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美国的本质--基督新教支配的国家和外交(九之五)(下)
关键词
美国的本质 外交 美国外交 基督新教 个人主义 基督教 基督信仰 美国价值 历史 选民 美国社会 宗教信仰 伦理道德 圣经 上帝 意识形态 耶稣 美国 
相关文章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冯兴元:警惕“福利国家” ,弘扬市场伦理--《福利国家之后》序言
宋征:赤柬兴衰系列(10)
金坚:中东新乱局第一炮--库尔德人独立公投解析

美国的本质--基督新教支配的国家和外交(九之五)(下)

作者:于哥  
2006-05-30 23:46:17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第四章 美国的意识形态实际上是基督教理念的产物 

三、美国意识形态当中的选民意识和使命感,由来于基督教的选民思想和传教思想,由来于清教徒的教义  

由上面可以看出,美国人之所以执著于自由民主等理念和体制,就是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自由民主人权的理念和体制,最符合基督精神,是基督精神在世俗事务上的体现,它来源于上帝造人和爱人的教义,体现着上帝的律法和公义。美国人眼中的自由民主制度,是基督教思想的产物,也是基督教思想本身在人世间的体现和表达。就像美国政治学家威廉姆斯所说:“美国人把民主的理想视为上帝的意志”,马斯登说:  
“美国人认为,基督的原则体现在宪政当中”,也像艾森豪威尔说,凡是反民主的就是反对上帝。  

那么,美国人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把民主自由人权等思想和社会秩序推销到全世界,并为此不惜流血采取暴力,牺牲包括美国士兵在内的众多的人的性命?  

答案是:美国人的天命意识和使命感使然,而这种使命感来源于基督教中的选民教义和救世精神,也来源于一些基督教流派中的特殊教义,其中,尤其是清教徒思想和美国民间普遍相信的后千禧年主义,对美国人的改造世界的热情有着重要的影响。   

基督教有强烈的选民思想,是一个“拣选”和“呼召”门徒的宗教,有强烈的传教要求,因此也是一个救世主义宗教。  

基督教认为,这个世界起初也就是在上帝创造之初,是个美好的世界,在伊甸园时代的初期,世界受到上帝的祝福,万物和谐相生,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也认上帝为主,为上帝的灵所充满,过着衣食丰富、没有疾病、没有死亡的幸福生活。  

但是,撒旦诱惑人类脱离了上帝,独立自主,不再认上帝为主,要自行判断万物的善恶,于是,人成了脱离上帝的存在,脱离了圣灵,人成为理性与肉欲相冲突的人,世界也成了受到诅咒的世界。  

脱离了圣灵的人充满了罪性,行为上也充满了罪恶,按照上帝创造万物的规律和秩序,这样的人也就处于必然灭亡的命运。这个灭亡包括肉体的死亡,也包括灵魂的灭亡。受到诅咒的世界不再万物和谐相生,而是成了自相残杀的世界。  

但是,上帝是爱人的,他象父亲看待孩子一样看待自己创造的人类,面对被撒旦败坏的人类,上帝不愿他们灭亡,要救赎他们。  

由于人的罪性和作为被造物的局限性,人类自己是找不着救赎之路的。因此,上帝只有自己来救赎人类和世界。  

上帝救赎的办法,就是上帝成为耶稣,自身降临人间,在十字架上替人类死了一回,替人类赎罪。然后上帝把十字架救恩的信仰赐给人们,这个十字架救恩的信仰包括:承认自己是罪人,承认上帝是自己的主宰,相信上帝已替自己赎罪。上帝让一切相信这个救恩的,罪都得到赦免,不再被追究。并且,对于信上帝救恩的,上帝把伊甸园时的圣灵赐给他们,让他们成为上帝再造的新人,他们因为被上帝的圣灵充满,肉身得以摆脱罪恶的捆绑,不再犯罪;灵魂则因圣灵充满,成为不死的灵魂。这样,人就在身体和灵魂两面都得到了救赎。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就是一个福音,是一个人类有可能再次获得永生而不再死亡的福音。  

