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文明必须面对的危险是专制暴政--看英美领袖捍卫自由价值的历史
关键词
自由 美国价值 美国 英国 丘吉尔 里根 布什 反共 反恐 纳粹 共产主义 专制 右派 人物 历史 
相关文章
刘白:再论1840年鸦片战争的性质
余杰:教廷的绥靖政策与信徒的坚守信仰
Dagens nyheter:世界大国--中国--乃是一座监狱
狄雨霏:必须制止中共对欧洲民主的干涉

文明必须面对的危险是专制暴政--看英美领袖捍卫自由价值的历史

作者:余杰  
2008-07-05 03:55:53  
发表评论 [11]  推荐本文  正体


【本文选自余杰的新著《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

邱吉尔: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

“我不屈服于一时的叫嚣,而且重视支持那些大胆和正确地执行指示的人。在雅典和在其他任何地方一样,我们的格言是‘没有胜利,就没有和平’。”这是英国首相邱吉尔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九日致英国驻希腊大使利珀的电报。当时,英军刚刚将希腊从纳粹德国的占领下解放出来。希腊共产党的游击队却在苏联的唆使之下蠢蠢欲动,悍然违背与盟军达成的约定,迅速填补德军撤退之后留下的真空地带,并频频发动暴动,犹如不到一年之后中共军队在中国东北所做的那样。希腊内战一触即发。

是容忍共产党军队继续攻城略地、杀戮民众,还是给予迎头痛击、以保障民主政府的正常运转?这是英国当局所面临的严峻考验。

幸运的是,当时的英国拥有一位目光远大的领袖邱吉尔。对于共产主义对世界已经和即将造成的巨大危害,邱吉尔了然于胸、毫不含糊,他将遏制共产主义作为战后西方世界的首要任务。在以纳粹德国为首的轴心国失败前夕,邱吉尔明确表示,世界并非从此便一劳永逸,对抗共产主义是一个新的、更加艰巨的使命:“关于这件事,我自己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怀疑,因为我看得十分清楚,在击败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之后,文明必须面临的危险将是共产主义。”在此背景下,具有远见卓识的邱吉尔敏锐地意识到:希腊危机不仅是这个南欧小国自身的危机,乃是自由世界与共产专制世界全面较量的序幕。他下令英军以强硬手段对付希腊共产党的叛乱。

后来,邱吉尔在其篇幅浩繁的《二战回忆录》中设立专门的章节,详细叙述希腊事件的前因后果。尽管当时盟军正在与纳粹展开最后的决战,但他并不认为在希腊发生的六个星期的争夺战是微不足道的,“须知这个事变是处于西方世界的权力、法律和自由的神经中枢”。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在这个时刻,我对于这件事情采取了更直接的指挥。当我得悉共产党已经占领了雅典几乎所有的警察局,杀害了其中大部分已声明不再抵抗的人员,而且距离政府机关只有半英里时,我就命令斯科比将军和他的五千英军出来干涉,并且向背信弃义的攻击者开火。做这样的事情,半途而废是没有用处的,对于暴徒的这种暴力我们只能用枪杆来对付。”他的命令坚决而果断。在接到首相的命令之后,驻希英军统帅斯科比将军在回电中作出这样的保证:“当任何一个党派得以把私有的军队作为其政见的后盾时,希腊就永远得不到和平和稳定。我希望战争能局限于雅典到比雷埃夫斯的范围内。但我已有准备,遇到必要时,在全国其他地方和他们干到底。”

当时,英军在军事上面临着兵力严重不足的困难,而更大的压力则来自同盟国及本国内部的反对舆论。英美媒体大都猛烈攻击邱吉尔向希腊共产党军队开战的决定,严厉批评英军居然试图镇压不久前还在与之并肩作战的希腊“人民民族解放军”。即便是一向亲密合作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也与邱吉尔产生重大的分歧。英国下院反对党议员提出要求邱吉尔改变希腊政策的修正案,该修正案计划即将在议院表决。邱吉尔面临着国内外巨大的压力,他能够继续坚持其希腊政策吗?

正是在此惊涛骇浪之中,邱吉尔身上体现出了一名伟大政治家的人格光芒。十二月八日,邱吉尔在英国下院发表了一篇精彩演说,深入论述了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暴政,英国需要怎么做才是支持民主、反对暴政。他切中肯綮地指出,英国的武装力量保护的是公民而非暴民:“我们对于民主必须有几分尊重,不可随随便便使用这个名词。跟民主最不相干的是暴民政治,成群的匪徒,拥有杀人利器,靠暴力杀进大城市,夺取警察局和重要的政府机关,力图建立一种运用铁碗的极权统治。…… 民主不是建立在暴力或恐怖政策之上,而是建立于理性、公平竞赛、自由和尊重他人的权利之上。民主不是街头的荡妇,可以同带手提冲锋枪的人随便一拍即合。我对于几乎任何一国的人民,广大的人民群众,都表示信任,但是我得弄清确是人民,而不是一群暴民,这些暴民凭借暴力就能推翻合法的政权。”邱吉尔恰如其分地区分了“暴民”和“人民”两个概念,暴民的目的便是颠覆民主制度,剥夺其他公民的自由与人权,因此不能纵容暴民的非法行为。

