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奧巴馬 大選 美國政治 總統 Barack Obama 種族歧視 種族 變革 左派 平泉法案 美國 
相關文章
Javier Fern ndez-Lasquetty:百年共產主義和一億冤魂
和談:麥卡錫和麥卡錫主義(三)
和談:麥卡錫和麥卡錫主義(二)
和談:麥卡錫和麥卡錫主義(一)

奧巴馬總統,種族問題,change

作者:田園
2008-12-16 16:03:05
發表評論 [1] 推薦本文 簡體


中國男足一貫缺乏雄風,世界杯跟中國無緣,所以中國球迷只有干看的份兒。2006年世界杯首輪比賽中,韓國隊在首場比賽中擊敗多哥隊。CCTV5主持人在解說這場比賽時說︰“韓國隊為我們亞洲足球贏得了榮譽,我們感謝韓國隊。”仿佛與有榮焉。幾天後,韓國媒體發表了一名韓國女球迷的信,給CCTV5和中國球迷兜頭一盆涼水。信中說,韓國的勝利是韓國的榮光,同中國無關,和“亞洲的榮譽”更是風馬牛不相及。也就是說,所謂“亞洲的榮譽”只不過是CCTV5的意淫而已。

阿Q常受人欺壓,所以只能用自己祖上“闊過”安慰自己;中國男足疲軟,于是CCTV就去慶祝韓國隊的勝利。奧巴馬當選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有亞裔激動萬分(據說淚流滿面),覺得終于等到了美國種族平等的一天。其實,奧巴馬的勝利就是奧巴馬的勝利,既不是非洲裔的勝利,更跟亞裔沒有關系。

經常有中國朋友問我,美國的種族歧視是否很厲害。我通常回答,美國的確有種族歧視,但比起中國的地域歧視,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中國的地域歧視黑白不分,適用于所有窮人。要是有錢人,不會有歧視。如果你是個民工,在北京、上海、廣州街頭溜一溜,就知道什麼是歧視了。前幾年的孫治剛甚至因為歧視而被活活打死。中國的地域歧視堂而皇之,是合法的。美國光天化日下的種族歧視是違法的,輕者受到起訴和高額罰款,嚴重違反者會受到仇恨罪起訴。但是,隱性“制度性”種族歧視仍然存在。不幸的是,亞裔今天仍受到這種隱性歧視。這些法律不廢除,亞裔永遠將是法律意義上的二等少數族裔。

這個“制度性”的歧視,就是所謂的“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民主黨政府在六十年代曾通過一系列法案,要求政府官員和公立機構采取“平權行動”,“確保平等對待所有的申請者和雇員,而無需考慮他們的種族、教義、膚色或是族源”。其目的在于幫助社會中長期受到歧視的群體,包括以非洲裔,拉美裔,印第安人在內的少數族裔以及婦女爭取教育以及就業的平等機會。平權法案中有一項配額制,規定在政府部門招收職員或公立學校招收學生時,必須招收一定數量的少數族裔。為了達到這些配額,很多大學于是采取了給非裔和拉美裔等申請者優先照顧乃至“加分”的制度。但是,平權法案“少數族裔”的定義中卻不包括亞裔,理由是亞裔學生和公立雇員的比率超過了亞裔人口在美國總人口中的百分比,屬于“過度代表”(over represented,亞裔佔美國總人口的比例為4.5%,但在美國大學中亞裔學生所佔的比例常常超過30%)。直白的說,為了照顧非洲裔,拉美裔,印第安人等“高等”少數族裔,亞裔必須甘當二等少數族裔;在招生招工時,如果一個亞裔同非洲裔,拉美裔,印第安人條件類似(在給這些族裔“加分”之後),非洲裔,拉美裔,印第安人會被優先考慮。

根據美國平等機會中心(Center for Equal Opportunity)的研究,在2005年前的SAT考試中(總分為1600分),亞裔學生的平均分高達1400,白人學生則要比亞裔學生低50分,而非裔美國學生與拉美裔學生的成績則分別低240分與140分。兩位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教授對包括普林斯頓大學在內的3所最具競爭力的私立研究型大學進行了調查分析,其結論是如果取消平權法案,白人學生的入學率不會受到影響,但非裔或是拉美裔學生的入學率會下降,而亞裔學生的入學率則會大幅提高--大概 80%的非裔與拉美裔的學生都會被亞裔學生所取代。換言之,亞裔學生是平權法案的最大受害者。亞裔當初來到美國時與奴隸無異,從來沒有奴役過任何人,更沒有欠下種族債。他們受到懲罰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太過于好學上進。這同美國的立國精神背道而馳,但卻是現在美國的無奈現實。

