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众议院通过SCHIP扩展计划
关键词
SCHIP 福利 医疗 众议院 穷人 经济 美国社会 美国 社会主义 大政府 
相关文章
陈奎德:海耶克--二十世纪的先知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三)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二)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一)

众议院通过SCHIP扩展计划

作者:鲁克  
2009-01-28 19:05:19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华盛顿邮报》报告众议院以289对139 通过扩展SCHIP(州儿童医疗保险计划)的计划,这项计划旨在给为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提供政府的医疗保险.

支持这项议案的人指责反对方,不关心儿童的医疗护理,但是CATO 的医保政策的研究主任Michael F. Cannon 提出,如果真的关爱儿童,依然会反对SCHIP.为此,他提出9点理由(How to Argue against SCHIP),证明这个计划非常糟糕.

如果想深入了解这项330亿的计划,请阅读Cannon 的2007年的政策研究论文:"正在下沉的SCHIP的船"(Sinking SCHIP: A First Step toward Stopping the Growth of Government Health Programs.”)

笔者在以前曾写过三篇奥巴马医疗计划的文章

在第一以及第三分别讨论过扩展SCHIP计划.现重新整理放在下面:

子女保险由父母托付,是政府代替家庭作出选择

奥巴马在辩论中还批评麦肯恩没有支持儿童医疗保险SCHIP(Children's Health Insurance Program)的扩展计划。其实,这又是一种盲目的托付政策,就是强制父母为25岁以下的人投保,为他们买私营公司的保险,要么把他们列入政府医疗援助或者SCHIP计划当中。这样的托付同样不仅不能让所有儿童覆盖到,而且如果强制实施,惩罚那些因为穷困而不遵守该法案的父母很不公平,对父母和小孩都来说这等于雪上加霜。

奥巴马为了讨好民意,也强调保费太贵了造成了家庭无法负担为小孩投保。但是事实上在未给小孩投保的低收入家庭当中,只有32%家庭年收入在2万元以下,而 63.9%家庭收入是在4万以下。这说明这类家庭各有自己特殊的考量,比如身体基本上健康状况还不错,没有必要购买保险。也许奥巴马又要承诺,说大家放心,他会给一部分困难家庭适当的补贴和资助,但在初选中希拉蕊也是如此说到补贴,却遭到奥巴马的驳斥。

保费只是其中问题之一,还有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怎样保险的标准才是有必要的。我们知道,对民众来说提供的医疗服务越高越好,但是相应的保费决不会便宜。本来父母已经选择了比较适合家庭的儿童保险,但是没有达到政府要求的最低强制性福利标准,就不得不放弃。

而那些医疗服务体系的供应商为了商业利益,会发动大量的游说团体,要求国会扩大这类受保范围以及最低的强制性福利标准,例如什么牙齿护理了,什么慢性病护理,心理护理等昂贵的福利会一点一点地接踵而至。毫无疑问,政府的强制决定必然抬高儿童投保的最低要求及保费成本。

美国企业研究所医疗政策的专家 Scott Gottlieb 在CNBC电视台的 "Squawk Box,"(5/6/08)(财经论谈)的节目中,讽刺奥巴马说:“州府强制的标准造成了保费上涨,得归功于奥巴马"非常完美"的投票纪录(18次赞成)。”强制保险公司增加一些护理项目,其结果就是保险公司把保费提高。

而且政府强制要求父母为儿童投保的计划,同样也会刺激保险市场,造成保费价格上涨,而家庭负担也会加重。事实上,奥巴马在任伊利诺伊州长期间,为各类新添的强制性福利,他投了18次赞成票,一次也没有否决。谁知道,他这样力挺医保法案,是不是像支持二房机构那样,捞到大量的政治和金钱上的好处?