上帝救赎世人的过程也是一个向世人传播这个福音的过程。被告知了这个福音并且信了这个福音的,也就是被救赎了。上帝先拣选了他的使徒,把上帝替人赎罪的事实展示给他们,并把救恩的信仰赐给他们,然后,上帝让他们把这个福音传给门徒们,让门徒们走遍天下,这些门徒世世代代把上帝的信息传给一切上帝预定要救的人,也就是预定要做上帝信徒的人。上帝在人间的时候对他的弟子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从耶路撒冷起,直到万邦”。传到万邦传遍地极的时候,也就是上帝预定的信徒之数满了的时候,上帝将重新来到人世,让死去的信徒复活,与当时在世的信徒一起,与上帝统治世界一千年。  

上帝拣选出来并让他们相信这个福音并传播这个福音的,就是基督徒。基督徒在这个世上体现着上帝救赎的大能,他们因为圣灵充满,身心不再矛盾,不再犯罪,行为上体现着来自上帝的善和智慧,荣耀上帝。上帝要求他们做世上的盐和光,去造福他人,光照他人,他们因为被上帝的圣灵充满而能够做到。

基督徒不仅体现了上帝的救赎的大能,还要与上帝一同做工,把得救的道路传给上帝预定要做上帝信徒的人。  

基督教的这种拣选和呼召以及传教的教义,使得信徒带有一种强烈的选民意识和救世的使命感,这种选民意识和救世的使命感驱使信徒们不断地把基督教义向世界各地传播,先是在中亚,再是在欧洲,然后是在美洲,再是亚洲,在短短的两千年里,基督教由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宗教团体,成为一个遍布全世界第一大宗教。  

基督教的救世主义,被以后的一些基督教神学思想强调和发展。其中,影响较大并尤其强调基督徒的救世义务的,是后千禧年主义思想。  

后千禧年主义是对基督何时再临人间所作的一种诠释。在基督教中,有一个基本教义,就是耶稣基督将再临人世,并建立一个基督统治的千禧王国,然后行使最后的审判。基督何时再临?是在千禧王国建成之前再临?还是在千禧王国建成之后降临?一直有着分歧和争论,主张千禧王国之前降临的,叫前千禧王国主义,也就是说,基督降临是在千禧国之前。主张千禧王国之后降临的,叫后千禧国主义,也就是说基督降临在千禧国之后。  

后千禧年主义主张的千禧国是怎样建成的呢,这个主义说,是靠世上的基督徒建成的,基督徒应该努力地去改造这个社会,改造这个世界,用基督教的教义去建设这个社会,建设这个世界。在基督的社会和世界建成的时候,也就是千禧年时代了,然后耶稣蒋再临人世与基督徒共同统治世界一千年。  

后千禧年主义把改造世界和在全世界建立基督教王国当作基督再临的前提,当作上帝给基督徒的使命。  

后千禧年主义被一些教派所接受,这些教派的特点,就是主张社会变革,主张用基督教原则来改造社会,建立世上的基督教王国。在以后,由于政治与宗教的非常容易发生的契合,在一些不赞成后千禧年主义的教派里也都不自觉地带上了后千禧年主义的因素。  

有一个教派接受了后千禧年主义之后,给世界带来了震撼,并一直影响到现在的美国的宗教思想,这个教派,就是卡尔文宗。  

卡尔文宗本身就具有强烈的天命意识。  

卡尔文宗坚信“预定论”,也就是相信天命论,就是相信人是否被救是否能成为基督徒,是上帝在创世之前就预定好了的,被拣选的成为基督徒的,是不可逃避的命运。这些人被拣选用来做神的器皿,荣耀上帝,为上帝所用。这种天命论与“通过努力可以成为基督徒”的“功德论”对信徒的天命意识和使命感造成的影响不同,天命论造成的天命意识和使命感更强烈。  

