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收录 | 文库 | Blog | 联系我们 | 留言簿 | 正體版 
About Us | 右派论坛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针 | 右派资源 | 
首页RSS订阅 首页RSS订阅
作者 关键词
作者 关键词


右派资源



责任编辑:九喻

右派网=>全球暖化:有硬数据支持吗?
关键词
全球暖化 气候 global warming 西方左派 环境 科学 环境保护 junk science 科学研究 伦理道德 
相关文章
余杰:当年,作为低端人口的习近平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全球暖化:有硬数据支持吗?

作者:Timothy Ball  翻译:九喻  
2007-02-10 19:59:41  
发表评论 [0]  推荐本文  正体


我们以为自己很了解的全球暖化(Global Warming),其实它根本不存在。我并不是唯一一个努力让大家睁开眼睛看看事实的人。但是几乎没人听我的,尽管我是加拿大第一个气候学博士,而且有着气候学研究的深厚背景,特别是在还原历史气候和气候变化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上。“几乎没人听,尽管我从伦敦大学获得了科学博士学位,尽管我曾在Winnipeg大学担任气象学教授。”由于某些原因(实际上是由于很多原因),世界不听我们的。为什么呢?

如果明天有人告诉我们,地球实际是平的,会发生什么结果?那很可能是媒体上最重要的新闻,会引起大量的争论。但是为什么科学家经过多年研究告诉我们人类不是造成全球气候暖化现象的原因,却根本没人听?为什么没人承认国王根本没穿衣服?

或许你不愿相信,全球暖化不是由人类活动制造的二氧化碳(CO2)导致的。认为人类行为导致全球暖化,其实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我们在浪费时间,能源和不计其数的金钱,为一个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制造不必要的恐惧和惊慌。例如,加拿大环境署(Environment Canada)自夸说在过去5年花费了37亿用于气候改变,这完全是为了一个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辩护和宣传,同时他们却关闭气象站,而且不能实现立法规定的污染指标。

没有什么人喜欢冲突,特别是和政府冲突,但是假如我们不寻求真理,我们在个体上就是失败,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失败。因此我坚持认为,没有证据显示人类正在、或者曾经导致全球性气候改变。最近,联合国资助的“气候变化跨政府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副主席Yuri A. Izrael也承认了这个说法。那么世界如何才能相信事情搞错了呢?

或许和30年前我们相信全球冷化(that global cooling)是人类最大威胁一样:那是一种信仰。Lowell Ponte在1976年写道:“冷峻的事实是:全球冷化是几万年来人类面临的最大的社会、政治和生物适应性的挑战。你对这个挑战的回应无比重要,无论是对我们自己的生存,对我们的孩子,还是对我们这个物种。”

我对全球冷化和全球暖化同样不屑一顾。让我强调一点,我并不否认这个暖化现象的存在。世界确实变暖了,从1680的被称为小冰河期(Little Ice Age)的气温低点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这些气候改变都在自然变化的范围内,很容易用太阳运动变化来解释。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正常。

自从我在英国伦敦大学玛丽娅女皇学院(University of London, Queen Mary College, England)获得博士学位以后,我的事业已经经历了两个气候周期。从1940年到1980年气候变冷,1970年代早期的全球冷化成为主流学说。这证明了是不是被主流接纳并不是科学性的数据。到了1990年代,温度变化走向相反方向,全球暖化又成为了主流。在退休之前,我大概会经历另外一个气候周期,因为现在主要的机理和全球气温趋势都显示一个冷化的方向。

毫无疑问,被动的接受全球暖化的说法会减少紧张,减少对我个人的攻击,让事业进展更顺利。过去几年的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让我理解了为什么大多数人选择不出声:保住饭碗的要求和对报复的恐惧。甚至在自由言论和揭示智慧的挑战应该被鼓励的大学里,学术人员对全球暖化的说法也保持沉默。

有一次我收到一个学术同行长达3页的信件,信上说我没有权利说那些话,特别是在公共讲台上。我的律师认为这封信属于诽谤。令人伤心的是,我体验到大学是社会上最教条和压制思想的地方。这个趋势随着从附带要求支持某种观点的政府资金的增加而恶化。

另一个例子是,加拿大环境学家David Suzuki指控我拿了石油公司的钱。那是个谎言。很明显他认为,如果石油公司资助了你,他们在后面一定有什么企图。那么如果是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Sierra Club或者政府资助,他们在后面就没有企图?一切都只是真理和启蒙?

