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王若望 海外民運 反共 民主 人物 
相關文章
王律文:兩項數據揭示香港衰落真正原因
曹長青:破除四個迷思,炸毀中共堡壘
公民群體:零八憲章(2017重發)
蕭雨:統戰內幕--前中共干部親述(下)

氣質決定命運--紀念王若望去世十周年

作者:曹長青
2011-12-20 21:12:11
發表評論 [5] 推薦本文 簡體


到今年12月19日,王若望先生已經去世10周年了。旅居愛爾蘭的華人作家喻智官寫出一本中文專著《獨一無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傳》。該書“序言”以蓋棺論定的口氣說,在流亡海外的老一代中共反叛者中,王若望是最徹底的,是獨一無二的。我很認同這種說法。

那麼是什麼原因促使王若望成為他那一輩人中反共最堅定、最徹底的一個呢?我覺得這跟他的氣質性格有相當大的關系,或者說是關鍵的因素。

頭腦像降落傘,開放狀態才運作

王若望是個性情中人,給人的印象是達觀、率真、坦誠,身上有種“老小孩”,或者說“老天真”的東西,讓人想到喊出“皇帝沒穿衣服”的那種孩子。他沒什麼心機,也不諳算計;他不故作高深,也不會不懂裝懂;既不端架子,也不擺譜,跟他交往,你不用在意什麼,也不用提防什麼。大概正是因為這種性格,讓很多海外流亡者喜歡他。大家都喜歡自然、真誠、隨和的人,反感矯情、做作、擺譜的。

但這種率真的性格,在共產黨的世界,是會倒霉的,因為它跟共產主義的虛假一定發生沖突。王若望的一生,就是這麼“沖突”過來的。本來他19歲時,就已是中共寶雞地委書記了,如果按部就班地跟黨走,就可能當中宣部長,或者更高的職務。但是他率真的性格,導致路見不平就得發聲,所以也就不斷被整肅,哪個運動都被修理一頓︰五十年代被打成右派,六十年代因批毛澤東被判四年,八十年代被鄧小平點名開除黨籍,隨後八九天安門運動爆發時,他走上街頭支持學生,又入獄14個月,最後被迫流亡美國。

在他被開除黨籍的前一年,我當時編輯的《深圳青年報》曾發表了王若望題為“現有體制培植個人專橫”的文章,直接挑戰中共的獨裁體制。這樣的文章,別說在八十年代中期的中國,即使在今天,在官方媒體上也是絕對看不到的。王若望就敢寫出,並公開發表這種文字,沒有他那種率真的性格,是不可想象的。

這種坦誠的性格,也使王若望不因循守舊,很容易吸收新思想、新知識,尋求真理。這也是他來到美國後,接觸到更大的天地、知道更多的真實之後,更堅定地反共、否定共產主義的主要原因。他知道了真相,就服從真實,放棄原有的意識形態。他做得毫無勉強,而是順理成章。

西方有一句話︰人的頭腦就像降落傘,只有在開放的狀態下才運作。王若望就是一個頭腦開放、思想開明的長者。例如,不要說徹底否定他曾跟隨了一輩子的共產黨,甚至對台灣問題、西藏問題等,也都持開放、理性的態度,而不是像許多民運人士那樣固守狹隘的民族主義立場。王若望雖然曾訪問台灣,受到國民黨的相當禮遇,但他沒有對國民黨言听計從,更沒跟國共兩黨的調子“反台獨”,而是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權利。在他那一代“大中國主義”燻陶成長的老一輩知識分子中,像王若望在台灣問題上這麼開明、理性者實不多見。他對西藏問題也同樣。我曾跟王若望等一批異議人士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拜會達賴喇嘛,同去的王若望同代人甦紹智想跟達賴喇嘛談馬克思主義,因達賴喇嘛說過他是“半個馬克思主義者”,而王若望卻是關心西藏人民的苦難。

對錯誤觀點直言批判

也正是王若望的性格因素,導致他對虛假、矯情,對任何以各種理由給共產黨辯護的事情,都反應敏感,並發出批評的聲音,而不管對方是民運領袖,還是哪方“神聖”。例如對劉曉波那本《末日幸存者的自白》詆毀八九民運,甚至認為運動打斷了鄧小平開放改革進程等等,王若望當時就毫不留情地進行了反駁、批評。在題為《關于八九民運的反思--與劉曉波先生的“對話”》的文章中,王若望用對話的方式,對劉曉波的那些錯誤、甚至荒唐的觀點,逐一批判。這是我看到的王若望寫的邏輯性最強、觀點最清晰、文字最有力的文章之一。今天讀來,更欽佩他當年的直言不諱。

