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辛辛那提社 華盛頓 美國歷史 美國 玻利瓦爾 獨立戰爭 歷史 辛辛那圖斯 倫理道德 美國價值 
相關文章
林忌:竄改歷史殺到香港
胡少江:貿易爭端的背後是制度爭端
三妹:美國制憲是如何摒棄終身制的
Joshua Philipp,林樂予: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

誰是真正的英雄?--辛辛那提社和美國的誕生

作者:王昊軒
2012-01-13 17:57:40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對于盧修斯-昆圖斯-辛辛那圖斯( Lucius Quinctius Cincinnatus 519 BC-430 BC)這位生活在兩千五百年前的古羅馬人,絕大多數中國人知之甚少。雖然他在西方是一位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被許多政治家認為是公民道德的典範,對後世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以他名字命名的辛辛那提社囊括了美國大部分的開國元勛和迄今為止44位美國總統中的19位。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是他的崇拜者,他不但因為和辛辛那圖斯的諸多相似之處被人稱作是“西方的辛辛那圖斯”,更是被選為了辛辛那提社的第一任社長,這個職位他一直保持到去世。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被選為了第二任社長。

辛辛那圖斯出身羅馬貴族,曾擔任執政官。後來因為他的兒子被誣告殺人,為了救兒子的命,辛辛那圖斯不得不變賣了大部分家產繳納巨額罰款,以使兒子免于死刑的重判而被流放出國。此後,對政治心灰意冷的辛辛那圖斯隱退到了羅馬的郊區,在那里過著淡泊名利的田園生活。

公元前458年,羅馬共和國在外戰中遭到重挫。一位執政官所帶領的軍隊被敵人重重包圍。在萬分危急的形勢之下,元老院推選辛辛那圖斯作為羅馬的獨裁官,全權處理眼前的危機。獨裁官(拉丁文 dictare,英文dictator)是羅馬共和國為了應對國家的嚴重危機而設立的官職,任期一般為六個月,擁有近乎絕對的權力,大到可以不經審判直接處決羅馬除保民官外的任何人,並且在卸任後對任內所做的事擁有司法豁免權,任何人無權進行追究。後世英語里的獨裁者(dictator),就來源于這個詞。

當元老院派遣特使來到辛辛那圖斯在城外的農舍時,他正在自己的農田里揮汗如雨地耕地。使者告知來意後,辛辛那圖斯毅然接受了國家賦予自己的使命,拿起劍來保衛共和國。他征召了一支軍隊,利用巧妙的戰術擊潰了敵人,化解了國家面臨的危機,也完成了共和國賦予自己的使命。凱旋而歸後辛辛那圖斯起訴了誣告自己兒子的前保民官沃爾修斯,令他受到和自己兒子一樣的懲罰,被流放出羅馬。在給兒子討回了公道之後,辛辛那圖斯立刻宣布辭去獨裁官的職位,交出手中所有的權力--此時距離他上任還僅僅只有十六天。他也沒有選擇留在羅馬,而是返回了他在台伯河西岸的農舍,重新過起了淡泊名利的田園生活。

當羅馬需要辛辛那圖斯履行保衛共和國的公民義務時,他放下了手中的一切全力履行他的職責。任務完成後,辛辛那圖斯又主動放棄了被授予的絕對權力,以一個普通公民的身份重新回歸了淡泊名利的田園生活。在人類歷史上,有無數所謂的“英雄豪杰”,“一代天驕”為了爭奪權力謀取私利而不惜一切代價,殺人放火搶劫強奸什麼壞事都干。也有許多以人民解放者自居抵抗暴政的人,在獲得權力後迅速腐化,變得比他曾經發誓要推翻的暴君還要不如。像辛辛那圖斯這樣功成身退,不戀權位的人,實在是鳳毛麟角。

為了說明辛辛那圖斯的深遠影響,我想給讀者講兩個關于美洲革命的故事。1620年,102個英國清教徒為了躲避母國的宗教迫害,冒著生命危險乘坐一條叫“五月花”號的小船駛向了北美這片歐洲人眼里的“新大陸”。經過66天的航行後,這群英國清教徒成功地在北美登陸。航行過程中有一名男孩死去,但是又誕生了一名嬰兒,所以仍維持102名抵達目的地。1620年11月11日,五月花號靠岸于鱈魚角時,船上102名移民中的41名成年男子簽署了《五月花號公約》作為他們的政治聲明。“ ……我們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簽約,自願結為一民眾自治團體。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實施、維護和發展,將來不時依此而制定的被認為是對這個殖民地全體人民都最適合、最方便的法律、法規、條令、憲章和公職,我們都保證遵守和服從。”

