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这十年,我与香港地下党
关键词
香港 地下党 特务 间谍 中共威胁 爱国 民建联 叶国华 董建华 中共 一国两制 渗透 共产主义 民主 历史 
相关文章
Javier Fernández-Lasquetty:百年共产主义和一亿冤魂
邢福增:“中国因素”阴霾下的香港基督教
和谈:麦卡锡和麦卡锡主义(三)
余杰:将最宝贵的信息装进漂流瓶--刘仲敬《近代史的堕落》

这十年,我与香港地下党

作者:梁慕娴  
2007-06-12 19:36:36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开放》编者按:梁慕娴女士曾是香港中共地下党的活跃分子,熟知内情。本刊一九九七年二月号,梁女士以牛虻为笔名披露特首顾问叶国华的真实身份,指出港人治港实际是中共地下党治港,引起各方注意。本文回顾十年心路历程,并指出“民建联”就是中共地下党的化身。】

十年了!这十年,我关心香港起落跌宕的发展,她的金融风暴,萨斯侵袭;她的七一大游行,曾上董下;她的一国两制,民主进程。我也关注香港地下党的动态,它的野心,它的策略,它的无能,愚昧和反动。这样,不知不觉间我已写了十年关于地下党的文章,延续与地下党没完没了的瓜葛。   

听到许多旧人提问:“为什么要写这种文章?”他们关心地说:“这些文章有用吗?”“能改变他们的一丝一毫吗?”“何必得罪他们呢?”“写出来,人家只会笑你蠢,有什么好写的?”“这样写法,很伤身体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还是向前看吧!”只有一位前地下党员向我说过一声:“佩服”。默默支持鼓励,嘱咐我注意人身安全,尽量避免伤及无辜的朋友。有很多,不敢表态,害怕到连看一眼也不敢,甚至断绝来往的也有不少。

地下党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朋友们的关怀和鼓励,我心存感激,衷心感谢。至于那些害怕者,我也愿意理解和原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对生活方向的选择,我会充份地尊重。

至于地下党中人的反应,大多数表示极度不满,曾托朋友捎来口讯。其中最令我失笑的是:“她一定是看到以前的同志现在个个有名有位,生活富裕而酸溜溜的,以写文章来发泄心中的不甘。”这种论调我已听过多次,相信这是地下党定下的统一口径,以缓解党员的疑问。我又听到一些怪论:“过去官津补私学校的三大系统中(即指青年乐园系统和学友社的叶宇腾系统和梁慕娴系统),以青乐和叶两系统冒出来的头面人物最多,梁系统则一个也没有,难怪她心里不好受。”也有人为我感到可惜。大概是可惜我拒绝接受党的培养和提拔而致现在的“沦落”。“她走得太远了”,有人认为我大逆不道。最厉害的是,有人更把我的文章提升到敌对的层面。不过,至今为止,我还未有受到恐吓和威胁。

对于这些地下党人的说法,我只有一笑置之,对于他们,我只有怜悯。可怜他们的无知,无能和无耻。我看不起他们的党国不分,隐藏地下党的身份,依赖中共中央的圣旨,若无其事,面不改容,自我感觉良好地在香港政治经济各个领域上指指点点,狐假虎威欺骗香港同胞。十年来,地下党在香港干了什么?除了成为一股处处维护中共一党专政,阻延香港民主进程,拖民主的后腿,逆世界潮流的反动势力外,我看不到他们有何建树。他们对祖国同胞争取民主人权的觉醒一浪高过一浪视而不见,却甘愿与中共抱作一团,成为香港民主发展绊脚石,且看他们将与中共一起为历史所唾弃。我会为他们祈祷,但愿上帝赦免他们的罪孽。

李志绥的书让人觉醒,不再受骗
  
我之所以决心写下这些地下党文章是缘于自己的觉醒。一九九五年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使我彻底地承认自己上当受骗,受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欺骗。当时我感到全身毛骨悚然,犹如被脏水浸淫过一般。一股激愤的力量促使我把那些仅存的对毛的什么功过三七开;他是理想主义者;好人办坏事等等企图为毛开脱的说辞都通通扔进了垃圾堆,从而萌生与中国共产党来一个思想上的了断的想法。“写”是了断,也是清洗污垢的最好办法。  

