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佛朗哥和犹太人
关键词
佛朗哥 犹太人 反犹 法西斯 左派 宣传 西班牙 历史 反共 共产主义 
相关文章
林忌:窜改历史杀到香港
三妹:美国制宪是如何摒弃终身制的
彭佩玉:文明的废墟--后极权世界的表象
梁慕娴:香港消失的“地下党”

佛朗哥和犹太人

作者:李遥  
2011-11-21 14:43:22  
发表评论 [21]  推荐本文  正体


假如没有佛朗哥1936年的起义,假如佛朗哥在内战中败给人民阵线,西班牙无疑会落入斯大林之手,成为苏联的保护国,它肯定要参与二战帮助苏联打希特勒德国,并成为二战后组成的社会主义阵营的第一个小兄弟国,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所幸,这些都是假设,佛朗哥赢得了内战,击溃了斯大林在西班牙建立共产制度的战略计划;佛朗哥争取到希特勒的援助而不被其利用,避免了把国家卷入二战灾难而又没得罪希特勒。西班牙国家虽小,政治和地理的战略位置却很重要,在国际国内错综复杂瞬息万变的形势下,佛朗哥运用军事才干和政治智慧,成就了一个大赢家。

但是,佛朗哥不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他完全不懂左派那套宣传或者个人崇拜,所以他的功绩没人著书立说,于是原本就以造谣为生的西班牙左派更有了可乘之机,与国际左派遥相呼应,给佛朗哥戴上了一系列罪名和恶名,其中尤以“法西斯”为最,似乎由于战略上与希特勒有染,于是也就成了希特勒那样的法西斯。

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二战期间,当希特勒纳粹疯狂迫害犹太人的时候,佛朗哥却默默地营救了六万犹太人。

1940年6月18日,德军打垮法军,逼近西班牙边境。成千上万在法国的犹太人开始带着行囊向南逃离,很快就在亨达亚和布港市的关口排成长队。从那一刻起,西班牙当局授权准许所有的犹太人过境,甚至没有身份证,或是随同犹太人团体的人,都被准许入境,没有一个人被退回法国或转交给纳粹。根据英国史学家马丁-吉尔伯特(Martin Gilbert)的统计,从那里获救的犹太人有至少三万。

那段时期,马德里有家“使馆茶厅”,是一个策划营救方案的中心,负责人是法国的玛格丽特-泰勒女士(Margarita Taylor),另有一个英国大使馆的海军武官阿兰-希尔加特(Alan Hillgarth)配合,这个援救网由代号“M16”的英国情报部人员领导。其间最活跃的,是在英国大使馆工作的西班牙医生爱德华多-马丁内斯-阿隆索夫妇(Eduardo Martínez Alonso)。此外,密切参与配合的还有西班牙银行家胡安-马奇(Juan Mrch),西班牙驻柏林使馆外交官何塞-路易斯-桑塔艾亚(José Ruiz Santaella)。

1940年,纳粹刚占领法国,巴黎的西班牙大使馆门前每天都拥挤着大批急于逃难的犹太人,他们中的多数要过境西班牙到葡萄牙,以便乘船离开欧洲。正常情况下,签证要很多道手续,还要等一个星期以上的时间,这对命在旦夕的犹太人是太长了。使馆一秘爱德华多-普罗佩尔-德-加耶洪(Eduardo Propper deCallejón)为了帮助更多的犹太人脱离危险,向大使请示扩大权限,大使说由他全权决定。于是,他开始自作主张为数千犹太人签证入境西班牙,并得到葡萄牙领事阿里斯提德斯-德-索萨-门德斯(Arístides de Sousa Mendes)的配合,救助了至少一千五百犹太人。西班牙驻法总领事贝纳尔多-罗兰德-德-米尤塔(Bernardo Rolland de Miota),也是在良知驱使下,使出浑身解数救助了所有他能够救助的犹太人(约三千人)免于落入奥斯维辛集中营。


【布达佩斯被逮捕的犹太妇女】

1941年9月,西班牙新任驻布达佩斯大使罗哈斯-莫雷诺(Jose de Rojas),到任即被那恐怖气氛所攫获,他不断对侵犯人权提出抗议。当年9月,他向马德里要求授权发放签证无须等候马德里审批,外交部答复,同意给罗马尼亚的西班牙籍犹太人签证。1942年,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加剧,佛朗哥政府授权西班牙在欧洲纳粹占领国的外交使节,向犹太人增发签证。

形势复杂而危险,这些西班牙外交官本身也面临生命危险,所以,西班牙外交部对救助犹太人采取“被动和容忍”的基本原则 ,是可以理解的。

1943年1月28日,德国政府通知西班牙外交部,限西班牙政府在3月31日前撤走德国占领区的西班牙国籍的犹太人,这些人目前享受特殊待遇,但是过期后就会纳入和其他犹太人的同等对待。两星期后,德国再次威胁西班牙政府:包括居住在波兰、巴尔干国家的西班牙国籍的犹太人也在消灭之列。并于2月22日再次催促。

西班牙外长回答:是否可以把他们送回来源国,如希腊和土耳其,同时表示西班牙政府同意为到葡萄牙和美国的犹太人提供过境签证。但德方答复是不可能,或者返回西班牙,或者对其实行现行政策。西班牙外长回答,表示对这种性质的最后通牒尚无可奉告。

西班牙外交部政策部总长杜辛纳格(José Dussinague)认为,这些犹太人在西班牙比在其他国家更加危险,因为,美英等国的特工会立即抓住这些人来作为反对轴心国、尤其是反对德国的宣传。杜辛纳格起初没有表示出西班牙政府对此事有多大兴趣。但是,几天后佛朗哥政府转而松口表示同意。据德国大使3月17日的文件透露:“秘密!西班牙外交部政策局总长杜辛纳格3月15日口头通知我:西班牙政府改变态度,倾向于允许在德国占领区的西班牙籍犹太公民入境,人数仅限100名。”

