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从学生告发老师看大陆中国人的畸形爱国和臣民通病
关键词
大学 专制文化 告密 奴才 专制 洗脑 宣传 教育 共奴 共产党 杨师群 共产主义 爱国 海外华人 
相关文章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2)
余杰: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1)
长平:乌镇红镇,皆是君恩

从学生告发老师看大陆中国人的畸形爱国和臣民通病

作者:三妹  
2008-12-05 04:00:03  
发表评论 [6]  推荐本文  正体


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杨师群教授在课堂批评中共政府而被学生告发到公安局,这件事使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到我所遇到的大陆中国人,以及这些人的畸形爱国主义和臣民通病。

我在美国二十二年,每年都要多次参加朋友的聚会,尤其是在年底,随着感恩节和圣诞节的到来,聚会就更是不断,每次聚会都能遇到许多素不相识的大陆中国人。我对大陆中国人的聚会并不热衷,因为二十年的经验告诉我,我不会遇到相同思想的知音。相反的是,二十年来我在聚会中遇到的大陆中国人都是有臣民通病的大陆中国人。因此,我便养成了一个习惯,给朋友打电话或聚会时,我都要激烈地批批中共,引导我的同胞朋友发发臣民通病,我也可以从同胞自毁尊严的丑态中发泄一下中国士大夫式的悲情。我发现,二十年过去,直到现在,我的大陆中国同胞的臣民通病不但没有丝毫减轻,还翻新加深了,由此可见中共的洗脑宣传与时俱进的成功。

二十年来,我也遇到过许多美国朋友,他们对自己政府的态度与大陆中国人对中共政府的态度截然不同。我所遇到的美国朋友对政府总是持批评态度,总是以监督和批评的心态对待政府。我在欧洲、俄国旅游时遇到的当地人也是同样以批评和监督政府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政府。

在俄国,我们遇到一个十八岁的俄国芭蕾舞演员,令我和先生吃惊的是,这个大男孩子也能指出政府的腐败和问题所在,并以正义凛然的态度批评政府。

在捷克,我们的导游不赞成我和先生对捷克总统哈维尔的高度评价,为此还教训了我和我的先生。她说,哈维尔腐败,收了崇拜者的献金。我马上为哈维尔辩护说,听说那是他秘书收的,后来报纸一暴露,他的秘书就把献金还回去了。导游以严肃的态度看着我和先生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既然哈维尔是政府权力,我们就不能对他绝对相信。”

遗憾的是,我遇到的中国同胞却都不具备这种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对一个人的尊严至关重要,高职位、高工资都不能弥补人格和灵魂的缺失。更何况,在人格、灵魂缺失、公民意识不存的状态下,又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孩子。

我想,有臣民通病的大陆中国人如果具备了如下两个起码的公民意识就会建立起独立意识和自由思想。

第一个应有的公民意识是,“民间社会独立于国家,人民独立于政府。” 这个在希腊已存在了数千年的道理其实很简单,民间社会和人民是我们祖国的主体,而民间社会和人民是不应该成为国家和政府的附庸的,民间社会和人民应该总是处于监督政府的对立位置的。
只有体会到这点才能清楚“中共不是中国”的道理,才能在别人批评中共时自己不再表现出袒护极权政府的臣民的猥琐。

第二个应有的公民意识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正因为所有的权力都会腐败,所以才要建立民主制度来限制政府权力、限制腐败。唯有人民监督,权力制衡的民主制度才能有效地限制腐败。
自己也得过臣民通病,所以在我批评臣民通病时,我绝没有把自己排除在臣民通病之外的意思。我深知,谁不能够反省自己,否定自己,谁就是智力和良知有问题的人。我自觉地进行了长期痛苦的反洗脑和反扭曲,起码克服了我列出的下面的这三个通病。可是,当我看到自己的同胞还在病中,看到那两个年纪轻轻,却病情严重的学生去公安局告发老师“反革命”时,我就急人所急,实在忍不住好为人医的热情。我长期观察的结果是,年纪轻的反倒臣民通病更重。为了年轻的下一代,我在此归纳出三个典型的大陆中国人的臣民通病与读者共勉。

大陆中国人的臣民通病之一:拾中共政府之牙慧貌似爱国。

虽然,趋炎附势乃人之常情,但是这个通病仍是我最不能忍受的,因为有通病的大陆中国人总是拾那些陈旧得都长了霉的牙慧,而且没完没了。今年的感恩节聚会上,我又听到这个最令我恶心的老掉了牙的发霉牙慧“中国民主要慢慢来” 。

