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羅馬教宗 教皇 伊朗 西方左派 伊斯蘭教 穆斯林 宗教 基督教 本篤十六世 天主教 Pope Benedict XVI 左派批判 宗教信仰 
相關文章
牧心:山雨已來︰聖經禁售背後基督教中國化的危機
余杰:那美好的仗你已經打過了--悼念李柏光弟兄
李柏光:現代自由的源頭,是個體的良心自由
余杰: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羅馬教宗與伊朗總統,誰該道歉?

作者:余杰
2006-10-06 20:49:15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按︰教皇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引用的曼努埃爾二世(Byzantine Emperor Manuel II Paleologus)那句引起爭議的話是︰"Show me just what Mohammed brought that was new, and there you will find things only evil and inhuman, such as his command to spread by the sword the faith he preached."】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羅馬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訪問母校德國雷根斯堡大學時,發表了題為“信仰、理性和大學︰記憶與回顧”的演講。在演講中,教宗援引十四世紀拜佔庭帝國皇帝曼努埃爾二世的話說,“穆罕默德帶給世界的只有邪惡與非人道”。此言一出,在全球,尤其是伊斯蘭世界掀起了一場政治風暴。伊斯蘭國家的領導人紛紛發表講話,譴責教宗對伊斯蘭教的“詆毀”。一些極端分子甚至攻擊和毀壞多家教堂,並揚言要暗殺教宗。一個與基地組織有關聯的軍事組織在互聯網上發表聲明,號召發起針對十字架信仰者的戰爭︰“西方將被擊敗,就像伊拉克以及阿富汗所發生的一切。我們將打破十字架……神將幫助穆斯林征服羅馬。”

佔據西方輿論主流的左派媒體也紛紛對教宗口誅筆伐、上綱上線。他們深知批評教宗不僅沒有任何的危險,反倒能夠讓自己獲得“政治正確”的美譽。美國《紐約時報》發表社論指出,教宗的任何言論,世人都會仔細聆听。無論蓄意還是無心,假如傷害了他人的感受,都是“悲慘而危險”的。該社論要求教宗向伊斯蘭世界道歉。法新社亦指出,教宗的言論令立場本來溫和的馬來西亞總理和阿富汗激進的塔利班民兵站到了同一陣線,此言論反映了教宗對伊斯蘭教的無知。在此強大壓力之下,教宗于梵蒂岡布道時,特別表明他所引用的曼努埃爾二世之言並不代表他本人的觀點,也對該發言在全球引發騷亂、激化宗教沖突,表示遺憾。宗教還特意在梵蒂岡會見若干伊斯蘭國家駐教廷大使,以緩和緊張關系。我認為,教宗已經做得夠多了,外界不能繼續“得理不饒人”了。教宗所犯的錯誤僅僅是,他習慣了以神學教授的身份發言,還沒有意識到教宗的言論是“一言九鼎”的。因此,這最多只是一次處理公共關系時的“失策“而已,不應當受到如此嚴厲的批評。

西方世界敢于公開為教宗辯護的知名人物寥寥無幾。德國總理默克爾指出,批評教宗的人誤解了教宗演說的目的,“教宗是想呼吁宗之間進行對話,而他所表達的訊息只是不能以宗教名義使用暴力”。這是非常中肯的評價。研究基督教早期歷史的美國知名神學家、美國聖母大學教授布萊安達利指出,教宗試圖證明信仰和理性不是對立的,而是不可分割的。教宗想強調大學保留神學系的必要性,並不想對伊斯蘭的政治和宗教行為進行評判。他明確指出,當今時代神學研究面臨的挑戰不是否認理性帶來的成就,而是與理性進行全面接觸。“導致爭議的根源是外界對教皇要表達的思想發生了誤讀。”達利對《華盛頓觀察》周刊指出,教宗提到曼努埃爾二世與一個波斯學者關于伊斯蘭教的對話,只是想證明理性和信仰的相互依賴關系。他想說的是︰不理性的行為有悖上帝的本意。不論是誰,他想讓人產生信仰,只能通過他雄辯的口才及曉暢的推理,而不是通過暴力和威脅。“不幸的是,現在大家關注的只是教皇在演講中引用的有關對伊斯蘭教的批評,而忘掉了教皇發表這番演講的主旨。”

