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文章不存在??�
如果你是从本站链接进入此页面,请将那个页面地址和当前页面地址告诉我们,谢谢??�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高尔特  2011-01-06 00:32:58  

有趣的数字

不过这类比较有点下作,


[2] 發佈者:超乎想象  2011-01-06 01:24:26  

這些左派如此虛僞

這些左派的虛僞程度超乎想象太多,他們的臉夠厚。


[3] 發佈者:较真  2011-01-07 02:17:14  

看来此文作者不是中国国家统计局训练出来的就是中宣部的徒子徒孙,对数字的Manipulate操弄手法真是一脉相承。

西谚云,数字是不会骗人的。但如何操弄数字就是骗子的最爱。我姑且算你文章中举的都是真实数字吧,但这些数字有任何统计上的意义,能得出你说的结论吗?

请问作者,假如我说,中国西昌2005年比美国拉斯维加斯1998年发射的卫星多,所以得出中国比美国航天工业发达这个结论,有道理吗?

假如你认为我没道理,那何以你举几个2005年切尼的捐款比1998年戈尔的捐款多之类(切尼那77%的捐款更是连一个硬数字都举不出来)的零碎例子,因此就得出右派捐款比左派多的结论?

更何况,既然你这么关心捐款,难道会不知道戈尔奥巴马前后将诺奖一两百万的奖金都捐出去了这事?要不然你的选择性失忆真是达到比中宣部或Alberto Gonzales还下流的程度了。这等卑鄙手法如果运用开来,甚至谁都可以指称盖茨巴菲特在慈善上是大吝啬鬼,因为相信不难挑出他们一生中总有某些年份的捐款是接近为零的。

我其实在这里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左派比右派捐多了或少了。我只是想指出那什么Coulter,此篇文章的作者和右派网里几位大员的一个通病:自己很愚蠢,逻辑思维能力为零,喜欢操弄数字来下荒谬无比的结论,然后还以为广大读者也会象他/她那么弱智。


[4] 發佈者:民社党人  2011-01-08 05:06:17  

左派和慈善家是两回事

左派为什么一定要认为对穷人最大的帮助是直接提供现金?
用捐款数额来衡量慈善心不太妥当
相信您也听说过中国农村一些农民领了救济款就去赌博,赌输了又领的故事吧。帮助穷人脱贫,很可能给穷人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比直接施舍几个quarter要好得多,反而成天施舍的专业慈善家有不少很虚伪


[5] 發佈者:较真  2011-01-08 10:59:55  

我大致认同4楼对衡量慈善心和针对做慈善弊端问题的立场。不过无可否认,在很多情形下,对穷人最大的帮助,特别是对失去谋生能力的穷人的帮助,仍是直接提供现金。我不认为我持这立场就是什么左派右派,授人以鱼、监督善款用途和授人以渔是可以三管齐下的。

但正如这篇文章所介绍,这个捐款的话题是那个极右保守派的宠儿Coulter挑起来的。此人一向歪理多,在九一一事件之后更对受害人及其家属发表了很多刻毒的言词。可能是她及她周围那帮人都是每次捐点小钱都要吹嘘到惟恐天下不知吧。以她那种狭隘眼光永远就想象不到这世上还有很多善心人捐款做善事是匿名的。一般来说,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捐款都是隆重其事有收据有扣税单的,象本人这种平民百姓,平日无论是对超市外的童子军,柜台上的捐款箱,当地社区学校或消防局的劝捐信,天灾发生时的捐助热线都是很爽快地就大解悭囊了,哪里算得清哪一年捐了多少钱还精确到个位数。所以即便Coulter有本事查清所有左派右派每一年的账面捐款那又如何,除了表明她本人心地龌龊,根本证明不了谁最爱捐款,更证明不了谁有善心。


[6] 發佈者:與光和暗同滅  2011-01-08 11:37:05  

左派不單體現在是“口頭的巨人,行動的矮子”。

左派不單體現在是“口頭的巨人,行動的矮子”。

而更本質的是,左派的虛假欺詐,所思所行的無不是要侵犯他人的自由和權利,所思所行的,無不是偏邪和惡。

神對惡人和義人,分別對待,根本不存在左派口中的所謂“平等”。

而左派尋求的所謂【平等』,無非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所謂平等”。








最新评论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2017-10-10  [早立]:抗日八年和人民抗日六十七年总共是抗日七十五年
  • 2017-10-09  [早立]:一个彝族自治州的悲惨見闻 唐先生的见闻 触动
  • 2017-10-07  [早立]:忎、谢谢争鸣杂志 我从66年十月回北京结束为
  • 2017-10-05  [早立]:步步紧迫的习皇專政还能坚持多久? 自习上台后
  • 2017-10-03  [早立]:我说一条消息大家要用习近平正能量评判 海外谣
  • 2017-10-02  [早立]:加过濾的天网与百姓无关 无网䅐频镜头虽多
  • 2017-10-02  [英国人]: 六楼给人色厉内荏的感觉。 六楼如果觉
  • 2017-09-30  [三楼似乎比上帝更牛]:满嘴胡言乱语。用人类思维去揣测造物主 真是够

  • 每日旧文回放
  • 吴弘达 :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谈起
  • 任不寐 :关于维权人士绝食事件答记者问
  • 北冥鲲 :揭穿“抗美援朝”的画皮
  • 陈民彬 :澳洲的选举制度--选择投票制
  • 沈汉娜 :英雄皮尔基不再是禁忌
  • 曹长青 :四百学者怒斥中时老板蔡衍明
  • 陈民彬 :活在俄罗斯阴影下的波兰
  • 张三一言 :民主革命还是公民社会产生民主?
  • 曹长青 :太多民运名人是共产党线民
  • 莫梭熊 :基督徒的六四省思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