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保守主義 傳統 保守主義理論 學術理論 conservatism 
相關文章
陳奎德:海耶克--二十世紀的先知
劉軍寧:為何“人間天國”的設想總是將人類導向地獄?
Ben Shapiro:吸魂大法︰共和黨擁抱大政府、政治復仇和腐敗
Ted Cruz:卡斯特羅兄弟的真相

開放的傳統︰從保守主義的視角看(中)

作者:劉軍寧
2005-11-26 06:46:11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傳統的特性    

    傳統有一些重要的特性,被擁護傳統的人和反對傳統的人都忽略了。許多辯論都是基于把傳統當成一個僵化的東西。

    傳統的重要特性之一是,傳統是開放的、共享的,傳統也是流動的。很多熱愛傳統和仇恨傳統的人士都在無意中把傳統看成是本土的、封閉的,因而也是不能流動的和共享的。其實,傳統是開放的,傳統是全人類共同享有的,是立足本土的、關照全球的。佛教進入中國就是很好的說明。起源于印度的佛教成為中國的傳統,這有力地證明了傳統是流動的、傳統是開放的、傳統在不同的國家與民族之間是可以共享的。正是因為傳統是開放的、可以共享的和跨國界流動的,中國才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有機會克服重重阻力分享到些許的人類自由的大傳統。這種未來的自由傳統將給中國的富有傳統加入新的成份,使兩者融為一體,就像當年佛教來到中國一樣,它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文化有機整體之中的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今天如果有人要提議把佛教的書全部燒掉或滅佛,肯定有人會指責這是在破壞中國文化。如果有人今天鼓吹滅佛,那就會毀滅中國的傳統文化。如果有人叫囂要焚毀柏克、洛克、亞當斯密、聯邦黨人的中文書籍,那就是在毀滅中國新近的自由傳統,也是在毀滅人類的自由大傳統。你不能焚毀中國的經書,否則就是毀滅中國的本土傳統;你不能焚毀西方的經書,否則就是在毀滅已經為許多中國人所接受的人類文明的大傳統。佛教中國化的個案表明︰傳統是流動的,中國和西方,本土和異域的傳統是可以共享的。開放的傳統意味著在人類文明的互相交流日益密切的今天,在中國討論傳統,也不僅僅是討論中國本身固有的傳統,而且要引入人類自由的大傳統,並推動中國固有傳統與人類自由大傳統的融合。

    保守主義的實質,就是在本土培育自由生長的沃土。因為從經驗主義的角度看,所謂自由的生活方式是一種具有連續性的習慣,而不僅僅是理念世界中激動人心的訴求。生活中有自由,傳統中就會積澱下來自由。這意味著中國當然就有自由的傳統值得保守。盡管這一傳統還十分弱小,換句話說,正是由于其弱小,更需要加倍呵護。在全球化時代,社會日益開放,文明間的交流迅猛增加,中國人有了更多的機會來分享屬于全人類的自由大傳統,也會有更多的外域傳統流入中國。

    傳統的重要特性之二是,傳統不是靜止的,而是演化的;傳統不是過去的,而是從過去經現在到將來綿延不斷的。許多擁護和反對傳統的人士,都把傳統看成是過去的、靜止的、不變的,你要麼繼承它,要麼毀掉它。實際上不是這樣。這是對傳統屬性的誤判。傳統並不僅僅是指古老的過時的。傳統本身是連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個紐帶,傳統一定是傳承下來的價值系統。有生命力的傳統是恆久的,既是共時的,也是歷時的。傳統不是歷史,傳統不是現在,傳統是歷史與現在之間的價值紐帶。傳統是演化的,意味著傳統是會發生變化的。既然傳統的根基是個人行為,那麼,個人行為、價值觀的持續變化將帶來傳統的變遷。由于傳統是在社會生活中經過“釀造”而成的,因此,其變化是緩慢的、漸進的。這意味著,不論傳統在過去是什麼,在未來變化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人們不能改變中國傳統的過去,卻有可能演化出中國傳統的未來。傳統像容納經濟活動于其間的市場一樣,不是單獨的個人可以設計的,卻是演化的。

