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低端人口 中國社會 專制 共產黨 納粹 極權 社會達爾文主義 倫理道德 習近平 
相關文章
王丹:愚民政策下的愚民
余杰: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Dagens nyheter:世界大國--中國--乃是一座監獄
狄雨霏:必須制止中共對歐洲民主的干涉

當年,作為低端人口的習近平

作者:余杰
2017-12-12 07:43:09
發表評論 [1] 推薦本文 簡體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有些人莫名驚詫、怒發沖冠,似乎這是中共第一次干壞事。其實,此種“階級清洗”,共產黨一直都在干,樂此不疲,花樣翻新。從八十年代流行的“盲流”這個詞匯,到春節聯歡晚會上趙本上和宋丹丹在小品中竭盡嘲諷之能事的“超生游擊隊”(當時大家看得都很開心),再一直追溯到毛澤東時代的“四類分子”、“黑五類”、“黑九類”,相比之下,“低端人口”的說法顯示中共與時俱進,已經變得“文明”多了,你們還有什麼怨言呢?

中共標榜“平等”,然而中共最拿手的就是“階級分析”和“階級斗爭”。學者李若建在《中國賤民階層“四類分子”》一文中,梳理了中共人為制造“賤民階層”的歷史脈絡︰中共建政初期,在一些地區,最初只有“三類分子”的稱呼(地主、富農、反革命);後來加上“壞分子”成為“四類分子”;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之後,“四類分子”中增加“右派分子”,成了“五類分子”,即後來民間口耳相傳的“黑五類”。文革中,“五類分子”之後又增加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反動學術權威、叛徒、特務”四類,變成了所謂的“黑九類”。

這些不屬于“人民”的“賤民”,數十年來受盡歧視、羞辱和迫害。在農村,很多地主和富農被從肉體上消滅,其“原罪”還延及第二代、第三代。居住于大城市的賤民,則在一次比一次猛烈、殘酷的政治運動中被像垃圾一樣清理出去。中共原本是一個農民黨,極端缺乏管理現代城市的經驗,奪取政權後向甦俄“取經”,甦俄控制城市的做法就是︰將城市居民按照不同階級加以劃分,無人例外。然後,將敵對階級驅逐出政治中心、經濟中心和文化中心,趕到偏遠地帶、不毛之地,或在集中營里集體勞動,或任其自生自滅。如此,城市就能安全、整潔、井然有序,用斯大林的說法就是“像玻璃一樣干淨”。

在平時常規的人口控制之外,每次政治運動都會伴隨著對特定人群強制性的遷移政策。比如,一九五八年秋,為了建設“紅彤彤的大上海”,上海將數以萬計的“地富反壞右”及其家屬趕出城區,造成若干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慘劇。一九五八年十月,汕頭市一批“四類分子”共一千七百八十九人,被遷居于粵北部山區。一九六三年,新疆也發生了將“五類分子”和逃甦未遂人員內遷的情況。

文革期間,當局將“四類分子”驅逐出城市、強迫遷往農村,成為普遍性的政策。文革初期,北京市有八萬五千萬多人被扣上“地富反壞右”的帽子,驅趕出北京。天津全市則有四萬兩千人被遣送到農村。估計,當時中國全國被從城市里驅逐的“四類分子”及其家屬超過百萬人。

習近平就是那時被趕出北京的“黑九類”之一。以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罪狀習仲勛被毛澤東欽定為“利用小說反黨”的“反革命”,之後又被戴上“叛徒”、“特務”等“帽子”,習近平當然也是“五毒俱全”,北京之大,卻沒有他的容身之處。習仲勛是最早一批垮台的中共高級干部,被打倒十六年,單獨關押多年,一度精神失常,耳朵也被打聾。因此,習近平在十歲時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黑崽子”。

已被關閉的“共識網”在二零一三年發表了與習仲勛有“忘年之交”的楊屏寫的一篇文章《習仲勛與近平的父子情》。那時,習近平剛剛上位,正在與對立派系作殊死搏斗,宣傳部門來不及刪除這篇文章。如今,習近平大權在握,習仲勛的墳墓被修葺得如同皇陵一般,此類文章再也不可能流傳了。

楊屏在文章中回憶說,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日,剛剛復出的習仲勛將兒子從北京召到河南洛陽,那時正是酷暑難當。在此前的一個月的一天晚上,習仲勛因為想念兒子,竟當著這個“忘年之交”的“小朋友”楊屏的面,哭了兩個小時都不止。

楊屏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一個老人這樣哭,一個像我爺爺般年紀的老男人在哭。沒有聲音,只有淚水,嘴唇在顫抖。這場景,如今想起來,我都渾身戰栗!我當時被驚呆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地盯著老爺子,竟然不知道給他拿毛巾擦臉。後來,當看見他用手去擦桌子上的淚水的時候,我才想起來”。

楊屏回憶說,當時他和習仲勛踫杯喝酒,酒還沒有下肚,習仲勛的眼淚又涌出來了。“放下酒杯,他用兩只大手蓋住整個臉,擦了好幾遍眼淚。抬眼看著我說︰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顧得這麼好。我也是當爸爸的,因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文化大革命開始時,少年習近平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分子”,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里關押起來。據習近平自己回憶,因為他得罪了造反派,“有什麼不好的事都算在我身上,都認為我是頭兒,我被康生的老婆曹軼歐作為‘黑幫’家屬揪出來。那時,我十五歲都不到,他們說,槍斃夠一百次了”。