一听到这话,我忍不住反问那个我从未见过面的同桌吃饭的女士,“为什么中国民主不能快快来?经济改革已经三十年了,还要怎么慢民主才能来?中共极权政府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才制造出这么个套话说辞来欺骗我们,我们百姓怎能跟着中共矮化自己?!这句话是江泽民说的,是他在八年前(后注:二000年八月十五日)接受CBS著名记者华莱士采访时,对华莱士的“中国为何依然没有实现普选”问题的回答。江泽民的原话是‘中国人素质低……搞民主条件不具备,要慢慢来’。二百年前的美国比现在的中国落后愚昧得多,人家也没慢慢来。现在盛世的中国倒要慢慢来了。江泽民‘慢慢来’的本意就是不要来,他是极权统治者,他当然不要民主要独裁,你是平民百姓,你为什么也跟着他矮化我们老百姓自己?”

如果一个美国总统这样矮化本国的人民,美国人民一定会愤起群而攻之。可是我的大陆中国同胞却不但不愤怒,反而欣然接受,不但欣然接受,还欣然替中共独裁政权没完没了地广为传播,臣民通病如此之深可见一斑。

更糟的是,有的中国臣民还用他们的臣民思想教育他们的孩子!

我女儿有两个非常要好的女友,从大学一年级到现在九年来她们三个人一直亲密无间。三个人有着共同的家庭背景,她们都是在大陆中国出生,后来又都由中国父母从中国带到美国长大。那两个女孩子的父亲在美国都非常成功,其中一个女孩子的父亲在美国是大学教授,而且已经是他教学的那个领域中顶尖的十个教授之一。没想到的是,一年前,这三个好朋友竟在聚会时吵了起来。她们争吵的话题竟还是“中国人民素质低,中国民主要慢慢来”。我女儿反驳说,“台湾人民也是中国人,既然他们可以成功地进入民主制度,大陆人怎么就不行?!香港年年被评为经济自由度世界第一,香港人民的素质那么高,为什么中共政府连普选都不让香港人民享有?”女儿的朋友,那两个同样在美国长大的女孩子听到我女儿对中共的“叛逆”之言,怒不可竭。

女儿回到家含着泪对我说,“这么长时间的友谊,我们从来没有谈过大题目,这次只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我不能同意她们对中国人的歧视,她们俩儿竟气得要跟我绝交,我只好不说话了。”我对女儿说,下次她们再来咱们家过夜时,我要说说她们。女儿马上对我不悦地说,妈妈,我知道她们不对,但我不想跟她们绝交,如果你说她们,我就跟你绝交。

这些孩子的“中国民主要慢慢来”的臣民思想是从哪来的?是从她们的家长那来的,而她们家长的这些附庸思想是从中共政府的丑陋党魁江泽民那来的。这两家大陆中国人竟然两代人都在接受中共极权政府的套话说辞,拾中共极权政府的牙慧。这两家的家长虽然在美国事业有成,却完全没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

我的民主人士的朋友早就告诉我,海内外的大陆中国人中,素质最低的是有知识的精英阶层,这个阶层虽然是知识分子,却没有知识人应有的独立性,他们对强权最趋炎附势,奴性最大,臣民通病最重。而中国大陆的底层人民的思想素质非常高,由于长久地被中共政府官员残酷地压榨勒索,他们对民主的诉求最强,他们对中共独裁政权邪恶的认识最深。

大陆中国人的臣民通病之二:把自己和人民的功劳都归功于“伟光正”中共。

有些大陆中国人在中国做生意成功却不知道那是自己聪明才智和能力所致,反倒对中共感恩戴德。我遇到的一些在中国做生意发了财的国人,他们的臣民通病更有甚之。在中国的经济建设中,他们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更看不到人民的价值,他们不懂中国的经济建设是中国人民的功劳这个简单道理,更不懂中共只是依附在人民身上的蛀虫,这个蛀虫靠的是从人民血汗中吸取大量的税收来养活自己,来挥霍腐败的。

