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日本政治 日本 保守主義 
相關文章
劉軍寧:為何“人間天國”的設想總是將人類導向地獄?
一平:現代國家的另一路途(下)--我看日本明治維新
Ben Shapiro:吸魂大法︰共和黨擁抱大政府、政治復仇和腐敗
一平:現代國家的另一路途(上)--我看日本明治維新

我所了解的日本

作者:Billy
2005-11-05 06:34:19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旅居日本的朋友Billy在來信中談了他對日本當今政治生態的看法。經作者同意發布,有刪節】

關于大家談的對日本的一些思考,包括你們謙虛地說一點不了解日本,日本對與遠在北美的你們大伙來說就如同火星一般,但認為日本也是保守主義陣營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談到這里,我也想跟你們好好聊一下我耳聞目睹中的當前日本政治,社會風向和其他一些我的觀點和看法,因為關于這個民族特別是它的現在而非過去實在有太多的陳見和偏見需要被打破。說到日本這個國家,作為中國人大家天生都抱有一種強烈的憎惡感,不信感,甚至也有一些神秘感,對這個小小的島國,這個靠學習我們的傳統精華和兼收歐美科學技術而發家的東鄰蠻夷體內蘊含的巨大能量感到十分不解。我對日本同樣有一種復雜的感情,從孩提時代開始便每天接受大大小小各種政府及民間的反日的教育和資訊(其中定然事實和虛構兼而有之),浸淫在國恨家仇之中。隨著年齡的增長,閱歷的增加,大學時學習第二外語日語,以及自己的廣泛的讀書特別是受惠于因特網時代,看法變得稍微成熟和客觀了一些,而沒有繼續沉溺于現在典型的大陸〔憤青〕那樣的心態。

我來日本的主要原因完全不是為了學習我現在的這個無聊無趣的專業,而主要是因為我對日本的傳統文化比如武士道,祭祀典禮和禮儀作法有比較濃厚的興趣。在國內的那個大學當老師有些膩味了,想來日本親身體現一下日本的傳統文化(不可否認它包含著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些最精華的東西,當然傳統中也會有糟伯),感受一下異域風情。當然,這絕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我的主要目的是結交保守派良識派的友人,為了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東亞地區的繁榮安定,為了在中國實現民主和釀造真正的中日友好和相互理解,我希望能在日本嶄露頭角,伺機打入日本政界,促進日美同盟,反共而不反華。(請原諒我的幼稚和異想天開,實際上我現在已經開始感到自己的無力,後悔來日本了)。

我來日本以前,就通過網上結識了一些日本的保守派人士,使我們達成一定的共同語言的共同特點是親美和反共。來日本之後,我通過積極地尋求參加到日本的政治和社會中去,以及和大量的日本人交流和討論包括歷史問題,當今國際形勢,中日關系等諸多問題,在日常的生活中通過上述這些耳聞目睹的積累,對于日本的現狀和民間的潮流,呼聲及現今日本總體的政治態勢和國民心態有了跟深切和更準確的認識,這是在國內坐觀天下妄評時事所無法取得的第一手知識和感受。另外,在今年九月份日本的眾議院也就是那個令小泉首相大獲全勝的選舉進行之際,我志願去了我所在地區的一個有名的親美反共保守派國會議員的競選班子為他的election campaign助陣,和一大批支持他的男女老少志願者們吃住一起共同打拚了兩個星期,其間有著深入和廣泛的交談。當然工作的內容非常不起眼,無非就是給選民寄信散發傳單等等一些事物性的雜事,無聊死了,而且很辛苦,但卻是政治選舉不可缺少的部分。不管怎麼說,在國內總來沒有經歷過真正選舉的我,親身感受了一下民主選舉的氣氛。

很多中國人在常年的學校教育和政府宣傳下總覺得日本人就是惡魔,似乎長著青面獠牙,實際上現在的日本人軟弱,懦弱,可憐。要說狠勁兒完全比不上國人。現在的日本人外表文弱,內心亦不剛強,形象地比喻可以說是一個被閹割了的民族。二戰後日本被美國佔領被改造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民主主義國家。但日本民族的最大缺陷就是走極端,不能保持平衡,戰前是所謂既有極右法西斯軍國主義,一旦被打敗被征服被改造便拋棄自己所有固有的東西,走向另一個極端,現在的日本就是最好的寫照,極左思潮大行其道,國家的權利中樞機關從教育到政治都基本被反戰和平主義(請注意和平不等同于和平主義,前者可貴是我們大家共同奮斗和企盼的東西,而後者即是英文中的Anti-War Pacifism,兩者是迥然不同的),女權主義等極左勢力佔據,近年來右翼有所抬頭,但不成氣候,日本民間的反戰反軍隊反修憲的所謂和平勢力實在太強大且根深蒂固。

再看看現在的中日外交關系,表面上我們的宣傳總是把日本刻畫得如何囂張猖狂,而實際上明白人一眼便知真正而且始終處于攻勢的中共政府,而日本一直處于守勢,可以說是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在東海海底資源的劃分問題等諸多實質性問題上日本對中國的積極進攻姿態只有退讓妥協的份,而對于中國的反日示威和一再派潛艇進入日本領海勘測和示威等挑釁姿態日本唯有敢怒而不敢言。諸如此類"敵弱我強,敵退我進"的例子實際上還有很多,不勝枚舉。現在的日本始終缺乏一個民族的脊梁來做一件政治上和外交上有主見有尊嚴的事情!好一個可憐蟲!不過這就是他們的報應。客觀地說,這就是任何一個國家或民族打輸一場具有關鍵意義大戰的代價。讓我們保守派永遠牢記︰我們不希望有戰爭,但如果它真的到來的話,請記住永遠不能在一場決定國家民族未來的關鍵戰爭中失利!

