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文革 毛澤東 共產黨 文化大革命 共產主義 歷史 中共暴政 專制 政治運動 人禍 專制文化 社會主義 中國社會 
相關文章
劉白:再論1840年鴉片戰爭的性質
王丹:愚民政策下的愚民
余杰: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Dagens nyheter:世界大國--中國--乃是一座監獄

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作者:朱振和
2016-05-26 05:06:17
發表評論 [3] 推薦本文 簡體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發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即《五.一六通知》),一般把《五.一六通知》作為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標志。時間過得真快,文化大革命已經50周年了。

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統治時期在中國發生的最重大的政治運動,可是絕大多數中國人對這場驚天動地的政治運動是只知其名(名為文化大革命),不知其實(不知道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只能听到中共官方對文化大革命歪曲的闡述,只能看到官方提供的極其有限的歷史資料,他們由此而形成的對文化大革命的認識當然是錯誤的。由于中共禁止談論文化大革命,封鎖文化大革命的歷史資料,少數不滿足于官方提供的資料的中國人和研究文化大革命歷史的學者,想要搞清楚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也是困難重重。

文化大革命是中國現代史中極其重大的歷史事件,怎能任憑中共當局惡意意歪曲?必須讓中國人民知道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尤其是現在有不少人喜歡用文化大革命來比喻當今的政治事件。例如,薄熙來在重慶搞“唱紅打黑”,有人說這是“復闢文革”。今年2月19日,習近平到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巡訪,並在當天下午召開中共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提出黨和政府的媒體必須姓黨。同日,任志強發微博,批評“媒體姓黨”的說法。隨後在媒體上出現了大量批判任志強的文章,對任志強的批判進行不到十天就戛然而止。有人稱其為“十日文革”。現在還有人說,新的文革已經開始了。

我們在看到“復闢文革”、“十日文革”、“新文革”這些說法的時候,必然聯想到“文革究竟是什麼?”這樣一個問題。如果對“文革”沒有確切的定義,對“文革”的性質和本質沒有公認的共識,那麼說“復闢文革”、“十日文革”、“新文革”這樣的話,就有很大的主觀隨意性。面對這樣的現實,我們更加必須搞清楚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中共官方對文化大革命的闡述歪曲了歷史事實,當然是必須摒棄的。在中共官方設定的框框下研究文革歷史的學者所寫的文章、書,其中真實的史料可以用作參考,其中的觀點必須全部摒棄。不被中共控制的海外學者和對文革歷史感興趣的人,也寫了很多文章和書,對文化大革命作了各種各樣的闡述。我們在此只給出三種比較有代表性的說法,對這三種說法展開討論。

(一)皮埃爾 . 李克曼認為文化大革命是“由毛澤東領導的一場中共內部丑陋而暴力的政治斗爭”。

(二)劉國凱的“三個水平直徑重合的圓”文革分期論。(1)小圓是從1966年11月到1968年8月。小圓時期是“兩年民眾乘機造反。群眾對共產黨干部多年的積怨得以爆發。”劉國凱曾采納“人民文革”的說法,把這一時期的文革稱為“人民文革”。(2)中圓是從1966年6月到1971年9月13日。中圓時期是“五年官方鎮壓清算民眾”。(3)大圓是從1966年5月16日到1976年10月。大圓時期是“十年黨內權力斗爭”(這與李克曼的“中共內部政治斗爭”的說法相似)。

(三)戴開元認為“文革的本質是毛澤東利用學生和民眾,對以劉少奇為代表的、從中央到地方的一大批他所認為的黨內“走資派”,進行的一場大清洗,其主要目的是防止自己生前像赫魯曉夫那樣被趕下台,或死後像斯大林那樣遭到清算。”

第一種說法把文化大革命定性為“一場中共內部丑陋而暴力的政治斗爭”。但是文革之初開始、後來延續了很長時間的揪斗“黑五類”,抄家,破四舊,搗毀寺廟、古跡,等運動並不是中共內部的政治斗爭;後來進行的“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清查5.16.”等運動,挨整的是造反派和普通民眾,也不是中共內部的政治斗爭;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五七干校、工農兵學員上大學,管大學、知識分子接受再教育,等運動更不是中共內部的政治斗爭。所以把文化大革命定性為“一場中共內部丑陋而暴力的政治斗爭”不正確,至少是片面的。

