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福利 通用汽車 失業 市場 job bank 美國經濟 經濟 
相關文章
馮興元:警惕“福利國家” ,弘揚市場倫理--《福利國家之後》序言
王律文:兩項數據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李清怡:中共巨頭正在接管香港
蔡霞:極權控制是計劃經濟的本質

花錢買你不干活 無所事事也煩惱

作者:Jeffrey McCracken
2006-03-15 23:45:16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在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Corp.)工作的整整34個年頭中,讓杰瑞梅隆(Jerry Mellon)最痛苦的就是今年1月份的活兒了。他在那間被工人們稱為“橡皮屋”的地方呆了一個星期。

梅隆說,實際上那是一間沒有窗戶的舊倉庫,原來是存放發動機零件的,現在擺滿了長條桌,足以容納大約400名工人。這些工人每天早上6點必須到場,一直呆到下午2點半,中間有45分鐘的午飯時間。有一名監工沿著走道巡視,誰要想用洗手間必須得到監工的簽字放行。

他們的工作就是︰什麼也不干。

這就是“Jobs Bank”,一項實行了20年之久的項目。一共有近15,000名汽車工人下崗後通過這種方式繼續領薪。這些工人的工資福利加起來常常超過10萬美元,為了拿到這筆錢,他們必須做些公司批準的活動。很多人做義工,或者回到學校讀書,其他人則必須在“橡皮屋”里坐夠一定時間,或者參與類似的活動。

梅隆說,之所以叫“橡皮屋”,是因為“在這里呆不了幾天就會讓人抓狂。”

通用和福特汽車(Ford Motor Co.)等美國汽車公司的“Jobs Bank”計劃今年估計耗資14億至20億美元。工會合同明年到期時,雙方會重新協商續簽這項計劃。這項計劃也是日本汽車公司在美國攻城略地、而美國公司束手無策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用汽車常常把自己的困境歸咎于退休人員醫療費用和養老金等“歷史遺留問題”,但Jobs Bank項目卻表明它也搬了塊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文件顯示,是通用汽車自己在1984年首先倡議了這項計劃,還在1990年同意擴大範圍,認為這是在形勢好轉、工人重返工廠之前的一項權宜之計。

曾經在福特汽車任職,並負責工會談判的皮特佩斯蒂洛(Pete Pestillo)說,這項計劃是在一個情況不同的時代設計出來的,當時大家都在發展壯大。Jobs Bank並沒能阻止底特律汽車廠商中工會工人不斷減少的步伐,1990年以來,通用汽車參加工會組織的工人數量(包括前子公司德爾福(Delphi Corp.)在內)已經從358,000人銳減至137,000人。許多人退休了,死了或者另找工作了,但其余的人都在Jobs Bank里。

55歲的梅隆生于密歇根州弗林特,1972年像祖父和父親一樣到通用汽車工作。他的父親在通用汽車工作了37年,是一家工廠的工頭。80年代和90年代,梅隆參與汽車原型產品電子系統的設計工作,但在2000年,通用汽車把兩個工程部門合二為一,梅隆失業了。

此後,通用汽車一直在他無工可作的情況下給他支付全薪,只有2001年他為一個軍方卡車項目短期工作期間除外。他目前的工資是每小時31美元,一年大約是64,500美元,外加醫療等福利。

通用汽車的Jobs Bank項目現在大約有7,500名工人,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多。上個月,通用汽車關閉了俄克拉何馬城一家卡車裝配廠,就將2,100名工人轉入了 Jobs Bank。工會和公司的內部數據顯示,通用汽車為每一名Jobs Bank的工人支付的工資和福利成本約為10萬至13萬美元,也就是說,通用汽車今年在這個項目上成本總額就會高達7.5億至9億美元。

納入Jobs Bank的員工被要求完成的事情之一就是參加通用汽車安排的8-12周的培訓。在這些課堂上,梅隆鑽研了填字游戲、看了美國內戰電影、還了解了“布魯克林大橋這樣的人造奇跡”。梅隆說,還有一節課教大家怎麼玩《棋盤游戲》(Trivial Pursuit)。

最近,梅隆參加了弗林特Royal Flush Academy的一項課程,這是為那些想去賭場工作的人專門設計的,底特律地區有幾家賭場。學員們在那學習什麼是21點等知識。梅隆說自己並不喜歡賭場的工作,有一次午飯回來晚了10分鐘就被扣工資,然後他就不去上課了。

