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共產主義 西班牙 反共 宣傳 歷史 書評 左派 
相關文章
林忌:竄改歷史殺到香港
三妹:美國制憲是如何摒棄終身制的
彭佩玉:文明的廢墟--後極權世界的表象
梁慕嫻:香港消失的“地下黨”

共產主義,被封殺的記憶

作者:Federico Jim nez Losantos 翻譯:李遙 
2018-03-08 07:55:54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作者簡介︰西班牙著名記者、作家、電台主播、電台經營者、專欄作家,佛朗哥執政時期篤信共產主義,是毛主義分子。1979年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得出結論,共產主義的實際情況與其理論不相符合。自那以後,脫離左派,成為堅定的反共作家。2018年1月其新書《共產主義,被封殺的記憶》出版,獲得巨大成功。恰如一篇書評所言︰

“惡,是靠遺忘而生存的。共產主義以否認和遺忘其罪惡、否認和遺忘其受害者為前提而繼續存活。所以,《共產主義,被封殺的記憶》這本十分必要、滿載實證、具有戰斗力的著作,便朝著那些封殺共產主義記憶的建築師們,直取而去。

本書序言和獻詞

共產主義是被封殺的記憶。不是遺忘,而是對歷史的踐踏,是對能使我們憶及我們的過去和現在的那一切的踐踏,目的是把一頁白紙強加于我們,而這頁白紙被我們的主子填滿我們該怎樣和不該怎樣,不管我們是否願意。

列寧主義,這個以謊言和恐怖而惡名昭著的怪胎,試圖捏造一個世界,似乎之前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什麼世界,還要創造什麼“新人”以便保證他那血腥的烏托邦偶像不被摧毀,還可以違背物種的自然法則而長生不老。由此,共產主義這具僵尸隱藏在防腐劑和精心的喬裝術後面,以“新人”的面目誕生,他把對自己的記憶刪除殆盡,他是隨便誰的兒子同時誰的兒子也不是,他有一個沒有過去的未來,他是一部木乃伊的無聲電影,在一次又一次的剃須整容之後縮減成一卷賽璐珞膠片,這就是列寧。

共產主義是一部恐怖電影,只能在小影院里看原版字幕的版本。大影院和大銀幕卻能看到好萊塢關于納粹主義或者殘酷鎮壓共產黨的電影,從斯大林時代至今,其基本作用就是一個︰用反法西斯或者反佛朗哥掩蓋共產主義恐怖。

這里姑且不提把切格瓦拉、卡斯特羅、查韋斯和所有其他那些沾滿鮮血的土匪惡霸正義化的紀錄電影,因為那是演藝圈的那些超級富翁們的流行病,他們動輒就充當反對派,紅得如同奧斯卡獎的紅地毯。

事情的本質在于,自從1989年柏林牆倒塌和1991年甦聯崩潰,知悉上面這些情況的已經不僅僅是一代人。隨著克格勃檔案的開放或半開放,以及俄羅斯官方承認列寧創建的政治制度造成一億人的死亡,我們要問︰有多少部關于共產主義的電影?又有多少部關于納粹的電影,包括仍然在繼續炮制的?

左派對媒介的控制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代,尤其是在西班牙。這可以解釋為極權主義左派的壓倒式和絕對化的超級合法論。這些左派自詡為民主的代表,利用意識形態這台機器,把佛朗哥體制視為唯一存在過的,可見的和應該被譴責的獨裁,全然不顧早在40年前該體制就主動消失的事實,一面繼續把反佛朗哥、反民主的共產主義視為光榮,同時支持十分值得懷疑的所謂的自由和一種犯罪的資本主義,他們的英雄是埃塔恐怖分子、自由土地恐怖組織、 反法西斯革命愛國主義陣線,今天,這些恐怖組織的繼承人佔據議會席位,繼續對他們的前輩大加贊揚。

要知道一個國家是否罹患極權主義之病,是否在孵化列寧主義的蛇蛋--他們只是換了襯衫繼續活著並散布毒素,只須看看他們同自己的歷史之間是怎樣的關系,也就是說,同他們自己的記憶之間保持何種關聯。

如今,他們利用多元文化改變語法規則,取消單詞的陰陽性,以取悅女權主義的性別主義和同性戀;他們反對在新聞信息里提及犯罪集團是伊斯蘭種族,並視之為仇恨伊斯蘭,是大逆不道;他們炫耀女權主義和同性戀;他們譴責西方學校里數百年來使用的教材,從塞萬提斯到馬克吐溫,甚至在牛津劍橋也遭到非難,批評說那是白種人的;然而唯獨對希臘的哲學家左派不使用多元文化主義的標準來衡量(希臘是共產黨當政-譯者); 等等,對這一切,右派都唯唯諾諾,不敢言聲。這就說明,共產主義還活著,而且逐漸培養一個成熟的共產主義社會,以便有朝一日對它施以暴政。