这一行动十分复杂而且敏感,尤其是当世界各国都拒绝对犹太人提供帮助的情况下,营救行动必须十分谨慎。假如西班牙对德国的要求回应过度,会在盟国面前产生佛朗哥政权与德国合作的印象,假如不理睬,关系到大批犹太人的生死存亡。

然而,事实上,营救继续在暗中进行。1943年底,西班牙外交部命令其驻外各领事馆,为西班牙犹太族裔的赛法尔迪(Sefardí)人颁发护照或国际证明。1944年春,佛朗哥政府再发命令,规定对所有寻求西班牙保护的犹太人,只要接受以赛法尔迪犹太族的名义申请一律给予保护,并在证件上做上记号,方便将来非赛法尔迪族人必要时注销。结果这项政策不仅营救了真正的赛法尔迪犹太人,也营救了大量不能肯定是赛法尔迪的犹太人。在柏林、布达佩斯、哥本哈根、巴黎、马赛等许多地区,营救的人数在五万以上。


【逃生的签证】

就是这些政策和命令,使得西班牙驻布达佩斯使馆外交官安赫尔-萨恩斯-布利兹(Angel Sanz Briz)得以放手行动,展开救援。费德里科-伊萨特(Federico Ysart)在他的《西班牙和犹太人》一书中,记载了萨恩斯-布利兹怎样搞到必要的证件救出数千犹太人。他利用200个签证名额,把一个名额用于一个家庭,并如此重复操作,使更多的人得到签证。他还租了一栋房子为数千犹太人提供了避难地,并以外交居所为由拒绝纳粹接近。他一共救助了5200名犹太人(其中只有200人是真正的赛法尔迪人),以色列政府表彰其英雄行为授予“民族正义”的称号,1994年匈牙利追补授予其匈牙利共和国功绩十字勋章。


【西班牙驻匈牙利领事安赫尔-萨恩斯-布利兹】

1944年,西班牙外交部长何塞-菲利克斯-雷克利卡(José Félix Lequerica)向驻华盛顿的西班牙大使通报了西班牙在保护犹太人方面的成果。这份1944年11月16日签发的文件指出,萨恩斯-布利兹在匈牙利的成果是“在我方的持久的命令下”取得的。

由于前面陈述的原因,营救工作是秘密进行的,正如恩里克-迪格利奥(Enrico Deaglio)在他的《善的平凡》一书中写道:“尽管佛朗哥的西班牙在营救犹太人的行动中几乎是完全默默无闻的,但是绝对比那些反希特勒的民主力量更为高尚。获救的人数在三万到六万。”“由于是秘密行动,准确数字难以统计。但佛朗哥是营救犹太人数量最多的执政者。佛朗哥允许犹太人入境避难,从未退回哪怕一个犹太人。”

假如知道佛朗哥营救犹太人的一点背景,就会发现这位佛氏大将军的大度和慈悲。

内战期间,全世界的犹太人都支持人民阵线而反对佛朗哥的国民派,美国的大量媒体都偏向人民阵线,而犹太人在这些媒体中占据很活跃的地位,包括好莱坞的众多名人,匈牙利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纽约时报记者赫伯特-马修斯(Herbert Matthews),记者和作家路易-费切尔(Louis Fischer),作家马尔达-格尔霍恩(Marta Gelhorn,后来的海明威夫人),作家亚瑟-科斯特尔(Arthur Koestler)等等,都是犹太人,他们都替共产左派义愤填膺而谴责佛朗哥。尤其是英国到西班牙的战地记者,他们不提供消息,反而替人民阵线作宣传。

不仅如此,国际纵队中有大量的犹太人,例如美国共产党的林肯纵队和共产主义波兰纵队,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犹太裔,虽然许多人登记的姓氏并不显示是犹太人。总之,国际纵队的大约60%都是犹太人。照一般逻辑来说,犹太人的表现不值得令佛朗哥对他们产生很多好感,但他还是营救了数万犹太人。


【帮助人民阵线打佛朗哥的美国共产党的林肯大队】

佛朗哥和希特勒有着本质的区别。首先,佛朗哥是一个深信不疑的天主教徒,而希特勒是无神论者,他对佛朗哥有宗教信仰十分恼火。第二,希特勒是种族主义者,而佛朗哥无论其本人还是他的体制完全没有种族主义。第三,法西斯是社会主义的专有财产,希特勒坦承“马克思是他唯一的老师”,自诩“是马克思主义的唯一践行者”,而佛朗哥是坚决的反马克思主义者,他要让西班牙成为“没有马克思主义也没有共产主义搞破坏的国家”。所以,说佛朗哥是法西斯,只能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诽谤。佛朗哥体制不是极权,至多是威权主义的专断。难道赢得内战的佛朗哥应该把政权还给斯大林派,让他们把西班牙再次陷入红色恐怖?可见,采取独裁统治在当时是唯一可取的统治方式。所以,虽说身为独裁统治者,但是佛朗哥有人道的胸怀,善于区分普通犹太思想和犹太共产主义思想,他反对纳粹式的迫害,所以决定营救那些绝望中的人们。

以色列政府和世界犹太人组织对佛朗哥和西班牙表示了高度赞赏和崇敬。例如:“犹太人民和以色列政府牢记西班牙政府在希特勒时代所采取的人道主义态度,西班牙向众多受纳粹迫害的人们提供了帮助和保护。”——1959年2月10日果尔达-梅厄(Golda Meir)夫人在国会的讲话。

“佛朗哥政府虽然是希特勒的盟友,但是他不赞成对犹太人实行的暴力迫害。西班牙为无数在二战中逃离纳粹地狱的犹太家庭提供了庇护。西班牙做得甚至更多,马德里授权东欧和中欧的西班牙领事馆,向犹太人发放护照,使他们历史性地带上了西班牙的姓氏,例如托雷达诺、贝哈拉诺、卡斯特罗,等等,这使得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获救,尤其是在罗马尼亚,当时那里的犹太人正在被押送到希特勒的死亡营地。”—— 以色列两个最主要的情报机构的主任、伊塞尔-哈雷尔(Isser Harel)1989年对西班牙《国家报》的声明。