他就這麼走進了“橡皮屋”。這里就是著名的弗林特靜坐罷工的原址,1936年那場長達44天的罷工終于讓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nited Auto Workers)得到了通用汽車的認可。這間橡皮屋和旁邊一幢用作技術中心的大樓都不允許外人接近。

接下來的一周,梅隆每天早上4:30左右就要起床,從密歇根Otisville的家出發,在路上花費45分鐘,到橡皮屋報到。剛開始,他看看屋里擺放的報紙和雜志,《讀者文摘》(Reader’s Digest)之類,偶爾和熟人聊聊天。等到無話可說的時候,梅隆說他會幾小時幾小時盯著牆看,盼著時間走得快一點兒。

有一天他問監工能不能自己帶張帆布床來,監工說不行。沒辦法,他只好把四張軟椅拼在一起,躺上去睡了幾個鐘頭。頭天晚上睡得太晚,他早就想打個盹了。

“無所事事的等待,讓你恨不得去撞牆,”梅隆說,“簡直受不了。我得做點什麼。再說,還有個監工走來走去盯著大家,比高中的拘留室還痛苦。”

梅隆認為,讓人回到橡皮屋的是一種“流水線工人的思維方式”。他說,“很多人坐進去只是為了領新水,因為他們不會干別的。20多年了,他們日復一日一個一個擰緊流水線上傳過來的螺帽。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嚴酷的現實,現在還能拿到薪水,供孩子讀書,他們就已經很開心了。”

解脫之道

不久之後,梅隆發現去做義工可以不用再在這個房子里受罪了。有不少同伴就是這樣做的。50歲的迪恩布萊德(Dean Braid)在發動機和變速箱測試員的崗位上為通用效力了21年。現在,他成了高中時代的朋友、長年困在輪椅上的道格卡恩(Doug Kahn)的義工,為此,通用汽車向他支付每小時30美元的費用。布萊德正在為卡恩的農舍鋪設匝道,並為卡恩開的一輛1984年出品的福特汽車修好了發動機。

卡恩表示,布萊德的到來真給他幫了不少忙。他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布萊德可以幫助他從床上坐起來,活動一下身體。卡恩在38年前的一次游泳事故中受傷致殘,現在一個人生活。

目前加入Jobs Bank計劃的汽車行業從業人員共有14,700人,其中,來自通用汽車的員工佔到了一半以上,來自零部件制造商德爾福(Delphi)的員工有 3,600人,排在第二。德爾福已于去年10月申請破產保護。戴姆勒克萊斯勒(DaimlerChrysler AG)旗下克萊斯勒子公司有2,500人,福特汽車有1,100人。業內人士預計,鑒于底特律三巨頭計劃進一步裁減超過60,000人,Jobs Bank的成員明年將擴大到17,000人以上。

福特汽車前管理人士佩斯蒂洛和其他人士認為,Jobs Bank有很大負作用,它不但會帶來沉重的間接成本負擔,而且還會造成業內產能過剩。因為汽車廠商認為,即使利潤稀薄甚至沒有利潤,只要生產就比養著一批閑人好。他們還會因為有Job Banks而保留很多簡單、機械的工作崗位,而不是把它們外包出去降低成本。

Jobs Bank還使上了年紀的工會成員不願去公司的其他工廠工作,或者去其他公司另謀高或干脆退休。成員願意在Jobs Bank里面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他們不必在公司內部尋找再就業的機會。合同規定,如果公司提供的新工作機會在距原工廠50英里之外的地方,成員就可以拒絕接受。

Jobs Bank誕生于70年代末期和80年代初期,當時底特律三巨頭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油價大幅攀升、經濟急劇衰退和日本節能型汽車首次大舉登陸美國市場導致底特律三巨頭遭受重創,並造成上萬工會成員失去工作崗位。UAW和底特律三巨頭于1982年簽訂了第一個妥協性質的協議。當時,美國市場上銷售的汽車有 75%來自這三大巨頭。

為了適應新的競爭形勢,通用汽車制定了斥資240億美元的改革計劃,以提高工廠自動化水平並效仿日本競爭對手的高效生產方式。UAW前主席道格拉斯弗雷澤(Douglas Fraser)表示,機器人裝配這種高科技生產方式顯然把我們的工會員工嚇得不輕。弗雷澤于1982年從UAW退休,後從事勞工史教學工作至今。