第三種說法說,文革的本質是對毛澤東所認為的黨內“走資派”進行的一場大清洗,其內涵比“政治斗爭”更狹窄,基于同樣的理由,對文革這樣定性當然也是錯誤的。在文化大革命中挨整的、受迫害的、乃至死亡的,絕大多數是黑五類、資本家、文化文藝界人士、知識分子、“保皇派”、“造反派”及普通民眾,所謂的“走資派”只佔不到百分之五。以不到百分之五來定性全部當然是錯誤的。

“毛澤東利用學生和民眾”,這種說法很不恰當,應該說是毛澤東蠱惑民眾。

毛澤東清洗黨內“走資派”,“其主要目的是防止自己生前像赫魯曉夫那樣被趕下台”,這種說法不成立。毛澤東知道自己是絕對權威,在自己生前絕對不會被趕下台。毛澤東認為劉少奇是“中國的赫魯曉夫”,要防止劉少奇在自己死後,像赫魯曉夫對待斯大林那樣對待自己。這倒是真的。

劉國凱把文化大革命分為不同的時期。我認為,若想要把文化大革命闡述清楚,必須把文化大革命分期,只不過劉國凱的文革分期論太粗糙,而且有錯誤。整個文化大革命應該分為十多個時期,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深入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就把這項工作留給別人去完成吧。

劉國凱稱小圓時期是“兩年民眾乘機造反。群眾對共產黨干部多年的積怨得以爆發”的“人民文革”。這個說法不對,這個時期文化大革命的主線是“造反派”響應毛主席的號召,造各級“走資派”的反。雖然有“民眾造共產黨干部的反。發泄對共產黨干部多年的積怨”這樣的事情,但那只是伴隨著主線發生的附帶現象,不能把附帶現象當作本質。

劉國凱稱中圓時期是“五年官方鎮壓清算民眾”。事實上,1966年5月16日到1966年7月底、1966年8月初到1966年11月、1966年11月到1968年8月是文化大革命的三個時期,這三個時期發生的事情都不能稱作“官方鎮壓清算民眾”。

所以,這三種說法都不完美。那麼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一個很大、很難回答的問題。下面談一談我對文化大革命的幾點認識。

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憑他一個人的荒謬臆想、妄想而鼓動起來的。毛澤東能夠把全國人民都鼓動起來參加文化大革命,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中共在以前大搞個人崇拜,把毛澤東捧上了“神位”,毛澤東成了中國和中國人民的“神”。全國人民對毛主席無限信仰、無限崇拜;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對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毛澤東被尊為能夠一呼百應、一呼億應的“神”,才能發動全國人民搞文化大革命。中國出了毛澤東這樣一個凶神惡煞、撒旦惡魔,才會發生文化大革命。

現在有很多中國人擔心文革再現,政治局勢一有風吹草動,他們就覺得又要搞文化大革命了,大禍即將臨頭了。我毫不擔心文革會再來,因為毛澤東死後,中國絕對不會再出現毛澤東這樣的“神”了,文革自然就絕不會再現了。即便有人想效法毛澤東,那也只是一個不自量力的歹徒在做“白日夢”,自取滅亡罷了,文革是絕對不會再發生了。

毛澤東為什麼要發動文化大革命?因為他想要清洗一批以“中國的赫魯曉夫”劉少奇為首的、他所認為的黨內“走資派”。毛在以前清洗過高崗、彭德懷,這一次用類似的辦法清洗劉少奇等人,應該是辦得到的。毛為什麼要把全國人民都蠱惑起來,搞一場全國規模的文化大革命呢?因為他認為劉少奇這一幫黨內“走資派”人很多,從中央到地方都有“走資派”,組成了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他還認為,這一次清洗了黨內“走資派”,以後還會滋生出新的“走資派”,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來一次。所以他要讓全國人民都參加炮打劉鄧資產階級司令部的文化大革命,民眾經過文化大革命的鍛煉,經了風雨,見了世面,以後中央再出修正主義,民眾就會起來造反。