伊塞尔-哈雷尔还说:“从1957到1961年,佛朗哥的西班牙为25000名犹太人提供了谨慎、持久和毫无私利考虑的帮助,这些犹太人在西班牙短暂停留后移居以色列。没有西班牙的战术配合,这段史诗是不可能的。”

“以色列无力改变罗斯福在二战中对犹太人的态度。欧洲唯一真正向犹太人伸出援助之手的国家,是一个在那里毫无犹太影响的国家——西班牙,他营救的犹太人超过所有民主国家营救的总和。这一切都十分复杂。”——施罗默-本-阿米(Shlomo Ben Ami),以色列外交部长和首任驻西班牙大使,1991年会见西班牙《时代》周刊。

“佛朗哥的西班牙为犹太人提供了重要的藏身地,他们逃出自由、平等和博爱的法国,冒险来到西班牙。我不想为佛朗哥辩护,但是二战中无数犹太人在西班牙获救,假如忽略了这个事实就是忽略了历史。”—— 犹太人世界大会主席伊斯莱尔-辛格(Israel Singer) 2005年会见西班牙《世界报》。

《佛朗哥,西班牙,犹太人和大屠杀》的作者,拉宾诺-利普海茨(Rabino Lipschitz)1970年在新闻周刊上声明:“我有证据表明西班牙国家元首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在二战时期营救了六万以上的犹太人。该是人们向他致谢的时候了。”


【青年佛朗哥】

西班牙作家拉法埃尔-基隆-曼特洛(Rafael Girón Mantero)写道:“我本人在英国的时候认识许多犹太人,不止一个人对我提起他们的朋友或家人有过这样的被营救的经历。”

西班牙学者何塞-安东尼奥-布鲁(José Antonio Bru)撰文披露:佛朗哥去世时,美国赛法尔迪联合会机关报刊发文章,追忆说:“1940年10月佛朗哥在亨达亚会见不可一世的希特勒时,‘拒绝了希特勒提出的所有要求,包括立法实行反犹太政策。’从1945年,佛朗哥准许犹太机构在西班牙领土协助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移居巴勒斯坦,而英国就是从那时起禁止犹太人移民。”

赞同佛朗哥的史学家认为,佛朗哥不仅不是排犹者,而且在犹太人被迫害时期伸出援救之手。而反对佛朗哥的作家说,佛朗哥大概是排犹主义者,只是和纳粹有相当距离。后者的态度似是而非,表明他们面对事实缺乏诚实和勇气,他们不过是从宗派立场出发,为维护自己的既定观点不惜无视直至歪曲事实,这是左派的本性,不足为怪。

据西班牙学者塞萨尔-维达尔(Cesar Vidal):“假如从宗教信仰的角度出发,天主教徒佛朗哥大概是倾向于反犹太主义,因为天主教认为犹太人‘背信弃义’。但假使如此,佛朗哥的反犹太也会是出于宗教而不是种族。……佛朗哥毫无种族主义,是一个宗教信仰深厚的人,他是从天主教道德的高度出发救助犹太人的。”

由此可见,佛朗哥体制没有种族理论,他不是犹太族的同情者,也不是排犹者。不过,佛朗哥在西班牙国内对人民阵线的战俘实行了大幅减刑和成批释放的政策,但是对人民阵线被关在纳粹集中营里的人没有过营救的表示和行动,这也是事实。


【《西班牙,佛朗哥和犹太人》封面】

犹太人始终铭记佛朗哥的恩德,恰如恩里克-迪格利奥书中所说的:“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的名字用金字刻在《生命之书》上。每年11月20日,在美国的犹太教堂里都颂‘悼亡经’来纪念这位使大批犹太人免于被屠杀的恩人。”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hfds  2011-11-21 23:07:21  

好!

读右派网的文摘收益很多,非常感谢


[2] 发布者:陳明  2011-11-22 00:34:22  

事實勝於雄辯

呵呵, 不是為獨裁者開脫, 就是有人提出過二戰後獨裁右派四大天王, 最早是西班牙佛朗哥將軍, 然後是智利皮諾切特, 菲律賓馬可斯(馬科斯), 中國鄧小平. 壞事是有做過的, 但右派掌政的時代, 明顯比之早或之後的左派好吧?

在那些落後, 政治鬥爭激烈, 甚至可能被暗殺的國家, 總不能盲目要求套用Ronald Reagan和Margaret Thatcher的方法.

若果民主是帶領和強迫所有人走向錯誤, 走向失敗, 是不是一定要被多數人綑綁?

想像一群蠻牛, 一起衝向懸崖, 你是其中一員, 莫說要說服群眾, 連你自己抽身離開也不可以. 這就是民主, 這就是綑綁. 太遙遠的不說, 美國應該廢除軍隊以外的聯邦政府, 每個州收支獨立. 最後thrive的一定是德州, 不是紐約和加州.


[3] 发布者:一言  2011-11-22 11:41:53  

数据胜于诡辩

西班牙在佛朗哥时代就是西欧的弃儿,经济最差,被北约和欧盟拒之门外。这个独裁者不死西班牙就不会有日后的经济起飞。
我们再来看美国各州谁依赖谁,用数据来说话,而不是2楼的信口开河。很简单,上网搜一下便有结果了:
States by their proportionate federal money received to federal taxes paid, the worst takers at the top, best givers at the bottom:

1 New Mexico $2.03
2 Mississippi $2.02
3 Alaska $1.84
4 Louisiana $1.78
5 West Virginia $1.76
6 North Dakota $1.68
7 Alabama $1.66
8 South Dakota $1.53
9 Kentucky $1.51
10 Virginia $1.51

8 of the 10 worst offenders, receivers of tax money paid by others, voted Republican in the last presidential election (NM and Va being the blues), whose base is ardently against such a system of tax and redistribute. Likewise at the other end:

40 Massachusetts $0.82
41 Colorado $0.81
42 New York $0.79
43 California $0.78
44 Delaware $0.77
45 Illinois $0.75
46 Minnesota $0.72
47 New Hampshire $0.71
48 Connecticut $0.69
49 Nevada $0.65
50 New Jersey $0.61