我的觉悟比起林昭足足迟了三十年。林昭在一九六六年当张元勋到上海监狱探望她时,她已经说:“后来终于明白,我们真的受骗了,几十万人受骗了!”当其时,香港回归在即,一切计划正紧锣密鼓地部署。我首先发现中共并未打算停止地下党在香港的运作,也没有让它公开的准备。我开始质疑中共的所谓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又是另一场大骗局。我认为只要地下党仍在鬼鬼祟祟地活动,香港便没有真正的一国两制。

发现叶宇腾改名“叶国华”
  
跟着我又发现叶宇腾改名为叶国华在香港的政治文化界非常活跃。他以开明商人的面目周旋于民主党派之间,不断扩大人脉网络,处处表现他有联系中央的秘密渠道。一些民主人士被他的神秘面纱所蒙蔽,为他的巧言巧语弄得团团转。难道连司徒华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我心中大叫一声:“大事不好了!民主党大佬们可能上当了。”我预感到叶将会是向党出谋献策治港方略的主要人物。他一定是要爬上一个高位。不,我大声反对,不能让这样的人物来治港。

写文章,揭露真相的决心更加迫切。我没有想过自己有没有能力,有没有人相信,会有什么结果,我只知道我是为着自己的良心而写。那是一九九六年,我心中只有一个写字。我要告诉香港市民:香港有个地下党,它不只存在于中资机构、工会、红校、而是籍着反英抗暴大量地发展到大专院校及其他各种机构,而叶国华是地下党员,我可以作证。我要告诉香港人,由于地下党的继续存在,香港没有真正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那是一场大骗局,我们不再受骗了。香港的政治游戏不能按常规进行要有新思维,新策略。我也呼吁中共必须让地下党公开,让地下工委书记公开站出来,光明磊落地参与治港,不要瞒骗全世界,还香港市民一个公道。

叶国华果然走到台前,攀上高位

也许真是天意,第一篇文章在开放杂志一九九七年二月号发表时候,正好赶上董建华宣布委任叶国华为特首顾问。一切竟然真的如我所料,叶果然走出台前,攀上了高位,凌驾在特首之上。我看出,原来他们是把地下党的一套管理方法拿出来依样画葫芦地管治整个香港!!真是愚昧之极。结果正是大家见到的,导致香港的八年离乱。我不认为单单是叶的个人野心和行为,整个地下党共同设计而得中央首肯是主要因素,而叶加以主导才是其成因。我的愤怒和忧虑是无法形容的。写下去,监督地下党,也就成为自己的使命。   

记得年青时为党办事的时间,我们同志间的对话,常有提及对香港解放的憧憬。就像小说《红岩》里的许云峰、江姐在狱中盼望中国解放的急切之情。后来,六七反英暴动期间,我又多次听过不少工会负责人讲到香港快将解放。叶宇腾也曾在学友社号召学生们放弃会考粉碎奴化教育,因为香港快要解放。可想而知,那时的地下党人是多么热切地期望着香港的解放。解放了,香港就是党天下,党员公开身份,吐气扬眉展示为党工作的光荣。想像一下共产党全面掌管全港治权的滋味,也足够地下党员们去陶醉一番了。这就是地下党员的掌权心态。

想不到的是,正当大家意气奋发,摩拳擦掌,等待九七大限来临之时,邓小平一点也不怜惜地下党人的苦楚。他们盼来的不是解放军踏过罗湖桥进占香港,而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回归。真正身份仍然缩在地下不见天日,他们的失望可以想像得到。我不知道邓小平如何抚平这些地下人,我只看到在无法直接掌权的情况下,他们炮制了一招地下党幕后掌权的伎俩而实现了八年董建华朝代,而且把地下党变身为民建联,以便间接地过一下掌权之瘾。谁知道,这样糊涂瞎闹的乱港之治,弄得香港经济萧条,天怒人怨,实在治不下去。幸得港人团结奋起抗争,坚决争取,才促成了地下党间接掌权的结束。蔡素玉当时流下的眼泪,让我感到他们对失去梦寐以求的掌权机会是多么失落和痛心。