邱吉尔深刻地洞见到了希共及其苏联主子的本质。他强调,自由世界必须与共产党暴徒背水一战,不能消极等待。共产主义即暴民政治,它与民主绝对不相容。一旦共产党夺取政权,就意味着民主的灭亡。所以,对待这群无法无天的暴民,除了采取针锋相对的手段以外,绝不能以绥靖政策待之--这就是后来美国在中国犯下的错误,美国以妇人之仁促使国共双方停火谈判,却让中共伺机坐大,国民政府失去战略优势,中国大陆遂沦陷于中共之手。邱吉尔在希腊问题上没有犯如此弱智的错误。为了彻底贯彻其反共政策,他甚至不惜押上个人的政治前途,这才是伟大人物的大智大勇之处。他们着眼于历史的评价,而不是一时舆论的好恶。他们不怕陷入 “政治不正确”的怪圈,他们只对历史的公义负责。

在该演说结束时,邱吉尔对全体议员慷慨陈辞道:“如果我这种行动应受谴责,我甘愿接受下院的处分;但如果我不因此被撤职,我们将坚决贯彻这个政策,就是要肃清雅典地区一切反抗希腊立宪政府命令的叛徒。”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只有这样一位果断、坚决的领导人,才能挽狂澜于既倒,才能成为中流砥柱。否则,如果受到目光短浅的传媒和大众的影响,如果患得患失、优柔寡断,一旦失去肃清共产党势力的先机,事态将一发而不可收拾--希腊共产党将通过宣传蛊惑和暴力威胁,以及利用外来援助,像癌细胞一样迅速繁殖,最后夺取政权。

发表完这篇演讲之后,邱吉尔再次获得绝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在投票走廊里,只有三十名议员反对,而投信任票的议员将近三百人。邱吉尔对这一结果非常满意,他总结说:“在这里,下院再一次表示它的坚忍不拔的力量和权威。”这次投票直接影响了希腊未来的命运--“如果说希腊已经免遭捷克斯洛伐克的命运而今天以自由国家之一存留下来,那不仅是由于一九四四年英国的行动,而且也是由于不久以后便成为英语世界联合力量的那种坚定不移的努力。”邱吉尔在回忆录中骄傲地写下了这段话。

二战结束之后,希腊再次爆发内战。此时,美国的对外政策发生重大转变,不再持中庸的立场,而是积极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捍卫自由价值,对抗共产主义的泛滥。于是,美国从英国手中接过希腊这个烫手的山芋,以马歇尔计划援助希腊政府抗击共军的叛乱。由于美国强有力的介入,战局急转直下,政府军节节胜利,最终完全肃清了境内共军。

后来,史家分析希共失败的原因时指出:首先,斯大林认为这是一场胜算不大的战争,苏联和希共缺乏足够的海军来抵制美、英的海上攻势。其次,希共的主要经援,来自南斯拉夫共产党及其附庸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但自从南斯拉夫与苏联闹翻之后,便不再支持亲苏的希共。第三,希共的支持者,最初是偏远地区的农民,后来农民逐渐对希共失望,不愿参与内战,希共兵源缺乏,不得不采取“抓壮丁”的方式来征集士兵,导致战斗力直线下降。第四,希共军队内部出现分裂,希共领袖沙卡瑞阿迪斯主张采取传统式战术,军队司令官瓦费阿迪斯则主张采取游击战术,两人的分歧使得希共无法实施统一的军事战略。

以上四个原因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美英领导人对希腊合法政府的支持。虽然后来邱吉尔已不在其位,但其名言“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一直是其继任者以及此后的美国总统处理希腊事务时烂熟于心的政治守则。此后二十多年,希腊在经历君主立宪政体和军人独裁之后,终于顺利过渡为民主共和国。

迎战共产主义没有妥协的余地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希腊模式”未能在其他东欧国家得以推广。在二战结束之后短短几年间,波兰、匈牙利、捷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德等东南欧国家便被纳入苏联的势力范围,苏军所到之时便是该国民主自由的末日。在此后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这些国家的人民被迫深陷于奴隶的状态。更为遗憾的是,希腊模式也未能在中国、越南和古巴等国得以实现。这些国家的“土共”更加残暴和凶狠,被其所戕害的民众更是不计其数。直到今天,共产主义仍然肆虐于这些国家,十多亿人仍未被奴役的处境中解脱出来。

即便如此,希腊的这段历史仍然为英美国家坚持自由价值的领袖们提供了富于刺激性的经验。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日晚上,正在休假的美国总统杜鲁门接到了国务卿从华府打来的电话,这个电话告诉总统:北韩刚刚对南韩发动入侵行动。杜鲁门条件反射般地回应说:“这是亚洲的希腊事件。”在从堪萨斯市飞回华府的途中,他回想起了本世纪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我回想过去的一些案例:满洲、埃塞俄比亚、奥地利。我想到每次民主国家总是袖手旁观,使侵略者大受鼓舞,变本加厉。共产党在韩国的行动,跟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前希特勒、墨索里尼、日本人的所作所为没有两样。我确信,如果我们不救南韩,共产国家领袖一定会食髓知味,肆无忌惮地对其邻国为所欲为。如果共产党可以凭武力强迫大韩民国就范而不引起自由世界的对抗,那么毗邻共产党强国的小国家将会失去一切抵抗外来威胁与侵略的勇气。”正是邱吉尔当机立断处理希腊事件的成功经验,让杜鲁门也当机立断地决定:“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打他们一顿。”

杜鲁门下令刚刚经历了二战解甲归田的美军参与韩战,并非南韩对美国有多么重要,美国军方在给总统的报告中明确指出:“韩国对美国的战略价值极小,美国不应作出在韩使用武力的承诺。”当时美国的战略中心在欧洲,但贫穷动荡的南韩却牵动了美国的心。杜鲁门作出了一个让历史学家赞赏的决定:他命令麦克阿瑟将军挥师登陆仁川。美军参加韩战,乃是要捍卫自由价值,乃是要让全世界都清楚地看到,美国愿意付出巨大的牺牲来保卫盟邦的安全。

