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郎朗 胡錦濤 宣傳 共產黨 專制 反美 愛國主義 身份欺詐 
相關文章
余杰:我們內心的斯大林主義
宋永毅:“大躍進”是如何推動的?--政治運動造就的恐懼和造假風
黎安友:劉曉波之死和中國當局的恐懼
顧承原:誰來當世界警察?

身份政治,身份特權和身份欺詐--也談郎朗

作者:程映虹
2011-01-31 16:59:21
發表評論 [4] 推薦本文 簡體


郎朗在白宮演奏由他人改編的《我的祖國》後,在接受美國公共電台采訪時用英語反復強調說他根本不了解這個選曲的電影背景,只是從一個音樂家的角度想讓貴賓們欣賞美麗的中國音樂,而且這個曲目一直在他表演的節目單上,他不搞政治,希望人們不要把音樂政治化。但在中文媒體的報道中,他又對中文世界說這首樂曲贊美了“中國的強大”和我們“中國人的團結”,並為能夠在眾多貴賓面前演奏它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

當我看到這些報道時,很自然地想起了“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這個在西方社會多元文化和多元價值觀影響下流行起來的概念。“身份政治”是說個人的所屬的種族,族群,文化和性別等等都會在他們的社會角色中發揮作用,尤其指弱勢群體有意利用自己的“身份”,突出和這個“身份”相關的那些特征和關系為自己爭取權益的行動。

郎朗具有“中國人”和“在西方獲得成功和聲譽的中國人”的身份,他也正是以這兩種身份對不同的社會和公眾說這些話的。但是,他的這些言論和行動又超出了日常生活中弱勢群體的“身份政治”,因為他絕不是弱勢群體的一員。他在西方和中國的上流社會和權勢階層中都如魚得水。在西方,他的“中國人”身份不但不會招致被歧視和被損害,只會為他的成功錦上添花。而在中國,他以“在海外取得成功的中國人”身份的發言又使得他成為被媒體歡呼和國家首腦擁抱的對象。

在他那里,“身份政治”變成了“身份特權”(identity privilege)。他對這種“身份特權”做了淋灕盡致的發揮和利用。你看,同一首曲子,他以中國人的身份告訴西方人說這是中國精致的傳統音樂,但在中國人那里他又以在西方的中國人的身份說它贊美了“我們國家”近來的強大;對于西方人,他既是中國藝術純潔的天使,又是自己社會和文化強大的包容力的典範;而對于中國人,他既是“征服”西方音樂界的才子,又是享譽西方的愛國者。他從弱冠之年就在西方生活,受到西方最好的教育,現在很多時間生活在西方,出入西方頂尖的的音樂殿堂和國家級禮儀場合,但回到中國語境下又熱淚盈眶地告訴中國人他是多麼熱愛這個國家並為她而驕傲。在他那里,“中國人”的身份甚至不但是一種政治,一種特權,而且成了一種絕大多數在中國生活的中國人難以想象的奢侈。

但這些都不是大問題,至多你只能說他在玩弄身份政治和利用身份特權上做得太過。真正成問題的是他那個自己“不搞政治”的聲明。這個聲明給他帶來了身份欺詐的嫌疑。

郎朗在美國公共電台NPR的采訪中一再強調說他根本不知道《我的祖國》的背景,但他又是如此熱愛這首可以說是他的保留曲目的曲子,作為一個音樂家,這已經很難讓人們信服了。但當他聲明自己“不搞政治”(I am not a politician直譯為“我不是政治家”,但當一個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政治家的人說這話時不過意為“我不搞政治”)時,人們可以有證據說他在撒謊。因為在中國官方的“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網站的“本屆領導”網頁上,郎朗是2010年9月當選的副主席之一。

“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當然是政治組織,它的章程說得清清楚楚。無論郎朗事實上有沒有參與這個政治組織日常的活動甚至領導,他沒有拒絕這個頭餃,這就說明他知道自己的這個政治身份。在很多情況下,不參加一個組織的日常活動但允許這個組織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主要領導的名單上,這個事實本身就說明了你對這個組織的重要性。嚴格來說,這樣一個組織的副主席其實完全夠得上“政治家”的資格。