《五月花號公約》成為日後美國無數份自治公約中的首例,它的簽約方式及內容表達了一種全新的觀念“人民可以由自己的意志來決定組建政府的方式,而不再由任何強權來主宰自己。”這份公約第一次從民眾的角度闡述了國家權力的來源︰國家是民眾以契約的形式合意組建的,國家的公權力來自民眾所讓渡的部分權利的組合。法律實施的真正力量源于民眾對于法律公正性的認同,出于對法律的敬畏而自願服從,而不是懾于國家暴力。法律是為了維護全體社會成員的整體利益而不是為了少數人的利益而制定的。這一份寫在一張簡陋的紙上的契約從根本上否定了君權神授的合理性,開創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在1620年和1621年的冬天,新大陸的移民遇到了難以想象的困難,處在饑寒交迫之中。1621年冬天過後,102人中活下來的只有50多人。但在當地印第安人的幫助下,他們學會了狩獵、捕魚、種植玉米和南瓜來謀生,終于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了下來。此後,許多歐洲人為了躲避故鄉的暴政移民到了北美,也有不少人只是想到新大陸尋找更好的發展機會。隨著移民的不斷涌入,北美的人口迅速增長,1688年,英屬北美殖民地還只有二十萬人口,但到了1750年,這個數字就增加到了150萬。殖民者中除了來自英國的清教徒外,還有居住在馬里蘭的天主教徒,一群荷蘭人在哈德遜河的入海口建立了一座叫新阿姆斯特丹的城市,這座城市後來被英國攻佔並改名為“新約克”,即我們所熟知的紐約(New York)。在南部後來被稱為佛羅里達的地方,居住著許多來自西班牙的移民。在中部則有剛剛抵達北美的德國和愛爾蘭移民。

在北美這片新大陸上,居住著一群有著不同語言,不同文化,不同宗教的居民,但他們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民主代議制這種政治制度。北美的每一個城鎮都有自己的議會,每一個殖民地州都有州議會。和英國議會不同的是,這些議會的成員是經過選舉而非世襲產生的,來自遠比英國議會更為廣泛的社會階層。北美13個殖民地州都通過議會制定法律來管理自己的人民。雖然英國政府也向這些殖民地派遣總督進行統治,但這些總督卻很難在殖民地議會反對的情況下行使自己的權力,因為就連他們的薪水都是殖民地議會而非英國政府發放的。所以總的來說,北美13個殖民地州的外交政策雖然由母國英國政府所決定,他們的內政是完全自治的。

但是一場戰爭改變了這一切。1756年到1763年,英國和法國及其盟友西班牙之間爆發了“七年戰爭”,戰火不但在歐洲熊熊燃燒,還波及了兩國的海外殖民地。為了爭奪全球霸權,英法在每個他們有殖民地的大洲都打得不可開交。一個叫喬治-華盛頓的弗吉尼亞人也參與到了這場戰爭中,他選擇站在日後的對手英王喬治三世這邊。在殘酷的戰爭中華盛頓做過一名英國將軍的隨軍參謀,還領導過弗吉尼亞州的民兵協助英軍戰斗。在七年戰爭中,華盛頓表現出了一名軍事指揮官所應具有的才能。他立功不少,從英國戰友身上學到了不少軍事知識。最終,英國這個君主立憲的半吊子共和國戰勝了兩個君主專制的國家,並且正式成為了擁有全球霸權的“日不落帝國”。戰利品是十分豐厚的,英國從法國手中獲得了新法蘭西(即加拿大),從西班牙手中獲得了佛羅里達。而時年31歲的華盛頓看到加入英軍無望也退役了,他回到家鄉弗吉尼亞結婚,開始管理自家的農場和種植園,有時還親自下地和奴隸們一起干活。

雖然獲得了勝利,但大英帝國的國庫也被這場戰爭榨干了,無力供養龐大的軍隊來保衛北美殖民地的安全了。英國議會為了補充國庫,想從北美殖民地征稅,在他們眼里這完全是天經地義的。1764年,英國議會頒布了《糖稅法》,規定每從北美殖民地進口一加侖的糖漿都要抽三美分的稅,為了防止北美人偷稅漏稅,英國政府還出動了當時地球上最強大的海上力量--英國皇家海軍來全力打擊走私。但是令英國人無法理解的是,北美人民對此無比氣憤,他們認為,英國議會沒有權力向他所不代表的人民征稅。這種想法後來被歸納成一句只有四個單詞卻無比激動人心的話“無代表,不納稅!”(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考慮到北美殖民地的安全確實需要英軍的保衛,天才科學家本杰明-富蘭克林于該年代表賓夕法尼亞州前往倫敦,建議英國議會建立北美銀行,向殖民者提供貸款,用利息來支付英國軍隊的軍費。但是傲慢的英國人對此置若罔聞。

一年後英國議會又頒布了《印花稅法》,規定所有北美的合法文件、報紙、甚至連紙牌都必須征稅。此舉激怒了北美人民,馬薩諸塞州議會第一個提出抗議,華盛頓所在的弗吉尼亞州也立刻跟進。他們的理由還是英國議會中沒有北美人選出來的代表,所以“無代表不納稅”。最終九個殖民地州的代表在紐約舉行的反印花稅大會上商定,派使者向英國國王和議會遞交請願書,請求廢除《糖稅法》和《印花稅法》。

