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关键词
三鹿集团 三鹿奶粉 三聚氰胺 北京奥运 有毒奶粉 中央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曹长青: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林思云:奥运金牌的陷阱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曹长青:对刘翔的八个质疑

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作者:曹长青  
2008-09-19 11:21:44  
发表评论 [10]  推荐本文  正体


中国三鹿奶粉出现三聚氰胺有毒物事件,也被海外媒体广泛报道,像美国大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都对此做了报道,更不要说和三鹿有合资关系的新西兰当地报纸了。现在这个事件还处于调查阶段,没有结案。但从已公布的资料来看,这个事件绝不是单纯、偶然的食品质量问题,而是有着更复杂的文化、人性、制度等层面的问题,它至少体现在五个环节上:

第一个环节是奶农。

事件发生后,无论三鹿公司,还是中央电视台制作的揭露奶农造假的节目等,都倾向把它说成是奶农往鲜奶中掺假造成。三鹿公司事发后还发表声明说,感谢公安部门夜以继日快速破案,抓获不法奶农,好像它也是受害者。

不法奶农往鲜奶中掺水和尿素(可增加氮成分,而氮是测验牛奶蛋白质高低的主要指标)以获利,这在中国乳制品业中早就是公开的秘密。有业内人士说,这在全国的乳制品行业是普遍的,只要存在向奶农收购牛奶,就普遍存在这类现象,所以三鹿事件的发生就是必然的,而且这次三鹿出了事,全国其他所有奶制品企业都保持沉默,也很说明问题。这位业内人士说,三聚氰胺存在乳制品中根本不算什么,所有牛奶企业的人都对这个“伪蛋白”熟悉得“像自己家亲人那样”。

中国的很多食品存在造假问题,这对中国人来说,当然是任人皆知。一位孩子吃了三鹿奶粉、乳尖长出白块的母亲在网上痛斥奶粉造假是要中国人断子绝孙,但她提到,她父母做加工生意,把干猪皮用猪油炸成成品卖。为了卖相好,那些干猪皮都被加了甲醛(可致癌的严禁食用化学物)。他父亲清楚其危害,她也知道,但都没当一回事,因为大家都这么干。通过这次自己孩子吃了毒奶粉事件,她想明白了,给父亲打电话做工作说,“我家做的东西,我家知道自己不吃,人家吃;人家做的东西,人家不吃我家吃;宝宝就是这样才生病的。”最后她父亲也明白了这层道理,说下次进货,不要加甲醛的猪皮了。

可是当周围的人都用加甲醛的干肉皮做生意,不受到严厉查办,你不这样做,你的猪皮品就颜色差,难以卖出去,无法和同行竞争。所以又有几个人能坚持下去?几年前香港记者在调查中国大陆用四环素等激素喂养大闸蟹问题时,那些养蟹户就说,别人都这么做,你不用激素,那你的螃蟹就又小又不凶猛,怎么卖得出去?

在共产文化把人的道德摧毁到所剩无几的当今中国,太多的商人、小贩为了钱而不择手段,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全民普遍对“造假”熟视无睹,不那么当真,太多人持“我家做的食品我家不吃,别人吃了会怎么样我不想”的道德观,甚至视诚实为傻瓜,把敢掺假发财视为能耐。在这样一种文化心理下,制定多少法律条文,恐怕都像面对无孔不入的恐怖分子一样,防不胜防。

第二个环节是中间商。

有了上述那种文化心理,自然就有更大胆的造假商人。根据目前警方公布的调查,在河北省的三百多个牛奶收购站中,有41个往鲜奶中掺三聚氰胺。目前警方已查获27名嫌犯,4人被逮捕。三鹿公司和中央电视台都说是“奶农”往鲜奶里掺假,才导致三鹿奶粉出问题。但业内人士解释,往鲜奶里掺三聚氰胺,不是普通奶农能够操作的技术,因三聚氰胺难溶于水,必须和其他化学物质作用下,或在很高温度下,才有可能。目前官方调查显示,那些收集奶农送来的鲜奶收购站,是这种造假中心。有专家说,50公斤的鲜奶,配好三聚氰胺,可以增至“数吨”,一本万利。