至于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純粹是對一些老人表示安慰的選舉作秀,而且這完全不是什麼實質性問題。並且我個人認為這個問題要點不在于什麼復活軍國主義呀等一大堆夸張的大帽子,而純粹是在于兩國文化對生死觀以及在祭奠死者上的文化差異(日本人對人死後不興蓋棺定論一說。不論當事人生前是好是壞,是善是惡,死後都理應安寧成佛,不應再加以記恨。這種心情我認為是誠懇的,而不是所謂懷念軍國主義的借口。所以日本人始終無法理解諸如伍子胥鞭尸楚王和秦檜夫婦的下跪人像永駐岳飛墳前這樣的中國式的講究善惡分明永不原諒的文化模式)。本來這並沒有什麼值得歇斯底里,但由于中國人民心靈受了過去歷史的巨大創傷,所以容不得日本人搞那一套客觀地說本來是屬于他們本國文化和內政的東西。用去我們四川話的俗話來講就是︰"狗日的小日本,管你有理沒理,凡是老子我看著不爽的就是不行!你過去做了壞事,現在而且將來永遠就都非得對我們中國低眉順眼,敢說半個不字?!你那個××破神社,老子看了就冒火!給老子不準去他媽的搞什麼祭祀和參拜"!這實際上是沒道理的,有點霸道。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小日本活該!

一般的,普通的,大部分的日本人對過去那場戰爭刻骨銘心,對戰爭的淒慘感悟很深,內心也確實認真反省和深沉道歉的了。這就是為什麼在戰後60年的今天,在冷戰結束後國際形勢特別是遠東形勢發生巨大變化的今天,在北朝鮮綁架日本公民並用核導彈對準日本,韓國亦反日強烈,並且還有一個力量不斷壯大虎視眈眈的中國在身旁的情況下,大部分的日本人依然很不情願改動那個60年前由美國制定的和平憲法(站在客觀的中立的立場說,那個否認戰爭本身而不僅僅是否認侵略戰爭,否認軍隊的存在,寄世界和平的希望于"各國人民的良心與善良的願望(日本憲法原文如此)"的憲法純屬荒唐可笑 ,且早已不適合現在險惡多變的國際政治的現實),依然牢牢堅守他們的不戰信條。Pacifist thought經過六十年的時間似乎已經深入普通日本人的骨髓。就像中國的學校從小就灌輸日本大壞蛋的教育一樣,日本學校從小學起就不停地灌輸我們的父輩做了大壞事,對不起全亞洲的國家和人民,我們永遠不要戰爭,不要軍隊!Make No War,Make Love!等和平主義,個人自由和人權至上的思想。我個人覺得強調前車之鑒是對的,但後面部分的左翼思想教育是錯誤的,亡國的,可悲可恥可憐的。順便提一下,由一些舊式右翼發起的新編歷史教科書運動(我本人讀過此書。不可否認有美化戰爭的傾向,但也有客觀的地方,不完全是一團黑一無是處)近來試圖改變這一現狀,但老實說完全是杯水車薪,螳臂擋車,從日本全國學校的采用比率來看簡直微乎其微。The whole liberal,leftist and pacifist education establishment in Japan is monolithic. And the effect of those attempts to challenge that status quo, even if it does exist, will be glacial.

日本人對中國的崛起感到擔心甚至恐懼是不假,但他們決沒有想到要和中國再戰一場,他們沒有這個力量更沒有這個意志來對抗一個未來將變得強大無比(只有美國才能與之平起平坐)的中國。可憐的家伙們只希望中國能原諒他們的過去,尊重他們的將來,一起發展共同富裕。可惜我們的大中華很可能不會原諒他們,所以日本的滅亡並不是不可能的。現在的日本人安于現狀只想共安逸和平的生活,對所有關于軍事和國防的東西似乎有一種生理上的厭惡感和排斥。Kind of a knee-jerky anti-military tendency. An allergy to everything about military or war. 這就是日本和日本人的現狀,我指的是社會的主流傾向。當然有例外,也有死硬的軍國主義分子,但那絕不是主流,就如同現在那個outright pacifist, leftist and hedonistic 德國同樣也還有Neo-Nazi分子一樣,都只不過是some fringe groups of a democratic, free and miscellaneous society。