王若望雖然被很多異議人士稱譽為“海外民運領袖”,但是他在“海外民運”的權力斗爭中卻一直失敗,這又是因為他的率真氣質和性格。因為他不會陰謀詭計,不會拉幫結伙,不會隨機應變、左右逢源。王若望抵達美國時,要他領導海外民運的呼聲很高,在華盛頓民運組織合並會議上,本來他是被推出的主要領袖人選,但最後被權謀者欺騙耍弄了,因為他從一開始就不是那一類人的對手。

王若望的性格使我想起另一個具有同樣氣質的劇作家吳祖光。雖只見過一面,但他的一句話,令我至今難忘。那是在1989年4月底舊金山的一個文化討論會上,由于八九民運剛剛爆發,人們不約而同談起學潮,但在正式發言時,都比較謹慎。只有吳祖光的講話獨樹一幟,他居然在台上大聲說︰“現在是時候了,讓我們里應外合推翻共產黨!”全場幾十名與會者鴉雀無聲,被吳祖光的話“震住了”,大概沒人想到這位中國劇作家敢這樣大膽直言。當時在座的不僅有中港台及美國學者,還有《紐約時報》記者等,而且吳祖光開完會之後還要回到中國。

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尤其是在中國,最需要的是率真、坦誠,敢于喊出真正心聲的勇敢者,而不是矯情十足、故作高深、計謀遠超過智慧的偽知識分子們。

王若望追悼會的意義

王若望80歲生日的時候,在紐約的一些反共的朋友給王老辦了一個公開的祝壽會,誰都可以參加,結果一下子來了好幾十人,大家一邊給王先生祝壽,一邊交流反共思想。在紐約這個華人眾多,但卻任何會議、活動都很難找到人參加的地方,那麼多人參加了王若望的祝壽會,這在海外民運當時已頗顯冷清的情形中,實在是很難得的。王若望義無反顧的反共,和他坦誠、率真的性格是凝聚力之一。

在王若望先生彌留之際,我和王炳章、魏京生、唐柏橋等幾個“堅定反共”的朋友在醫院商量怎樣辦理後事,由誰來主持操辦等等。我們當時就決定把這個追悼會開成一個抗議中共、挑戰中共的大會。當時王炳章強烈主張由我來出面主持,他全力支持協助。理由是我沒有派系,不屬任何民運組織,身份比較超脫,有利于擺平(各派)。王若望夫人羊子、魏京生、唐柏橋和在場的其他朋友都同意。

但我當時則力主由“中國人權”辦。一是因為很多民運的“重量級”人物都是“中國人權”的理事,由他們組織,可把王若望的追悼會辦得更有規模、有影響。這是一次對中共的示威,要展示的,是民運整體的力量。對這件事,應以大局為重。我知道王炳章和中國人權主席劉青的政治觀點有距離,劉青反感王炳章的“可用武力推翻中共”的立場(這一點王炳章跟王若望和我的觀點非常接近)。第二個考慮是,由中國人權出面,可給王若望遺孀羊子募到一些捐款,這對羊子今後在美國的生活有實質性的意義。後來也證實,這種做法是對的,羊子得到了數字可觀的捐款。

當時還有一個考慮,就是王若望和劉青的關系。劉青曾在背後指責王若望隨便給人出政治庇護手續等,讓王先生很不高興。但後來弄清,那是紐約另外一個“民主黨主席”做的,劉青張冠李戴了。但劉青知道真相後,又倔強不肯認錯。後在王若望病危之際,劉青雖去醫院看望,但遺憾的是他沒有向王老道歉。所以我覺得給劉青一個機會,通過辦追悼會,將功補過,也是一個心理安慰,好事一件。

劉青應說聲“對不起”

王若望的追悼會是過去近二十年來海外民運最成功、規模最大的一次活動。當時還在紐約《世界日報》刊登了一個整版的悼念廣告,可謂盛況空前。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我們這些跟王若望同一觀點的人,為了顧全大局,全都讓出了主持追悼會的機會,而給了平常跟王老觀點不合、並有對立的那些所謂溫和派,才有了那樣一個各派都來參加的成功的追悼會。可是劉青在最後關頭卻排斥了王炳章,不給他在追悼會發言的機會,當時王炳章是專程從溫哥華飛到紐約。

後來王炳章抱怨,如由我來主持追悼會,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當然我一定會讓王炳章發言,而且是重點發言,不僅因為王炳章是最早民運刊物《中國之春》的創辦人和海外民運元老,更重要的是,他跟王老觀點一致,相當有感情。後來王炳章被中共在越南邊境綁架回去,判處無期徒刑,不知這牢獄要坐到何年何月。現在劉青已卸職中國人權,不再有“主席”的光環和權力,但願他能夠靜下心來,回憶反省這件事,在內心深處對王炳章說一句“對不起”。