请看中共是如何吸食人民的血汗的。二000年到二00四年中共政府的财政收入(即税收)翻了一番,从1.3万亿元上升到2.6万亿元。可是工资占GDP的比例,从一九九九年的16%,下降到了二00三年的12%。美国政府的税收花费分配是,三分之二以上花在公益建设和人民的三大福利上,即教育、医疗、养老。欧洲和加拿大政府在这几方面花得更多。可是中共政府的税收花费是怎样分配的呢?这个腐败透顶的中共政府对人民应尽的责任趋于零。二00六年的中共政府财政总收入上升到四万亿元,而二00六年政府花在与人民生活有直接关系的教育、卫生和文化事业的开销却只有政府财政总收入四万亿元的2%。(数据来自二 00七年三月五日人大代表会议温家宝总理做的二00六年政府财政报告)。同年,全国党政官员公款吃喝、出国培训旅游、招待送礼却花掉了二00六年政府财政总收入的一半的两万亿元(数据来自二00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纪委、国务院研究室和监察部的联合报告)。二00七年的政府税收翻了一番,达到九万亿,可是四万亿却早已被中共政府挥霍得不翼而飞。

所以,在中国做生意赚到钱的同胞不要再对中共感恩戴德了,你的成功跟中共没关系,是你自己勤劳奋斗的结果,你与中共之間的关系只有你养活它的关系,它应该感谢你。

大陆中国人的臣民通病之三:只要一听到批评中共的声音,他准在旁边说,美国也一样。即便中共政府已腐败透顶至此,中国已昏天黑地至此,他仍坚持说,美国也一样。

这些有臣民通病的人只看到美国政府的腐败,对中共极权政府如洪水猛兽般的极端腐败却视若罔闻,还轻描淡写地以“都一样”为中共政府的极端腐败开脱。

任何权力都有腐败,这点确是一样。但是,极权制度是极端权力导致的极端腐败,民主制度不是极端权力,民主制度是人类当前能够找到的最好的限制腐败的制度。所以两个制度的腐败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由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多党制衡、三权分立等一系列权力制衡的机制限制了民主制度下的权力腐败,所以,民主制度下的腐败甚至可以趋于零。北欧的几个国家的腐败系数就是零,丹麦的腐败系数四十年都是零。而极权制度的腐败由于没有任何制约限制,其腐败趋于无限大。不还政于民,由人民监督政府,中共极权政府根本不可能医治好它自身的极端腐败,腐败只能泛滥成灾。

正如英国首相丘吉尔说的,民主制度不是十全十美的制度,但是它能制止最坏的结果发生。什么是最坏的结果?就是中共政府现在这种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极端腐败,就是由极端腐败导致的无数的灾难;就是六0年饿死数千万中国人的灾难;就是十年文化大革命十亿人民涂炭的灾难;就是中共政府镇压屠杀六四学生的灾难;就是中共政府坚持达十年之久、现在还没停止的迫害屠杀法轮功百姓的灾难;就是中共政府封锁新闻导致在七六年唐山大地震七十万百姓丧生和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导致近两万孩子丧生的灾难;就是……;就是中共极权政府统治中国六十年来的数不清的灾难。没有一个民主国家像极权中共国这样灾难重重,不同制度下幸福和灾难的结果一样吗?不同制度下人民的命运一样吗?
其实,有臣民通病的大陆中国人都很精明,也很善于钻营,知道哪好,否则出国风就不会在中国热三十多年。之所以有人这样昧着良心拾中共之牙慧,为中共舔屁,不过是臣民通病和狭隘的爱国心在作怪。他不明白的是,这样袒护中共的“尊严”是在毁自己的尊严。因为,站在人民一边,还是站在极权政府一边,取决于一个人的良知和人格。

美国第三任总统汤玛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曾说过一句名言﹕“异议是爱国主义的最高形式。(Dissent is the highest form of patriotism.)”爱国主义不是爱任何领袖、政府和政党,正相反,对领袖、政府和政党发出异议才是爱国。

两百多年前,美国政治家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说过一句名言:“爱国主义是流氓无赖的最后藏身处。(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 约翰逊批评的正是滥用爱国主义来愚民的流氓无赖政党中共。

我们中国百姓被中共政府愚弄的太久了,中国臣民应该到了自我反洗脑、反扭曲的时候了。从臣民通病中觉醒痊愈,抛弃流氓无赖的中共,建立自我,找回独立意识和自由思想,这才是坚守自己尊严的正道。



--原载:《自由圣火》,2008-12-03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9996.asp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1  2008-12-05 04:26:12  

wo shi da lu ren , wo ye mei zhe ge tong bing.


[2] 发布者:sanv  2008-12-05 08:50:47  

可悲啊!你的名字叫中国!


