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揭开UNRWA的真面目:看联合国是如何支持哈马斯的
关键词
以色列 巴勒斯坦 伊斯兰 哈马斯 加沙 联合国 恐怖分子 中东 UNRWA 恐怖主义 
相关文章
金坚:中东新乱局第一炮--库尔德人独立公投解析
顾承原:谁来当世界警察?
九喻:瑞典症候(下)
九喻:瑞典症候(上)

揭开UNRWA的真面目:看联合国是如何支持哈马斯的

作者:鲁克  
2009-01-22 18:44:33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加沙局势紧张,三所联合国学校遭到了以军袭击。央视新闻也随即转播了联合国的声明。秘书长潘基文对此表示非常震惊,称以军的行动 "无法接受"。

提到学校,难免让人心痛,去年的汶川地震,让多所学校的轰然塌倒,近万名学生遇难。事后,虽然政府竭尽搪塞及转移焦点之能事,但也无法逃避民众的口诛笔伐。人们都会说,天灾也就算了,但这次学校遇难,完全是以军的军事行动所致,这未免也太……。

读者且慢评论,请问到底是什么样的学校遭到袭击了?

先把频道转到CNN,看个究竟。CNN正实时播放中东的危机,而关于袭击学校事件恰恰是这时段的焦点。主持人在简报过局势之后,画面立刻切给了棚外来宾,其中两位正唇枪舌战,一位是以色列的外交官,另一位则是联合国的官员。从联合国官员的影象提示可以看到UNRWA的字样。UNRWA是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Works Agency for Palestine Refugees in the Near East的简称,中文的意思是联合国难民救济与工作署,这个机构专门是为中东地区巴勒斯坦难民服务的。

原来,以军袭击的目标正是由UNRWA经营的学校。以方辩驳说,军事打击是因为发现该校有恐怖分子向外发射炮弹,并给出了录象证据。UNRWA的人则表示,他有99%的把握,学校设施没有提供给恐怖分子利用。他补充说道,发射地点可能在学校围墙外。以方进一步说,之前多起事件表明,学校经常有恐怖分子出没,并发动恐怖袭击,更指出有哈马斯分子当场被炸死在学校里。UNRWA则说,那时候,联合国学校的已人去楼空,恐怖分子是后来进来的。可以看出 UNRWA官员正极力撇清学校和恐怖分子的干系。

但事实并不是象UNRWA官员所说的那样,联合国学校和恐怖分子没有干系。如果真的没有任何瓜葛,他就不会说九成九,而要说百分之一百。UNRWA过去一直和反以的恐怖分子有密切的来往。其中包括哈马斯,真主党,以及法塔赫组织等等。

UNRWA学校曾多次藏匿恐怖分子,UNRWA学校恐怖分子的温室

2002年2月, 一名坦兹姆组织的狙击手(Tanzim是法塔赫下属的军事组织)被捕后招认,他曾藏在Nablus附近的一所UNRWA学校里,向外射击,并承认许多用于恐怖袭击的炸弹,都是事先在这所学校里安置好。[1]

2002年12月,以色列情报机构(Shin Bet -ISA)报导,在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的多处UNRWA的设施被巴勒斯坦的恐怖分子用作密会以及藏匿武器的场所。

2007年10月29日在加沙以及 Beit Hanoun 地区的恐怖分子利用 UNWRA 学校向以色列境内发射迫击炮。[2]

对于恐怖分子,安全部门绝不能有半点差池,假使让一名自杀炸弹客逃过安检上了飞机,那么所有乘客及飞行人员的生命就危在旦夕。中国毒奶的曝光后,全部三鹿奶粉都勒令下架,而海外更禁止进口大陆来的(于奶制品相关)的饼干和巧克力等食品。好象作恶只有一次,但一百减一这时等于零。

尽管联合国官员许诺九成九,但是这种保证毫无意义,因为历史也证明UNRWA并不干净。更何况,UNRWA及其学校的前科累累,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是无辜地受害。

UNRWA学校虽然是联合国旗下的学校,但在其中教书的先生,只有少数是地区外志愿者,多数是巴勒斯坦本地人,甚至有的是本校的毕业生。这些老师从小就是在反美、反犹的教育环境下长大。如今逮着机会上了讲台,他们自然而然会把教室作为宣传的阵地,灌输伊斯兰圣战的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

几年前,以军就曾在这些学校里查获到一些"狼奶"教材。其中一本书名叫"星之队",里面把自杀炸弹客以及恐怖分子捧为"烈士",封底印有UNRWA的标志及一位蒙面的战士的照片。一位名叫Suheil al-Hindi的代教老师被外界发现,他在课堂里公然歌颂自杀炸弹的这种极端行为。而Suheil al-Hindi不但没有被开除,反而被提拔到UNRWA的办事员联合会。[3]


