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萨赫尔的命运
关键词
萨赫尔 资本主义 自由市场 非洲 经济 撒哈拉 自由 Sahel 经济制度 产权 私有制 援助 干旱 政府管制 法国 殖民 左派 经济学 
相关文章
王律文:两项数据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公民群体:零八宪章(2017重发)
张三一言:有一党专政制就没有香港自由制
李清怡:中共巨头正在接管香港

萨赫尔的命运

作者:李子阳  
2007-09-07 22:03:13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萨赫尔(Sahel)是一个地理名词,范围包括今天非洲撒哈拉沙漠南部的八个国家——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乍得、苏丹和部分的埃塞俄比亚。这些国家现在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其中好几个国家必须依靠国际援助才能满足基本的粮食需求。人民在贫困中挣扎。

看起来,这些国家的贫困是无法避免的。萨赫尔所处的地理环境非常恶劣。炎热干旱的沙漠,水资源极度匮乏,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和半沙漠。这种地理环境断绝了几乎所有发展农牧业的希望。在这个地方,人类似乎完全被自然所挫败。他们贫穷的命运看来是注定的和不可改变的。

令人困惑的是,既然这个地区的自然环境是如此严酷,看上去好像根本不适宜人类居住,那么,为什么人们没有选择早就离开这里呢?另外,大规模的国际援助是在20世纪才出现的。在这以前,面对同样的地理环境,萨赫尔的人们是怎样维持生存的呢?

答案是,萨赫尔并不是一直都如此贫困的。事实上,历史上的萨赫尔曾经是一个庞大的贸易帝国。虽然与那些自然条件优越的地区相比,萨赫尔的人们的生活较为局促,但与今天的彻底贫困相比,那时人们的生活要丰裕得多。不但生活丰裕,他们的土地也远非如今日这样的极度干燥和贫瘠。

造成萨赫尔地区干旱的自然气候条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大概开始于几千年以前。虽然20世纪里萨赫尔发生了可怕的旱灾,并直接造成了大饥荒,但今天萨赫尔的气候并不比历史上更干旱。实际上,在一些历史记录中可以找到比20世纪更严重的旱灾。仅仅从自然方面寻找理由是不能解释萨赫尔今日的可悲现状的。

在萨赫尔,真正发生变化的不是自然气候条件,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联系,也就是社会制度。深入的研究表明,是社会制度的变迁,而不是自然条件的严酷,要为萨赫尔今日的贫困和绝望负责。

导致萨赫尔社会制度发生根本变化的转折点是法国对这一地区的殖民统治。

殖民以前的萨赫尔主要有两种人口:游牧者和农民。游牧者居住在北部,更靠近撒哈拉沙漠。他们养牛,还贩运一些产品。农民则居住在降水丰富的南部。这两种人之间通过市场秩序联结起来,实现有效的分工和交换。这种结构可以使得他们能利用现有的自然资源,并且不必破坏周围的环境。

非洲典型的自然条件之一就是有着明显的雨季和旱季。游牧者的移动与雨季有关。在雨季,只要前面的草比后面的绿,游牧者就将继续向北移动,一直到撒哈拉沙漠为止。雨季结束时,他们会逐渐南下,一直到达农民的耕作区。当他们到达时,农民的耕作已经结束。地里的残株是牛群的好饲料,而牛群会为土地留下足够的肥料。这只不过是广泛存在的市场秩序的一个小例子。

在游牧者内部,存在不同的部落。部落主要依靠牲畜和贸易获利。部落领地里的水井是首领们的重要财产,受到严格管制。这表现出有效的产权制度的特点。部落首领决定取水的时间,并与其他部落签订协议,交换彼此的用水权利。这种联系保证了游牧者在迁徙中能得到足够的用水。他们的迁徙决不是随意的,而是严格按照路线从一口井到另一口井。

当游牧者进入农业地区时,他们可以购买粮食,以应付放牧时的生活所需。同时,他们为农民带来了牲畜和各种其他产品,比如海枣和盐。实际上,他们充当了北非和撒哈拉以南地区之间的贸易纽带。除了带来各种产品进行交换以外,游牧者还在农业区投资于各种贸易活动,比如工场制品、手工艺品、土地、商业中介等等。游牧者在南部地区的贸易活动不但为他们带来了利润,也为他们提供了躲避严酷自然灾害的避难地。由于他们在南部的城市中有广泛的投资和商业活动,如果发生了大的干旱,养牛的比较收益下降,他们就会出售牛群,转而通过商业途径进入城市成为商人。也就是说,游牧者的生活并不是自己自足的,而是非常富有市场导向特点的。