在此基础上,卡尔文宗又接受了后千禧年主义,因此,卡尔文宗更具有强烈的革命色彩,主张改革社会和改造世界,以建立一个实行基督教原则的基督王国。  

以后,卡尔文宗掌握了国家政权,统治过瑞士日内瓦共和国,在此期间。卡尔文派的人对日内瓦进行了彻底的新教改革,建立了一个严格的奉行新教教义的社会命。  

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人口的86%都信耶稣,因此,选民意识和救世的使命感在美国国民意识中普遍存在,救世主义也就成国民意识中一个普遍因素。  

在此基础上,美国又是一个清教徒建立的国家,清教徒起源于卡尔文宗,清教徒的承袭卡尔文宗的革命教义,强化了选民意识和救世的使命感,使得美国人的思想中具有了更为强烈的选民意识和救世思想。  

基督教的选民教义让美国人相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体现了上帝救赎的大能,是被选来要做世上的盐和光,被选来造福他人光照他人的。  

这种要造福人间光照人间的意识,让美国人的对外政策不同于历史上的其他强国,更带上了一些道义色彩。  
我们知道,帝国主义时代,强国是靠实力说话的,靠实力说话经常意味着炮舰政策和掠夺领土。大英帝国在强盛时期掠夺的领土是众所周知的,一段时间号称日不落帝国。法国德国都曾经掠夺过别国的领土。这些国家受过基督教的浸染,在掠夺和占领过程中,尚显出人道,没有大规模的屠杀事件。日本帝国主义因为没有受到过基督教的影响,所以表现出异常的残忍和野蛮。日本在强盛时期的帝国主义政策无不伴随着屠杀,日本在占领韩国时期,曾经有过策划,就是把韩国男子全都煽掉,让女子全作慰安妇,以灭绝韩国人,因为他们认为韩国人是劣种。日本在占领旅顺之后,屠城只剩三十六人,而这三十六人也是用来埋死人的。占领南京之后,南京大屠杀则死伤无数。这是帝国主义的实质,靠实力说话的实质。  

美国作为强国,则很少这方面的不光彩的纪录。早期,美国人屠杀过印第安人。但自己马上就予以纠正了,并且注意保护印第安人的权益。在向太平洋扩展过程中,占领国菲律宾等国家,但自己也纠正了,现在,菲律宾是独立国家。美国的外交就像基辛格讲的一样,反对实力说话的政策。我们看到,在帝国主义国家纷纷把中国当作肥肉来割食,对中国实行炮舰政策的时候,美国没有乘人之危来掠夺中国。美国人与中国近代打的唯一一场仗,是八国联军,那场战争,美国人把它当作一场护教战争,也就是传教士在中国没法保障安全的时候,来出兵中国,这一点再稍后叙述。  

美国在威尔逊时代提出的民族自决等国际政策,实际上是要求国际社会结束帝国主义政策。二战之后,在美国的指导下,西方强国也结束了帝国主义政策。美国占领德国和日本之后,并不像帝国主义国家那样要求割地赔偿,剥夺主权等等,相反,给了这两个国家大量援助,帮助这两个国际建设好民主主义体制后,并不占领他们,而是恢复他们的主权。如果依照帝国主义政策,按照日本帝国主义的做法,至少,日本这个国家早不存在了。现代的新保守主义在强调他们的对外政策时候说,美国只要把民主带给别人,不要求领土。现代新保守主义者基本上都是美国的福音派人士。美国的这些反帝国主义政策的做法,正是来源于基督教的要做世上的盐和光、要造福世人光照世人的选民意识。  

我这样说美国,并不是想给美国人涂脂抹粉,而是要实事求是地说明美国政策的实质和它的由来。其实,中国的学者也看到了美国的反帝国主义政策的特点和历史。比如,关于成为美国外交精神代表的威尔逊十四条,北大出版的一本书说:“威尔逊的十四点计划之所以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因为他从维护世界和平的角度,强调了各国各民族之间的平等,对侵略战争进行了强烈谴责,并就世界和平提出了具体的方案。此外,威尔逊十四点计划还站在殖民地国家的立场上,提出了对殖民地的处理以及如何照顾殖民地人民利益的问题,要求与会各国相互保证政治自由和领土完整”。  

