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救助VS破产--有关救助美国汽车三巨头的讨论(中)
关键词
救助 破产 汽车制造 自由市场 政府管制 补贴 竞争 经济 工会 民主党 金融危机 
相关文章
梁慕娴: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二)--二十年香港民主运动回顾与前瞻
冯兴元:警惕“福利国家” ,弘扬市场伦理--《福利国家之后》序言
王律文:两项数据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李清怡:中共巨头正在接管香港

救助VS破产--有关救助美国汽车三巨头的讨论(中)

作者:鲁克  
2008-11-24 17:16:31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企业不是慈善机构

美孚石油公司的创始人洛克菲勒先生曾经给自己的孩子写过一封信,用来忠告他们过分慈善的危害,并解释自己在捐款问题上的原则。这封信说道“如果你想使一个人残废,只要给他一对拐杖再等上几个月就能达到目的;换名话说,如果在一定时间内你给一个人免费的午餐,他就会养成不劳而获的习惯”。从此洛克菲勒先生的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这封信广为流传,常常激励人们自强自力。信中讲了两个有趣的故事,其中之一讲到一群彪悍的野猪因为白吃人给的粮食而上当被擒。这个故事让人听了都会会心一笑。其实,为别人提供”免费午餐”不仅影响他的发展,同时也损害自己的利益。尤其在企业里,管理者往往疏忽大意,过分迁就员工福利,而忘记了潜藏其中的劳工成本对企业的未来发展极为不利的影响。

在UAW的眼里,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好象是他们的慈善机构、福利机关,以为在这里一直可以吃免费的午餐。他们不停地提高谈判的价码,而不顾企业的困境,把企业作为这辈子的豪华游艇。可是我们要知道,再好的船,如果上来的人太多太拥挤,别说享受快乐,不弄得船翻人亡就不错了。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三大汽车公司不仅30来万的在职工,而且还要养着几倍于此的退休人员。

不久前,狮子学会的学者王弼在信报上这么写道:“通用和丰田相比,通用的工人享受着高于丰田工人一点五倍的工资,但每制造一辆车就令公司亏蚀2300多美元,反观丰田工人就可为公司赚到近1500美元。为何可相差这么远?因为通用GM背负着庞大退休员工,是现役员工总数的三倍……。”

六、七十年代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在UAW要求提高工资的压力下,承诺用退休医疗保障作为补偿,因为这样至少可以避免加薪成本,又美化了业绩。现在,那些员工陆续退休,前面承诺要他们兑现了,问题就爆发了。

2006年,汽车行业的咨询公司Harbour-Felax发布了名为《汽车业的竞争性挑战:超越微利》的一项专业调查的报告。该报告指出,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和外国竞争对手之间产生巨大利润差距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劳动力因素,其中包括人才储备、失业福利、限制性劳动守则、装配线休息时间、自由旷工、休假标准和带薪假期等,这些降低了美国本土制造商的竞争力,每辆车折损可达数百美元。例如,和日本汽车制造公司相比,由于旷工、休假、劳动守则和休息时间的不同,制造相同数量的汽车,美国汽车制造商需要雇用更多人手;员工假期使每辆车折损达138美元;自由旷工使每辆车折损70美元;另外,美国制造商装配线休息成本平均每辆车46分钟,折损约203美元,而日本制造商平均每辆车30分钟,折损仅约133美元。

Harbour-Felax Group的报告还指出通用去年在北美平均每售出一辆汽车就亏损1271美元,福特则每辆车亏损451美元。但是日本的汽车公司却呈现赚钱的情况:丰田去年每辆车盈利1715美元,本田每辆车盈利1259美元,而日产,平均每辆车盈利高达2135美元。

