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被欺骗的中国人(第二篇第四章)儒教是民主的天敌(上)
关键词
被欺骗的中国人 民主 专制 儒教 法家 民族性 传统文化   宗法社会 圣经 等级 奴才 独立 上帝 伦理道德 历史 专制文化 
相关文章
金坚:中东新乱局第一炮--库尔德人独立公投解析
宋永毅:“大跃进”是如何推动的?--政治运动造就的恐惧和造假风
黎安友:刘晓波之死和中国当局的恐惧
顾承原:谁来当世界警察?

被欺骗的中国人(第二篇第四章)儒教是民主的天敌(上)

作者:方舟  
2007-03-22 19:20:54  
发表评论 [2]  推荐本文  正体


民主,就是人民作主。狭义上,他是一种与专制对立的政治体制;广义上,一切与专制对立的东西,皆可称之为民主,比如:经济民主,军事民主,民主管理,民主作风等。民主思想,首先是指关于民主政体的思想,同时也包括一切与专制主义相对立的思想,比如:平等思想,法制思想,自由思想,分权思想等等。  

“民主”一词源于希腊文δημοκρατοζ,由“人民”δημοζ和“权力”κρατοζ两个词合成,意为“人民的权力”。“民主”对中国来讲是一个舶来品,他是西方列强通过枪炮硬塞给我们的“礼物”。中国古书中也有“民主”一词,如《尚书》《左传》总的“简代夏做民主”“天惟时求民主”“其语偷不似民主”等等。这里的“民主”,意思是“民之主”,它和现代的、西方的“民主”是意思相反、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希望弱智者和别有用心者不要以此论证中国古代也有“民主”甚至“民主”诞生在中国。

民主是动听的,但中国人对他是陌生的。虽然中国人普遍对民主抱有很大的好感,但这种好感仅仅是叶公好龙,它与中国人真正接受民主之间尚存在非常遥远的距离,因为占据中国人身心、支配中国人日常行为的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实质上都是与民主格格不入的,中国以儒教为代表的传统专制文化是一套土生土长的与民主价值观完全对立的价值体系。因此,在标志着中华民族觉醒的新文化运动中,追求民主和打倒孔家店是同时进行的,二者本来就是一回事。在中国,要维护专制就必须尊孔崇儒;要实现民主就必须打倒孔家店。对此,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们说的已经足够的多,也足够的深刻了。后来者,不论是对传统文化的批判还是所谓传统与反传统之间的对话,都是老调重谈,低层重复,并无新意,他们不论是在理性的学术深度上,还是在感情的激烈程度上,都没能超过先人。传统文化的话题在今日中国已经成了一个令人厌倦的老生常谈了,但是问题远没有解决,民主仍遥遥无期。今天,如果再次赘述,真怕外人嘲笑中国人的智商。但鉴于中国民主不行的现实,老生常谈还不能不谈。

现在,让我们粗略地探讨一下以儒教为首的中国传统文化反民主的本质。

首先,儒教是扼杀平等的。   

儒教的思想核心是"仁"。“仁”是一个很具欺骗性的儒教概念。“仁”是个什麽东西呢?“樊迟问仁。子曰:‘爱人’”。⑴ 儒教让人怎么去爱人呢?“子曰:……仁者人也,亲亲为大。”⑵(仁就是爱人,其中爱自己的亲人是最重要的。)除了“亲亲为大”之外,儒教也主张“泛爱众”⑶,主张“老我老,以及人之老;幼我幼,以及人之幼。”⑷ 但这种“泛爱”并不是平等、博爱,而是“笃于亲”⑸的,是以自我为中心,以血缘关系向外依次递减的爱。儒教的仁爱是建立在血缘原则之上的有远近、有等级的爱。