基督教的传教教义和清教徒的革命思想以及后千禧年主义的基督王国思想,让美国人带有强烈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驱使美国人在全世界积极推广和保护新教资本主义,并且全力以赴,乐此不倦,其目标,是建立全世界范围的基督教文明秩序,实现基督的王国。因此,这种使命感也让美国人的外交带上干涉主义色彩。  

我们看到,美国人自登上世界舞台以来就四处插手,四处打仗,自己打,也帮别人打,成为第一大国之后,四处建设军事基地,并四处干涉别国事务,这些行动其实都是一种护教和传教行为,它们都是在保护自由民主等新教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并推广这个价值观和制度。这个思想和制度,在美国人看来,是最符合基督教义的,是基督精神在世俗事务上的体现,是基督的原则对社会的适用。马斯登说“美国人认为,基督的原则体现在宪政当中,并且,美国人被上帝选中,是将全世界引向正确的宗教和自由的灯塔。” 因此,美国也就拼命捍卫和推广这个制度,并且为了推广,不惜用强权和武力,其最终指向,就是在全世界建立起基督教文明体系。这个文明体系,就如前面所讲,就是美国人所理解的大众民主、自由经济、和保证人权的社会体制。  

在全世界建立起基督教文明体系,体现着千禧年主义的建立基督王国的梦想。这个梦想,驱使着清教徒一直要进行社会改革。英国的清教徒在十七世纪发动清教徒革命,目标就是在英国建立一个类似于卡尔文的日内瓦的基督教联邦,用清教徒诠释的基督教原则来改造社会,而后把这个基督教社会推向世界。清教徒革命的领袖克论威尔掌握了政权之后,砍下了国王和国教会主教的脑袋,这还不够,临死前,克论威尔说,“假如上帝再给我十年的生命,我要让全欧洲的君主在我面前发抖”。  

美国人继承了清教徒的这个梦想。一部美国的历史,就是向千禧国迈进的历史,。美国在殖民地时代,要把美洲建成“山上的城”,就是要先在美洲建成一个基督的国;美国人消灭自己的奴隶制度,就是要消灭阻碍千禧国实现的罪的制度;美国人在国内不断地完善自己的立法,让弱势群体的如黑人印地安人妇女儿童的权利,就是想让美国这个“上帝的城”越来越符合基督教的原则;美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并对外实行干涉主义外交,就是要把这个千禧国推向世界。美国在殖民地时代,要把美洲建成马斯登说“美国人认为,美国人在上帝的计划中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就是美国是一场改革的中心,这场改革将把世界导向基督教文明的黄金时代也就是千禧年时代”。这个千禧国,体现在全世界实行民主体制的蓝图中,体现在美国的人权主义在全世界实现的梦想当中的。布什在二次就任演说中说:“要消灭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独裁者”,与克伦威尔的话很有神似之处。  

其实,中国人要理解美国人的改造世界和建立基督王国的热情应该很容易,因为中国曾经要建设共产主义社会,并且要在全世界实现这个目标,为此也曾经要改造世界,要解放全人类,要输出革命。这与清教徒要在地上建立基督的千禧国以迎接基督的来临的热情很相似。当初我们怎样激昂地要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美国人就一直怎样激昂地要建立基督的千禧王国,当初我们怎样狂热信仰马列主义,并要把它输出都全世界的,现在的美国人就是怎样狂热地信仰新教的民主自由思想,并要把它输出到全世界的。  

