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论坛 首页 右派论坛
youpai.org
 
 常见问题常见问题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站内信件登陆查看您的站内信件   登陆登陆 

刘蔚: 普通百姓刘蔚热烈支持郭文贵爆料—唤醒国人/白开水革命之518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右派论坛 首页 -> 右派论坛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刘蔚—四项基本人



注册时间: 2013-01-27
帖子: 1162

帖子发表于: Mon+Jul+03,+2017+7:58+pm    发表主题: 刘蔚: 普通百姓刘蔚热烈支持郭文贵爆料—唤醒国人/白开水革命之518 引用并回复

刘蔚: 普通百姓刘蔚热烈支持郭文贵爆料—唤醒国人/白开水革命之518

公友/民主人士/觉醒人士/普通百姓 刘蔚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Wei Liu/Plain Water Revolution 518: Common People Wei Liu Warmly Welcome Guo Wengui’s Revealing Communist Corruption

Human Rights Worker/Democratic People/Awakened People/Common People

Wei Liu July 3,2017 Monday

号称有上千亿美元资产的富商郭文贵从2017年1月开始在美国的明镜集团的视频直播, 4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之后郭文贵基本上每天在Youtube视频上发布报平安的视频,到现在2017年7月,已经半年了,引起了海内外的巨大反响。视频中,郭文贵谈到了中共高官傅政华,王岐山等人的贪腐,中共北大及北大方正的贪腐,中共军警的贪腐。

Abstract: Since January 2017, the rich Chinese businessman Guo Wengui, saying to have over 100 billion U. S. dollars of assets, has been exposing the corruption of the Communist high official like Fu Zhenghua and Wang Qishan. Till now July 2017, his speech on Youtube about every day has been half a year. This has produced tremendous effect among the people inside and outside China. As common people, I fully realize that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a group of robbers that rob people of land, of basic welfare of housing, and then throw people into the battlefield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Corruption and etc. We warmly welcome Guo Wengui exposing the corruption of any Communist official and call Chinese people participate in this and learn from this.

我刘蔚更多文章见我的海外博讯boxun网站的博客,加上前后的www, com 我名字在首页底部的作者群中。More writings of mine see my blog at www.boxun.com, under my name “刘蔚”, or you can google me by “刘蔚回忆录,” “白开水革命”,“Wei Liu Memoir”, “Wei Liu Revolution”, “Plain Water Revolution”. 我的博客每个星期六都会有新文章。Every Saturday my blog has new article.我们在这里说的,也是对全中国民众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各媒体传播,登载,救自己,救别人,救中国。


在我们普通百姓看来,中共掠夺全民土地,掠夺全民住房等生存福利,然后把全民抛进文革,高考,腐败,污染等一个又一个的角斗场,在亿万民众生不起到死不起的同时,中共高官们日进斗金。中共无官不贪,本来就是一帮土匪,强盗。所以我们热烈支持任何地球人站出来揭露任何中共官员的贪腐,热烈支持郭文贵爆料。我们估计中共国满18岁的10亿成年人,多数人赞成我们这一观点,也愿意10亿人一人一票进行这样的表决,所以我们才讲出来。

所以不能说,“只有看起来没缺点或基本上没缺点的人才能爆中共官员的料。”任何地球人爆中共官员的料都是好的。各位,海内外13亿华人,可以想一想,多数人应该希望中国走向民主吧。那需要多少人付出呢?1亿人?就算1亿人,这其中多数人肯定是有这样那样缺点的。如果我们说,“只有基本上没有毛病/缺点的人才能参与民主,”那民主人士就没有力量了,中国民主事业也实现不了。