第三个环节是三鹿公司。

既然三鹿公司强调说,是奶农往鲜奶中掺假造成的,那么有毒的牛奶怎么都能通过检验?那些牛奶收购站往鲜奶里掺进三聚氰胺,怎么能通过三鹿公司的验收呢?据河北副省长杨祟勇近日公布的信息,那些牛奶收购站早从2005年就开始掺三聚氰胺。那么过去三年多,三鹿公司竟没有一个安检人员发现这个问题,这不是很奇怪吗?据媒体报道,河北省的牛奶收购站,三分之一是奶农办的,三分之一是三鹿和当地人合办,剩下是三鹿自办的。这个比例更显示三鹿公司本身存在严重的问题。三鹿在半数以上的牛奶收购站都有合资或主导,三鹿本身怎么会没有直接责任?而且奶粉在出厂之前,难道三鹿从来都不做质量检查?

早在8月2日,三鹿公司就知道奶粉中有三聚氰胺,但却没有向大众公布。他们明知道这会导致婴儿肾结石或死亡,但面对人命关天的事情,他们不是立即收回产品,挽救孩子的生命,却是千方百计隐瞒真相,继续欺骗公众,仅凭这一点,就更令人怀疑这个公司有自己往奶粉里掺假的可能,这才应是调查的重点。根据已公布的数字,三鹿公司库存和要收回的有毒奶粉总共有11,086吨,专家根据三鹿奶粉中的有毒物比例推算,三聚氰胺可能多达285吨。这么多的有毒物质,是河北省公布的已拘留的二十几个不法奶商就能干成的吗?

很早其实就有人指出三鹿奶粉有问题。据《中国广告网》去年的报道,早在2004年1月,阜阳就有农民指控孩子吃了三鹿奶粉后出现问题,经阜阳市检验部门的化验,查出奶粉有问题。但据《中国广告网》(2007年3月15日)那篇题为“三鹿奶粉:化危机为契机”的歌颂性报道,在阜阳检出三鹿奶粉有问题之后,中国很多商场都把三鹿奶粉拿下货架。但三鹿公司立即派高层人员赶赴阜阳,找当地高官“协商”,最后达成协议,说是检验人员“工作失误”,检验的是假冒的三鹿奶粉。 三鹿的回报是,向阜阳“捐赠”了4985箱奶粉(有没有私下向阜阳高官“捐赠”什么,外人就无法得知了)。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报道说,三鹿没有把追查“冒牌三鹿”“作为重点,始终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挽回事态方面”。出现这么大的“损害”三鹿信誉并造成几千万元损失的“冒牌产品”,三鹿为什么不去追查呢?不抓住劣质冒牌不是明显让它们继续毁坏自己产品的信誉吗?三鹿这种做法,只能令人怀疑:那个产品根本不是冒牌,就是三鹿生产的。

当年三鹿不仅找到阜阳官员改变了检验结果,还找到中央电视台,使其做出了“纠正报道”,“不但维护了自己的品牌名誉,也巧妙地提升了品牌知名度”。三鹿还在“最短的时间内,及时得到中央通知三鹿产品重新上架的指令”,再加上作秀的捐助活动等,“进一步提升了品牌美誉度”。结果三鹿因祸得福,更“美名”远扬了;因而也就更肆无忌惮了。这种做法,真是只有中国人能想出来的“中国特色”。

第四个环节是中国食品安检部门。

更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是,政府竟然设立了“免检产品”。在西方国家,不会有哪种食品可以不接受专业安全检查,而由国家机构打包票的。因为没有安检,等于人为地制造安全漏洞。有专家指出,中国的所谓“免檢產品”,其实很多都是政府部門和企業之間的合伙变相分贓,你提供一笔钱,我给你一个免检证书,两方都得好处,倒霉的是消費者。最近的调查显示,不仅三鹿集团,中国还有其他22家乳制品企业的69批次产品都验出有三聚氰胺。这些毒奶粉的出现,和中国这种“免检”制度有直接的关系,因为等于国家为“有毒食品”开了方便之门,用国家之力背书,欺骗消费者。因此海外媒体批评说,中国食品安检官员發給了三鹿一手收錢、一手殘害婴儿生命的“免檢”通行證,是三鹿的“共犯”。