于是富蘭克林再次出現在了英國下議院,這次他不是來提意見的,而是來進行抗議的。富蘭克林警告英國議會,任何對北美人民強制征稅的企圖都只會導致叛亂。八天後,英國議會撤銷了法令。當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傳到北美時,殖民地人民歡聲雷動,他們燃放鞭炮慶祝抗稅斗爭取得了勝利,覺得英國政府並不是不可理喻的。但是這些人高興的太早了,11天後,出爾反爾的英國議會又通過了一個公告聲稱其有在任何時候向任何殖民地征稅的權力。英國政府認為向殖民地征稅是天經地義的,北美殖民地的居民是一群忘恩負義的家伙,要知道英國王室為了保護他們花費了無數的金錢。

在這個形同耍流氓的公告面前,北美人民被徹底激怒了,每個州都成立了名為“自由之子”的秘密抗稅組織,到處都是抗議強制征稅的暴動者,英國政府的反應則是派兩個步兵軍團到北美去鎮壓這一小撮反動分子。雙方實力懸殊,當時英國號稱“日不落”帝國,無論海軍和陸軍都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而北美人有的只是民兵,這些民兵甚至連印第安人都打不過,還要求助于英國正規軍才能鎮壓“七年戰爭”後的一場印第安人暴亂。

雖然實力懸殊,但北美人卻並不打算屈服。1769年5月,華盛頓所在弗吉尼亞州議會通過了一項提案,宣稱只有由弗吉尼亞人選舉產生的議會才有權向弗吉尼亞人征稅。當憤怒的英國總督遣散議會後,這群議員又跑到了一家小酒館里繼續開會。在那里他們決定再也不從英國進口任何貨物。其他的殖民地州也紛紛跟進。腓特烈-諾斯勛爵(Frederick North)當上英國新首相後,為了安撫殖民地人民的情緒,撤銷大多數關稅令,但象征性地保留了茶稅--他堅持這是個原則問題。但北美人還是堅持認為“無代表不納稅”,拒絕接受強加給他們的茶稅。

1773年12月16日,波士頓傾茶事件爆發,馬薩諸塞州議會組織150名“自由之子”沖到了英國東印度公司運送茶葉的船上,將茶葉全部倒入大海。這種野蠻侵犯私人財產權的行為受到了北美人的普遍譴責,他們認為應該用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抗爭。富蘭克林明確表示被傾倒的茶葉應該被賠償,四個北美商人找到英國首相諾斯表示願意用自己的私人財產賠償東印度公司的損失,但是英國議會絲毫沒有和解的意思。他們不但拒絕接受賠償,還取消了馬薩諸塞州的自治權作為報復,並且派出了海軍封閉了波士頓的港口。到這個時候,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了。1774年9月5日,除了佐治亞州之外[ 因為該州需要英軍幫忙對付印第安人],北美的13個殖民地州都派代表參加了在費城舉辦的大陸會議,商討如何應對即將發生的戰爭,而弗吉尼亞州的代表就是喬治-華盛頓。

1775年,英國軍隊佔領了馬薩諸塞州首府波士頓施行軍事管制,而馬薩諸塞州議會在城外組建了革命政府。戰爭爆發了!該年4月,在馬薩諸塞州的萊克星頓,北美人民打響了獨立戰爭的第一槍。一個月後,時年43歲的華盛頓作為弗吉尼亞州的代表穿著軍服出席了第二屆大陸會議,他是唯一一個這麼做的代表,此舉明確表明了他希望用劍來保衛北美人民的自由的願望。在大會上他被眾望所歸地選為北美大陸軍的總司令,領導殖民地人民對抗英軍。華盛頓宣稱除了必要的開支外,不用付給他任何額外報酬,因為他和辛辛那圖斯一樣把為共和國效力看作是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

接下來的八年里,華盛頓要率領一支由農夫、伐木工、水手、雜貨店老板、律師所組成的缺乏訓練的雜牌軍對抗日不落帝國的五萬職業軍隊和他們從德國雇佣的三萬名有經驗的德國雇佣兵[ 北美人稱之黑森軍,因為他們絕大多數來自德國黑森,卡塞爾州]。由于大陸議會無權向各殖民地州征稅供養軍隊,只能向各個殖民地議會發出捐款的請求。但是募捐所得寥寥無幾,華盛頓領導的這支軍隊不但幾乎拿不到軍餉,還經常餓著肚子,不少士兵甚至都沒有鞋穿,沒有毯子蓋。

這樣一支軍隊當然不可能是英軍的對手,一開始華盛頓在波士頓利用英軍的疏忽取得了一場小勝,但在1776年8月的紐約長島會戰中,華盛頓所統率的一萬五千名大陸軍被數量裝備全面佔優的三萬英軍打得一敗涂地,1000人喪生,2000人被俘,還有許多人做了逃兵。如果不是濃霧阻止了英軍繼續乘勝追擊的話,華盛頓甚至有可能會全軍覆沒。