看见了吧,如果没有联邦政府税收,NY,加州,伊利诺等都可以大大省下一笔钱给自己,而不是德州。还有那个茶党女魁Palin,有种骂民主党增税的话你就别死皮赖脸地从联邦政府那里拿那么多钱。


[4] 发布者:李遥  2011-11-23 11:09:59  

佛朗哥功不可没

西班牙内战是一场共产和反共的战争。佛朗哥原计划4个月平息共产革命,控制全国,那样就有望继续实行共和制。但是斯大林是不会放过机会的,人民阵线用512吨黄金和大量艺术品换来斯大林的军事装备打内战,高喊苏联万岁,西班牙死亡!没有佛朗哥西班牙早就亡在斯大林手中了。

对佛朗哥时代的西班牙的国际孤立是以英国为首的,因为没有苏联英国无力战胜希特勒。但是这并不是西班牙必须恭维苏联狼的理由。假如英美那时站在佛朗哥一边反共,佛朗哥没必要寻求希特勒和意大利的援助。各国有自己的算盘,英国面临的当务之急是德国的威胁,他需要苏联,所以旁观,等于是不惜牺牲西班牙。当时只有佛朗哥看透了,德国威胁的是仅仅欧洲,而共产主义苏联威胁的是全世界。今天这个事实是再清楚不过了。

佛朗哥时代没有腐败,他死后左派试图查处前政体的腐败,结果一个也找不出。

腐败是左派政府开头的,费利佩·冈萨雷斯是超百万富翁,在处理恐怖组织问题上严重违法,但是让其他几个部长代他受罚入狱10年。第二届左派政府萨帕特罗腐败肆无忌惮,挥金如土,如今西班牙负债累累,所有左派掌管的市政财政亏空,而且是巨额!仅凭这点,佛朗哥打败人民阵线就是对西班牙国家前途的重大贡献。民主转型的一个致命错误是过早地解禁了工社党和共产党,导致这些左派念念不忘重建名为共和国实为无产阶级专政的体制。

哪一天,当西班牙绝大多数人民可以平心静气,不带偏见,不带仇恨,不带私利地正确评价佛朗哥了,西班牙民族才算是真正团结了。

无政府分子是分裂因素,民族独立分子更不用说,共产党社会党是国际分子——须知工人阶级没有祖国!对这样一些帮派来说,西班牙这个民族根本没有凝聚力和吸引力,每个帮派都只为私利。只有佛朗哥力主“一个,伟大的,和自由的西班牙”(一个:意即不是两个或多个西班牙)。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能够明白,当时独裁乃唯一出路。难道,他应该把赢得的权力再退还给共产左派?


[5] 发布者:一言  2011-11-24 18:52:12  

听了楼主的高论,意思就是欣赏佛朗哥认为自己是西班牙的大救星,朕一人系天下安危于一身。佛朗哥时代虽然被国际孤立,虽然民生凋敝,但没有经济腐败,(权力腐败就不提了)。你看,伟人一去,那些个腐败分子便开始滋生了。

我只需要把上面那段话佛朗哥那三个字换成毛泽东,这整个不就是极左的乌有之乡的言论吗?哈哈,都说极左和极右的思维方式如出一辙,真是一点不假。

如果要真实地讨论西班牙在二战前应该走哪条道路,不妨就参考一下中国。英美和纳粹都曾经争取过蒋介石,为什么他没有象佛朗哥那样倒向纳粹,那是因为蒋介石虽然也是半个独裁,但他起码能分辨出民主和纳粹的优劣,不然他就是汪精卫了。

如果要真实地讨论西班牙在二战后应该走哪条道路,不妨参考国情与其相近的两个国家,一个是葡萄牙,一个是希腊。葡萄牙接受马歇尔计划,从法西斯独裁政府逐渐转型到民主政府,被纳入西欧大家庭。希腊的情况甚至和中国相似,那里的共党势力比西班牙大得多,共党二战后开始作乱打内战,但希腊坚定地走民主道路,不搞独裁,在美英的支援下迅速平定内乱。要知道希腊是一个跟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等铁幕国家接壤的国家,尚且不惧共党渗透,所以楼主说西班牙佛朗哥担心共党颠覆必须搞独裁则纯属狡辩,而且你狡辩的水平也太低了点,信你的话我还不如去信毛泽东的不搞阶级斗争就会资本主义复辟,又或者去信五毛党的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不适合搞民主呢。

看来右派网的这位写手真是被洗脑洗坏了。其表现,一,是那种没有一个独裁者骑在头上就觉得活得不舒坦的奴性在头脑中根深蒂固;二,是完整地师承了中宣部为专制涂脂抹粉的宣传手法。


[6] 发布者:wo  2011-11-24 19:03:22  

正义重于民主


[7] 发布者:李遥  2011-11-25 11:12:04  

一言说得有部分道理

一言,谢你评论的启发。

要说清西班牙的全部情况不是三言两语的事,就像外国人要了解中国也是比较困难的,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举例:在两年前的一次电视辩论中,西班牙左派联盟(共产党)的领导人之一说:“中国的蛋糕分配得比西班牙好。”这话你能同意吗?

不是为佛朗哥辩护,而是把佛朗哥放在他应该在的位置上。为佛朗哥正名也不是为独裁制度辩护。说的是历史,而不是主张今天实行佛朗哥的体制。曾经读过飞虎队的一篇文章,关于社会制度的“退行”,我认为很有道理。佛朗哥1934年奉命平息过社会主义革命,之后议会共和国制仍然继续。此后右派三次暗示佛朗哥动作,他三次拒绝,坚持看选票。1936年在左派积极准备打内战,暗杀了君主派领袖,这才不得已而为之。结果,议会共和的民主制就不得不让位于独裁。然而历史地看,宁要佛朗哥的软独裁也不能要无产阶级专政的极权。

