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反右 政治運動 共產黨 共產主義 毛澤東 人禍 歷史 中共暴政 
相關文章
王律文:兩項數據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許行:香港政府制造英雄--評香港三位學生領袖被判囚事件
宋永毅:廣西文革中解放軍謀殺誘殺平民
曹長青:破除四個迷思,炸毀中共堡壘

反右六十周年祭

作者:彭小明
2017-08-02 04:42:20
發表評論 [1] 推薦本文 簡體


毛澤東確曾想借力打力

反右斗爭已經過去了一個甲子。長期以來,人民,特別是當事人受害者及其家庭,有一個重要而清晰的記憶,那就是毛澤東“引蛇出洞”,號召人民幫助黨整風,提出批評意見;結果在幾個月之後,突然變臉,展開反右斗爭,幾乎所有的提意見者都被打成右派,勞教勞改,九死一生。近年來很多黨內主事者如周揚、李維漢、韋君宜和受害人邵燕祥、戴煌、朱正、杜高等人的回憶文字,包括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的回憶錄出版了。許多歷史事實已經曝光。其中反映,毛澤東當時真的希望民主黨派和其他人士都來提意見幫助開展整風。他對自身的威信和黨的成績相當自信,而黨內高層卻並不太贊同。毛澤東原想發動的斗爭可能就類似于文革。打擊的對象可能就是劉少奇等人。中共的內斗從未間斷過。1954年原本要利用高崗打擊劉,遭劉反擊,毛只好忍痛舍棄高崗。當整風批評開展起來以後,毛和黨內高層都意外地發現,雖然是以幫助整風方式提出的意見,怨憤和不滿卻表現得相當嚴重,不僅僅是反對官僚主義,而且還有對政治運動的方式、對打擊報復的疑慮,對不民主狀況的不滿等等。黨內不同意這樣做的干部對毛更有怨言。實際上是毛澤東錯誤地估計了形勢。在惱羞成怒的情況下毛決定反擊。1957年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這是為什麼》的社論。已經提到了反動分子向黨進攻。但是沒有多少讀者會想到,提意見的人就是反動的右派分子。當天中央文件也在黨內高層下達。然後6月10日毛澤東又下達了一個更加明確的文件,明確指稱向黨提出意見的人是右派分子。毛澤東在整風開始時,作了多次的黨內外報告,用非常熱情、非常謙卑的語調歡迎黨外人士幫助整風,非常振奮人心;但仍有很多知識分子還是因為思想改造運動和肅反,以及其他運動的嚴酷而顧慮重重。一些人剛剛打消了顧慮,或者顧慮猶存,卻被動員務必發表意見。然而就是在發表意見之後,他們被戴上了右派帽子。

既是陽謀,也是陰謀

什麼是陽謀和陰謀?世界上本來沒有陽謀這個說法,是毛澤東為了洗刷自己的陰謀,瞎編了一個說詞叫陽謀。大意是說,一件很損的事情原來就沒有隱瞞,後來真的付諸實踐。而陰謀則是指蓄謀已久的計劃,故意秘而不宣,忽然實施,獵物被一網打盡。

我們說它是陽謀,是因為毛澤東早在1947年就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中說,要打擊資產階級黨派。斯大林不同意,主張從東歐到中朝越都要團結反法西斯的資產階級黨派搞統戰。毛澤東遵命潛伏爪牙靜待時機,但他早晚還是要驅除非黨人員,搞一黨專政的。建立政權不到五年,他就把原來中央人民政府的非黨官員調任人大政協虛職。然後再看時機繼續打擊,則是他的後續步驟。1956年匈牙利事件爆發,毛澤東非常注意和重視,連續發表了《論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不久又發表同題再論。要把具有自由思想的公民整肅下去,他是早有思想準備的。整風出現民主自由憲政的意見,他覺得此時此刻時機忽然來到,就決定出手反右了。希特勒打擊猶太人也是陽謀。早在他的《我的奮斗》那本書里就說明白了,他用詞惡毒而粗俗,直接鼓吹種族仇恨,煽動暴力犯罪,甚至對殘疾人施用宮刑。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從這個角度說,毛和希特勒差不多,都是有言在先。

