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阿倫特 極權 納粹 德國 人性 歷史 倫理道德 書評 
相關文章
宋征:赤柬興衰系列(12)
余杰:當年,作為低端人口的習近平
宋征:赤柬興衰系列(11)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會達爾文主義政治的不祥之兆

平庸的惡

作者:陳榕
2010-02-25 19:37:23
發表評論 [6] 推薦本文 簡體


漢娜-阿倫特是20世紀最為著名的哲學家之一。她1906年出生于德國漢諾威一個猶太中產階級家庭。 1933年,因參加德國猶太復國主義的秘密活動而被捕,其後逃亡到法國,繼而于1941年流亡美國。阿倫特在法國期間,曾經于1940年被囚禁于居爾集中營,所幸得以出逃,免于其後開始的種族大清洗。身為德國猶太人,阿倫特思考著滅絕人寰的針對猶太人所進行的大屠殺的根源。1961年,當她听說以色列政府派出摩薩德特工,從阿根廷秘密逮捕了戰犯阿道夫艾希曼,將他帶回以色列接受審判時,就主動向《紐約客》請纓,要求深入報道這一審判,並在1962年,發表了基于這一審判所完成的《耶路撒冷的艾希曼︰關于平庸的惡的報告》一書。

阿道夫-艾希曼是二次世界大戰上臭名昭著的戰犯。他的官階不高,只是黨衛隊中校,但是他曾經擔任過德國第三帝國保安總部第四局B-4科的科長,是猶太種族大清洗的前線指揮官。艾希曼是第三帝國的“猶太人問題專家”,1941年,他接受黨衛隊情報部首腦萊茵哈德海德里希的指令,負責執行旨在徹底消滅猶太人的“最終方案”。艾希曼開始組織運送整個歐洲的猶太人,將他們收容到死亡營,進行集體屠殺。在他的監督下,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屠殺生產線創造了令人望而生畏的記錄︰每天殺害一萬兩千人。到二戰結束,共有五百八十萬猶太人因“最後方案”而喪生。為此,艾希曼又被稱為“死刑執行人”。

在人們的想象中,像艾希曼這樣的戰犯,一定是十惡不赦的魔鬼。但阿倫特卻發現,坐在被告席上的艾希曼,看起來相當平庸。他個子不高,帶著眼鏡,外貌普通。他為人呆板乏味,缺乏想象力,甚至連狡猾都算不上,無法流暢地為自己實施辯護。他重視權勢,從來不會忘記用頭餃來呼喚檢察官。與其說艾希曼是個與生俱來的惡魔,不如說他更像是一個辦公室里履行業務的官吏。而他也確實是用這樣的方式來理解自己的行為發出對猶太人進行清洗的指令的人並不是他,他只是遵照這樣的指令,保證這一指令能夠得到高效實施。按照艾希曼的原話,“我本人對猶太人並沒有仇恨”。他甚至看到了猶太人的尸體,都會因恐懼而嘔吐。他殘殺猶太人,除了為了升職,有著強烈的出人頭地的願望以外,看不出其它的動機。

阿倫特指出,艾希曼不是惡魔,也不是虐待狂。在他身上,體現出的是平庸的惡。這種惡是現代性的產物。現代社會的管理制度,將人變成復雜管理機器上的一個個齒輪,人被非人化了。在像第三帝國時期的德國這樣的極權社會中,人們對權威采取了服從的態度,用權威的判斷代替自己的判斷,平庸到了喪失了獨立思想的能力,無法意識到自己行為的本質和意義。

阿倫特平庸的惡的觀點,解釋了為什麼在德國第三帝國時期,那麼多的德國人成為了迫害和屠殺猶太人的參與者。統計數據顯示,在二戰期間,共有八百五十萬德國人成為納粹黨員,一千五百萬名德國人加入納粹軍隊。這些德國人,在日常生活中或許富有人性,是家里的好父親、好母親。在工作中,是好職員,敬業認真。然而,當他們參與到納粹軍隊之後,卻因為服從意識,在屠殺猶太人的問題上表現出了特殊的殘忍和冷漠。《朗讀者》的漢娜在二戰期間的行為,也可以歸結于這一範疇。

漢娜是個典型的普通人。她出身一般,是個文盲,在裹挾下參加了黨衛隊,被分配做了女牢的看守。根據歷史學家的統計,當時在德國各大集中營工作的女看守,一共有三千多人。她們大多數來自社會中下層階級,而漢娜也是其中一員。漢娜先在奧斯維辛集中營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來轉到了克拉科夫附近的一個小型集中營。從小說中,我們可以看到,漢娜並不是個冷血的人。就像作者施林克在接受我國譯林出版社的采訪中所說的,“人不因為曾做罪惡的事而完全是惡魔”。初次遇到米夏,米夏因為得了黃疸而在路邊劇烈嘔吐,漢娜和他素昧平生,主動上前,幫助米夏清洗,給米夏以照顧。即便是在監獄當看守,她對身體較為柔弱的女囚犯也能夠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同情和關心,為了讓她們走向死亡的路不那麼艱難,她為她們減輕勞動量,讓她們吃得好一些,住得舒適一些。然而,她所在的集中營,每月需要向奧斯維辛集中營輸送六十名囚犯,以接納新來的囚犯。她的職責之一就是從自己管轄的犯人中挑出合適的人選。她當然知道,將這些人送往奧斯維辛,就是將她們推向死亡。當法官詢問她是否知道自己行為的意義,她給出的答案是“當然知曉,但是新人要來,老人要給騰出地方”。