奧巴馬本人就是平權法案的結果。可以說,沒有平權法案,就沒有今天的奧巴馬總統。因為他是黑人,所以至今他還受著平權法案的保護。經常有人嘲笑布什智商低,說他在耶魯期間成績不好,經常拿C。可是,奧巴馬的所有成績都因為平權法案而不能公布。他是如何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和哈佛大學的?沒人知道。想嘲笑他成績差?根本沒有可能。世界各地的左派和反美人士在集會游行的時候會時不時地做一個布什人偶,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腳,然後一把火燒掉,以表示對這位總統的蔑視。如果你想這樣對待奧巴馬總統,要三思而行--在美國,燒黑人人偶,極有可能被定為仇恨罪。今年萬聖節期間好萊塢有左棍(白人)對佩林人偶處以絞刑,當地警察表示這是言論自由。可是當兩個肯塔基大學的白人學生掛起奧巴馬人偶的時候,卻立刻被捕!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布什曾經說過,人類的最大成就之一是“把統治者關進了籠子”,包括他本人在內。如今,奧巴馬總統卻不完全在這個籠子里,因為那個籠子是為白人統治者量身定做的。擁有美國總統的權利,輔以“高等”少數族裔的受保護地位,奧巴馬不是總統,而是國王。美國總統應當是憲法的執行者和維護者。作為有色人種,如果奧巴馬總統想真正實現一個完全膚色平等的社會,就請在聯邦一級廢除平權法案。問題是,奧巴馬總統是否有這個勇氣?

奧巴馬在競選時打出的口號是“我們可以信任的變革”(change we can believe in)。政客們的選舉口號總是動听的,每個總統上台也都會帶來各種各樣的改革。但選民們沒有想過,如果奧巴馬帶來他們不願看到的,不想看到的“變革”怎麼辦?大家都知道底特律現在水深火熱,汽車三巨頭吃了上頓沒下頓,連帶著全美上百萬工人和零件企業跟著鬧饑荒。你也許不知道的是,底特律在60、70年代跟目前的狀況類似,也處于經濟衰退之中,人心思變。有個黑人政客參加競選底特律市長,競選口號也是“變革”。1973年,楊寇曼(Coleman Young)當選底特律市首任黑人市長(不言自明,他是個民主黨)。楊市長最大的施政特點就是“斗爭”(combative)策略,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某一族裔的激進政策。從此,底特律市開始涌入大量非洲裔,該市投資環境、居住環境以及治安環境逐步惡化,其他族裔居民開始逃離底特律。他們對此牢騷滿腹,但楊市長對此視若無睹。結果,底特律市區的大量建築和房屋成為鬼屋,猶如廢墟,房地產一錢不值,經濟幾乎崩潰。憑著這樣慘不忍睹的政績,楊寇曼卻一連當了五任市長,丑聞迭出卻沒有受到一次起訴,原因是非洲裔選民一邊倒的支持(同今年大選類似)。底特律陷入惡性循環,楊市長不斷當選,其他族裔不斷逃離,制造業和服務業近乎消失。到他卸任的時候,底特律市市區黑人比率達到85%上下,但總人口卻降到百萬左右,比他上任時淨減50萬人。繼任的底特律市長也都不中用。後來的Kilpatrick比楊寇曼有過之而無不及,上任不到3年就公款私用21萬美元之多,甚至涉嫌謀殺證人。這樣的惡棍,在底特律卻如入無人之境,為所欲為。最後他鋃鐺入獄,也只不過服刑3個月。CQ Press連年發布的美國大城市暴力犯罪率排行榜中,底特律一直在前三名徘徊,一般都是第一。頂著這樣的名聲,底特律欲振乏力。

楊寇曼這樣的政客上台,對任何族裔都是零和游戲,廣大黑人居民更是底特律市市區暴力犯罪的最大受害者。這樣的“變革”,估計沒有人能預見到。當初有人投票給他的時候也許還對“change we can believe in”滿懷希望呢。事實證明,經濟上成功的大都市都是種族多元的典範,比如紐約,芝加哥等。因為人的本性就是希望有多樣的選擇。就好比說你去餐館吃飯。一個地方不但有美國餐館,還有法國、意大利、中國、日本等等餐飲業,那里可能會繁榮,因為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愛的飲食。反之,如果一個地方只有麥當勞,估計不會有多少人認為那兒很迷人。底特律市區在白天人來人往,看上去挺繁華,到了下午6點鐘之後卻幾乎成為空城,沒有什麼店開門;不要說像紐約那樣燈紅酒綠,大街上連汽車都很難看到幾輛。難怪底特律被福布斯雜志評為美國最死氣沉沉的城市(dyingest city)。如果汽車業再破產(不幸的是,這遲早要發生,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底特律從地圖上消失的日子也許就不遠了。

把底特律的衰敗歸咎于一個政客,也許有失偏頗。但是不能否認,那確實是整個過程的一部份。美國總統同底特律市長畢竟不同,前者權力雖大但受更多限制和監督,後者權力雖小卻是底特律之王。加上市參議會(city council)作同謀,幾乎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但對于某些聯邦事務,比如公立教育,地方政府就沒有太多插手的余地。美國總統和教育部長是這個問題的實權人物。