当然,不能把殖民以前的历史想象成完美无缺的状态。殖民前的萨赫尔有它自己的问题。但从整体上来看,当时的市场交换所联结而成的社会秩序保障了人们的生活,并使得人们可以应对大的自然灾害。同时,虽然没有人像今天的环境保护主义者那样去刻意地保护环境,但萨赫尔的自然环境却长期保持了平衡。

法国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在殖民战争中,法国人击败了游牧部落,原有的政治体系不复存在了。这使得原来被部落首领严格控制的水井不再有人管理。但随后法国人并没有建立起有效的产权制度,结果,水井及其周围的土地开始遭受到过度放牧。

在殖民地,法国人寻求符合其利益的经济发展,为此,法国人为萨赫尔引入了面向世界市场的出口工业和农业作物。对外贸易的展开使原有的跨越撒哈拉的贸易逐渐被人们放弃。作为跨越撒哈拉沙漠贸易的主角,萨赫尔的游牧者在新的贸易体系中没有位置。加之法国人对游牧者活动的限制,于是,游牧者已不再处于市场体系之中。他们被边缘化了。他们只好更集约、更频繁地使用土地进行放牧。这对萨赫尔脆弱的自然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人和环境之间的平衡被打破,沙漠化开始侵蚀原来的牧区。

到了20世纪20年代,萨赫尔已出现了停滞和衰败的迹象。为了恢复萨赫尔的元气,法国人开始在当地实施发展项目,主要包括:挖更多的井,指导健康检查与兽医,以及开放新市场。

法国人的发展项目典型地说明了一个道理:背离市场规律,仅仅依靠善意而进行的帮助只能使得事情变得更糟。

新挖出来的水井,由于没有相应的产权结构,只能造成新井周围的过度放牧,随之就是土地的沙漠化。而健康检查和兽医的发展导致了人口和牲畜数量的增加。这种增加进一步加大了对环境的压力。环境的恶化进一步加速了。

20世纪60年代,这些法国殖民地先后取得了民族独立。民族独立虽然改变了政治的核心因素,但却令人遗憾地没有改变政治制度对经济发展的制约。有效的产权制度依然没有建立起来,相反,许多源自法国殖民时期的不利因素在新独立的民族国家继续存在。

原来由市场和贸易关系联结为一体的萨赫尔地区已经被分成不同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权政府和边境海关。国家间的贸易困难重重。

土地、森林等自然资源成为国有。土地被过度放牧,森林被大量砍伐。这些都造成了沙漠化地区的快速增长。越来越多原来可以放牧或者耕种的地方变成不毛之地。游牧者不得不逐渐迁往南方,并再也不回到北方。沙漠驱赶着他们。牲畜和农产品的产量都大幅下降了。食物的价格越来越贵。

对于新独立民族国家的统治者来说,城市居民的支持对于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是至关重要的。于是,食物的价格被严格限制,这就造成了对农业地区的掠夺。而那些游牧者,则干脆成了被忽视的人群。他们的生活变得失去希望。市场活动被到处可见的管制所取代。为各方带来利益的贸易被政府主导的一方剥夺另一方的政治掠夺所取代。

管制代替市场的另一个严重后果就是,依身份而进行的歧视和隔离开始甚嚣尘上。社会开始出现持久而深刻的分裂。这种局面在好几个国家最终演变为内战和互相屠杀。

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利用和对市场活动的压制进行了几年以后,随着严重旱灾的出现,整个社会体系崩溃了。到了20世纪70年代,干旱继续加深。萨赫尔的居民陷入了难以摆脱的贫困和混乱。

面对萨赫尔的悲惨现状,西方国家进行了大力援助。和当年法国人进行的发展项目一样,这些援助都忽视了基本制度的重要性,尤其是忽视了产权制度的重要性。这样的结果是,援助带来的后果往往是负面的,甚至是灾难性的。