香港地下共产党变成民建联

自曾上董下之后,地下党虽已断了在最高的特首层面上指点香港政情的机会,但党人君临天下作为治港的主人心态仍然存在。马力最近发表的一番言论,最有代表性。这位民建联主席,大概想像自己是代表党在管治着香港(虽然你们不知道),把党的内部传达化作公开的话语,向全港同胞传达了。这是“党”的旨意,意思是:“你们若是聪明的,快快地听党的话乖乖地爱国(即爱党),否则不会有普选。”

回归民主自由是地下党唯一出路

爱国了,二○二二年就可有普选。青年人如果“不爱国”,就要接受国民教育(不敢讲爱国教育,不是公民教育?)教育局长至关重要。  

但是,他又太蠢,太冷血,竟选了中共高官也不敢提起的六四作为例子,意即:“比如六四,你们应要认同党的说法:没有屠杀,没有屠城,猪饼不是人肉,否则没有普选!!!”这是命令!这是威胁!这是警告!他赤膊上阵代表党警告港人:“要普选?就该驯服,听话!”不惜当只过街老鼠去表达自己高高在上的领导人姿态。地下党人的掌权心态,在这没有董建华的时代,表现出最为淋漓尽致的一幕。

其实,地下党人不是没有掌权当特首的机会的,只要回归民主规范便可。地下党应向党中央陈情奏准,让大家公开身份,向政府申请社团注册成为中国共产党香港分部,或者让民建联的党员公开身份亦可。然后参加有竞争的特首选举,与各方群雄公平竞争,接受香港市民的洗礼,当选的机会不少。如果再想打茅波,依靠中共的封赐来掌权,已是不再可能的,最愚蠢的想法。时代不同了,人心进步,民主潮流不可挡了。回归自由民主是地下党唯一出路。奉劝地下党人,昔日的同志们,还是早早觉悟,回头是岸吧!为了你们的觉醒,我将继续写下去,直至生命的终结。   

感谢开放杂志金钟先生的支持和信任,让我这些毫无文彩,缺乏理论的文章得以刊出。当此写作十年之际,谨此致以衷心的谢意。



--原载:《开放》,2007年6月号
http://www.open.com.hk/0706p71.html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1-21  [早年]:千万个郭文贵站起来 巴拿文件暴光及大陸富商郭
  • 2018-01-21  [blockbuster]: 这是方舟子同学的更新版么? 关于马可
  • 2018-01-20  [FangZhouZi]: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耶稣的历史真实性问题
  • 2018-01-20  [Richard. Tang]:資料過時了,極權專制現正在重臨 連結顯示 文
  • 2018-01-19  [good read]:good read good read
  • 2018-01-19  [黃偉棠]:中國文化是垃圾 中國文化是垃圾
  • 2018-01-18  [jimchar]:观摩 学习,借鉴
  • 2018-01-16  [达铭]:这么说楼上你承认 这么说楼上你承认共产主义杀
  • 2018-01-15  [BOULDERCENTRO]: 基督教光是太平天国就在中国制造了一亿冤魂,
  • 2018-01-15  [早立]:习近平的梦想,水平 习近平梦想极高 想在他任

  • 每日旧文回放
  • 汪红雨 :人类,有无产阶级专政吗?(一)
  • Arthur Waldron :美国结联盟阻吓中国
  • 钟祖康 :以十亿奴隶血汗搅乱世界
  • 余杰 :以基督信仰拯救中国的“不文明史”--读萧建生《中国文明的反思》
  • 曹长青 :悼念黄昭堂主席
  • 史东 :理想主义者约翰-博尔顿
  • 王弼 :欧洲的姣婆与脂粉客
  • 刘军宁 :宪政是专政的天敌--读《联邦党人文集》
  • 余杰 :反腐大戏中的太子党与锦衣卫
  • 康春女 :英国全民参与的“荣军纪念日”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