西班牙当今的形势是:工社党共产党左派以反佛朗哥为名,企图恢复左派的极权制度,萨帕特罗公开号召并实行“恢复共和国价值观”,其实质就是同现今已经取得的民主化成果决裂,并实行一次由左派领导的民主转型,这,能让人相信吗?他们认为 1976年的民主转型不算数,因为没有左派参加。这说明,他们依然坚持“左派超级合法论”,和“造反天然合理论”。须知,西班牙左派的意识形态和恐怖组织埃塔的都是当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今天叫极权主义。西班牙人都知道,埃塔的实质是共产党,他们勒索的税叫做革命税。

由于左派抓住佛朗哥的唯一的把柄就是独裁,于是不得不把这独裁的来龙去脉和前因后果说一说,但这绝不是赞成独裁。

把佛朗哥换成毛泽东是不合适的,应该把佛朗哥换成蒋介石或者国民党。中西的不同在于,蒋介石败了,佛朗哥赢了。佛朗哥的对立派,是所有的左派的联合体人民阵线,和许多国家的共产党一样,得到斯大林的密切关照、指示和培植,他们自恃有斯大林和共产国际支持,所以才敢打内战——他们要知道会失败还会打吗?

至于为什么蒋介石败给毛泽东,而佛朗哥战胜了共产派,还应该有许多其他因素,这有待研究。例如,西班牙近80%是天主教徒,他们没有向无神论低头。此外,佛朗哥能够战胜共产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左派内斗:无政府、共产党、民族独立派之间互相杀戮。谁能够设想,佛朗哥打赢了能够对这样的山头林立实行民主,让他们再回头把自己杀了?

英国作家保罗·约翰逊说过:“西班牙内战是写入谎言最多的现代史诗。”的确如此,要一条条弄清,须要时间。不弄清,就驳不倒左派的谬论,他们永远把自己打扮成受害人,而掩盖他们是红色恐怖制造者的原型,那样,西班牙的民主就始终面临危机。这就是要把佛朗哥还原其位的根本理由。

仅供参考。


[8] 发布者:李遥  2011-11-25 14:23:26  

补充

世上的事情很复杂,非黑即白的几乎没有。

佛朗哥的独裁不是一个简单的独裁的问题,不能仅限于独裁这个字眼的意义来看待,也就是说,不能用绝对的好和坏的意义来衡量。

各国的情况也不同,有些是不可比的。佛朗哥的独裁,在一定意义上类似曾经的君主制,所以才得到传统君主制的西班牙大部分人民的接受和支持,假如没有这个条件,你想独裁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斯大林派想无产阶级专政不能得逞?就是因为有大半个西班牙不同意!

独裁和独裁也不一样,所以才持续了那么久。

西班牙第二共和时代,只有一个真正的社会民主主义领袖,比佛朗哥还坚定的反共派,但是遭到斯大林派的粗暴排挤。佛朗哥战胜后,斯大林鼓动共产党打游击,鼓动逃亡法国的大批共产党反攻。这类政权斗争,中国人都不陌生,只是正好相反。

在今天的西班牙,凡是坚持社会主义的都拿佛朗哥开刀,挑拨社会对立和仇恨,破坏和谐。否定佛朗哥就是支持社会-共产主义,骨子里就是坚持曾经的无产阶级专政。最近发生的愤怒者示威、强占他人房产、鼓动不交房贷,等等这些共产行为,都是工社党共产党在幕后煽动并且经济资助的,或者,这叫做民主?

学术探讨,原则是自由民主,用专制的态度反专制,说明还没有弄懂民主是什么,结果会从被专制者变成专制者。民主不是一切,社会公正才是根本目标。例如西班牙的恐怖组织被工社党政府以民主的借口合法化,进入议会,被害人的亲属将和杀害自己亲人的杀人犯共聚同一个议会,这正义吗? 公正吗?

所以,必须揭穿西班牙机会主义工社党的真面目,那就必须肯定当年佛朗哥禁止共产党活动的政策措施是正确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真正的民主免受极权左派的威胁。


[9] 发布者:wo  2011-11-25 16:31:04  

就是非黑即白。只是人的洞察力有限,更兼人性有问题。
民主不是最高级的价值。


[10] 发布者:未命名  2011-11-25 18:16:21  

葡萄牙希腊也是七十年代才民主轉型的,在時間上跟西班牙差不多啦,此前希腊都軍人政權啦,葡萄牙由軍人推翻極右政府而接軌民主,整個八十年代港澳人都知道葡萄牙其實很受軍權干政,腐敗也讓人見笑。二戰反法西斯不算成功,成功在九十年代,因為法西斯包括馬列。強如英國為了討好納粹而犧牲甲乙丙如捷克斯洛伐克等,為了牽制蘇聯對納粹綏靖,最後又“需要”苏联,戰後是蘇聯大豐收,是西方的又一次綏靖。歐洲收穫啟蒙運動成果之一,理性主義產物科學社會主義計劃經濟集體主義平等天堂瘟疫肆虐歐洲百年,二戰歐洲不單國與國間有戰爭,各國國內都有主義之爭。英等在德蘇間是兩頭蛇、德在英等與蘇間做兩頭蛇、蘇又在德與英等間做兩頭蛇,其中實力不夠大的國家當時都很被動。戰後圍堵柏林與大陸國共內戰、韓戰等等讓英美等疲於奔命顧此失彼,越南陷共還有柬埔寨慘劇,這都見英美等不是萬能。我純粹斷估,佛朗哥比較抗拒英美還可能有關於在南美勢力的問題。


[11] 发布者:未命名  2011-11-25 19:27:08  

順便一提,不是韓戰的話,美國本來就很有意思要放棄老蔣台灣,老蔣就一是個被美國西方玩死的例子,因為怕蘇聯擴向東亞,日本的野心被輕忽,及後因為日本,美國又需要蘇聯了,於是蘇聯騎劫了東北,因為老蔣是“獨裁者”所以不信任民國可以憲政,非得要老蔣跟毛共搞聯合政府,為了牽制蘇聯又想拉攏毛共,企圖重複綏靖德國牽制蘇聯的老法子,之後老毛向蘇聯一邊倒,真是又一次複製德蘇同盟,七十年代終於等到跟老毛握手了,台灣又成了犧牲品,911後這老法子又加碼,中共政權又更得意張揚,我沒說別的,自由民主還得靠自己,西方等國不是屆屆政府都是聖人大仙,可能張伯倫基辛格之類更多。再講,伊朗霍梅尼革命後美國還支持南韓獨裁政權呢,獨裁並不等如跟馬列瘟疫一樣,不知佛朗哥死了西班牙人有沒有找出不知能環繞幾多次地球的“檔案”?只是說沒有佛朗哥西班牙亦一定能壓得住共黨搞內亂未免也太妄斷,今日台獨一樣將老蔣說成是屎啦,我就不覺得老蔣於台灣一點功勞都沒有。


[12] 发布者:李遥  2011-11-26 06:50:21  

感谢各位高见!受益匪浅!