【UNRWA School Textbook "The Star Team Martyrs"】

教师队伍中不仅参杂了一些同情恐怖分子的人,而且本身就藏匿了不少恐怖分子,现任哈马斯内政部长赛亚曼(Said Sayyam)。从前他就在UNRWA学校里教书,居然还教了20多年。他戴着联合国教师衣冠,苦心培育的却是伊斯兰圣战士。他传授的自杀及杀人的极端主义的理念,居然还得到了晋升,进入UNRWA的阿拉伯雇工的工会行列,甚至成了教委员会的领袖。思想越极端的教师越能够受到重用,无论被UNRWA提拔,还是选到哈马斯领导班底,UNRWA学校几乎成了教师到极端主义政客的跳板。[4]

前以色列的驻联合国的大使Dore Gold就说:"UNWRA学校根本上是培育自杀炸弹客的温室",他举例道,穆斯林弟兄会的武装组织就是联合国学校的毕业生Ibrahim Maqadama在1983年一手创建的。穆斯林弟兄会是一个极端反美,反以色列的组织。现在武装起来,就好象给杀人狂一把手枪,哈马斯就是这样从穆斯林弟兄会分离出来的。Dore Gold说Ibrahim Maqadama不仅栽培了哈马斯的头目Salah Mustafa Shehada,并帮助哈马斯建立军事结构。Dore Gold说在这些UNRWA学校里至少藏有46位恐怖组织的学生特工。哈马斯前首相Ismail Haniyeh以及哈马斯的首领Abd al-Aziz Rantisi,都是从UNRWA学校毕业的。[5]

不仅如此,据《纽约时报》2000年披露,UNRWA曾把学校交给恐怖组织,让他们领着2万5千名巴勒斯坦的学生"夏令营"。在军事训练项目中,他们甚至传授如何制作燃烧弹和路边炸弹的知识。 [6]

研究伊斯兰恐怖分子的中东问题专家Jonathan Halevi说,从UNRWA学校出来的学生,极有可能成为恐怖分子。根据多年的数据收集,他估计有六成多的自杀炸弹客之前都在UNRWA的学校上学。如果说UNRWA学校是恐怖组织人才训练基地,并不是空穴来风。

UNRWA雇佣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和UNRWA的员工分不清楚

2002年8月, 一名哈马斯的成员(Nidal Nazzal)被以色列安全部门抓住。在审讯中,他招认是UNRWA雇他来开救护车的,他承认之前曾用救护车运送武器以及弹药。因为有联合国标志作挡驾牌,使他可以在各巴勒斯坦的城镇来去自如,为哈马斯恐怖分子通风报信。[7]

2002年9月,一名加沙地区的UNRWA高级官员(Nahed Rashid Ahmed Attallah UNRWA食品供应处主任)也被以色列安全部门抓住,供认自己曾用联合国的车运送被通缉的法塔赫及PFLP的恐怖分子,而这些人正准备向犹太居民区发射飞弹。此外,他还承认曾使用UNRWA的车为他妹夫(法塔赫的恐怖分子)运送了12公斤炸弹。[8]

自2001年以来,共有17名UNRWA官员因为协助恐怖分子而被逮捕,其中7名已经被以色列军事法庭判决了。[9]

除前面提到的Suheil al-Hindi与Said Siyam之外,UNRWA机构雇佣的教师当中,还有前伊斯兰圣战组织的一流的火箭炮专家Awad Al-Qiq。更让人吃惊的是,居然他还是一所UNRWA学校的校长。根据路透社消息,这位UNRWA校长被以军炸死的时候正在学校附近监制用于袭击以色列的火箭炮。[10]

对此,前UNRWA的总委员长Peter Hansen毫不忌讳地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说,"我的确是雇佣了哈马斯成员,但我不认为这是犯罪的"。

一般的联合国机构,比如联合国难民署UNHCR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都尽量避免雇佣当地人,因为涉及到当地人本身就是受惠人群,UNRWA却毫不避嫌。在受雇佣的员工当中有2万3千多是巴勒斯坦的本地人,而联合国来的专业人员只有100人左右。

UNRWA的官员Chris Guinness告诉耶路撒冷邮报说,UNRWA在招募人员的时候,只调查他们是否曾经加入过基地组织或者塔里班组织。言下之意并不调查他们是否参加过哈马斯或者其他的圣战组织,更别说去调查属下员工家属中有没有人加入了恐怖组织了,他们认为这一切和他们的工作本身没有关系。