說毛澤東搞陰謀,是因為他在決定反擊的時候,只對黨內高層打了招呼,所有要打擊的主要對象知識分子,以及黨內基層都沒人解反擊的內情。從大量名人回憶文章排出的時間表來看,從六月上旬開始到十八、九日,轉折已經形成。黨內高層不僅絕對保密,而且奉命繼續有目的地動員各級知識分子參加鳴放會議,上門勸導和指名道姓地要求知識分子對象參與鳴放,向黨提出批評。有些人是被逼到沒有退路,不得不講了幾句話。結果反右一開始,按記錄搜尋出來,就是右派分子。主動發表意見的就更不在話下了。這就是陰謀。明明黨中央已經改變初衷,是要抓住發言者的言論治罪,卻故意不告訴發言的人,這不是陰謀是什麼?而且,有的言論本來就是毛澤東自己說出來的。例如,民主黨派人士擔任行政職務有職無權無責不好,應該有權有職有責……這是四月三十日召集各黨派負責人和無黨派人士的會議上講的。另外,教授治校的問題也是毛澤東自己先講的。毛澤東召集著名教授到天安門談話,他說︰“教授治校恐怕是有道理的。是否分成兩個組織,一個校務委員會管行政,一個教授會議管教學。”結果凡是在整風中提出教授治校主張的人都是右派分子。毛在杭州會議上曾經說過,每省都要辦兩個報紙。一個黨外來辦……譚震林听了還到湖南去講,結果凡是提出黨外辦報想法的人全部都是右派。

我們不會忘記,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這類文言成語,之所以我們幾代人都耳熟能詳脫口而出,就是因為這是毛澤東著作里的原話(他從儒家經典里摘取而來,寫入毛選之中)。到了他執政的統治下就不再言者無罪了,必須戴上右派帽子,勞改勞教了。郭沫若還特地為此強作注解。如此種種,剛好說明毛澤東要興文字獄,既是陽謀,也是陰謀。整風時期,共產黨已經執政八年,不提民主諾言,實行一黨專制,勢必引起許多弊端,積聚的矛盾已經相當尖銳,知識分子議論蜂起其實是正常的社會反映,毛澤東卻把人民的議論視作反黨言論,正是中共缺乏執政能力和政治道德的表現。其恐怖和殘酷程度超過了漢末的黨錮之爭、明清時代的文字獄,黨錮和文字獄的受害人都僅是數十、數百人,頂多上萬人,而反右則是高達五十五萬人,甚至三百多萬人,而且也株連家屬子女。

人民本來對共產黨有強烈的民主期待

為什麼在毛號召幫助整風的時候,民間會發出這麼多要求民主的呼聲?我們不可忘記,人民曾對毛和中共抱有殷切的民主期待。1949年鼎新革故,是對國民黨專制的否定,也是對新政權的民主期待。不僅知識界、思想界有這樣的期待,青年學生和基層人民也有這樣的期待。國民黨承諾過還政于民,軍政訓政和憲政,甚至一度在1947年宣布行憲。但是抗戰和緊接著的內戰妨礙了憲政民主,共產黨和左翼的宣傳長期抓住國民黨的專制和弊政,展開了民主憲政的宣傳。特別是國統區的《新華日報》,對人民做出過很多的民主憲政承諾。包括劉少奇的絕不搞一黨專制,毛澤東的美國式的民主等等許諾。《新華日報》是周恩來手下的一些中共青年知識分子編輯的報紙,對于中國的未來有過相當民主化的憧憬。這些宣傳在人民頭腦中記憶猶新。在國民黨大陸時期的最後階段,白色恐怖留下了極其黑暗的印象。昆明聞一多、李公僕等民主教授被暗殺,上海王孝和被害等案件,乃至重慶白公館等監獄對中共囚徒的殺害加深了國民黨專制的法西斯印象。人民對國民黨的行憲大失所望,而把希望寄托在新政權的身上。不僅知識界和青年學生,甚至連國民黨的軍政人員也不乏這樣的期待,否則不會有那麼多人會起義歸順,或者放下武器,留在大陸,棄絕逃亡之路。人民之中對中共抱有民主期待最大的莫過于民主黨派,主要是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這些自由主義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他們這些人本來就是民國政治舞台的重要角色。他們不滿于國民黨的專制,不滿于當時的民主不足。他們支持共產黨反對國民政府,不是要永做應聲蟲,而是要在新的政權之下實現自己的民主理想(充當在野黨並展開民主競爭),也希望施展自己的個人抱負。他們有的沒有看清毛澤東的為人,有的如儲安平已經感覺到嚴重性︰在國民黨手下,民主是多和少的問題;在共產黨手下民主是有和無的問題。但是他或許還認為,可以逐步努力讓民主從無到有,所以他願意為之作出奉獻而繼續跟隨中共。直到反右前夕他向中共表明心跡,心平氣和地提出挑戰。我認為沒有必要把這些人物想像成那種死忠中共,幫助整風而被整肅的冤屈者。反右斗爭的犧牲品中章羅儲這類人物不多,但是他們是政治家和批評家,中國社會應當有這樣一批精英人物,可是他們被中共的一黨專制扼殺了。鄧小平到死都不肯為他們平反,繼續讓他們把右派帽子戴進墳墓。這是極其頑固而凶險的做法。中國社會為什麼不能有這樣一批懷抱民主憲政理想的政治家和思想家?提出輪流坐莊、政治設計院、平反委員會等等主張,質疑漢字要不要簡化,要不要實行拼音化,教授治校、為什麼就是右派分子?就要剝奪政治權利?反右斗爭中還有不少青年知識分子和大學生,不僅如林希翎那樣從社會主義民主的角度對斯大林和中國的現狀提出質疑,還有人(許多姓名已經無法查出)從胡風反革命案的定罪量刑、從憲法遭到黨政粗暴踐踏的現象提出了對中國社會憲政實施的質疑。這些人實際上也是對中共抱持民主憲政期待的,如果毫無期待,還發表意見干什麼?反右斗爭已經過去了六十年,五十五萬右派分子百分之九十九都恢復了名譽。但是他們提出的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從這個角度來說,右派言論中的這兩類言論依然具有相當大的現實意義。比之文革中的大量無謂的爭議和辯論(就是好還是好個屁、某某干部該打還是該保)更有歷史的記錄價值。

