨大能力到巨大复杂性的跳跃对于道金斯来讲是明显的,但请道金斯提供一个有力论证先。道金斯把上帝理解成某种超人,这未必符合宗教对上帝的定义。Nagel尽管他是个无神论者,也看到了这一点。“ 但是上帝,无论他是如何,他不是一个复杂的物理事物。…上帝应该是超越物理定律的,因为他也解释了物理定律。” (Nagel 2006, p. 26).

是的,生命的复杂性是由大量的物理构件合作而成,然而,上帝是非物质的实体,根本就没有物理构件,所以也就根本无所谓解释问题。

让我们再考虑 (G)用同样复杂的事物去解释另一样事物是不合法的。

但是你可以用汽车设计者解释汽车的成因,但很明显汽车的设计者远远复杂过汽车。(Ratzsch, p. 191). 再比方,考古学家毫不犹豫用原始人类去解释石斧的存在。这些都是给出理由式的解释。

道金斯不是不知道这类解释, (GD, p. 117)但他要寻找一种还原论式的解释,他会指出这些设计者也好,原始人类也好,都是原子运动构成的。然而,即使他们都是原子构成的,也不妨碍这种给出理由式的解释的合法性。因此 (G) 也不合理。

总而言之,我想给出一个尝试性的答案,就是复杂性与解释性是无关的。 即使上帝的复杂性跟生命一样,也不意味着用上帝解释生命的起源是不合法的。这是两码事。

同时,设计论还有这些优点。对于我们的智力活动来讲,这种说法更加可以理解和内子一致。理性之所以能克服不可能性,是因为“心灵有能力去‘可能性空间中’选择符合目标的最好的可能性”。 (Collins, p. 192). 其次,上帝可以有其它特性帮助我们解决其它令人吃惊的问题。比方说,“为什么宇宙存在而不是不存在?”

因此我的结论是,道金斯的预设I (E) 和 (G) 即使不是错的,也是理由不足的。他的结论说进化论战胜了设计论更是理由远不充足了。

道金斯成功解释了生命起源么?

即使进化论能解释生命的进化,但它仍旧难以解释生命的起源。理由很简单:在没有生命之前,自然选择不起作用。只有纯粹的偶然性如何产生生命?—-这一点连无神论者 Nagel 都承认。“没有人发明这样一种理论支持这样一个小概率事件(生命产生)发生。”(Nagel, pp. 27-28). 生命的起源仍旧是个迷。

或许道金斯会对概率的计算表示置疑,但毫不影响关键问题所在。道金斯自己都承认:“他不知道自然选择在地球上是何时开始的。” (BWM, p. 165) 但他仍旧坚持这不影响达尔文进化论的世界观。(BWM, p. 166)

简短的结论

道金斯希望他的书能帮助信仰者转变成无神论,他认为凡是具有开放心灵的信仰者都会在他的书的帮助下实现转变。 (GD, p.5)

我似乎很难相信他的书有这种力量。道金斯的自信是惊人的。但是连他的无神论盟友,哲学家Nagel都批评:“这本书充满了嘲笑,不专业的哲学,历史与当代的恐怖故事,人类学的揣测和宇宙论式的科学论证…这本书已经丧失了具有指导意义的明晰性。” (Nagel, p. 25).

另外,道金斯关于神学的讨论具有某种原始规则的霸道性。连另一个进化论者, Michael Ruse, 都遭到了他的嘲笑,因为他指出道金斯关于宗教邪恶的观点不完善,基督教已经有许多著作讨论恶?的问题了。20

不幸的是,道金斯今天对于年轻人通过媒体产生了很大影响。他的论证并不强,吸引人的反而是他的科学家身份。他在科学的名义下贩卖自己的东西。但这样一种狂热的宗教性态度对于科学与宗教来讲都不是好现象--尽管它是冠之以科学的名义。

参考书目:

Alexander, Denis. 2001. Rebuilding the Matrix: Science & Faith in the 21ST Century.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Atkins, Peter. 1981. The Creation. W.H. Freeman and Co.