三巨头已经病入膏肓,其股票和债券均无投资价值

到上个交易日(11.21)截止,通用汽车的股价报收3.06,其市值大概是18亿,福特股价报收1.43 市值大概有43亿。克莱斯勒因为亏损,2007年5月被母公司戴姆勒(生产奔驰公司)卖给私募基金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 L.P(博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当时的开价是55亿欧元(DaimlerChrysler自身则保留Chrysler集团19.9%的持股比例),折合美金大概是74亿美元,现在能算70亿已经不错了。

然而,当前福特公司基本上深陷企业债务危机,其背债额高达1660亿(汽车方面250亿,金融方面1400亿),其总帐面股本值是负的。虽然,去年福特销售额1700亿,但是有报道显示,福特国内每售出一辆车赔1000美元,海外市场的销售能保本就不错了。通用公司企业债务达600亿,同样是负资产。

2008年8月,国际权威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将三家公司的信用评级从“B”降至“B-”(垃圾垃圾级别),下调后的评级比投资级低6个等级,前景均为“负面”。标准普尔公司市场分析师罗伯特·舒尔茨 Robert Schulz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说,通用、福特以及克莱斯勒三巨头上季度亏损共计241亿美元,对维持经营的现金流有“相当需求”。如果它们难以在销量下降过程中确保资金流动性,将面临在破产保护下被迫重组的命运。(http://www.bloomberg.com/apps /news?pid=20601087&sid=aBpHe3qULTD0&refer=home)

据华尔街分析师估计,若按照今年第三季度每月支出20亿美元的速度计算,通用汽车公司在得不到政府救助的情况下,到明年2月份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分析师们也大幅下调了对通用的预期,德意志银行甚至把该公司股价目标下调至零。(http://seekingalpha.com/article /90183-the-ford-debt-disaster-continues)

自由市场创造性破坏是必然的,政府救助将误入歧途

对于汽车三巨头,无论是信用评级机构,或是投行,或者是整个资本市场,人们已经做出了决定,不再对他们寄予希望。看看他们的股价表现就一目了然。为什么不相信市场?难道投资的人会拿自己的钱开玩笑?

信用级别为垃圾的公司,在资本市场筹不到钱,就向政府伸手。11月20日,美国三大汽车商的首席执行官(CEO)结伴游说国会,哀诉行业岌岌可危,希望能获得援助。通用汽车表示其需要100-120亿美元援助资金,而福特和克莱斯勒分别希望得到70亿美元资金。(http://cn.reuters.com/article/usNews/idCNChina-2932920081121)

在国会的钱并不是政府的资产,而是纳税人的钱,是集体的财产,这里所有人并不只有UAW的工人,绝大多数都来自其他行业的美国公民。用其他纳税人的钱来救助穷途末路的汽车公司和他们的工人,连密西根州(底特律所在的州)多名经济学家都觉得很不公平。密西根大学经济学家 Mark J. Perry说:“根据劳工局的数据,美国工人每小时工资及福利平均只有28.5块,他们缴税的钱去救助开销达到每小时73块的UAW汽车业劳工,这样合适吗?”(http://www.cnsnews.com/public/content/article.aspx?RsrcID=39499)

打个比方,现在有两个人,一个每个月吃住行开销五千块和另一个除了吃住行还可以多余一万块用来赌博,前者省吃俭用,后者天天浪费奢侈,现在后面这个人钱花光了,为了维持他的好日子,就逼前者借钱来赌。这样的事情不是很荒唐么?如果说是他赌博赢了还给前者那也就算了,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后者已经欠了巨额债务,基本上还不清,而且每天又还在亏损,根本就象无底洞。三大汽车公司的窘况就是如此,一些汽车行业的学者估算,每下线一辆汽车,汽车厂商就要在相应的医疗、养老和工会上支付四千美元。通用每个月的经营开支达20亿,用250亿分给三个公司,等于只以多撑几个月。何况,之前他们以前欠下的债务就够多了,难道解决方法就是想办法再给他们一些债?FOX新闻网站在11月18日登过一篇评论文章名为“25B Auto Bailout Would Be Band-Aid On Chest Wound” 意思说给汽车公司250亿的援助,无异于给胸部受重创的人贴了一块创口贴,杯水车薪。