我们要把郭文贵当个人,而不是神。与普通百姓日常说的,“共产党无官不贪。”“共产党太坏了。”相比,郭文贵已经提供了很多的信息,包括海南航空,贯君,陈峰,孙瑶等几个人有几百个银行账号,控制了中共国20万亿人民币的资产。一些人要郭文贵提供更多相关信息,否则认为他的爆料不可信。这样的言行根本是瓜民的心态。所谓瓜民,就是他在家里吃着西瓜,看着电视,自己不做什么,就指望哪天在电视上看到中国实现民主了。这些人经常说我们民主人士,普通百姓做得不够好,如果我们做得够好,那中国就该实现民主了。各位,海内外13亿华人,可以看看从1989年以来的28年,有多少人在为中国实现民主有所言行?需不需要有人站出来揭露中共官员的贪腐,当然需要,郭文贵就为13亿人做出了表率。你说郭文贵爆料还不够好,那2017年1月到7月,相同时间内,你又爆了哪些中共高官的料?正如那些说我们民主人士28年还做得不够好的,28年期间,他们又做了什么?我们说了,“我们只反对一种态度,那就是被共产党的文革,高考,贪腐等害了,一言不发。”那象郭文贵这样能站出来,上视频,反对中共贪腐,那就是英雄,是大大的英雄。

地球上有13亿华人,如果有1千万,也就是100个里面有1位华人能上视频揭露中共的贪腐,那中共就会在一年内垮台。如果你没多少内容,就是在视频上说,“共产党无官不贪。”“共产党该下台。”那也行。2000年以来10个在美华人,9个以上失败海归。我今年2017年给那些没有美国国籍的华人讲,“你完全可以学习郭文贵,用你的手机,照相机,把你赞成民主,反对腐败的讲话拍下来,放到Youtube上,一部分用英文讲,让美国移民局知道你在讲什么,从而获得美国国籍。”那些华人又觉得怕,不可行。这些人就是无可救药。这些人来了美国还怕得罪共产党,失败海归到中共国,共产党的教育,医疗,住房,金融等各支部队从来不怕得罪他们,从来不怕害死他们。我们说从2000年起,人生就是选择题。是否参加民主活动?如象郭文贵那样上视频揭露中共的贪腐?你去了,美国国籍就是你的;你不去,那你获得美国国籍就只有与美国公民婚恋了。在美国拿文凭,解方程式肯定没有用。你想想,你会的两个方程式都是美国老师教的,你到底掌握了什么要命的技术,美国要把美国国籍给你?不明白这个,所以过去十几年90%以上在美华人失败海归了。所以,我们说,“必须关心政治,政治就是局势,环境。不关心政治等于你就是聋子,瞎子,作出的选择就是错的。”

可以说2000年以来90%以上在美华人失败海归的原因就是不懂政治。《圣经》里说眼睛瞎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灵瞎了。我们可以看看盲人陈光诚2012年来到美国,今年2017年了,他就在美国站住了脚。而那些眼睛好的,看得见的在美华人一个接一个地失败海归。别扯什么他们在中共国有钱,有关系了。如果真是那样,那2010年代拿出100万美元在美国办个投资移民就结了。那些失败海归只是喜欢吹牛,说他们家庭有钱,有关系,其实他们与我们一样,完全是普通百姓,不算富人,没有任何关系。这些人真该每天看看郭文贵的报平安视频,看看中共国什么叫有钱。我们也不说上亿元人民币。各位,海内外13亿华人,2010年代没有100万美元的银行存款,真别说你或你家庭是富人了。

我的意思是海内外华人可以从郭文贵的爆料里面学习到很多东西,包括了解中共环境的状况,如何取得美国国籍。无论何种宗教信仰,好些人经常祷告,“上帝,让我留在美国吧。”上帝帮你也必然通过你周围的人,现在包括网上,你接触到的具体的人,事。如果象郭文贵爆料,杨舒评毕业演讲,唐柏桥2017夏天视频,这些饱含真理的信息,你都要忽视,都不愿或者不能学到东西,那天王老子也不可能帮到你,也救不了你。你指望上帝直接让移民局把美国国籍寄给你,那不可能的。海内外13亿华人必须从我们周围的人,事学到东西,从而把事情办成。2000年前的孔子就说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有人看来这又是老生常谈了。有人说,“郭文贵揭露中共贪腐,中共的腐败,我早知道了。还需要他来说。”好些在美华人说,“留在美国就是结婚,庇护等几条路,我都知道了。”这些人就是愚昧无知,真正的愚民。各位,海内外13亿华人可以看看,有人说,“化学就是无机化学,有机化学,我懂化学。”“物理就是力学,电学,光学,我懂物理。”这不是很可笑吗?那既然这样,你还去上学干什么?同样,中国实现民主,留在美国这些事业学问大得很。明白人能看出象刘蔚这样能够从周围事物中学到东西的人能来美国,也能拿到美国国籍,留在美国,那些不懂装懂的人就失败海归,在中共国生不起到死不起了。