共产主义者与清教徒在很多地方都很相似,这种相似有很多学者都论述过,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美国的著名的政治学者拉斯基,拉斯基指出,共产主义者与清教徒不仅在理想上相似,而且在个性等方面也很相似,他罗列了下面的一些相似之处:  
1,清教徒与早期共产主义者一样,具有强烈的选民意识。两者都鄙视世俗及日常习惯。  
2,两者都确信自己会赢得整个世界,相信历史的最终结局是自己的胜利。因此,两者都有着强烈的对抗世俗迫害的能力。  
3,两者都认为自己是真理,而反对自己的是恶魔,必须予以消灭。  
4,清教徒蔑视世俗的学问,早期共产主义者蔑视资产阶级的教养。  
5,清教徒信靠《圣经》,早期的共产主义者相信马克思主义绝对正确而且万能。  
6,两者都反对异端的不宽容,但自己一旦掌握政权,对政敌也不宽容,并且把宽容当作软弱,把软弱当罪恶。  
7,蔑视中间派和中庸之道,有时比仇视敌人更仇视中间派。  
8,因为恐惧自身不能得救,或从救赎中被排除,因此,有谄媚阿谀及伪善的习惯。  

在选民意识和使命感上,两者的相同点具体地表现为:清教徒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早期共产主义者认为自己是解放人类的先锋。两者都崇拜革命,要通过社会改造来实现自己的理想,都积极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要改造世界。清教徒在英国进行了清教徒革命,建立了起清教徒的国家,在英国失败后,来到北美,要把北美建成“山上之城”,同时要以北美为基地,建立神的千禧国。共产主义者胜利之后,就积极地输出革命,要在全球实现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的信仰遭受了很多挫折,尤其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聚变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倒台之后,共产主义者们在全世界建立共产主义的热情减弱了,有些共产主义者消失了,有些则变得务实和世俗。  

但是,美国人的千禧国梦想却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而且因为美国人在实现这个梦的过程中几乎是战无不胜,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在相信这个梦,这也是美国近来基督教保守势力大行其道、越来越得志的原因。  

在美国人看来,千禧王国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而且在前进的道路上,推动这个王国实现的力量正在毫不留情地碾碎着这一切敌人。美国人说,瞧,用清教徒思想装起来的盎格鲁萨克逊人这四百年来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他们先是兴起了盎格鲁萨克逊的大英帝国,占领着世界最广阔的领土,独霸世界两百年,然后兴起了盎格鲁萨克逊的美利坚帝国,领导世界近百年,一直到现在。在他们面前,西班牙人退却了,德意志民族的霍亨佐论王朝灭亡了,希特勒帝国灭亡了,日本人挑战一回,被打断了脊梁骨,今天还是他们的奴隶,斯拉夫人的社会主义也失败了,现在还没有崛起。  

所以,这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清教资本主义一直没有让美国人失望过,他们的信心也就没有减弱,他们的天命意识和使命感,那种要把清教资本主义思想和制度推向全世界,建立起世上的基督王国的使命感,也就没有减弱过。从殖民地开始到现在,美国人就没有打消过他们要做着世界的灯塔和要改造世界的念头,在今天的白宫,新保守派们仍然在梦想着基督降临前的千禧王国,梦想着这个千禧王国怎样在他们手中建成。  

保守派领袖拉斯菲尔德说“祈祷中国早日成为文明国”,正是这个梦做得酣美时的一个梦语。  

四、推广民主自由与打击反基督势力是美国互为表里的对外政策  

前面说过,日本内阁情报局长冈崎在论述二战时说:“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都误判了形势,他们不了解美国这个国家。美国这个国家进行战争,从来不依据利害权衡和得失盘算,美国人打仗,从来都是依据道德和国民的好恶。”  

现在,我们就明白冈崎所说的“道德和国民的好恶”是什么了,就是基督教理念。86%信奉基督教的美国国民的道德和好恶都随基督教的标准而定。  

小布什上台伊始,在被问及谁是他的政治风格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耶稣是我的政治学老师”。也就是说,耶稣的教义是他的政治学基础,是他的政治指导。这其实是对美国政府政治与外交实质的最好的揭示。  