不是每一个政治家都有此种果断和魄力。不是所有的政客都接受“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的常识。后来的美国总统如尼克松之流,赴北京朝拜东方第一暴君毛泽东,试图“以毒攻毒”、联中抗苏,反倒被毛所利用,让四面楚歌的毛政权得以继续苟延残喘;又如卡特,在冷战的危机中软弱无能,让美国受尽苏联、伊朗等专制国家的侮辱,让自由民主价值一时间黯然失色。这些政客辜负了他们的时代,背叛了他们的价值,历史会给他们应得的评价。幸运的是,进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里根像一颗明星一样在美国政坛上冉冉升起。里根当选总统之后,立即抛弃与共产专制“和平共处”的奢望,他像昔日坚毅的邱吉尔一样,在多方制肘的情况下,决然扛起了摇摇欲坠的反共大旗。

在里根入主白宫的前一年,苏军大举入侵阿富汗,所向披靡,无人相信它最终会一败涂地;伊朗扣押美国驻德黑兰使馆人员长达数月,卡特批准的失败的营救行动,让美国在全世界面前颜面扫地;美国国内陷入经济衰退,失业和通货膨胀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准;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岌岌可危,许多人认为美国的世界地位将会迅速下降。一些欧洲人甚至赌定咄咄逼人的苏联将成为世界的统治者,当时的法国总统密特朗和德国总理施密特的幕僚们都认为北约会在冷战中失败。见机行事的法国和德国开始寻求贸易东扩,施密特的“东方政策”集团甚至准备向苏联俯首称臣。

当里根在一九八二年明确表示要埋葬苏联这个“邪恶帝国”时,许多胆小怕事的欧洲人认为这个“粗俗的好莱坞演员”简直疯了,为什么要主动挑衅手握核武器的苏联呢?这不是将我们引入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吗?于是,抗议和漫骂之声此起彼伏。当时的情形与今天欧洲人对美国总统布什的不满何其相似!就像许多欧洲人当时认为里根是一个无知的莽汉一样,今天的布什在这群优雅的绅士眼中也是一个粗野好战的、顽固不化的右翼政客,他们甚至比痛恨希特勒还要痛恨布什。他们从不正视塔利班、萨达姆屠杀民众的暴政,却认为制止暴政的勇士危害了“和平”。

然而,那些学识渊博、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左翼知识分子,谁也没有料到,冷战居然以里根所设想的方式结束。美国不仅没有进入“垂死的资本主义阶段”,相反在短短数年间,里根就带领美国人民重振了美国的国威,在冷战中转守为攻。里根上台之后,在完成第一轮减税政策后,美国股市价值在一九八四年翻了一番,微型晶片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和战争方式,美国重新赢得全球经济霸主的地位。一九八四年,不仅没有兑现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对民主国家的前途无比阴翳的预言,相反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重新掌握主动权的转折点。

那么多悉心研究苏联东欧问题的专家学者,谁也没有料到,被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称为“一百年屹立不倒”的柏林墙,居然在一夜之间便倒塌了,在民众汹涌澎湃的激情面前,钢筋水泥的建筑如同沙滩上孩子堆砌的城堡一样脆弱。紧接着,东欧的共产党政权一个接一个垮台了。又过了两年,不可一世的苏联帝国也土崩瓦解,苏联共产党居然被它自己的总书记、苏联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为“非法组织”。在布拉格街头曾经矗立起这样几个标语--“波兰:十年”、“匈牙利:十月”、“东德:十周”、“捷克:十天”、“罗马尼亚:十时”,这些数字表示每一个共党政权垮台的时限。苏东剧变的经过实在是太过戏剧化了,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和旁观者都不知所措、眼花缭乱。

违背人性的共产主义制度必将一败涂地。邱吉尔在半个世纪之前早已作出了准确的预言。然而,西方左翼知识分子仍然死不认错。为挽回自己的面子,他们急不择言地辩解说:苏东的垮台是一种“自我解体”,而非里根和美国的功劳。当然,苏联的共产制度本身蕴涵了自我毁灭的因素,但不容抹煞的事实是,里根的努力大大加快了苏联的灭亡。里根在西方世界处于危急关头走马上任,英勇地对抗二十世纪人类最大的灾难--共产主义。他不与这股邪恶势力妥协,不再像基辛格那样认为势力均衡就能带来世界和平。

是的,毒瘤就是毒瘤,毒瘤不会摇身一变成为鲜花。当年,里根在柏林墙前的演讲中斩钉截铁地指出:“你们和我们面临着一个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我们要么将人类这个最后的美好希望留给我们的孩子,要么就会判定他们踏出最后一步而陷入千年的黑暗。”他不同于几位前任那样,他不想延长苏联帝国的生命,他认为美国应当尽一切可能促使苏联崩溃。里根决心结束冷战,不是谋求暂时的和平,乃是按照他的条件谋求持久的和平。正如邱吉尔坚信在与共产极权主义的战斗中“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里根在英国国会的演讲中也宣布:“共产主义必将埋葬在历史的灰烬中。”这两句名言相映生辉。