各位,海内外13亿华人,让我们一起来关注郭文贵的爆料,转发相关信息,并且从郭文贵身上学到在贪腐环境中保持内心的良知,信息传播,在物价高昂的纽约曼哈顿生活,面对困难,甚至生命危险的勇气等优秀素质。

本文完

中国全民革命篇

公友/民主人士/觉醒人士/普通百姓 刘蔚 2017年7月3日更新

All-People Revolution in China Plain Water Revolution 白开水革命

Human Rights Worker/Democratic People/Awakened People/Common People

Wei Liu July 3, 2017 Renewed


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在其辖区搞的是什么?那就是中共高官掠夺全民土地,掠夺全民住房等生存福利,然后把全民抛进战争,反右,大跃进,文革,高考,腐败,污染,海归等一个又一个的角斗场里。毛泽东时代就害死了8千万人,包括1959到1962年三年饥荒饿死的4千万人。邓小平及其后任搞无限物质,无限腐败,无限污染,中共国/马列国1%的人占有那里99%的财富。2006年中共的3千名高干子弟就占有2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平均每人6.7亿元。从2000年代起,老百姓就是生不起到死不起。2010年代中共国二线城市的房价都达到100万元人民币一套,租房也是5千元人民币一个月,而城市人的收入也就一个月1千元人民币。老百姓在中共国干八辈子也挣不了住房,医疗等基本生存。2010年代满18岁的中国人中,能靠自己解决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全部四项生存的人不到1%,99%的人是解决不了的。啃老不叫解决,房奴不叫解决。2000年代马列国的环境就崩溃了,夏天长达七个月,全国成了火炉,冬天又是雾霾,在那里呆一天就等于吸一包烟。水污染,土壤污染都很严重。我们普通百姓买不起饮料,中共国的饮料也多是假冒伪劣,平时还是喝白开水好。所以我们的民主人权革命也叫白开水革命。1949年以来马列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就是掠夺全民土地,全民住房等生存福利的几万名中共县级(含)以上高官与被掠夺,被抢劫的13亿人之间的矛盾。马列国的基本状况是八个字“民不聊生,环境崩溃。”

Abstract: In the 2010s, there are about 100 million Christians, 100 million Falun Gong believers, and 300 million Buddhists in China, and Communist Regime oppresses religious expression. The Communist Regime has set prices of housing, education and medical care so high that only 1% of people in China can afford. The 1.3 billion Chinese people should overthrow the Communist Regime and take back our rights and wealth including every person getting half an acre of land, the welfare of housing, food, education, medical care, the religious freedom, the speech freedom, the right of election for the president, the governor and the mayor of China. I support President Trump. By 2016, my blog 刘蔚at www.boxun.com has over 10 million visits or you can search my blog out by google “Wei Liu Revolution” or “Plain Water Revolution.”

中国能否实现民主人权,直接关系到每个人能否拿回一份土地,住房,食品,环保等生存福利人权,你最好读完这篇长文。2010年起中国已经进入了全民革命阶段,本文就是中国全民革命篇。你可告诉你外国朋友/老师我写的英文。他们可以在google上用“Wei Liu Revolution” or “Wei Liu Memoir”搜寻出我的文字。更多文章见我的海外博讯boxun网站的博客,加上前后的www, com 我名字在首页底部的作者群中。从2007年到2016年5月,我博客的显示点击量已达一千万,而按博讯说的各博客的实际点击量是显示点击量的10倍以上,那我博客的实际点击量到2016年5月已达一亿了。我们的文字是对中国民众说的,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各媒体.转载,传播。一个人给5个以上人讲,告诉他们也照此办理,讲我们《中国全民革命篇》中的1,2,4,4.就是1项国际公约,2项起义主张,步枪/冲锋枪使用4步,4项基本人权,海归是死路一条,买车就买美国车,嫁人就嫁美国人,中国人要么革命,要么出国,各位在中国所在的县/市的政权楼地址,武备情况。让我们一起来壮大民主进步力量,救自己,救别人,救中国。

