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晚清新政困局--政改是找死,不政改是等死?
关键词
满清 改革 政改 专制 革命 威权 洋务 政治制度 历史 
相关文章
余杰:教廷的绥靖政策与信徒的坚守信仰
Dagens nyheter:世界大国--中国--乃是一座监狱
狄雨霏:必须制止中共对欧洲民主的干涉
杨建利:中国政府要做全世界言论的审查者?

晚清新政困局--政改是找死,不政改是等死?

作者:杨光  
2009-05-12 20:06:01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专制政府的政治改革大都是逼出来的,而逼出来的政改,又总是成少败多。此即政治改革的困局。所以,亨廷顿说,成功的政治改革家比成功的革命家更伟大,因为前者必定是高瞻远瞩、成熟老练的一流政治家,后者倒有可能只是误打乱撞、侥幸得手的冒失鬼。

实质性的政改是很难发动的。一个传统深厚、陈陈相因的政府,一个获得过诸多历史成就的旧政体,即使它已经腐朽堕落、百弊丛生、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但只要它仍然还在运转,哪怕只是病态的、畸形的运转,对其实施大幅改革的主张也是不受欢迎的:体制内的固步自封者、既得利益者必会群起攻之,把政改的企图当成离经叛道的胡闹和折腾而予以拒斥。这是因为,统治者和官僚阶级与旧体制有着荣辱与共的利害关系,只有在旧政体之中他们才感到舒适和安全,他们的思想、利益、政治经验和执政模式才能获得适应性与合理性。因此,除非遭受巨大、惨痛且一目了然、无可争辩的政治失败,否则,政治改革就难以成行。然而,真要到了因失败而被迫政改的时候,又往往为时过晚:矛盾已然激化,权威却已丧失,从容改革的时机和条件一去不复返了。

上世纪之初的"晚清新政",恰好就陷入了这样一场难解难分的政改困局。起初,清政府并非没有从容行事的机会,如果它从1840年代(对英战败),或1864年后(攻克太平天国),至迟1895年后(甲午战败)就实施政改,它本来是有较多的缓冲时间、足够的腾挪余地,可以有条不紊地"廓清积弊"、"次第更张"。然而,朝廷和它的官僚们却不以为意,只准"洋务",不许"维新",只经改,不政改,因循苟且,得过且过,白白浪费了大把的政改光阴。直到庚子年拳民作乱,联军入京,"两宫蒙尘","仓惶西狩",督抚离心,"东南互保",谢罪赔款,颜面尽失,大清国的中央权威如江河日下,政治败象已一览无余,朝廷这才发出"罪己诏",颁布"变法上谕",拖延已久的政治改革终于上路了。

平心而论,1901年起步的晚清新政既不是"作秀",更不是"骗局",而是大刀阔斧、真抓实干的政治改革。比如:"官制改革"虽被高层的权力斗争所玷污,但毕竟史无前例地缔造了一套近代化的政府组织,并非一无是处;《钦定宪法大纲》虽师法日本,首重"君上大权",却毕竟承诺"庶政公诸舆论",将立法权赋予议会、与皇权分立(皇帝不得以命令改废法律),且规定了臣民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人身与财产不受非法侵犯等权利,这些也不能一概说成"涂饰耳目,敷衍门面"(梁启超语);资政院虽"钦选"、"民选"各半,但毕竟不是等额选举,就是这个照猫画虎的资政院,也照样敢于弹劾军机、非议圣旨,并不见得比西方国家的民选议会逊色很多;各省的咨议局更是成了宪政先锋,兴教育,扶实业,办自治,监察督抚,请愿国会,其实也是有声有色。在政体改良之路上,1901年后的西太后、1908年后的摄政王,比戊戌年的光绪帝和康梁走得更远,其政改举措显然也更有章法,更有力度,更有层次感,更具持续性,更加稳健扎实。

然而,开局被动,则全盘不利;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晚清新政的结局却是鸡飞蛋打、一塌糊涂。这场规模宏大的政治改革完全是越改越乱,所激发的新问题比它所要解决的老问题更多,所制造的新麻烦比它所要克服的老麻烦还大。而关键时刻为大清国掌舵的,却是缺乏政治经验的摄政王载沣和让全国人民极度失望的"皇族内阁",他们无法在民情的波涛中驾驭改革之船,政局渐渐失控,革命一触即发。最后,武昌起义一声炮响,"仿行宪政"灰飞烟灭。

这是一段值得国人永远铭记的政改历史。有人说,是晚清新政为辛亥革命敞开了大门,政改是找死。这话不无道理,但并不正确。因为在新政之前很久,百病缠身的满清王朝早就日暮途穷、奄奄一息。欧美虎视,日俄狼顾,官乱于上,民变于下,民怨如海,士谤如潮,祸积有年,发于一时。换言之,不政改也只能等死。若要追问晚清新政的教训,怪只怪清廷在它还有威权、有能力的时候不图政改,当它远远落在了时代的后面,其势已孤,其危已重,政治改革当然也就力不从心、无以建功了。



--原载:《中国报道周刊》,2009-05-12
http://www.china-week.com/2009/05/blog-post_2151.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2018-02-09  [极客闲人]:毛左呵呵 一群波旁主义极端保守保皇党,只能怪
  • 2018-02-07  [黃偉棠]:現在的香港人已經變成中國政府的順民 現在的香
  • 2018-02-07  [黃偉棠]:東正教很好,天主教很好,基督教很好,這三個都
  • 2018-02-05  [死5毛]: 毛左乃是当今中国最邪恶的人群
  • 2018-02-04  [早立]: 步步学毛

  • 每日旧文回放
  • 今评员 :看看据称被麦卡锡当年指控的三个左派中国问题专家
  • 汪红雨 :人类,有无产阶级专政吗?(一)
  • 胡平 :共产主义在西方为何还有魅力?
  • 法拉奇 :论反犹主义
  • 曹长青 :恶毒的《阿凡达》
  • 季兆斌 :2025,中国将成“楚门的世界”?--许允仁论中国特色新极权主义的九大特
  • 曹长青 :胡锦涛“玩死”马英九
  • 猞猁 :反恐盟友萨利赫?
  • 法广 :廖亦武:我梦想中国解体
  • 余杰 :当大学远离真理,穆尔西之流便应运而生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