对此,保守派的主持人拉什·林保(Rush Limbaugh)在电台说,并不是只有底特律的三巨头生产汽车,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以及南卡罗莱纳州的参议员们不是说:“我们这里的汽车生意红火得很,我们这里也生产美国的车“,林保解释道,他们不是福特,克莱斯勒,他们是宝马,梅赛德斯,现代,这些也算是美国人的用车,他们的州并没有出现如此困难处境。

并不是只有UAW的会员生产汽车,那些在日本车厂的工人,工资福利加到一块只有每小时四十几块,他们虽没有UAW工人那么好的福利待遇,但是他们的工作至少没有问题。现在却要他们去保障快没工作的UAW工人让其享受工资,退休金,养老金,医疗保险。这样良好的待遇,很多美国普通纳税人也没有。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 David Brooks,最近撰文《Bailout to Nowhere》其意思是救助将一事无成。文章中,他提到了一个词语叫做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创造性毁坏的逻辑是已故的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发现的。他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的书中,用了Creative Destruction这个词来说明。所谓创造性的过程是这样的,新的生产方式将会摧毁或者最后取代旧的生产方式,或者说在自由竞争的经济中,下一个市场的创造性必将取代上一代市场的创造性的过程。

当经济景气循环到谷底的同时,也是某些企业家不得不考虑退出市场或是另一些企业家必须要“创新”以求生存的时候。只要将多余的竞争者筛除或是有一些成功的 “创新”产生,便会使景气提升、生产效率提高,但是当某一产业又重新是有利可图的时候,它又会吸引新的竞争者投入,然后又是一次利润递减的过程,回到之前的状态……所以说每一次的萧条都包括著一次技术革新的可能。在熊彼特的经济模型中,能够成功“创新”的人便能够摆脱利润递减的困境而生存下来,那些不能够成功地重新组合生产要素的人会最先被市场淘汰。

过去,最大的商用计算机公司IBM,其目标客户是大企业,可是后来居上的苹果电脑和日本的微型机客户是家用,结果微电脑普及取代大型的商业机;早先的命令行的操作系统公司的市场衰退,让注重视窗软体的微软得到了发展;注重个人电脑的软体公司忽视了网路服务应用,让提供搜索引擎的新一代的信息产业崛起。简单说就是新陈代谢,新旧更替是必然的。

自由竞争动态的经济体系,意味着人们有失败的自由,在美国,企业的失败并不会背负社会污名,失败常被视为企业主极具价值的学习经验,可能在下一次就能够成功。2005年,美国约有671800家公司成立,也有其它大约544800家公司解散,在当年共有超过39000家的公司申请倒闭。即使是美国的知名企业、也有可能失败,部分在1979年撤销航空管制时、曾申请过破产的主要航空业者,管制撤销后面临更多的竞争,有些公司重出江湖、有些公司却自此选择永远消失,其资产则成为存活下来竞争者的接手资产。

1896年有12家于道琼工业指数上列名的知名公司,到现在只剩GE一家、仍然名列道琼工业指数当中;其它公司有的被他人购并,有的分割为多个小公司、成为相对规模较小的公司,甚至已经从市场上消失,还有的公司被他人接手之后、重新成立了较小型的公司。市场千变万化,有起有落,也营造了新的行业,新的机会。这一切都是价格机制的市场自由的决定。

现在的三大公司就是要接受市场的抛弃,面对这样的结局。否则,生产效率不会提高。纠缠不清的工会永远是企业发展的绊脚石。这种高福利制度的老企业最终会让位给非本土不受工会影响的,知道市场变化,适应性的汽车公司。外国的公司同样缴纳税,同样雇佣美国工人,也依照自愿原则在美国从事慈善事业。他们的员工待遇虽然不高,不象UAW那样–闲呆着也照领薪水(这种人还要去罢工),他们不期望免费午餐,而是受到尊重。他们用智慧,勤奋和顽强支撑了一半美国汽车工业和市场,他们的企业当然会有更好的前景。