中央黨校召開批判六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習近平,前五個是大人,第一個是中共著名的理論家楊獻珍。這六個人都戴著鐵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壓得受不了,習近平只好用兩只手托著。習近平的媽媽齊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齊心被迫舉手喊口號打倒兒子。批斗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

此後,一次意外的相見,成為母親齊心一生的痛。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習近平跳窗戶跑回家,齊心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近平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然而,習近平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

習近平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被迫無奈如果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自己也會被抓走。那樣,遠平和安安怎麼辦?他倆還是小孩子啊!饑腸轆轆的習近平,當著姊姊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雨夜。

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習近平,讓這個可憐的孩子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一夜。第二天,習近平被聞訊趕來的警察抓進“少管所”,參加專門為“黑幫”子弟設置的學習班,並接受勞動改造。這是習近平的“一進宮”。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毛澤東發出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這是毛澤東拋棄紅衛兵的開端。不過,在關押中的習近平抓住了改變命運的機會,主動要求上山下鄉,說是“響應毛主席號召,到延安去”。造反派一看,去延安基本上屬于流放,就讓他去了。

然而,剛去延安梁家河村的習近平,在村里人緣不好,上下不待見,與同去的知青也不合群。據習近平回憶︰“上山下鄉時,我年齡小,又是被形勢所迫下去的,沒有長期觀念,也就沒有注意團結問題。別人下去天天上山干活,我卻很隨意,老百姓對我印象很不好。”五個月後,無法適應農村原始落後生活的習近平逃回京,不願再回延安。但是,他在北京的家早已不復存在,戶籍也被注銷,只能東躲西藏,過一天算一天。最後,他又被當成非法“盲流”,關進了“學習班”,半年後才被放出來。這是習近平的“二進宮“。

今天北京的“低端人口”所遭遇的一切,當年的少年習近平統統遭遇過,他們都被一雙看不見的巨手驅離北京。如今,習近平偏偏對那些遭到驅逐的“低端人口”毫無一點憐憫之心。對“低端人口”發起的這場雷霆打擊,如果沒有得到習近平的首肯,剛上任不久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豈敢輕舉妄動?習近平儼然是毛澤東第二,那些被暴力清理的“低端人口”,對他來說只是“內參”中的一小串數字而已“低端人口”越少,中南海就越安全,這點代價是值得付出的。

或許,連習仲勛都沒有想到,他的兒子會如此無縫餃接地由被害者變臉為加害者。習仲勛晚年最大的擔憂,就是黨內再出現一個毛澤東似的暴君。八十年代初,有一次習仲勛和彭真在會議的間歇閑談。習說︰“要有一個制度,有一種力量,能抵制住‘文革’這樣的壓力才好。”彭真說︰“我們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種違法的行為。‘文革’是極嚴重的錯誤,今後決不許重演。”習說︰“問題是,如果今後又出現毛主席這樣的強人怎麼辦?他堅持要搞,怎麼辦?我看難哪,難哪!”

飽經風霜的習仲勛深知共產黨的權力運作方式,民主與法治跟共產黨無緣,杜絕再度出現毛澤東式的人物“難哪”。他卻不知道,受盡折磨的兒子習近平,居然成了有樣學樣、以毛為楷模的共產黨黨魁。



--原載︰《民主中國》,2017-12-09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94391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早立  2017-12-16 15:58:51  

蔡书记的去留考验当今核心 及中国的方向

习近平上台 其实同蔡一样 也是用的昏招 如七不讲 不准忘议中央 自己搞个人崇拜 同意人民叫他习大大 抓逋铜罗湾书店老板 那件是得民心的好招 没有 但一件也没有引发人民的抗议 反而对少量的不和谐声音以镇压 看到的全国一片 吹捧的声音 以会自己己取得了牢固的统治地位 所以有十九加的登顶之举 其实任何事发展到顶 就是下顶之始 但是想不到会在十九大一月后就下行了 现在的情况十分复杂骑虎难下。如果叫蔡下台 本是最好选择 但也是最坏选择 因为蔡下台 以后就把习親信也吓跑了没有人再跟习了 如蔡不下台 此火或將引申到习自己 无論如何已有人正式挑战习的不准忘议中央了。其实我在以前提出 习自己退出历史舞台這建议 如能自己下台將名留历史 到不失偉大的英名









最新评论
  • 2018-02-20  [初三赤口]: 不是你才知哦,廣東人早就有了,一到年初三就
  • 2018-02-20  [死5毛]: 欧洲的人道主义和毛泽东的反人道主义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每日舊文回放
  • 方覺 :拉丁美洲的政治逆流
  • Guy Sorman :謊言帝國與戀中癖
  • 萬沐 :加拿大華人的權力與傲慢
  • Louis :西瓜
  • 程映虹 :毛主義和中國模式在東歐和北越的影響(四)
  • 朱維錚 :鴉片戰爭史的再研究
  • 起石 :大躍進和美國的醫改
  • 日吉秀松 :日本是不是一黨制國家?
  • 李兆富 :底特律之殞落
  • 曹長青 :馬克思還魂的“新資本論”(3之1)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