[3] 发布者:轉貼 古德明  2008-12-06 02:26:39  

中 共 記 者 問 得 好

中 共 記 者 問 得 好

作者: 古德明

中 共 特 使 陳 雲 林 上 月 訪 臺 灣 , 和 臺 灣 國 民 黨 主 席 吳 伯 雄 上 酒 樓 把 盞 交 歡 , 被 民 進 黨 徒 重 重 包 圍 怒 , 隨 行 的 中 共 記 者 說 : 「 臺 灣 朋 友 要 大 陸 見 識 臺 灣 民 主 , 但 這 樣 的 民 主 值 得 學 習 嗎 ? 值 得 驕 傲 嗎 ? 」 子 曰 : 「 善 哉 問 。 」

西 周 末 年 , 厲 王 貪 戾 無 厭 , 見 舉 國 然 , 決 定 作 威 防 怨 , 有 不 服 者 格 殺 勿 論 , 於 是 「 國 人 莫 敢 言 」 。 嬴 秦 年 間 , 始 皇 窮 奢 極 欲 , 懼 天 下 非 議 , 實 行 「 禁 民 聚 語 」 , 有 不 從 者 棄 市 , 於 是 秦 宮 管 弦 之 聲 多 於 市 廛 百 姓 之 聲 ( 《 史 記 . 周 本 紀 、 秦 始 皇 本 紀 》 ) 。 中 共 記 者 顯 然 認 為 周 厲 王 、 秦 始 皇 之 治 , 勝 過 臺 灣 民 主 百 倍 千 倍 ; 而 中 共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四 一 役 , 更 是 治 國 典 範 。

最 近 甘 肅 隴 南 市 民 抗 議 共 產 黨 強 取 他 們 家 園 , 被 公 安 打 得 皮 開 肉 綻 者 七 十 多 人 , 其 中 一 人 滿 面 鮮 血 匍 匐 公 安 腳 下 的 新 聞 照 片 , 中 共 記 者 應 該 帶 到 臺 灣 展 覽 , 臺 灣 朋 友 見 識 大 陸 的 「 人 民 民 主 專 政 」 。 展 覽 版 上 還 不 妨 注 明 : 這 類 所 謂 群 體 事 件 據 中 共 統 計 二 ○ ○ 五 年 有 八 萬 七 千 宗 , 二 ○ ○ 六 年 則 有 九 萬 宗 。

在 舊 中 國 , 周 厲 王 、 秦 始 皇 之 治 其 實 並 不 馨 香 。 春 秋 鄭 國 重 臣 子 產 就 反 厲 王 治 道 而 行 , 力 言 「 我 聞 忠 善 以 損 ( 減 ) 怨 , 不 聞 作 威 以 防 怨 」 ( 《 左 傳 . 襄 公 三 十 一 年 》 ) 。 唐 太 宗 論 政 , 更 痛 斥 嬴 秦 「 恣 其 奢 淫 , 好 行 刑 罰 」 ( 《 貞 觀 政 要 . 君 臣 鑒 戒 》 ) 。 鄭 國 在 子 產 治 下 百 姓 康 樂 , 大 唐 在 太 宗 治 下 成 為 天 下 第 一 強 國 , 而 周 厲 王 、 秦 帝 國 則 先 後 被 百 姓 推 翻 , 這 道 理 中 共 記 者 不 可 能 明 白 。 事 實 上 , 他 們 連 我 國 言 情 說 理 的 文 字 都 不 懂 得 。

就 以 「 驕 傲 」 為 例 , 這 兩 個 字 代 表 的 德 行 , 中 國 人 不 會 認 為 「 值 得 學 習 」 。 《 論 語 . 子 路 》 就 人 去 驕 : 「 君 子 泰 ( 安 適 自 得 ) 而 不 驕 , 小 人 驕 而 不 泰 。 」 《 管 子 . 禁 藏 》 也 說 : 「 驕 傲 侈 泰 ( 自 滿 ) … … 福 亦 不 至 。 」 舊 中 國 人 有 值 得 自 豪 的 事 , 不 會 有 「 值 得 驕 傲 」 的 事 。 但 現 在 是 新 中 國 了 。

新 中 國 的 現 代 漢 語 只 會 拾 西 方 牙 慧 。 英 文 proud 字 既 有 「 自 豪 」 的 褒 義 , 又 有 「 驕 傲 」 的 貶 義 , 現 代 漢 語 也 就 必 須 一 詞 二 用 , 棄 「 自 豪 」 如 敝 屣 。 否 則 中 共 記 者 不 會 問 : 「 臺 灣 的 民 主 值 得 驕 傲 嗎 ? 」 唐 太 宗 、 鄭 子 產 泉 下 有 知 , 一 定 會 回 答 中 共 記 者 : 「 較 諸 六 四 , 臺 灣 民 主 雖 云 未 善 , 亦 足 國 民 自 豪 也 。 」 這 恐 怕 又 是 中 共 記 者 無 法 理 解 的 語 言 。

孔 子 說 : 「 丹 之 所 藏 者 赤 , 漆 之 所 藏 者 黑 。 」 中 共 記 者 幼 長 鮑 魚 之 肆 , 久 而 不 聞 其 味 , 以 六 四 為 「 值 得 驕 傲 」 的 政 治 , 而 以 臺 灣 民 主 為 病 , 可 謂 一 點 都 不 奇 怪 。

古 德 明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


[4] 发布者:擔心  2008-12-07 02:48:01  

Potential 臥底?