Bowker, John Westerdale. 1995. Is God a Virus: Genes, Culture and Religion. London: SPCK.

Collins, Robin. 2005. “Hume, Fine-tuning & the “Who Designed God?” Objection.” In James F. Sennett & Douglas Groothuis, eds., In Defense of Natural Theology: A Post-Humean Assessment (Downers Grove,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2005), pp. 175-99.

Dawkins, Richard. 1982. The Extended Phenotype: The Gene as the Unit of Selection.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awkins, Richard. 1988. The Blind Watchmaker: Why the Evidence of Evolution Reveals a Universe without Design. London: Penguin.

Dawkins, Richard. 1989. The Selfish Gene. 2nd ed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awkins, Richard. 1994. “Virus of the Mind”, in Challenges to the Enlightenment: In Defense of Reason and Science, edited by Paul Kurtz and Timothy J. Madigan (Buffalo, N.Y.: Prometheus Books 1994), pp. 188-207.

Dawkins, Richard. 1995. “A Reply to Poole”, Science and Christian Belief vol. 7 no. 1 (1995): 45-50.

Dawkins, Richard. 1995. River out of Eden: A Darwinian View of Life. New York: Basic Books.

Dawkins, Richard. 1996. Climbing Mountain Improbable. New York: Norton.

Forrest, Peter. 1996. God without the Supernatural: A Defense of Scientific Theism.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McGrath, Alister. 2004. Dawkins’ God: Genes, Memes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Oxford: Blackwell.

McGrath,Alister. 2005. “Has Science eliminated God? Richard Dawkins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Science and Christian Belief vol. 17 no. 2 (2005): 115-35.

Mitchell, Basil. 1973. The Justification of Religious Belief. London, New York: Macmillan.

Nagel, Thomas. 2006. “The Fear of Religion. Review of The God Delusion by Richard Dawkins.” The New Republic, October 23, 2006, pp. 25-29.

Poole, Michael. 1994. “A Critique of Aspects of the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of Richard Dawkins”, Science and Christian Belief vol.6 (April 1994): 41-59.

Poole, Michael. 1995. “Response to Richard Dawkins’ Reply”, Science and Christian Belief vol.7 (April 1995): 51-58.

Ratzsch, Del. 1996. The Battle of Beginnings: Why Neither Side is Winning the Creation-Evolution Debate. IVP.

Swinburne, R.G. 1968. “The Argument from Design.” Philosophy 43(1968):199-212.

Swinburne, R.G. 1979. The Existence of God. Oxford: Clarendon Press.

Ward, Keith. 1996. God, Chance & Necessity. Oxford: Oneworld Publications.



--原载:《科学与信仰》,2010-12-15
http://science4faith.com/2010/12/72/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Charles  2012-07-15 02:24:25  

无神论者的荒谬

道金斯是我所知最为狂妄和无知的“科学家”。“无神论”(athesim)在词义上是“否定神存在”而非“没有神”的意思。否则,“无神论”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因为“无”后面的必定是一个存在的实体,如“无人”中的“人”,“无家”中的“家”。也就是说,“无神论” 在逻辑上是对神存在的肯定,即便是消极的和无疑的。事实上,自启蒙时代起“无神论”在知识界成为一种时髦以来,无论是康德(德国),伏尔泰(法国)还是罗素(英国),“无神论”者至今未能提出一个神不存在的有力证据。更有趣的是,尽管他们对教会的堕落和腐败进行过严厉的抨击甚至因此敌视基督教,这些以“理性”为傲的大哲和他们追随者,常自称为“不可知论者”(agnostic)而非“无神论者”(atheist)。他们这样做是基于两个事实:第一,理性无法提供神不存在的证明/证据,第二,他们毕生倡导的以“自由平等和博爱”为核心的“启蒙精神”必须以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神-他们称之为"创造者”(the Creator),和他的“自然法则” (the Natural Law)为前提。道金斯的狂妄正在此处。其次,他的狂妄还表现在对自圆其说的“进化论”宗教般的狂热,不仅拒绝任何反驳他的人,也拒绝提供任何证据;事实上,自达尔文提出他的理论以来的150多年,没有人为“进化论”提供过一个科学证据。最后,他的狂妄还表现在任意曲解《圣经》;这是所有自称“无神论者”的通病。