[13] 发布者:一言  2011-11-26 15:49:43  

如果要深入地探讨一个国家政治,恐怕是离不开分析她的历史文化及宗教影响等方面的,讨论西班牙的国情当然也不例外,但我一来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二来受限于篇幅,所以不能长篇大论只能再多讲几句较粗线条的,不当之处,欢迎批评。

我认为,西班牙和其他西欧国家相比有如下这几个特点或许可以作为搞独裁统治的理由:

1.受伊斯兰文化影响。历史上阿拉伯人曾经侵占过西班牙,西班牙在北非也有殖民地(现在仍然还留有一小块北非领地,西班牙不承认那是块殖民地认为是其国土延伸)。而阿拉伯国家和文化是没有民主的根源的。
2.受天主教影响。二战前,奉行新教的国家大多都民主化了,但天主教欧洲国家中的德意葡则是走法西斯道路,而梵蒂冈是(不得已地?)迎合轴心国的,这点对天主教徒影响犹深。
3.受那些中南美搞独裁的前殖民地“香蕉共和国”的影响。
4.因直布罗陀和美西战争等“历史遗留问题”而对美英民主政制疏离。
5.共党猖獗,所以只能以毒攻毒,矫枉过正。
但同样是上面五点,也可以这样反过来看待:
1.土耳其是伊斯兰国家。但自从凯莫尔创建共和之后就走上了迈向现代国家的道路。土耳其在二战中并且加入了同盟国,战后加入北约。凯莫尔在前佛朗哥在后,为什么有好的榜样不学。
2.法波爱比瑞士这些天主教国家也能搞民主,就如同韩台这些受儒教影响的国家能搞好民主一样戳穿了中国有五千年封建传统所以不适合民主之谬论同一道理。
3.大部分中南美国家二战时都站在同盟国阵营。再看看连日本在一百年前都晓得脱亚入欧,眼望高处,二战后西班牙身在欧洲民主国家的氛围下难道就不能“脱蕉入欧”?
4.中国也一样被英国占了香港,也同样在美西战争的几乎同时受过美英法等国家的“欺负”,但中国的政治主流也没有在二战中投靠轴心国。
5.由于地缘战略需要,斯大林没错是尽力赤化象中国蒙古这些与苏接壤的国家,然而以苏联徒有其表的国力再加上共产内部本身就斗得四分五裂(7楼有提及),斯大林连芬兰奥地利阿尔巴尼亚甚至同属斯拉夫人的南斯拉夫都控制不了,更何况西班牙?所以依我看,不管你称之为温柔独裁也好软性独裁也好,所有那些独裁统治超过了二十年并且年过七十岁仍旧大权独揽不到蹬腿那天都不撒手的家伙就是一个极端自私权力腐败的独夫民贼,沦为国家罪人,哪怕你以前曾经如何英明伟大为民立命。我不否认我赞赏佛朗哥在坚定铲除共产或者庇护犹太人一事中的立场,在这点上我是对事不对人。


[14] 发布者:李遥  2011-11-27 08:48:04  

一言,理论上你是对的

一言,你的见解理论上是对的。

但是,在西班牙行不通。佛朗哥战胜的当时,有多种考虑,但是都行不通,假如大选,按照当时的国际形势,第一届肯定左派胜出,他们在1936年2月大选中以舞弊获胜(连这个右派都认了就是为了避免内战),他们还会做类似的动作,左派的这种特性,凡是反对极权的人都不会怀疑。那样的话结果西班牙将是苏联的卫星国,当时工社党的领袖人物叫涅格林,他是一个十分奸猾的政客,私底下不但同斯大林,还同希特勒接触(希特勒后来认为援助佛朗哥犯了错误,应该支持工社党,以便西班牙建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身为工社党领袖,(说来不怪:工社党和共产党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但势不两立),但是同共产党勾结。最后,是涅格林的军权统领不得不起义了,这才成全了佛朗哥。

佛朗哥尝试过民主选举(有待查阅历史),但是想来是没有成功。民主过渡实际上是从1968年开始的,这是一些精英知识分子的意见。

肯定佛朗哥,并不是赞成他独裁,更不是独裁到死,一个人再好,也会被长期的权力腐蚀。这点毫无疑问。但是,只要看看现今左派的猖狂(这几年的形势颇似1936年),就会理解当年佛朗哥的独裁实乃最可行的选择。尤其要考虑到,那时候正是共产主义蒸蒸日上的时代,佛朗哥根本没有国际地位。直到柏林墙倒塌,共产主义才算被认识,尽管如此,今天仍然有大批人幻想共产主义。足见马克思的“功绩”。

我本人认为,共产主义不是什么意识形态,是一种对人类的犯罪,用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欺骗善良的人民,欺骗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教唆他们武装斗争,暴力革命,阶级斗争,等等,用从任何角度看都是犯罪行为的手段去实现一个空想。谁能相信土匪和杀人犯可以创建美好社会?

如今,至少在西班牙,越是专权的越大谈民主,每个帮派都以民主为借口谋求一己之利。这样下去,我担心,哪一天不得不重新捡起专制来抑制那些共产左派,因为直至目前,宽容始终是好人对坏人,哪个坏人宽容过好人?狼不吃羊?