政府出资救助业绩差的,淘汰的企业,好象能证明他们富有同情心。但是在自由竞争的市场,这种对失败,对淘汰者的同情恰恰是对经营无良者的肯定,对勤奋者, 优胜者的惩罚。政府救助三大汽车,对其他有竞争力的企业和纳税人是极大的不公平。对于三大企业的竞争对手来说,本来大家在既定规则下玩玩fair play ,可是因为竞争结果政府不满意。于是,政府改变游戏规则进来帮助一方对付另外一方,让该失败的不失败,让优胜者得不到发展。而且政府这个游戏规则制定者,用的资源和资本,又是强制征收来的,在使用过程中,并不用争取竞争的另一方的同意。本来优胜者可以接收或者并购失败者(如三大企业),或者吸收对方的资源,可是由于政府的介入,令接收或者继续竞争的难度加大。自由竞争的动态经济,可能暂时没有荣景的状况,有时会随着商业周期性而跌落和衰退,但市场总是能自我纠正,也从来没有因此造成过物资大匮乏,民不聊生,相反造就了今天西方社会的繁荣。但是,靠廉价的同情心,靠追求结果平等的理想,靠大政府的安排,那种民众的医疗和食物,居住,这一切来自政府分配的共产和大社会的制度,却出现了大饥荒,人为大灾难。在自由的社会,不一定每个人都能竞争获胜,但是始终有自由选择的机会,给你重新依靠尊严站起来的机会。但是一个由上至下的社会,相信权威政府英明决定的国家,可能会有暂时的奏效,短暂的成功,就象作弊者可以一次考试得高分,但是长期来说,这一切俨如昙花一现,而对整个社会来说,市场自由机制被破坏,程序不再正义,公平的竞争将失去意义。这是政府无良的示范。自此以后将不断有失败企业请求政府支援,政府负担,政府决定。人们不用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独立真实的个体价值不如被同化虚无的集体意志。优胜劣汰的动态市场将遭到践踏而静止,无形的市场调节力量将被遏止抵消。美国建国元勋给我们的自由精神和勇气,将被奉行集体主义的政府经济无良的干预,消磨甚至扼杀无形。



--原载:《路客邮报》,2008-11-20
http://lukepost.blog.hexun.com/26020153_d.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写得很透彻!  2008-11-30 15:39:13  

用“廉价的同情心,靠追求结果平等的理想,靠大政府的安排,那种民众的医疗和食物,居住,这一切来自政府分配的共产和大社会的制度,却出现了大饥荒,人为大灾难。在自由的社会,不一定每个人都能竞争获胜,但是始终有自由选择的机会,给你重新依靠尊严站起来的机会。但是一个由上至下的社会,相信权威政府英明决定的国家,可能会有暂时的奏效,短暂的成功,就象作弊者可以一次考试得高分,但是长期来说,这一切俨如昙花一现,而对整个社会来说,市场自由机制被破坏,程序不再正义,公平的竞争将失去意义。”








最新评论
  • 2017-12-16  [早立]:蔡书记的去留考验当今核心 及中国的方向 习近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每日旧文回放
  • Patrick J. Buchanan :邪恶时代的一个好人
  • Primo Levi :灰色地带(四之一)
  • 寒山 :毛泽东“粉丝”二进宫
  • 袁晓明 :美国医改的争议焦点
  • 程成 :曹长青台湾社区演讲∶靠人民自己结束专制
  • 高文谦 :中国若进步,必须彻底批毛--驳李捷兼下战书
  • 余杰 :减肥之后的中国利人利己--谭宝信《跛脚的巨人:中国即将爆发的危机》
  • 境界 :寻找穿越激辩的“窄路”--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
  • 刘军宁 :民主资本主义需要什么样的道德文化?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