為什麼反右在中國社會刻骨銘心

反右在中國社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絕對的負面印象。原因就是毛澤東出爾反爾,食言自肥。說好了是幫黨整風,結果是打成右派。但是中共出爾反爾、自食其言的事情多了去了,為什麼偏偏反右的事情被人民銘刻在心?這是因為反右僅僅只有(全國)九十六名不予改正,其余的一律改正,基本不留尾巴。胡耀邦著手實行全國性的改正,不僅通過紅頭文件層層下達,而且在新聞報刊公開登載,使得人民家喻戶曉。再說,右派從戴帽到恢復名譽,僅有二十一二年,較大部分受害人尚還健在。另一個原因是右派分子群體都是知識分子,他們的文筆和口述能力大大高于民眾的任何其他群體。在右派被改正後的數十年里,大量出現了有關右派分子遭遇的文學作品和回憶文字。這些文學作品的藝術水平較高,而且又來源于真人真事,情節動人,牽涉面廣,像《牧馬人》、《湘雨瀟瀟》、《芙蓉鎮》和《告別夾邊溝》等已成為歷史的經典。

其實中共和毛澤東在短短的執政歷史上做過了許多次食言自肥的逆天惡事。比如毛澤東、劉少奇曾經承諾過不會實行一黨專制,要學美國民主等等,等到建立政權後,卻再也不提。毛澤東和朱德在攻克南京進軍上海前夕發表過《中國人民解放軍布告(約法八章)》全文選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宣告凡是國民黨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黨政軍人員,只要不持槍抵抗,不故意破壞,就不予逮捕,不予侮辱……結果到了鎮反運動和肅反運動中,所有國民黨軍政人員都是整肅對象,並按各曾出任過的職務判處殺管關各種徒刑。1949年後大量建立的勞改營關押的主要就是上千萬這樣的“歷史反革命”。其實他們中有的是起義軍官,有的是听從約法八章留下來的國民黨黨政軍人員,連戰俘都算不上。中共中央在1950年六月三十日發布《怎樣分析農村階級》的文件,刊登在《人民日報》上。文件最後第十一條規定,地主在土改後若滿五年,沒有劣跡和反抗行為,就可以改變地主為勞動者成分。可是在現實中,階級斗爭和政治運動越來越多,越來越緊,從來沒有听說過有改變成分的地主富農。等到1979年宣布為全國地富摘帽的時候,他們的人數已經寥寥無幾,絕大部分作為賤民和不可接觸者早已在三十多年的折磨中去世,幸存者也已喪失申訴和撰寫能力。在1955年的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中,所有的私營工商業都必須公私合營。然後由政府支付定息,以逐步完成贖買。可是到了1966年文革開始,政府停付一切定息。工商業者頂著資產階級的罪惡帽子,卻再也拿不到政府承諾的定息。再到1979年,政府給倍遭打擊的工商業者家庭恢復(人民內部矛盾)名譽,發還抄家物資,退回被佔被拆的房屋,但是定息(尚欠的大約一半以上)則一筆勾銷,不再支付了。