丟掉紐約後,華盛頓意識到他手下的這支軍隊目前還無法和英軍相抗衡,一定要避免決定性的戰敗和投降。此後華盛頓一直避免和英軍的主力直接沖突,他采用第二次布匿戰爭期間古羅馬將軍費邊用來對付迦太基軍事天才漢尼拔的“費邊戰術”,避免和英軍做大部隊的決戰,而是不停地騷擾他們的補給線,同時利用局部的優勢吃掉敵人的小股部隊,一點點積累優勢。最終華盛頓運用“費邊戰術”使英國人如同當年進攻羅馬的漢尼拔一樣,“攻到了門外”但卻“不得其門而入”。很快英國人就意識到繼續作戰只是浪費資源,他們只能追擊美軍進行混戰,卻無法徹底捕捉到華盛頓的主力並將其摧毀,更無法獲得決定性的勝利,華盛頓打完就跑的費邊戰術令他們不勝其煩。隨著戰局進入僵持階段,英國議會里反對戰爭的聲音越來越多。但是英王喬治三世堅持要鎮壓已于1776年7月4日發布《獨立宣言》的北美人民,他說︰“沒有哪個國王願意放棄這麼一大塊土地,我寧願不要頭上的王冠,也一定要打贏這場戰爭!”

但是華盛頓這邊的日子也不好過,到了1776年11月,因為傷亡,疾病和逃兵,他手下能投入作戰的兵力只剩下了6000人,而他們的服役協議年底就要到期了,北美人民的抗爭看起來注定是要失敗了。但是華盛頓卻靠著自己的毅力和才智奇跡般地扭轉了局面。該年年末,他帶領著2400名士兵和僅有的18條槍,連夜渡過飄著浮冰的特拉華河,奇襲了英軍的堡壘,捕獲還在夢鄉中的“黑森軍”1000人。一周後華盛頓又故技重施,他巧妙地避開了康華利斯勛爵所統帥的英軍主力,趁著夜色突襲了他們缺乏防範的堡壘,一舉擊潰三個英國軍團,重新奪回了新澤西。

這兩場戰役挽救了北美大陸軍的命運,又有不少志願者加入了這支軍隊,而且靠著富蘭克林不懈的外交努力,英國的宿敵法國開始向北美人提供軍費和武器彈藥。來年10月17日,華盛頓的部下又打贏了薩拉托加戰役,8000名英軍突圍失敗後,僅剩的5700人投降,這是大陸軍第一次取得的大勝。

薩拉托加大捷讓除法國以外的曾敗給英國的歐洲國家開始認識到幫助北美人民謀求獨立是有利可圖的,他們紛紛慷慨解囊向華盛頓提供金錢和物資,只為了能看到英國人在戰場上的狼狽相。1778年,法國第一個承認了北美的獨立,並且和北美13個殖民地州結為軍事同盟正式派軍隊到北美參戰,隨後西班牙也加入到了這個軍事同盟中,和法國一起派艦隊騷擾英國人長達五千公里的補給線,甚至試圖趁著英國國內空虛直接攻打倫敦。1780年,荷蘭也對英國宣戰。面對越來越多的敵人,日不落帝國漸漸感到了力不從心,因為在歐洲的敵人太多,為了防止後院起火也不敢再往北美派太多的兵力了。

此外,後勤對英國人來說也是個大問題,因為絕大多數北美人拒絕和他們做生意,英軍所需的補給物資不得不從5000公里之外的本土運過來,這毫無疑問大大增加了戰爭的成本,也使英軍不敢行進得離海岸邊的補給站太遠。在北美戰場英軍也開始顯露出了頹勢,康華利斯勛爵因為盲目追擊掉進了華盛頓給他布下的陷阱里。1781年9月28日,華盛頓部率領大陸軍和羅尚博元帥率領的法軍會合。法美聯軍共1.7萬人完成了對駐守在約克鎮9000名英軍的合圍,而法國海軍也在9月5日擊潰了試圖增援約克鎮的英國海軍,使他們只能躲在紐約港里做縮頭烏龜。看到從海上逃跑的希望也破滅了,英軍統帥康華利斯勛爵向位于紐約的英軍司令部發來急件︰“這里沒有任何防御!如果你們不來救我,那就等著听最壞的消息吧!”

此後的一個月,美法聯軍忙著架設大炮為攻城做準備。10月初,一切準備就緒,華盛頓親自點燃了向約克鎮英軍發出的第一炮。聯軍的將領在商議後決定主攻九號和十號要塞。法軍因為看不起北美大陸軍的戰斗力,認為他們不過是一群泥腿子而已,沒有自己的幫助根本打不過英國人,便要求獨自承擔進攻的任務。華盛頓的副官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聞言勃然大怒,他拔劍而起,主動請戰,率領三個營的紐約子弟迎著英軍的炮火奮勇向前,一鼓作氣拿下了十號要塞。那些受到刺激的法軍隨後也攻下了九號要塞,10月19日,英軍統帥,華盛頓的老對手康華利斯勛爵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率領剩余的8000名守軍投降,此時大局已定,不管英國國王喬治三世要不要頭上的王冠,北美的獨立都只是時間問題了。