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們的這種出離的“憤怒”,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們本來就是如此、他們也只能如此︰在霍梅尼發布對《撒旦的詩篇》的作者拉什迪的追殺令的時候,在塔利班不顧聯合國的勸誡炸毀著名的巴比揚大佛的時候,在丹麥漫畫事件當中恐怖分子們殺氣騰騰地叫囂的時候,我早已發現他們所信仰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宗教,它的教義中究竟有沒有“多元”和“寬容”的成分,他們並不希望與世界和諧共處,而是企圖讓全世界都成為他們的奴隸。他們的所作所為再次證明了︰針對他們的批評並非空穴來風。這些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肆無忌憚地批評乃至謾罵基督教、佛教、印度教以及其他所有宗教,偏偏就是不允許別人對他們的宗教提出任何置疑和批評。這是一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強盜邏輯。世界居然膽戰心驚地屈從于這樣的邏輯。民主和自由的普世價值在此受到了極其嚴峻的挑戰。

西方左派利用此事件向伊斯蘭世界獻媚,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首先,今天的天主教已經蛻變成一只“沒有牙齒的老虎”︰即便再出格的批評,甚至是像《達芬奇密碼》那樣公然侮蔑基督教的歷史與教義的作品,羅馬教廷至多是發表書面聲明、口頭抗議,而再也不會對其祭起火刑柱了。天主教和新教是充分現代化和理性化的宗教,是實現了政教分離、告別了宗教迫害的宗教。于是,對某些左派知識分子來說,批評教廷便成了一次無比安全的“勇氣秀”。其次,這也是左派們借以表達對“弱者”的同情心的好機會。他們自欺欺人地將巴以爭端中的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看作是弱勢群體,裝腔作勢地以幫助弱者的勇士自居。然而,那些所謂的“弱者”,手上卻緊握著殺人的武器霍梅尼是弱者嗎?薩達姆是弱者嗎?奧馬爾是弱者嗎?本拉登是弱者嗎?不,他們不是弱者。雄踞西方的大學和傳媒的那些“自由派”人士們,太過于自作多情了。本拉登絕對不會因為你們的“理解”和“同情”,而對你們網開一面、“繳槍不殺”的。某些以自由和多元自命的人士,在拼命妖魔化那些持守基督信仰的天主教人士和新教保守派的同時,卻不敢“自由自在”地譴責伊斯蘭極端主義分子們宣揚殺戮的言論以及實施殺戮的行動。教宗不是不可以批評的,但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這麼多義正詞嚴地譴責教宗的媒體和作者,為什麼偏偏對伊朗總統內賈德瘋狂的種族主義言論視而不見呢?為什麼除了受到傷害的猶太人之外,沒有多少人站出來主持正義、要求內賈德道歉呢?

伊朗總統內賈德多次措辭明確地表示,他想完全消滅以色列,“將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他公開宣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對猶太人大屠殺是一個“神話”。在接受德國《明鏡》雜志采訪的時候,內賈德公然聲稱,德國人不應當使自己繼續成為猶太大屠殺事件負罪感的犯人。“我只有真正相信某樣東西,才會承認它是事實。在歐洲,對此有兩種看法。一些基本上是受到政治動機驅使的研究者說,確實發生過猶太人大屠殺。還有另外一些研究者持相反觀點,他們大多因此被關入監獄。”內賈德振振有詞地說,如果猶太大屠殺事件確有其事,那麼猶太人應當從以色列遷回歐洲︰“歐洲人必須承擔後果,巴勒斯坦人不應當為此付出代價。”他還自作聰明地給德國總理默克爾寫了一封信,信中宣稱大屠殺是盟軍捏造的假相,目的是為了讓德國在戰後可以保全面子。默克爾嚴厲譴責了這種一廂情願的、為德國的“辯護”,批評這是一種沒有道德感和責任感的謬論,並拒絕了內賈德赴德國觀看世界杯足球賽的要求。