当然,我很理解,我也想但愿佛朗哥不是独裁者,这样当然更趋于理想,但是,历史已经写成这样。今天研究那段历史,对西班牙仍然很重要,从理论上说,当然没有人赞成独裁,没有人赞成回到佛朗哥时代,但是论及具体,有理由有必要澄清独裁体制的来龙去脉,左派企图用一个“反独裁”来证明其红色恐怖有理,那是不公正的,甚至是很危险的。这里已经多次发生过左派对不同意见者使用暴力和阴谋的小规模事件,所以我说形势类似1936年,只是今天的民主制已是大众所望,宪法还能坐镇,司法还没有完全腐败,还有有勇气有良知的法官。

一言,谢谢你的思考和见解,因为也促使我更多思考。但愿中国早日实现民主。届时,还有很多课程要学习。


[15] 发布者:李遥  2011-11-27 11:31:12  

补充

对不起,还得啰嗦一下,做一点重要补充。

佛朗哥是传统的君主派,他不主张多党制,也不喜欢共和制。他始终坚持恢复君主立宪制,延续阿方索十三的香火,所以从50年代就培养王储胡安·卡洛斯,并在1969年确立他为继承人。虽然这之前,在50到60年代期间,和改革派一起,做过全民公投民主选举政府领导人的种种计划,但是最后都放弃了。

胡安·卡洛斯继位立即开放党禁,以致不赞成共产派的人们至今还认为国王背叛了佛朗哥,把共党合法化了,结果使得第二共和时期共产和反共之间在民主转型后又重开“内战”,只是不再是战争形式,而是在议会里吵来吵去。

不管怎样,国王依法继任,并使西班牙依法过渡至民主阶段,是世界上的首例。假如佛朗哥败了,所有这些就是另一回事了。


[16] 发布者:一言  2011-11-27 17:40:10  

虽然争论犹存,但楼主列出的众多比较深入的史实及其解释,还有观点的交流,自令我获益良多。谢谢!


[17] 发布者:Mike  2011-11-28 11:39:21  

佛朗哥、蔣光頭比共產好,但也沒好多少

佛朗哥:

首先要知道的是,佛朗哥搞的是抄自德義法西斯的大國家資本主義,他的主要支持群體,除了天主教會以外,就是那些跟他政權有密切寄生關係的西班牙財團。西班牙為何戰後經濟被孤立?一部份原因是國際和西方抵制,但最大原因還是在於佛朗哥實行徹底的貿易保護,汽車機械等等全由西班牙國產的"民族企業"壟斷,閉門造車,最後西班牙經濟一灘死水。講明白一點,佛朗哥代表的並不是什麼抵抗左派共產勢力的"右派獨裁",他底子下搞的還是左派那一套社會主義、大政府主義、反資本主義,他只是在政治上更成功的去吸收那些左派所沒有的支持群體罷了(壟斷財團、天主教、軍隊)。

蔣光頭:

基本上和佛朗哥相同,二戰前在中國搞的就是與沿海的"民族企業"建起共生關係,比如上海孔家之流。遊戲手法是對外國貨重課關稅、協助財團壟斷產業、打擊競爭對手。搞"抵制日貨"活動就是經典例子之一,因為當時新興民族企業產品與日本進口貨重疊最多,抵制日本,錢自然進了他們口袋。抵制到後來日本打過來了,是誰的錯呢?

蔣光頭和佛朗哥的不同處在於,多虧了內戰,蔣政權逃到台灣,依靠國民黨那些財閥,實體資產全部"淪陷"在上海等地了,帶去台灣的剩下鈔票黃金等等,實力大減。戰後蔣依靠的支持群體剩下那一兩百萬軍人、公務員、知識分子等,經濟上自然比佛朗哥開放自由一些。60.70年代貿易大幅自由化,台灣中小企業開始崛起,經濟奇蹟就此誕生。所以台灣會有今天,不能說是蔣的功勞。比較正確的說,台灣之所以比蔣在中國的"南京政府"成功,正是因為台灣避免了國家資本主義的那條道路。


[18] 发布者:Mike  2011-11-28 11:52:05  

re 3樓的各州納稅比較

>>States by their proportionate federal money received to federal taxes paid, the worst takers at the top, best givers at the bottom:

這種統計數字的問題在於,某個州納稅很多,並不代表這個州的經濟活動和生產力就有這麼高。以Alaska為例,那些幾千公里管道運回本土的石油,還有原木、礦物等等等,最後都是在其他州買賣、納稅,當然在帳面上看起來會像是Alaska在吃其他州的納稅錢,事實卻不是如此。納稅最多的州都是全國的金融重心,也就是那些年年投民主黨的大都市所在地,他們繳很多稅,卻不一定是他們生產了這麼多價值。

還有一點就是,投共和黨那些州,許多是原料生產、農業、礦業等等州分,開發比較晚,基礎交通和公共建設大多沒有紐約加州等地要來的好,自然需要更多資金鋪路鋪橋、建電廠水壩等等,在帳面上當然看起來會像是他們吃了比別人多很多的聯邦資金。


[19] 发布者:一言  2011-11-29 00:47:43  

回答楼上

针对2楼所谓“每個州收支獨立. 最後thrive的一定是德州, 不是紐約和加州”,我在3楼是用数据来说明,如果每個州真的收支獨立,那么能给自己省下更多钱的应是紐約和加州而非德州,所以2楼“最後thrive的一定是德州, 不是紐約和加州”这话不成立。我难道说错了吗?