華 裔 律 師 將 任 白 宮 要 職


美 國 候 任 總 統 奧 巴 馬 於 昨 天 宣 佈 , 任 命 華 裔 律 師 陳 遠 美 ( 圖 ) 出 任 白 宮 公 共 聯 絡 辦 公 室 主 任 。 她 是 繼 盧 沛 寧 之 後 , 第 二 位 出 任 白 宮 要 職 的 華 人 。 陳 遠 美 出 生 於 俄 亥 俄 州 , 在 西 北 大 學 取 得 法 學 博 士 學 位 , 父 母 皆 是 從 中 國 赴 美 的 留 學 生 。
美 國 世 界 新 聞 網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
-----------------

讀後感:

老實說,對於美國的安全,本人對華裔人沒安全感。為了自由堡壘美國的永固,美國政府在和安全有關的職位上,不能安排華裔人!(雖然白人也有賣國的, 但華裔人的機率和比例要高得多)。

特別是左派華裔人,多是些"三妹"筆下的 "爱国(愛共")臣民, 無論他們是否在大陸出生,都有莫名其妙的、去不掉的 "愛共基因".

看美國左派甚麼時候把台灣出賣給中共,又把美國出賣給中共?擔心……


[5] 发布者:天使的聲音  2008-12-07 03:09:35  

40歐議員為中國人權絕食

自從德國和法國政府 “轉右”後,歐盟整體對極權國家的立場有了很大的變化。
過慣富裕飽足生活的歐盟議員更為中國人權絶食抗議, 偉大!

以下轉貼:
___________

40歐議員為中國人權絕食 議會副主席:中共暴政統治歷史現應結束


布魯塞爾歐洲議會前,懸掛了早前獲歐洲議會授予薩哈羅夫獎(Sakharov Prize)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的海報。胡佳今年4月遭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入獄3年半。(AFP)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強調,這次絕食行動關注到中國大陸700萬名囚犯的人權,他們當中很多人是因為信仰而被酷刑虐待的。(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李孜、蕭然、凌宇布魯塞爾報導】繼邀請世界各大非政府組織(NGO)代表參加會議探討中國人權問題後,歐洲議會5名議員在當地時間12月3日發起絕食一天的活動,聲援尚沒有民主自由的中國人民,及支持即將到訪的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共有另外35名議員和400多名歐盟工作人員響應這項絕食行動,所有的參與者都戴上白色哈達作為標誌。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強調,這次絕食行動關注到中國大陸700萬名囚犯的處境,他們其中很多人是因為信仰而被中共酷刑虐待。同時中華民族在中共暴政統治的歷史,現在應該結束了。

達賴喇嘛定於本月4日造訪歐洲議會。為了支持達賴喇嘛,更為了尚沒有民主和自由的中國人,5名歐洲議會議員在3日發起絕食一天的活動,並於當天中午12點在歐洲議會召開新聞發佈會。

700萬囚犯多因信仰遭酷刑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指出:「毫無疑問,達賴代表著西藏的問題,但我們中的很多人更多的是考慮700萬中國囚犯,他們其中很多人是因為信仰而被酷刑虐待的。中國還是一個在暴政統治下,經歷著地球上所有民族都不曾經歷過的最嚴酷的歷史。現在這一切該結束了。」

麥克米蘭-斯考特續說:「在中共的謊言欺騙下,許多中國人以為藏人希望獨立,這實際上是缺乏信息自由造成的。不管中共的宣傳機器如何運作,像我們這些堅持反抗中共集權的人,正在逐漸贏得同盟軍,並在民眾中產生越來越多的影響。」

絕食活動的發起人之一、意大利議員馬克.卡帕托也強調:「我們這麼做不只是為了支持藏人,也是對十幾億中國民眾通過非暴力的方式去爭取人權的支持。如果我們能讓西藏問題有所改善,我們也能改善其它和中國人相關的問題。所以,我們不是支持藏人反對中國人,我們是支持個體在反抗壓迫。」