    傳統是一種有機的生命體,其內容是可以不斷演變的。“傳統是演化的”,意味著我們不能完全依據傳統的過去來判斷傳統的未來。我們要看到它本身的的演化邏輯。所以,在中國同樣也不能根據中國過去的傳統發揮的功能性質來判斷傳統在未來一定也是這樣,它本身是會演化的。

    傳統的重要特性之三是,傳統內部在構成上是多元的,各部分之間往往是有內在沖突的,因而傳統是可以選擇的、可以修正的。傳統是模糊的,傳統也是具體的。一種傳統,越是宏大,里面所包含的價值資源就越多,各種主張都有可能從中找到源頭和依托。傳統往往是多元多樣的,在指向上是含糊不清的。自由的思想、專制的主張都可以從中找到理論資源。一個大的傳統內部可能包含種種小的傳統,而這些小的傳統之間可能是沖突的、至少在價值取向上是迥異的,如中國傳統內部的儒道法釋之間。沒有一種傳統是純粹的自由傳統,每個傳統中都有自由的因子,只是大小強弱有所不同。古代中國沒有自由的大傳統,不等于其中沒有自由的因子。

    一個重要但是一直被忽略的事實是,人們對待傳統的態度,總是選擇性的;不論它是在研究傳統,還是在弘揚傳統,他總是只挑選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泛泛地說,傳統好像是一個有固定形狀、,特定體積的東西。但是沒有人有能力在整體上研究、弘揚、批判、繼承某個傳統,尤其是像中國的傳統、東方的傳統這樣的宏大傳統。不論一個人的宏願有多大,他一定只是在談論傳統中的某一個細節、某一個具體的主張。一個個人沒法處理整個傳統,他一定是在談傳統里面的某個方面。如果傳統具有上述屬性的話,那麼,傳統本身是可以選擇的。傳統的這個演化過程取決于我們更關注歷史上傳統中的哪些東西,更忽略歷史上傳統中的哪些東西。這樣不斷強調出一些新的東西,忽略一些東西或者引入一些東西,就導致傳統的一個演化。

    泛泛而言,傳統是模糊的,無邊無界的。就個人而言,是無力去保存一個民族國家的全部傳統的,更何況傳統內部總是包含一些相互沖突的價值觀。因此,對個人而言,所謂保守傳統,都是在具體意義上的傳統,即任何個人只是試圖保守傳統中其所鐘意的那一部分。因此保守傳統是一個十分具有選擇性的、很挑剔的行為,而不論保守者有多麼大的保護全部文化傳統的宏願。傳統是選擇性的,意味著有必要從龐雜的傳統中挑選自己認為正確的那一部分傳統。當然,對于什麼是正確的傳統,那是見仁見智的事情。沒有人認為應該保守那些顯而易見的錯誤傳統。比如說“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今天幾乎人沒有公開宣稱要繼承這一古代傳統。既然文化的保守是有選擇性的,那麼長期的選擇,就會導致傳統的演化。所以,與上面的結論一樣,不論中國的傳統在過去是什麼,對自由多麼不友善,通過選擇性的保守、通過融入未來的自由大傳統,中國固有的傳統是會演化的,會對自由不友善演化到十分親和自由。保守主義在中國的使命就是要選擇性地保守中國傳統親和自由的因子,引入人類的自由大傳統,加速傳統的演化,從而形成值得保守的自由傳統。況且,沒有一種傳統是與自由完全無關的,只是多與少的問題。即使在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傳統中,也有人道的馬克思主義的流派;左派也有自由左派。

    既然傳統的傳承是有選擇性的,傳統是開放的、可共享的和演化的,那麼,傳統就是有能力自我修正的。傳統中的各部分也會不斷自我修正,自我調整,借鑒其他傳統,從而淘汰其中的劣質和野蠻的因子,如三綱五常,三從四德、納妾裹腳等。當然,即便如此,也不能排除新的錯誤選擇的可能性。沒有人能保證自己的選擇是絕對正確的選擇,但是,人們可以在以後的選擇中不斷修正以前的選擇,也同時不斷對傳統本身進行修正。傳統是一種社會經驗,其自身具有修復糾錯功能。既然如此,我們不要問中國傳統曾經是什麼,而是要問如何通過選擇、演化、引進和共享來重塑中國傳統。