又過了2年,傲慢的喬治三世終于認識到北美殖民地的獨立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再打下去只不過是浪費英國人民的生命和金錢而已,他只得被迫承認北美的獨立,並且履行諾言向議會提出辭職(後被挽留)。靠著華盛頓和他麾下大陸軍艱苦卓絕的努力,和天才富蘭克林在外交上的成功斡旋。北美人民在付出了兩萬五千條生命的代價後終于擊敗了世界第一強國日不落帝國的軍隊,贏得了自己“無代表,不納稅。”的自由。
1783年,當美國革命即將勝利前,一些北美大陸軍和法軍的軍官們希望能把他們在戰火中形成的友誼長期保存下來,也希望他們的後人能記住父輩們當年是如何為一個共和國的自由和獨立而浴血奮戰的。于是在華盛頓的兩位副官,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後來美國的第一任財政部長)和亨利-諾克斯(後來美國的第一任戰爭部長)的建議下,那些曾為北美的自由和獨立而奮戰過的軍官們組成了“辛辛那提社”。這個社團的名字來源于美國國父們所敬仰的主動放棄權力,解甲歸田的羅馬公民英雄辛辛那圖斯。辛辛那提社的成員們認為,作為軍人,他們應該學習的榜樣不是生涯未嘗一敗的亞歷山大大帝,不是“我來,我見,我勝。”的羅馬獨裁者凱撒,也不是建立有史以來最大帝國的成吉思汗,而是“功成身退,不戀權位”的公民英雄辛辛那圖斯。社團的座右銘是贊美辛辛那圖斯的一句話“他放下了一切去為共和國服務。”(拉丁文︰Omnia reliquit servare rempublicam 英文︰He relinquished everything to serve the Republic)社團成立的目的有三個︰捍衛他們為之浴血奮戰的自由和公民權利、 促進國家的團結、 幫助在獨立戰爭中犧牲的烈士的遺孀和子女。

1783年5月13日,辛辛那提社正式成立。初始成員為為北美的獨立和自由戰斗過三年以上的高級軍官們,成員資格可以世襲,在獨立戰爭中犧牲的烈士的子女也能獲得成員資格。除此之外,成員資格偶爾也會被授予那些對共和國有突出貢獻的非戰斗人員,比如沒有發過一槍一彈,但在北美獨立上功勞僅次于華盛頓的外交家富蘭克林。華盛頓被會員一致選為辛辛那提社的第一任社長。

作為辛辛那提社的社長,華盛頓認為北美應該由平民選舉產生的官員管理,而不應該由軍人政府所統治。因此華盛頓嚴詞拒絕了一些人請他稱帝或者建立軍人政府的建議。華盛頓說︰“唯有人民擁有對國家的主權,沒有人可以在美國憑借軍事力量、或是因為他出生貴族而竊取政權。”他還用下面這段話表示了他像辛辛那圖斯那樣解甲歸田的願望︰“因為劍是維護我們自由的最後手段,所以一旦自由得到確立, 首先應該放下的就是劍。”(As the sword was the last resort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our liberties, so it ought to be the first to be laid aside when those liberties are firmly established.)

1783年9月,英國正式承認了北美殖民地的獨立地位,並且不再稱其為殖民地,改稱合眾國(United States)。兩個月後,最後一批英軍離開了美國,戰爭終于結束了。辛辛那提社的社長,當了八年大陸軍總司令的華盛頓絲毫沒有保留自己手中權力和軍隊的意思。他于該年12月解散了軍隊,然後向國會提交了自己的消費記錄並詳細陳述了八年半的工作記錄和經驗教訓。華盛頓說,作為一個將軍,他希望像辛辛那圖斯那樣在完成為共和國效力的任務後過寧靜恬淡的田園生活,于是就回到家鄉繼續做他的農場主了。在家門口歡迎華盛頓的是他的妻子瑪莎,以及4個已經能夠走路的孫子女。戰爭也奪走了他的繼子約翰(John Parke Custis)的性命,他于1781年約克鎮圍城戰期間在軍營里發燒過世,年僅26歲。

華盛頓主動放棄權力和軍隊的舉動震驚了當時處在黑暗專制下的歐洲,就連他曾經的死對頭英王喬治三世得知此事後也說︰“華盛頓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人物。”

一開始北美人民並沒有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的打算,但很快他們就發現因為長達八年的戰爭,北美的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許多曾為共和國的自由和獨立而戰的軍人在回到家鄉後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工作,不得不靠借債度日。而各州之間為了邊界問題又開始爭吵不休。北美人漸漸意識到,必須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來保護他們來之不易的自由,而最適合領導這個政府的人,就是已經放下權力歸隱田園的華盛頓。

1787年5月,過了三年多田園生活的華盛頓再一次接受了共和國所賦予他的使命,飽受風濕病困擾的他從退休狀態中走了出來,在費城主持召開了旨在為美國制定一部行之有效的憲法的會議。這在人類歷史上還是第一次。(美國是第一個制定成文憲法的國家,也是第一個把“主權在民”作為立國之本的國家。)在費城制憲大會上,主持人華盛頓對與會者這樣說道︰“如果我們的政治信條不做一些改變的話,那我們以鮮血和財富為代價建立起來的共和國必將崩潰。我們將會處于無政府的邊緣。”