這就是UAW和通用汽車于1984年討論新的勞資協議前的情形。底特律韋恩州立大學沃爾特魯瑟圖書館(Walter Reuther Library)收藏的檔案記載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1984年8月8日下午4點左右,通用汽車提出一個備忘錄,提議創立一個“員工發展儲備庫”。此舉是為了通過培訓幫助UAW中上了年紀的員工找到新工作,否則,隨著技術升級或生產率的提高,這些員工將永遠失去再就業的機會。

這個想法提出後,迫于希望達成協議的UAW施加的壓力,通用同意擴充提議的內容。通用汽車出現在1984年9月文件中的第一套方案提議對具有10年工作經驗的員工提供為期3年的培訓,總花銷不超過5億美元。但UAW希望能把對象擴大至具有6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員工,期限延長至6年,總花銷達到10億美元。通用汽車最終同意了UAW的要求,而且後來還提出進公司只有1年的員工也可加入該計劃。

達成交易

通用汽車和UAW最終達成協議,從而結束了1984年9月21日的罷工活動。UAW對其成員表示,他們的工作從未像現在這樣有保障過。UAW直到今天仍然認為,Jobs Bank計劃將迫使通用汽車何其他汽車制造商幫助工會成員尋找就業機會,因為沒有一家公司願意花錢養活一幫無所事事的員工。

福特汽車隨後也達成了類似的協議。曾在福特汽車負責勞資關系的約翰什洛薩爾(John Slosar)回憶說,當時雙方都只想著滿足對方的要求了,根本沒有考慮到這樣會使公司在與亞洲汽車商的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

通用汽車副總裁阿爾弗雷德沃倫(Alfred S. Warren)和UAW之間的信函往來表明,通用汽車對承擔Jobs Bank這個計劃和抵御亞洲競爭對手的進攻充滿了信心,原因是它當時正在研制兩款新車,並準備推出Saturn系列車型。

但這些車型大多都沒能實現既定目標,而Jobs Bank的規模卻變得越來越大,讓通用越來越感到不堪重負。為期6年的協議于1990年到期後,通用和其他車商又對協議進行了補充,使其不但涵蓋那些受到技術革新影響的員工,還包括受銷售疲軟影響的員工。通用還把此後3年對該計劃的撥款提高到17億美元。

那些所在工廠關閉的員工並不能立即加入Jobs Bank。他們起先可以接受公司給他們上的失業補助。如果勞資雙方磋商期間工廠關閉的時間累積達到48周,他們就會被轉入Jobs Bank。

幾大汽車廠商有時會推薦Jobs Bank成員從事義務勞動,不過公司也歡迎他們提交自己的計劃。在密歇根州首府蘭辛的Jobs Bank成員去年夏天整了該縣的一處公園。

有些Jobs Bank工人則會去念書。電工技師湯姆亞當斯(Tom Adams)在密歇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攻讀歷史學博士學位,眼下正在撰寫一篇超過300頁的論文。從2001年到現在他一直呆在Jobs Bank里,中間曾為一個卡車項目工作了18個月。他的論文題目是︰通用汽車、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和弗林特市。

1910年前後,亞當斯的祖父弗蘭克亞當斯(Frank Adams)從如今的捷克共和國來到美國。他在Flint Wagon Works的車間工作,該公司是雪佛蘭(Chevrolet)的前身。亞當斯的父親在弗林特為雪佛蘭干了37年的制模工。1976年,亞當斯開始在弗林特為別克(Buick)工作,主要是為Buick LeSabre生產變速器。他後來當上了電工技師,為了成為按月領薪水的工程師,20世紀90年代他又開始攻讀工程學位。在看到按月領薪的同事被解雇後,他放棄了當工程師的想法。

亞當斯身材不高,待人熱情。他說自己參加過37次馬拉松,其中一次是在Jobs Bank期間為了給福利機構籌款。亞當斯還曾被指派為弗林特的橡皮屋安裝有線電視,為的是讓“工人們看上動畫片。”

他說Jobs Bank“對我來講棒極了。它做了自己該做的事,它讓我不至成為社會的負擔。”不過根據他的研究,他對通用汽車的評價並不高︰“他們吸收了豐田汽車的員工終身制的思想,並將其應用到通用汽車,結果卻制造出一種官僚文化。”