毛還有一個狂妄的臆想,那就是經過文化大革命的鍛煉,經過斗私批修,用毛的思想、理論對人進行再教育,就能造就一代毛式的“新人”。從毛澤東關于教育革命、關于五七干校、關于再教育、關于全國學解放軍等一系列講話中,可以看出他有這種臆想、妄想。造就了一代毛式“新人”以後,可以把崇拜毛、忠于毛的精神代代相傳下去,以後任何時候中央一出修正主義,毛式“新人”就會起來造反,把他們打倒,毛氏紅色江山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了。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一是為了所謂的“防修反修”,清洗以劉少奇為首的黨內“走資派”;二是為了造就一代共產主義的新人。

劉少奇當時是國家主席、黨中央的第二把手,怎樣向全國人民揭示他是“走資派”呢?毛耍了一個類似于反右斗爭“引蛇出洞”的陽謀,給劉少奇設了一個圈套。《五.一六通知》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通過的,毛讓劉少奇在北京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他本人躲在杭州遙控,《五.一六通知》的每字每句都是毛親自審定的。《五.一六通知》發布以後,毛仍然留在杭州,不回北京,讓劉少奇主持黨中央的工作,部署開展文化大革命,意在讓劉少奇“表演”。

劉少奇完全不知道毛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他以為文化大革命就是規模更大的反右運動(據說,劉少奇到杭州向毛匯報文化大革命的工作時,曾說要抓兩千萬個右派,此情況是否屬實尚有待考證),他就按照他自己的想法開展文化大革命運動。所以在文革初期有兩個多月是劉少奇在領導運動,我們姑且把這個時期稱作“劉少奇文革”。

“劉少奇文革”的綱領是1966年6月1日發表的《人民日報》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其內容是︰橫掃“黑五類”(加上資本家),批封資修(尤其是對文藝界、文化界),破四舊,派工作組,搞新反右運動。當毛認為劉少奇已經“表演”夠了,就在7月底回北京,指責劉少奇搞資產階級專政,下令撤消工作組,並在8月5日在中南海貼出題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的大字報,親自發出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的號召。

在劉國凱的文章里有這樣一句話︰“在毛澤東發現劉少奇把他發動的矛頭向上的旨在高層清洗的政治運動變為矛頭向下的反右運動後,遂于1966年7月底下令撤消工作組。”這樣的敘述是不對的,把事情的本質搞錯了。

絕大多數人都忽略了“劉少奇文革”這樣一個時期的存在,把這一時期發生的事情與以後在文化大革命中發生的事混為一談。我們舉家喻戶曉的“卞仲耘之死”這一事件為例來說明之。

卞仲耘(女)是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簡稱北師大女附中)的黨總支書記、副校長(注︰當時沒有校長)。1966年6月3日由共青團中央派出的工作組進入北師大女附中,取代原校領導,開始掌管學校。工作組組織了對卞仲耘寫大字報、批斗,6月23日工作組主持召開對卞仲耘的“揭發批判大會”。7月30日工作組撤離。工作組雖然撤離了,但是被工作組批判的卞仲耘等校領導仍然是“黑幫”。8月5日,一幫學生發起“斗黑幫”行動,卞仲耘被學生打死。當時經歷了這個事件的北師大女附中的師生中有人作證,劉少奇的女兒劉婷婷、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參與了行凶。

卞仲耘雖然是在工作組撤離後被打死的,但是從整個事件來看,工作組組織批斗卞仲耘是導致她死亡的根本原因,工作組對卞仲耘之死負主要責任。卞仲耘是“劉少奇文革”的受害者,劉少奇是卞仲耘之死的最高責任人。劉少奇的女兒參與了行凶。但是99 % 的人在敘述“卞仲耘之死”事件時,都說是被毛澤東煽動起來的紅衛兵打死了卞仲耘。

毛澤東親自號召“炮打司令部”,並在天安門廣場接見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文化大革命轟轟烈烈地展開了。可是事與願違,運動的發展出乎毛的預料。毛自己也承認這一點,他在1966年10月的一次講話中說︰“文化革命運動……來勢很猛,我也沒有料到,……”