但是為合眾國制定憲法這個任務絲毫不比在戰爭中擊敗英國人更輕松。用《獨立宣言》起草人托馬斯-杰斐遜的話說,費城制憲會議上美國國父們所要考慮的問題十分艱巨︰個人的權利與激情和獨立國家對有效的中央政府的需要該如何加以平衡。

經過激烈的討論,最終美國國父們在憲法中設計了這樣的政治制度︰采用《羅馬盛衰原因論》、《論法的精神》的作者,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所倡導的三權分立制度。總統擁有行政權,議會擁有立法權,擁有司法權的法官獨立于總統和議會之外。設兩個議會,下議院稱眾議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由公眾選舉產生,各州的代表人數由人口多寡決定。上議院承襲羅馬元老院(senate)的名字,但議員由選舉產生,而非像羅馬元老院那樣家族世襲。為了防止人口多的州侵犯人口少的州的利益,在上議院每個州無論人口多寡都只有兩個名額。和羅馬共和國的執政官、元老院、保民官一樣,美國的總統,議會,和法院互相制衡,任何人都不能掌握不受制衡的權力。總統對議會的政令擁有否決權,但三分之二多的議員投票也可以否決總統的提案。不管是總統還是議會,都在法律之下。美國憲法第六條第二款將其本身的地位表述為“國家的最高法律”。各州的議會依然擁有立法權,但當國會或者州的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與憲法有所沖突的話,這些法律將被宣布無效。

通過新憲法組成聯邦需要13個州中9個的同意,但是一些北美人還是警惕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可能會侵犯個人自由,他們希望維持之前的13個州各自為政的狀態。另一些人,他們因為主張應該建立一個強有力的聯邦政府而被稱為聯邦黨人。在1787年和1788年之間,三位聯邦黨人,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約翰-杰伊(後來的美國第一任首席大法官)和美國憲法的主要執筆者詹姆斯-麥迪遜(後來的美國第四任總統)聯合撰寫了由85篇文章組成的《聯邦黨人文集》詳細解釋這部憲法。三人署名“人民之友普布利烏斯”(Publius-Valerius-Publicola是羅馬共和國的國父之一,Publicola是他的尊稱,意為“人民之友”,在他的領導下,羅馬共和國渡過了嬰兒期),希望說服美國人民接受新的憲法組成聯邦。

直到“聯邦黨人”做出讓步,同意美國憲法中必須加入條款保障個人自由不受政府侵犯,即所謂《人權法案》,美國憲法中第一至第十條憲法修正案。新憲法才逐漸被各州所接受。

這十條保障個人自由不受政府侵犯的憲法修正案如下︰

第一條︰國會不得確立國教或禁止信仰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向政府請願的權利。
第二條︰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可侵犯。
第三條︰未經房主同意,士兵不得駐扎在任何住宅。
第四條︰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財產不受無理搜查和扣押的權利,不得侵犯。
第五條︰除非根據大陪審團的報告或起訴書,任何人不受死罪或其他重罪的審判。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為而兩次遭受生命或身體的危害;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證其罪;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被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不給予公平賠償,私有財產不得充作公用。
第六條︰在一切刑事訴訟中,被告有權由犯罪行為發生地的州和地區的公正陪審團予以迅速和公開的審判,有權得知控告的性質和理由;同原告證人對質,並取得律師幫助為其辯護。
第七條︰在普通法的訴訟中,其爭執價額超過二十美元,由陪審團審判的權利應受到保護。由陪審團裁決的事實,合眾國的任何法院除非按照習慣法規則,不得重新審查。
第八條︰不得要求過多的保釋金,不得處以過重的罰金,不得施加殘酷和非常的懲罰。
第九條︰本憲法對某些權利的列舉,不得被解釋為否定或輕視由人民保留的其他權利。
第十條︰憲法未授予合眾國、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權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

1788年6月,新罕布什爾州成了第九個同意新憲法的州,聯邦政府的建立在法律上的障礙終于掃清了。1788年7月4日,美國正式建立,12年前的這天,當時的13個北美殖民地州發布了《獨立宣言》,宣布脫離英國獨立。獨立宣言的第一句話是“我們相信,以下的真理不證自明,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轉讓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美國的憲法承襲了《五月花號公約》和《獨立宣言》中人民有權由自己的意志來組建政府的自治精神,被譽為是“由一群天才設計,能保證國家即使在蠢材手里也能正常運行不致崩潰的憲法”不過這部憲法並不完美,還有一些可以改進的空間,正如本杰明-富蘭克林所說的那樣︰“我同意這部憲法只是因為沒有更好的憲法。”

根據當時的美國憲法,總統不是由直接選舉產生,而是由各州的代表間接選舉產生。華盛頓因為他那崇高的威望被所有69名選舉團成員無異議選為總統。1789年4月23日,他在位于紐約華爾街的聯邦大廳內正式宣誓就職。