    任何一個大的傳統,它越大,它的內在沖突就越多。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任何主張都可以在里面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思想資源。在這方面,西方基督教傳統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有代表性的範例。專制君主求助于基督教,憲政民主也求助于基督教;社會主義試圖從基督教中訊中靈感(如拉美的解放神學),保守主義則更是深挖到基督教的源頭猶太教。基督教傳統,作為一個個案,它在歷史上走過一個被忽略的但相當不平坦的道路。

    在今天,人們已習以為常把(廣義的)基督教看作是個人自由和憲政民主的重大有利條件,公認基督教對民主化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有人甚至認為它是民主化不可或缺的先決條件。然而,基督教在歷史上並不天然就是自由的民主的宗教,它同樣為無數專制的君王提供過合法性的支援。“君權神授”曾是許多歐洲君主實行專制的主要正當性依據。曾幾何時,歐洲大陸的專制君主,多是羅馬教廷加冕的。在歐洲的中世紀,當人們不折不扣地信仰基督教義的時候,就出現了宗教裁判所,有了燒死異教徒和女巫的無數個案。十字軍戰爭純粹也是以基督為名義發動的戰爭。

    即使在英國這個被認為有悠久和強大自由傳統的國家,基督教在天主教還沒有進行宗教改革的時候,也有一段非常黑暗的歷史。17世紀初,斯圖亞特王朝的詹姆士一世及其繼承者查理一世堅持“君權神授”,推行極端專制,迫害非國教徒,特別是迫害“清教徒”。1620年,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船,穿越大西洋,前往北美。這艘船載著一百多名英國人,其中多是不堪英國國內宗教迫害、背井離鄉的清教徒,“五月花”最後停靠在今天美國的馬薩諸塞海岸。可見,美國是因反抗基督教內部的迫害而興起的國家。所以,在一定的意義上,美國本身就是基督教會進行宗教迫害的產物。很多人可能看過茨威格的《異端的權利》。它講的就是在新教之下的思想壓制。西方的啟蒙運動、文藝復興和人文主義運動在很大程度上矛頭都是對著中世紀基督教的。

    新教被認為是基督教中最親和自由民主的教派,可是,即使像德國這樣的典型新教國家,也只是到二十世紀中葉才在外力之下實現了民主化。德國雖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建立起來的魏瑪共和國,這一短命政體仍由外力催生的,是德國人自己扼死的。

    不論政體的性質發生了多麼實質性的變化,基督教長期以來一直是英國的國教,從君主專制到代議民主,基督教都是其合法性的價值源泉。專制與自由都從基督教中找到了充足的理由。難道基督教是兩面派嗎?不是。是基督教發生演化。基督教傳統成功地從一個為壓制自由提供思想武裝的傳統通過選擇性的演化,通過對其中的自由因子的強化和放大,變成了支撐自由世界的重要柱礎。這對于我們如何對待如以儒教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是很有啟發意義的。基督教傳統對西方的自由傳統的貢獻證明,本土的自由首先根植于傳統,甚至可以根植于一種非自由主義的傳統。一個自由社會的建設,不能通過徹底毀棄本土傳統已有的自由成分來實現。自由的成長沒有時態之分,過去、現在和未來在時態上都不是自由生長的障礙,自由是一顆最頑強的種子,任何時候都可以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基督教傳統的這個個案,我覺得對我們反思中國傳統也有很大的幫助。不論儒家在歷史上給皇權、給專制提供了多少依據,通過演化,它會像基督教一樣,有可能變成另外一樣東西。關鍵問題是它怎麼演化。常有人反問,保守主義在中國談保守自由,談保守自由的傳統,但是中國沒有自由,也沒有自由的傳統。保守主義要保守的東西在中國不存在,豈不是空談保守?我不是這樣看的。正像我在前面已經指出來的,在中國已經有了,中國已經分享了人類自由的大傳統,已經開始分享了這種傳統,只是這個自由大傳統在中國還很弱小,還沒有結出制度的果實。而且在儒家思想本身也可以演化出自由的傳統。更重要的是,只要在日常生活當中,人們有了自由,哪怕是一點點,人們很快就會把這種自由轉化為傳統。