一句話,今天的日本和日本人已經和我們中國人所熟知的那個強硬殘忍,好勇斗狠的當年的日本完全判若兩國,連DNA恐怕都不一樣了(笑)。真該感謝美國的佔領和戰後教育以及日本內部的分化組合,來的如此徹底,簡直有恍若隔世的感覺,不能不讓人感嘆造化弄人,真乃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所謂武士道呀大和魂都只能在歷史陳列館里去找才能找到了,在今天的日本社會里已經完全找不到了,基本上已經絕種了。現在的日本人總體來說就是男人軟弱,女人墮落,政客無能,整個國家只顧眼前苟且偷生缺乏長遠規劃。這樣的民族豈能長治久安?要不是躲在美國的保護傘下做個富裕而沒脊梁的被保護國,估計早被中共大軍佔領了。

談到日本的保守派及右派,其中堅力量中很多人都是文化和思想水準都頗高層次的人。傳統的反美右派現已是少數派,且江河日下勢力漸衰,如今的主導力量是親美右派。這些人不記恨過去的戰爭(我個人認為日本民族總體上來看是一個不那麼記仇的民族,日本人對美國的感情主體來看相當positive,日語中有一句耳熟能詳的古話大概叫做︰物事メ水ズ流ウサゆゑアシズウネウブよ。意思是大凡過去結下的怨恨呀仇恨呀,最好化于水中隨水流走,隨風飄去為好。而與此相反,我個人認為中國人的民族性是表面上大國風範,寬宏大量,實際上暗里記仇,百年不忘。身為中國人,我個人亦不能完全免于此文化傳統。)。親美保守主義者乃至一般的日本人通常都對美國打敗他們表示感謝,認為美國從極端主義中解救了日本,奠定了今日日本的和平和繁榮的基礎。親美保守派對現在的共產中國的走勢相當擔憂和畏懼,通過廣泛地和這一批人士的接觸,我個人認為他們其實對中國本身並沒有多少惡感和敵意,主要是對中國共產黨的反日教育和所謂對日本的恐嚇外交又怕又恨 anti-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but not necessarily anti-China and Chinese themselves。

最後,我簡單地總結一下我這個自認的日本通對當前日本的總體評價︰

Japan today as a nation has been totally f**ked up and is very difficult to be made into a decent, conservative and balanced country. The social and mental inertia are simply too hard to overcome. The nation has quite a few inherent and fatal characteristic shortcomings and foibles, which seemed all but insurmountable and are very deleterious and chronically debilitating to itself. The current Japan is still a rich but largely declining country, pacifist to the core, unassertive and unconfident, always listless and almost hopeless. In my honest opinion, this is a helplessly emasculated, lamentable nation, a nation that is best described as a miserable, spineless and pathetic weakling

日本真的已經墮落得不成樣子了,我對它已經基本上死心和絕望了(死心和失望度90%)。這個昔日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國家現在只是一個可憐蟲,這個不懂得如何把握平衡使自己國家沿著一條穩健的強國道路發展,而總是走極端大起大落的民族今後恐怕要一蹶不振,再也沒有成為一個正常的健全的國家的機會了。我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但實際上如果從一個本質性的層面上來看,難道日本民族不是一個劣等民族嗎?!我覺得日本今後有兩個而且恐怕只有這兩個可能的命運,不會再有第三種可能了。而且這兩個命運都與我們中國有關,一句話,日本的生死存亡要看中國的將來的狀況和臉色了。一是中國實現民主化,中國人最終原諒了日本(當然日本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償),日本自己也稍微振作一點,最終這個民族不至于滅亡,得以在未來的世界生存下去。第二條路便是中國沒有完全民主化,並成為超級政治經濟軍事大國,或者中國不管民主化實現與否就是不肯原諒日本,于是決定大舉征討,美國也不願意為日本得罪中國,最終日本亡國滅種,日本人十之有九死而僅一生,日本並入中國版圖,少量日本人融入中國人並被同化 ...... 唉,真慶幸自己不是日本人。

回首往昔,直至現在,我對日本的感情隨著我對這個國家和民族的了解的逐漸深入而經歷了一個相當復雜而微妙的變化過程︰從最初的單純民族仇恨,到某種程度的好感和喜愛甚至期待,又到對發現其難以擔當保守事業重任時的失望和失落,以及禁不住的感慨和憐憫,直到最後從內心而生的鄙視和蔑視。我說的這些話都是心里話,雖然可能由于帶有強烈的情緒色彩而有過激和不周之處,還望各位多多海涵與不吝指正。以上基本就是我來日本後這一陣子的心路歷程和對日本現在的感覺。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每日舊文回放
  • 周元川 :死者無言 第七章 詩人陳文壽
  • 蔡康 :華裔應對那個政黨認同
  • 袁曉明 :問罪AIG獎金無非是一場政治秀
  • 朝鮮日報 :“盧武鉉案”應徹底查明真相以儆效尤
  • 余志堅 :“六四”槍響,民眾奮起抗暴是八九民運的最亮點
  • 袁曉明 :茶黨的勝利
  • 凌峰 :共干深入台灣橫行無阻
  • 張灝 :扮演上帝︰20世紀中國激進思想中人的神化
  • 李兆富 :人倫道德和極權統治
  • 呂德文 :中國小縣城里的黑社會江湖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