第五个环节是中国政府。

但不管怎么说,这次中国政府好像没有隐瞒真相,开始公开调查了。但这背后是有特殊原因的。因为三鹿是和新西兰合资的公司,而新西兰方面早在8月初就发现三鹿奶粉有三聚氰胺,并向中方交涉,要求三鹿公开收回有毒奶粉,但一直遭到拒绝。有专家分析说,中国方面不立即公开此事,和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有关,中方不想冲了奥运的喜庆气氛。从8月2日中方得到三鹿奶粉有毒的消息,到9月11日夜晚公开承认此事,次日开始收回有毒奶粉,这中间足足有一个月零10天,这40天中,不知有多少婴儿因继续吃三鹿的有毒奶粉而造成疾病。但迄今为止,中国政府根本没有出来承担责任,只是撤换了几个地方官员做秀而已。

而中国政府这次之所以不得不公开调查处理此事,是因为新西兰总理出面向中国政府交涉,导致中方无法继续隐瞒,因为再隐瞒的话,新西兰方面可能自己公开这件事,那样中国政府会更被动。因此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如果没有新西兰方面事先已掌握证据的话(新西兰合资方在三鹿公司有三名董事成员,其中一人会讲中文),完全可能不会这样迅速公开处理。

如果在西方民主国家,出现这么大的事件(目前已查到六千多婴儿因吃三鹿有毒奶粉而发病),不仅当事的公司,安检部门的官员也会被查办,甚至国家主要官员,都会在舆论压力下辞职。西方最大的监督,来自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制度,更来自四年一度的民主选举,选民和在野党成为政府的最严厉监督者。有重大丑闻并不负责任的政府,一定会遭到选民的淘汰。

但在中国,既没有新闻自由,更无民主选举。在这种专制体制下,出现三鹿,甚至四鹿、五鹿,都是必然的结果。在整体腐败中,局部的不法就是自然的。倒霉的是中国的老百姓,尤其那些无辜的婴儿。中国实行一胎化,一家只有一个孩子,现在因为毒奶粉,而落下终生残疾。这真是网民所哀叹的:是要让中国人断子绝孙!

所以,从根本上来讲,不解决中共政权的问题,中国人就只有继续吞毒饮鸠,中国的孩子们,更可能因为幼年被毒害,一生都无法避免潜在疾病的危险。正如9月18日《华尔街日报》社论所言,现在北京当局是在作“司法秀”:撤几个地方官,换个三鹿领导人等等。这完全不解决根本问题,在政府官员和企业利益连在一起的时候(三鹿的田文华,既是党委书记,又是董事长、总经理,这叫什么企业!)腐败不仅绝不可能消失,只有继续恶化。而且明显的是:岂止三鹿奶粉有毒,数数没毒的有几样吧。而最受害的是中国人自己的独子们,总不能让他们都绝食吧。

2008年9月18日于美国
转自《观察》 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52014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假功掺当  2008-09-19 12:57:44  

阴民万岁!造假万岁!死婴共和国万岁!

山东龙口粉丝,河北腐竹,北京纸箱馅包子,温州皮鞋,广东假处女,潮州假鸡蛋,山西假汾酒,浙江毒茶叶,江苏大闸蟹,陕西奇异果,新疆假恐怖分子,西藏假暴乱分子,香港假自治,对了,还有福建,河南,别忘了安徽,真大头娃娃,假白宫.


[2] 發佈者:夜遊人  2008-09-19 15:53:49  

Michael Phelps的金牌和世界纪录可能要取消,因泳池里的水是假水,或者是加添了什么化学成份的,令Michael受不住了,速速结速比赛而取得成积的。


[3] 發佈者:Kai Chen  2008-09-20 18:15:43  

I don't comment on Taiwan.

Dear Hugo:

If this is real you...

You should notice that I don't comment on Taiwan that much. First, I don't know much about Taiwan politics. Second, I don't think Taiwan is my enemy. Taiwan's internal politics can be resolved by the Taiwanese people under their democratic system, even some people don't approve of the result from that system. As long as there is a free election with freedom of speech, things will improve.

You can comment on Taiwan as much as you want, if that pleases you. But I do want to caution you that Taiwan is not evil. If the mainland today became just like Taiwan with a multi-party system and freedom of press, I might go back to the mainland and help the ones whose political views are closer to mine.