儒教这种建立在血缘之上的有等级的爱,塑造了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不平等意识。

为了维护、巩固这种不平等的仁爱,儒教发明了等级礼制。“子曰:“……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爱亲人有远近之分;尊贤人有等级之分。这就是礼所产生的缘由 ⑹ 儒教礼制内容庞杂,包罗万象,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无不被礼制囊括于内。其核心内容是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纲,本意是网上的总绳,君、父、夫为“总绳”,臣、子、妻为“网”,网对于总绳来讲,除了服从还是服从,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一国之君是所有臣子的纲,臣子们又是自己儿子、妻子的纲,整个国家便形成了一个以皇帝为总纲的金字塔式的关系网,这个网是真的疏而不漏,每个中国人都逃脱不了。在这个专制的网中,君、父、夫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而臣、子、妻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利,“君可不敬,臣不可不忠;父可不慈,子不可不孝。” ⑺ 这是一种单向的权利、义务关系,里面没有双向制约,不存在丝毫平等观念。

三纲之外尚有五伦: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五伦之外,尚有公媳、婆媳、叔嫂、妯娌、叔侄、姑侄、舅甥、姨甥、堂兄弟、表姊妹等等人伦,中国的人伦所以复杂,就是因为儒教是以此来让人们辨贵贱、明亲疏、别父子、知上下、识远近,使得家族长幼有序,尊卑有等。

五伦之中的兄弟,要求弟弟对兄长绝对服从,这一点在儒教礼制观念中是仅次于孝道的相当重要的人论,因此二者常被合称为“孝弟”。五伦之中的“朋友”,既无血缘关系,又无婚姻关系,应该摆脱父子、兄弟之间的服从关系,平等相处了吧,偏不!儒教连他也不放过,硬是用不平等的血缘关系将之强奸了:儒教通过结拜兄弟的方式将朋友泛血缘化、泛兄弟化了。还美其名曰:“四海之内皆兄弟也”。⑻

在中国,非血缘的朋友关系是以拜把兄弟的方式建立的。拜把兄弟,要磕头、烧香、喝血酒,以年长者为尊,它其实是一种泛家族化的宗教仪式。儒教通过拜把兄弟这种方式使他的等级礼制观念突破了血缘家族的范围,一下子放之四海皆准了。“拜把兄弟”在遭到将之视为“封建思想”“宗派主义”的共产党的猛烈批判之后,大体上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但是作为一种思想意识,他仍广泛存在于今天中国人的头脑之中。许多人,初次相逢,酒过三巡之后,便开始互叙年龄称兄道弟起来,不如此,关系就不会亲近,就不算交上朋友。“兄弟”一词至今仍被广泛使用着,“朋友”与之相比要逊色得多,通常所谓的“兄弟”其实就是指朋友,而“朋友”则是指关系平淡的“熟人”而已。“弟兄”这个大家并不认真的称谓,“称兄道弟”这个大家并不注意的行为,细究起来其实是儒家思想的残余,尽管他们不起眼,不够斤两,但是他们却在时时刻刻蚕食、消磨人们的平等意识。这也不能怪今日的中国人,马克思并没有教人怎样处朋友,一个“同志”太粗泛,太干硬,满足不了人们的感情需要;又没有平等神圣的观念能使得中国人将“朋友”“友谊”本身视为一种美德,一种荣誉;更没有基督教的超血缘“弟兄”让中国人来取代儒教的血缘“弟兄”。

儒教的不平等不单单表现在人伦之上,它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天子有七座宗庙,诸侯有五座宗庙,大夫有三座宗庙,士有一座宗庙。天子用豆器二十六个,诸公用豆器十六个,诸侯用豆器十二个,上大夫用豆器把个,下大夫用豆器六个。诸侯用七个副官陪同,享受七席菜的招待;大夫用五个副官陪同,享受五席菜的招待。天子的坐席是五层,诸侯的坐席是三层,大夫的坐席是二层。天子死后七个月下葬,用五层垫席和杭木,用八层个扇;诸侯死后五个月下葬,用三层垫席和杭木,用六层隔扇;大夫死后三个月下葬,用二层垫席和杭木,用四层隔扇。⑼

同时仪表,说法就不同:

天子穆穆,诸侯皇皇,大夫济济,士跄跄,庶人僬僬。

同是老婆,称呼也不相同:

天子后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妇”庶人曰“妻”。

同是死,叫法也不同:

天子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⑽

今天中国虽然摒弃了传统的表面,但却继承了传统的实质:比如同样是奸淫,对于百姓是罚款问题,对于低级干部是道德品质问题,对于中级干部是生活作风问题,对于高级干部是小节问题,至于领袖嘛,就成了健康问题了。
…………