順便提一句,和王若望的八十大壽、追悼會相比,同樣逝于海外的劉賓雁的八十大壽和追悼會,則都開成了另外一種形式。主持者們論資排輩發請柬,讓誰來,不讓誰來,把給一個人的祝壽和追悼會,弄成一個等級制、一個制造隔閡、展示權威、拉開“他們”和普通反共人士距離的活動。一種很不健康的心態。本來在某種程度上(或者說,在當年國內官方認可程度上)劉賓雁的名氣可能比王若望大一些,他的祝壽和追悼會完全可以做成更有規模的抗議中共的活動,結果被他們那種“故作清高”的方式搞成一個小圈子,所以沒有王若望追悼會那種平民化和反共影響。

在王若望去世十周年之際,我在想,他今天如健在,一定會為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的革命成功而高興歡呼,為包括用革命方式結束中共專制統治、建立自由民主中國而大聲疾呼。而北非和中東的這些變化,也同樣證明了王若望堅定反共、不懈努力結束專制的信念之正確。我們今天懷念王若望,就是懷念這種單純的信念,陽光的心態,沒有計謀的操作。靠這些,靠常識,就足以把到處陰謀詭計的中共推翻!

2011年12月19日于美國



--原載︰《曹長青》,2011-12-19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2569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sanv  2011-12-20 22:42:44  

王若望是我最敬仰的人,我还清楚地记得1986年批判他时报纸上揭露他的言论,其中有一句大意是:我承认我是右派,并且认为我右的还不够。当时这句话的确让我对他永记不忘,并且一直在关注他。后来我一边又一遍的阅读他关于刘晓波对六.四评价(各篇文章标题不一样,但内容一样)的文章。有些章节都能背下来。在次,利用网页,对他表示哀悼和纪念。


[2] 發佈者:诗人何健  2011-12-21 03:15:01  

     《何健语录》之民主老师王若望 逝世十周年祭
       (初始创作于2011年12月10日,上海)

“民”生人权中国心
“主”是基督神仆人
“老”生常谈中国梦
“师”出牛棚入基层
“王”道刚正坦荡图
“若”隐若现中华魂
“望”天忧地中国人
“逝”者永在吾心中
“世”间无常坎坷命
“十”字架下中华路   
“周”而复始情和义
“年”年岁岁忆若望
“祭”诗祭词赞前辈
     the.son.of.china@gmail.com
     http://twitter.com/HeJian1978   
     http://hejian1978.blogspot.com/        
  
  载自《何健语录》之语录主何健的语录。

  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欢迎批判,谢谢反对!
  欢迎沉默,谢谢中立!


[3] 發佈者:老右  2011-12-21 08:07:06  

曹的文章就是好.


[4] 發佈者:汉水  2011-12-22 02:20:12  

曹长青常年和民进党这帮死左仔蛇鼠一窝,为了什么?


[5] 發佈者:老急  2013-07-14 01:14:51  

请曹大帅长青先生转告一声:

刚从大纪元网上得知王炳章博士身患哮喘症。建议王博士的家人和友人可上网去查找一本最近出版的英文哮喘病研究专著"Sensitivity and Stability"(灵敏与稳固)。作者原是一位严重的哮喘病患者,有二十年病史。后来创建了一个全新的敏稳疗法,治好了自己。书中详述了疗法的理论基础和临床经验。希望对治疗王博士的哮喘病大有帮助。特请转告。祝他早日康复。(因大纪元网现在无法输入信息,可能正被黑客攻击,救病人要紧,先从右派网转告)









最新评论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2017-10-26  [早立]:中国立法國歌法香港人民要好好利用 中国的国歌
  • 2017-10-26  [结构]: 三个理由准确,到位
  • 2017-10-23  [早立]:遗责共产党爆行 在中国這一共产党爆力统治的人
  • 2017-10-23  [亭亭]: 我爱加拿大!我爱魁北克! 面纱见鬼去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2017-10-21  [老右派]:资先生令人敬佩 喜欢读资先生的文章

  • 每日舊文回放
  • 劉宗正 :談台灣五害(下)
  • Bryan Preston :布什說謊了嗎?Google一下便知
  • 張三一言 :說話的權利和道德底線(一)理論不對其引發的行動負責
  • 方舟 :被欺騙的中國人(第二篇第三章)儒教是法制的天敵(上)
  • 何民杰 :佛利民︰香港,錯了!
  • 張平 :回歸現實--顏敏如《拜訪壞人》序
  • 陳民彬 :西方左派向恐怖主義精神投降
  • 王怡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們
  • 韓連潮 :勿忘坦克人尋找坦克人
  • 余杰 :拜上帝,還是拜撒旦?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