對於中共最近因為法國總統薩爾科齊要會見達賴而取消了中歐峰會,卡帕托說:「中共這樣的做法恰恰顯示了它的懦弱。」他最後還寄語所有中國人民:「我們在這裏為藏人、為中國人捍衛他們的人權,因為所有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他們的人權不專屬於任何的一個國家。」

支持藏人以對話達成自治

歐洲議會西藏工作組主席、德國議員托馬斯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絕食一天是為了表示我們的支持,支持達賴喇嘛和被壓迫甚至因此而喪生的藏人。我們支持他的中間道路,就是通過對話的方式,沒有其它的,沒有武力,沒有別的。而且他要達成的只是自治,而不是獨立。」

奧地利議員愛娃.麗赫滕伯格(Eva Lichtenberger)表示,她認為通過這次絕食行動,中國人民會了解到,即使中共拒絕與歐洲談經濟或其它的議題,歐洲也不會停止與中共在人權問題上進行對話。

12月2日,歐洲議會召開會議,邀請世界各地非政府組織(NGO)代表一起探討中國人權問題,包括宗教信仰自由、新聞自由、人權、勞工權益、一胎制、死刑以及在華北韓難民問題等。會上歐洲議會議員表示,歐盟一直在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歐盟成員國及公眾的視野越來越注意到目前中共侵犯人權的嚴重性;同時歐盟外交政策制定者們正越來越關注中國人權。◇
http://hk.epochtimes.com/8/12/5/92475.htm


[6] 发布者:智慧勇敢的中國人  2008-12-09 11:29:47  

303人发起签署中国《零八宪章》

303人发起签署中国《零八宪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9日 转载)

来源:中国观察




2008年12月10日公布

零八宪章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19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暴露了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腐朽,揭开了中华大地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洋务运动追求器物层面的进良,甲午战败再次暴露了体制的过时;戊戌变法触及到制度层面的革新,终因顽固派的残酷镇压而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因内战频仍和外敌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了宪政历程,然而国共内战的结果使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个人的经济自由和社会权利得到部分恢复,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的转变。中国政府于1997年、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们的基本理念

当此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关头,有必要反思百年来的现代化历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权利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无现代文明可言。

人权:人权不是国家的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权利。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人是国家的主体,国家服务于人民,政府为人民而存在。

平等: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须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落实公民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权制衡与利益平衡,就是多种利益成分、不同社会集团、多元文化与信仰追求的群体,在平等参与、公平竞争、共同议政的基础上,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宪政:宪政是通过法律规定和法治来保障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原则,限制并划定政府权力和行为的边界,并提供相应的制度设施。

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三、我们的基本主张

藉此,我们本着负责任与建设性的公民精神对国家政制、公民权利与社会发展诸方面提出如下具体主张:

1、修改宪法:根据前述价值理念修改宪法,删除现行宪法中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使宪法真正成为人权的保证书和公共权力的许可状,成为任何个人、团体和党派不得违反的可以实施的最高法律,为中国民主化奠定法权基础。

2、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3、立法民主:各级立法机构由直选产生,立法秉持公平正义原则,实行立法民主。

4、司法独立:司法应超越党派、不受任何干预,实行司法独立,保障司法公正;设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维护宪法权威。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避免公器私用。

5、公器公用: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6、人权保障: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人权委员会,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侵犯人权,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7、公职选举: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制度,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选举权。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应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竞争选举和公民参选法定公共职务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

8、城乡平等:废除现行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落实公民一律平等的宪法权利,保障公民的自由迁徙权。

9、结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将现行的社团登记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开放党禁,以宪法和法律规范政党行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确立政党活动自由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实现政党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10、集会自由: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自由,不应受到执政党和政府的非法干预与违宪限制。

11、言论自由:落实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开放报禁,废除现行《刑法》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款,杜绝以言治罪。

12、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信仰活动不受政府干预。审查并撤销限制或剥夺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和地方性法规;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动。废除宗教团体(包括宗教活动场所)必经登记始获合法地位的事先许可制度,代之以无须任何审查的备案制。

13、公民教育:取消服务于一党统治、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教育与政治考试,推广以普世价值和公民权利为本的公民教育,确立公民意识,倡导服务社会的公民美德。