因为民主自由人权等制度义基督教的渊源关系,以及因为美国人对基督教的信奉,美国的外交也表现为对一切反基督教势力的敌对上,与推广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外交相互印证,互为表里。  

二战时期,美国人之所以要坚决打倒纳粹而不采取任何绥靖主义政策,与自由民主等意识形态交织在一起的,是美国人和美国政府在宗教上对纳粹的憎恶。  

希特勒是个反基督教主义者,希特勒在上台之前,为了获得基督教方面的选票,曾对天主教和新教表示了好感,声称将尊重天主教和新教的宗教自由。获取政权后,为巩固地位,也曾表示尊重基督教信仰,甚至曾与天主教合作,挽回上台初始时的打砸抢的恶劣名声。但在政权巩固以后,希特勒就抑制不住对基督教的厌恶,迫不及待地开始对基督教和天主教大打出手。  

首先,希特勒要求对全国的基督教会和天主教会予以纳粹化改造,在全国成立总教会,自上而下,用纳粹的意识形态取代基督教教义,然后,对于坚持基督教义、拒绝用纳粹意识形态取代基督教的教会和信徒,施以毫不留情的镇压。仅在1938年一年,就有800多名对纳粹教义持异议的教会成员被捕,其代表威斯勒博士被杀,涅姆勒博士被关入集中营。被现代基督徒称为“当代使徒”的著名的基督教神学家彭菲霍尔也在纳粹执政期间被捕,并被绞死在监狱中。彭菲霍尔的神学思想对后世影响很大,现代的美国新保守主义者中有不少彭菲霍尔的信仰者,甚至布什的政策也受到他的神学思想的影响。  

希特勒的宗教事务部部长凯尔在对全国的牧师发表讲话时调侃基督教说:“基督教信仰就是信仰上帝的儿子基督,这让我发笑。”他要求基督教徒将信仰改为信国家社会主义,也就是信纳粹。希特勒的政治秘书鲍曼说:“国家社会主义和基督教信仰是不能调和的”。  

希特勒为国家总教会制定的三十点指导纲领中说:  

5, 国家总教会决心无可改变地根绝--在不吉的800的外来的基督教信年输入德国的各种异己仰。  
13,国家总教会要求,立即停止在德国出版和传播《圣经》。  
14,国家总教会宣称,在一切文件中,元首的《我的奋斗》是最伟大的。  
18,国家总教会将从它的供坛上清除一切耶稣受难像、《圣经》和圣徒像。  
19,在讲坛上,除了《我的奋斗》(对德国民族对上帝来说,这是一本最神圣的书),不得有任何东西,在供坛左边侧放一把剑。  
30,各大小教堂必须除去基督十字架,必须代之以唯一不可政府的象征 X字。  

从这个希特勒的宗教纲领可以看出,所谓国家总教会,就是清除基督教的一切痕迹和影响,而代之以彻头彻尾的纳粹化,也就是希特勒自己要取代耶稣,《我的奋斗》要取代《圣经》。希特勒在另一场合也说过,德意志民族的悲剧就是八百年前接受了外来的基督教。  

希特勒的反基督教行为,让美国人想起了在罗马帝国时大肆迫害基督教的尼禄等皇帝,这些人被为是反基督者。反基督者是在《圣经》中预言注定要出现的、来自于撒旦的邪恶势力,其特点是大规模迫害基督教信徒,多数还有系统的反基督教的理论。希特勒被认为是当代反基督者的代表,基督徒占多数的美国国民因为希特勒反基督教举动而上下极度厌恶纳粹德国,必欲除之而后快。  

二战以后,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对立中,美国是资本主义阵营的盟主。美国人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敌对情绪,还由来于美国人的基督教信念。  

马克思主义是唯物主义无神论的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认为,从人类的历史发展规律来讲,随着科学的进步,宗教必然被消灭。社会主义在苏联和东欧胜利之后,当共产党人依照马克思主义改造社会的时候,基督教势力遭受到惨重打击,基督教领袖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代理,信徒被认为是走卒,有许多基督教人士被逮捕投狱。宗教也被认为是麻痹人民精神额鸦片。中国在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时期也遵循和执行了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  