难怪在2004年5月,以色列抓拍到一群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居然驾驶着一辆UNRWA的救护车进行恐怖活动。[11]

对UNRWA来说,属下是不是哈马斯和其他圣战组织的无所谓。因为UNRWA仇视的、咒骂的对象只有以色列和美国,而对于恐怖分子用人肉做盾牌,极端组织之间如何互相残杀,以及恐怖分子杀害所谓的巴勒斯坦的内奸,向以色列人口密集区发射火箭,自杀炸弹袭击平民等等,他们却三缄其口,没有任何异议和谴责。而这些恰恰是引发中东局势不稳的关键因素,UNRWA的选择性失明,表明他们没有是非观念。但是,当他们的学校被袭击了,急忙跳出来否认和哈马斯有瓜葛,其目的就是要让以色列背负世界骂名,让世界同情哈马斯为代表的巴勒斯坦人。

UNRWA与哈马斯互惠互利,资助巴勒斯坦人是一个愚蠢的想法

一个非政府机构本应当政治立场中立,不应该和政府勾联串接到一起,更何况哈马斯是个搞恐怖活动的专制政权。据统计自2001年起,哈马斯等恐怖组织向以色列南部人口密集区发射了大约4000颗火箭弹,数千次迫击炮。自2005年8月,以色列示出善意,撤离加萨,留下大量的基础设施,非常好的重建家园的基础,可是从巴勒斯坦方向飞过来的火箭弹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增加了5倍。美国中东报道准确性委员会(CAMERA)的研究分析家Steven Stotsky发现,自2005年之后对以色列自杀炸弹袭击的次数和伤亡的人数几乎成直线攀升。[12] 哈马斯说以色列切断了他们的海运,航运,以及边界,致使救援物资无法到达,但是他们从中国,从伊朗进口的新式武器却能源源不断。

如今的巴勒斯坦是哈马斯在前方搞各种抵抗以色列运动,UNRWA在后方帮他们治理家园,盖房子,提供食物,提供工作,甚至提供掩护。当以色列还击后,UNRWA就尽力地配合左派和穆斯林世界的媒体表演,营造出极度受害印象。Mona Charen 在国家评论上撰文说这些巴勒斯坦人是Camera-Ready Victims,媒体定向照顾的受难者,是联合国偏袒的对象。她说在2007年索马里有1万6千市民被杀害,刚果每个月四万多人在死亡线上挣扎,在苏丹达尔富尔20万人被杀害,250万人无家可归,还有缅甸,斯里兰卡等等,媒体和联合国根本不重视。在2008年,联合国安理会有关违反人权的决议案中,针对以色列的就占68%。 在联合国眼中,巴勒斯坦问题比苏丹和缅甸要重要得多,以色列政府比这些独裁政府要凶狠得多。

如此一来,联合国便和哈马斯同仇敌忾,他们可以之间相安无事,又可以籍此向美国以及世界伸手要到更多的钱,UNRWA可以永远存在下去。 但是 Steven Stotsky提出,历史上大量流入巴勒斯坦的金钱其实已经产生了负面的影响。而据此,中东问题专栏作家Daniel Pipes撰写评论说给巴勒斯坦人资助吗?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13]

如果巴勒斯坦人一心要建国,民众停止了对恐怖活动的支持,难民问题自然而然会减少。但彻底解决难民问题,并不是UNRWA所期待的。他们已经为巴勒斯坦人服务了近60年,而难民问题没有丝毫进展,相反,他们公开与恐怖分子合作。大量的金钱和物资通过UNRWA流入到恐怖分子手中。2007年4月5日,纽约的UNRWA 的代表Andrew Whitley对美国国会成员透露,UNRWA曾为巴勒斯坦的自杀炸弹客家属给予抚慰金。[14]

中东问题的专家Asaf Romirowsky认为,UNRWA和哈马斯之间根本就是互惠互利的关系。如果没有了难民,UNRWA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么?联合国为了巴勒斯坦的难民用了100多项决议(而对于犹太难民一个也没有),还专门成立了这个腐败的UNRWA。但是巴勒斯坦难民问题越来越严重,人数越来越多,从1949年的 70万增长到如今的450万。UNRWA耗费的联合国经费达几十亿美金。相比,在1948年到1970年间,被赶出阿拉伯世界的85万犹太难民,没有得到联合国的特别照顾。但以色列宽厚的接纳政策,让他们都已安居乐业。