那些找不到外出活動項目或者不願外出活動的人就呆在橡皮室里。雖然安裝著有線電視,但這些房子通常來說不會很講究。福特汽車買的椅子就很不舒服。通用汽車一位管理人士說,公司Jobs Bank的橡皮室里夏天不開空調。除密歇根以外,在巴爾的摩、印地安納波利斯、紐約的洛克波特和加州的Rancho Cucamonga也有橡皮室。

通用汽車和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在2003年的全國合同中同意“非生產性的活動違背了”他們的Jobs Bank協議初衷,不過工人說,這一表態對該項目並沒有什麼影響。

2004 年下半年,為福特效力13年的湯姆岡薩雷斯(Tom Gonzales)在新澤西州埃迪遜的橡皮室坐了兩個月,後來福特汽車為他在俄亥俄州安排了一份工作。他回憶說,“有點兒像高中時的禁閉,我們坐在一個有桌椅的大辦公室里,除了有時讀點東西之外無所事事。”這間橡皮室在一家已經倒閉的卡車廠的舊址上。大約200名無事可做的工人在那里看看書或者玩玩電腦,五、六個管理人士監督著他們,比如不讓他們打牌等。

尋求節流

底特律三大汽車巨頭明年在和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重新談判合同時,可能會要求減少此類項目。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可能難以保全Jobs Bank項目,這不僅是因為公眾的反對,還因為這一項目阻礙了一項和解協議,德爾福公司就因此不能脫離破產保護。德爾福在法庭文件中表示希望減少30%也就是8,000名非正式員工。工會希望通用汽車能夠雇佣這些員工,不過這可能有些困難,因為通用汽車自己在Jobs Bank還有許多富余員工。

通用汽車的首席執行長里克瓦戈納(Rick Wagoner)最近表示,Jobs Bank“顯然不利于我們的競爭力。”工會人員意識到公眾難以認同Jobs Bank,不過如果縮減該項目的開支,那麼對社會又將產生沖擊。

阿特盧納(Art Luna)是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Local 602的總裁。該機構緊挨著通用的一家廢棄的工廠,在它的停車場旁邊掛有警示牌︰非北美產汽車將被拖走,費用由車主自理。該機構距一處堆滿凱迪拉克的停車場只有幾個街區。Local 602有840人現在Jobs Bank,其中有600人從事社區服務或者在學校就讀。

盧納祖孫三代都為通用工作。他說,“2007年以後,Jobs Bank可能還會存在,不過和現在會有所不同,現在對社會的影響太糟糕了。Jobs Bank成員為學校、各種機構和公園做了很多事。不幸的是,我們確實有人坐著無所事事,只是看看書或者玩玩猜謎。”他還說,“這些人覺得,‘這是他們欠我的,’這麼想太糟了。我可不想說違背自己良心的話。”

在弗林特,梅隆預見到變化即將發生。“我明白Jobs Bank必須終止。我是說,過去6年我除了玩21點以外什麼都沒做,他們卻付給我40萬美元。我不想再過這種日子了,讓我退休吧,按工齡一次性補償給我每年2千美元就可以了。我希望這樣,你知道他們一直在下調我們的醫療保險和退休金標準。這樣到我們退休時就很慘了。”

梅隆最近被安排在弗林特浸禮會的一處名為Freedom Temple的教堂作社區服務。他為當地一個治安狀況不佳的街區為老年人安裝行動感應器。今年弗林特已經發生了14起謀殺案。

梅隆說,“現在我可以出去,為教堂做些善事,而且還能拿到公司付的錢。我不能繼續在橡皮屋荒廢時間了。我想做點兒事。”

英文︰Detroit's Symbol of Dysfunction:
Paying Employees Not to Work

By Jeffrey McCracken
http://www.careerjournal.com/jobhunting/jobloss/20060306-mccracken.html



--原載︰《華爾街日報》
http://chinese.wsj.com/GB/20060302/ffe175403.asp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每日舊文回放
  • Ludwig von Mises :馬克思社會主義百年(二)
  • 廖建明 :福布斯勸董建華減稅
  • 程映虹 :曾志直書共產黨殺人放火
  • 汪紅雨 :媽,給我再點燃一支蠟燭吧
  • 朝鮮日報 :韓國何以走到孤立無援的地步
  • 胡平 :余杰《致帝國的悼詞》序言
  • 陳破空 :關于中國的常識(十七)
  • 王友琴 :紅八月與紅衛兵
  • 何清漣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的中國陰影
  • 陳破空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