第一件讓毛不順心的事情是︰以中共高干、軍干子女為骨干的紅衛兵都成了保“走資派”的“保皇派”。于是毛不得不不斷地發布最新最高指示;10月5日批轉軍委總政的文件《關于軍隊院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緊急指示》,並說明其內容適用全國大中學校,其宗旨是為全國各地的“蒯大富”平反;10月6日在北京召開十萬革命師生向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猛烈開火的誓師大會;11月6日發布《中共中央關于處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檔案材料問題的補充規定》;派出周恩來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成員,日以繼夜地接見各群眾組織的代表,表態支持“造反派”。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各地的“造反派”佔了上風,小部分“保皇派”組織開始瓦解,1966年11月以後在全國掀起了打倒“走資派”的高潮。這時又出乎毛的預料,全國刮起了“經濟主義風”,毛趕忙發最新最高指示,加以制止。

1967年1月,毛發動了“一月奪權”。毛的如意算盤是︰很快就可以在全國各省市建立革命委員會,建立新的革命秩序,文化大革命可以結束了。大大出乎毛的預料,“奪權”進行得很不順利。毛指示軍隊要支持左派群眾組織,軍隊卻支持“保皇派”,全國各地發生了軍隊鎮壓造反派群眾的事件,最慘烈的是青海“2.23.”事件。于是毛趕緊發最新最高指示;4月1日發布《六七117號中央文件》;4月6日發布中央軍委《十條命令》,制止軍隊的鎮壓行動。

不料,按下葫蘆又起了瓢,全國出現了揪軍內“走資派”的動向。毛要保持軍隊穩定,不允許抓軍內“走資派”,于是拋出王、關、戚,安撫軍方頭目。這時候,毛把“保皇派”改名為“保守派”,說兩派(指“造反派”和“保守派”)都是革命群眾組織,要一碗水端平。

在那個時期,在仍然存在“保守派”的地方或單位,“造反派”與“保守派”的斗爭處于膠著狀態。在“保守派”已經瓦解的地方或單位,“造反派”發生分裂,分成兩派打“派仗”。當時全國各地上上下下都在打“派仗”,或者是“保守派”與“造反派”互斗,或者是“造反派”分裂成兩派打“派仗”。有的地方“打派仗”升級為“武斗”,動起了槍炮。這又出乎毛的預料,趕忙發最新最高指示,要“大聯合”,“要文斗,不要武斗”。可是,毛的話似乎不頂用了,“打派仗”和“武斗”持續了相當長時間。

到1967年夏天,毛覺得“造反派”太不听話了,下決心壓制、鎮壓“造反派”。派工宣隊進駐各單位,對“造反派”實行全面壓制或鎮壓。接著連續開展三場鎮壓“造反派”的運動︰(1)1968到1969年,一年多的“清理階級隊伍”;(2)1970年1月開始的“一打三反”;(3)1970,1971年的“清查5.16.”。

1971年的“9.13.事件”大大出乎毛的預料,也是對毛最沉重的打擊。此後,毛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以後五年是他強打精神,勉強支撐文化大革命的五年。毛一直想維持軍隊的穩定,但在林彪出事後他不得不在軍中大量清洗林彪的黨羽。各單位的“清查5.16.”運動都是在軍代表的領導下進行的,這時軍代表全部撤回去清查林彪的黨羽,“清查5.16.”運動也就不了了之。

1974年初開展了“批林批孔”運動,搞得虎頭蛇尾,也是不了了之。1973年2月,鄧小平回北京復出,這是毛在實在找不到可用之才的情況下的無奈之舉。兩年多以後毛發現鄧小平不支持文化大革命,就發動了“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

十年文革最顯著的特點只用一個字就可以表達,那就是“亂”。毛曾說過,“經過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毛發動文化大革命,一下子就搞得天下大亂;但是毛企圖建立新秩序,達到天下大治,這個目標卻始終沒有達到。他不斷地發出新指示,企圖將文化大革命納入他主觀臆想的軌道。可是毛今天指示打倒這一批人,明天指示批判那一批人,後天又指示清理另一批人,如此等等。他的新指示往往導致新的批斗、新的動亂,往往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舊亂尚未平息,新亂又被毛鼓動起來了。十年文革,十年天下大亂,毛“苦斗”了十年,離他臆想的“天下大治”的目標越來越遠了。