如果没有邱吉尔的当机立断,也许便没有民主的希腊屹立在地中海之畔;同样,如果没有里根强烈而持久的反共激情,“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苏联及其卫星国集团不知道还要祸害世界多久。邱吉尔和里根没有屈从于西方世界内部貌似“政治正确”的力量,“当断不断,反受其害”,虚伪的“和平主义者”的绥靖政策只会纵容共产势力重整旗鼓、卷土重来,只能让世界继续笼罩在“老大哥”的阴影之下;邱吉尔和里根也没有被苏联那外强中干的威胁所吓倒,他们早已发现这个邪恶帝国已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里根政府勇锐地对苏联帝国发起了最后一击,终于让数亿民众重新获得久违的自由。

反恐时代自由面临新的挑战

今天的西方世界,面对那些变种的、因而也更为隐蔽的共产极权国家(如中国、越南等),新兴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如伊朗、叙利亚等),以及非驴非马的、野蛮的独裁国家(如缅甸、白俄罗斯、苏丹、卢旺达等),当采取何种应对方式呢?

专制暴政与恐怖主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认为,西方世界绝对不能像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和德国前总理施罗德那样,为了经济利益而与虎谋皮、与狼共舞;西方世界应当像邱吉尔和里根那样,以高瞻远瞩的洞见与周旋到底的坚韧应对之。美国总统布什总统和英国首相布莱尔,正是此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领袖。美英联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拉枯摧朽地埋葬了塔利班和萨达姆这两个犯下灭绝人类罪的独裁政权;美英两国对人权、自由和民主价值的推广,让数以亿计的仍然在独裁暴政下呻吟的民众看到了希望。虽然布什和布莱尔不得不面对国内外强大的反对意见,他们的外交政策也富于争议性,但他们就像当年的邱吉尔和里根一样,坚信“没有胜利,就没有和平”,践行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一位美国学者指出,建设高楼大厦是西方思想,把这些高楼大厦夷为平地是极端主义伊斯兰的思想。在这两种思想之间并没有中间地带。要捍卫自由民主价值,战斗是必须的。英美领导的反恐大业,必然会受到那些貌似中庸的国家和民众的非议。许多欧洲国家在冷战中安然享受美国提供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安全保障,得以摆脱苏联的魔爪。他们也不必耗费巨额的军费开支,而让经济获得稳步增长。然而,他们不仅从未感激美国的帮助,反倒对美国心存怨恨。这就是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面--人往往最不愿面对给予自己恩情最多的恩人。其实,美国本来也不需要获得他们的感谢,美国只是按照其体认的正义和真理去实践而已。

美国不是一个在全球赢得最多爱戴的国家,恰恰因为美国是一个最坚持原则的国家。坚持原则与赢得爱戴,在很多时候是矛盾的。誉也好,毁也好,美国是当今的 “世界警察”,很多人不满于美国的这一角色,可如果美国宣布一旦不再承担此种角色的时候,他们自己却一天也过不下去。欧洲各国高言人道主义,但当科索沃发生严重的种族屠杀的时候,欧盟却一筹莫展,还得由美国出面领导北约来制止这发生的欧洲家门口的暴行。日前,美国政治学者克劳迪娅·罗塞特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走你自己的路--坚持原则比赢得爱戴更重要》。罗塞特指出,全世界还有千千万万人民处于困境之中,他们没有言论自由,也无法表达真正相信或希望的东西。歪曲伊斯兰教义的穆斯林极端主义和变形的共产主义仍然相当强大。对此,美国应该怎么做呢?她建议说:“我们最好的选择是别再费力耗时地掂量这样那样的情感,而是要集中精力来捍卫我们的原则。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全球大舞台上,坚持我们的原则确实是美国应该尝试的最佳选择--由此,我们至少可以赢得一个更美好,更安全的世界。”一个坚守原则的人比一个和事佬更能赢得长久的尊敬,一个坚守原则的国家也比一个没有是非的国家更能造福人类。

我认为,这篇文章乃是对“布什主义”的最好注释,而“布什主义”正是“邱吉尔主义”和“里根主义”的延伸和发展。独裁暴政是国际恐怖主义孳生的温床,要根除国际恐怖主义,就得先发制人地摧毁独裁暴政,推广民主自由理念。在我看来,邱吉尔和里根的伟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尊重类似于“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的“常识”。而布什和布莱尔高于他们同代的西方政治家的地方,就在于接受并运用了邱吉尔和里根们的经验。当许多西方左翼知识分子对“常识”熟视无睹、绞尽脑汁地用“多元主义”理论为恐怖主义辩护的时候,当哥伦比亚大学的左派们邀请赞美种族主义政策的伊朗总统内贾德前去演讲的时候,当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认为剧作家张广天疯狂的毛主义和格瓦拉主义也是一种言论自由的时候,他们却为自己挖掘了一个硕大的坟墓。因为内贾德和张广天之流,从来都不会尊重和宽容别人的言论自由,他们所尊奉的价值便是用暴力来压制别人、奴役别人的价值。与这些玩弄“后现代主义”、“后殖民主义”的术语的人物截然不同,布什和布莱尔老老实实地运用“常识”来处理棘手的外交和内政问题,他们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圣经早就教导我们说,不能与魔鬼做交易;在现实世界里,自由国度也不能寄希望于通过谈判来实现与独裁政权之间短暂的“和平相处”。