而且,强制实施父母托付的儿童保险,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奥巴马说,可以通过把父母托付作为儿童上学或者入托的前提条件,这等于限制了家庭选择的权利。

奥巴马计划扩大Medicaid(医疗援助计划)和 SCHIP 计划

奥巴马要让政府积极干预和有所作为,除了扩大目前的政府计划外,还要新设一些政府计划,给“政府开支不足 ”(Under-funded)的项目补充经费。在医保上,他要继续扩大Medicaid(医疗援助计划)以及 SCHIP (各州儿童医疗保险计划)计划,把更多的穷人纳入医疗保障的安全网。

(注:医疗援助计划(Medicaid)是美国政府为低收入家庭所开办的社会福利健保,但事实上它不是保险,因为这些经济上的弱势家庭缴不起保费,所以政府用社会福利予以救助,保障其就医机会,使其免于疾病的威胁。Medicaid的受益人要符合政府规定的条件并通过审查。其中有两种条件要同时符合,一个是属于特殊的类别,一个是经济能力。在经济能力方面,联邦政府每年有订定贫穷线(Federal Poverty Line, FPL),收入低于此线的就是穷户,这是Medicaid受益人的经济认定标准;在类别方面,Medicaid规定有25种属性,如孕妇、儿童、需抚养小孩的妇女等。同时符合类别与穷户的条件的人称为“符合条件的需要者“(categorically needy)。)

(注:联邦儿童医疗保险计划(state children's health insurance program,SCHIP),该计划是民主党参议员肯尼迪等人提议并获得通过,由社会保障法案的第21条授权(起初缘自1997年平衡预算法案(balanced budget act))目的是解决未参加任何保险的低收入儿童的医疗保险问题。它的目标人群是那些家庭收入不符合医疗救助准入条件但又不能负担私人医疗保险的家庭的儿童。SCHIP是1965年Medicaid实施以来第一次最大限度地扩大保险准入条件,美国国会批准拨款400亿美元匹配资金(match funding)给州府为全美低收入家庭未参保的儿童购买从1998年开始的、为期10年以上的医疗保险。)

奥巴马并没有说明他计划要把Medicaid和SCHIP扩大到什么程度。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曾经投票支持过一项扩大 SCHIP准入条件的建议,该建议要求把受惠家庭年收入的准入上限提高到联邦贫穷线(Federal Poverty Line, FPL)以上的400%,对四口之家来说大约是$83,000左右。年入八万三的家庭,在美国算不上富裕,但也绝对不是穷困家庭,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家庭先前已经购买了私营保险(实施SCHIP法案的时候,符合SCHIP准入条件里超过60%的儿童已经买了私营保险),把他们加入到扩大的范围,根本偏离了照顾贫穷儿童的原则,等于让可负担私营保险的家庭得到政府福利。而且不仅如此,奥巴马还承诺将为收入在Medicaid和SCHIP准入条件以上,却仍然负担不起保费的个人提供其他形式补贴。

美国穷人并不穷,福利制度却不鼓励他们就业和婚姻

美国政府真的如奥巴马所说那样, Medicaid和SCHIP的计划也要列入Under-funded 范围么?没有购买私营保险的家庭真的穷途末路了吗?

那我们就来看看美国的穷困阶层的情况。按照美国2005年划分贫穷线的标准:单身年收入低于9570美元;两口之家低于 12830美元;三口之家低于16090美元;四口之家少于19350美元;五口之家少于22610美元。根据这个标准,美国的穷户最近几年基本保持在 3500万人左右。

对于这3500万人,美国传统基金会的著名社会学家莱科特和约翰森作过深入的调查,他们之后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的题目为《理解美国的贫穷》,这份报告从各个层面深入的剖析了美国贫困问题。

该报告发现,其中真正出现衣、食、住匮乏的情况是极少一部分人。在穷户当中46%的家庭拥有自己的房屋(这部份人拥有的房屋一般有三间卧室,一个半卫生间,一个车库,一个门廊,以及一个晒台。平均住房面积比巴黎、伦敦、维也纳、雅典等整个欧洲城市的普通家庭平均居住面积要大。)他们中间75%的家庭拥有汽车。多数的家庭拥有电视、微波炉,录像机或者DVD,立体声音响,甚至订了有线电视或者卫星电视。有的甚至有洗碗机。