儒教对自己所立的礼是极力维护的,

不知礼,无以立也(11)
在上不陵下,在下不援上。(12)
不守其位,而能久者,鲜矣(13)
卑尊已著,上下已分,则人伦法矣……以臣不几可以疑主,贱不几可以冒贵,下不陵等则上位尊,臣不逾级则主位安。谨守伦纪,则乱无由生。(14)

儒教的礼和仁是统一的,礼是仁的外在制度,而仁则是礼的内在精神。
仁义制度之数,尽取于天。

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取诸阴阳之道。(15)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16)
对于天经地义的等级礼制,人民只能“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如果人民能过做到“一日克己复礼”便能“天下归仁矣”。(17)

中国的开国皇帝们本来对儒教的“神圣”礼制是嗤之以鼻的,他们不是篡政夺权的逆子二臣,就是犯上作乱的农民,要不就是入侵中原的胡人,在儒教的眼中,他们都是小人、禽兽。但当他们当上皇帝后便改弦易张、尊孔崇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知道儒教的纲常礼制名为仁义,实为君桎臣、官轭民、父压子、夫困妻的钳制之术,是专制帝王理想的钳制天下、愚弄黔首之器。   

儒教的“仁义”制度不仅制人之身,且兼能制人之心。在他的内外钳制之下,中国人早已养成“卑屈之风,服从之性”“一任昏暴者之蹂躏鱼肉,宰割烹醢”甚至“蹈汤不怨,赴火不辞,呼吸弥留际犹牢守‘臣罪当诛,天王圣明’之念,以流臣节于天壤,传青史于后人。”(18)

儒教杀人于无形,其毒更甚于洪水猛兽。

儒教的长期浸润使得平等观念在中国人的头脑中没有丝毫立锥之地。在中国,人民除了长期的绝对服从之外,唯一的选择就是造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把皇帝拉下马,并不是让皇帝从此消失,而是要自己上马当皇帝,“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革命”就是“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19)--不是我服从你,就是你服从我;不是你为我纲,就是我为你纲。要么做逆来顺受的奴才,要么做为所欲为的皇帝,二者必居其一。平等是什么?民主又是什么?不让当皇帝,又不让当奴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让咱咋为人哩。别说皇帝不愿意,就是我们当奴才的也不会同意!

中国欲实现民主,不仅需要培养国民的平等精神,更需要一个支撑平等精神的坚固的十字架。

儒教的仁,是对自己亲人、孩子的爱,是母鸡式的爱,是妇人之仁,是小爱。

基督的爱,是真正的爱,是平等的博爱,是大爱。基督的爱,是超血缘、超阶级、超种族的。在上帝面前,尊贵的、卑微的,富有的、贫穷的,健康的、病弱的,人人都是平等的。

正是上帝、基督的博爱,塑造了基督徒的平等精神,奠定了民主的基础。

让我抛弃、忘记那害人的纲常礼教,来洗耳恭听上帝的福音吧:

你们做妻子的,当顺从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祂又是教会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是顺服丈夫。你们做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自己的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22)
你们做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你们做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以6:1)
你们做妻子的,当顺从自己的丈夫,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你们做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不可苦待她们。你们做儿女的,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悦的。你们做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歌罗西书3:18)
中国人要么遵守三纲五常,要求绝对秩序;要么就打倒三纲五常,要求绝对平等。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弄明白父子、夫妻究竟应该怎样相处。这也怪不得中国人,除了上帝,谁又能搞明白呢?世上再也没有比上帝福音更好、更科学、更言简义深的教训了。

其次,儒教是反对独立的。

儒教孝道的要求不仅是严肃的,也是广泛的,它不仅要求子女对父母绝对服从,还要求子女不得离开父母,要与父母永远住在一起,直到为父母送终。“父母在,不远游。”(20)为了随时伺候父母,子女还不能出门远游。四世同堂、五世同堂是中国人追求的家庭理想,是家庭美满的象征。一个人成年后离开父母自己独居,在中国人看来这等于是抛弃父母,是不孝的行为,是没良心的表现。