相比之下,中共的干部凡是在運動中受到沖擊被平反恢復名譽的,全都補發全部工資,還有各種房屋、物資補貼,子女照顧。其他人民階層中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和其它罪名而長期遭受迫害致死致殘人員,他們的家屬子女,一般都不予補發工資,也不予賠償。共產黨人總是宣傳他們是最大公無私,最不追求個人利益,最關心人民利益的無產階級先鋒隊。可是他們的政策對于本黨干部和人民卻是截然不同的。

鎮反肅反運動中被整肅的國民黨軍政人員,只要本人健在或子女提出申訴的,一般都先後得到平反。但是他們的平反都是個別處理獲得通知的,沒有聲勢較大的群體影響。他們的聲音微弱,在中國社會基本上沒有反應。地主富農的問題,中國社會也不是沒有反思。中央電視台畢福劍被解職的事件,側面反映了這種呼聲(老地主招誰惹誰了?)。但是中共中央堅持“土改的成果不容否定”,所以除了少數地富成分確實錯劃的以外,一般只是摘帽,而不予平反,被分掉的田產房產不予發還。

從上述的對比來看,反右斗爭成了中共中央自己公開承認的最明確的重大錯誤,招致受害的人數至少在五十五萬人以上,還有披露的消息說更高達三百多萬人以上,牽連的家屬子女人數多達數百萬甚至千萬。他們的遭遇通過文學和影視媒體影響了整個中國,成為中國社會飽受冤屈的群體代表。

以右派為主體的勞改文學(大牆文學)為中國文學增添了嶄新的一頁(包括美國出版的黑色文庫)。這些文學描寫揭露了中國共產黨殘酷黑暗的勞改制度和野蠻的獄政。

在反右斗爭六十周年的今天,我們向所有仍然健在的右派分子們致以問候,向所有已故的右派分子致以沉痛的悼念。毛澤東則作為一名食言自肥出爾反爾的現代陰謀家將永載世界歷史的暴君列傳。鄧小平則以他的第一幫凶,名列其側。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早立  2017-08-02 21:07:24  

60年的輪回 习又回反右了

天道总是輪回60年前 我上高一我的教学老师教我们代数幾何 他是哈尔滨軍工毕业的 在反右!我们幾個同学偶然进入一间教室里边都是大字报是向党交心 看到了老师的交心材料原來哈军工毕业生一般分軍隊 他不想去 因此在体检时有意看不清眼睛视力不合格 就分中学当老师 這是他向党讲了真话 就因为此划成了右派分子 学校还有其它老师划成右派 除了划右派外还有戴自帽子多所以右派分子当时占全国的比例及总数都由书记处即邓法西斯決定 按比例划分 而在考大学时 有一个全班成绩最好 但班主任说 你最多报个师範学院 因他父亲是右派 还有一个父親被殺 老师说你最多报个大专 我们幸好是中农 更主要是红鬼头子的小孩儿比我们小不到上大字的时侯 而现在习大树自己七不讲上网上了外国网站將审查 树自己竟然 出現习近平在习近平学习班 上的讲话自己出面为自己贴金无恥一方面又重演老毛故技印度侵占中国领土 這些手法已能有用吗









最新评论
  • 2017-09-22  [Avito777Nill]:Пополнение Авито за 50
  • 2017-09-20  [早立]:作为政治人物怎么去评价 毛在当今中国由於共产
  • 2017-09-17  [大浪]: 上帝真的很眷顾以色列人,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
  • 2017-09-16  [早立]:用内人党方法或用正语法來化解网路连坐法 用手
  • 2017-09-15  [大浪淘沙]:剩下的是金子 随波逐流的无神论,只是自欺欺人
  • 2017-09-14  [不喜欢信教]: 真是好消息。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过去几年
  • 2017-09-12  [早立]:告诉大家人民是如何对付毛运动的 关於516分
  • 2017-09-10  [早立]:中共大哥与朝共小弟 沃恩比尔被朝共赛死 而
  • 2017-09-09  [早立]:减少人民税負首先从十九 大开始 共產党员現在
  • 2017-09-06  [早立]:是一个真理 只要揭穿才能使门徒作鳥散狀

  • 每日舊文回放
  • 余杰 :曾經與我們一起戰斗的美國士兵
  • 張平 :夏雨行動-以色列單邊撤退派背水一戰
  • 黃鐘 :厚黑的人民好統治
  • 狄馬 :被綁架的歷史有多長
  • 荊冬雨 :被病人統治的中國社會--官員自殺現象深度分析
  • 曹長青 :上海世博會的空虛
  • 程曉農 :2011年︰中國告別盛世意味著什麼
  • 余杰 :中國共產黨真的變成了不咬人的老虎嗎?
  • 曹長青 :怎樣看待美國的強大
  • 陳破空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