这些贫困家庭的儿童的生活状况并不差,不会象朝鲜和中国农村那样常年营养不良。美国穷人的孩子和美国中产阶级的孩子在摄取蛋白质、维他命和矿物质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在大多数情况下,穷人孩子摄入的营养甚至超出身体的需要。

美国穷人的孩子事实上比高收入家庭的孩子消费更多的肉类食品,穷人的孩子平均蛋白质摄入量超过美国政府卫生部门建议摄入量100%。今天美国的大部份穷人孩子一般都营养过剩,他们的平均的身高和体重比美国在二战期间参加诺曼底登陆的美国军人还要好。

而且该报告还发现,造成儿童贫困的两个主要原因是:一个是他们的父母不愿意工作;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生活在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美国每年有130万个婴儿出生在单亲家庭。假如贫困家庭中的母亲和孩子的父亲结婚,四分之三的美国贫困孩子将会立刻脱离官方界定的贫困家庭的范畴。

那么为什么美国穷人愿意工作或者不愿意结婚呢?有专家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对穷人提供优厚的福利补助的政策导致了的。美国政界和学术界有很多人批评目前美国政府实行的个人所得税征收的政策以及福利补助政策,因为这实际上是在鼓励懒惰,惩罚婚姻。

传统基金会的报告指出,尽管就业和婚姻可以成为摆脱贫困的阶梯,但是美国的福利制度却不鼓励就业和婚姻。美国政府对美国穷人实行的几项主要的福利制度:食品券,公共住房,医疗补助等,一直起到鼓励懒惰,惩罚婚姻的反面效果。如果美国的福利制度能够鼓励工作和婚姻,美国目前的贫困人口数量将会急剧下降。

也就是说,增加各式各样的福利政策,并不能给穷人带来长久真正的幸福,相反是在鼓励他们依赖政府,放弃个人的责任。

扩大Medicaid和SCHIP的排挤效应对私营保险造成很大的冲击

就奥巴马提出的扩大Medicaid和SCHIP的计划,很多专家学者作过深入的研究。他们发现,增加福利政策,扩大政府补贴范围至少会有两个严重后果。

第一,就是经济学上的排挤效应(Crowd-Out),显然SCHIP比购买其他私营保险花费要少,民众避重就轻,放弃已购买私营保险。第二,扩大 Medicaid和SCHIP计划,将加重政府财政负担,本应个人支付的保险费用转给联邦和州政府买单,消耗了其他纳税人的钱,某种意义上这是财富上的强制再分配。

罗伯特-伍德-詹森基金会(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 )在研究了22份政府保险计划和私营保险覆盖面之间的关系之后,发现“政府保障计划最终将无法避免取代私营保险”。其他的研究报告也提出了类似 “国(政府)进,民(私营)退;国退,民进” 这种排挤效应。2007年,国会预算办公室研究估算 “SCHIP计划每收纳100名儿童,相应的私营保险则减少受保儿童25-50名”。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乔纳森格鲁贝尔Jonathan Gruber(在医疗健保前沿专家)以及康乃尔大学的Kosali Simon合写了一份长达40多页的报告,名为“排挤效应十年之后:扩大公共保险有没有侵蚀私营保险?”文章提到在1996年,Cutler and Gruber 就曾质疑所谓“照顾未参保人口” 扩大公共保险的计划,他们认为这将严重侵蚀私营保险的市场份额。如今十年过去,Jonathan Gruber和Kosali Simon 两位学者采用新的算法和统计技术,对1996年到2002年的数据作了细致的分析,发现这种排挤效应不仅存在,而且非常严重。他们算出排挤率已经达到了 60%,(http://www.nber.org/papers/w12858.pdf),就是在Medicaid或者SCHIP计划中,政府每收纳 1000万客户,将造成私营保险业减少600万客户。换句话说政府用了1000万人的保险成本,真正解决的未参保人口只有400万。按照成本效益分析,这基本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钞票。