13亿人只有有了土地权,福利权,表决权,现金权四项基本人权,才能脱离苦海,愉快生活。

1. 土地权:满18岁的每位成年人拥有老天给他生存的2000平方米的土地去生存,包括建房,种地,死后不遗传,交还民选政府由后来满18岁的人领取,一人一份。

2. 福利权:占用了老天给民众生存的土地的政府有责任给每人提供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一人一份。如果公民自己已解决,则不再从政府领取。

3. 表决权:法律,政策,如企业税率,政府预算分配比例,全国应有多少万军队,学生一天上多少节课,应由民众一人一票表决,决定是否实行。不愿意13亿民众有决定权的人绝不会是真正的爱国者。实践本身不会说话,经历了实践的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4. 现金权:属于民众的现金应该全民一人一份。如一年民选政府收到海内外捐款2600亿元给中国民众,此款就应在13亿人中平分,每人该年应获得2600/13=200元。

我们对包括四项基本人权在内的各项主张,在民主人权的新中国建立后,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一人一票表决,赞成票超过反对票,我们就实行;赞成票不超过反对票,我们就不实行。实现四项基本人权后,每人每天平均工作/劳动1小时就能解决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全部四项物质生存。那时每人可以每天进行12小时阅读,麻将,围棋,象棋,乒乓等任何他/她喜爱干的事情。那些反对我们观点的人恨不得把词典里所有的贬义词都加在我们公友/觉醒人士/普通百姓身上,但他们从来不愿意民众就他们的观点或我们的观点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而我们是从来愿意进行这样的表决的。这样各位就知道谁是图谋私利,谁是服务民众的了。看法可以不同,只要不是自己明知是这样,有意说成别样,均不是造谣。凡是大部分赞成我们四项基本人权观点的人,我们相互称为公友/同志/觉醒人士/民主人士/普通百姓,就象棋友,牌友,书友一样,不需要登记。建议组成三人左右的小组,这样在行动的当时多半不吃亏。2010年代中国有约1亿基督徒,1亿法轮功学员,3亿佛教徒,都被中共打压。我本人就是基督徒。我们进行的是一场中国民众从没有家园到有家园,从没有民主人权到有民主人权的伟大的中国全民大革命。

泪洒中华

刘.蔚 2015年

韩战跃进万骨枯,
文革高考几多愁。
腐败污染山河碎,
九州百姓泪满颜。

中共几个高官搞出来的所谓法律,制定法律的代表不是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比如北京市的人大代表就不是两千万北京市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制定出来的法律也没有经过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通过。可见,中共的法律毫无民意。中共领导人包括各级政权也不是当地或全国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同样毫无民意。中共政权及其法律没有任何民意,完全是非法的。

2000年以来很多人看到来自西方的马列中共党并不代表中国,大纪元时报推出的《九评共产党》,辛灝年的《谁是新中国》都让人看到共产党的确是西方马列党,与中国毫不相干。中国历代每人有老天给他/她生活的上万平方米的土地,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四项物质无忧,过着诸葛亮未出山时的生活。诸葛亮及其好友崔州平等就是普通的农人。所以刘备请他出来做副统帅他还不愿意,还要三顾茅庐。看看2000年以来中共地方一个离副统帅差十万八千里的普通公务员的位子,100个人来报考。中国历代也是信仰自由,信息自由的。基督教,佛教包括藏传佛教在中国自由传播。中国历代几千年是土地民有,信息自由,信仰自由,离开了这三条就不能称为中国。如果历史没有年代,那能叫历史吗?化学没有元素,那能叫化学吗?中共1949年以来完全背叛了我们几千年的中国或者说祖国,搞的是西方马列那一套。中共辖区只能叫中共国,马列国,贪腐国等等,而不能称为中国。我们不能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因为几千年土地民有,信息自由,信仰自由的中国在1949年亡了国;我们可以说, “世界上只有一个马列贪腐国。”