The main purpose of Youpai.org is to topple the evil regime on the mainland. That is the pressing issue for it also concerns the security of America. And I will do everything I can to help Taiwan maintain their democratic system. Attacking Taiwan's political system as evil as that of the mainland China shows your moral confusion. Surely there are some evil cultural elements in Taiwan such as Confucianism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But to confuse the mainland communist evil with a democratic government in Taiwan is a big mistake. I hope you reexamine your position.

Anyway, we have so much in common on many moral issues. I don't think this issue will stop our cooperation on many other important issues. But I will not comment on issues in Taiwan which I know very little about.

Eunuslawhore as a term should not be applied to anyone in the Youpai.org. It is designed to describe those who are not only confused, but willing accomplices of an evil regime.

Best wishes. Kai Chen


[4] 發佈者:人民报  2008-09-22 20:31:37  

只几分钟,八年的疼痛消失了

搬家到一个新区后,每天都看到一个中年人也不上班在街道走动,时常还一手按住肩膀,龇牙咧嘴的用力伸展胳膊。从他痛苦的表情,可知他的肩膀受过伤。自从修炼法轮功后,看到别人困难,总想给予帮助。

一天,遇到他后,跟他聊了起来。他叫诺查斯,在吃救济,八年前,一场车祸后,肩膀受伤,失去了劳动能力。胳膊每天疼痛,使足了劲,才能抬到肩膀的高度,就再也抬不起来了。我说,可以给你调理吗?他迟疑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不收钱,免费为你调理。他欣然接受了。

我拿出一支钢笔,在他的手上点了几个穴位,没有几分钟,我说,你抬抬胳膊试试。他面带疑惑的抬起胳膊,一直抬到了头上。他睁大了眼睛,连续抬了几次,都抬到了头上,嘴里不停的说,难以相信!难以相信!疼痛伴我八年多,为此花了八千多美元也没治好,而你几分钟就给治好了,真是难以相信。最后他开玩笑的说,他们应当把钱还给我。

这样的效果,也让我难以置信。我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不但心变的善了,看见病人痛苦心里就不好受,而且发现治病的效果更神奇了。这倒不是我的医术提高了的缘故,因为修炼以后,我不再使用阴阳五行的方法了,我知道那是由于我身上带有法轮大法超常能量的原因,在这个能量场的范围内,一切都能得到改善。

记的一位老先生得了脑血栓,被发现送医院后,医生说:“太晚了。”老先生的夫人是法轮功学员,她就在病房里天天炼功学法。没几天,那位医生再为老先生检查时说:“怎么啥事也没有了?奇怪?不用住院了。”老先生的脑血栓就这样不治而愈了。真是一人炼功,家人跟着受益。这样的事例实在太多了。


[5] 發佈者:支持Hugo  2008-09-22 23:22:22  

美国的国父乔治٠华盛顿曾在一七九六年九月十九日之告别演说中如此说:
“若没有神与圣经而想统治世界是极其不可能的。在许多促成政治清明之因素中,我们的宗教与道德乃是不可或缺的两大支柱。我们也许可以小心地假设:”没有宗教,道德照样可以维系”。然而理性与经验却告诉我们一旦离开宗教原则,全民道德将难有所期。”


[6] 發佈者:Add one sentence to the 5th co  2008-09-23 04:26:13  

We can't judge a person by what he said but rather by what he's done.

I agree with what you've said above.


[7] 發佈者:在反日,反韩,抵抗家乐福之后,我们最应该抵制的是“中国货”。  2008-09-23 04:50:38  

中国出口美国和加拿大的猫粮狗粮毒死了上百只的宠物猫和狗。中国出口美国的大批玩具订单有大批不符合健康标准的小配件和油漆,被退回。中国运输到美国港口的海鲜含有有毒物质……这些新闻有没有真正到达过我们——作为中国人的头脑中?有没有打击过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呢?

  直到三鹿奶粉制造出让人心痛的“结石宝宝”,继而查出多少个奶制品品牌均含有有毒物。最让人不可以理解的是,这些品牌的出口产品居然质量都过关。而像雀巢奶粉这样的国际知名品牌在国外有极好的声誉,在中国的产品也同样含有有害物质呢?难道中国人,就应该比其他的国家的人民享受更劣等的产品?而我们的孩子就应该被慢性投毒?