更可笑的是,UNRWA的最大的金主是美国。其中美国援助了UNRWA 30%的经费,每年UNRWA得到美国的援助就达约1个亿左右。而按照1961年的美国海外援助法增补的301条款(c部分)规定,动用纳税人的钱去支持从事恐怖活动的外国难民,这完全是非法的。1982年,里根总统曾谴责过UNRWA,说他们把黎巴嫩难民营搞成了巴解组织的军事阵地。里根总统勒令调查,甚至用撤消对UNRWA的资助为威胁。UNRWA这才承认确实有几处难民营已经军事化了。可惜的是,联合国安理会没有把这个1208号决议适用于巴勒斯坦地区。[15]

我们再回头看看整起袭击事件。以色列自卫而在加沙开战,但是为了不伤及无辜,不妨碍人道援助(食物和医药的供给)。以军每日都预留特定的时段停火,而就在这个时段,哈马斯却钻空挡,用学校掩体向以军开火。这种做法简直是毫无道义和原则可言。对于这样的组织,UNRWA还要包庇并暗地里支持。说UNRWA已经彻底被恐怖组织污染了,一点都不过分。现在已经无法分清在UNRWA中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谁在因人道主义而救死扶伤,谁又在暗地支持恐怖分子玩杀人的游戏。

当哈马斯等恐怖分子完全渗透到UNRWA组织里,必然会造成部分在UNRWA中工作,学习以及避难的人成为联带的受害。因为炮弹是无法分辨中间的伪装。哈马斯这种把无辜的人当人质,做学校做掩护的恐怖袭击策略,本身就是对平民的双重危害。无辜者受到战火连累,不仅哈马斯要负责,而且UNRWA及其上面的联合国相关的官员都有很大的责任。

哈马斯和基地组织是一样的,虽然一个是本地犯,一个是世界流窜犯,但都是搞恐怖活动的罪犯,都必须绳之以法。要实现中东地区稳定,不是对以色列要喊"和平"和"人道"能解决问题的,而且要限制对巴勒斯坦地区难民的盲目人道支援,这样才能阻断资金流入恐怖组织手里。既然UNRWA也不愿意和恐怖组织切割,那么一致反恐的西方国家没有必要继续给他们道义上和金钱上的援助,相反要对以色列正义的反恐自卫行动给予支持。

注解:

[1] http://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jsource/talking/66_UNRWA.html
[2] http://www.un.org/apps/news/story.asp?NewsID=24593&Cr=palestin&Cr1
[3] http://www.thecuttingedgenews.com/index.php?article=525&pageid=&pagename=
[4] http://www.jewishpolicycenter.org/article/53
[5] http://frontpagemag.com/Articles/Read.aspx?GUID=992B6E5B-21ED-4970-BB8A-FAC34BE2403C
[6] http://www.thecuttingedgenews.com/index.php?article=525&pageid=&pagename=
[7] http://www.assess.asia/government-report/new-israeli-strike-kills-40-in-un-school-democracynow-report)
[8] Levitt, Matthew, "Terror on the U.N. Payroll?" PeaceWatch #475, The 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 Oct. 14, 2004
[9] Myre, Greg, "Israel Feuds With Agency Set Up to Aid Palestinians," The New York Times, Oct. 18, 2004
[10]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middleeastCrisis/idUSL05686115
[11] Avni, Benny, "Armed Palestinian Fighters Seen in U.N. Ambulance," The New York Sun, May 28, 2004)
[12] http://www.jewishworldreview.com/1208/disproportionate_dore.php3
[13] http://zh-hans.danielpipes.org/article/5311
[14] Dear colleague letter from Rep. Mark Steven Kirk (IL-10) to Secretary of State Condoleezza Rice, Dec. 11, 2007
[15] Jordan, Michael J., "Unmasking UNRWA,"



--原载:《路客邮报》,2009-01-19
http://lukepost.blog.hexun.com/28504944_h.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sanv  2009-01-25 05:42:14  

联合国,我们在织你的尸布!








最新评论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每日旧文回放
  • 九喻 :当历史成为传奇、传奇成为神话
  • 刘军宁 :开放的传统:从保守主义的视角看(中)
  • 鲁克 :ACLJ对ACLU的抗争
  • Bruce Walker :长刀之夜75年后
  • 苏晓康 :从德国经验看文革
  • 曹长青 :当今中国有“暴力革命”吗?
  • 龚小夏 :市长大人
  • 李淑娴 :我的丈夫方励之--在方励之教授葬礼上的追悼词
  • Billy :钓鱼岛问题之明辨
  • 桑普 :卖了台湾苹果之后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