中国历代环境优美,真的是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而共产党是把中国环境彻底破坏了,水都是偏棕色的杂色水,人和动物都不能喝。再看看欧美民主国家,美国公民如果不开车,不吃海鲜,那是可以不工作的。俄国每人有住房,教育,医疗的福利。印度每人也有教育,医疗的福利。可见,无论是纵向比,还是横向比,中共国都比不了。西方马列党带给中国的不是进步,而是退步,大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它是中国有史以来唯一的反革命,反动派,最大的汉奸。1949年以来中华民族的苦难就是中共反动政权造成的。没有国,哪有家?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我们欢迎世界各国军民去解放中国。中共国不断与日本,南朝鲜,台湾,菲律宾,越南,印度,俄国,英国,美国等国有冲突。我支持美国总统川普。我们希望以上各国每天向中国13亿人以广播,网站,视频等多种方式传播,唤醒国人,推翻与你们冲突的中共政权,其威力不亚于两个军。广播稿的中英文内容如下;

“13亿中国人:中共政权自1949年以来掠夺全民土地,掠夺全民住房等生存福利,然后把13亿人投进大跃进,文革,高考,腐败,污染,海归等一个接一个的苦海里。2010年代中共国房价达到100万元人民币一套,房租5000元人民币一个月,看个大病/慢性病几十万元人民币,百姓的平均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币一个月。99&的中国人解决不了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的一项或多项,挣扎在死亡线上。没有民众支持的中共政权只是纸老虎。13亿人,让我们起来推翻中共暴政,每人在民选政府获得老天给我生活的两千平方米的土地,获得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获得一人一票选举总统,省长,市长的权利。中国的民主革命也是一场土地革命。一旦中共政权与我们印度/台湾/日本/美国/等国爆发战争,我们的军队会努力用炸弹,导弹等摧毁中共政权在一个县的县委,公安局两幢政权楼,到时只要当地有人高呼,‘我宣布成立中国民主政府。从现在起,中国的一切权力归中国民主政府。’就是完整意义上的起义了。13亿人,我们被中共政权害苦了,让我们拿回属于我们的权利,财富,无愧于这个时代吧!”

We welcome countries in the world to liberate Communist China. Communist China has constant conflicts with the countries like Japan, South Korea, Taiwan, Philippine, Vietnam, India, Russia, Brita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We wish all the above countries every day broadcast to the 1.3 billion Chinese people to overthrow the Communist Regime in China. Its effect can be more than two armies or six divisions. The words are the following:

“ To 1.3 Billion People in China: Since 1949, the Communist Regime has robbed all people of the land, of the living welfares including housing, and thrown all people into the battlefield of Great Jump in Productio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Entrance Examination to College, Corruption, Pollution, Returning to China. In the 2010s, the apartment price in Communist China reached around 200,000 U. S. dollars, 800 U. S. dollar for rent a month, 100,000 U. S. dollars to treat a chronic disease, and people’s income is less than 200 U. S. dollars a month. Over 99% of Chinese cannot afford a living, hard to stay alive. Without people’s support,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just a paper tiger. 1.3 billion Chinese people, let’s rise up and overthrow the Communist Regime and take back our land of each person getting about half an acre, taking back our welfare of housing, food, education and medical care, taking back our voting right of choosing the president, the governor and the mayor. The Democratic Revolution of China is also a Land Revolution. Once a war happens between Communist Regime and our country, our military will try to destroy the two Communist Regime Buildings, the Party Building and the Police Building by bombs or missiles. Then once there is one shouting, “I declare to form the Democratic Government of China! From this moment, all the power of China belongs to the Democratic Government!” Then that will be a uprising in the full sense. 1.3 billion Chinese people, we’ve suffered too much from the Communist Regime, let’s overthrow it, take back our rights and wealth, and we make history!”