除此以外,漢娜還親自參與了造就一場致使數百猶太人喪生的慘劇。戰爭末期,在囚犯轉移過程中,漢娜等看守帶領數百名囚犯西行,夜間在一家教堂過夜。半夜遭遇轟炸,教堂著火,只有打開大門,犯人們才能逃生。可是猶太囚犯人多,看守人少,大門一開,看守們便無法實施對犯人的有效管理,犯人勢必出逃。因此漢娜和其他看守听任數百名囚犯全部被活活燒死,只有一對幸存的母女得以僥幸逃生。在漢娜看來,不讓猶太人逃走,這是她的職責所在︰“我們就是不能讓她們給跑了!我們對她們有責任。”

在《朗讀者》中,漢娜面對指控,曾經兩度詢問法官︰“要是您的話,您會怎麼做?”面對漢娜的詰問,法官無法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的確,《朗讀者》中的漢娜,面對著的是一個倫理難題一邊是服從,一邊是個人的價值判斷,在當時的情況下,每一個身臨其境的人一定都會體會到抉擇的艱難。

然而,抉擇艱難,並不等于應該放棄抉擇。阿倫特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中清晰地指出,雖然艾希曼的惡是平庸的惡,我們甚至可以要求體制來擔負一部分責任,但是,這並不等于說艾希曼本人無罪。艾希曼用接受上級命令來替代個人的道德判斷,放棄思考,拒絕正視自己行為的意義,他必須為自己行為帶來的後果負責任。阿倫特認為,無論在什麼樣的體制面前,人們始終應該堅持辨別善惡的能力,堅持傾听內心的道德律令。平庸的惡,依然是惡,它所帶來的傷害,並不亞于極端的惡,甚至還會造成更為巨大的破壞力。



--轉自︰《縱覽中國》,2010-02-23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org/ArtShow.aspx?AID=5153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發佈者:Charles Gu  2010-02-26 00:11:07  

马丁路德的国家教会与德意志国家主义

此文让我联想起马丁.路德。他也是德国人。他在16纪初年领导的“新教改革”,让基督徒(新教徒)脱离了(天主教)教皇的桎梏,但他和他的教会并未独立于(德国)国王。这也许解析了为何从歌德到黑格尔,一直是德意志国家主义的倡导和拥护者,为何德国的教会和新教徒成为希特勒的帮凶。(反观以独立精神著称的加尔文及其追随者, 英国及北欧的清教徒,却一直反抗国王的辖制,甚至不惜在美洲与英国王宣战,成立一个独立的国家 - 美国。)


[2] 發佈者:sanv  2010-02-26 18:19:31  

不错,"汉娜-阿伦特是20世纪最为著名的哲学家之一"。然而,她同时也是一个著名的“西方左派”,她的最为著名的论断就是:(大意)纳粹失败以后极权主义就基本上不存在了。这个话当然让中共高兴。
当今世界的核心问题是中共和伊朗,骂希特勒有什么用,如果希特勒不失败,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中共,至于伊朗,就可像对待调皮的的小孩子,只需瞪他一眼就行了。


[3] 發佈者:jj  2010-02-26 20:11:39  

Let's call spade a spade

"人不因为曾做罪恶的事而完全是恶魔"。

我不同意这句话--典型的左派相对主义教条。一个人犯下的罪恶,应当由其本人承担责任,不管他童年如何受到虐待,家庭如何支离破碎,或者辨称自己只是体制的一部分。

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人如果犯下艾希曼那样的罪恶,就完全是恶魔。所谓平庸的恶,根本不存在。罪恶就是罪恶。Let's call spade a spade.


[4] 發佈者:靖炎  2010-02-27 20:22:33  

為惡之後,自動失憶,以為洗底!

中共统治下歴次之所謂政治運動,眾多平庸的作惡附從者,以致臭名昭着的文革,眾多紅小兵,又曾有幾人,承認自己所犯之罪孽,有所悔疚,卻被魔黨異化得,將所有犯過的罪惡,自動失憶,以為洗底,從此可以置事外,麻木不仁至此,不謂之不恐怖!


[5] 發佈者:路西法  2010-02-28 11:04:06  

看看lucifer effect这本书就可以理解人为何做出这样事情


[6] 發佈者:Pls Elaborate  2010-02-28 12:48:22  

Hi Lucifer,

Can you elaborate this effect in brief and easy to understand terms.

Thank you.









最新评论
  • 2017-12-15  [三更做饭]: 套用一句右派网的惯常用语,这次是选民用选票
  • 2017-12-08  [帅游]: 老师讲课的时候看这个中文翻译版对于理解很有
  • 2017-12-02  [早立]:利用网路的威力与鬼作战 现代网路威力巨大 但
  • 2017-11-30  [早立]:59年的再版 习毛两人势同運不同刚上新政運
  • 2017-11-28  [早立]:习新时代快速來临 北京清除低端人出京和幼儿园
  • 2017-11-21  [辣椒]: 英美大学培养的所谓“人才”大多不是技术精英
  • 2017-11-16  [读者107]: 文章很精确,详细。
  • 2017-11-15  [早立]:发动上山下乡的二个原因 知青上山下乡的第一个
  • 2017-11-14  [早立]:习的美梦 习上台后 一心想学毛式独裁 其实
  • 2017-11-03  [中立]:习领袖能万寿吗? 澳洲大规模唱红歌是个必然的

  • 每日舊文回放
  • 劉孟奇 :獨裁的假和諧,民主的真穩定
  • 溫克堅 :南街村,不是最後的動物莊園
  • Alvin :次按風暴真的只有銀行錯?
  • 何清漣 :“面包契約”為何失靈--中國各階層權利意識的覺醒與多層次的利益訴求
  • 曉鳴 :紅衛兵遺毒流傳至今
  • 郭國汀 :美國憲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劉軍寧 :人是觀念的動物
  • 李兆富 :從津爆看中港矛盾
  • 張千帆 :立憲的本質是立約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