“两布”所领导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迅速取胜,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解体,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授首,两国的民主制度初步建立起来。但是,两国复杂的宗教和种族对立,乃是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民主也并非一种可以立竿见影的灵丹妙药。因此,接二连三的暴力事件让人震惊,维持治安的盟军士兵和从事人道主义救援工作的外国人时常遭到绑架和杀害。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国最终实现真正的和平与安宁,需要经过长久的坚持与忍耐。当恐怖分子不断发起暴力袭击事件、国际社会批评的声音日渐升高的时候,耐心与信心至关重要。没有耐心和信心的“反战派”,恰恰正中了恐怖分子的下怀,恐怖分子就是要让西方陷入内部分裂之中。而那些失败主义的言论,只能将整个世界领向黑暗的深渊。

危险无法回避,战斗迟早都会发生。与其纵容独裁暴政坐大,不如尽早结束其对本国民众的戕害及对世界和平的危害。政论家九喻在《法西斯都是相似的》一文中指出:“‘九·一一’不是一场心痛的误会。恐怖分子没有误会,美国就是他们的敌人。法西斯的敌人,是你,是我,是每个不认同他们,不屈服他们的自由人。美国是自由的灯塔,是全世界追求自由的男女的希望。恨恶自由的法西斯,一定也恨恶追求自由的人,一定会倾尽全力摧毁自由的灯塔。被邪恶的纳粹法西斯忌恨,被邪恶的共产主义法西斯忌恨,被邪恶的伊斯兰法西斯忌恨,不是美国的羞耻,而是美国的自豪。我要对热爱自由的美国公民说:被法西斯忌恨是你们的自豪。谢谢你们。”职之是故,自由世界必须直面并战胜这样的挑战,美国历史学家马丁·吉普特在《今昔领袖对比》一文中指出:“虽然可以轻而易举地证明布什和布莱尔面对的挑战远比罗斯福和邱吉尔所面对的小--反恐战争并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档案的公开,他们却很有可能步入罗斯福和邱吉尔的行列。”这种看法在“第三世界”不会有多少人认同,在西方知识界也是少数派。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只有智慧的分析家才能穿透眼前的硝烟、超越“政治正确”的思维方式,看到历史的最终指向。

布什和布莱尔带给他们的国家和世界的政治遗产,在很长时间内都难以估价。在这个真理暧昧不明的时代,他们所承受的批评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邱吉尔和罗斯福。但是,他们已经抵达了成功的地平线,正如马丁·吉普特所论述的那样:“目前‘两布’在自己的国家内部分歧太大,以至无法做出心平气和的判断,但他们的许多成就却有可能在未来取得,即伊拉克因基地组织受到抑制而确立稳定的民主体制,以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成为民主国家,并在建设性的经济合作之中和睦相处的时候。……如果取得成功,他们将完成邱吉尔和罗斯福所开创的事业,并且将毫无疑问地确保他们在历史上拥有一席之地。”我同意这种乐观的展望,当然我也深知“两布”所面临的困难有多大,但再大的困难也不能成为自由世界守株待兔、纵容罪恶的理由。正如苏联东欧的崩溃是在里根卸任之后数年才变成现实,布什和布莱尔发起的反恐之战对人类和平的贡献、对终结独裁暴政所起的作用,也许也要到他们离开政坛之后多年,才能完全凸现出来并被人们所承认和肯定。历史给予英雄的,往往都只是一种迟到的“追认”。

英国伟大的思想家柏克说过:“只要好人袖手旁观,邪恶必然得胜。”世界要真正实现和平,其前提便是所有的国家都转变民主国家,专制暴政不能继续肆意胡作非为下去。因此,要缔造持久的和平,就必须努力推广民主自由价值,就必须致力于结束一切专制独裁的政权。这是一条光荣荆棘路,在这条道路上会有挫折,会有歧路,会有死亡,会有鲜血,但自由世界应当牢牢记住历史的经验--“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要好人袖手旁观,邪恶必然得胜  2008-07-05 15:24:08  

”布什和布莱尔带给他们的国家和世界的政治遗产,在很长时间内都难以估价。在这个真理暧昧不明的时代,他们所承受的批评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邱吉尔和罗斯福。“

"专制暴政与恐怖主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认为,西方世界绝对不能像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和德国前总理施罗德那样,为了经济利益而与虎谋皮、与狼共舞;西方世界应当像邱吉尔和里根那样,以高瞻远瞩的洞见与周旋到底的坚韧应对之。美国总统布什总统和英国首相布莱尔,正是此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领袖。美英联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拉枯摧朽地埋葬了塔利班和萨达姆这两个犯下灭绝人类罪的独裁政权;美英两国对人权、自由和民主价值的推广,让数以亿计的仍然在独裁暴政下呻吟的民众看到了希望。虽然布什和布莱尔不得不面对国内外强大的反对意见,他们的外交政策也富于争议性,但他们就像当年的邱吉尔和里根一样,坚信“没有胜利,就没有和平”,践行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2] 發佈者:感谢余杰好文!  2008-07-05 15:25:51  

“毒瘤就是毒瘤,毒瘤不会摇身一变成为鲜花。当年,里根在柏林墙前的演讲中斩钉截铁地指出:“你们和我们面临着一个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我们要么将人类这个最后的美好希望留给我们的孩子,要么就会判定他们踏出最后一步而陷入千年的黑暗。”他不同于几位前任那样,他不想延长苏联帝国的生命,他认为美国应当尽一切可能促使苏联崩溃。里根决心结束冷战,不是谋求暂时的和平,乃是按照他的条件谋求持久的和平。正如邱吉尔坚信在与共产极权主义的战斗中“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里根在英国国会的演讲中也宣布:“共产主义必将埋葬在历史的灰烬中。”这两句名言相映生辉。”


[3] 發佈者:我右故我在  2008-07-05 16:04:12  

邱吉尔:“没有胜利,便没有和平”,
里根:“共产主义必将埋葬在历史的灰烬中。”

两句名言相映生辉!