我们赞成13亿人以和平,武力等各种方式推翻中共政权,实现民主人权的新中国。我们简要看看这些方法,有呼吁改革,使用蓝色,集会,结社,步行,游行,示威,罢工,罢课,罢市,接收,发布民主信息,在家革命,九评三退,维权抗暴,主动出击消灭中共人员及其设施,起义,暴动,宣布成立中国民主政府。每周听几分钟自由亚洲电台,希望之声电台就是参与了民主活动。基督教好,法轮大法好,八九民运好。1990年代中共所谓的群体事件,就是参与者达500人的事件,全国达1万起;而2010年代所谓群体事件每年达30万起,中共的所谓维稳费超过了军费。下面我们先来看看2016年中共国十大万人和平革命活动。

1. 2016年3月黑龙江省双鸭山上万名矿工连续4天步行/示威,反对被拖欠工资约半年,高呼,“共产党还我血汗钱。”打出横幅,“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当局调上千警力镇压。

2. 2016年5月山东省龙口市上万民众步行/示威,反对在当地建化工基地。

3. 2016年5月江苏省的南京,徐州,苏州,泰州,江阴,连云港等16个城市,湖北省的武汉,孝感等地的上万学生父母步行/示威,反对中共教育部,发改委抽调16万高考招生名额到中西部省份。

4.2016年6月湖北省仙桃市10万民众步行/示威,反对在当地建垃圾焚烧场,当局出动数千武警镇压。

5. 2016年7月广东省肇庆市上万民众步行/示威,反对在当地建垃圾焚烧场,当局出动3千警察镇压。

6. 2016年8月江苏省连云港上万民众步行/示威,反对在当地建核废料处理厂,当局出动警察镇压。

7. 2016年10月陕西省西安市上万民众连续4天步行/示威,反对在当地建垃圾焚烧场。

8. 2016年10月上万名中共退伍军人包围“八一大楼”,基本上是营级以上军官,说给他们的8万元人民币复员费不够他们基本生活。中共高官急令河北,河南,湖北,山西,内蒙等9省省长连夜进京,接所在省的老兵回各省。

9. 2016年12月成都雾霭连续达10日,能见度只有两米。估计上万成都民众上街了,抗议污染。中共当局对天府广场实施戒严,装甲车开进了广场。据悉执行戒严的很多是外地警察。天府广场是成都市中心,闹市区,其影响涉及整个成都,也就等于成都戒严了。

10. 2016年全年单是贵州,湖南,黑龙江三省就有上万名教师罢课,步行,抗议低工资,克扣工资。

单位给员工的物质叫报酬,政府给公民的物质叫福利。1990年代以来,13亿人中,不能因为你是中国公民就有住房,有食品。马列国的民众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福利的。有些人说,“从事民主活动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这样讲的话,人活几十年对社会,对环境基本上什么也改变不了。按照改变论的逻辑,我们吃饭,睡觉都该取消了,那我们也根本不活了,因为我们吃饭,睡觉并不能使本市乃至全国多数人吃得更好,睡得更好。我们从事民主人权活动就与下棋,唱歌一样,不需要组织,不需要改变社会,我今天从事了民主活动,包括就是听了几分钟自由亚洲电台,我就高兴了,好比我今天下了几盘棋,听了几首歌高兴一样,至于说本市乃至全国多数人的民主人权意识,棋艺,音乐水平是否因此提高,那不是我需要在意的。对于民主人权活动,中共历来捉拿几个带头人,所以我们13亿人进行活动的生活,不要说或者问是谁带领的。只给人讲,“这么欺压我们,他们明天说去游行,你参加吗?”“参加啊,现在有人参加都不去,以后我一个人更没办法了。什么地方集合?”“明天上午10点,和平路16号。”“好,到时见。”