单单住在一起还不够,儒教规定,父母在,子女的经济不能独立,子女必须将个人的所得悉数交给父母,由父母支配,否则,是不孝的行为。“父母存,不许友以死,不有私财。”(21)。唐朝的法律规定:祖父母、父母、甚至曾高祖在是,子孙别离户籍,分异财产者,徒刑三年;卑幼不有尊长,私辄用当家财物者,十匹笞十,十匹加一等罪,直到杖打一百。宋朝司马光的《涑水家议》中说:“凡为人子者,毋得蓄私财。俸禄及田宅收入,尽归之父母,当用者请而用之,不敢私假,不敢私与。”清朝的《清律辑注》规定:“一户之内,所有田粮,家长主之;所有钱财,家长专之。”……。

和父母住在一起,将经济权悉归父母还不够,做子女的还要从内心依赖父母,在父母面前永远像个孩子才算真正的孝顺。“大孝终身慕父母”(22)(慕:依恋的意思。)“孔子曰:舜其至孝矣,五十而慕。”(23)(孔子说:舜是最孝顺的人了,五十岁了还依恋父母。)

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后的中国社会,表面上,已有了很大的改观,在农村,儿子可以不再和父母挤在一个院子里了,在城市,想四世同堂也没有那个条件了,做子女的经济也可以独立了。但是儒教的传统仍然顽强地生存着,没结婚的,结过婚的年轻人和父母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的现象仍然很多,如果住房条件不允许,子女们也想方设法和父母在一起吃饭。就是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年轻人,也远远不能摆脱对父母物质和精神上的依赖,得到真正的独立。今日中国社会在大体上仍保持着子承父业的古老氏族世袭传统,年轻人踏入社会寻找工作,是离不开父母的帮助的。有了工作上了班后,工资少得可怜,仅够吃饭,年轻人需要交往、恋爱、结婚,经济上还是离不开父母的救济。尤其是结婚,需要房子,按一般年轻人的工资,没有二十年的积蓄是买不起一座房子的,怎么办?只有依靠父母。对此,他们的父母不仅不认为是负担,反而将为孩子完婚视为自己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他们半生靠省吃俭用节省积蓄下来的钱本来就是为自己孩子结婚准备的,如不够用,他们还会像老牛一样不惜老迈的身体拼命地给孩子挣钱。对此,他们的孩子,身强力壮的青年,并无些许愧疚之心,和自己的父母一样,觉得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相反,如果孩子迟迟不结婚,当父母的就会觉得自己很无能,很被别人看不起,很丢脸面,他们所承受的压力要比自己的孩子大得多。所以,为了自己孩子早日结婚,当父母的就是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一个社会的传统文化心理决定了一个社会的制度的确立,确立的社会制度反过来又会加剧这个社会的传统文化心理。面对如此的社会制度,面对如此的传统观念,年轻人纵有独立之心,也无独立之力。依赖父母不仅能得到事业、经济上的帮助,还能得到孝顺的好名声,何乐不为?面对父母,“聪明”的孩子早就知道了最佳的选择:听话。

成年的“孩子们”以人格上对父母的依赖、服从,换回了父母给与的物质方面的“现成”;父母们则以自己的任劳任怨换回了子女的唯命是从,确保了自己晚年有人陪伴、照顾和侍奉。在中国,尤其是农村,除了自己的孩子能在晚年照顾自己外,社会上再也没有任何的养老保障了,也别指望“外人”能帮助、照顾自己。在中国,晚年凄凉是可怕的,儒教孝道那貌似温善的背后,其实是人与人之间缺乏真爱的寒冷。

儒教孝道所营造的中国特有的父子间的亲密,看起来温情脉脉,但实际上,他不论是对父母还是对孩子,都是真正有害的。他让孩子成为了父母的终身负担,它阻碍了孩子的人格、个性的健康成长,使得孩子成为庸人、废物一个。他对整个社会的危害更大,他直接泯灭了社会前进所需的动力和创造力,他所助长的只有人的惰性和厚脸皮。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能认识到这一点,但要真正地改变它,却很难,这不仅存在着物质上的困难,更有道德上的压力。 