[4] 發佈者:Hugo  2008-07-06 00:38:35  

Liberty or Lies

令人尊敬的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提出了一個真理,「無論我們在討論什麽議題——無論是宗教、哲學、政治或經濟;無論它是有關於繁榮、道德、平等、正確、正義、進步、責任、合作、財産、勞動、貿易、資本、工資、稅賦、人口、金融或政府時——無論我是從哪個科學方法加以研究,我最後都會達成以下結論:解決所有人類互動問題的答案,便是自由!」

小民哥也提出了一個事實,「在一個不自由的地方,『無論是宗教、哲學、文學、教育、政治、法律、憲政、司法、外交、新聞、科學、技術、音樂、藝術、經濟、商業、貿易、軍事或國防』等領域的實質,不都是統治者統治人的工具嗎?『無論是有關於歷史、真理、光榮、繁榮、道德、人權、平等、正確、正義、合理化、合理性、和平、進步、責任、安全、幸福、合作、財産、勞動、貿易、資本、工資、稅賦、人口、金融、生產力或政府』等概念的實質,不都是統治者愚弄人的工具嗎?」


[5] 發佈者:中華右派  2008-07-06 01:33:18  

對外國共產黨鐵腕有理 對中國共產黨鐵腕無理

“哥伦比亚总统Alvaro Uribe的铁腕反共政策奏效,共产主义恐怖组织FARC的逃兵数超过新兵数,绑架骤降,经济评级提升,安全状况改善
发布者:右派网 2008-07-01 20:27:50 “

回: 外國反共總統 “铁腕反共”,幹得好!但 “鐵腕反共”、“鐵腕反日”的中華民國總統的蔣介石卻是 “殺人狂魔”, 因為中共是中國人, 是中華父老兄弟, 怎能殺得下手?! 日本人是我們的友鄰, 怎麼殺得下手?!殺中共台共的蔣介石, 是罪不可赦的 “殺人狂魔”, 殺日軍的蔣介石, 是罪不可赦的 “殺人狂魔”!

對比之下, 不殺日軍, 只殺中國人的毛澤東及子弟, 倒沒有那麼可恨。 “殺人狂魔’蔣介石為甚麼要殺他們?! 應雙手把中華民國政權交給中共, 不要和中共打仗, 不要殺中共。
毛澤東的中共殺國軍、殺民國百姓, 不算 “殺人狂魔’。只許中共軍殺中華民國軍, 不許中華民國軍殺中共; 只許中共殺國民黨, 不許國民政府殺中共。若問, 這是甚麼“道理”? “不可解釋”的 “刻骨銘心”的感情、洗腦所然吧。 我們仍深深懷念為建立新中國而被 “人民公敵”、 “殺人狂魔’蔣介石殺害的革命先烈。

中共的“新中國”雖然也有不少問題, 但是, 天下烏鴉一般黑, 中共獨裁的 “新中國”和共和、民主制度未徹底 “舊中國’中華民國 “差不多:”,且前者更好些。毛澤東和蔣介石 “差不多”,且前者更好些。

只有外國的共黨才是恐怖組織, 看看毛主席的 “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就可知道中華的中共是完全不同於哥共、柬共那樣的恐怖組織, 是多麼斯文講理的組識, 殺人狂魔蔣介石怎對中共殺得下手?!實在是不折不扣的千古罪人!

中共頂多只能罵, 不能殺, 這是 “中華人”的原則。而且罵中共, 只是罵罵好了,記住, 無論如何罵中共, 都要非常明白, 當今中國的 “罪魁禍首”是萬惡的中國文化, 而不是中共, 無論中國發生甚麼事, 都應找中國文化 “算賬”, 別找中共算賬!!中華右派堅決維護中華的中國共產黨。


[6] 發佈者:Hugo  2008-07-06 01:54:04  

罪人應該承擔罪人的罪責

在東亞大審判法庭上,執法者問審判者,「撒旦生了三個兒子,他們是孫文、蔣介石與毛澤東,撒旦與他三個兒子都鼓動他人殺了許多人,請問該如何處理?」

審判者清楚地說,「撒旦與他三個兒子都屬於殺人者與謀殺者,殺人者與謀殺者都應該被判死刑,否者受害者的正義何在?」


[7] 發佈者:Hugo  2008-07-06 02:54:17  

大紅龍與老鷹

“中華”對“美國右派”說,「所謂的『中華』,就是『中原華夏』,就是『中國華夏』,就是『華人統治中國』,就是『所有非華人都應該由華人統治的中國』,就是『華夏人的專制與中央集權主義』,就是『中國的省長與市長必須由中央派任』,就是『華夏的大一統主義』,就是『華夏人的軍國與帝國主義』,就是『不尊重人的選擇自由與人的選擇權利』,就是『華夏種族沙文主義』,因此『中華』怎麼可能容忍『美國右派』的存在呢?」

“美國右派”對“中華”說,「所謂的『美國右派』,就是『信仰耶穌基督道德與正義理念的保守派』,就是主張『Individualism、Liberalism、Spirit of Liberty、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Laissez-faire economy、Low tax、Minarchism(Minimal statism, or Small government)、Anti-authoritarian、Anti-centralization、Anti-unification』,就是主張『人民有選擇的自由與選擇的權利』,就是主張『人民有自決與獨立的權利』,就是主張『人民有選舉的權利』,就是反『專制與種族沙文主義』,因此『美國右派』怎麼可能容忍『中華』的存在呢?」