2000年起中共国阵容分明,所谓二代说,不送几十万元人民币,别想动地方。俗话说的“百万雄师”,就是谁要当中共的师级官员要送百万元人民币,很多人说不止,只是“百万雄师”好记。所谓爱国爱党从来就没有用。你爸爸是局长,将来你也是局长,哪怕你说共产党该下台,只要不发表;农民的孩子,哪怕每天24小时喊爱国爱党,还是农民。想升迁就是百万雄师,一分钱不会少,与讲不讲爱国爱党没有任何关系。习近平最能讲所谓爱国爱党吧,他反腐,不让中共官员拿钱,中共官员就不给他干活。所谓爱国爱党其实是自欺欺人。“二代”包括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穷N代,是体制内外的共识。别说大学,没有教委,学校的关系,进中小学都没门。马列国女演员拍1部电影要爬10张床,因为她不是红二代,出身不好。海内外13亿中国人应该清醒地看到2000年以来,中共国一个人的命运在出生时就定了,与其以后努力没有关系,也就是俗话说的进入了拼爹时代。2000年起,我们赞成蒋介石称共产党为共匪,中共地方为匪区。

2010年代在能解决自己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全部四项生存的人不到1%的情况下,99%的人被中共政权压迫,压榨,愿意看到中共垮台。13亿人当然该起义。民众不听什么大道理。起义后,我们主要对民众讲土地权,推翻中共这个唯一土豪,每人领取2000平方米的土地。如果这人不是太傻的话,都愿意要2000平方米的土地,而不是中共的基本上一钱不值的人民币。中国的民主革命也是一场土地革命。问题是起义的物资如武器等从哪里来?除了起义军民自己准备外,有人高呼,“我宣布成立中国民主政府,从现在起中国的一切权力属于民主政府!”那我们就有理由到军警场地,工厂,仓库去拿武器,粮食,住房。这个时候如果谁不配合,继续效力专制,我们的起义军民就消灭他们,古往今来的起义历程都是这样。城镇有大量的空房,百姓买不起闲置着,所以一旦起义,我们的起义军民至少不愁住房,而住房是生活的主要物质。所以这样的宣布不单是我们民主意愿的表达,而且是做事情的关键一步。有了这一步,周围人才有理由听你的。广播“宣布成立中国民主政府,从现在起中国的一切权力属于民主政府!”会象灯塔一样吸引周围上万平方公里的人力,物力,信息,参加到起义中来,千万倍地壮大起义力量。

中国革命分和平革命和武力革命。以上是和平革命,包括罢工,罢课,散步/步行,九评三退等。谈到武力,就可能把一些人吓倒,不用害怕,看看历史,任何一场革命真正拿起武器的人都是少数,社会中的多数人参与和平革命,通常说的口头革命派。在谈武力革命前,我们谈谈中国民众可以改变命运的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离开马列国,投奔民主国家。

从1980年代到2010年代来过美国的中国人有几百万人了,这里我们简要谈谈美国的状况。2010年代在美国广大中部地区,任何一个工作一个月有1000美金,足够一个四口之家生活。来美国两年后,会发现住的,吃的,穿的,用的,美国都比中共环境好多了。就说华人食品中的保宁醋,镇江醋这些名牌也是美国才能买到,而在中共国多看不到,因为地方保护主义,而且假冒伪劣很多。文化精神方面,美国信息自由,中文的民办媒体千万家,最好的中文作者魏京生,余杰,胡平,陈破空,唐柏桥,章天亮,辛灝年,袁红冰等都在美国等民主国家。美国环境优美,到处是蓝色的湖泊,绿色的森林,清新的空气。很多人讲华人的真正祖国在海外,中共在东亚搞的是西方马列国,没有历代中国的信息自由,土地民有,不能称为中国。2010年代,马列国的人要么在马列国挣1000元人民币一个月,要么来美国挣1000美金一个月;也是我们讲的,中国人要么革命,要么出国。

2010年代普通中国人有留学,旅游两条路来美国,来美国已经不难了,难的是留在美国。又惊又悲的是10年来,10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最终能留下来的不到1个。2000年代中共官员就只认钱了,说那些爱国爱党毫无作用,到2010年代在中共环境不送几十万元人民币不要想动地方,包括当科长,连长。所谓百万雄师,就是要当中共师长,局长级官员就要送100万元人民币,有人说不止。换言之,2000年起,你赞成共产党,反对共产党,结果一个样,都是百万雄师。

余下部分见回复。

The rest see the reply.
返回页首
阅览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信件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右派论坛 首页 -> 右派论坛 论坛时间为 PST (美国/加拿大)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投票


youpai.or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