个人攻击不该出现在文明社会的争论里。我只能把这解释为它们通常代表的意思,那是对方正在输掉辩论。同时,个人攻击还反映出有关全球暖化的争论已经变得多么政治化。这两点都凸显了全球暖化的说法多么缺乏证据或者与证据相矛盾。

我并不是为一个和全球暖化这个流行神话作战的人。一些有名的人也发出了他们的反对声音。科学家、作家、电影制作人Michael Crichton就是其中之一。在他最新的书《State of Fear》里,他解释了全球暖化和其他想象出的环境灾难背后的问题,他在书中多次给出令人吃惊的大量细节。

另外一个发出不同声音的是Richard Lindzen。他是太空物理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教授,他以动态气象研究而闻名--特别是大气波动(atmospheric waves)。他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在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任教。Linzen多次表态反对显著的全球暖化是人类导致的。但好像根本没人在意。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大多数人并不了解Thomas Kuhn在他的《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一书中揭示的科学原理。科学人员作出某种假设,然后得出一个和假设同等的理论。全球暖化理论假设二氧化碳是温室气体,随着二氧化碳的增加,气温随之升高。于是理论说由于人类制造了更多的二氧化碳,气温不可避免的会升高。这个理论还没有经过任何检验就被接受了,并且变成了公理。

正如Linzen多年前所说:“研究开始之前理论已经被普遍接受了。”现在,任何胆敢质疑现有学说的人都被边缘化了,它们被称为怀疑论者,尽管事实上他们不过是好的科研人员。这个情况目前更加可怕,质疑全球暖化学说的人现在被称为“气候变化否认者”(climate change denier),这个词让人联想起敏感的“纳粹大屠杀否认者”。正常的科学理论就这样被扼杀了。

同时,人们普遍听政客的话。政客自己并不了解科学,特别是气候变化的科学。于是,他们不能对宣称威胁整个地球的气候变化政策提出疑问。更有甚者,利用恐惧、制造歇斯底里的气氛,使得急需的理性讨论变得非常困难。

直到你挑战既有学说的时候,你才发现人们会变得多么丑陋。直到你试图了解与问题相关的全部信息,你才知道在这个所谓的信息时代存在多少错误信息。

Aaron Wildavsky的书《好的,但那是真的吗?》(Yes, but is it true?)在几年前深深影响了我。作者在纽约大学教授政治学,他发现科学是怎样被政治影响,并被政治滥用的。他给研究生布置作业,要他们寻找一个广泛宣传的环境政策后面的科学依据。出乎大家的意料,它们几乎没有找到任何科学依据,普遍共识,与合理解释。只有当你提出同样的问题的时候,你才意识到Wildavsky的发现意味着什么。Wildavsky的学生在学校的安全环境里做研究,并且可以摆出接口说那只是一个作业。而我在现实世界发现,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但是我坚信,如果我们想找到正确的方向,那是一个最需要提出的问题。

英文原文:Global Warming: The Cold, Hard Facts?
By Timothy Ball
加拿大《Canada Free Press》,February 5, 2007
http://www.canadafreepress.com/2007/global-warming020507.htm



———————————————
->[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2-20  [初三赤口]: 不是你才知哦,廣東人早就有了,一到年初三就
  • 2018-02-20  [死5毛]: 欧洲的人道主义和毛泽东的反人道主义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每日旧文回放
  • 九喻 :关于中共国的神话--《The China Fantasy》读后
  • 九喻 :哥伦比亚大学的做法是逐臭,而不是捍卫“言论自由”
  • 程映虹 :毛主义和中国模式在东欧和北越的影响(三)(下)
  • 牛乐吼 :民主的致命要害
  • 歌鸣 :中国三成GDP被权贵贪掉
  • 何清涟 :重读《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 康正果 :军党中苏之纠结及其间的权斗--从井冈山到陕北(下)
  • Radoslav Yordanov :洛维奇集中营的共产主义恐怖
  • 桑普 :香港退联风潮与变阵合作



  • 右派网首页  关于我们  右派论坛  联系我们  政治指南针  右派资源  作者登录  

     右派网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