議會投票決定總統華盛頓的年薪應為兩萬五千美元(這在1789年是個很大的數目,大約折合四十公斤的黃金)。但華盛頓婉拒了他的總統薪水,這也是他被視為古羅馬公民英雄辛辛那圖斯形象的一部分--將承擔政務看作公民應盡的義務而非可以用來牟利的職業。在總統就職儀式中,華盛頓非常謹慎地確保儀式的規模儉樸得符合共和國的標準,而不會超過當時歐洲各國的王室。順便說一句,華盛頓的妻子瑪莎對他當選了總統相當失望,她只希望和華盛頓過寧靜的田園生活。不過最後她還是決定支持丈夫的事業,承擔起了第一夫人的職責。

在總統任期內,華盛頓確立了美國政教分離和信仰自由的政治原則。華盛頓曾說︰“美國決不是建立在基督教的教條之上。”他采納了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建議,通過發行國債而不是征稅來募集戰後重建所需的資金。華盛頓將尚處在戰後重建期的美國管理的井井有條,證明了在和平時期他依然是一位偉大的領導者。在他的任內,又有五個州加入到了聯邦中。

雖然華盛頓很偉大,但金無足赤人無完人。作為一個政治家,華盛頓唯一的污點大概就是默認了奴隸制在美國的存在。作為一個奴隸主,華盛頓不但沒有廢除殘酷的奴隸制(華盛頓從父親那里繼承了十個奴隸,到結婚時,他擁有36個奴隸。華盛頓在給朋友的信中一直說自己打算釋放所有的奴隸,卻始終沒有付諸行動。等到他去世時,留下了123個奴隸。華盛頓原本的打算是在妻子去世後釋放所有的奴隸,將其寫進了遺囑里,並為釋放奴隸做了充分的準備,以使這些奴隸脫離自己後依然能生存。但他走在了妻子的前面,華盛頓的妻子在他去世一年後釋放了所有的奴隸),而且還于1793年簽署了《逃亡奴隸法》(Fugitive Slave Act of 1793),規定奴隸主有權把逃亡的奴隸給抓回來,即使他們逃到了禁止奴隸制的州。而且奴隸的子女也依然擺脫不了奴隸的身份,依然像牲畜一樣是別人的財產。華盛頓選擇保留奴隸制為70多年後的美國內戰埋下了禍根。

本來華盛頓在第一個任期結束後就想離職回歸田園生活,但是他又被選舉團無異議選為了總統。美國人民的盛情難卻,華盛頓又履行了他第二個總統任期,但是他堅決拒絕了第三次被選為總統,並且再一次歸隱田園回到了他的維農山莊。華盛頓拒絕第三個總統任期後,副總統約翰-亞當斯被選為第二任美國總統。在他的就職典禮上,據說華盛頓還對亞當斯耳語道︰“現在我離職了,換你做總統了。讓我們等著瞧誰比較喜歡這工作吧!”。華盛頓拒絕離開總統辦公室,直到副總統托馬斯-杰斐遜也到達,樹立了只有正副總統都到齊時才能讓出總統職位的慣例。接著,華盛頓走出辦公室,在支持者的歡呼和簇擁下恢復了一個平民的身分。

像他所敬仰的辛辛那圖斯一樣主動放棄權力歸隱田園後,華盛頓保留了辛辛那提社社長的職務,直到1799年因病去世,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被選為了第二任社長。辛辛那提社的第一任社長,和辛辛那圖斯一樣選擇“功成身退,不戀權位”的華盛頓也因此獲得了“西方的辛辛那圖斯”(The Cincinnatus of the West)的尊稱。主動放棄權力的華盛頓建立了美國總統不超過兩屆任期的不成文慣例。這個慣例一直到1940年才被領導美國渡過大蕭條並打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所打破。

1947年美國通過了憲法第22號修正案,把“總統不得連任兩次”正式從慣例變成了法律條文,幾年後杜魯門總統在拒絕一些人請他修改憲法第三次競選美國總統時便說道︰“權力蘊含著巨大的誘惑……我希望我們這個國家繼續是一個共和國,而辛辛那圖斯和華盛頓指出了前進的道路。如果一個共和國的領導人不自願放棄權力的話,那共和國就會走向獨裁和毀滅。當羅馬共和國忘記辛辛那圖斯時,它就開始衰落。如果我們忘記華盛頓、杰斐遜和安德魯-杰克森這些主動放棄權力的榜樣時,毫無疑問我們也會走上羅馬共和國曾走過的那條獨裁和毀滅的道路。”

辛辛那提社的成員名單可謂是星光燦爛,創始會員中除了喬治-華盛頓當過總統外,還有第五任總統詹姆斯-門羅。沒有參加過一次戰斗,但在外交上為美國獨立出力甚多的本杰明-富蘭克林一開始反對辛辛那提社,因為他發現該社中的許多成員都在聯邦政府中身居高位,有建立軍人政府的嫌疑。但在憲法確立後他還是接受了辛辛那提社的榮譽會員資格。後來的美國總統中也有許多都是辛辛那提社的成員,因為父親本杰明-皮爾斯是獨立戰爭中的英雄,美國第十三任總統富蘭克林-皮爾斯是唯一通過世襲獲得會員資格的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富蘭克林-羅斯福、哈里-杜魯門、羅納德-里根等10位美國總統在任內被授予辛辛那提社的榮譽會員資格。安德魯-杰克森和扎卡里-泰勒在成為總統前就已經是會員。尤利西斯-格蘭特和老布什等四位總統在退休後被授予榮譽會員資格。迄今為止共計44位美國總統里,總計有19位是辛辛那提社的會員。