对家庭依赖成性、尚未独立自主的年轻人走向社会后,就会进入一个泛家庭化、实行家长制管理的组织---单位。在单位中,要想进步,单靠埋头苦干是远远不够的,你能进步与否,关键取决于单位的领导。因此,如果你不想碌碌无为,你就必须向领导靠拢。这种靠拢并不是单单在工作中对领导服从,他是“全天候”“多方位”的,他更多地是靠在工作八小时之外来的时间表现的。八小时以外的靠拢就没有了界限,再加上靠拢本身存在着竞争,于是,靠拢就会变成对领导的人格依附,使得本来就先天不足的独立性进一步丧失了。相反,如果你不想上进,只想混口饭吃,不和领导吃吃喝喝,嘻嘻哈哈,自己介立独行,独来独往,就会被领导视为异己,不仅好事轮不到你,说不准那天还会给你个小鞋穿。正像谚语所说:“提拔了溜须拍马的,表扬了指鹿为马的,整了单枪匹马的。”

在中国这个爱扎堆儿、非理性的国度里,独立是一种危险,个性是一种异端。

缺乏独立精神,依赖成性的年轻人,只是长不大的孩子,而不是青年。除了“礼崩乐坏”的乱世,中国的常态社会是有一个或几个老人和一群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组成的。青年在中国属于珍奇野生,是濒临灭绝的品种。  

“青年”和“民主”一样,本来就是舶来品,儒教教义中是没有“青年”概念的,凡是属于青年的东西,比如独立、个性、激情、想象力、创造性等,都是儒教所敌视的。在此想给年轻人一个忠告,在中国,如果一个长辈或领导说你有个性,那可不是在夸奖你,你一定要反思、检查一下自己的行为是否对长辈、领导有所得罪。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24)(年轻人是可怕的,怎么知道后来的人不如现在的人呢?到了四五十岁还默默无闻,就不可怕了。)

孔丘,你怕年轻人的什么呢?还“圣人”呢,什么心态!

上帝如是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纪2:24》)

几代人同居在一起,固然是一种经济、廉价的生存方式,但是便宜没好货,世代同居会将人的潜能压缩到最低限度,从而阻碍整个社会的进步发展。--其实抵挡社会进步,保持社会静止正是儒教的目的。

基督教国家的社会细胞是个人,儒教中国的社会细胞是家庭。个人是民主社会的基础,家庭则是专制社会的基础。 【未完】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中国文化是大酱缸  2008-07-09 16:17:05  

儒教這種建立在血緣之上的有等級的愛,塑造了中國人根深蒂固的不平等意識。

在中國這個愛扎堆兒、非理性的國度里,獨立是一種危險,個性是一種異端。
儒教文化就是抹杀个性的文化,是造成君君臣臣的奴性文化。


[2] 发布者:高尔特  2010-09-12 22:47:28  

儒教就是国难

儒教加上社会主义,就如同豺狼长上翅膀。








最新评论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2017-10-21  [老右派]:资先生令人敬佩 喜欢读资先生的文章
  • 2017-10-17  [早立,]:起來不愿受奴役的人民 面对强敌一筹莫展 今有
  • 2017-10-17  [早立,]:起來不愿受奴役的人民 面对强敌一筹莫展 今有
  • 2017-10-17  [结构]: 没有自然形成的饮食,服装,文字,民俗等的一
  • 2017-10-17  [结构]: 中国,自古也不是一个国家概念。否则中国历史
  • 2017-10-17  [结构]:关于“中国”这个概念 中国不是一个民族概念,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2017-10-10  [早立]:抗日八年和人民抗日六十七年总共是抗日七十五年

  • 每日旧文回放
  • 刘军宁 :文明即驯化--用宪政驯服统治者
  • 刘军宁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 少正卯 :运动与右派
  • 余杰 :黑帮老大过生日
  • David Burchell :别忘了!中共杀死数千万人
  • 寒山 :赞比亚的枪声和中国的矿难
  • 何清涟 :中国的反精英情绪从何而来?
  • 高胜寒 :罗姆尼的亿万富翁之路
  • 何清涟 :天堂与地狱:中国政商结合的路径指向
  • 易邦 :论三权分立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