  我们总是抗议抵制一切反对我们的外来声音,但我们是否真是在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生命,尊重自己孩子的健康,乃至其他人的健康和权益?

  我听说过100年前,加拿大白人曾用兑了水的工业酒精卖给土著印地安人,因为他们低劣的族群。而这样的故事在今天的中国还在继续,把兑了水的工业酒精卖给自己的同胞。

我们的菜农,明明知道泡豆芽的水有毒,但抱着只是把豆芽卖到邻省去的心态,就心安理得地继续投毒。但他们知道市场上的菜有毒,所以从不买来吃,也不吃市场其他菜农的菜,而自己单辟自己菜园。我们的鱼农,会用激素喂养蟹、泥鳅、黄鳝,我们的养猪场场主会给猪喂高致癌的瘦肉精,因为十多年前,香港曾爆发过一轮抵制大陆瘦肉精猪的运动,所以香港人可以吃到安全猪肉,而中国人则继续吃污染谈猪。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态,我的菜卖到集市上,卖给别人,但我们不吃,我们的低端产品有毒,但我们自己可以买高端产品或买进口产品。——甲给乙投毒,乙给丙投毒,都以自己的利益至上,卖着有毒的食物,同时共享着着别人卖出的有毒的食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敢这样对待自己对待别人,只有中国人,无论是“大头娃娃”还是“结石宝宝”,都是中国人给中国自己投的毒。

  在今天,网上有无数的人攻击无良的三鹿奶粉生产厂家,攻击压制新闻的政府,为什么没有人扪心自问,作为中国人,我们难道不是其中的一份子?除了三鹿厂的领导,难道没有其他的技术人员知道奶粉的含有有毒成分?为什么没有一个厂家的工作人员揭发没有人反对?你如果看到有人把有毒的菜买到市场上,把有毒的污染源投入到大江大河里去,你会不会站出来反对?你自己作为一个个体,有没有良心,有没有正义感,不去给“邻省”给和自己“无关的人群”投毒?

  中国人,我们可以集体游行抗议美国炸毁了我们的领馆,炸死了我们的同胞;
  可以因为历史的旧恨今天的新怨,砸了日本的小店铺,让日本啤酒下架;
  可以因为法国对我们奥运火炬的不友善,而集体抵制“家乐福”;
  可以因为别人对我们言语上的污辱和轻视,集体抗议;

  我们为什么不因为那些毒害下一代人的奶制品,乃至每天都有可能摄入的有害的食物而集体抵制“中国货”和中国的这种没有社会公德,只知道利益的“有毒的中国心理”呢?

  为什么没有看到一个人站在中国的某家超市前面,胸前挂一块牌子,上书:“抵制中国货”呢?为什么没有看到一个人发起一个万言签名的活动,抵制那些没有社会良心的“中国商人”呢?

  下一次我会很谨慎的购买中国货,如果价格差距在合理范围内,我一定会购买国外生产的同类产品。同样,假如有外国朋友问我,我一定会告诉他们,你们不要以体验中国文化去小餐馆吃饭,同样,能够不购买中国的生产的食物比如奶制品,熟食就不买。

  在选择做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和一个有正直之心的世界公民之间,你愿意做什么人? 我会抵制中国货,直到它们符合健康标准。

  无论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有多迅速,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有多么的自豪,如果每个人都没有公德,没有对他人的生命负责的态度,没有一颗对自己行为审视的正直之心,我们就依然没有起码个人的安全感,没有基本的个人幸福感可言。

  一个只有“自大”没有“自醒”的民族是个没有光明的民族。
  在反日,反韩,抵抗家乐福之后,我们最应该抵制的是“中国货”。

牛博网 作者: 席越


[8] 發佈者:回:七楼  2008-09-23 11:56:38  

种瓜得瓜

菜农,渔农。。。。都是黑了心的,没错,难道工人和知识分子就没有吗?你到农村看一下,洗衣粉是假的,肥皂是假的,点心送给你你都不吃。农民工在城市住在什么地方?孩子在哪里上学?菜农和渔农是在无意识地反抗。你丫让我吃毒奶粉,为啥你就不能喝老娘的洗脚水?中国人心理没有神,自私,贪婪,邪恶,这样的民族孕育出了中共,矛(毛)盾(邓)假(江)货(胡),温假宝的鳄鱼眼泪。