“反擊右傾翻案風”是毛臨死前最後的垂死掙扎。在無可奈何地、心不甘、情不願地指定華國鋒為接班人以後,毛澤東就死不瞑目地在1976年9月9日死去了。隨後,毛在文革中的部下和打手“四人幫”被打倒,文化大革命結束。

能不能綜上所述,總結歸納成比較簡短的一段話,來回答“文化大革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問題呢?這很困難,我嘗試一下。由于我沒有深入細致地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歷史,所以我作的總結很可能不是這個問題的最佳答案。

總結︰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為了所謂的“防修反修”,為了清洗他所認為的一批“走資派”,為了造就用毛的思想、理論武裝起來的一代新人,保紅色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而發動起來的使全國人民都卷入其中的一場全國規模的政治運動。由于文化大革命從一開始就出乎毛的預料,毛就不斷地發出最新最高指示,企圖把運動納入他主觀臆想、妄想的軌道,達到所謂的“天下大治”。而毛的一系列指示始終包含著批判這個,斗爭那個;打倒這個,鎮壓那個;清理這個,打擊那個,導致了一波又一波的動亂。毛澤東“苦斗”了十年,離“天下大治”的目標越來越遠。在文革中批判、斗爭、清理、打擊、迫害、鎮壓了地、富、反、壞、右、資本家、叛徒、特務、內奸、走資派、文藝文化界的修正主義分子、知識分子、“保皇派”、“造反派”及普通民眾。十年中挨整的、受牽連的人數以億計,死亡的人數以千萬計。可以說,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這個“惡神”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一場大動亂、大劫難。



--原載︰《北京之春》,2016-05-25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20/525201641542.htm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fangong1  2016-05-26 09:35:24  

看了上面的文章,当然让我知道毛发动文革的实质,但是无论如何毛是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可悲啊可悲!一个中国被一个神经不正长地痞式人物左右将国家搞乱长达十年,并且贻害万年!!!!!!!!!!!!!!!!!


[2] 发布者:fangong1  2016-05-26 10:34:29  

感觉本文有为中共匪徒辩护的意味,请看: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713189


[3] 发布者:fangong1  2016-05-29 06:51:08  

请有中共高层关系或高层外围关系的同胞,将一个真正的建议传入共匪高层,建议如下:
向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进言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生,你们好!