一時發言不妥的教宗與長期瘋狂叫囂的內賈德,誰更應當受到批評?誰更應當被要求道歉?這不是一個過于復雜的問題。但輿論的反應恰恰相反。真正的罪犯輕輕地被放過了。德國《明鏡》雜志將內賈德形容為“讓世界害怕的男人”。內賈德確實讓世界感到害怕,尤其是那些習慣于將簡單的問題復雜化的西方左派。那些自以為真理在握的、像好斗的公雞一樣的左派們,其實個個都是“欺軟怕硬”的懦夫。一個頗具象征意義的畫面是︰身為巴勒斯坦人的左派學者薩義德曾經對著以色列的哨所扔石頭他當然知道以色列士兵不會對他開槍,這是一個很好的面對媒體作秀的時刻;另一方面,薩義德選擇生活在衣食無憂的帝國主義的心髒美國,並享受那里一切的自由與富裕,他並沒有與多災多難的同胞生活在一起。口口聲聲地說些“東方主義”和“後殖民主義”理論的薩義德,從來不敢直面伊斯蘭文化傳統自身的痼疾。最偉大的知識分子,應當是本國族的疾病的解剖者。在這方面,薩義德毫無貢獻。為什麼全球數十個伊斯蘭國家,沒有一個建立起了穩固的民主制度來呢?為什麼在大部分伊斯蘭國家內部,婦女長期受到歧視與侮辱?這總不能歸罪于西方吧?美國學者弗雷德曼反問說︰“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統治的沙特阿拉伯,同樣也有窮人和失意者,但這是美國的過錯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韓國和許多阿拉伯國家有著相同的國民平均收入水平,但韓國在控制其發展方面如此出色,以至于其現在的經濟超過了所有的阿拉伯國家,這也是美國的過錯嗎?阿富汗被中世紀的塔利班神權統治所控制,它禁止婦女工作或上學。這樣一個地方又怎麼可能不貧窮呢?誰又是倒退的塔利班社會最大的保護者呢?那正是本拉登及其追隨者。”

伊朗總統內賈德與那些新納粹主義者們的觀點倒是不謀而合。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等邪惡的意識形態,雖然外在的表現各有不同,但其內在的黑暗質地卻驚人地相似它們漠視人的生命,認為人是可以被犧牲的,只要是為了達成某種崇高的目標,如美好社會的來臨、民族的復興和信仰的純正等。他們確實在追求某種宏大而遼遠的理想,但迷戀的方式卻是殺人。應當有更多真正的勇敢者站出來制止內賈德的謬論,應當有更多真正的勇敢者站出來制止內賈德的惡行。如果不正視內賈德、薩達姆、奧馬爾、本拉登、卡扎菲、金正日、卡斯特羅之流對人類文明的嚴重威脅,有朝一日,也許連左派自己的自由也成為水月鏡花。



--原載︰《觀察》,2006-10-06
http://www.observechina.net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18  [可惜杀得少]: 枪毙一个共匪 拯救千条人命
  • 2018-04-16  [黃偉棠]: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我支持媒體有新聞自由
  • 2018-04-14  [黃偉棠]:偉人也通常是壞人 英國的艾克頓勳爵有講過權力
  • 2018-04-13  [good article]:good article good arti
  • 2018-04-13  [大廚]: 歷史雖然常充滿巧合, 很多事情, 往往出乎
  • 2018-04-13  [黃偉棠]:新聞媒體很重要(媒體很重要) 新聞媒體有監督
  • 2018-04-13  [黃偉棠]:美國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
  • 2018-04-12  [早立]:东方太陽又红 人民將再受火烤 毛太陽在大陸
  • 2018-03-31  [早立]:歌颂偉大领袖 將比毛一世死得更惨 中共又迎来
  • 2018-03-29  [死5毛]: 中国大陆人民从1949年后进入水深火热中,

  • 每日舊文回放
  • 樊弓 :資本主義與失業
  • 彭小明 :我雖不是教徒,畢竟我有良知
  • 陳民彬 :“融冰之旅”對台灣只不過是“寒冰之旅”
  • 邵建 :北洋時期的“五毛黨”
  • 陳民彬 :西方左派向恐怖主義精神投降
  • 胡平 :我們應該有一部《殉難者傳》
  • 曹長青 :給一人辦報等于報喪
  • 袁曉明 :美國初選︰各領風騷兩三周
  • 余杰 :奶粉、孕婦與自由行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