14、财产保护: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制度,保障创业自由,消除行政垄断;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法有序地展开产权改革,明晰产权归属和责任者;开展新土地运动,推进土地私有化,切实保障公民尤其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15、财税改革:确立民主财政和保障纳税人的权利。建立权责明确的公共财政制度构架和运行机制,建立各级政府合理有效的财政分权体系;对赋税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以降低税率、简化税制、公平税负。非经社会公共选择过程,民意机关决议,行政部门不得随意加税、开征新税。通过产权改革,引进多元市场主体和竞争机制,降低金融准入门槛,为发展民间金融创造条件,使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活力。

16、社会保障: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社会保障体制,使国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就业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17、环境保护:保护生态环境,提倡可持续发展,为子孙后代和全人类负责;明确落实国家和各级官员必须为此承担的相应责任;发挥民间组织在环境保护中的参与和监督作用。

18、联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参与维持地区和平与发展,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19、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四、结语

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签署人:303人

于浩成(北京,法学家)

张思之(北京,律师)

茅于轼(北京,经济学家)

杜光(北京,政治学家)

李普 (北京,老记者)

沙叶新(上海,剧作家)

流沙河(四川,诗人)

吴茂华(四川,作家)

张显扬(北京,思想家)

孙文广(山东,教授)

鲍彤(北京,公民)

丁子霖(北京,教授)

张先玲(北京,工程师)

徐珏(北京,研究员)

蒋培坤(北京,教授)

刘晓波(北京,作家)

张祖桦(北京,宪政学者)

高瑜(北京,记者)

戴晴(北京,作家)

江棋生(北京,学者)

艾晓明(广东,教授)

刘军宁(北京,政治学家)

张旭昆(浙江,教授)

徐友渔(北京,哲学家)

贺卫方(北京,法学家)

莫少平(北京,律师)

陈子明(北京,学者)

张博树(北京,政治学家)

崔卫平(北京,学者)

何光沪(宗教学专家)

郝建(北京,学者)

沈敏骅(浙江,教授)

李大同(北京,记者)

栗宪庭(北京,艺术评论家)

张鸣(北京,教授)

余杰(北京,作家)

余世存(北京,作家)

秦耕(海南,作家)

周舵(北京,学者)

浦志强(北京,律师)

赵达功(深圳,作家)

姚立法(湖北,选举专家)

冯正虎(上海,学者)

周勍(北京,作家)

杨恒均(广州,作家)

滕彪(北京,法学博士)

蒋亶文(上海,作家)

唯色(西藏,作家)

马波(北京,作家)

查建英(北京,作家)

胡发云(湖北,作家)

焦国标(北京,学者)

李公明(广东,教授)

赵晖(北京,评论家)

李柏光(北京,法学博士)

傅国涌(浙江,作家)

马少方(广东,商人)

张闳(上海,教授)

夏业良(北京,经济学家)

冉云飞(四川,学者)

廖亦武(四川,作家)

王怡(四川,学者)

王晓渔(上海,学者)

苏元真(浙江,教授)

强剑衷(南京,老报人)

欧阳小戎(云南,诗人)

刘荻(北京,自由职业者)

昝爱宗(浙江,记者)

周鸿陵(北京,社会活动家)

冯刚(浙江教授)

陈林(广州学者)

尹贤(甘肃,诗人)

周明(浙江,教授)

凌沧洲(北京,新闻人)

铁流(北京,作家)

陈奉孝(山东,北大右派学生)

姚博(北京,评论家)

张津郡(广东,职业经理人)

李剑虹(上海,作家)

张善光(湖南,人权捍卫者)

李德铭(湖南,新闻工作者)

刘建安(湖南,教师)

王小山(北京,媒体人)

范亚峰(北京,法学博士)

周明初(浙江,教授)

梁晓燕(北京,环保志愿者)

徐晓(北京,作家)

陈西(贵州,人权捍卫者)

赵诚(山西,学者)

李元龙(贵州,自由撰稿人)

申有连(贵州,人权捍卫者)

蒋绥敏(北京,工程师)

陆中明(陕西,学者)

孟煌(北京,画家)

林福武(福建,人权捍卫者)

廖双元(贵州,人权捍卫者)

卢雪松(吉林,教师)

郭玉闪(北京,学者)

陈焕辉(福建,人权捍卫者)

朱久虎(北京,律师)

金光鸿(北京,律师)

高超群(北京,编辑)

柏风(吉林,诗人)

郑旭光(北京,学者)

曾金燕(北京维权人士)

吴玉琴(贵州,人权捍卫者)

杜义龙(陕西,作家)

李海(北京,人权捍卫者)

张辉(山西,民主人士)

江山(广东,业主维权者)