虽然你们来自世袭制的官宦家庭,但在共产党这个魔窟中,在专制主义制度下产生的刀光剑影的争斗中,能走到这一步,其实也非常之不容易。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是你们命中注定有这一天(我过去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现在我是信神学、信风水者)。但站在你们今天这个位置上,可以为个人或为一党而谋私,也可以为了整个国家、整个中华民族而倾尽全力地奋斗,对吗?
你们现在肩负着: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百多年来苦苦追求民主自由的历史重任。共产党、社会主义留给你们的,是一个任何人都难以收拾的千疮百孔的破烂摊子。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整个社会道德崩溃、没有正确的信仰、没有正确与错误的界限、没有社会责任心、没有社会正义感、几乎每个人每天所想、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和利益有关,都是为了动物的本能而活着;宗教、神学、伦理、法制被破坏得荡然无存,权力决定一切;整个社会没有耻辱感、没有羞辱感、甚至完全不知廉耻;自然资源、自然环境、自然平衡被当权者毁坏得令人发指;食品、空气、水流的污染难以用言语来描述;专制主义制度下产生的暴力、原始、野蛮统治的思维,至今完全没有改变,60多年来人为造成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冤假错案堆积如山,至今没有给中国人一个明确的交待,但前几十年国家犯罪行为的罪行至今仍然每天都在延续着……上述社会现实,全中国人都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但在公开场合讲话,都会出自自我保护的本能,装出一副笑脸,讲一口“党文化”的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假话,也就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而只有在家里、或喝醉了酒,才能大着胆子讲几句真话,官民对立的严重程度,也是很难用言语来描述的。这就是你们面对的中国!
共产党在唱没有人相信的“社会主义”的独角戏,全体国民完全不参与,因为权力和权利被政权非法夺走了,再者,讲话就很可能犯罪!(官员因工作原因,自然参与其中,但90--97%以上的官员,也在言不由衷地讲着“党文化”的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假话和鬼话)共产党和中国人中间始终有一睹很高、很厚的柏林墙!在这样的国家里,无论有多少人口、多少金钱、多少高端武器,这个民族都是弱不禁风的,是被整个世界所鄙视的,对吗?强国?是说强“党”吧?也就是强共产党这个利益集团吧?这和全体中国人究竟有多少关系?
在这样一种万相纷杂的险境中,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你们自有深沉莫测的考虑,比像我这样的人智慧得不知多少倍,当然,也不妨听听民间智者(千万别见笑,我自己这样说)的建议,或许会有借鉴之益。
我建议,现在阶段,是否可以考虑职能机构着手处理以下几项难题:
一、 共青团、妇联及相关机构
思路---1、核准财产 2、向政府移交 3、回归民间。各地方政府尽力配合失业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限期:6个月;
二、 工会
思路---1、尽快制定《工会法》 2、核准财产 3、向政府移交 4、回归民间。限期:12个月;
三、 中宣部
思路---1、尽快制定《新闻法》,《新闻法》中,应该明确今后铁定禁止的东西,比如:歌颂文革的、宣传马列毛思想的、鼓吹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 2、核准财产 3、向政府移交 4、媒体回归民间。
限期:根据其内部机构具体情况,中央国务院规定各个机构的时间期限,最长不超过12个月。
注:为保障整体改革不受薄熙来周永康余毒和文革的祸乱,在新闻走向民间前后,法律机构应根据《新闻法》,监督新闻界不得违法《新闻法》的规定。这样,人为破坏社会进步的破坏力就被限制。
四、 形形色色的特务、情报机构
思路:尽快弄清楚各种特务、情报机构的具体分工,凡属以违反《新闻法》、违反目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专以公民正常思想言论自由为监视范围的,一律裁并,
各地方政府尽力配合失业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限期:18个月。
五、 街道办事处、社区
思路---从现在的社会服务+“维稳”(实际是非法监视公民的思想言论自由),向完全的社会服务型转化,时间:3个月。
考虑到转型期间可能会出现的失业问题而可能引出的一些社会问题,街道、社区的职能应该完全用在消除社会矛盾方面,而非法监视公民的思想言论自由已经不是它们的工作范围。
我个人认为:其实做这些事,绝不会像体制内一些人认为的多难多难,应该说不难,会不会出现一些社会问题?可能会,就是在短时间内可能出现的失业问题。这个问题,只要最高权力机构做出要求,各地政府尽职尽责,此风险就会很小很小。
简而言之,我认为用上述途径处理一些体制弊端,社会代价会非常小,于国、于民、于千秋万代有利而无害。也非常有利于其后的社会变革。

进言、谨言
中国公民
2016年5月26日
具体网址:http://cn.ntdtv.com/xtr/gb/2016/05/29/a1268739.html









最新评论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2018-02-09  [极客闲人]:毛左呵呵 一群波旁主义极端保守保皇党,只能怪
  • 2018-02-07  [黃偉棠]:現在的香港人已經變成中國政府的順民 現在的香

  • 每日舊文回放
  • Ken Schoolland :嘎樂寶歷險記(第3章)公用地的悲劇
  • 柳根一 :新政府勝敗取決于能否奪回文化主導權
  • Karl Rove :認識約翰-麥凱恩
  • 大紀元 :二房風暴誰之過,矛頭指向民主黨
  • 袁曉明 :奧巴馬正在摧毀創造財富的基礎
  • 謝田 :買槍、玩槍、擁槍和AK-47
  • 蕭瀚 :台灣“服貿風波”與政治自由的邊界
  • 曹長青 :下屆美國總統會是共和黨人
  • 袁曉明 :斯坦福大學的靈魂
  • 林忌 :要地產黨,還是共產黨?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