[9] 發佈者:要制本  2008-09-23 12:01:29  

抵制国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让中国人知道人在做天在开,皈依耶稣基督,控制自私愚昧,不向一切邪恶低头,中国人才配生活在这个地球上。


[10] 發佈者:三鹿缘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2008-09-24 04:49:13  

信源:苹果日报
有一本研究中国茶史的书,书名忘记了,说十九世纪是中国茶出口贸易的顶。有些年份,茶叶佔到俄国对华贸易额的百分之八十,一些欧洲国家对华贸易额的百分之九十,佔到中国出口总贸易额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可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之后,茶叶外销盛极而衰,渐趋式微。进入民国,印度、锡兰、印尼茶叶迅速崛起,中国茶彻底失去竞争力。在欧洲市场上,中国茶甚至一度被贴上印度茶或锡兰茶的标籤出售。

清朝已有掺假之事

该书写到中国茶的衰落时语焉不详,当时我读到这,为中国茶感到遗憾的同时,心中还产生一个疑问:是何原因导致了中国茶叶外销的盛极而衰?几年过去了,昨天网上看到张鸣先生的文章〈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这个疑问才得到一个初步的回答。

张文係因三鹿奶粉掺假事件而作,其中写道:「据英国人说,在清朝就有(掺假),那个时候卖到英国的中国茶叶,几乎没有不掺沙子的,以致于零售商在卖出前,得先筛过。」文章结论说:「所有的这类异样添加的故事,无论技术含量高低,都演绎从害人到自毁的简单逻辑。当年的茶叶的出口加沙子,最后是印度、日本的茶顶掉了中国茶市场的大半。」茶叶外销之所以迅速败落,原来如此!

张鸣还提到了出口兔毛掺沙子,往西瓜打色素,猪往饲料加瘦肉精,喂鸭子苏丹红等桉例。我们还可以再补充几例子,如往猪肉、牛肉注水,往活猪、活牛嘴插管子灌水,往活鸡鸭肚子塞碎沙石等等。我的故乡还有更具体的例子,比如前几年我乡芹菜销路不错,于是一些种菜的「不法乡亲」便往芹菜捆夹泥。结果不问可知,人家不再订购我乡的芹菜。还有,早些年我乡许多人家都养绵羊,剪毛卖钱,几乎家家户户都往剪下的羊毛喷水掺沙子。至今,往棉花掺沙子,往粮食掺变质的粮食和泥沙,仍然在我乡屡见不鲜。

张鸣说这些「添加」行为无不自害人始,至自毁终,其实不然。这种行为实际上在中国是源远流长,结局并不总是自毁,许多时候则是尝到了甜头,得到了好处。为甚麽会这样?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对诸如此类的行为是默认的,反正人人都这样,谁也不说谁,谁也不责谁,只是如果自己是买方就多加小心防范罢了。我们已经接受了这个潜事实、潜规则,习以为常了。

中国文化撒谎基因

中国的文化中就有撒谎、造假、欺诈的基因,而外国人,实际是信神的基督世界,则视撒谎、造假、欺骗为最可恨的行径,与杀人、偷盗、姦淫同列。在国内不当回事、存在几百几千年的事,一出国门就成为大事,事关民族形象的大事。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文化冲突,无神论与有神论的冲突。所以中国人要想吃上放心的食品,过上放心的生活,只加强质量检查或市场管理是不够的,中国还需要一个全天候监临人心、温暖人心、照拂人心全能全知的真神。

作者:焦国标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前副授授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旧文回放
  • David Frum :铭记为了民主的伟大战争
  • 杨光 :政治改革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以晚清《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为例
  • 钟馗 :写给要稳定,害怕民主带来混乱的人看
  • 何清涟 :Global Times 与《环球时报》的阴阳脸
  • 余杰 :神州何处非淫窟
  • 胡平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 Anders Aslund :加拿大可以促进东欧能源安全
  • 易邦 :香菱学诗与香港学习
  • 滕彪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和国》序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