楼上所说的“以Alaska為例,那些幾千公里管道運回本土的石油”等论据是错的。
一,Alaska根本就不存在着一条幾千公里運回本土的石油管道,只有一条私人企业拥有的从Alaska北岸通向南岸的千余公里的输油管。
二,即便有你所说这管道又如何,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如你所说的什么“最後都是在其他州買賣、納稅,當然在帳面上看起來會像是Alaska在吃其他州的納稅錢”的奇谈怪论。照你这样说,俄罗斯也有油管天然气管通到白俄罗斯和欧洲其他地方,那俄罗斯是不是在这方面心甘情愿做冤大头?我还是用数据说话,去年Alaska州政府从石油行业收取了39.3亿元的税,约占州政府总收入的90.8%,你从哪里得出“最後都是在其他州買賣、納稅”?
三,Alaska 是唯一一个既没有州Income Tax 又没有Sales Tax 的州。不单如此,Alaska还能每年向州民派红包。右派佬最喜欢说了,政府是不生钱的,那Palin的钱从何来?在Palin当政的时候,Alaska平均每年向联邦政府贡献税收约50亿,但从联邦得到的资助约100亿(人均全国第一),而同期加州这两个数据分别是3000亿和2500亿。但是Palin能善用加州人贡献的血汗钱吗?没有。对了,楼上不是还提到铺路铺桥吗?就在加州每人每年因堵车平均损失63个小时,损耗总共200亿,许多联邦高速公路需要钱维修,甚至出现密西西比河上的公路桥因年久失修垮掉死伤惨重的时候,Palin却力推用联邦政府的钱往Alaska的一处荒岛建一条Bridge to Nowhere,不可耻吗?
所以我请共和党茶党政客先扪心自省一下,当年Boston Tea Party 的要求是什么?不就是“没有代表权就不纳税”吗("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那么,按这道理象加州这种贡献税多的民主党州是不是应该为此多增设几个国会议席,并且应该撤销那些纯向联邦政府拿钱的以共和党为主的州的国会议席呢?


[20] 发布者:Mike  2011-12-01 04:37:06  

回一言

你提出各州稅收差異的主要論點可以總結為:

1. 民主黨州繳稅繳的比共和黨州多
2. 共和黨州花費更多的聯邦資金
3. 因此,共和黨州是在寄生民主黨州

我舉出Alaska的例子,是指出各州繳給聯邦的稅款並不代表他們的經濟生產力就是那樣。在某州開採的石油礦石可以運到其他州去賣,營利也可以在其他州繳稅,那些坐擁金融重鎮的州分當然會有比較大的稅收帳額,這就證明了你那共和黨州寄生其他州分稅金的理論是有問題的。俄羅斯跟白俄不共享同一個國庫,當然不會有此問題。

你一直攻擊佩林等拿的聯邦補助,是否知道這種地區建設、修橋補路的撥款,佔據每年聯邦的開支,比率是很有限的。大部分的開支仍為: 健保、教育、社福、退休金、國防等等。只針對地方州的開支計較,卻不講開支最大的那些項目,這樣對嗎?

若要把繳稅金額和代表權掛勾,那怎麼不先討論是否該取消那些沒有工作、依賴福利金生活的十幾%人口的投票權呢?還有那些每年繳了大量稅金的有錢人,應該都可以多投幾票了。


[21] 发布者:一言  2011-12-02 18:01:34  

回答楼上

我实在看不出楼上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数字或站得住脚的事实来支持其论点。各种充实的数据说明了美国的现实就是倾向民主党的先进富裕州一直在替倾向共和党的落后贫穷州输血。假使哪天输血停止,那么执行民主党政策的州只会更加繁荣,而象Alaska这样的州份红包就会立即干瘪,那犹如中国大跃进时把四十九亩稻田的稻子拔了然后密插在一亩作高产样板田的Alaska当即就要现眼。总而言之,Palin那套茶党理论要是付诸全美实践的话结局只会使美国的各个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一一破产。

再探讨一下美国各州在国会的代表权不平衡。这种制度性的缺陷引致总统选举不公平的弊端由来已久,一直以来大家都可以听到各种要求改革的呼声和建议。大家可以想想,凭什么三千七百万人口的加州跟六十八万人口的Alaska在参院拥有同样票数?凭什么2000年的选举结果是得到选民票占少数的小布什当选总统而不是戈尔?加州在2008年选举中只有55张选举人票,平均每张选举人票代表67万加州人的意愿,而Alaska却握有3张选举人票,平均每张代表不到23万人的意愿。凭什么加州要输血给Alaska但同时选总统的时候却是三个加州选民才抵得上一个Alaska选民?既然美国每十年就要靠人口统计来调整国会议席,那还不如用我的建议参考每年每个州向联邦的纳税情况来分派各州的议席和选举人票数。这种方法简单易行,虽然不能说这就实现了绝对的公平,但起码比现有制度合理得多。

这种按税收贡献来定选举人票数的制度确立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美国可以用这个机制作契机来改革联合国的运作,让缴纳会费最丰厚的民主国家如美日等国享有更多的投票比重,类似董事会的运作制,从而剔除联合国中最不合理引致美国赌气不合作致使其工作效率低下扯皮的根源。

而相反,楼上所提的按纳税多少来决定选民资格的解决方法根本就是非常愚蠢可笑的,一来反人性,二来完全不具备可行性。试想想,如果不交税就无选举权,那么社会上的退休伤残未找到工作的大学生就顺理变成政治贱民了是不是?而且每次投票时是不是还要带着张税单证明身份搞实名制投票?按此道理,交一万元税的是一票,交一万一千元税的就将此君所选的对象的得票乘上个1.1,麻不麻烦?夫妻同报税但政治立场不同的又怎么办?如果交税一千万的纳税人就一票等于一千票,这样的话贿选甚至为一张选票取人性命的现象必然难免,交税多的反而活得心惊胆战不得安生。三来甚至是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性。因为美国的现状是个人收入位于金字塔顶层和底层的多投民主党,中层的多投共和党,两者一抵消,改和不改效果一样。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不切实际多此一举的馊主意。

所以依我看,如果说共产主义者追求世界大同是乌托邦,那么象楼上这类茶党人士的思维及其追求的就是邦托乌,两者半斤八两,实际运作都是靠剥夺一部分群体的利益来实现其目的,一旦被揭穿,其丑恶面目邪恶目标便显露无遗。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旧文回放
  • David Frum :铭记为了民主的伟大战争
  • 杨光 :政治改革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以晚清《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为例
  • 钟馗 :写给要稳定,害怕民主带来混乱的人看
  • 何清涟 :Global Times 与《环球时报》的阴阳脸
  • 余杰 :神州何处非淫窟
  • 胡平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 Anders Aslund :加拿大可以促进东欧能源安全
  • 易邦 :香菱学诗与香港学习
  • 滕彪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和国》序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