[8] 發佈者:Hugo  2008-07-06 03:09:14  

籠子裡的羊的選擇

“老鷹”對“被大紅龍關在籠子裡羊”說,「你要『Liberty and Justice』嗎?」

“羊”恐懼地說,「我不要『Liberty and Justice』,那是要負責任的,因為你有可能為爭取『Liberty and Justice』而死,不是嗎?」


[9] 發佈者:常客  2008-07-06 03:19:13  

1, 蒋介石和毛暴君不能划等号,完全就是不同性质。
2, 蒋的路子行不通。蒋已经败了,事实证明,他那套不灵。

右派网坚持的反共反邪恶暴政反法西斯恐怖主义,是反对“不敬上帝,邪恶”之义,归根结底,一切应该回到圣经,因为敬神的国度才有民主的可能。

看右派论坛文章:
http://www.youpai.org/forums/viewtopic.php?p=263&sid=b7ae7b...


[10] 發佈者:Hugo  2008-07-06 06:09:58  

未來東亞大陸人的文明座標

熊貓對黑面琵鷺說,「為了東亞大陸人的自由與幸福,我們必須先推翻共產黨的一黨專制,然後重新復興中華文化!」

黑面琵鷺不同意地說,「你說錯了!為了東亞大陸人的Liberty與Happiness,我們必須以『耶穌基督愛的福音與十誡的道德律法』,推翻『中華文化、傳統、文字、語言』與『共產黨的一黨專制』;然後以『耶穌基督愛的福音與十誡的道德律法與英文與美國憲法』,在東亞大陸建立『Individualism、Liberalism、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Love your enemy as yourself、 Spirit of Liberty and Justice、Democratization、Liberalization、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Laissez-faire Economy、Low tax、Minarchism(Minimal statism, or Small government)、Anti-authoritarian、Anti-centralization、Anti-unification、Federalism、Separation of the Three Powers』等的新文明!」


[11] 發佈者:崇義  2008-07-06 12:00:37  

邱吉爾故事的「蔣介石版」:幸運的希臘, 倒霉的中國!

(本文 “仿”余杰有關邱吉爾等英美領袖在面對希臘共產黨奪權的政策的文章《文明必须面对的危险是专制暴政--看英美领袖捍卫自由价值的历史》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2455, 採用了其中不少詞句。)


中國刚刚从日本的蹂躪光復, 中國共产党的軍隊却在苏联的幫助之下從西北的 “中共國”根據地大舉運兵到東北, 進行推翻共和制的中華民國、霸佔全中國的 “大決戰”。

是容忍中共军队继续攻城略地、杀戮民众, 建立蘇式的一黨國家, 剝奪中國人的自由,还是给予迎头痛击、以保障中國民主政制的繼續發展、完善?这是中華民國当局所面临的严峻考验。

当时的中国拥有一位目光远大的领袖蔣介石。对于共产主义对世界已经和即将造成的巨大危害,蔣介石了然于胸、毫不含糊,他早已把保衛中華民國、抵抗蘇式的“共产主义”政權在中國建立作为自己一生的使命。他一向明確指示全國全黨对抗共產黨, 他對遏止、消滅武裝顛覆中華民國的中共的重要性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怀疑,因为他看得十分清楚, 中國的危险是共产黨。具有远见卓识的蔣介石敏锐地意识到:共和制的中華民國被中共顛覆, 不仅是中國自身的危机,而且給自由世界及世界和平帶來嚴重的威脅。在和平談判成為泡影, 中共矢志消滅中華民國、獨霸中國之時, 他在下令國军以强硬手段对付共产党的叛乱的同時, 也要求美英等民主國家給中國政府以援助, 他并不认为中華民國和中共的争夺战是微不足道的。

蔣介石絲毫也不屈服于國內外反對他反共、剿共的叫嚣, 他堅定的信念是‘没有對中共的胜利,中國就沒有和平, 没有自由, 沒有民主。

不幸的是, 國民政府不僅要面對蘇聯、中共(以及中共利用的投降日軍、北韓軍隊)的聯合攻擊, 而且要面對來自美國及本国内部的反对舆论的巨大压力。中共及其同盟者(包括左派知識分子)在全國和地掀起的持續的頗具聲勢反蔣鬥爭, 中國、美國、蘇聯….的媒体猛烈攻击蔣介石對中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爭, 美國迫令蔣介石停戰、裁軍。在美國左派的煽動下, 美国总统及駐中國的美方人員(左派)不支持蔣介石, 反而同情中共, 把中共視為中國的 “民主天人”。蔣介石面臨着国内外巨大的压力,他能够继续坚持其反共政策吗?