提到公立學校,我想大多數華人都會搖頭。美國的公立學校,幾乎已經成了教育經費濫用+糟糕的教育質量+性與毒品泛濫+左派宣傳洗腦的代名詞。只有不到 40%的美國人說他們對公立學校,尤其是城區公立學校有信心。亞裔歷來重視子女教育。稍有錢一些的送子女進私立中小學校,學費跟有的大學差不多。中等有錢的為了子女進入好學校,父母們可以孟母三遷,到少數好的學區擇鄰而居。最沒轍的要算是住在中城的父母了,只能把孩子送進“少數族裔”佔多數的公立學校-- 直到有人發明了“教育折扣券”(Voucher)。對于中城對公立學校不滿意的父母,用這種教育折扣券可以把孩子送到私校去上學,畢竟人人都希望有選擇的自由。實驗證明,給與學生擇校自由確實能夠幫助他們的學業發展。哈佛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通過選擇學校項目轉入私立學校的學生,比留在公校的對照學生表現優異。4年後,轉入私立學校的學生比公校對照組學生閱讀成績高6分,標準化數學考試的成績高11分(百分制),但他們的的教育經費支出只有的對照組學生的一半。參與研究的學生來自維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全部都是低收入的拉美裔和非洲裔。這簡直就是少數族裔的福音--窮人也可以享受高質量教育了。但這樣一來,那些一塌糊涂的公立學校生源就會枯竭,教育經費會縮水,教師職位會遭到削減。所以,教育折扣券一出世,就受到教師工會的強烈反對。

教師工會是美國很強大的左派組織之一,一向受到民主黨候選人的倚重,奧巴馬也不例外。在競選初期,奧巴馬曾表示,只要教育折扣券行之有效,一旦當選他將支持這一改革。然而,在教師工會為他的選戰出錢出人,戰天斗地之後,奧巴馬轉而表示反對教育折扣券,盡管有無數研究證明教育折扣券對包括黑人在內的少數族裔學生有利,對減少濫用教育經費有利。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聲稱求新求變的奧巴馬就是一個傳統民主黨政客。他身為非洲裔,卻連改革城區公立學校,切實提高都市區非洲裔學生教育水平的勇氣都沒有。所以,奧巴馬的當選,甚至未必是非洲裔的勝利,亞裔根本沒有什麼激動的必要。不客氣地說,那些激動萬分的亞裔,只不過是模範(二等)少數族裔的奴性發作。如果他們真的關心亞裔利益,跟民主黨這個“種族歧視黨”斗爭才是正途。

奧巴馬夫婦兩個女兒在芝加哥上貴族私立學校。眼看著要到華盛頓了,據說這兩位已經找好了一間口碑極好的私立學校,看來很重視自己孩子的教育,可是美國普通民眾的孩子呢?為什麼標榜“改革”的奧巴馬總統要任由他們在公校自生自滅呢?法王路易十五曾說︰“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台灣民間熟語說︰“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人是靠不住的,總統就更靠不住。我真希望美國憲法里面用修正案的形式規定,總統,閣員,以及議員的未成年孩子,只要居住在華盛頓,必須就近送到公立中小學就學。只有這樣,形形色色的政客們才會有真正改革的動力。

比起佩林當年在阿拉斯加挑戰共和黨大老的勇猛,奧巴馬的“變革”只是為求當選的幌子而已。我對奧巴馬期望不高--只要不要給我們帶來像楊寇曼那樣的“變革”,我就給他打及格。至于很多人冀望于奧巴馬救美國經濟于水火,我說您就不要奢望--用奧巴馬的話來說,那高于他的pay grade。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1] 发布者:胡赛州出来的仔  2009-06-12 23:07:46  

骗子奥巴马

我曾经支持奥巴马,但是自从奥巴马要把我的弟弟送到阿富汗去之后,我再也不支持他了。我弟弟今年刚参军,我不希望他成为炮灰死在阿富汗。









最新评论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2018-02-09  [极客闲人]:毛左呵呵 一群波旁主义极端保守保皇党,只能怪
  • 2018-02-07  [黃偉棠]:現在的香港人已經變成中國政府的順民 現在的香

  • 每日舊文回放
  • Ken Schoolland :嘎樂寶歷險記(第3章)公用地的悲劇
  • 柳根一 :新政府勝敗取決于能否奪回文化主導權
  • Karl Rove :認識約翰-麥凱恩
  • 大紀元 :二房風暴誰之過,矛頭指向民主黨
  • 袁曉明 :奧巴馬正在摧毀創造財富的基礎
  • 謝田 :買槍、玩槍、擁槍和AK-47
  • 蕭瀚 :台灣“服貿風波”與政治自由的邊界
  • 曹長青 :下屆美國總統會是共和黨人
  • 袁曉明 :斯坦福大學的靈魂
  • 林忌 :要地產黨,還是共產黨?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