[2] 發佈者:凡人  2012-07-15 10:31:09  

楼上没一句话不是荒谬

:道金斯是我所知最为狂妄和无知的“科学家”。
狂妄是各人的主观判断而已,但说他无知就绝对不是事实。

:因为“无”后面的必定是一个存在的实体,...“无神论” 在逻辑上是对神存在的肯定,即便是消极的和无疑的。
这是你玩弄辞藻的诡辩罢了。如果有人讨论“无孙悟空论”,当然就是指“孙悟空”完全是由人凭空虚构出来的产物,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而绝非象你所诡辩的什么“在逻辑上是对(孙悟空)存在的肯定,即便是消极的和无疑的”。

:无论是康德(德国),伏尔泰(法国)还是罗素(英国),“无神论”者至今未能提出一个神不存在的有力证据。
为什么神不存在,你可以看看有关罗素的茶壶(Russell's Teapot)的论述。

:这些以“理性”为傲的大哲和他们追随者,常自称为“不可知论者”(agnostic)而非“无神论者”(atheist)。
事实正相反。罗素就自称既是agnostic也是atheist。

:他们毕生倡导的以“自由平等和博爱”为核心的“启蒙精神”必须以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神-他们称之为"创造者”(the Creator),和他的“自然法则” (the Natural Law)为前提。
先不计较你有意混淆概念,我就引述一下当今对宇宙创造最有研究的著名科学家Stephen Hawkings最新的断言吧。他说宇宙的产生不需要有一个上帝。

:自达尔文提出他的理论以来的150多年,没有人为“进化论”提供过一个科学证据。
脑残或发瘟到完全无法清醒的程度的人才可能讲这种话。

:他的狂妄还表现在任意曲解《圣经》;这是所有自称“无神论者”的通病。
就犹如精神病患者断断续续的呓语,你如果一定要各人把这呓语奉为天谕圣旨一般去理解,实质就谁都无法解但又谁都可以解,且都视与自己不同解法的版本为曲解。一部所谓的《圣经》,拖拖拉拉拼凑了几千载而成,到了今天仍有人在不断地作增删改动。基督教内部的成百上千种互相指责为邪教(Cult)的流派分支再加上成百上千种对《圣经》各自的翻译注释因而“伪经”“旁经”(Apocrypha)百出。所以说这不是你所说的什么“所有自称“无神论者”的通病”,而正是有神论者自己将这“圣”到都分不清是各方神圣的“圣经”“曲曲曲曲曲解”过不知凡几了。

最后讲一句。宗教可以是某些对此有偏好的人士的自娱自乐。但如果任由宗教来干预科学,干涉政治,或将教义信条横蛮地施加于世俗社会普罗大众身上,就会造成浩劫灾祸。人类历史和现实早已证明了这一点。通常宗教和灾难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哪里、哪个地方宗教最炽,随之而来的就是落后、愚蛮和祸乱,恶性循环。


[3] 發佈者:夜遊人  2012-07-15 12:12:16  

当年在监狱中读到恩格斯讽刺地说,神学家们已经100次证明上帝的存在,但他还是要101次地证明上帝存在;当时有位难友就说,恩格斯讲得真对,正如他所讲的一样,无神论者100次否定上帝存在,却他还要101次地否定上帝的存在。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旧文回放
  • 刘军宁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 John J. Miller :纪念日--勿忘共产主义的受害者
  • 陶杰 :为什么《断背山》不是奥斯卡最佳电影
  • 曹长青 :倒扁运动和中国文革的四大相似
  • 方舟 :被欺骗的中国人(第二篇第四章)儒教是民主的天敌(下)
  • 刘军宁 :让“我”从“我们”凸现出来--谈谈集体主义的谬误
  • 程映虹 :古巴撑不住了吗?
  • 罗士妥 :中共的网络间谍
  • Daniel J. Mitchell :欧洲在哪些方面削减了开支?
  • 郑义 :中国经济奇迹的秘密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