蔣介石非常明白國軍為甚麼要消滅顛覆中華民國的中共軍隊:中國國軍的武装力量保护的是中國公民而非暴民。跟民主最不相干的是暴民政治 -- 成群的匪徒,拥有杀人利器,靠暴力殺遍中國農村, 杀进大城市,力图建立一种蘇式的铁腕极权统治。民主不是建立在暴力或恐怖政策之上,而是建立于理性、公平竞赛、自由和尊重他人的权利之上。民主不是街头的荡妇,可以同带手提冲锋枪的人随便一拍即合。不能讓暴民凭借暴力和外國支持推翻千千萬萬辛亥革命烈士用鮮血和頭顱換來的多黨議會制的共和制, 推翻即使在中共兵臨城下的非常時期也竭力維持民主政制的中華民國, 建立永遠剝奪中國人民自由的蘇式共黨獨裁政權。

蔣介石十分清楚“暴民”和“人民”两个概念,暴民的目的是颠覆民主制度,剥夺其他公民的自由与人权,因此不能纵容暴民的非法行为。

蔣介石深刻地洞见到了中共及其苏联主子的本质。他呼籲,自由世界必须支持中華民國与中共暴徒背水一战,不能消极等待。一旦共产党夺取政权,就意味着中國民主的灭亡, 意味着中國民眾自由的喪失。所以,对待这群无法无天的暴民,自由世界除了采取针锋相对的手段以外,绝不能以绥靖政策待之。

但是, 被中共的民主奉承和民主欺騙弄得昏了頭的美国政要不聽蔣介石的話, 而偏信其美國左派的觀點, 在中国犯下了天大的错误。美国以妇人之仁促使国共双方停火谈判,放任中共伺机坐大, 美國還迫使蔣介石裁軍, 迫使在東北戰場得到勝利的國民黨停止前進……国民政府失去战略优势,中国大陆遂沦陷于中共之手。


面對被中共欺騙的“全世界”的反對, 蔣介石堅持贯彻其反共政策,他甚至不惜押上个人的政治前途, 不惜背負各種“罵名”。这才是伟大人物們的大智大勇之处。他们着眼于历史的评价,而不是一时舆论的好恶。他们不怕陷入 “政治不正确”的怪圈,他们只对历史的公义负责, 對國家和人民負責。

面對國內外、黨內外的反對者, 蔣介石的態度是:如果我这种行动应受谴责,我甘愿接受“下野”处分;但為了中國的未來, 我不因此而甚麼也不做。

在被國內外敵人夾擊之下, 中華民國將被中共顛覆的历史紧要关头, 即使被迫下野, 蔣介石仍極力地、小心地挽救中國的未來 --- 斷然決然向台灣進行大規模的“大遷徒”,把為數約二百萬的軍隊、官員、工農商學文各界機構及人員、大中學校教師及學生、國寶及黃金運去台灣。 在國內外愚民對中共節節勝利的歡呼聲中,在大批部下背叛投共的令他痛心的日子裡, 蔣介石不猶豫、不退縮、不氣餒, “孤獨”的他以最大無畏的精神, 指揮他那些同樣充滿決心和毅力的部下,智慧地、堅決地、及時地保住了中華民國的“命根子”, 保住中華民族民主復興的基地。

中國在历史的紧要关头,非常需要这样一位果断、坚决的领导人,挽狂澜于既倒,但非常可惜和痛心的是, 美國、國內外傳媒及相當一部分民眾被中共的“民主理論”欺騙, 中國共产党通过宣传蛊惑和暴力威胁,以及利用外来援助,像癌细胞一样迅速繁殖,最后夺取了政权, 建立了蘇式一黨獨裁政權。從此,大陸人民失去自由, 淪為一黨之奴。

蔣介石的堅定信念是, “沒有對中共的勝利, 便沒有和平”。在台灣, 中華民國在國府肅淸、招降在台灣企圖顛覆中華民國的中共台共分子, 取得對中共台共的勝利後, 創造了台灣人民可以各盡所能、自由發揮所長的和平環境, 奠定了在台灣有可能和平地實現民主的基礎。蔣吸取了在大陸的經驗和教訓, 大力推行政治、經濟改革, 進行滴血不流的成功的土地改革, 實行全民教育, 使台灣發展成繁榮的亞洲四小龍之首。大陸開放的數十年來, 台灣給予大陸以巨大的資金、技術、人材的幫助(台灣資金佔中共外資大部分)。在貧窮的、真正“水深火熱”之中的大陸人民生活的改善中, 有著中華民國的巨大功勞, 有著蔣介石巨大的深層救恩。放眼將來, 台灣的民主定能“反攻大陸”。

美國縱容和支持中共奪取中國 ,中國數億人民從此喪失自由。中國人以巨大的生命、鮮血和痛苦的代價, 喚醒了被中共騙昏了的美國。此後, 美国的对外政策发生重大转变,不再持中庸的立场,而是积极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捍卫自由价值,对抗共产主义的泛滥。美国以马歇尔计划援助希腊政府抗击共军的叛乱。由于美国强有力的介入,战局急转直下,政府军节节胜利,最终完全肃清了境内共军。此后二十多年,希腊在经历君主立宪政体和军人独裁之后,终于顺利过渡为民主共和国。但是, 中國六十年來仍紋風不動地是中國人被剝奪人權、自由的中共一黨天下。

幸運的希臘, 倒霉的中國!








最新评论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2018-02-09  [极客闲人]:毛左呵呵 一群波旁主义极端保守保皇党,只能怪
  • 2018-02-07  [黃偉棠]:現在的香港人已經變成中國政府的順民 現在的香

  • 每日旧文回放
  • 刘军宁 :自由主义与公正:对若干诘难的回答(三之三)不同的对策
  • yellowcow :令人心寒的人口失衡“解决方案”
  • 曹长青 :2009年--自由世界的虎头蛇尾
  • Richard Pipes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上)
  • 陈迈克 :天下文章一大抄,中国原创一团糟!
  • Gerard :中国人民难道还会上你的当?
  • 龚小夏 :扶轮社
  • 寒山 :有底线的专制和没有底线的专制
  • 撒切尔夫人 :撒切尔夫人论中国
  • 秦雨霏 :共和党、信神民众慈善捐款较多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