美國俄亥俄州的城市辛辛那提于1788年建立,原名叫Losantiville。1790年,一位辛辛那提社的成員,當時管理美國西北領土的州長亞瑟-聖克拉爾為了向辛辛那提社致敬,也為了吸引在獨立戰爭勝利後放下刀劍解甲歸田的老兵們移民到這里,將其更名為辛辛那提。在辛辛那提市里還矗立著一座辛辛那圖斯一手拿著象征最高權力的法西斯束棒、一手拿著象征歸隱田園的耕犁的雕像,用以紀念這位因為“功成身退,不戀權位。”而留名後世萬古不朽的偉大政治家。

說完關于北美革命的故事,我再來說說南美革命。

1805年夏天,美國革命勝利20多年後,一位年輕的委內瑞拉貴族和他的老師一起徒步漫游意大利時登上了羅馬的聖山。他久久凝視著古羅馬遺址,回想起2200多年前,廣大受壓迫的羅馬平民在這里第一次聯合起來,從貴族手里奪取了政治平等的權利。此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緊緊握住老師的手,發誓一定要把自己的祖國從西班牙統治者的手里解放出來,這個人就是西蒙-玻利瓦爾,從此他把自己的畢生精力獻給了拉丁美洲的解放事業,並且實現了自己的夢想。20年後的1825年10月,他在南美的波托西山上插上了哥倫比亞、秘魯、智利和阿根廷的國旗

整個南美大陸都叫他解放者。作為哥倫比亞的總統和秘魯人公認的領袖,玻利瓦爾來到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國家--玻利維亞視察,此時他已經實現了自己的夢想,西班牙帝國已經喪失了對南美的控制,一個個獨立的共和國紛紛建立。如果玻利瓦爾像三十多年前的華盛頓那樣放下刀劍為南美諸國建立民主憲政的話,那他毫無疑問將以一個偉大解放者的身份而流芳百世。

可是不久以後,玻利瓦爾就為整個南美制定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玻利瓦爾憲法,這部憲法讓人清楚地認識到了這位“解放者”的真實面目,在這部令人啼笑皆非的憲法中,玻利瓦爾要求在南美建立一個終身任職並有權指定繼任者的總統制,至于選舉,玻利瓦爾認為︰“只會產生無政府主義。”

此後的五年,玻利瓦爾成了冷酷無情,獨斷專行的軍事獨裁者。只有秘魯采納了他的憲法。哥倫比亞人對玻利瓦爾倡導的總統終身制嗤之以鼻,認為這只不過是披著共和制外衣的帝制而已,他們建立了自己的民主政府,結果卻遭到了這位“解放者”的血腥鎮壓。“沒有武力就沒有效力”玻利瓦爾宣布“給我無情的法律吧。”

不久秘魯人也拋棄了玻利瓦爾憲法,緊接著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厄瓜多爾都加入了反玻利瓦爾同盟,一些人開始密謀刺殺這位已經蛻變為嗜血獨裁者的“解放者”。玻利瓦爾的對策是緊緊握住手中的權力和軍隊不放手,因此他也越來越不受南美人的歡迎。五年後,這位南美的解放者在眾叛親離中死于肺結核。

玻利瓦爾死後,軍閥政治的陰影投射到了南美大陸上。玻利瓦爾所確信的總統終身任職的觀念導致了一群邪惡獨裁者的出現。趕走了來自西班牙的暴君的南美迎來了一個個新的暴君。革命者承諾的土地改革成為泡影,奴隸制也沒廢除。南美的勞動者作為事實上的奴隸,被債務絕望地系在土地上。 “選舉只會帶來混亂”,就憑玻利瓦爾這句話,他為南美解放做的努力就都白費了。同樣身為革命者和解放者,玻利瓦爾和華盛頓的檔次就大幅拉開,北美和南美的差距也就此注定。南美盛產軍事獨裁者,玻利瓦爾開此先河。

同樣身為解放者,緊握權力不放的玻利瓦爾和“功成身退,不戀權位”的華盛頓,到底誰是英雄?當下的中國到底是需要像鄧小平那樣的政治強人還是一個憲政民主制度,我想讀者看到這里也就有答案了。



--原載︰《民主中國》,2012-01-12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25025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舊文回放
  • 樊弓 :資本主義與失業
  • 彭小明 :我雖不是教徒,畢竟我有良知
  • 陳民彬 :“融冰之旅”對台灣只不過是“寒冰之旅”
  • 邵建 :北洋時期的“五毛黨”
  • 陳民彬 :西方左派向恐怖主義精神投降
  • 胡平 :我們應該有一部《殉難者傳》
  • 曹長青 :給一人辦報等于報喪
  • 袁曉明 :美國初選︰各領風騷兩三周
  • 余杰 :奶粉、孕婦與自由行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