卡托中心的医疗保险政策研究部主任Michael F. Cannon在2007年9月13日,撰写了一份名为的报告 “SCHIP这艘船正在下沉……”,要求立刻采取措施停止扩大政府的医保计划。文章认为,对是否扩大SCHIP的讨论,已经严重脱离了实际,因为讨论救助的范围已经超出了穷户界限。目前的SCHIP和Medicaid 的计划已经把那些根本不需要资助的对象也收纳在内(甚至其中包括年收入在7万4以上的四口之家)。放松对SCHIP和Medicaid扩大的限制,就相当于联邦政府用钱奖励州政府,让他们多收纳所谓的“穷户“,而这些“穷户“实质上是一些幻想躺在福利中过日子的人。Cannon说不仅不能扩大SCHIP,国会应该允许消费者和雇主跨州买私营保险,并国会要停止Medicaid and SCHIP的拨款,避免州府滥用纳税人的钞票,为那些根本不需要的家庭提供保障。

卡托研究所的资深学者Jagadeesh Gokhale 则预计如果按照目前Medicaid的支出增长率,子孙后代将不得不承受高税制。据调查,Medicaid 57%的支出来自联邦财政,而SCHIP的69%支出来自联邦财政,也就是说联邦政府负担了这些福利的主要部分。问题是联邦政府出钱,管理却是州府,这种结构很不利于节省开支,许多州都将SCHIP的经费用在成年人身上,而且比儿童花费得还要多。

2007年10月3日,布什总统否决了一项(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的扩大SCHIP受惠群法案,布什说联邦政府并不是没有照顾贫穷儿童,只不过这项扩大计划有悖救助贫困家庭的原则(这不是在救穷人,而是在救中产阶级)。布什说如果这成为了法律,那么每三位购买私营保险的人就有一位退出而选择 SCHIP,这是让医疗保险联邦政府化,是一条错误的方向。(这是他任内第四次否决)。

的确SCHIP十年间已经耗费联邦政府400多亿,平均每年至少40亿。2007年,众议院的扩大计划法案是要为贫穷线三倍的家庭救助,他们要求政府在接下来五年(到2012年),把目前每年50亿(五年250亿)的预算再加350亿,总共600亿,等于每年要花120 亿。对于深陷财政赤字的联邦政府,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从最早倡议的SCHIP法案的参议员的肯尼迪到如今问鼎白宫的奥巴马却一再坚持要扩大这些计划。既然没钱民主党就想到加税,他们打算全面提高烟草行业的税收,把香烟税增加到156%,让烟民平均每包香烟多付六毛。按照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Kip Viscusi说法,香烟税的承担对象主要是穷人(民主党所谓的代言对象),根据九十年代的调查,年收入一万元的比年收入五万以上的人在香烟税上多缴一倍的税。而且提高香烟税,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Kip Viscusi就2003年在纽约市调查发现,提高烟草税,导致黑市泛滥,运烟草车辆的被打劫等的暴力案件时常发生。而且提高了烟税,并没有证据说明,烟民有所减少。

奥巴马不管这一套,他还承诺要给那些雇主的巨额医疗保险,超过一定的范围,他将让政府帮他们买单,只要雇主同意把省下的钞票返还给工人,这个计划奥巴马称之为再保险。表面上,好象给公司雇主减负,实质上,是转移福利公司的负担,把原本要公司或者个人支付的保费让政府买单,最终让纳税人均摊。如此一来,公司雇主用不着认真地进行成本控制,只要一旦超过支付能力,马上就丢给国家。可以想象得到奥巴马所谓的计划就是让公共的保险计划越做越大,把私营的保险计划排挤出市场,最终走向加拿大的全民保险体制。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2-20  [初三赤口]: 不是你才知哦,廣東人早就有了,一到年初三就
  • 2018-02-20  [死5毛]: 欧洲的人道主义和毛泽东的反人道主义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每日旧文回放
  • 曹长青 :法国是个神经质的女人?
  • 唐达献 :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下)
  • 陈民彬 :澳门距离真正民主有多远?
  • 袁晓明 :美国医改的争议焦点
  • 刘瑜 :资本主义新人鲁宾逊
  • 曹长青 :中国等候着吹响号角
  • 独光达 :普京竞选意味着什么?
  • 曹长青 :三无一有的韩国女总统
  • 林忌 :匪国奴民是如何炼成的?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