民粹主義,是新聞界給左右兩派運動指定的標簽,這兩派成了西方世界的老爺,它是一種使社會主義--其實是變相的共產主義,可資利用的途徑,以便潛入一些社會領域,這些社會已經不能在“東方之燈”面前陶醉了,因為東方經常停電。民粹主義永遠是保護主義的敵人,是貿易自由的敵人,是一切形式的全球化的敵人。

有一種少年民粹主義,把麥當勞當成它的撒旦,它令人想起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砸毀機器的斗爭。這就是今天那些帶著標圖式的微笑表情的城市青年,像1968年的嬉皮士,幻想著白天游山玩水,傍晚彈彈吉他的悠閑生活,沒有謀職就業的緊迫感,也不必為失業而擔憂。胡士托牧場音樂節尚未來到就已經有各種年齡段的老年人夢想著天使三鐘經的鐘聲通知人們午飯時間到了。總之,有左派工會民粹主義,有右派民族主義民粹主義。而絕沒見過的是自由民粹主義。

共產主義是對個體的消滅,禁止“我”,換成“我們”,在這個“我們”里,一個“我”可以殺死別的“我”們,殺死任何一個別的“我”。因此,在反對作為思想和實踐的共產主義的斗爭中,個體的證詞是必不可少的。面對以“全體”的名義的救贖,最大的障礙阻力就是對一個個體說“不”。所以我在本書中試圖引用無數異見人士的原話,那是他們以自己的姓名、鮮血和生命簽署的證詞。

共產主義,即使在它的鼎盛時期,在對反對者實行高壓恐怖的時候,以及在國內國際取得巨大成功的時候,也會遇到有人拒絕對它說“是”,而往往堅持說“不”。

這樣的事情從列寧主義的恐怖帝國建立的第一天起就發生了,人們早已宣稱了這個“不”︰從第一個議員被綁架,從第一個自由主義者被害,第一個工會成員被捕,第一個示威者被殺,第一家報館被封,第一本著述被禁,第一個農民被偷盜,第一個無產者被槍決,第一個法官被解職,第一個公務員被清除,第一個偉大甦維埃的兒童被餓死(列寧蓄意制造了五百萬人被餓死的的慘劇)。永遠有人反對共產主義,永遠有不同政見,在世界的最後一個角落,永遠有共產主義的受害人對共產主義說“不”。

獻辭︰
安妮-阿普爾鮑姆 Anne Appelbaum 在她關于古拉格的著作中講述,在靠近北極圈的集中營的墳墓中,有時候在冰塊中可以看到數年前被成堆拋棄的尸體,他們被遺忘在積雪的掩埋下。我想象,他們在無聲的冰海中漂浮,時常被從冰山剝離的巨大冰塊損傷,直到有一天,冰山融化,可憐的死者們會任由他們的尸骨沉入幽暗的海底,即使那里也比殺害他們的劊子手仁慈得多。

某一天,就像今天到克里姆林宮看列寧的木乃伊那樣,旅游者們會到沃爾庫達礦城(前甦聯在歐洲最大的集中營--譯者),睜大驚奇的眼楮,在他們眼前出現被槍決者最後一刻那充滿驚恐的目光,尸骸,一具一具又一具,存留在他們每個人的小寫的歷史記憶的冰層之中,而在大寫的歷史記憶之中,記載著未受懲罰的罪行和邪惡的勝利,而有多少歷史學家卻試圖將這一切從歷史上抹去。謹以我的這部拙作向每一個不幸的受害人寄托哀思。

原文︰El comunismo es una desmemoria
Libertad Digital
2018-01-21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舊文回放
  • 樊弓 :資本主義與失業
  • 彭小明 :我雖不是教徒,畢竟我有良知
  • 陳民彬 :“融冰之旅”對台灣只不過是“寒冰之旅”
  • 邵建 :北洋時期的“五毛黨”
  • 陳民彬 :西方左派向恐怖主義精神投降
  • 胡平 :我們應該有一部《殉難者傳》
  • 曹長青 :給一人辦報等于報喪
  • 袁曉明 :美國初選︰各領風騷兩三周
  • 余杰 :奶粉、孕婦與自由行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