如果郎朗承認他知道《我的祖國》的由來,但告訴外界說他認為現在這首曲子只代表了中國人對自己國家的贊美;如果他承認說他確實有中國官方的政治背景,但同時他也是中國對外友好的音樂使者;如果他說他雖然是一個音樂家,但也不排除在音樂之外參與政治,那麼人們可以對他的藝術品味和政治傾向有不同看法,但都會承認這些無可非議都是他的權利,對他作為一個經常在國際重要場合現身的公共人物的道德品質也不會有疑問。

其實,《我的祖國》的背景也好,參與中國政治也罷,這些都不是問題,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訴世界。如果你遮遮掩掩甚至公然說謊,那麼等于告訴世界你清楚地知道在那個場合演奏這麼一個曲子對于鄭重地請你來的主人是不禮貌的,所以只好推說你不知道它的來歷;你也等于告訴世界你知道在那麼一個層次和意義上的“政治”和你作為音樂家的身份是不符合的,所以干脆把自己的政治角色和政治身份推得一干二淨。

這樣郎朗就不但在撒謊,而且涉嫌身份欺詐。

“身份欺詐”(identity cheating)不言而喻是一種極其惡劣的品行。一個公眾人物公然的身份欺詐不但更為不堪,而且必須承擔社會後果。從這個角度,所謂“郎朗風波”提出的最有意義的問題其實是︰這個郎朗究竟是誰?



--原載︰《縱覽中國》,2011-01-31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org/ArtShow.aspx?AID=9943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abcd  2011-02-01 01:30:53  

狼狼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弹琴匠,也是一个人品卑鄙低劣的白眼狼!


[2] 發佈者:好久  2011-02-02 23:29:32  

要对准他背后的那只手

郎当然完全知道他所做的事。他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更明白他不做这件事的后果。国人和西方世界会因他是个人才和年轻而原谅他做了这件事,但让他做了这件事的那只手决不会因他拒绝做这件事儿而放过他。所以,他跟当年的殷承宗一样,没有办法。他还年轻,多少年轻人当年都做过后来让他们后悔不已的事,从司马璐,刘宾雁到李慎之等。殷承宗也从不会夸耀当年的“光辉灿然”。给年轻人多点机会吧?但不能放过背后那只手!


[3] 發佈者:夜遊人  2011-02-03 13:33:55  

朗朗的機会也夠多了,他不是受害者,他自愿同迫害者为伍,理应受谴责,何况只是谴责而己,殷承宗么,他做些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同他同时代的刘诗昆被打断手,顾圣婴全家被自杀,老一辈的陆鸿恩被枪斃,大家都还没有忘记吧。


[4] 發佈者:应立石  2011-07-14 04:38:08  

不作莠也难

中国大陆是个文学、艺术服务政治这理念的国家,凡要出众,不作莠行吗?









最新评论
  • 2017-10-23  [早立]:遗责共产党爆行 在中国這一共产党爆力统治的人
  • 2017-10-23  [亭亭]: 我爱加拿大!我爱魁北克! 面纱见鬼去
  • 2017-10-21  [早立]:习被称领袖 说话箕数 习总称为领袖 果然发出
  • 2017-10-21  [老右派]:资先生令人敬佩 喜欢读资先生的文章
  • 2017-10-17  [早立,]:起來不愿受奴役的人民 面对强敌一筹莫展 今有
  • 2017-10-17  [早立,]:起來不愿受奴役的人民 面对强敌一筹莫展 今有
  • 2017-10-17  [结构]: 没有自然形成的饮食,服装,文字,民俗等的一
  • 2017-10-17  [结构]: 中国,自古也不是一个国家概念。否则中国历史
  • 2017-10-17  [结构]:关于“中国”这个概念 中国不是一个民族概念,
  • 2017-10-11  [,早立]:用正能量傅递一个讯息 尊敬的习总 你最親信的

  • 每日舊文回放
  • 張鶴慈 :真的有“人民文革”嗎?
  • 萬沐 :加拿大華人的利益與責任
  • 曹長青 :工作是幸福的源泉
  • 大紀元 :徐諾曼為民主黨募捐丑聞 外媒揭背後大金主中共
  • 魯克 :救助VS破產--有關救助美國汽車三巨頭的討論(下)
  • 郭玉閃 :三峽工程的代價
  • 胡平 :薄熙來事件說明共產黨是黑幫
  • 陳破空 :莫言獲獎,難以平息的爭議
  • Romina Boccia :細數2013聯邦政府開支︰從圖例,圖表和關鍵點看政府開支變化趨勢(一)
  • 曹長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變革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