    不能因為中國的傳統中自由太少,就企圖鏟除它。不能因為要保守傳統就避諱儒家與專制的關聯;不能因為傳統有些許自由因子,就指望這樣的傳統能提供構建自由社會從制度到觀念所需要的一切,就有必要復古。從基督教傳統的演進來看,中國傳統的本質,究竟是什麼,似乎不那麼重要。在充分承認中國傳統的價值系統與自由社會的政治價值系統之間有根本性差異的前提下,把關注的重心由從中國過去的傳統有什麼否定自由擁護專制的東西,轉向如何對傳統進行選擇性轉化,就像對待基督教那樣,去厘清該拋棄什麼,繼承什麼,弱化縮小什麼,強化什麼。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傳統都是高度選擇性的,因而是演化的。基督教中親和專制的東西,顯然在後來的演化中被淘汰掉了,這樣的事情有可能而且應該發生在中國傳統的身上。

    傳統的演化是無數人有意或無意努力的結果。這種演化不是靠個別人的努力就能完成的,不論這樣的人權力有多強、學問有多大、思想有多深。盡管在傳統的演化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作用有大小之分,但是沒有人有能力設計一個文化傳統改造方案,提供一個藥方,大家按照這個藥方抓藥就能夠使中國進入一個什麼樣的境界。我認為,就像西方,就像歐洲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回到中世紀時的基督教獨霸天下的時代一樣,在今天的中國,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回到把中國固有傳統完全封閉起來再加以供奉的時代。

   不論儒家在歷史上給皇權、給專制提供了多少依據,通過演化,它會像基督教一樣,有可能變成另外一樣東西。中國的傳統已經為專制提供了充足的理由,尚未給自由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但是,演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關鍵是我們能從中國的傳統中發掘出多少自由的因子,給中國的傳統注入多少自由的因子。



--原載︰《九鼎公共事務研究所》http://www.jiuding.org/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2-19  [LOL]:LOL thats all i have t
  • 2018-02-19  []:邪惡的天主教廷 天主教過去挺希特勒現在挺中國
  • 2018-02-18  [黃偉棠]:我少打一個字 我上面那則留言少打一個字,上一
  • 2018-02-16  [黃偉棠]:香體露應該是講香水 標題的香體露市場的香體露
  • 2018-02-16  [黃偉棠]:加油 教宗對中國的態度不夠強硬,教宗對中國的
  • 2018-02-16  [黃偉棠]:美國文化很好,我支持美國 雖然美國的建國先賢
  • 2018-02-15  []:懷疑這個教宗根本是惡魔的代言人吧? 魔鬼也會
  • 2018-02-14  [夜遊人]:冇用 早在ニ十幾年前就聽說,教宗若望保禄之後
  • 2018-02-09  [极客闲人]:毛左呵呵 一群波旁主义极端保守保皇党,只能怪
  • 2018-02-07  [黃偉棠]:現在的香港人已經變成中國政府的順民 現在的香

  • 每日舊文回放
  • Ken Schoolland :嘎樂寶歷險記(第3章)公用地的悲劇
  • 柳根一 :新政府勝敗取決于能否奪回文化主導權
  • Karl Rove :認識約翰-麥凱恩
  • 大紀元 :二房風暴誰之過,矛頭指向民主黨
  • 袁曉明 :奧巴馬正在摧毀創造財富的基礎
  • 謝田 :買槍、玩槍、擁槍和AK-47
  • 蕭瀚 :台灣“服貿風波”與政治自由的邊界
  • 曹長青 :下屆美國總統會是共和黨人
  • 袁曉明 :斯坦福大學的靈魂
  • 林忌 :要地產黨,還是共產黨?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