社会主义国家发生的这种整合信仰的现象,在美国人看来,是对基督教的新一轮迫害,马克思主义的一套唯物论无神论的学说,在美国人看来,就是撒旦的声音。因此,美国人也就把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国家,看作是敌基督的恶势力,必欲除之而后快。   

美国人在中东纠纷中,长期偏袒以色列,也来源于美国人的宗教认识。  

犹太教是基督教的母体,早期的基督教脱胎于犹太教,被认为是犹太教的一个教派。耶稣和十二使徒以及早期的基督教领袖,都是犹太人。在基督教中,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是上帝最先拣选出来传播上帝声音的神的子民。以后虽然犹太人不信基督教,但基督教说,在神的旨意下,必然也要归信基督。基督徒也是上帝的选民,是在犹太人之后被上帝拣选出来的选民,要在世上作造福他人的“盐和光”,作荣耀上帝的器皿。基督徒与犹太人都是上帝赋予了特殊使命的人。  

在《圣经》中,尤其在美国的千禧年理论中,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再建以色列国,被当作是耶稣再临人间、建立千禧王国的条件。从里根时代就经常被邀请到白宫做客的牧师哈尔林泽的说教,在美国的民众中有巨大影响。林泽说,在人类的末世,将有一场善与恶的大决战,也就是《圣经》启示录中所说的哈米吉多敦之战。在这场战争之后,耶稣基督将作为犹太人的王再临人世,在复兴的以色列之地耶路撒冷统治人类一千年。林泽说,如果想在这场战争中存留下来,那么就一定要理解上帝对以色列的特殊拣选,这样就会在上帝面前称义,与耶稣共享千禧王国。如果反对以色列,攻击以色列,将在末日的审判中被当作反基督的敌人投入地狱的永火。  

美国的基督教“道德多数派”领袖福尔威尔也说:“谁反对以色列,谁就是反对上帝”。  

美国人相信犹太人占领耶路撒冷更符合上帝的旨意,因为《圣经》上说,上帝将耶路撒冷一带作为流着奶与蜜的福地赐给了犹太人。美国人也相信,支持犹太人符合上帝的旨意,因为《圣经》中上帝对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说:“凡祝福你的,我也祝福他;凡诅咒你的,我也诅咒他。”  

所以,基督徒占多数的美国人坚决支持以色列的建国,支持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建国。以色列每年都接到大量来自外国的援助资金,其中,除外国的犹太人的捐助外,来自美国人的捐助最多,据说已累计达到数百亿美元。  

也因此之故,伊斯兰极端分子把对美国的战斗称为对异教徒的圣战,而不仅仅是保家卫国的世俗利益之战。  

美国人的对华认识和对华交往的态度上,也深受国民的基督教理念影响,这一点在后面详述。 【未完】



--原载:《天涯论坛》,2006-05-30
http://www14.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244544.s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2017-10-26  [结构]: 三个理由准确,到位
  • 2017-10-23  [早立]:遗责共产党爆行 在中国這一共产党爆力统治的人
  • 2017-10-23  [亭亭]: 我爱加拿大!我爱魁北克! 面纱见鬼去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每日旧文回放
  • 廖建明 :China is the problem
  • 曹长青 :怎样治疗中国的“缺德症”(四)
  • 廖建明 :美国国会“反华”大合奏
  • 余杰 :余杰与布什总统会谈要点
  • 李劼 :张艺谋的电影让中国男人无地自容
  • 余创豪 :克鲁格曼眼中的新政是历史真相吗?
  • 余杰 :红卫兵空降香港,红社会隐然成形
  • 香港基督徒 :基督徒守望香港宣言
  • Jonathan Liu :基督徒必须对极权专制说不!
  • 宋征 :赤柬兴衰系列(9)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