20万美元一口的井,挖了几千口,医疗援助体系人为增加了大量人口和牲畜。这些都只能造成更加严重的过度放牧,并使得最后的崩溃更加彻底和无可挽救。西方国家提供的食品援助由于政府间合作的低效和当地政府的腐败无能被大量浪费。成千吨的食品闲置在分配站喂老鼠。而为了争夺这些援助,当地人之间展开了更激烈的冲突。

回顾历史,人们不得不承认,是人类活动而不是自然环境造成了萨赫尔的悲惨现状。而这些人类活动正是在社会制度的驱动下进行的。萨赫尔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充满活力的贸易帝国,但先是法国殖民者,继而是民族国家的政府摧毁了维系这个地区的贸易体系。市场的动力机制受到挫折,到处都是蛮横的管制和计划。官员们把自己的失败归因于人民的落后、愚昧和不愿变革。但这些指责都是没有根据的。萨赫尔的历史充满了人们为了适应环境而积极变革的记录。事实上,变革已成为游牧者的生活方式。而农民则不断尝试培育新作物以处理干旱问题。萨赫尔的问题,既不是自然环境的问题,也不是人口愚昧的问题。问题在于所有的可能用来适应环境的变化都因为政府控制经济而受到阻碍。当你捆住了人们的手脚时,你就不能再指责他们无所作为了。

而国际援助只是使得这种无效的政府政策能够有机会延续。

萨赫尔的确需要变革,但那不应是政府主导下的什么技术性变革,需要的恰恰是政府本身的变革,需要的是与经济效率相协调的有效产权制度的出现和完善。20世纪萨赫尔的旱灾发展到顶峰时,卫星照片显示,一块地区的植物却一直在不断生长。那是一个法国人的养牛场。这个养牛场和周围的沙漠之间仅仅隔了一个铁丝网。铁丝网能够拦住沙漠吗?不能,但铁丝网带来的有效的产权制度能够拦住沙漠。

如果萨赫尔能够延续殖民前的贸易体系和分工结构,并在自由市场制度的方向继续发展,这里本来可以成为非洲重要的牛肉和粮食产地,可以满足半个非洲的食品消费。但现在,这里却成了离开救济就不能生存的饥饿区。萨赫尔并不孤立,类似的故事在世界各地上演。亿万人的生活因此而变得悲惨。萨赫尔的命运应该成为人类最惨痛、最值得记忆的教训之一。问题在于,近代以来的的历史表明,人类似乎并不是一个善于吸取教训的物种。

【作者名字最后一字(“杨”左边取日旁)不能正常转码,因此以同音字代替。抱歉。】



--原载:《铅笔经济研究社》,2007-07-26
http://ipencil.org/lzy_32.htm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09-22  [Avito777Nill]:Пополнение Авито за 50
  • 2017-09-20  [早立]:作为政治人物怎么去评价 毛在当今中国由於共产
  • 2017-09-17  [大浪]: 上帝真的很眷顾以色列人,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
  • 2017-09-16  [早立]:用内人党方法或用正语法來化解网路连坐法 用手
  • 2017-09-15  [大浪淘沙]:剩下的是金子 随波逐流的无神论,只是自欺欺人
  • 2017-09-14  [不喜欢信教]: 真是好消息。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过去几年
  • 2017-09-12  [早立]:告诉大家人民是如何对付毛运动的 关於516分
  • 2017-09-10  [早立]:中共大哥与朝共小弟 沃恩比尔被朝共赛死 而
  • 2017-09-09  [早立]:减少人民税負首先从十九 大开始 共產党员現在
  • 2017-09-06  [早立]:是一个真理 只要揭穿才能使门徒作鳥散狀

  • 每日旧文回放
  • 廖建明 :幸亏有布殊打反恐战争
  • 曹长青 :蒙特内哥罗独立的启示
  • 刘宗正 :十六问孙文
  • 胡平 :什么是人权,什么不是人权
  • 何清涟 :对外开放30年:中国外资神话的幻灭(四之一)
  • 曹长青 :《新闻周刊》不卖给共产党
  • 伍超 :土改期间镇反一幕
  • 余杰 :你的脸上有他的影子--读赫塔-米勒《狐狸那时已是猎人》
  • 老秃笔 :不忘六四屠杀--为了唤醒中国人的集体正义
  • 余杰 :中德关系:默克尔为何拒绝习近平访问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