徐国庆(贵州,民主人士)

吴郁(贵州,民主人士)

张明珍(贵州,民主人士)

曾宁(贵州,民主人士)

全林志(贵州,民主人士)

叶航(浙江,教授)

马云龙(河南,资深媒体人)

朱健国(广东,自由撰稿人)

李铁(广东,社会活动人士)

莫建刚(贵州,自由撰稿人)

张耀杰(北京,学者)

吴报建(浙江,律师)

杨光(广西,学者)

俞梅荪(北京,法律人)

行健(北京,法律人)

王光泽(北京,社会活动家)

陈绍华(广东,设计师)

刘逸明(湖北,自由撰稿人)

吴祚来(北京,研究员)

高兟(山东,艺术家)

高强(山东,艺术家)

唐荆陵(广东,律师)

黎小龙(广西,维权人士)

荆楚(广西,自由撰稿人)

李彪(安徽,商人)

郭艳(广东,律师)

杨世元(浙江,退休人员)

杨宽兴(山东,作家)

李金芳(河北,民主人士)

王玉文(贵州,诗人)

杨中义(安徽,工人)

武辛源(河北农民)

杜和平(贵州,民主人士)

冯玲(湖北,宪政义工)

张先忠(湖北,企业家)

蔡敬忠(广东农民)

王典斌(湖北,企业主)

蔡金才(广东农民)

高爱国(湖北,企业主)

陈湛尧(广东农民)

何文凯(湖北,企业主)

吴党英(上海,维权人士)

曾庆彬(广东工人)

毛海秀(上海,维权人士)

庄道鹤(杭州,律师)

黎雄兵(北京,律师)

李任科(贵州,民主人士)

左力(河北律师)

董德筑(贵州,民主人士)

陶玉平(贵州,民主人士)

王俊秀(北京,IT从业者)

黄晓敏(四川,维权人士)

郑恩宠(上海,法律人)

张君令(上海,维权人士)

杨海(陕西,学者)

艾福荣(上海,维权人士)

杨华仁(湖北,法律工作者)

魏勤(上海,维权人士)

苏祖祥(湖北,教师)

沈玉莲(上海,维权人士)

关洪山(湖北,人权捍卫者)

宋先科(广东,商人)

汪国强(湖北,人权捍卫者)

陈恩娟(上海,维权人士)

李勇(北京,媒体人)

常雄发(上海,维权人士)

王京龙(北京,管理学者)

许正清(上海,维权人士)

高军生(陕西,编辑)

郑蓓蓓(上海,维权人士)

王定华(湖北,律师)

谈兰英(上海,维权人士)

范燕琼(福建,人权捍卫者)

林辉(浙江,诗人)

吴华英(福建,人权捍卫者)

薛振标(浙江,民主人士)

董国菁(上海,人权捍卫者)

陈玉峰(湖北,法律工作者)

段若飞(上海,人权捍卫者)

王中陵(陕西,教师)

董春华(上海,人权捍卫者)

陈修琴(上海,人权捍卫者)

刘正有(四川,人权捍卫者)

马萧(北京,作家)

万延海(北京,公共卫生专家)

沈佩兰(上海,维权人士)

叶孝刚(浙江,大学退休教师)

张劲松(安徽,工人)

章锦发(浙江,退休人员)

王丽卿(上海,维权人士)

赵常青(陕西,作家)

金月花(上海,维权人士)

余樟法(广西,作家)

陈启勇(上海,维权人士)

刘贤斌(四川,民主人士)

欧阳懿(四川,人权捍卫者)

邓焕武(重庆,商人)

贺伟华(湖南,民主人士)

李东卓(湖南,IT从业者)

田永德(内蒙,人权捍卫者)

智效民(山西,学者)

李昌玉(山东,教师)

郭卫东(浙江,职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8/12/200812091516.shtm...








最新评论
  • 2017-12-16  [早立]:蔡书记的去留考验当今核心 及中国的方向 习近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每日旧文回放
  • 余杰 :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上)
  • 廖建明 :美国多份报告痛批中共
  • Charles Krauthammer :以国道德洁癖换血腥回报
  • Primo Levi :灰色地带(四之三)
  • 寒山 :回归土改的历史真实(上)
  • 何清涟 :中国:笼罩在落日余晖中的“世界工厂”
  • 郑义 :谈中国“朝三暮四”的环境监测标准
  • 美国参考 :美国选举简介:总统候选人提名
  • 何清涟 :2014中国私人资本趋势:出走
  • 曹长青 :让占中退场,让雨伞革命成功!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